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永存的上帝」与「偶存的受造」

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 by 唐崇荣


上帝是主、上帝是永恒的,把这两个词配合起来,你再继续思想:「这位永恒的主是一位怎样的主?」既然他是永恒的主,他就在一切受造物之上;既然他是永存的上帝,他就与偶存的被造物有本质上的差异。现在我要提出两个名词 -- 「永存的上帝」和「偶存的受造」。永存的上帝只有一位,偶存的受造却有许许多多。因为上帝创造万物,所以上帝永远是万物独一的主,这是「单数」对「多数,」、「创造」对「被造」、「永恒」对「暂时」的两个境界;你先把握住「神论」中这个最重要的观点以后,你才有可能明白,在偶存界中间所发生的事情,绝对是与永远的旨意不一样,是不能等量齐观的。

当摩西问上帝:「你差遣我带领以色列百姓离开埃及,在旷野事奉永生的上帝;如果以色列百姓问我:是谁差你来的?我怎麽回答?(参:出三:13)这是全本圣经第一次的「问题解答」。神不逃避问题,也不轻看、不斥责发问的人,当人对他有疑问的时候,神有愿意使人明白的心意。所以上帝就告诉他:「你回答他们:‘那一位自有永有的上帝’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参:出三:14)I am who I am ,我就是自我永存、自我恒存、从亘古到永远自我存在的那一位。请你不要忘记这一节圣经的重要性,没有任何一个宗教可能讲出这句话来!事实证明,无论是印度教、佛教、孔教、道教,无论是回教、神道教、波斯宗教,在他们的经典中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话语,所以你不要把圣经与其他宗教的经典等量齐观,只把它当作一种劝善的书,绝对不是!这里把两个特点提出来:第一,永存者与偶存者是绝对不一样的;第二,他是用第一人称介绍自己的。

我先前提过,孔子所讲的「道」、老子所讲的「道」,是他们自己想出来、再把它写下来的;所以老子、孔子的「道」,只是他们思想和述说的一个题目 --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是「先天地生」。无论老子怎麽讲「道」,「道」只是一个「它」(It),是老子之外的一位(或一个事物),或是老子思想里面的一个看法、一个观念。但是,当摩西问上帝「你是谁?」而那一位回答「我是自有永有(I am who I am)」的时候,他是以第一人称介绍自己。他就是道的本体、他就是真理的本体,而他竟然用永存性作为他「就是那一位」的内容 -- I am who I am,我是那存有的本体、是永恒的现在、是不改变的、是永存的、是自存的那一位。「我是自有永有的」,这是很伟大的翻译,我相信要把「自有永有」改换成另一个词来表达这个意思,是很困难的。I am,我就是;I am ,我存在;I am ,我是一个存有;我这个存有,就是我存有的那一个自己。你把这个字再发展下去,就是永在的、自足的、永存的、不朽的、不变的、永永远远在那里没有改变的那位自我(self -existent, self-sufficient, self-eternal, self- immortal, self-immutable and self-unchangeable),叫做「上帝」。

摩西听了以后,应当感到敬畏:「原来我今天站在一个变动朽坏的世界中间,这个世界不是自存的、不是自全的、不是自足的、不是自己不朽的,这个世界在转变,我的身体也在变化,我不能说:‘我是自有永有。’我只能说:‘我以前是一个男孩,我现在是一个男人,我以后也会死。’所以我在变化过程中间,也成为变化过程中间一个将要朽坏的客体;但我竟然站在这位不经过变化、自我存在、永远不朽的本体的面前!」这是宗教最高最高的境界、最高最高的情操,在别的宗教里面不可能找到的。除非神向人启示自我,不然人没有办法了解他,而神的自我启示就在这本圣经里。

我们绝对不能相信其他宗教所谓的「领受启示」,或灵恩派牧师所传的「上帝对我说」,没有一样事物能与这本圣经(上帝的自我启示)相提并论,没有!

摩西对於这一点有清楚的观念,他年老时所写的诗篇九十篇是很伟大的词句:「诸山末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上帝!」(诗九十:2)从生到死的这个过程中间,我们这些必朽坏的人、必改变的人,我们这些在变化程序中间的人,在上帝面前发现:「你是无限的、永在的、永存的、不朽的、自有的、永远的上帝!」这样,在上帝与我们之间,就有一个对比的关系 -- 「不朽的、永存的、永在的神」对比「偶在的、受造的人」。我们的「偶在」是什麽呢?就是从前没有、后来有、以后还有,这个叫做「偶在」;神的「永在」又是什麽?从前有、现在有、直到永永远远都有,叫做「永在」。从前是、如今是、直到永永远远都是,那是永远的是;从前不朽、如今不朽、直到永永远远不会朽坏的,那个叫做永远不朽。他是永存、永不变、永在的上帝。「昔在、今在、以后永在」(启一:8),「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一:17),「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我是自有永有的」(出三:14)。你听过这些话吗?这些是全本圣经贯彻始终的神性的本质,神自己是永存的存有,是自我成全的存有,是永远不朽的存有,是永远不消灭的存有,因此就成为其他存有的最基本之撑托性的存有,因这个存有产生其他的存有。当这位神创造时,就使其他的存有从「无」变为「有」 -- 因为他永永远远「有」,所以他创造的时候,就使其他的存有从前没有的变成「有」。

所以,「偶在」和「永在」是绝对不能相比的,因为「永在」是「偶在」的根基,而「偶在」是「永在」的受造物。若用神学名词来说明,就是「偶在的存有」(the contingent being)和「永在的上帝」(the non-contingent God)。

当这位永在的上帝以他的爱延伸出行动来,就产生了创造。为什麽他的爱延伸产生创造呢?因为他要受造者可以分享他的爱。换句话说,我们这被造的,因为上帝的爱临到我们身上,我们就因他而得到满足;至于他自己,就因自己成全自己而满足。所以,我的生命从他而来,我生命的需要由他供应,我的存有建立在他这位存有者的身上,他那「永远的有」创造了我这个从无变有的「有」。这样,我的「偶在」是建立、是站在他「永在」的基础上面。他不但是创造的上帝,他更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这位创造的上帝从「无」进而创造一些被造的「有」,这被造的「有」就从永位的「有」,得着供应。他是自我成全、自我满足的上帝,从他的丰满流出恩典,使受造的人因他的分享得到满足。

我再提出一个问题:「既然上帝是爱,那麽,他尚未创造万有以前,他爱谁?」你想过这个问题吗?这问题是其他宗教没有办法回答的(如果基督徒还不知道自己的信仰有什么伟大、独特、超然的地方,那我们就很容易妥协、很容易轻看自己,而随便出卖长子的名分)。上帝是爱,当上帝还没有创造万有以前,他爱谁?谁享受他的爱?这个问题只有基督教的真理能回答,因为神的启示告诉我们:他是爱的本体,又是三位一体彼此相爱的本体;所以上帝不需要受造物爱他,他的爱就已经有了自我成全的对象 -- 圣父爱圣子、圣子爱圣父、圣子爱圣灵、圣灵爱圣父、圣灵爱圣子。这三位一体彼此相爱,成为自我成全那独一的永恒者;当三位一体的爱延伸出去的时候,他就从无变有创造了受造物(是偶在性的存有)。上帝既然创造偶在性的存有,就使这些存有成为领受他的爱的对象。而领受他爱的对象分成几个等级,其中那最高的等级,不但领受他的爱,又能够回应他的爱去爱他,那唯一的活物,就是「人」。人如果能爱上帝这位永位者,人本身一定有永恒性;这样,人就可以永远在爱里面与上帝交往了!

在上帝所造的偶存性的存有中间又分成两类:第一类是偶存而不永存,第二类是偶存又能延续到永存。偶存而不永存的是哪些?偶存并且能延续到永存的又是哪些?

偶存而不能永存的,像是植物、动物,当它死的时候,它的偶存性就结束了。它从前没有,之后归于无有;它从前是虚空,之后又归于虚空。这种偶存性是绝对的偶存性,因为它虽然曾经在历史的过程中间存在过一段时间,但以后便不在了。

人却不是这样!当你生命结束以前,也就是你还存在的时候,中间是不是有一段存在和另一个存在交接?也就是说,你父母还没有死的时候,你出生了,而你还继续存在的时候,你的父母死了;然后你还没有死的时候,你的孩子出生,而他还活着的时候,你死了;你死了以后,你的孩子独存吗?不!他再生他的孩子。所以,这个偶存是代代相承、继续不断连续下去的偶存;这个偶存就构成人类族系的延续。但是,人死了并不表示他的结束,因为人死了,只是肉身结束,灵性仍然继续;不像动物死了,它就永远不存在了。

这样,「人的偶存」和「动物的偶存」的不同之处,在于人死后有灵性继续存在的永恒,而动物死了就不再有灵性继续存在的永存。所以,人是偶存加上继续永存,动物是偶存并且绝对偶存;动物死了就没有了,人死了还存在。人所以能在偶存之后还有永存的继续,因为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而上帝是永存的。

如果你说:「人是永存的,因为上帝是永存的;这样,我岂不是和上帝一样吗?」这是那些夜郎自大的无神论者,他往自己脸上贴金,以为自己有永存性,就可以像上帝一样。结果呢?他并没有在永存中间变成上帝,而是必定要在永恒中间受审判。那麽,上帝的永存和我的偶存之间就有一个相对关系:因为我像他,我的偶存能延续到永存,这样,我必然要回到他面前向他交帐、受他审判。为这个缘故,人需要救赎,否则我们与动物没有差别,死了就完了。

当上帝用他的爱延续成为创造行动的时候,就产生了从「无」变为「有」的创造(creatio ex nihilo)。我这个从前没有存有的唐崇荣,自从神造了我,我变成「有」;当我这个身体死了以后,我也不会变成「没有」,因为我有上帝的形像,是永恒的本质使我的偶存得以延续,而能在永恒中间继续存在。所以我是神圣的、我是严肃的。那麽,一旦这个偶存加上延续永存的人堕落失败的时候,神就在我身上延续他的救赎。我把这两句话归纳起来 -- 上帝的爱的延伸,产生了创造的行动;上帝的爱的成全,产生了救赎的计划。上帝要救的人,也就是那些偶存延续到永存、有上帝形像的受造物,但这些人到底是凭什麽得救呢?这个题目就开始进来了 -- 「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上帝是主、上帝是永恒的,把这两个词配合起来,你再继续思想:「这位永恒的主是一位怎样的主?」既然他是永恒的主,他就在一切受造物之上;既然他是永存的上帝,他就与偶存的被造物有本质上的差异。现在我要提出两个名词 -- 「永存的上帝」和「偶存的受造」。永存的上帝只有一位,偶存的受造却有许许多多。因为上帝创造万物,所以上帝永远是万物独一的主,这是「单数」对「多数,」、「创造」对「被造」、「永恒」对「暂时」的两个境界;你先把握住「神论」中这个最重要的观点以后,你才有可能明白,在偶存界中间所发生的事情,绝对是与永远的旨意不一样,是不能等量齐观的。 当摩西问上帝:「你差遣我带领以色列百姓离开埃及,在旷野事奉永生的上帝;如果以色列百姓问我:是谁差你来的?我怎麽回答?(参:出三:13)这是全本圣经第一次的「问题解答」。神不逃避问题,也不轻看、不斥责发问的人,当人对他有疑问的时候,神有愿意使人明白的心意。所以上帝就告诉他:「你回答他们:‘那一位自有永有的上帝’打发我到你们这里来。」(参:出三:14)I am who I am ,我就是自我永存、自我恒存、从亘古到永远自我存在的那一位。请你不要忘记这一节圣经
的重要性,没有任何一个宗教可能讲出这句话来!事实证明,无论是印度教、佛教、孔教、道教,无论是回教、神道教、波斯宗教,在他们的经典中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话语,所以你不要把圣经与其他宗教的经典等量齐观,只把它当作一种劝善的书,绝对不是!这里把两个特点提出来:第一,永存者与偶存者是绝对不一样的;第二,他是用第一人称介绍自己的。 我先前提过,孔子所讲的「道」、老子所讲的「道」,是他们自己想出来、再把它写下来的;所以老子、孔子的「道」,只是他们思想和述说的一个题目 --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是「先天地生」。无论老子怎麽讲「道」,「道」只是一个「它」(It),是老子之外的一位(或一个事物),或是老子思想里面的一个看法、一个观念。但是,当摩西问上帝「你是谁?」而那一位回答「我是自有永有(I am who I am)」的时候,他是以第一人称介绍自己。他就是道的本体、他就是真理的本体,而他竟然用永存性作为他「就是那一位」的内容 -- I am who I am,我是那存有的本体、是永恒的现在、是不改变的、是永存的、是自存的那一位。「我是自有永有的」,这是很伟大的翻译,我相信要把
「自有永有」改换成另一个词来表达这个意思,是很困难的。I am,我就是;I am ,我存在;I am ,我是一个存有;我这个存有,就是我存有的那一个自己。你把这个字再发展下去,就是永在的、自足的、永存的、不朽的、不变的、永永远远在那里没有改变的那位自我(self -existent, self-sufficient, self-eternal, self- immortal, self-immutable and self-unchangeable),叫做「上帝」。 摩西听了以后,应当感到敬畏:「原来我今天站在一个变动朽坏的世界中间,这个世界不是自存的、不是自全的、不是自足的、不是自己不朽的,这个世界在转变,我的身体也在变化,我不能说:‘我是自有永有。’我只能说:‘我以前是一个男孩,我现在是一个男人,我以后也会死。’所以我在变化过程中间,也成为变化过程中间一个将要朽坏的客体;但我竟然站在这位不经过变化、自我存在、永远不朽的本体的面前!」这是宗教最高最高的境界、最高最高的情操,在别的宗教里面不可能找到的。除非神向人启示自我,不然人没有办法了解他,而神的自我启示就在这本圣经里。 我们绝
对不能相信其他宗教所谓的「领受启示」,或灵恩派牧师所传的「上帝对我说」,没有一样事物能与这本圣经(上帝的自我启示)相提并论,没有! 摩西对於这一点有清楚的观念,他年老时所写的诗篇九十篇是很伟大的词句:「诸山末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上帝!」(诗九十:2)从生到死的这个过程中间,我们这些必朽坏的人、必改变的人,我们这些在变化程序中间的人,在上帝面前发现:「你是无限的、永在的、永存的、不朽的、自有的、永远的上帝!」这样,在上帝与我们之间,就有一个对比的关系 -- 「不朽的、永存的、永在的神」对比「偶在的、受造的人」。我们的「偶在」是什麽呢?就是从前没有、后来有、以后还有,这个叫做「偶在」;神的「永在」又是什麽?从前有、现在有、直到永永远远都有,叫做「永在」。从前是、如今是、直到永永远远都是,那是永远的是;从前不朽、如今不朽、直到永永远远不会朽坏的,那个叫做永远不朽。他是永存、永不变、永在的上帝。「昔在、今在、以后永在」(启一:8),「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一:17),「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我是自有永有的」(出三:
14)。你听过这些话吗?这些是全本圣经贯彻始终的神性的本质,神自己是永存的存有,是自我成全的存有,是永远不朽的存有,是永远不消灭的存有,因此就成为其他存有的最基本之撑托性的存有,因这个存有产生其他的存有。当这位神创造时,就使其他的存有从「无」变为「有」 -- 因为他永永远远「有」,所以他创造的时候,就使其他的存有从前没有的变成「有」。 所以,「偶在」和「永在」是绝对不能相比的,因为「永在」是「偶在」的根基,而「偶在」是「永在」的受造物。若用神学名词来说明,就是「偶在的存有」(the contingent being)和「永在的上帝」(the non-contingent God)。 当这位永在的上帝以他的爱延伸出行动来,就产生了创造。为什麽他的爱延伸产生创造呢?因为他要受造者可以分享他的爱。换句话说,我们这被造的,因为上帝的爱临到我们身上,我们就因他而得到满足;至于他自己,就因自己成全自己而满足。所以,我的生命从他而来,我生命的需要由他供应,我的存有建立在他这位存有者的身上,他那「永远的有」创造了我这个从无变有的「有」。这样,我的「偶在」是建立、是站在他「永在」的基础上面。他不但是
创造的上帝,他更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这位创造的上帝从「无」进而创造一些被造的「有」,这被造的「有」就从永位的「有」,得着供应。他是自我成全、自我满足的上帝,从他的丰满流出恩典,使受造的人因他的分享得到满足。 我再提出一个问题:「既然上帝是爱,那麽,他尚未创造万有以前,他爱谁?」你想过这个问题吗?这问题是其他宗教没有办法回答的(如果基督徒还不知道自己的信仰有什么伟大、独特、超然的地方,那我们就很容易妥协、很容易轻看自己,而随便出卖长子的名分)。上帝是爱,当上帝还没有创造万有以前,他爱谁?谁享受他的爱?这个问题只有基督教的真理能回答,因为神的启示告诉我们:他是爱的本体,又是三位一体彼此相爱的本体;所以上帝不需要受造物爱他,他的爱就已经有了自我成全的对象 -- 圣父爱圣子、圣子爱圣父、圣子爱圣灵、圣灵爱圣父、圣灵爱圣子。这三位一体彼此相爱,成为自我成全那独一的永恒者;当三位一体的爱延伸出去的时候,他就从无变有创造了受造物(是偶在性的存有)。上帝既然创造偶在性的存有,就使这些存有成为领受他的爱的对象。而领受他爱的对象分成几个等级,其中那最高的等级,不但领受他的爱,又能够回应他的爱去爱他,
那唯一的活物,就是「人」。人如果能爱上帝这位永位者,人本身一定有永恒性;这样,人就可以永远在爱里面与上帝交往了! 在上帝所造的偶存性的存有中间又分成两类:第一类是偶存而不永存,第二类是偶存又能延续到永存。偶存而不永存的是哪些?偶存并且能延续到永存的又是哪些? 偶存而不能永存的,像是植物、动物,当它死的时候,它的偶存性就结束了。它从前没有,之后归于无有;它从前是虚空,之后又归于虚空。这种偶存性是绝对的偶存性,因为它虽然曾经在历史的过程中间存在过一段时间,但以后便不在了。 人却不是这样!当你生命结束以前,也就是你还存在的时候,中间是不是有一段存在和另一个存在交接?也就是说,你父母还没有死的时候,你出生了,而你还继续存在的时候,你的父母死了;然后你还没有死的时候,你的孩子出生,而他还活着的时候,你死了;你死了以后,你的孩子独存吗?不!他再生他的孩子。所以,这个偶存是代代相承、继续不断连续下去的偶存;这个偶存就构成人类族系的延续。但是,人死了并不表示他的结束,因为人死了,只是肉身结束,灵性仍然继续;不像动物死了,它就永远不存在了。 这样,「人的偶存」和「动物的偶存」的不同之处,在于人死
后有灵性继续存在的永恒,而动物死了就不再有灵性继续存在的永存。所以,人是偶存加上继续永存,动物是偶存并且绝对偶存;动物死了就没有了,人死了还存在。人所以能在偶存之后还有永存的继续,因为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而上帝是永存的。 如果你说:「人是永存的,因为上帝是永存的;这样,我岂不是和上帝一样吗?」这是那些夜郎自大的无神论者,他往自己脸上贴金,以为自己有永存性,就可以像上帝一样。结果呢?他并没有在永存中间变成上帝,而是必定要在永恒中间受审判。那麽,上帝的永存和我的偶存之间就有一个相对关系:因为我像他,我的偶存能延续到永存,这样,我必然要回到他面前向他交帐、受他审判。为这个缘故,人需要救赎,否则我们与动物没有差别,死了就完了。 当上帝用他的爱延续成为创造行动的时候,就产生了从「无」变为「有」的创造(creatio ex nihilo)。我这个从前没有存有的唐崇荣,自从神造了我,我变成「有」;当我这个身体死了以后,我也不会变成「没有」,因为我有上帝的形像,是永恒的本质使我的偶存得以延续,而能在永恒中间继续存在。所以我是神圣的、我是严肃的。那麽,一旦这个偶存加上延续永存的人堕落失败的时候,
神就在我身上延续他的救赎。我把这两句话归纳起来 -- 上帝的爱的延伸,产生了创造的行动;上帝的爱的成全,产生了救赎的计划。上帝要救的人,也就是那些偶存延续到永存、有上帝形像的受造物,但这些人到底是凭什麽得救呢?这个题目就开始进来了 -- 「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