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四章 对来世的盼望

基督徒生活手册 by 加尔文

一、不负苦架,不获荣冕

不拘我们所受的是什么磨炼,我们应该注定目标,常以轻视现世为目的,好叫我们更加渴慕来生。

因为主知道我们对这物质世界的盲爱,甚至在肉体上全神贯注,所以他以最好的方法来唤醒我们,使我们不致于为愚妄的情感所牵累,使我们的心不致被无知的倾向所勾引。

我们每一个人都终生希求属天的永福,并且得到这永福。

假如我们死后没有永生的盼望,我们和禽兽就没有分别了,这样我们就觉得十分惭愧。



可是,如果我们仔细考查每一个人的野心、计划与追求,就会发觉他们的一切作为都是属于这世界的。



人们愚笨的眼光只注视着金钱、权力,和名誉,不能高瞻远瞩。



我们的内心也为贪婪、野心,和其他的欲望所盘踞,不能进入较高的境界。



总之,我们整个的人都为物质的引诱所迷惑,只知道寻求世界的幸福。

为对抗这种邪恶,上帝以苦难继续不断地使他的儿女知道,现世生活是空虚的。

他常以战争、革命、掠夺等灾难困扰他们,使他们得不着安逸与慰藉。



为使他们不去追求暂时和无常的财富,或倚靠他们所拥有的,他有时以流亡、饥荒,有时以火灾,或其他方法,使他们穷困,或限制他们的赀财。



为使人们不致过分沉浸于享乐的婚姻生活,他或使他们因配偶不良而感痛苦,或使他们因子孙不肖而自觉卑下,或因子嗣缺乏或夭折而悲痛。



如果在这些事上他特显恩慈,为着使他们不致因虚乐而过分的自骄自傲,他亦以疾病与危难向他们指明一切肉体的幸福都是昙花之一现耳。

我们知道现世的生活是不安的、纷扰的,从各方面看来,都是不幸和不快乐的,而且一切所谓世俗的幸福都是过眼云烟、空虚,和含有许多灾难的时候,我们才真能够从十字架所加给我们的锻炼得到益处。

因此,我们的结论乃是: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是值得追慕的,只有竞争;若我们想得到冠冕,就当注视天国。



若我们不肯先轻视这虚空的现世,我们的心决不能期望和思想来世的事,这是我们所当承认的。

二、我们倾向重视今生。

在这两个极端中间并无中庸之道,不是我们必须轻视世界,就是我们对这世界有无穷的爱好。

因此,如果我们想念永生,我们必须以最大的努力,解脱现世的束缚。



因为在现世的生活中,有许多甜言蜜语的引诱,有许多快乐、美丽,和甜蜜的事使我们欢欣,我们必须时常提高警觉,以免为引诱所迷惑。



如果我们常以现世的生活为乐,其结果将如何呢?



甚至不断地处于患难刺激之中,仍然不足对其苦恼而加以警惕。

人生如泡影,不仅博学的人明白这个道理,即便一般庸俗的人也都知道。

他们认为这样的认识是非常有益的,以致他们当中有许多形容今生及其空幻的格言。



可是,没有其他的事比这事更被忽视,或更容易被遗忘的;我们计划一切的事,仿佛我们将在世上为自己建立一不朽的生命。



如果我们看见送殡的行列,或者在坟场中行走,当死亡的印象呈现在眼前时,我们对现世生活的空虚,就会加以探讨。



然而这样的事也不是每天的,因为我们往往无动于衷。



但是当我们想的时候,我们的哲学只不过是瞬息即逝,我们一走开,它便随即毫无踪影,正如娱乐场所中的喝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我们不但忘记了死亡,也忘记了我们必死的事实,好像从来未曾听到过,而且醉生梦死,以为能长远活着。

如果有人提醒我们说,“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我们虽然承认这话是对的,但却毫不在意,今生永在的观念,仍然盘踞在我们心里。

我们不但需要用言语来警告,也需要以各样的证据来证明今生是满了不幸,这有谁能否认呢!

因为,即使我们接受了这一点,仍然很容易为愚妄的歌颂、今生的话语所迷惑,仿佛今生有最大的幸福似的。



假如我们必须受神的教导,那么我们必须听从他的呼唤和谴责,我们才能从懒惰中兴起,这样我们才知道轻视今世,一心一意地思念来生。

三、今生的幸福也不当侮蔑。

虽然,信徒对现世生活的轻视是应该的,但不可成为嫉视人生,或对上帝忘恩。

今生虽有无穷灾害,亦系神恩之一,不能侮蔑。



假如我们不把它看为神的仁慈,即是我们对上帝大大的忘恩。



尤其对于信徒,更应当把今世看为神是仁慈的一种证明,因为这一切是要促进他们的救恩。

因为,在他公开显示永远光荣的产业以前,他要在不重要之事上,对我们表明他是我们的天父;而且他每日所给予我们的都是祝福。

今生既然可以帮助我们认识神的恩惠,我们岂能忽视它,认为它是毫无价值的呢?



所以我们必须视今生为神丰盛慈爱的一种,不可摒弃。



即令缺乏圣经的见证(其实圣经上有无数明显的见证),甚至自然本身也告诉我们,应该感谢上帝,因他赐生命给我们,而且给我们许多维持生命的帮助。

此外,使我们感恩的更大理由,即今生乃是到达天国光荣的准备。

因为上帝已经命定了,凡是要想在天国得冠冕的,在世上必须打那美好的仗,这场战争之胜利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始能获得。



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我们在今生的各种幸福中,首先尝到神爱的滋味,好使我们再希望神爱的完全显现。

当我们知道活在今生是神爱的恩赐,并知道为它存感恩之心,我们须进一步思想今生的一切艰苦情况。

唯此才叫我们不致于对今生过分迷恋,因为正如上面所说的,对今生的贪恋是我们的自然倾向。

四、如果和天堂一比,世界算什么!

从今生的腐化贪恋所减去的那一部分荣耀,要加到对来生的愿望上去(要想更盼望来生,就得不贪恋今世)。

异教徒认为一个人最好是不生到世上来,其次就是早些离世,这样的看法不是没有理由的。他们不真认识神的人,所知的除了不幸和灾难之外,还有什么呢?



古时位于黑海北边的Scythia国的人,为亲属的出生举哀,并为他们丧亡志庆,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可是他们的这种观念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他们在基督里没有真信仰,所以他们不晓得为何那些事情本身没有福,也不晓得它们的不可爱,反而对敬虔的信徒有所帮助。



所以外邦人的观念,只能以绝望收场。

在此,信徒应当明瞭,今生是空虚和不幸的,并且应当以愉快的心情来思想未来的永生。

我们若将天堂与今世加以比较,则非但完全忘怀今世,而且更是加以鄙视。



假如天堂是我们的父家,那么,尘世就是被放逐之地,今生只不过是流浪于异乡。



假如脱离尘世即是进入实际的生命,那么人间无非是一座坟墓。



住在这充满着罪恶的尘世中,除死亡以外,还有什么呢?



假如从肉体解脱可以得完全的自由,那么肉体岂不是一个监狱吗?



假如与上帝同在是无上的幸福,不与上帝同在岂不是悲惨吗?



可是除非我们挣脱人世,不然我们便“与主相离”了(参林后五6)。



所以,如果把尘世的生活和天上的生活作一比较,尘世的生活当然毫无价值。

但我们不必憎恨今世生活,除非它使我们陷于罪中;即使有憎恨,也不应憎恨生命本身。

我们固然可以对今世感到厌恶,并盼望结束今世生活,但若上帝的旨意要我们继续生活下去,我们也将欣然接受,不应口出怨言。



今生是上帝所指定给我们的岗位,要等到他呼召的时候,我们才可以离开。



保罗叹息自己的命运,觉得他的肉体在捆绑之中过于长久,亟愿早日解脱(参罗七24)。



同时,他在神的旨意中找到安息,离开世界,与主同住,两般均可。



他觉得他对主有一种义务,须以生或死来荣耀主名(参腓一20);至于哪一种方式最能荣耀主名,当然由主决定。

所以如果“或活或死,都是为主”(参罗十四7-8)是对的话,那么我们就当把生与死的问题,交由上主决断。

同时让我们愿望并继续不断地思念到死,因为在与来生比较时,我们对今生的空虚就可轻看了。



并因我们为罪所奴役,所以,只要上帝喜悦,随时可以盼望结束今世的生活。

五、我们不当怕死,要挺身昂首。

说来倒也奇怪,有许多自夸为基督徒的人不愿意死,不但不盼望死,反而一提到死就战栗畏惧,宛如大难临头。

当然,当我们听到自己将离开今世时,会在自然的情感上引起警惕,那是不足为奇的。



如果在基督徒的心中没有足够的光照与灵性,以强烈的安慰克服一切恐惧,那这事是不可容忍的。



假如我们想到这靠不住的、败坏的、必朽的、即将衰残的肉体的帐棚一经瓦解,就可以恢复耐久的、完全的,和不朽的光荣,那么信心岂不使我们热烈盼望那为肉体所惧怕的事吗?



如果我们的死将使我们由流亡而返回家乡,而且是回到天家,我们岂不因此得着安慰吗?

有人说,没有人不希望永恒的。

这句话我不否认,但是为那个理由,我们应该瞻望不能朽坏的未来,在那里我们将得到安定之境,是在今世所不能得着的。



保罗清楚告诉信徒,不要怕死,“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林后五4)。



下等动物和无生命的物体如木石等,也知道现世的空虚,并和上帝的儿女一般希望末日复活,从虚空中得救;而我们禀有自然理性的亮光,为上帝的圣灵所光照,当我们想到自己将来生存问题的时候,能不提高自己的思想,超越这腐化的世界吗?

我现在的目的并非驳斥这个十分顽固怕死的见解,而且在此处讨论也不相宜。

在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愿对普通问题详加讨论。



我愿意劝那些胆怯的人读读居普良(Cyprian)的《必死论》(Mortality),既然连不信的哲学家们也能视死如归,这岂不使他们面红耳赤吗?



我们可以断言,在基督的学校中,凡不以愉快心情盼望死并盼望最后复活的人,他的灵性必不能有所进步。

保罗以这品性来形容所有的信徒(参多二13),圣经亦常常提醒我们,这是使我们有真正快乐的动机。

主说:“你们要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廿一28)。



若他所计划使我们得以高升的事,仅使我们忧愁惊恐,这是合理的吗?



若是如此,为什么我们还尊他为师呢?



所以我们必须有更正确的判断,虽有肉体方面的盲目贪婪的反抗,我们不可犹疑,要热心盼望主的降临,以此为最鼓舞的事。



我们不单渴望主的降临,也要为审判之日而兴悲。(此句为法文本加添)



因为他是我们的救主,要把我们从罪恶和痛苦的深渊中拯救出来,叫我们承受他的生命与光荣的基业。

六、主必要在荣耀里降临:不爱主者,当受咒诅。

诚然不错,一切信徒在世的时候,必须“如将宰的羊”(罗八36),好使他们愈来愈像他们的元首基督。

因此,如果他们不提高自己的思想仰望天家、超乎尘世之外,他们的景况就非常悲惨了(参林前十五19)。

让那些不虔不义之人得着各种富贵,享受他们所谓的内心平安。

让他们夸耀自己的骄矜徭逸,饱尝罪中之乐。



让他们以邪恶来烦扰光明之子,为他们的骄傲所侮辱,为他们的贪妄所欺骗,以不法之事来刺激他们。



但当信徒看见这些事的时候,就当仰望天家,如此在这种患难中就不难获得内心的平安。



因为他们知道,主将接纳他忠实的仆人进入平安的国度。



擦干他们的眼泪(参启七17),他将以快乐的锦衣赐给他们,以光荣的冠冕装饰他们,以欢乐的心情接纳他们,并提高他们的地位,和自己的尊严并列,总之,叫他们能参与他的幸福。

至于恶人,虽在今世显赫,必将堕落于羞辱的深渊。

他将使他们的欢乐变为悲伤,使他们的喜笑变为哭泣。



使他们的安宁变为良心上的烦恼。



并且将以永远不灭之火惩罚他们,甚至叫他们受他们所侮辱的信徒的支配。



按照保罗所说:“上帝既是公义的,就必将患难报应那加患难于圣徒的人,那时主耶稣从天上显现”(帖后一6-7)。

这是我们的圣洁安慰,若没有这个安慰,我们必甚沮丧,或沉溺于世俗的快乐而自取灭亡。

诗篇的作者也承认,当他对于恶人在今生荣华的事思想过多的时候,他几乎就要跌倒(诗七十三2)。



若不是进入上帝的圣所,思想善人与恶人最后的结局,他必站立不住。



总之,只有在信徒的眼睛向着复活的大能时,基督的十字架在他们的心里才战胜了魔鬼、情欲、罪恶,和恶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一、不负苦架,不获荣冕 不拘我们所受的是什么磨炼,我们应该注定目标,常以轻视现世为目的,好叫我们更加渴慕来生。 因为主知道我们对这物质世界的盲爱,甚至在肉体上全神贯注,所以他以最好的方法来唤醒我们,使我们不致于为愚妄的情感所牵累,使我们的心不致被无知的倾向所勾引。 我们每一个人都终生希求属天的永福,并且得到这永福。 假如我们死后没有永生的盼望,我们和禽兽就没有分别了,这样我们就觉得十分惭愧。 可是,如果我们仔细考查每一个人的野心、计划与追求,就会发觉他们的一切作为都是属于这世界的。 人们愚笨的眼光只注视着金钱、权力,和名誉,不能高瞻远瞩。 我们的内心也为贪婪、野心,和其他的欲望所盘踞,不能进入较高的境界。 总之,我们整个的人都为物质的引诱所迷惑,只知道寻求世界的幸福。 为对抗这种邪恶,上帝以苦难继续不断地使他的儿女知道,现世生活是空虚的。 他常以战争、革命、掠夺等灾难困扰他们,使他们得不着安逸与慰藉。 为使他们不去追求暂时和无常的财富,或倚靠他们所拥有的,他有时以流亡、饥荒,有时以火灾,或其他方法,使他们穷困,或限制他们的赀财。 为使人们
不致过分沉浸于享乐的婚姻生活,他或使他们因配偶不良而感痛苦,或使他们因子孙不肖而自觉卑下,或因子嗣缺乏或夭折而悲痛。 如果在这些事上他特显恩慈,为着使他们不致因虚乐而过分的自骄自傲,他亦以疾病与危难向他们指明一切肉体的幸福都是昙花之一现耳。 我们知道现世的生活是不安的、纷扰的,从各方面看来,都是不幸和不快乐的,而且一切所谓世俗的幸福都是过眼云烟、空虚,和含有许多灾难的时候,我们才真能够从十字架所加给我们的锻炼得到益处。 因此,我们的结论乃是: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是值得追慕的,只有竞争;若我们想得到冠冕,就当注视天国。 若我们不肯先轻视这虚空的现世,我们的心决不能期望和思想来世的事,这是我们所当承认的。 二、我们倾向重视今生。 在这两个极端中间并无中庸之道,不是我们必须轻视世界,就是我们对这世界有无穷的爱好。 因此,如果我们想念永生,我们必须以最大的努力,解脱现世的束缚。 因为在现世的生活中,有许多甜言蜜语的引诱,有许多快乐、美丽,和甜蜜的事使我们欢欣,我们必须时常提高警觉,以免为引诱所迷惑。 如果我们常以现世的生活为乐,其结果将如何呢? 甚至不断地处
于患难刺激之中,仍然不足对其苦恼而加以警惕。 人生如泡影,不仅博学的人明白这个道理,即便一般庸俗的人也都知道。 他们认为这样的认识是非常有益的,以致他们当中有许多形容今生及其空幻的格言。 可是,没有其他的事比这事更被忽视,或更容易被遗忘的;我们计划一切的事,仿佛我们将在世上为自己建立一不朽的生命。 如果我们看见送殡的行列,或者在坟场中行走,当死亡的印象呈现在眼前时,我们对现世生活的空虚,就会加以探讨。 然而这样的事也不是每天的,因为我们往往无动于衷。 但是当我们想的时候,我们的哲学只不过是瞬息即逝,我们一走开,它便随即毫无踪影,正如娱乐场所中的喝采,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我们不但忘记了死亡,也忘记了我们必死的事实,好像从来未曾听到过,而且醉生梦死,以为能长远活着。 如果有人提醒我们说,“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我们虽然承认这话是对的,但却毫不在意,今生永在的观念,仍然盘踞在我们心里。 我们不但需要用言语来警告,也需要以各样的证据来证明今生是满了不幸,这有谁能否认呢! 因为,即使我们接受了这一点,仍然很容易为愚妄的歌颂、今生的话语所迷惑,仿佛今生有最大
的幸福似的。 假如我们必须受神的教导,那么我们必须听从他的呼唤和谴责,我们才能从懒惰中兴起,这样我们才知道轻视今世,一心一意地思念来生。 三、今生的幸福也不当侮蔑。 虽然,信徒对现世生活的轻视是应该的,但不可成为嫉视人生,或对上帝忘恩。 今生虽有无穷灾害,亦系神恩之一,不能侮蔑。 假如我们不把它看为神的仁慈,即是我们对上帝大大的忘恩。 尤其对于信徒,更应当把今世看为神是仁慈的一种证明,因为这一切是要促进他们的救恩。 因为,在他公开显示永远光荣的产业以前,他要在不重要之事上,对我们表明他是我们的天父;而且他每日所给予我们的都是祝福。 今生既然可以帮助我们认识神的恩惠,我们岂能忽视它,认为它是毫无价值的呢? 所以我们必须视今生为神丰盛慈爱的一种,不可摒弃。 即令缺乏圣经的见证(其实圣经上有无数明显的见证),甚至自然本身也告诉我们,应该感谢上帝,因他赐生命给我们,而且给我们许多维持生命的帮助。 此外,使我们感恩的更大理由,即今生乃是到达天国光荣的准备。 因为上帝已经命定了,凡是要想在天国得冠冕的,在世上必须打那美好的仗,这场战争之胜利必须经历许多艰
难,始能获得。 还有一个理由,就是我们在今生的各种幸福中,首先尝到神爱的滋味,好使我们再希望神爱的完全显现。 当我们知道活在今生是神爱的恩赐,并知道为它存感恩之心,我们须进一步思想今生的一切艰苦情况。 唯此才叫我们不致于对今生过分迷恋,因为正如上面所说的,对今生的贪恋是我们的自然倾向。 四、如果和天堂一比,世界算什么! 从今生的腐化贪恋所减去的那一部分荣耀,要加到对来生的愿望上去(要想更盼望来生,就得不贪恋今世)。 异教徒认为一个人最好是不生到世上来,其次就是早些离世,这样的看法不是没有理由的。他们不真认识神的人,所知的除了不幸和灾难之外,还有什么呢? 古时位于黑海北边的Scythia国的人,为亲属的出生举哀,并为他们丧亡志庆,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可是他们的这种观念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好处,因为他们在基督里没有真信仰,所以他们不晓得为何那些事情本身没有福,也不晓得它们的不可爱,反而对敬虔的信徒有所帮助。 所以外邦人的观念,只能以绝望收场。 在此,信徒应当明瞭,今生是空虚和不幸的,并且应当以愉快的心情来思想未来的永生。 我们若将天堂与今世加以比较,则非但
完全忘怀今世,而且更是加以鄙视。 假如天堂是我们的父家,那么,尘世就是被放逐之地,今生只不过是流浪于异乡。 假如脱离尘世即是进入实际的生命,那么人间无非是一座坟墓。 住在这充满着罪恶的尘世中,除死亡以外,还有什么呢? 假如从肉体解脱可以得完全的自由,那么肉体岂不是一个监狱吗? 假如与上帝同在是无上的幸福,不与上帝同在岂不是悲惨吗? 可是除非我们挣脱人世,不然我们便“与主相离”了(参林后五6)。 所以,如果把尘世的生活和天上的生活作一比较,尘世的生活当然毫无价值。 但我们不必憎恨今世生活,除非它使我们陷于罪中;即使有憎恨,也不应憎恨生命本身。 我们固然可以对今世感到厌恶,并盼望结束今世生活,但若上帝的旨意要我们继续生活下去,我们也将欣然接受,不应口出怨言。 今生是上帝所指定给我们的岗位,要等到他呼召的时候,我们才可以离开。 保罗叹息自己的命运,觉得他的肉体在捆绑之中过于长久,亟愿早日解脱(参罗七24)。 同时,他在神的旨意中找到安息,离开世界,与主同住,两般均可。 他觉得他对主有一种义务,须以生或死来荣耀主名(参腓一2
0);至于哪一种方式最能荣耀主名,当然由主决定。 所以如果“或活或死,都是为主”(参罗十四7-8)是对的话,那么我们就当把生与死的问题,交由上主决断。 同时让我们愿望并继续不断地思念到死,因为在与来生比较时,我们对今生的空虚就可轻看了。 并因我们为罪所奴役,所以,只要上帝喜悦,随时可以盼望结束今世的生活。 五、我们不当怕死,要挺身昂首。 说来倒也奇怪,有许多自夸为基督徒的人不愿意死,不但不盼望死,反而一提到死就战栗畏惧,宛如大难临头。 当然,当我们听到自己将离开今世时,会在自然的情感上引起警惕,那是不足为奇的。 如果在基督徒的心中没有足够的光照与灵性,以强烈的安慰克服一切恐惧,那这事是不可容忍的。 假如我们想到这靠不住的、败坏的、必朽的、即将衰残的肉体的帐棚一经瓦解,就可以恢复耐久的、完全的,和不朽的光荣,那么信心岂不使我们热烈盼望那为肉体所惧怕的事吗? 如果我们的死将使我们由流亡而返回家乡,而且是回到天家,我们岂不因此得着安慰吗? 有人说,没有人不希望永恒的。 这句话我不否认,但是为那个理由,我们应该瞻望不能朽坏的未来,在那里我们将得到安定之境,
是在今世所不能得着的。 保罗清楚告诉信徒,不要怕死,“并非愿意脱下这个,乃是愿意穿上那个”(林后五4)。 下等动物和无生命的物体如木石等,也知道现世的空虚,并和上帝的儿女一般希望末日复活,从虚空中得救;而我们禀有自然理性的亮光,为上帝的圣灵所光照,当我们想到自己将来生存问题的时候,能不提高自己的思想,超越这腐化的世界吗? 我现在的目的并非驳斥这个十分顽固怕死的见解,而且在此处讨论也不相宜。 在开始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愿对普通问题详加讨论。 我愿意劝那些胆怯的人读读居普良(Cyprian)的《必死论》(Mortality),既然连不信的哲学家们也能视死如归,这岂不使他们面红耳赤吗? 我们可以断言,在基督的学校中,凡不以愉快心情盼望死并盼望最后复活的人,他的灵性必不能有所进步。 保罗以这品性来形容所有的信徒(参多二13),圣经亦常常提醒我们,这是使我们有真正快乐的动机。 主说:“你们要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廿一28)。 若他所计划使我们得以高升的事,仅使我们忧愁惊恐,这是合理的吗? 若是如此,为什么我们还尊他为师呢? 所以
我们必须有更正确的判断,虽有肉体方面的盲目贪婪的反抗,我们不可犹疑,要热心盼望主的降临,以此为最鼓舞的事。 我们不单渴望主的降临,也要为审判之日而兴悲。(此句为法文本加添) 因为他是我们的救主,要把我们从罪恶和痛苦的深渊中拯救出来,叫我们承受他的生命与光荣的基业。 六、主必要在荣耀里降临:不爱主者,当受咒诅。 诚然不错,一切信徒在世的时候,必须“如将宰的羊”(罗八36),好使他们愈来愈像他们的元首基督。 因此,如果他们不提高自己的思想仰望天家、超乎尘世之外,他们的景况就非常悲惨了(参林前十五19)。 让那些不虔不义之人得着各种富贵,享受他们所谓的内心平安。 让他们夸耀自己的骄矜徭逸,饱尝罪中之乐。 让他们以邪恶来烦扰光明之子,为他们的骄傲所侮辱,为他们的贪妄所欺骗,以不法之事来刺激他们。 但当信徒看见这些事的时候,就当仰望天家,如此在这种患难中就不难获得内心的平安。 因为他们知道,主将接纳他忠实的仆人进入平安的国度。 擦干他们的眼泪(参启七17),他将以快乐的锦衣赐给他们,以光荣的冠冕装饰他们,以欢乐的心情接纳他们,并提高他们的地位,和自己
的尊严并列,总之,叫他们能参与他的幸福。 至于恶人,虽在今世显赫,必将堕落于羞辱的深渊。 他将使他们的欢乐变为悲伤,使他们的喜笑变为哭泣。 使他们的安宁变为良心上的烦恼。 并且将以永远不灭之火惩罚他们,甚至叫他们受他们所侮辱的信徒的支配。 按照保罗所说:“上帝既是公义的,就必将患难报应那加患难于圣徒的人,那时主耶稣从天上显现”(帖后一6-7)。 这是我们的圣洁安慰,若没有这个安慰,我们必甚沮丧,或沉溺于世俗的快乐而自取灭亡。 诗篇的作者也承认,当他对于恶人在今生荣华的事思想过多的时候,他几乎就要跌倒(诗七十三2)。 若不是进入上帝的圣所,思想善人与恶人最后的结局,他必站立不住。 总之,只有在信徒的眼睛向着复活的大能时,基督的十字架在他们的心里才战胜了魔鬼、情欲、罪恶,和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