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六、怎 样 坚 定 所 信

人啊!你往哪里去? by 葛培理

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翰壹书五章十三节

我每天收到许多信,写信的人说,他们已做了基督徒,但对能否度基督徒的生活,仍难免心存疑虑。其中许多是真正相信了的人,他们说并没有得到做基督徒的那份喜乐和保证,他们还未懂到做基督徒的基本真理。圣经虽然说过,“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约二十31)。许多人仍是犹疑。

让我先把接受基督的过程综述一下。我们已经讲过悔改、相信和重生的意义,现在的问题是,这过程是不是已真正在我身上发生?要怎样才能确定?许多和我交谈过的人,曾经悔改、相信并重生,但总没有那种坚定的把握,确信自己已完全改变。

让我们重温一下前面几章已讲过的事:第一,做基督徒是一个人生命中惊险的历程,可能平安无事,一直都未察觉到就经历一个那个转变的高潮。我不是说做基督徒象受教育,要经历不断的教育才成功。几年前,有位伟大的布道家说:“我们要好好训练年轻人学习基督化的生活,不让他们有接触非基督徒的生活的机会”。现代宗教的理论多从此前题出发;很可能太多的宗教训练反使人失去了成为基督徒应有的经验。换句话说,他们的内心没有经历改变。

上世纪末,哲学界巨擘史塔伯克教授曾研究基督教会工作者,发现大都来自生命有过更新经历的人中。他又发现,凡是清楚知道得救意义的人,大都来自乡间;他们的童年几乎没有经历什么严格规划的宗教训练。

我不是批坪宗教训练,而是要大家提防使用宗教教育不当地会有的危险。不可以把宗教训练代替个人必须经历的重生的经验。

前面提到过的犹太人的官尼哥底母,是当时最虔敬的一个人。但耶稣对他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三3)。尼哥底母尽管宗教知识十分丰富,却不能用以代替心灵的重生。我们这个世代的人,无论敬虔,并没有进步到可以超过尼哥底母的地步。

住在茧里的那条难看的幼虫,生长过程和变化几乎难于察觉。尽管在茧内的交化十分缓慢,可是那惊人的一刻来到时,幼虫会破茧而出,成为美丽蝴蝶。那无声无息的几十天的成长过程当然很重要,但幼虫必须摆脱丑陋的旧壳,经历一场挣扎,才能取得美丽的新生命。

的确有许多基督徒,记不起也说不出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接受了基督,是在什么时刻让基督住在他心里;但是他们的信心和生命所起的变化,有意无意中正在见证他们已经归向了基督。不论是否记得,那一刻总在那里;他们跨过了那道出死人生的界线。

在我们信仰之旅中,很可能都有过怀疑的时刻,不能确定是否真已得救。摩西登西乃山,从天父手中接受写有律法的两块石版时,那些候在山下的以色列人,因为好些日子见不到他,开始焦急,终至起了疑心,彼此说:“领我们出埃及地的那个摩西,我们不知道他遭了什么事”(出卅二1)。他们心里有了疑惑,慌慌不定,结果离开上主。

这种可怕的疑虑困扰许多人。追溯起因,可说是由于误解了基督徒信仰的经验,不知道这种经验的性质;有的人了解错误,反去寻求圣经并没有要我们去得到的东西。

新约圣经提到信心时,有三百多个地方是和一个人的得救并提的;不并提的地方更多,虽未明言,也可以看出和得救有关。《希伯来书》的作者说:“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来十一6)。

说自己已经是基督徒的人,有许多仍心存疑虑。都是把“信心”和“感情”混为一谈的结果。

信心必须有一个标的物。换言之,我们若相信,必须有一个相信的对象在;这对象也许可以称之为“事实”。这里有三个名词:“事实”、“信心”和“感情”,你思考时须依此次序,不可颠倒,不可增减,才能指示迷津,帮你走出疑惑的迷宫,能够有信心又有喜乐地说:“我知道所信的是谁”(提后一12)。

事实

一个人能得救脱离罪,是因本身的信心,相信了圣经所清楚说明的基督的福音。这福音骤眼看去好象很武断,很教条,很狭隘,但你终会明白,这是唯一的出路。事实上,你无他途可循。圣经说:“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林前十五3—4)。圣经说,我们只要凭信心接受这客观的事实,便能得救。基督在世作工固然是事实,他的十字架也是事实,他的坟墓和他的复活都是事实。

不存在的事,不能因相信变为存在。福音所传讲的事不是因为有人相信才存在。耶稣复活后只剩下一个空的坟墓,这是事实,不是因为有一小群忠心的门徒相信的结果。信心是先须有事实为依据;人天生要先有一个标的物才能相信。

圣经不要求我们信不可信的事,而是要我们相信有根有据的历史事实,相信比一切历史更真实的事实。圣经要我们相信,主基督为罪和罪人所完成的救赎大功,在一切肯把自己交托给他的人身上都有效。信靠基督,把自己永远得救的盼望寄托给他,不是捕风捉影,而是有事实作基础的;我们的信靠是有事实根据的。

信心

紧接着“事实”而来的是“信心”。要是没有可信的东西,信心无从产生。信心必须有个目的物。基督信仰的目的物是基督。信心不只是在头脑上同意基督所说关于他自己的话,而且涉及到意志。信心是一种意志的决断,要求采取行动。我们若真相信,便会在生活中实行。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信心是将自己完全交托,接受基督所说的一切关于他自己的话。信心是承认自己的罪,转向基督。我们不是靠五官的感觉来认识基督,而是靠第六感:这个第六感就是相信,是上主已经给了我们,而且人人都有的。

信心的经历

全本新约圣经所告诉我们的都是信心的经历。你在新约中所能找到的,只有一个宗教经验,那就是信心。凭信所得经验,也象其他感觉一样真实。可是许多人还要在信心外找更多的东西,例如追求肉体兴奋的奇妙感觉;还有人希望见到不同寻常的奇异景象。许多信徒接受到教导,鼓励他们去寻求这种感官上的兴奋。但圣经告诉我们,人称义乃由于信,不是靠感触;是靠相信基督在十字架上完成的大功,不是靠肉体的兴奋,或者宗教的幻象。

你也许会说,“难道一点也不涉及感觉?难道感情在人得救的信心里头毫不起作用?”感情在信心的经历中自有其作用,但人的得救不靠它。感情只是赖以得救的信心的果,而非得救的因;感情不能救人。

感情

这三件事中的最后一件才是感情,在重要性上居于最末。我认为许多人信仰生活里的不平安和疑虑,不是因为他们寻求得救的心不够热切,不够真诚,而是来自一个观念,误以为一个人得到重生必须先经历一种情绪上的和感觉上的冲激。

诚心寻求圣经所说的救恩的人,一定想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得救的经验。有人经常去到圣坛,或者和教牧接触,或者在收听福音广播或收看福音电视节目时,听到讲道人呼召他接受基督而跪下过。我现在要向你们说几句话。你们已听过福音,你也知道自己是罪人,需要一位救主;你明白自己的灵性生活一团糟,你试过各种各样修养与修炼的方法,但一直挽救不了自己;在既迷失又绝望的境地中,你开始仰望基督来得到拯救。你相信他不但愿意也有大能可以救赎你;你也许时时听到基督对罪人的邀请:“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十一28)。你也读过基督的应许:“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六37)。你读到过他说的话:“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约七37)。

有了信心后的感情

一个罪人知道几许基督对他的爱之后,也会报以爱,这种爱里当然有感情在。人对基督的爱虽与人间的爱相似,但在程度上远远超过,因为这是一种忘我的爱,不受自我的约禁。试以婚姻关系来说,双方盟誓旦旦,其间洋溢感情。不过那份感情有浓有淡,有时来有时去,而盟誓则常在。我们把自己交托给基督,托付终身,喜乐、感谢和爱等等感情随之萌生。这些感情有来有去,时浓时淡,但对基督的盟誓与许诺则永不改变。感情很重要,但非必不可少。圣经说:“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约壹四18)。爱基督的人完全信托他,因此能超越恐惧。心理学家说;恐惧有两种,一种是破坏性的,一种则是健康的。健康的恐惧带有启发性,促我们注意自己的身心健康,保护我们所爱的人。这正是耶稣要我们防备撒但的意思。

我要是明白了基督牺牲自己,藉着十字架上的死战胜了死亡与罪,我就能不再害怕死亡。圣经说:“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二14一15)。这种害怕当然也是一种感觉,而面对死亡却能有勇气和把握来克服那种恐惧,也是感情层面上的一种经验。不过,我要再说一次,拯救我们的不是克服恐惧的勇气与把握,而是我们的信心。我们能够有勇气、有把握,是我们信靠基督的结果。圣经从《创世记》到《启示录》都教导我们要敬畏上主;人要能敬畏上主才能正确处理其他一切的恐惧。

犯罪感

良心上的罪也是一种体验,心理学家可能用一套说法来解释这种罪感,把它轻轻放过。罪感在上主所定的行为标准下一旦给唤醒,无论用什么方法去解释,都不能叫良心声音止息。不少犯过罪的人到后来终于自首,原因就是受不住良心不断的责备,宁可坐监。

《纽约时报》刊过一篇讨论犯罪问题的文章(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文章的作者是耶鲁大学心理分析学家路意丝博士。她把罪感描写为“可以帮助人继续与他人联系”的力量。她说:“犯罪感是一种把我们联结在一道的因素,保持我们的人性。要是你知道曾作过伤害别人的事,罪感会强迫你力图补救,挽回破损了的关系。”

S·卢特福德说:“让我们有一种强烈且生动的罪感;罪感越大,罪便越少。”罪感不但让你知道做了某件事一定会有麻烦,也象痛感一样,可以防阻一个人去犯罪。人若无痛感,把指头放在火炉上会毫无所觉。患大麻疯的人不成人形,非因麻疯病,而是此病令人失去痛感,火烧也不痛,刀伤也无感觉,才会叫身体残缺不全。

圣经说,基督能洁净人的良心。“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的神么?”(来九13一14)

使良心上的罪感得洁净,不让它经常控诉我们,是一种感觉上的体验;但良心上的清洁不能拯救我们,能救我们的是对基督的信心。一个人必须先恢复与上主的正常关系,良心才能得到洁净。

喜乐是一种感情,内心的平安也是感情:爱他人是感情,关心失丧的人也是感情。

最后,也许有人会说,“我相信福音是历史事实,但我仍旧没有得救。”这也许是事实,因为人赖以得救的信心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性质;凡有这信心的人会有顺服的心,会有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有些人虽也能成功地模仿这种生活,但只有相信基督得到拯救的人,他的信心才能使他产生一股热切的愿望,要把内心的体验在生活中实行出来,成为一股动力,过圣洁且谦卑的生活,敬畏天父,遵循他的旨意。

你有的若只是理智上的相信,或者止于对历史事实的相信,你必须送一步把自己完完全全交托出来,相信基督,诚诚实实、热热切切地寻求他的拯救;凭上主已应许的,你可以成为天父的子女。圣经说:“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给他们枚柄,作神的儿女”(约一12)。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我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信奉神儿子之名的人,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约翰壹书五章十三节 我每天收到许多信,写信的人说,他们已做了基督徒,但对能否度基督徒的生活,仍难免心存疑虑。其中许多是真正相信了的人,他们说并没有得到做基督徒的那份喜乐和保证,他们还未懂到做基督徒的基本真理。圣经虽然说过,“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他,就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约二十31)。许多人仍是犹疑。 让我先把接受基督的过程综述一下。我们已经讲过悔改、相信和重生的意义,现在的问题是,这过程是不是已真正在我身上发生?要怎样才能确定?许多和我交谈过的人,曾经悔改、相信并重生,但总没有那种坚定的把握,确信自己已完全改变。 让我们重温一下前面几章已讲过的事:第一,做基督徒是一个人生命中惊险的历程,可能平安无事,一直都未察觉到就经历一个那个转变的高潮。我不是说做基督徒象受教育,要经历不断的教育才成功。几年前,有位伟大的布道家说:“我们要好好训练年轻人学习基督化的生活,不让他们有接触非基督徒的生活的机会”。现代宗教的理论多从此前题出发;很可能太多的宗教训练反使人失去了成为基督徒
应有的经验。换句话说,他们的内心没有经历改变。 上世纪末,哲学界巨擘史塔伯克教授曾研究基督教会工作者,发现大都来自生命有过更新经历的人中。他又发现,凡是清楚知道得救意义的人,大都来自乡间;他们的童年几乎没有经历什么严格规划的宗教训练。 我不是批坪宗教训练,而是要大家提防使用宗教教育不当地会有的危险。不可以把宗教训练代替个人必须经历的重生的经验。 前面提到过的犹太人的官尼哥底母,是当时最虔敬的一个人。但耶稣对他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三3)。尼哥底母尽管宗教知识十分丰富,却不能用以代替心灵的重生。我们这个世代的人,无论敬虔,并没有进步到可以超过尼哥底母的地步。 住在茧里的那条难看的幼虫,生长过程和变化几乎难于察觉。尽管在茧内的交化十分缓慢,可是那惊人的一刻来到时,幼虫会破茧而出,成为美丽蝴蝶。那无声无息的几十天的成长过程当然很重要,但幼虫必须摆脱丑陋的旧壳,经历一场挣扎,才能取得美丽的新生命。 的确有许多基督徒,记不起也说不出到底是在什么时候接受了基督,是在什么时刻让基督住在他心里;但是他们的信心和生命所起的变化,有意无意中正在见证他们已经归向
了基督。不论是否记得,那一刻总在那里;他们跨过了那道出死人生的界线。 在我们信仰之旅中,很可能都有过怀疑的时刻,不能确定是否真已得救。摩西登西乃山,从天父手中接受写有律法的两块石版时,那些候在山下的以色列人,因为好些日子见不到他,开始焦急,终至起了疑心,彼此说:“领我们出埃及地的那个摩西,我们不知道他遭了什么事”(出卅二1)。他们心里有了疑惑,慌慌不定,结果离开上主。 这种可怕的疑虑困扰许多人。追溯起因,可说是由于误解了基督徒信仰的经验,不知道这种经验的性质;有的人了解错误,反去寻求圣经并没有要我们去得到的东西。 新约圣经提到信心时,有三百多个地方是和一个人的得救并提的;不并提的地方更多,虽未明言,也可以看出和得救有关。《希伯来书》的作者说:“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来十一6)。 说自己已经是基督徒的人,有许多仍心存疑虑。都是把“信心”和“感情”混为一谈的结果。 信心必须有一个标的物。换言之,我们若相信,必须有一个相信的对象在;这对象也许可以称之为“事实”。这里有三个名词:“事实”、“信心”和“感
情”,你思考时须依此次序,不可颠倒,不可增减,才能指示迷津,帮你走出疑惑的迷宫,能够有信心又有喜乐地说:“我知道所信的是谁”(提后一12)。 事实 一个人能得救脱离罪,是因本身的信心,相信了圣经所清楚说明的基督的福音。这福音骤眼看去好象很武断,很教条,很狭隘,但你终会明白,这是唯一的出路。事实上,你无他途可循。圣经说:“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林前十五3—4)。圣经说,我们只要凭信心接受这客观的事实,便能得救。基督在世作工固然是事实,他的十字架也是事实,他的坟墓和他的复活都是事实。 不存在的事,不能因相信变为存在。福音所传讲的事不是因为有人相信才存在。耶稣复活后只剩下一个空的坟墓,这是事实,不是因为有一小群忠心的门徒相信的结果。信心是先须有事实为依据;人天生要先有一个标的物才能相信。 圣经不要求我们信不可信的事,而是要我们相信有根有据的历史事实,相信比一切历史更真实的事实。圣经要我们相信,主基督为罪和罪人所完成的救赎大功,在一切肯把自己交托给他的人身上都有效。信靠基督,把自己永
远得救的盼望寄托给他,不是捕风捉影,而是有事实作基础的;我们的信靠是有事实根据的。 信心 紧接着“事实”而来的是“信心”。要是没有可信的东西,信心无从产生。信心必须有个目的物。基督信仰的目的物是基督。信心不只是在头脑上同意基督所说关于他自己的话,而且涉及到意志。信心是一种意志的决断,要求采取行动。我们若真相信,便会在生活中实行。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信心是将自己完全交托,接受基督所说的一切关于他自己的话。信心是承认自己的罪,转向基督。我们不是靠五官的感觉来认识基督,而是靠第六感:这个第六感就是相信,是上主已经给了我们,而且人人都有的。 信心的经历 全本新约圣经所告诉我们的都是信心的经历。你在新约中所能找到的,只有一个宗教经验,那就是信心。凭信所得经验,也象其他感觉一样真实。可是许多人还要在信心外找更多的东西,例如追求肉体兴奋的奇妙感觉;还有人希望见到不同寻常的奇异景象。许多信徒接受到教导,鼓励他们去寻求这种感官上的兴奋。但圣经告诉我们,人称义乃由于信,不是靠感触;是靠相信基督在十字架上完成的大功,不是靠肉体的兴奋,或者宗教的幻象。 你也许会说,“难道一点也
不涉及感觉?难道感情在人得救的信心里头毫不起作用?”感情在信心的经历中自有其作用,但人的得救不靠它。感情只是赖以得救的信心的果,而非得救的因;感情不能救人。 感情 这三件事中的最后一件才是感情,在重要性上居于最末。我认为许多人信仰生活里的不平安和疑虑,不是因为他们寻求得救的心不够热切,不够真诚,而是来自一个观念,误以为一个人得到重生必须先经历一种情绪上的和感觉上的冲激。 诚心寻求圣经所说的救恩的人,一定想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得救的经验。有人经常去到圣坛,或者和教牧接触,或者在收听福音广播或收看福音电视节目时,听到讲道人呼召他接受基督而跪下过。我现在要向你们说几句话。你们已听过福音,你也知道自己是罪人,需要一位救主;你明白自己的灵性生活一团糟,你试过各种各样修养与修炼的方法,但一直挽救不了自己;在既迷失又绝望的境地中,你开始仰望基督来得到拯救。你相信他不但愿意也有大能可以救赎你;你也许时时听到基督对罪人的邀请:“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十一28)。你也读过基督的应许:“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六37)。你读到过他说的话:“人若渴了。可以
到我这里来喝”(约七37)。 有了信心后的感情 一个罪人知道几许基督对他的爱之后,也会报以爱,这种爱里当然有感情在。人对基督的爱虽与人间的爱相似,但在程度上远远超过,因为这是一种忘我的爱,不受自我的约禁。试以婚姻关系来说,双方盟誓旦旦,其间洋溢感情。不过那份感情有浓有淡,有时来有时去,而盟誓则常在。我们把自己交托给基督,托付终身,喜乐、感谢和爱等等感情随之萌生。这些感情有来有去,时浓时淡,但对基督的盟誓与许诺则永不改变。感情很重要,但非必不可少。圣经说:“爱里没有惧怕;爱既完全,就把惧怕除去”(约壹四18)。爱基督的人完全信托他,因此能超越恐惧。心理学家说;恐惧有两种,一种是破坏性的,一种则是健康的。健康的恐惧带有启发性,促我们注意自己的身心健康,保护我们所爱的人。这正是耶稣要我们防备撒但的意思。 我要是明白了基督牺牲自己,藉着十字架上的死战胜了死亡与罪,我就能不再害怕死亡。圣经说:“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二14一15)。这种害怕当然也是一种感觉,而面对死亡却能有勇气和把握来克服那种恐惧
,也是感情层面上的一种经验。不过,我要再说一次,拯救我们的不是克服恐惧的勇气与把握,而是我们的信心。我们能够有勇气、有把握,是我们信靠基督的结果。圣经从《创世记》到《启示录》都教导我们要敬畏上主;人要能敬畏上主才能正确处理其他一切的恐惧。 犯罪感 良心上的罪也是一种体验,心理学家可能用一套说法来解释这种罪感,把它轻轻放过。罪感在上主所定的行为标准下一旦给唤醒,无论用什么方法去解释,都不能叫良心声音止息。不少犯过罪的人到后来终于自首,原因就是受不住良心不断的责备,宁可坐监。 《纽约时报》刊过一篇讨论犯罪问题的文章(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文章的作者是耶鲁大学心理分析学家路意丝博士。她把罪感描写为“可以帮助人继续与他人联系”的力量。她说:“犯罪感是一种把我们联结在一道的因素,保持我们的人性。要是你知道曾作过伤害别人的事,罪感会强迫你力图补救,挽回破损了的关系。” S·卢特福德说:“让我们有一种强烈且生动的罪感;罪感越大,罪便越少。”罪感不但让你知道做了某件事一定会有麻烦,也象痛感一样,可以防阻一个人去犯罪。人若无痛感,把指头放在火炉上会毫无所觉。患大麻疯的人不成
人形,非因麻疯病,而是此病令人失去痛感,火烧也不痛,刀伤也无感觉,才会叫身体残缺不全。 圣经说,基督能洁净人的良心。“若山羊和公牛的血,并母牛犊的灰,洒在不洁的人身上,尚且叫人成圣,身体洁净;何况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他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原文作良心),除去你们的死行,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的神么?”(来九13一14) 使良心上的罪感得洁净,不让它经常控诉我们,是一种感觉上的体验;但良心上的清洁不能拯救我们,能救我们的是对基督的信心。一个人必须先恢复与上主的正常关系,良心才能得到洁净。 喜乐是一种感情,内心的平安也是感情:爱他人是感情,关心失丧的人也是感情。 最后,也许有人会说,“我相信福音是历史事实,但我仍旧没有得救。”这也许是事实,因为人赖以得救的信心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性质;凡有这信心的人会有顺服的心,会有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有些人虽也能成功地模仿这种生活,但只有相信基督得到拯救的人,他的信心才能使他产生一股热切的愿望,要把内心的体验在生活中实行出来,成为一股动力,过圣洁且谦卑的生活,敬畏天父,遵循他的旨意。 你有的若只是理智上的相信,或
者止于对历史事实的相信,你必须送一步把自己完完全全交托出来,相信基督,诚诚实实、热热切切地寻求他的拯救;凭上主已应许的,你可以成为天父的子女。圣经说:“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给他们枚柄,作神的儿女”(约一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