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五、怎样对付撒但?

人啊!你往哪里去? by 葛培理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六章十二节

今天的世局所以如此,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在,这就是撒但。圣经把他称之为“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启十二9)。撒但的工作就是迷惑全世界各国各族的人。我们到处可以看见他的杰作。

我们当然希望全地球会越来越接近真正的和平。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战以后到今天,大大小小的战事,数以百计,人命死亡超过千万。撒但决不愿看见人类乐享和平。他一定要这个又黑暗又不快乐的人海继续波涛翻腾,痛苦不堪直到末时。他在伊甸园里战胜了亚当,他深信他有权掌握亚当后裔的命运。

今天世界上肯思想的人,大都想过是不是有魔鬼在那里作祟。魔鬼当然存在,这是不容怀疑的。我们到处可以看见他的权势。因此问题不是有没有魔鬼,而是他到底怎样会来到世间?为什么会如此横行不法?

《创世记》所记载的亚当和夏娃的故事,我们可以知道,在上主造第一个人以前,魔鬼就已存在,罪恶也已经存在;要不然上主用不着造一棵可以分别善恶的树。要是罪恶在造人以前并不存在,就没有需要保护人不受罪的侵害,也就用不着有这样一棵树。

罪恶来自上主吗?

我们因此面对一个所有奥秘中最大的奥秘,所有的问题中最没有办法答复的一个问题。上主既然是全能、完全圣洁而又全爱的,怎么会造出罪恶,怎么会让魔鬼来制造罪恶?为什么亚当要被试探?魔鬼进入蛇的身体,把邪恶的思想悄悄告诉夏娃的时候,上主为什么不把魔鬼一拳打死?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从圣经里面找到几许线索。但圣经也清楚告诉我们,上主有他自己的大计划,要利用魔鬼和他的诡计来帮助完成。在这大计划没有完成前,人不会得到这些问题的全部答案。

亚当堕落前,远在亚当被造前的日子里,上主的宇宙似乎划分成若干领域,每一个领域都交给一位天使,或者天上的大君来管理,全都向上主负责。保罗在他的书信中告诉我们:在能看见的和不能看见的世界中,有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西一16、弗一21)。圣经常常提到天使和天使长,可见天使当中也有职位的高低,有的天使比较有权。

魔鬼一定曾经是很有权柄的大君,地球也许是他的势力范围。圣经上把他叫作路西法,“明亮之星”、“早晨之子”。他一定与上主很接近,因为太接近,所以有了野心,决定不做上主所爱的大君,反想取得与上主同等的地位。路西法这时的地位只相等于天使长米达勒或加百利。他不是神,而是堕落了的天使。

世界似乎从此刻开始有了裂痕。本来美善和谐、合乎上主旨意的宇宙,分成两半。属魔鬼的那一部份,开始对抗上主。魔鬼背叛了创造宇宙的主,建立起他自己的权威,放弃了在上主国度中的职位,降到天的低层。不过,因着基督的死,已经有了废弃魔鬼在世上权势的合法根据。魔鬼从他堕落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在世上对抗上主。

魔鬼的国度

魔鬼是一个有能力的大君,因为他在地上的权势和地位,所以上主才要把这本圣经写出来。如果撒但没有背叛上主,没有想对抗他的权柄,伊甸园里亚当的故事会要大大不同。要是撒但没有与上主对抗,便没有把十诫颁布给人的需要。上主也不会差他的儿子来到世间,钉死在十字架上。

耶稣和他的门徒都深深知道魔鬼的存在,《马太福音》还纪录了耶稣和魔鬼的一次对话(太十1-10)。在法利赛人心目中,魔鬼也是实质存在的,他们诬指耶稣是魔鬼(大十二24)。耶稣对魔鬼的存在和他在世上的权势是毫无怀疑的。

魔鬼的力量之大,可以从《犹大书》第九节看出来:“天使长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的时候,尚且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他,只说:‘主责备你吧。’”

现代人脑海中对魔鬼的形象所以混乱不清,主要是因为中世纪出现的许多魔鬼的图画。那时,人们为了消除对魔鬼的恐惧,拿他来开玩笑,把魔鬼画成一个又笨又怪的东西,头上生角、背后拖着长尾巴,手里拿着—把叉,脸上一付嬉皮笑脸。面对这样的笨东西,大家可以对自己说:“谁会怕这样一个怪物?”

事实上,魔鬼是造物中具有超级智慧的精灵,有能力又有无限的才智,是上主众天使中最伟大也最有地位的一位。他性格冷傲,自恃奇高,决定将身怀天赐才能达一己私利,不为上主所用。他辩才过人,诡计出众,说服能力之强几难抗拒。一种敢与上主对抗之物岂是漫画中那只生角长尾的怪物所能代表?魔鬼地位超群,聪明绝顶,诡诈狡猾无人能出其右,擅长抓住每一有利时机为己所用。他又狠毒残暴。不过,他不象上主,他并非全能,全知,也非无所不在。

魔鬼的一个大本领,是长于制造圣经一再要我们防备的假先知。他利用人心的不信和动摇的信仰制造他的拿手好戏冒牌货。他可以建立一种宗教信仰,却没有救赎主;他可以设立一间教会,但里头没有基督;他能骗人去敬拜,却听不到上主的话语。

使徒保罗预见到这些事会发生,所以他说,“我只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象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你们容让他……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诡诈,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林后十一3,4,13)。

魔鬼和敌基督

我们知道敌基督会出现,诱惑人的心灵。他现身的场景已布置好,他来的时候已近。这只须环顾我们周围,无处不是纷乱、恐惧、惊怕,便可以知道。假先知的预兆也频频出现,人类历史最后一局揭幕时,许多假先知将成为此可怕时刻的目击人。

这是一场得作战到底的战争,不能讨饶,没有考虑余地,谁也不能例外。人类在这场战争中的角色,始自伊甸园,自魔鬼引诱人背离上主开始。这世上因此有了千千万万挣扎的心灵,各人偏行己路。圣经说:“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都归在他(基督)身上”(赛五十三6)。这情形将继续到末后的时期,直到这两大敌对的力量,也就善与恶的一方战胜,真的王或假的王登上宝座为止。

在历史的此刻,两个“三位一体”面对面对峙。一个是三位一体的上主,也就是圣父、圣子和圣灵;一个是撒但要我们拜的假的三位一体神,也就是《启示录》所描写的由魔鬼,敌基督和假先知结成的罪恶三一体:“我(指老使徒约翰)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象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启十六13)。

无论我们是睡或醒,我们的生命无时无刻不受到这两大对敌的力量影响,而我们也随时有机会作智虑的决定,究竟走向那一边。魔鬼总是站在你的身旁,试探你,诱惑你,威胁你,骗你。而在另一边,耶稣基督站在那里,他以完全的爱,澈底的宽恕,等待你转向他,请求他帮助,给你超自然的能力去抵抗那恶者。你要不便归属那恶者,要不便归属基督,其间没有可以躲藏的无人地带。

要是在你的生命中出现空前恐惧和焦虑,觉得自己陷入无法左右的压力中,束手无策,整个人笼罩在灰心失望里,遇到这种时刻,十九是魔鬼在作祟,想趁你最软弱的时候抓住你,推你进一步走上亚当的道路。

遇到这种危急时刻,你应记住,主基督并没有离弃你,没有不理你,听由你无力还手。他在受试探与受苦难的时刻,已胜过撒但,战胜了那恶者,所以他应许过,你一样能战胜魔鬼的试探。记住圣经的话:“你们是属上主的,并且胜了他们(指敌基督的灵),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指基督的灵),比那在世界上的(指魔鬼)更大”(约壹四4)。

这同一本将上主的大爱不断晓谕我们的圣经,也经常警告我们,小心防备离间我们与上主关系的魔鬼,时时刻刻候在我们左右引诱我们的灵魂入他的圈套。“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偏地**,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5)。圣经所描写的魔鬼是威胁每一个人生命的精灵,旗下有大群的邪灵,想控驭世人的活动。圣经说,那“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弗二2)。

别不信有魔鬼

千万不可有一刻不相信魔鬼的存在。他象人一样活动。千真万确,他异常聪明,而他的绝顶聪明处,是他要人相信他并不存在,是人虚构出来的。你要是心里怀疑是否真有魔鬼,只要打开今天的日报,打开收音机和电视机,看看当天的新闻。不访留心一下电影院的广告,或者书报摊上摆出来的杂志和色书刊。一句话,你若需要具体的证据,只要看看你的四周。

头脑清醒又会思想的人,若非受到邪恶力量的控制,怎能做出这样的事!心灵若为上主的爱和良善充满的人,那能想出日报上天天报导的那些暴力和恶毒,又怎样干得出来!那些环绕国际会议桌讨论世界问题的人,都是有教育,有知识,而且用心诚实的人,他们的思考力若非受到他人故意的蒙闭与破坏,怎么能完全不了解彼此的需要和目标!

每逢我听到所谓的“开明”人士,振振有词,说没有一个这样的魔鬼的时候,我总会记起A·J·休恪写的一首诗:

现代人已不象他们的祖先,不信有魔鬼;他们把信经放在一旁,打开大门,让这位大王通过。

在地上已找不到他的脚爪,在空中也见不到他的弓矢,大家已经一致通过。可是——

是谁在追索受苦圣者的脚踪,挖下陷阱让他绊跌?是谁在上主撒下麦种的时候,在人心的田中撒下稗子?

大家已一致认定不会是魔鬼,既是一致决定当然是真的;可是这人是谁,居然能做只有魔鬼才能干的勾当?

大家都说,魔鬼现在已不是吼叫的狮子,可是家庭、教会和国家里,连地球最偏远的地方,

我们都听到永无休止的争闹,究竟是谁在幕后制造,若不是大家一致认定这世上已找不到那个魔鬼?

请立刻站出来,站出来,要是有谁能向我们说明——何以天天有这末多的欺骗与罪行。

大家已一致决定没有魔鬼,魔鬼当然已经走了;但是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很想知道谁是他的衣钵传人。

我们天天见到的这末多恐怖、痛苦和闹剧,究竟谁是幕后主持人?邪恶若非潜藏的力量,我们怎能说明大家身受的苦难?现代的教育的确妨害了我们的头脑。有些人因为接受所谓的科学研究的发现,不信撒但的超自然力量,有些人又害怕得去拜他。

G·格罗维对现代教育这种令人置疑的贡献有如下的话:“现代人的头脑已不相信宇宙中有一种力量在永远与上帝对抗,不问这力量象人或象什么。”

现代人的头脑可以不相信,但不等于说就能因不信而让这力量消失!有人问马丁路德怎样克服魔鬼,他回答说:“是这样的,当他来敲我的心扉,问“谁住在里头?”的时候,亲爱的主耶稣会先到门口对他说:“马丁路德本来住在这里,但他已迁出,现在我住在这里,魔鬼一看见耶稣有钉痕的手和刺伤过的肋旁,立刻飞遁。”

人的确有罪

罪的确很丑陋,也很可怕,象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不让人走向善。它象团漆黑的影子,什么地方有光从天上照下来,罪就要把它遮蔽。这些我们都知道,也都看见,而且在我们的行动中感觉到。不问我们给罪什么名字,它的确在那里。“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2)。

否认有魔鬼的人,怎能解释为什么罪恶在世上蔓延得那么快呢?正义人的道路为什么时时受到阻挡呢?为什么破坏和灾难的事会象野火一样,说来就来,而积极的建设和复苏的工作,常常慢得叫人伤心?

故意说的一句谎话,或者说他人的一句坏话,可以迅速传千里;但是假若说的是真话,或者做的是一件诚实的好事,就会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立刻来阻止,不让这一道微弱的光线和希望散播出去。

本书在三十年前出版时,没有人为魔鬼造礼拜堂,也没有谁会建造讲坛传讲他的话。但是今天不但有敬拜魔鬼的教堂,不但到处听到他的话,而且常常有人把他的话化为激烈的行动。要是没有这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那里腐蚀人心、歪曲人的思想,你怎能解释为什么人那么喜欢听下流、低俗和淫猥的话,却对高尚、清洁的忠言充耳不闻?我们只要听听现代新潮“崩乐”里面那些低下亵渎的歌词,就可以明白撒但仍然活生生的在地球上活动。

这世上会不会有谁放下鲜美的水果不吃,反要拣爬满了虫的腐烂水果,除非他被一种邪恶的力量所逼,才去作这种可怕的选择。不幸这正是我们今天的光景。我们经常放弃可以得到丰富、美好、崇高经验的机会,反而以寻找卑俗、低贱、腐败的事为乐。这当然是魔鬼的工作,一枝独秀、欣欣向荣。

善恶之争

我们在地球上所见到的,只是发生在肉眼见不到的世界里那场善与恶之间的大战的一部份。我们通常都把地球看作宇宙的中心,因此只关心发生在地上的事。我们愚蠢地以我们有限的肉眼来看事物,自鸣得意。可是在我们肉眼所见不到的世界里,有一场规模大得不得了的战争在进行。

古代的智者明白这件事,他们知道这世上有许许多多的事是人眼察觉不到,是人耳听不到的。现代人喜欢说是他们创造了无线电收音机、电视机和电脑,也是他们把听得见的声音和看得见的形象送到空中,又能够把多得难以计算的数据制作并且纪录下来。可是事实上,这些“载波”早已经在那里,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在外太空或者有比这更奇妙的东西,人类可能永远无法了解。古代的先知知道有这些奇妙的事物,但是所知也不过一、二。就连他们也只能听到这场在空中进行的大战最微弱的回响。

亚当听信了魔鬼的话,付出了许多代价;其中一个就是丧失了透视属灵领域的能力。不但是他自己,整个人类都失去了看见、听取和了解任何基本上不属物质的事物的能力。亚当已经和那个看不见的世界里的永恒的奇妙和光辉隔绝。他失去了预言的能力、预见的本领,因此不能够充份了解当时的情况,把工作做得更好。他丧失了那种时空的延续感,真正“死在过犯和罪恶”中,他与上主完全隔绝。

G·C·摩根说:“我们因为不能认识、不能了解近在身边的事物,才形成与上主间的距离。就象瞎子,美丽的景色就在他四周,却不能欣赏;象聋子,交响曲的乐音环绕他,却听不见;象住在生活节奏丰富异常环境中的人,因为触觉迟钝,却毫无所感。”

只要遇到不幸,或是疾病;即令这些苦难是我们自己的罪招来的恶果,我们立刻把责任推给上主。电视机若不好,不能给我们清晰的画面,我们可以忍受,可以体谅;要是我们生活中有什么波折,有什么灰暗,我们一点忍耐也没有,会立刻责怪上主和他所造的世界。

我们希望职务调升,却落在别人身上;我们失败了,远不如我们的人反而成功。一遇到这种事那还得了,我们会大骂上主,不公平,要求他解释,为什么居然容许这种不平等的现象出现。我们忘记了一件事,这就是不公平的并非上主。他象电视台,发送出来的慈爱与公义的影象无时不是十足十完全,只可惜我们的接收出了毛病。

让我们看不见、体察不到上主完美世界的,其实是我们里头的恶和败坏。我们自己的罪把本来清晰的画面打浑了,把我们本来象天父的形象破坏了,做了罪恶的儿女,做不到天父纯洁的儿女。使徒保罗说出了我们大家心里的话:“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七19)。他认识这位为祸全人类的可怕大敌魔鬼,他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神!靠着我们的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的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罗七24-25)。保罗在罪恶与良善之间挣扎,内心彷徨发出呼声。罪的强横力量住在人肉体内,左右人的行为;人如奴隶,痛苦万分,但靠基督,他得到拯救,因而能献上感谢。

真的,我们也象保罗生活在两股巨大的拉力中间,一边是一善良的力量,把我们的心灵拉向上主;一边是邪恶的力量,天天想把我们强拖进死亡与毁灭中。

我们在生与死两大力量之间,要是选择上主,等在前面的是活路,是生命;要是选择撒但,只有死路一条,等着你的是死亡!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六章十二节 今天的世局所以如此,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在,这就是撒但。圣经把他称之为“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启十二9)。撒但的工作就是迷惑全世界各国各族的人。我们到处可以看见他的杰作。 我们当然希望全地球会越来越接近真正的和平。一九四五年二次大战以后到今天,大大小小的战事,数以百计,人命死亡超过千万。撒但决不愿看见人类乐享和平。他一定要这个又黑暗又不快乐的人海继续波涛翻腾,痛苦不堪直到末时。他在伊甸园里战胜了亚当,他深信他有权掌握亚当后裔的命运。 今天世界上肯思想的人,大都想过是不是有魔鬼在那里作祟。魔鬼当然存在,这是不容怀疑的。我们到处可以看见他的权势。因此问题不是有没有魔鬼,而是他到底怎样会来到世间?为什么会如此横行不法? 《创世记》所记载的亚当和夏娃的故事,我们可以知道,在上主造第一个人以前,魔鬼就已存在,罪恶也已经存在;要不然上主用不着造一棵可以分别善恶的树。要是罪恶在造人以前并不存在,就没有需要保护人不受罪的侵害,也就用不着
有这样一棵树。 罪恶来自上主吗? 我们因此面对一个所有奥秘中最大的奥秘,所有的问题中最没有办法答复的一个问题。上主既然是全能、完全圣洁而又全爱的,怎么会造出罪恶,怎么会让魔鬼来制造罪恶?为什么亚当要被试探?魔鬼进入蛇的身体,把邪恶的思想悄悄告诉夏娃的时候,上主为什么不把魔鬼一拳打死? 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从圣经里面找到几许线索。但圣经也清楚告诉我们,上主有他自己的大计划,要利用魔鬼和他的诡计来帮助完成。在这大计划没有完成前,人不会得到这些问题的全部答案。 亚当堕落前,远在亚当被造前的日子里,上主的宇宙似乎划分成若干领域,每一个领域都交给一位天使,或者天上的大君来管理,全都向上主负责。保罗在他的书信中告诉我们:在能看见的和不能看见的世界中,有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西一16、弗一21)。圣经常常提到天使和天使长,可见天使当中也有职位的高低,有的天使比较有权。 魔鬼一定曾经是很有权柄的大君,地球也许是他的势力范围。圣经上把他叫作路西法,“明亮之星”、“早晨之子”。他一定与上主很接近,因为太接近,所以有了野心,决定不做上主所爱的大君,反想取得与上主同等的地
位。路西法这时的地位只相等于天使长米达勒或加百利。他不是神,而是堕落了的天使。 世界似乎从此刻开始有了裂痕。本来美善和谐、合乎上主旨意的宇宙,分成两半。属魔鬼的那一部份,开始对抗上主。魔鬼背叛了创造宇宙的主,建立起他自己的权威,放弃了在上主国度中的职位,降到天的低层。不过,因着基督的死,已经有了废弃魔鬼在世上权势的合法根据。魔鬼从他堕落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在世上对抗上主。 魔鬼的国度 魔鬼是一个有能力的大君,因为他在地上的权势和地位,所以上主才要把这本圣经写出来。如果撒但没有背叛上主,没有想对抗他的权柄,伊甸园里亚当的故事会要大大不同。要是撒但没有与上主对抗,便没有把十诫颁布给人的需要。上主也不会差他的儿子来到世间,钉死在十字架上。 耶稣和他的门徒都深深知道魔鬼的存在,《马太福音》还纪录了耶稣和魔鬼的一次对话(太十1-10)。在法利赛人心目中,魔鬼也是实质存在的,他们诬指耶稣是魔鬼(大十二24)。耶稣对魔鬼的存在和他在世上的权势是毫无怀疑的。 魔鬼的力量之大,可以从《犹大书》第九节看出来:“天使长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的时候,尚且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他
,只说:‘主责备你吧。’” 现代人脑海中对魔鬼的形象所以混乱不清,主要是因为中世纪出现的许多魔鬼的图画。那时,人们为了消除对魔鬼的恐惧,拿他来开玩笑,把魔鬼画成一个又笨又怪的东西,头上生角、背后拖着长尾巴,手里拿着—把叉,脸上一付嬉皮笑脸。面对这样的笨东西,大家可以对自己说:“谁会怕这样一个怪物?” 事实上,魔鬼是造物中具有超级智慧的精灵,有能力又有无限的才智,是上主众天使中最伟大也最有地位的一位。他性格冷傲,自恃奇高,决定将身怀天赐才能达一己私利,不为上主所用。他辩才过人,诡计出众,说服能力之强几难抗拒。一种敢与上主对抗之物岂是漫画中那只生角长尾的怪物所能代表?魔鬼地位超群,聪明绝顶,诡诈狡猾无人能出其右,擅长抓住每一有利时机为己所用。他又狠毒残暴。不过,他不象上主,他并非全能,全知,也非无所不在。 魔鬼的一个大本领,是长于制造圣经一再要我们防备的假先知。他利用人心的不信和动摇的信仰制造他的拿手好戏冒牌货。他可以建立一种宗教信仰,却没有救赎主;他可以设立一间教会,但里头没有基督;他能骗人去敬拜,却听不到上主的话语。 使徒保罗预见到这些事会发生,所以他说,“我只
怕你们的心或偏于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纯一清洁的心,就象蛇用诡诈诱惑了夏娃一样。假如有人来,另传一个耶稣,不是我们所传过的;或者你们另受一个灵,不是你们所受过的;或者另得一个福音,不是你们所得过的,你们容让他……那等人是假使徒,行事诡诈,装作基督使徒的模样”(林后十一3,4,13)。 魔鬼和敌基督 我们知道敌基督会出现,诱惑人的心灵。他现身的场景已布置好,他来的时候已近。这只须环顾我们周围,无处不是纷乱、恐惧、惊怕,便可以知道。假先知的预兆也频频出现,人类历史最后一局揭幕时,许多假先知将成为此可怕时刻的目击人。 这是一场得作战到底的战争,不能讨饶,没有考虑余地,谁也不能例外。人类在这场战争中的角色,始自伊甸园,自魔鬼引诱人背离上主开始。这世上因此有了千千万万挣扎的心灵,各人偏行己路。圣经说:“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都归在他(基督)身上”(赛五十三6)。这情形将继续到末后的时期,直到这两大敌对的力量,也就善与恶的一方战胜,真的王或假的王登上宝座为止。 在历史的此刻,两个“三位一体”面对面对峙。一个是三位一体的上主,也就是圣父、圣子和圣灵;
一个是撒但要我们拜的假的三位一体神,也就是《启示录》所描写的由魔鬼,敌基督和假先知结成的罪恶三一体:“我(指老使徒约翰)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象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启十六13)。 无论我们是睡或醒,我们的生命无时无刻不受到这两大对敌的力量影响,而我们也随时有机会作智虑的决定,究竟走向那一边。魔鬼总是站在你的身旁,试探你,诱惑你,威胁你,骗你。而在另一边,耶稣基督站在那里,他以完全的爱,澈底的宽恕,等待你转向他,请求他帮助,给你超自然的能力去抵抗那恶者。你要不便归属那恶者,要不便归属基督,其间没有可以躲藏的无人地带。 要是在你的生命中出现空前恐惧和焦虑,觉得自己陷入无法左右的压力中,束手无策,整个人笼罩在灰心失望里,遇到这种时刻,十九是魔鬼在作祟,想趁你最软弱的时候抓住你,推你进一步走上亚当的道路。 遇到这种危急时刻,你应记住,主基督并没有离弃你,没有不理你,听由你无力还手。他在受试探与受苦难的时刻,已胜过撒但,战胜了那恶者,所以他应许过,你一样能战胜魔鬼的试探。记住圣经的话:“你们是属上主的,并且胜了他们(指敌基督的灵),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指基督
的灵),比那在世界上的(指魔鬼)更大”(约壹四4)。 这同一本将上主的大爱不断晓谕我们的圣经,也经常警告我们,小心防备离间我们与上主关系的魔鬼,时时刻刻候在我们左右引诱我们的灵魂入他的圈套。“务要谨守、儆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偏地**,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5)。圣经所描写的魔鬼是威胁每一个人生命的精灵,旗下有大群的邪灵,想控驭世人的活动。圣经说,那“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弗二2)。 别不信有魔鬼 千万不可有一刻不相信魔鬼的存在。他象人一样活动。千真万确,他异常聪明,而他的绝顶聪明处,是他要人相信他并不存在,是人虚构出来的。你要是心里怀疑是否真有魔鬼,只要打开今天的日报,打开收音机和电视机,看看当天的新闻。不访留心一下电影院的广告,或者书报摊上摆出来的杂志和色书刊。一句话,你若需要具体的证据,只要看看你的四周。 头脑清醒又会思想的人,若非受到邪恶力量的控制,怎能做出这样的事!心灵若为上主的爱和良善充满的人,那能想出日报上天天报导的那些暴力和恶毒,又怎样干得出来!那些环绕国际会议桌讨论世界问题的人,都是有教育,有
知识,而且用心诚实的人,他们的思考力若非受到他人故意的蒙闭与破坏,怎么能完全不了解彼此的需要和目标! 每逢我听到所谓的“开明”人士,振振有词,说没有一个这样的魔鬼的时候,我总会记起A·J·休恪写的一首诗: 现代人已不象他们的祖先,不信有魔鬼;他们把信经放在一旁,打开大门,让这位大王通过。 在地上已找不到他的脚爪,在空中也见不到他的弓矢,大家已经一致通过。可是—— 是谁在追索受苦圣者的脚踪,挖下陷阱让他绊跌?是谁在上主撒下麦种的时候,在人心的田中撒下稗子? 大家已一致认定不会是魔鬼,既是一致决定当然是真的;可是这人是谁,居然能做只有魔鬼才能干的勾当? 大家都说,魔鬼现在已不是吼叫的狮子,可是家庭、教会和国家里,连地球最偏远的地方, 我们都听到永无休止的争闹,究竟是谁在幕后制造,若不是大家一致认定这世上已找不到那个魔鬼? 请立刻站出来,站出来,要是有谁能向我们说明——何以天天有这末多的欺骗与罪行。 大家已一致决定没有魔鬼,魔鬼当然已经走了;但是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很想知道谁是他的衣钵传人。 我们天天见到的这末多恐怖、痛苦和闹剧,究
竟谁是幕后主持人?邪恶若非潜藏的力量,我们怎能说明大家身受的苦难?现代的教育的确妨害了我们的头脑。有些人因为接受所谓的科学研究的发现,不信撒但的超自然力量,有些人又害怕得去拜他。 G·格罗维对现代教育这种令人置疑的贡献有如下的话:“现代人的头脑已不相信宇宙中有一种力量在永远与上帝对抗,不问这力量象人或象什么。” 现代人的头脑可以不相信,但不等于说就能因不信而让这力量消失!有人问马丁路德怎样克服魔鬼,他回答说:“是这样的,当他来敲我的心扉,问“谁住在里头?”的时候,亲爱的主耶稣会先到门口对他说:“马丁路德本来住在这里,但他已迁出,现在我住在这里,魔鬼一看见耶稣有钉痕的手和刺伤过的肋旁,立刻飞遁。” 人的确有罪 罪的确很丑陋,也很可怕,象一股庞大无比的力量,不让人走向善。它象团漆黑的影子,什么地方有光从天上照下来,罪就要把它遮蔽。这些我们都知道,也都看见,而且在我们的行动中感觉到。不问我们给罪什么名字,它的确在那里。“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六12)。 否认有魔鬼的人,怎能解释为什么
罪恶在世上蔓延得那么快呢?正义人的道路为什么时时受到阻挡呢?为什么破坏和灾难的事会象野火一样,说来就来,而积极的建设和复苏的工作,常常慢得叫人伤心? 故意说的一句谎话,或者说他人的一句坏话,可以迅速传千里;但是假若说的是真话,或者做的是一件诚实的好事,就会有一种看不见的力量立刻来阻止,不让这一道微弱的光线和希望散播出去。 本书在三十年前出版时,没有人为魔鬼造礼拜堂,也没有谁会建造讲坛传讲他的话。但是今天不但有敬拜魔鬼的教堂,不但到处听到他的话,而且常常有人把他的话化为激烈的行动。要是没有这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那里腐蚀人心、歪曲人的思想,你怎能解释为什么人那么喜欢听下流、低俗和淫猥的话,却对高尚、清洁的忠言充耳不闻?我们只要听听现代新潮“崩乐”里面那些低下亵渎的歌词,就可以明白撒但仍然活生生的在地球上活动。 这世上会不会有谁放下鲜美的水果不吃,反要拣爬满了虫的腐烂水果,除非他被一种邪恶的力量所逼,才去作这种可怕的选择。不幸这正是我们今天的光景。我们经常放弃可以得到丰富、美好、崇高经验的机会,反而以寻找卑俗、低贱、腐败的事为乐。这当然是魔鬼的工作,一枝独秀、欣欣向荣。
善恶之争 我们在地球上所见到的,只是发生在肉眼见不到的世界里那场善与恶之间的大战的一部份。我们通常都把地球看作宇宙的中心,因此只关心发生在地上的事。我们愚蠢地以我们有限的肉眼来看事物,自鸣得意。可是在我们肉眼所见不到的世界里,有一场规模大得不得了的战争在进行。 古代的智者明白这件事,他们知道这世上有许许多多的事是人眼察觉不到,是人耳听不到的。现代人喜欢说是他们创造了无线电收音机、电视机和电脑,也是他们把听得见的声音和看得见的形象送到空中,又能够把多得难以计算的数据制作并且纪录下来。可是事实上,这些“载波”早已经在那里,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在外太空或者有比这更奇妙的东西,人类可能永远无法了解。古代的先知知道有这些奇妙的事物,但是所知也不过一、二。就连他们也只能听到这场在空中进行的大战最微弱的回响。 亚当听信了魔鬼的话,付出了许多代价;其中一个就是丧失了透视属灵领域的能力。不但是他自己,整个人类都失去了看见、听取和了解任何基本上不属物质的事物的能力。亚当已经和那个看不见的世界里的永恒的奇妙和光辉隔绝。他失去了预言的能力、预见的本领,因此不能够充份了解当时的情况,把工作做得
更好。他丧失了那种时空的延续感,真正“死在过犯和罪恶”中,他与上主完全隔绝。 G·C·摩根说:“我们因为不能认识、不能了解近在身边的事物,才形成与上主间的距离。就象瞎子,美丽的景色就在他四周,却不能欣赏;象聋子,交响曲的乐音环绕他,却听不见;象住在生活节奏丰富异常环境中的人,因为触觉迟钝,却毫无所感。” 只要遇到不幸,或是疾病;即令这些苦难是我们自己的罪招来的恶果,我们立刻把责任推给上主。电视机若不好,不能给我们清晰的画面,我们可以忍受,可以体谅;要是我们生活中有什么波折,有什么灰暗,我们一点忍耐也没有,会立刻责怪上主和他所造的世界。 我们希望职务调升,却落在别人身上;我们失败了,远不如我们的人反而成功。一遇到这种事那还得了,我们会大骂上主,不公平,要求他解释,为什么居然容许这种不平等的现象出现。我们忘记了一件事,这就是不公平的并非上主。他象电视台,发送出来的慈爱与公义的影象无时不是十足十完全,只可惜我们的接收出了毛病。 让我们看不见、体察不到上主完美世界的,其实是我们里头的恶和败坏。我们自己的罪把本来清晰的画面打浑了,把我们本来象天父的形象破坏了,做了罪恶的儿
女,做不到天父纯洁的儿女。使徒保罗说出了我们大家心里的话:“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罗七19)。他认识这位为祸全人类的可怕大敌魔鬼,他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神!靠着我们的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的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罗七24-25)。保罗在罪恶与良善之间挣扎,内心彷徨发出呼声。罪的强横力量住在人肉体内,左右人的行为;人如奴隶,痛苦万分,但靠基督,他得到拯救,因而能献上感谢。 真的,我们也象保罗生活在两股巨大的拉力中间,一边是一善良的力量,把我们的心灵拉向上主;一边是邪恶的力量,天天想把我们强拖进死亡与毁灭中。 我们在生与死两大力量之间,要是选择上主,等在前面的是活路,是生命;要是选择撒但,只有死路一条,等着你的是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