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罪为什么可怕?

人啊!你往哪里去? by 葛培理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主的荣耀。——罗马书三章二十三节

上主既是一位又公义、又慈爱的神,为什么世上有这么多邪恶、痛苦和忧患?人间的仇恨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人会拜假神和偶象?为什么我们会让贪婪、自私自利和战争横行?人本是照着上主的形象造的,为什么会犯罪堕落以致他要制定十诫?上主为什么要差他的独生子来拯救我们?上主的遗物怎样会如此犯罪作恶?

要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要明白国为什么会攻打国,家庭为什么会不和,报纸为什么充满了暴行和凶杀的新闻,我们必须探本索源,追溯《创世纪》第一章伊甸园中亚当的故事。

有的人说,圣经所记创世的故事只是神话,是为了答复小孩子一个不能答复的问题而写。其实不然。圣经把世界的起源确确实实的告诉了我们,也说明了人类后来逐渐走上毁灭的道路的原因。

上主所创造的这个世界本来十分完美,人却不要这个又美丽又和谐的世界,一个我们现在天天渴望找回来的完美世界。

在这个完美的世界中,上主安置了一个完美的人。亚当十分完全,因为上主造的东西都是完全的。上主给了这位完全的人一份最宝贵的礼物,这就是永远的生命。他又给了他自由,让他有选择的自由。

我的一位朋友黑人布道家史葛特博士,说过一个他的朋友的故事。他的朋友的儿子进了大学,有一次回家看望父亲,带来一肚子新得到的学问。

有天晚上,这孩子郑重其事地说:“爸爸,我已经是大学生,恐怕不能再象你那样天真地相信圣经了。”

他的朋友睁大一对眼睛望着儿子,半晌才对他说:“孩子,这是你的自由,你应该谨慎小心使用这自由。”这也正是上交给亚当的选择的自由,他必须小心使用。

上主所造的第一个人,不是既无语言又无文化的穴居人,他也不用征服蛮荒。亚当是在智力和体力上充份发达的一个人,他与上主同行共话。上主要他照他的旨意管理全地。这就是伊甸园中亚当的情况。他是最早的人,完美无缺;拥有宝贵的但是必须小心使用的自由。亚当有完全的自由作选择:可以有自由遵不遵守上主的命令,也有自由在幸福和不幸之间做选择。一个人要生活满意,单有自由是不够的,得看我们用这自由所作的选择。选择的正确与否决定我们能不能恢复与上主间的和睦,能不能得到内心的平安。

问题的核心

这才是问题的真正核心所在。人得到这种自由的顷刻,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是只有一条路,便不能叫做自由。自由的意思就是要作选择,决定行动的途径。

我们都知道,有些人诚实不是他们愿意,而是没有机会做不诚实的事。我们也知道,有些人觉得自己很良善,事实上只是他们的生活环境好,没有变坏的机会。要是一个人没有遇见过试探,他不能说有抵抗试探的力量。亚当在伊甸园里没有这种限制。上主给他选择的自由是完完全全可以充份使用的。因为上主所造的无不完全,他给亚当一个十分完满的环境,可以自由决定是不是愿意事奉上主。

此时在伊甸园里的亚当是没有罪的。他十分纯洁、无瑕无疵。整个世界在他面前,人类的历史好象一大张最纯净的羊皮纸铺在他的面前,等他写第一章,等他来决定后代的子孙走那一条路。

上主创造的大工已经完成。他造了一个地上的乐园,人生活所需的百物无不齐备。他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一个完全的人,给了他头脑和心灵,给他百份之百的自由,由他的脑和他的心来做决定。然后,上主象智慧的父亲,等着看他的孩子到底作何抉择。

人所作的选择

这就是人所面对的考验。亚当在这个关键性的时刻,要运用他的自由意志来在两条路上作选择。因为有一条以上的路供他做决定,所以他可以选择他自己愿意走的道路。

亚当作了一个决定。他自食其果,也让后世的人陷入无穷痛苦中。“如此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罗五18)。保罗也说:“这就如罪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是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五12)。

亚当是人类的源头,他象一股清澈的泉水从地中涌出。他可以象一条大河,快乐滋润地穿过翠绿的草原;也可以成为一支污浊的湍流,在岩石间冲激,在幽暗的深峡中迂回,冷冷凄凄,附近的大地从它那里得不到一点欢乐和富实。

世人以后所造建的悲惨际遇不能怪上主,毛病都出在亚当身上。上主给了他选择的机会;他决定听从魔鬼的谎言,而不接受上主的真理。人类的历史从那一天开始一直到今天,都是人希望回到亚当所失去的地位的失败纪录。人不能脱离亚当堕落所受到的咒祖。

你也许会说:“这不公道,亚当犯罪是很久以前的事,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受苦?在这么悠久的岁月里面,人为什么不伤恢复他原有的地位?为什么还要不断在生活中受到惩罚?”

让我们回到刚刚讲过的那条湍流。这条又黑又冷的河水在可怕的深峡中奔走,为什么不能够向上流入既温暖又快乐的平野?为什么不能离开它现在流经的崎岖的河道,变成潺潺的溪水,象当日从地中涌出来时那样幸福快乐。

它没有做到,因为它不能做到。它自己里头没有改变的力量。一旦它掉入了黑暗的深渊,便无力将自己提升到阳光普照的田野。虽然从深渊中走出来的方法是有的,而且就在身边,可是这条可怜的河流不懂得怎样使用。这就让我想起了中国的长江,挟上游的污泥冲入大海,本来碧蓝的海水变得黄浊一片。这在无法可想的事。

其实,将人类这条河流摆脱困境,恢复在和平而温暖的河谷中奔流;上主早就预备了方法,不过我们没有注意到,或者故意不看它。我们自以为无法可想,只有奔波劳碌,最后没人毁灭的大海。

这条河流的故事,也是自亚当以来人类的故事,迂回曲折,赶陷越深,堕入黑暗深渊。尽管高声呼救,却象亚当一样,所选择的仍是错误的道路。绝望之余,我们反而怪责上主,质疑他的智慧和判断,说他的怜悯和爱有问题。

我们忘记了亚当是人类的头,就象总统是一个国家的元首一样。总统采取什么行动,等于全国的人通过他来行动。总统作出什么决定,也等于全国的人作出的决定。

亚当好象全人类的元首,也是我们的始祖。我们的上一代可以把他们的特征,诸如智力、肤色、身材和气质等遗传给我们。人类也从亚当接受了他那堕落犯罪的本性。亚当为罪所引诱而堕落,他以后的世代也跟着堕落,陷入罪中。圣经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亚当所犯的罪会传给他的后代。圣经《创世记》三章十七至十九节对这个悲剧有很清楚的说明:“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蔬菜。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神又对夏娃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创三16)。

换句话说,因着亚当的原罪,本来只生长供人食用的美丽植物的土地,现在也长出有毒的植物。人本来生活在伊甸园里,可以靠天然的食物养大,无须衣着蔽寒,房屋避风雨;现在必须终身劳碌,来养活自己和家人。女人本来可以优游生活,现在要受人生的辛苦。而且男女都会受到灵性或身体死亡的惩罚。人的死包含三部份:一、灵性的立时死亡。二、身体开始死亡(我们出生的顷刻,死亡便开始)三、最后永远的死。

罪进入了世界

罪从亚当进入人类。我们一直想去除罪,但是没有成功,也没有办法改变因犯罪而受的咒诅。圣经告诉我们,亚当犯罪前,上主警告过他,要是吃了分别善恶的果子便必定死。圣经也告诉我们,上主要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亚当和夏娃虽然是照上主的形象造的,他们堕落以后所生的子女,却是带着他们自己的形象,因此他们的两个孩子该隐和亚伯都为罪所污染,而且传到以后每一代。我们也因遗传而成为罪人,无法摆脱这与生俱来的罪性。

人类试过种种方法,希望恢复亚当堕落前的地位。我们想藉着教育、哲学信仰、宗教和政治制度等等来摆脱罪的捆绑。有罪的世人想用他有限的头脑,来完成上主在他的旨意中所计划完成的事。我们的动机原是好的,有些努力也是值得称赞的,但都远远达不到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知识,所有的发明,各种雄心勃勃的计划和推展,虽然有几许成绩,但终于折回到起点,丝毫起不了作用。因为我们继续犯亚当所犯的错误。我们高抬自己,以为凭自己的力量可以达到只有遵行上主的法度才能达到的目标。

我们总是说上主不公道,不讲理,容许罪在人间蔓延。让我们仔细研究一下,看着真实的情况是不是如此。上主本着他无限的慈爱。差遣他的儿子来教导我们怎样走出我们的困局。他让他的儿子经历了亚当所受的同样的试探,可是耶稣胜利地克服了这些试探。撒但象他试探亚当一样试探耶稣,象当年答应亚当和夏娃一样,只要耶稣离开上主,就可以得到权力和荣耀。

主耶稣作的选择

耶稣和亚当、夏娃不同的地方,是他抗拒了撒但的引诱。魔鬼把天下的万国指给耶稣看,说说只要万国离开上主跟从撒但,就可以享受一切的荣华。我们的主对魔鬼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上帝,单要事奉化。’”(太四10)。耶稣彻底击败了引诱他的魔鬼,让当时和后世的人,都清楚看见他无罪的本性。他的胜利成了我们大家的胜利。

因为我们的软弱,也因为我们有罪的天性,我们行事为人始终跟着亚当的脚步走,做他的孝子贤孙。我们也许会为亚当惋惜,因为他做了错误的抉择,但我们却亦步亦趋跟他走。

亚当所受的引诱,我们每天都遇见。我们天天都有机会在魔鬼虚假的应许和上主真实的话语之间作选择。

我们都渴望,有一天生活中不再有失望、疾病和死亡。可是只要我们一天仍是亚当堕落的子孙,这美丽的梦永难实现。因此最根本的办法是除去我们的罪。以后几章会谈到上主怎样对付人类这个基本问题。

从有人类到今天,我们对权力不正当的追求,用上主给我们自由选择的恩典来达到自私自利的目的,已经把我们带到灭亡的边缘。地球上处处可以见到古代文明的废墟,是无声的证言,见证没有了上主,人类决不能建立起永恒的世界。尽管新的废墟,新的悲剧不断制造,人一点也不警觉,继续走在灭亡的老路上。

上主本着他无限的怜悯和同情,忍耐等候;他慈爱的宽容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凡是愿意来到他面前的人,都可以得到个人的拯救与平安。摆在亚当前面的两条路,今天也摆在我们面前供选择。现在是恩典的时代,上主暂时不让我们应该受到的刑罚临到我们。

我们所以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是因为有罪;也是因为罪我们永远得不到我们梦寐求之的理想世界。过去许多的计划,许多人类所建立的文明,最后都失败了,湮没了,因为人手所作的尽都不义。环绕我们四周的废墟,是罪充塞世界的有力见证。

有果必有因

宇宙的秩序基本上是受因果律控驭取的。果,一眼就看得出;但是那个无所不在、却深藏不露的因,则不容易看出来。可能是因为我们的视觉为所谓的“进步”所迷,以为人类的进步虽然迟缓,最后总有一天可以达到完美。这其实是人类自宽自解的想法。

有的哲学家甚至认为我们今天的悲剧,只是人类进步途中的一个意外。他们举出人类史上某些时期为证。在那些时期中,前途亦属黯淡,结局看来也无希望。在他们眼中,现代生活的不幸情况,只是生产前的阵痛,明天就会更好。他们认为我们现在好象幼稚的儿童,走路虽然跌跌撞撞,但是再经历若干世纪便有希望变为成熟的人。

可是圣经告诉我们,大自然有一位创造主,也有一个破坏者。这是自然科学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分明是破坏的工作,我们却归咎于上主。我们忘记了今天的世界,已大大不同于当日上主所创造的那个世界。世界创造时原是好的,但是罪把它污损了。最早的人原来是单纯、善良的,罪进到他里头以后,人便变得自私自利。我们所见到的万般恶事,无不有罪在其中作祟。罪自进入人类的那一天开始,一直在那里,从没有改变。罪尽管以种种不同的方式出现,可以象蛮荒的土人,手执长矛,躲在丛林中等候敌人出现;也可以象饱受训练又有教养的飞行员,驾着喷射机飞到同一座丛林的上空,准备偷袭。在基本上,两者都是同一个罪在作祟。

蛮荒的土人和现代的飞行员在文化上隔了几百年,我们也许可以说飞行员比上人进步得多。因为前者享有现代文明的许多便利,而那土人仍处“原始”状态。可是事实上,他们真有这么大的不同吗?他们的出发点是不是同样由于恐惧和对人的不信任呢?是不是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而牺牲他人呢?炸弹是不是比长矛更文明呢?只要一天我们当中最“原始”的和最“进步”的人,对他人只有仇恨而无爱心,我们的问题能得到解决吗?

人类历史上一切的不幸、痛苦、凶暴、悲剧、伤痛和耻辱,都可以归结到一个字——罪。今天,我们普遍的态度就是不在乎。事实上,大家还在努力把罪美化,让它更受欢迎。收视率最好的电视剧讲的大都是生活糜烂的有钱人。现代杂志的封面人物,也大多是道德有问题、心理不正常和生活腐败的人。罪成了宠儿。

我们不喜欢人家说我们是罪人。圣经告诉我们:“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主的荣耀”(罗三22一23)。在上主眼中,地球上每一个人都是罪人。当我听到有人说他不是罪人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一个故事。有间教会的执事和牧师谈到罪的事。他对牧师说:“教会里的人希望你不要把罪讲得太多,也不要讲得那么直率。要是我们的子女在礼拜堂老是听到你讲罪,他们会产生反感。你好不好不用罪这个字眼,不妨把它叫做“错误”,或者说年青人“判断幼稚”,就是请你不要公开的讲罪。

牧师走到一个架字旁,从高层的架子上取下了一瓶毒药给那位执事看。瓶子上有很大的几个红字:“小心!毒药。”他问执事:“你看我应该怎么做?是不是可以把“小心毒药”的签条撕下,换一张新的,写上“胡椒粉”?难道你不明白,把毒药换上一个好象不是毒药的名词,人受害的机会更大吗?”

当日让亚当堕落的罪,一点也没有变,仍是今天教我们受苦的罪。要是给它一个好听的名字,换一张看来舒服的标签;只会造成更大的祸害。给罪起新的名字是没有用的。要紧的是应该了解罪到底是什么。虽然罪已经遍满了今天的世界,无论我们怎样将它美化,怎样让它受人欢迎,可是能够知道罪是什么的人寥寥可数。许多男女不肯悔改,就是因为不能正确认识罪的性质。他们为人误导,他们只顾眼前。许多基督徒不能真正生活在基督里面,也是因为缺乏对罪的真正认识。

有一首古老的灵歌说:“人人讲天堂,天堂在那里?”对罪来说也是如此。人人都讲罪,但是不明白罪是什么。因此。我们必须知道上主对罪的看法。

我们可以对罪掉以轻心,说它是“人性的弱点”;我们可以把罪当做芝麻大的事;但是,在上主眼里,罪是人类的大悲剧。我们可以把罪当做一次意外,轻轻放过;但是上主公开宣布罪是可憎厌之物。人用种种藉回来掩饰罪,但是上主要人认罪,同时拯救人脱离罪。罪不是一种玩物,让你开心,而是一种避之则吉的凶恶。因此,让我们来认识一下上主眼中的罪是什么。

神学家贝奥博士用五句话来描写罪。

第一:罪是违背上主的法律(约一3一4)。上主在善恶之间划清界限,要是我们超越这界限,擅自闯入罪恶的禁区,就破坏了神的法律,要是我们不能遵守十诫,违反“登山宝训”所宣示的原则,我们就破坏了上主的法律,犯了罪。

要是我们把十诫一条一条的看下去,就会发现,今天的人不单破坏它,还以破坏十诫为光采。十诫的每一条,从不许拜别的神,当守安息日,当孝敬父母,到不可**,不可贪恋,无不受到破坏,看去好象是一种故意的联合行动。不但如此,大家好象故意把这种破坏当成一件有面子的事来做。

新约《雅各书》清楚告诉我们,人人都犯了罪。他说:“但是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成长,就生出死来”(雅一14—15)。我们所以被称为罪人,是因为我们破坏了上主的法律,违背了他的命令。

第二:圣经把罪叫做“不法”。不法的意思就是离开正路,不管这不法的行动是不是明白禁止的。这种不法指的是我们内在的动机,不让人和上主看见。它是由我们本身的败坏所造成,和由外在的环境所形成的罪行不同。

耶稣讲到这种内在的败坏时说:“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偷盗、凶杀、**、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渎、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太七21-23)。

第三:圣经把罪定义为“矢不中的”。上主的鹄的就是基督。我们生活的至终目标,就是要活出基督的生命来。耶稣来到世上。建立了人生活在世上所可以达到的做人的标准。我们要是不能跟随他的模范,就象射箭一样,不能中的,达不到上主所定的标准。

第四:罪是一种“侵犯的行为”,是让自己的意志干涉上主的权柄。罪不是消极的行为,不只是缺乏爱上主的心那样简单。罪是人自己作出选择的积极行动,宁可要自己而不要上主,自己成为爱的中心而不是全心全意地去爱上主。因此,自我主义和自私自利成了罪的商标,就象偷窃和凶杀一样。这种“侵犯的行为”很可能是最隐藏也最具破坏性的罪的形式,因为很容易让我们忽略那张“小心毒药”的标签。人人只顾自己,全心全意照顾自己的权利和利益。这都是罪人,与与酗酒和**者同属一类。

耶稣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可八36)若用现代的话,我们可以说:“人就是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工业帝国,若是患上胃溃疡,形消骨立,不能享受人生,有什么益处呢?一位独裁者就是征服了半个地球,要是天天生活在害怕仇人暗杀的恐惧中,有什么益处呢?做父母的就是能严厉的管辖下把子女养大,要是孩子大了不要父母,以致老年时孤孤单单,有什么益处呢?”只顾自己这种罪,的确是致命的罪。

第五:罪就是不信。上主是信实的,不信他,就是轻慢他,因此是罪。“信上主儿子的,就是这见证在他心里;不信上主的,就是将上主当作说谎的,因不信上主为他儿子作的见证”(约壹五10)。

人因为不信,去天堂的路断绝了,地狱的门打开了。不信的心拒绝接受上主的话语,不接受基督做救主。也是因为不信,人拒绝了福音和基督奇妙的救赎。

罪带来了死的刑罚,谁也不能拯救自己脱离这刑罚,洗净内心的败坏。天使也好、人也好,都不能救人脱罪,只有在基督里才能找到赦罪的方法,也只有基督能拯救罪人,不走上等在他们前面的命运。圣经说:“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六23)。“犯罪的,他必死亡”(结十八4),谁“也无法赎自己的兄弟,也不能替他将赎价给上主”(诗四十九7)。“当耶和华发怒的日子,他们的金银不能救他们”(西一18)。

唯一的救法

人从罪的死亡中得救的唯一希望是那座叫做“髑髅地”山。这座既孤独又荒凉的山上,立了三个十字架。左边钉了一个强盗,右边钉了一个杀人犯;中间钉了一个人,头戴荆棘冠,鲜血从他的手和脚上渗出来,又从他的肋旁流出。他血流披面,站在旁边看的群众,不断讥笑、嘲弄他。

这位受极刑的人是谁呢?这位受尽羞辱被钉在十字架的人是谁呢?他原来是上主的儿子、和平的君,从天上来到罪恶世界的大使。这也是天使向他下拜、齐声赞美的主。可是。他现在被钉在十字架上。谁把他带到如此恐怖的地方呢?谁把这可怕的痛苦加在一位教导我们,爱人的人子耶稣身上呢?是因为你和我的罪,耶稣才被钉在十架上。在这永志的顷刻,罪的权势和邪恶到达了顶点,是人类所经历过的最黑暗一刻。怪不得天昏地黑,连太阳也掩面不愿看见了。

圣诗作家C·卫斯理写道:

救主流血,广开生门,

惟我何人,也沾圣恩。

病由我起,身为我殉,

主何竟有这样怜悯?

大爱非常,何能度量,

天上真神为我舍身。

不过,罪把自己的力量估计得太大,在十字架前失败了。人可怕的不义把无罪的基督钉死,却打开了让人得到自由的门。罪所造成的大羞辱和大仇恨,成了神的大怜悯和大宽恕。因着基督在十架上的舍己,凡相信他的人,他的罪都被钉死在十架上。基督在十字架上征服了罪。基督的死成了我们盼望的泉源和必然得胜的保证。基督在十字架上亲身担当了捆锁我们的罪,他为我们死了,但是他又从死里复活,向世人证明上主给人类一切的应许都是真实的。只要你今天凭信心接受基督,你的罪就可以得到赦免。靠着基督的大爱,你心灵上的罪可以得到洁净,不致沉沦,反成为一个既自由又平安的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主的荣耀。——罗马书三章二十三节 上主既是一位又公义、又慈爱的神,为什么世上有这么多邪恶、痛苦和忧患?人间的仇恨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人会拜假神和偶象?为什么我们会让贪婪、自私自利和战争横行?人本是照着上主的形象造的,为什么会犯罪堕落以致他要制定十诫?上主为什么要差他的独生子来拯救我们?上主的遗物怎样会如此犯罪作恶? 要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要明白国为什么会攻打国,家庭为什么会不和,报纸为什么充满了暴行和凶杀的新闻,我们必须探本索源,追溯《创世纪》第一章伊甸园中亚当的故事。 有的人说,圣经所记创世的故事只是神话,是为了答复小孩子一个不能答复的问题而写。其实不然。圣经把世界的起源确确实实的告诉了我们,也说明了人类后来逐渐走上毁灭的道路的原因。 上主所创造的这个世界本来十分完美,人却不要这个又美丽又和谐的世界,一个我们现在天天渴望找回来的完美世界。 在这个完美的世界中,上主安置了一个完美的人。亚当十分完全,因为上主造的东西都是完全的。上主给了这位完全的人一份最宝贵的礼物,这就是永远的生命。他又给了他自由,让他有选择的自由。 我的一位朋
友黑人布道家史葛特博士,说过一个他的朋友的故事。他的朋友的儿子进了大学,有一次回家看望父亲,带来一肚子新得到的学问。 有天晚上,这孩子郑重其事地说:“爸爸,我已经是大学生,恐怕不能再象你那样天真地相信圣经了。” 他的朋友睁大一对眼睛望着儿子,半晌才对他说:“孩子,这是你的自由,你应该谨慎小心使用这自由。”这也正是上交给亚当的选择的自由,他必须小心使用。 上主所造的第一个人,不是既无语言又无文化的穴居人,他也不用征服蛮荒。亚当是在智力和体力上充份发达的一个人,他与上主同行共话。上主要他照他的旨意管理全地。这就是伊甸园中亚当的情况。他是最早的人,完美无缺;拥有宝贵的但是必须小心使用的自由。亚当有完全的自由作选择:可以有自由遵不遵守上主的命令,也有自由在幸福和不幸之间做选择。一个人要生活满意,单有自由是不够的,得看我们用这自由所作的选择。选择的正确与否决定我们能不能恢复与上主间的和睦,能不能得到内心的平安。 问题的核心 这才是问题的真正核心所在。人得到这种自由的顷刻,有两条路可以选择;要是只有一条路,便不能叫做自由。自由的意思就是要作选择,决定行动的途径。
我们都知道,有些人诚实不是他们愿意,而是没有机会做不诚实的事。我们也知道,有些人觉得自己很良善,事实上只是他们的生活环境好,没有变坏的机会。要是一个人没有遇见过试探,他不能说有抵抗试探的力量。亚当在伊甸园里没有这种限制。上主给他选择的自由是完完全全可以充份使用的。因为上主所造的无不完全,他给亚当一个十分完满的环境,可以自由决定是不是愿意事奉上主。 此时在伊甸园里的亚当是没有罪的。他十分纯洁、无瑕无疵。整个世界在他面前,人类的历史好象一大张最纯净的羊皮纸铺在他的面前,等他写第一章,等他来决定后代的子孙走那一条路。 上主创造的大工已经完成。他造了一个地上的乐园,人生活所需的百物无不齐备。他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一个完全的人,给了他头脑和心灵,给他百份之百的自由,由他的脑和他的心来做决定。然后,上主象智慧的父亲,等着看他的孩子到底作何抉择。 人所作的选择 这就是人所面对的考验。亚当在这个关键性的时刻,要运用他的自由意志来在两条路上作选择。因为有一条以上的路供他做决定,所以他可以选择他自己愿意走的道路。 亚当作了一个决定。他自食其果,也让后世的人陷入无穷痛苦中。“如此
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罗五18)。保罗也说:“这就如罪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是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五12)。 亚当是人类的源头,他象一股清澈的泉水从地中涌出。他可以象一条大河,快乐滋润地穿过翠绿的草原;也可以成为一支污浊的湍流,在岩石间冲激,在幽暗的深峡中迂回,冷冷凄凄,附近的大地从它那里得不到一点欢乐和富实。 世人以后所造建的悲惨际遇不能怪上主,毛病都出在亚当身上。上主给了他选择的机会;他决定听从魔鬼的谎言,而不接受上主的真理。人类的历史从那一天开始一直到今天,都是人希望回到亚当所失去的地位的失败纪录。人不能脱离亚当堕落所受到的咒祖。 你也许会说:“这不公道,亚当犯罪是很久以前的事,为什么我们今天还要受苦?在这么悠久的岁月里面,人为什么不伤恢复他原有的地位?为什么还要不断在生活中受到惩罚?” 让我们回到刚刚讲过的那条湍流。这条又黑又冷的河水在可怕的深峡中奔走,为什么不能够向上流入既温暖又快乐的平野?为什么不能离开它现在流经的崎岖的河道,变成潺潺的溪水,象当日从地中涌出来时那样幸福快乐。 它没有做到,因为它不能做
到。它自己里头没有改变的力量。一旦它掉入了黑暗的深渊,便无力将自己提升到阳光普照的田野。虽然从深渊中走出来的方法是有的,而且就在身边,可是这条可怜的河流不懂得怎样使用。这就让我想起了中国的长江,挟上游的污泥冲入大海,本来碧蓝的海水变得黄浊一片。这在无法可想的事。 其实,将人类这条河流摆脱困境,恢复在和平而温暖的河谷中奔流;上主早就预备了方法,不过我们没有注意到,或者故意不看它。我们自以为无法可想,只有奔波劳碌,最后没人毁灭的大海。 这条河流的故事,也是自亚当以来人类的故事,迂回曲折,赶陷越深,堕入黑暗深渊。尽管高声呼救,却象亚当一样,所选择的仍是错误的道路。绝望之余,我们反而怪责上主,质疑他的智慧和判断,说他的怜悯和爱有问题。 我们忘记了亚当是人类的头,就象总统是一个国家的元首一样。总统采取什么行动,等于全国的人通过他来行动。总统作出什么决定,也等于全国的人作出的决定。 亚当好象全人类的元首,也是我们的始祖。我们的上一代可以把他们的特征,诸如智力、肤色、身材和气质等遗传给我们。人类也从亚当接受了他那堕落犯罪的本性。亚当为罪所引诱而堕落,他以后的世代也跟着堕落,陷
入罪中。圣经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亚当所犯的罪会传给他的后代。圣经《创世记》三章十七至十九节对这个悲剧有很清楚的说明:“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蔬菜。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神又对夏娃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创三16)。 换句话说,因着亚当的原罪,本来只生长供人食用的美丽植物的土地,现在也长出有毒的植物。人本来生活在伊甸园里,可以靠天然的食物养大,无须衣着蔽寒,房屋避风雨;现在必须终身劳碌,来养活自己和家人。女人本来可以优游生活,现在要受人生的辛苦。而且男女都会受到灵性或身体死亡的惩罚。人的死包含三部份:一、灵性的立时死亡。二、身体开始死亡(我们出生的顷刻,死亡便开始)三、最后永远的死。 罪进入了世界 罪从亚当进入人类。我们一直想去除罪,但是没有成功,也没有办法改变因犯罪而受的咒诅。圣经告诉我们,亚当犯罪前,上主警告过他,要是吃了分别善恶的果子便必定死。圣经也告诉我们,上主
要亚当和夏娃生养众多,遍满全地。亚当和夏娃虽然是照上主的形象造的,他们堕落以后所生的子女,却是带着他们自己的形象,因此他们的两个孩子该隐和亚伯都为罪所污染,而且传到以后每一代。我们也因遗传而成为罪人,无法摆脱这与生俱来的罪性。 人类试过种种方法,希望恢复亚当堕落前的地位。我们想藉着教育、哲学信仰、宗教和政治制度等等来摆脱罪的捆绑。有罪的世人想用他有限的头脑,来完成上主在他的旨意中所计划完成的事。我们的动机原是好的,有些努力也是值得称赞的,但都远远达不到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知识,所有的发明,各种雄心勃勃的计划和推展,虽然有几许成绩,但终于折回到起点,丝毫起不了作用。因为我们继续犯亚当所犯的错误。我们高抬自己,以为凭自己的力量可以达到只有遵行上主的法度才能达到的目标。 我们总是说上主不公道,不讲理,容许罪在人间蔓延。让我们仔细研究一下,看着真实的情况是不是如此。上主本着他无限的慈爱。差遣他的儿子来教导我们怎样走出我们的困局。他让他的儿子经历了亚当所受的同样的试探,可是耶稣胜利地克服了这些试探。撒但象他试探亚当一样试探耶稣,象当年答应亚当和夏娃一样,只要耶稣离开上主,就可以得到权力
和荣耀。 主耶稣作的选择 耶稣和亚当、夏娃不同的地方,是他抗拒了撒但的引诱。魔鬼把天下的万国指给耶稣看,说说只要万国离开上主跟从撒但,就可以享受一切的荣华。我们的主对魔鬼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上帝,单要事奉化。’”(太四10)。耶稣彻底击败了引诱他的魔鬼,让当时和后世的人,都清楚看见他无罪的本性。他的胜利成了我们大家的胜利。 因为我们的软弱,也因为我们有罪的天性,我们行事为人始终跟着亚当的脚步走,做他的孝子贤孙。我们也许会为亚当惋惜,因为他做了错误的抉择,但我们却亦步亦趋跟他走。 亚当所受的引诱,我们每天都遇见。我们天天都有机会在魔鬼虚假的应许和上主真实的话语之间作选择。 我们都渴望,有一天生活中不再有失望、疾病和死亡。可是只要我们一天仍是亚当堕落的子孙,这美丽的梦永难实现。因此最根本的办法是除去我们的罪。以后几章会谈到上主怎样对付人类这个基本问题。 从有人类到今天,我们对权力不正当的追求,用上主给我们自由选择的恩典来达到自私自利的目的,已经把我们带到灭亡的边缘。地球上处处可以见到古代文明的废墟,是无声的证言,见证没有了上主,
人类决不能建立起永恒的世界。尽管新的废墟,新的悲剧不断制造,人一点也不警觉,继续走在灭亡的老路上。 上主本着他无限的怜悯和同情,忍耐等候;他慈爱的宽容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凡是愿意来到他面前的人,都可以得到个人的拯救与平安。摆在亚当前面的两条路,今天也摆在我们面前供选择。现在是恩典的时代,上主暂时不让我们应该受到的刑罚临到我们。 我们所以不能得到真正的快乐,是因为有罪;也是因为罪我们永远得不到我们梦寐求之的理想世界。过去许多的计划,许多人类所建立的文明,最后都失败了,湮没了,因为人手所作的尽都不义。环绕我们四周的废墟,是罪充塞世界的有力见证。 有果必有因 宇宙的秩序基本上是受因果律控驭取的。果,一眼就看得出;但是那个无所不在、却深藏不露的因,则不容易看出来。可能是因为我们的视觉为所谓的“进步”所迷,以为人类的进步虽然迟缓,最后总有一天可以达到完美。这其实是人类自宽自解的想法。 有的哲学家甚至认为我们今天的悲剧,只是人类进步途中的一个意外。他们举出人类史上某些时期为证。在那些时期中,前途亦属黯淡,结局看来也无希望。在他们眼中,现代生活的不幸情况,只是生产前的阵痛
,明天就会更好。他们认为我们现在好象幼稚的儿童,走路虽然跌跌撞撞,但是再经历若干世纪便有希望变为成熟的人。 可是圣经告诉我们,大自然有一位创造主,也有一个破坏者。这是自然科学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分明是破坏的工作,我们却归咎于上主。我们忘记了今天的世界,已大大不同于当日上主所创造的那个世界。世界创造时原是好的,但是罪把它污损了。最早的人原来是单纯、善良的,罪进到他里头以后,人便变得自私自利。我们所见到的万般恶事,无不有罪在其中作祟。罪自进入人类的那一天开始,一直在那里,从没有改变。罪尽管以种种不同的方式出现,可以象蛮荒的土人,手执长矛,躲在丛林中等候敌人出现;也可以象饱受训练又有教养的飞行员,驾着喷射机飞到同一座丛林的上空,准备偷袭。在基本上,两者都是同一个罪在作祟。 蛮荒的土人和现代的飞行员在文化上隔了几百年,我们也许可以说飞行员比上人进步得多。因为前者享有现代文明的许多便利,而那土人仍处“原始”状态。可是事实上,他们真有这么大的不同吗?他们的出发点是不是同样由于恐惧和对人的不信任呢?是不是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而牺牲他人呢?炸弹是不是比长矛更文明呢?只要一天我们当中最“原始
”的和最“进步”的人,对他人只有仇恨而无爱心,我们的问题能得到解决吗? 人类历史上一切的不幸、痛苦、凶暴、悲剧、伤痛和耻辱,都可以归结到一个字——罪。今天,我们普遍的态度就是不在乎。事实上,大家还在努力把罪美化,让它更受欢迎。收视率最好的电视剧讲的大都是生活糜烂的有钱人。现代杂志的封面人物,也大多是道德有问题、心理不正常和生活腐败的人。罪成了宠儿。 我们不喜欢人家说我们是罪人。圣经告诉我们:“并没有分别,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主的荣耀”(罗三22一23)。在上主眼中,地球上每一个人都是罪人。当我听到有人说他不是罪人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一个故事。有间教会的执事和牧师谈到罪的事。他对牧师说:“教会里的人希望你不要把罪讲得太多,也不要讲得那么直率。要是我们的子女在礼拜堂老是听到你讲罪,他们会产生反感。你好不好不用罪这个字眼,不妨把它叫做“错误”,或者说年青人“判断幼稚”,就是请你不要公开的讲罪。 牧师走到一个架字旁,从高层的架子上取下了一瓶毒药给那位执事看。瓶子上有很大的几个红字:“小心!毒药。”他问执事:“你看我应该怎么做?是不是可以把“小心毒药”的签条撕下,换一张新的
,写上“胡椒粉”?难道你不明白,把毒药换上一个好象不是毒药的名词,人受害的机会更大吗?” 当日让亚当堕落的罪,一点也没有变,仍是今天教我们受苦的罪。要是给它一个好听的名字,换一张看来舒服的标签;只会造成更大的祸害。给罪起新的名字是没有用的。要紧的是应该了解罪到底是什么。虽然罪已经遍满了今天的世界,无论我们怎样将它美化,怎样让它受人欢迎,可是能够知道罪是什么的人寥寥可数。许多男女不肯悔改,就是因为不能正确认识罪的性质。他们为人误导,他们只顾眼前。许多基督徒不能真正生活在基督里面,也是因为缺乏对罪的真正认识。 有一首古老的灵歌说:“人人讲天堂,天堂在那里?”对罪来说也是如此。人人都讲罪,但是不明白罪是什么。因此。我们必须知道上主对罪的看法。 我们可以对罪掉以轻心,说它是“人性的弱点”;我们可以把罪当做芝麻大的事;但是,在上主眼里,罪是人类的大悲剧。我们可以把罪当做一次意外,轻轻放过;但是上主公开宣布罪是可憎厌之物。人用种种藉回来掩饰罪,但是上主要人认罪,同时拯救人脱离罪。罪不是一种玩物,让你开心,而是一种避之则吉的凶恶。因此,让我们来认识一下上主眼中的罪是什么。 神
学家贝奥博士用五句话来描写罪。 第一:罪是违背上主的法律(约一3一4)。上主在善恶之间划清界限,要是我们超越这界限,擅自闯入罪恶的禁区,就破坏了神的法律,要是我们不能遵守十诫,违反“登山宝训”所宣示的原则,我们就破坏了上主的法律,犯了罪。 要是我们把十诫一条一条的看下去,就会发现,今天的人不单破坏它,还以破坏十诫为光采。十诫的每一条,从不许拜别的神,当守安息日,当孝敬父母,到不可**,不可贪恋,无不受到破坏,看去好象是一种故意的联合行动。不但如此,大家好象故意把这种破坏当成一件有面子的事来做。 新约《雅各书》清楚告诉我们,人人都犯了罪。他说:“但是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成长,就生出死来”(雅一14—15)。我们所以被称为罪人,是因为我们破坏了上主的法律,违背了他的命令。 第二:圣经把罪叫做“不法”。不法的意思就是离开正路,不管这不法的行动是不是明白禁止的。这种不法指的是我们内在的动机,不让人和上主看见。它是由我们本身的败坏所造成,和由外在的环境所形成的罪行不同。 耶稣讲到这种内在的败坏时说:“因为从里面,就是从
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偷盗、凶杀、**、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渎、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太七21-23)。 第三:圣经把罪定义为“矢不中的”。上主的鹄的就是基督。我们生活的至终目标,就是要活出基督的生命来。耶稣来到世上。建立了人生活在世上所可以达到的做人的标准。我们要是不能跟随他的模范,就象射箭一样,不能中的,达不到上主所定的标准。 第四:罪是一种“侵犯的行为”,是让自己的意志干涉上主的权柄。罪不是消极的行为,不只是缺乏爱上主的心那样简单。罪是人自己作出选择的积极行动,宁可要自己而不要上主,自己成为爱的中心而不是全心全意地去爱上主。因此,自我主义和自私自利成了罪的商标,就象偷窃和凶杀一样。这种“侵犯的行为”很可能是最隐藏也最具破坏性的罪的形式,因为很容易让我们忽略那张“小心毒药”的标签。人人只顾自己,全心全意照顾自己的权利和利益。这都是罪人,与与酗酒和**者同属一类。 耶稣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可八36)若用现代的话,我们可以说:“人就是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工业帝国,若是患上胃溃疡,形消骨立,不能
享受人生,有什么益处呢?一位独裁者就是征服了半个地球,要是天天生活在害怕仇人暗杀的恐惧中,有什么益处呢?做父母的就是能严厉的管辖下把子女养大,要是孩子大了不要父母,以致老年时孤孤单单,有什么益处呢?”只顾自己这种罪,的确是致命的罪。 第五:罪就是不信。上主是信实的,不信他,就是轻慢他,因此是罪。“信上主儿子的,就是这见证在他心里;不信上主的,就是将上主当作说谎的,因不信上主为他儿子作的见证”(约壹五10)。 人因为不信,去天堂的路断绝了,地狱的门打开了。不信的心拒绝接受上主的话语,不接受基督做救主。也是因为不信,人拒绝了福音和基督奇妙的救赎。 罪带来了死的刑罚,谁也不能拯救自己脱离这刑罚,洗净内心的败坏。天使也好、人也好,都不能救人脱罪,只有在基督里才能找到赦罪的方法,也只有基督能拯救罪人,不走上等在他们前面的命运。圣经说:“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罗六23)。“犯罪的,他必死亡”(结十八4),谁“也无法赎自己的兄弟,也不能替他将赎价给上主”(诗四十九7)。“当耶和华发怒的日子,他们的金银不能救他们”(西一18)。 唯一的救法 人从罪的死亡中得救的唯一希望是
那座叫做“髑髅地”山。这座既孤独又荒凉的山上,立了三个十字架。左边钉了一个强盗,右边钉了一个杀人犯;中间钉了一个人,头戴荆棘冠,鲜血从他的手和脚上渗出来,又从他的肋旁流出。他血流披面,站在旁边看的群众,不断讥笑、嘲弄他。 这位受极刑的人是谁呢?这位受尽羞辱被钉在十字架的人是谁呢?他原来是上主的儿子、和平的君,从天上来到罪恶世界的大使。这也是天使向他下拜、齐声赞美的主。可是。他现在被钉在十字架上。谁把他带到如此恐怖的地方呢?谁把这可怕的痛苦加在一位教导我们,爱人的人子耶稣身上呢?是因为你和我的罪,耶稣才被钉在十架上。在这永志的顷刻,罪的权势和邪恶到达了顶点,是人类所经历过的最黑暗一刻。怪不得天昏地黑,连太阳也掩面不愿看见了。 圣诗作家C·卫斯理写道: 救主流血,广开生门, 惟我何人,也沾圣恩。 病由我起,身为我殉, 主何竟有这样怜悯? 大爱非常,何能度量, 天上真神为我舍身。 不过,罪把自己的力量估计得太大,在十字架前失败了。人可怕的不义把无罪的基督钉死,却打开了让人得到自由的门。罪所造成的大羞辱和大仇恨,成了神的大怜悯和大宽恕。因着
基督在十架上的舍己,凡相信他的人,他的罪都被钉死在十架上。基督在十字架上征服了罪。基督的死成了我们盼望的泉源和必然得胜的保证。基督在十字架上亲身担当了捆锁我们的罪,他为我们死了,但是他又从死里复活,向世人证明上主给人类一切的应许都是真实的。只要你今天凭信心接受基督,你的罪就可以得到赦免。靠着基督的大爱,你心灵上的罪可以得到洁净,不致沉沦,反成为一个既自由又平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