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史上最昂贵的一餐----雅各与以扫的故事

圣经故事剧 by 江茂松 等

史上最昂贵的一餐——雅各与以扫的故事

江茂松编译

人物:雅各以扫

开场时,雅各正在用棍子搅架在营火上的两个锅子,一副滋味很不错的样子。以扫走上前来。

以扫:你锅里煮的是什么东西啊?!

雅各:你指的是那一锅呢?

以扫:(指着靠他较近的那一锅。)这一锅,这一锅到底煮些什么?

雅各:这一锅不是吃的,这一锅是衣服!

以扫:那么?另外一锅是什么?(指着靠另外一锅。)

雅各:我在炖吃的。

以扫:炖吃的?

雅各:没错啊!我是在炖吃的呀。

以扫:是不是炖些面团?或什么能吃的?

雅各:(白了以扫一眼。)面团?你有没有搞错,我在煮面团?我看你是在旷野待太久了,连什么好东西都闻不出来了?

以扫:拜托,我只是饿昏了!

雅各:那,欢迎你试试我的精心料理,不过………(以扫准备拿个碗,要盛锅里的食物,雅各拦住他,笑着对他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亲兄弟、明算帐,你想吃,那可要付钱的。

以扫:你说?我要付现金才有得吃?

雅各:是啊!我可不接受赊帐的。

以扫:拜托,我可是你的亲兄弟耶!

雅各:所以,看在咱们兄弟的份上,我不收你的小费罗!够意思了吧?

以扫:(不耐烦的样子)那好,到底哪一锅是炖吃的?

雅各:(用手指指一指)那一锅就是炖吃的。

以扫:(走了过去,闻闻炖食物的锅子,又闻闻洗衣服那一锅。)这两锅根本味道都一样嘛!谁分得出那锅是吃的,那锅又是洗衣服?

雅各:只不过加了胡萝卜而已嘛!

以扫:我老实告诉你,你或许是个一流的牧羊人,也或许是个不错的农夫,可是你实在不是厨司的料!

雅各:嘿!如果你不想吃,也没人拜托你吃,那你就回家后再吃吧!

以扫:我是想回家再吃,不过我实在太饿了。

雅各:那,你自己说说看,一碗多少钱?

以扫:(用力再闻一闻炖食物的锅子,又闻闻洗衣服那一锅。)你确定这一锅里面的不是衣服?

雅各:(不耐烦的样子)你到底要不要吃嘛?

以扫:我想,你一定不知道妈到底晚餐煮些什么。

雅各:我当然知道,妈煮的是剩菜!

以扫:什么剩菜?

雅各:就是昨天晚上吃的前天晚餐剩菜剩下来的剩菜。

以扫:管他什么剩菜,反正我也等不到晚上吃那些剩菜!(走到第一个锅子,往锅子里面搅)我已经快饿死了,(看着锅子)嘿!你这个东西没削皮,就丢进去煮啊?!

雅各:(看着锅子)拜托,那是我的帽子!我已经告诉过你,那一锅炖的才是吃的。

以扫:(走到第二个锅子,边看边搅拌)我想,我还是宁愿吃那个帽子!

雅各:随你便!

以扫:好吧,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吃这么一碗要多少钱。

雅各:我是想跟你好好谈谈这笔交易。

以扫:(疑惑的看着雅各)什么交易?

雅各:如果我告诉你,你不必付钱就可以吃,那,你会说什么?

以扫:那我会说,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雅各:

那,你只要拿你的长子名分来交换就好了。

以扫:长子名分?用我的长子名分换一碗?你是不是当我傻瓜?

雅各:言归正传,你到底要不要吃嘛?

以扫:吃一碗,换长子的名分,这实在有些贵。

雅各:你不是一天到晚吵着要当老么吗?现在机会来了,可别放弃呀!

以扫:哦,你就是想换位子?

雅各:我就是要你的长子名分。

以扫:(看着锅子)我实在太饿了。

雅各:那我们可以不可以先谈好这个交易?

以扫:(用力再闻一闻炖食物的锅子,叹一口气,然后跟雅各握手。)好吧,就这样办了,小老弟?

雅各:不是小老弟,是大哥。

以扫:好吧,大哥,给我来一碗吃的,然后给我闪到一边,我快饿死了。(雅各装了一碗,递给以扫。)我希望这比看起来的好吃,(吃了一口,又赶紧吐了出来。)哇!这里面还有小石子!

雅各:不是小石子,是没搅化的盐巴!

以扫:我知道,我牙齿又咬到一块了。

雅各:抱歉,货既出门可不能退货的。

以扫:岂有此理,这玩意儿吃起来像泥汤一样。

雅各:交易就是交易,我的小老弟!

以扫:拜托,我的交易是换一碗肉汤,可不是拌了胡萝卜的泥汤?

雅各:大概是煮得太浓的浓汤,不错啊,浓浓的汤,可以增强你的骨骼呀!

以扫:增强骨骼?我看,会让我吃得胃穿孔呢!嘿!为什么我的长子名分对你这么重要?

雅各:它就是这么重要呀。

以扫:的确,我感觉我似乎用了非常重要的东西换了这么一碗烂汤。

雅各:其实,你没失去之前,你根本不知道它的重要性。我亲爱的小老弟!

以扫:但是,你是趁人之危,换取我的长子名分的。

雅各:或许,不过你想一想,如果你不饿,你就不会交换你的长子名分吗?

以扫:可是,这不公平啊?我的长子名分是一辈子的事,你这碗东西只能满足一下子而已呀!

雅各:你现在想改变主意?已经太迟了。

以扫:可是,我跟你交换的,可是一辈子的事。

雅各:无论如何,你已经换到你要的东西,一碗吃的!

以扫:还加上永远的心痛!

雅各:这可不是我的错,是你自己禁不起试探!

以扫:难道,我不能挽回吗?

雅各:已经太迟了!

以扫:既然如此,那……给我再来一碗,这一次,给我舀洗衣服那一锅!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史上最昂贵的一餐——雅各与以扫的故事 江茂松编译 人物:雅各以扫 开场时,雅各正在用棍子搅架在营火上的两个锅子,一副滋味很不错的样子。以扫走上前来。 以扫:你锅里煮的是什么东西啊?! 雅各:你指的是那一锅呢? 以扫:(指着靠他较近的那一锅。)这一锅,这一锅到底煮些什么? 雅各:这一锅不是吃的,这一锅是衣服! 以扫:那么?另外一锅是什么?(指着靠另外一锅。) 雅各:我在炖吃的。 以扫:炖吃的? 雅各:没错啊!我是在炖吃的呀。 以扫:是不是炖些面团?或什么能吃的? 雅各:(白了以扫一眼。)面团?你有没有搞错,我在煮面团?我看你是在旷野待太久了,连什么好东西都闻不出来了? 以扫:拜托,我只是饿昏了! 雅各:那,欢迎你试试我的精心料理,不过………(以扫准备拿个碗,要盛锅里的食物,雅各拦住他,笑着对他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亲兄弟、明算帐,你想吃,那可要付钱的。 以扫:你说?我要付现金才有得吃? 雅各:是啊!我可不接受赊帐的。 以扫:拜托,我可是你的亲兄弟耶! 雅各:所以,看在
咱们兄弟的份上,我不收你的小费罗!够意思了吧? 以扫:(不耐烦的样子)那好,到底哪一锅是炖吃的? 雅各:(用手指指一指)那一锅就是炖吃的。 以扫:(走了过去,闻闻炖食物的锅子,又闻闻洗衣服那一锅。)这两锅根本味道都一样嘛!谁分得出那锅是吃的,那锅又是洗衣服? 雅各:只不过加了胡萝卜而已嘛! 以扫:我老实告诉你,你或许是个一流的牧羊人,也或许是个不错的农夫,可是你实在不是厨司的料! 雅各:嘿!如果你不想吃,也没人拜托你吃,那你就回家后再吃吧! 以扫:我是想回家再吃,不过我实在太饿了。 雅各:那,你自己说说看,一碗多少钱? 以扫:(用力再闻一闻炖食物的锅子,又闻闻洗衣服那一锅。)你确定这一锅里面的不是衣服? 雅各:(不耐烦的样子)你到底要不要吃嘛? 以扫:我想,你一定不知道妈到底晚餐煮些什么。 雅各:我当然知道,妈煮的是剩菜! 以扫:什么剩菜? 雅各:就是昨天晚上吃的前天晚餐剩菜剩下来的剩菜。 以扫:管他什么剩菜,反正我也等不到晚上吃那些剩菜!(走到第一个锅子,往锅子里面搅)我已经快饿死了,(看着锅子
)嘿!你这个东西没削皮,就丢进去煮啊?! 雅各:(看着锅子)拜托,那是我的帽子!我已经告诉过你,那一锅炖的才是吃的。 以扫:(走到第二个锅子,边看边搅拌)我想,我还是宁愿吃那个帽子! 雅各:随你便! 以扫:好吧,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吃这么一碗要多少钱。 雅各:我是想跟你好好谈谈这笔交易。 以扫:(疑惑的看着雅各)什么交易? 雅各:如果我告诉你,你不必付钱就可以吃,那,你会说什么? 以扫:那我会说,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雅各: 那,你只要拿你的长子名分来交换就好了。 以扫:长子名分?用我的长子名分换一碗?你是不是当我傻瓜? 雅各:言归正传,你到底要不要吃嘛? 以扫:吃一碗,换长子的名分,这实在有些贵。 雅各:你不是一天到晚吵着要当老么吗?现在机会来了,可别放弃呀! 以扫:哦,你就是想换位子? 雅各:我就是要你的长子名分。 以扫:(看着锅子)我实在太饿了。 雅各:那我们可以不可以先谈好这个交易? 以扫:(用力再闻一闻炖食物的锅子,叹一口气,然后跟雅各握手。)好吧,就这样
办了,小老弟? 雅各:不是小老弟,是大哥。 以扫:好吧,大哥,给我来一碗吃的,然后给我闪到一边,我快饿死了。(雅各装了一碗,递给以扫。)我希望这比看起来的好吃,(吃了一口,又赶紧吐了出来。)哇!这里面还有小石子! 雅各:不是小石子,是没搅化的盐巴! 以扫:我知道,我牙齿又咬到一块了。 雅各:抱歉,货既出门可不能退货的。 以扫:岂有此理,这玩意儿吃起来像泥汤一样。 雅各:交易就是交易,我的小老弟! 以扫:拜托,我的交易是换一碗肉汤,可不是拌了胡萝卜的泥汤? 雅各:大概是煮得太浓的浓汤,不错啊,浓浓的汤,可以增强你的骨骼呀! 以扫:增强骨骼?我看,会让我吃得胃穿孔呢!嘿!为什么我的长子名分对你这么重要? 雅各:它就是这么重要呀。 以扫:的确,我感觉我似乎用了非常重要的东西换了这么一碗烂汤。 雅各:其实,你没失去之前,你根本不知道它的重要性。我亲爱的小老弟! 以扫:但是,你是趁人之危,换取我的长子名分的。 雅各:或许,不过你想一想,如果你不饿,你就不会交换你的长子名分吗? 以扫:可是,这不公平啊?
我的长子名分是一辈子的事,你这碗东西只能满足一下子而已呀! 雅各:你现在想改变主意?已经太迟了。 以扫:可是,我跟你交换的,可是一辈子的事。 雅各:无论如何,你已经换到你要的东西,一碗吃的! 以扫:还加上永远的心痛! 雅各:这可不是我的错,是你自己禁不起试探! 以扫:难道,我不能挽回吗? 雅各:已经太迟了! 以扫:既然如此,那……给我再来一碗,这一次,给我舀洗衣服那一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