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创世论与进化论相对立?

达尔文与基要主义 by 麦瑞尔·戴维斯

如果我们熟悉达尔文的历史背景,认识到科学的社会建构本质,以及从神学上和历史上深刻理解宗教的丰富内涵,就会发现宗教不只是基督教基要主义,实际上,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种极端的立场。 关于科学与宗教,合理的问题是,作为科学和作为宗教分别相信什么东西是合理的,不应该只是将这两种极端的、派系的错误论点混为一谈,而是要澄清它们。

创世论与进化论相对立?

1999年8月,美国阿肯色州教育委员会以微弱多数通过了一项决议,准许从教学课程中删除进化论方面的内容。 这并非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从加利福尼亚州到缅因州,美国13个州对进化论教学提出了挑战。 在有些州,这项要求是为了给正在迅速发展的创世科学(参见本书末的“核心概念”)争取平等对待的机会。 所谓创世科学是指为了证实詹姆斯国王版《圣经·创世记篇》有关创世记载所进行的科学探索。 阿拉巴马州的提案要求在生物学和地质学教科书的扉页上声明进化“是一个理论不是事实”,表明出版者并不相信它。 伊利诺伊州则将进化列入“存在着争议的论点”之列,允许地方学校管理部门自行决定采取何种方式讲授这部分内容。 实际上,对达尔文理论所进行的有组织的挑战并不仅限于学校的课堂。 数以百计的互联网网站热心于传播有关创世或进化的派别争论,包括争论双方采取的手段、对创世或进化的理解及其重要性等方面。

当前,发生在创世论者和进化论者之间的论战频频出现在大众媒体上,再现了1859年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时科学家们最初争论的情景。 达尔文的进化论,关于物种在时间过程中变异和适应的思想,成了人类知识史上一个分水岭,已经成了我们理解所有事物的一个最基本前提。 然而,对于许多人来说,它并非一个最终的答案,尤其是,当进化论引起基督教基要主义者的愤怒时更是如此。 然而,对达尔文和进化论提出质疑的人,何止基督教基要主义者? 进化论与基要主义之间的论战是理性之光和教条式的愚昧之间的战斗吗? 科学真的正在遭到宗教的迫害吗? 在关于公共政策问题的争论中充满愤怒情绪的言词和激烈的论战,把达尔文当成了受迫害的伽利略,令人不断地联想到当年的宗教裁判所。 这难道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吗? 难道科学家与他们的基督教基要主义者的对手不是一样的吗? 我们能否承认存在着一种科学的基要主义,它以基督教基要主义一样的态度来看待问题? 如果我们不能,为什么?

我们乐于接受这样的一种观念,即基督教基要主义和达尔文主义之间的碰撞真实体现了宗教与科学之间的冲突。 在科学中,达尔文、达尔文主义和达尔文主义思想是不同的,它们之间的差别不比科学和基督教基要主义之间的差别小。 把上述论点看成是只影响基督教基要主义者的观点,虽然有助于将其排挤到没有发言机会、不再被人们关注,但是这种做法也忽视了温和但同样中肯的不同论点。 如果我们熟悉达尔文的历史背景,认识到科学的社会建构本质,以及从神学上和历史上深刻理解宗教的丰富内涵,就会发现宗教不只是基督教基要主义,实际上,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种极端的立场。 关于科学与宗教,合理的问题是,作为科学和作为宗教分别相信什么东西是合理的,不应该只是将这两种极端的、派系的错误论点混为一谈,而是要澄清它们。

简便的办法是从头说起。 在这场争论中,也就是所有这些问题是如何产生的。 与基督教基要主义一样,以进化论代表的科学在关于起源与创世问题上的认识也有一个清晰的脉络和历史发展过程。 因此,我们以此为线索展开讨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如果我们熟悉达尔文的历史背景,认识到科学的社会建构本质,以及从神学上和历史上深刻理解宗教的丰富内涵,就会发现宗教不只是基督教基要主义,实际上,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种极端的立场。 关于科学与宗教,合理的问题是,作为科学和作为宗教分别相信什么东西是合理的,不应该只是将这两种极端的、派系的错误论点混为一谈,而是要澄清它们。 创世论与进化论相对立? 1999年8月,美国阿肯色州教育委员会以微弱多数通过了一项决议,准许从教学课程中删除进化论方面的内容。 这并非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从加利福尼亚州到缅因州,美国13个州对进化论教学提出了挑战。 在有些州,这项要求是为了给正在迅速发展的创世科学(参见本书末的“核心概念”)争取平等对待的机会。 所谓创世科学是指为了证实詹姆斯国王版《圣经·创世记篇》有关创世记载所进行的科学探索。 阿拉巴马州的提案要求在生物学和地质学教科书的扉页上声明进化“是一个理论不是事实”,表明出版者并不相信它。 伊利诺伊州则将进化列入“存在着争议的论点”之列,允许地方学校管理部门自行决定采取何种方式讲授这部分内容。 实际上,对达尔文理论所进行的有组织的挑战并不仅限于学校
的课堂。 数以百计的互联网网站热心于传播有关创世或进化的派别争论,包括争论双方采取的手段、对创世或进化的理解及其重要性等方面。 当前,发生在创世论者和进化论者之间的论战频频出现在大众媒体上,再现了1859年达尔文发表《物种起源》时科学家们最初争论的情景。 达尔文的进化论,关于物种在时间过程中变异和适应的思想,成了人类知识史上一个分水岭,已经成了我们理解所有事物的一个最基本前提。 然而,对于许多人来说,它并非一个最终的答案,尤其是,当进化论引起基督教基要主义者的愤怒时更是如此。 然而,对达尔文和进化论提出质疑的人,何止基督教基要主义者? 进化论与基要主义之间的论战是理性之光和教条式的愚昧之间的战斗吗? 科学真的正在遭到宗教的迫害吗? 在关于公共政策问题的争论中充满愤怒情绪的言词和激烈的论战,把达尔文当成了受迫害的伽利略,令人不断地联想到当年的宗教裁判所。 这难道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吗? 难道科学家与他们的基督教基要主义者的对手不是一样的吗? 我们能否承认存在着一种科学的基要主义,它以基督教基要主义一样的态度来看待问题? 如果我们不能,为什么? 我们乐于接受这样的一种观念,即基督教基要主义
和达尔文主义之间的碰撞真实体现了宗教与科学之间的冲突。 在科学中,达尔文、达尔文主义和达尔文主义思想是不同的,它们之间的差别不比科学和基督教基要主义之间的差别小。 把上述论点看成是只影响基督教基要主义者的观点,虽然有助于将其排挤到没有发言机会、不再被人们关注,但是这种做法也忽视了温和但同样中肯的不同论点。 如果我们熟悉达尔文的历史背景,认识到科学的社会建构本质,以及从神学上和历史上深刻理解宗教的丰富内涵,就会发现宗教不只是基督教基要主义,实际上,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种极端的立场。 关于科学与宗教,合理的问题是,作为科学和作为宗教分别相信什么东西是合理的,不应该只是将这两种极端的、派系的错误论点混为一谈,而是要澄清它们。 简便的办法是从头说起。 在这场争论中,也就是所有这些问题是如何产生的。 与基督教基要主义一样,以进化论代表的科学在关于起源与创世问题上的认识也有一个清晰的脉络和历史发展过程。 因此,我们以此为线索展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