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传统

基督教的基本教义 by 麦格拉思

第四节、传统

“传统”这个词不仅仅指流传下来的一些东西,它也是神学或属灵思想被珍视、被评价,并从一代人传到下一代人的一个活跃的思想过程。 在基督教神学中,我们可以发现对待传统的三种主要方式。

单一来源理论

为了对付早期教会中各种各样的争论,特别是诺斯替派的威胁,一种理解某些圣经段落的“传统的”方式逐渐形成了。 包括里昂的爱任纽在内的公元2世纪的教父神学家们开始形成了一种解释某些圣经经文的权威方式,爱任纽认为这种方式可以追溯到使徒时代。 不允许对圣经进行独断的或随意的解释,对圣经的解释必须在基督教会的历史连续性的背景中进行。 解释圣经的参数已经由历史固定或“馈赠”下来。 “传统”的含义只是“信仰群体解释圣经的传统方式”。 这就是神学的单一来源理论。 其内容是,神学以圣经为根据,“传统”指的是“解释圣经的传统方式”。

宗教改革运动的主流采用了这种方式,主张可以保留对圣经的一些传统解释,比如三位一体教义和给婴儿施洗的做法,条件是可以证明它们与圣经是一致的。 可见,认为威权式的宗教改革者将个人看法凌驾于教会的集体意见之上,或者堕入某种形式的个人主义,这种看法显然是错误的。 但如果说激进的宗教改革是这样的,那无疑是对的。

这种对待传统的方式在现代基督教思想中仍然是“多数派立场”。 然而,两种重要的其他立场也值得注意。

双重来源理论

在14和15世纪,形成了一种与上述方式有些区别的理解传统的方式。 除了圣经,“传统”被理解为是启示的另一个独立的、截然不同的来源。 这种观点认为,圣经在许多地方是沉默的,但是幸好上帝已经安排了可以弥补这个缺陷的启示的第二个来源,就是可以追溯到使徒时代的口头传统。 这种传统在教会中代代相传,以至今日。 这就是神学的双重来源理论,即神学所依据的是两个区别很大的来源:圣经和口头传统。

因此,根据双重来源理论,通过诉诸于口头传统,某些在圣经中找不到的信念可以被认为是正确的。 特兰托公会议坚定地捍卫了这种立场。 特兰托公会议陈述和捍卫了罗马天主教立场,反对宗教改革运动所造成的威胁,因而常常受到指责。 特兰托公会议规定,不可将圣经视为启示的惟一来源,传统是至关重要的补充,新教徒不承认这一点是不负责任。 特兰托公会议声称:“所有得救的真理和行为准则……都包含在书卷和口头传统之中,这些都出自基督自己的口和使徒们的口。” 可是,有趣的是,第二次梵蒂冈公会议似乎离开了这种对待传统的方式,赞同我们在前文谈到的“对圣经的传统解释”方式。

以上讨论的两种方式都肯定了传统的价值。 第三种方式实际上抛弃了传统。 这种观点经常被称为“再洗礼派”,逐渐地在宗教改革派的激进一翼中流行起来,随后,一些同情启蒙运动的作家进一步发展了这种观点。

抛弃传统理论

16世纪的一些激进的神学家——比如闵采尔(Thomas Müntzer)和施温克菲尔德(Casper Schwenkfeld)——认为,每个人都有权按照自己的喜好、在圣灵的指引下来解释圣经。 激进的弗兰克(Sebastion Franck)认为,圣经“是用七印密封的书卷,除非拥有大卫的钥匙,也就是圣灵的光照,没有人可以打开它。” 由此,这种对待传统的方式将个人看法置于教会集体意见之上,开辟了通往个人主义的道路。 于是激进派抛弃了给婴儿施洗的做法(威权式的宗教改革者仍然采用这种做法),理由是没有圣经根据(新约中没有明确提到这种做法)。 同样地,他们也抛弃了三位一体和基督的神性等教义,理由是在圣经经文中找不到足够的根据。 正如弗兰克在1530年所写的:“愚蠢的安布罗斯、奥古斯丁、哲罗姆、格列高利啊! 其中甚至无一人真正认识主,都不是上帝差来教导人的。 哦,上帝呀! 相反,他们都是敌基督的门徒!”

启蒙运动时期,这种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启蒙运动急于摆脱传统的枷锁。 从过去的压迫中获得政治解放(这是法国大革命的一个重要主题),意味着完全抛弃过去的政治思想、社会思想和宗教观念。 启蒙思想家高度重视人的理性,其原因之一是他们认为理性可以使人拥有思想而不需要诉诸传统,也就是说,单凭理性就可以得到任何值得知道的思想观念。

从而,尊重传统被认为是向过去这个权威投降,是自我强加的过时的社会、政治和宗教结构对自己的奴役。 启蒙运动是抛弃传统的一个突出代表,它主张理性不需要任何传统来补充。

神学和敬拜:礼拜传统的作用

敬拜的固定形式是基督教传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通常称为“礼拜”(liturgy)。 近年来,人们重新发现了这一事实:基督教神学家也祷告并参加敬拜,而这些颂赞背景塑造了他们的神学思想。 从基督教会最初的世纪开始,人们就认识到了这一点。 有一句拉丁语格言:lex orandi,lex credendi 。 勉强可以翻译成“你祷告的方式决定你信仰的内容”。 这句格言表达了神学和敬拜相互影响这一事实。 基督徒信仰的内容影响其祷告和敬拜的方式;祷告和敬拜的方式也影响其信仰的内容。

早期教会曾发生过诺斯替主义和阿里乌主义的辩论,这两次辩论极好地说明了这一观点的重要性。 诺斯替教徒根据其激进的“灵肉”二元论,认为物质天生是恶的。 爱任纽反驳了这种观点,他指出,基督教的圣礼中经常使用面包、葡萄汁和水,这是一个事实。 如果它们在基督教的敬拜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怎么能说它们是恶的呢?

阿里乌提出,在上帝的创造物中,基督是最高级的。 其反对者(例如阿塔那修)反驳说,这种基督论与基督徒的敬拜方式完全不一致。 如果阿里乌是正确的,基督徒就是在崇拜一个被造物而不是在崇拜上帝,就犯了拜偶像的罪。 阿里乌相信神学应该对礼拜进行批评,而阿塔那修相信神学家已经将敬拜的模式和实践纳入了思考范围。

本章对基督教神学的来源进行了简短的探讨,其中一些争论涉及它们的潜能和局限。 现在,我们可以转向基督教的观念,来进一步思考基督教教义的一些方面。 我们已经讨论了耶稣基督对于基督徒的至关重要性和关于耶稣的身份及意义的一些重要概念。 但此外,基督徒还相信什么呢? 第三章我们将讨论这个问题。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第四节、传统 “传统”这个词不仅仅指流传下来的一些东西,它也是神学或属灵思想被珍视、被评价,并从一代人传到下一代人的一个活跃的思想过程。 在基督教神学中,我们可以发现对待传统的三种主要方式。 单一来源理论 为了对付早期教会中各种各样的争论,特别是诺斯替派的威胁,一种理解某些圣经段落的“传统的”方式逐渐形成了。 包括里昂的爱任纽在内的公元2世纪的教父神学家们开始形成了一种解释某些圣经经文的权威方式,爱任纽认为这种方式可以追溯到使徒时代。 不允许对圣经进行独断的或随意的解释,对圣经的解释必须在基督教会的历史连续性的背景中进行。 解释圣经的参数已经由历史固定或“馈赠”下来。 “传统”的含义只是“信仰群体解释圣经的传统方式”。 这就是神学的单一来源理论。 其内容是,神学以圣经为根据,“传统”指的是“解释圣经的传统方式”。 宗教改革运动的主流采用了这种方式,主张可以保留对圣经的一些传统解释,比如三位一体教义和给婴儿施洗的做法,条件是可以证明它们与圣经是一致的。 可见,认为威权式的宗教改革者将个人看法凌驾于教会的集体意见之上,或者堕入某种形式的个人主义,这种看法显然是错误的。 但如果说激进的宗教
改革是这样的,那无疑是对的。 这种对待传统的方式在现代基督教思想中仍然是“多数派立场”。 然而,两种重要的其他立场也值得注意。 双重来源理论 在14和15世纪,形成了一种与上述方式有些区别的理解传统的方式。 除了圣经,“传统”被理解为是启示的另一个独立的、截然不同的来源。 这种观点认为,圣经在许多地方是沉默的,但是幸好上帝已经安排了可以弥补这个缺陷的启示的第二个来源,就是可以追溯到使徒时代的口头传统。 这种传统在教会中代代相传,以至今日。 这就是神学的双重来源理论,即神学所依据的是两个区别很大的来源:圣经和口头传统。 因此,根据双重来源理论,通过诉诸于口头传统,某些在圣经中找不到的信念可以被认为是正确的。 特兰托公会议坚定地捍卫了这种立场。 特兰托公会议陈述和捍卫了罗马天主教立场,反对宗教改革运动所造成的威胁,因而常常受到指责。 特兰托公会议规定,不可将圣经视为启示的惟一来源,传统是至关重要的补充,新教徒不承认这一点是不负责任。 特兰托公会议声称:“所有得救的真理和行为准则……都包含在书卷和口头传统之中,这些都出自基督自己的口和使徒们的口。” 可是,有趣的是,第二次梵蒂冈公会议似乎离开
了这种对待传统的方式,赞同我们在前文谈到的“对圣经的传统解释”方式。 以上讨论的两种方式都肯定了传统的价值。 第三种方式实际上抛弃了传统。 这种观点经常被称为“再洗礼派”,逐渐地在宗教改革派的激进一翼中流行起来,随后,一些同情启蒙运动的作家进一步发展了这种观点。 抛弃传统理论 16世纪的一些激进的神学家——比如闵采尔(Thomas Müntzer)和施温克菲尔德(Casper Schwenkfeld)——认为,每个人都有权按照自己的喜好、在圣灵的指引下来解释圣经。 激进的弗兰克(Sebastion Franck)认为,圣经“是用七印密封的书卷,除非拥有大卫的钥匙,也就是圣灵的光照,没有人可以打开它。” 由此,这种对待传统的方式将个人看法置于教会集体意见之上,开辟了通往个人主义的道路。 于是激进派抛弃了给婴儿施洗的做法(威权式的宗教改革者仍然采用这种做法),理由是没有圣经根据(新约中没有明确提到这种做法)。 同样地,他们也抛弃了三位一体和基督的神性等教义,理由是在圣经经文中找不到足够的根据。 正如弗兰克在1530年所写的:“愚蠢的安布罗斯、奥古斯丁、哲罗姆、格列高利啊! 其中甚
至无一人真正认识主,都不是上帝差来教导人的。 哦,上帝呀! 相反,他们都是敌基督的门徒!” 启蒙运动时期,这种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启蒙运动急于摆脱传统的枷锁。 从过去的压迫中获得政治解放(这是法国大革命的一个重要主题),意味着完全抛弃过去的政治思想、社会思想和宗教观念。 启蒙思想家高度重视人的理性,其原因之一是他们认为理性可以使人拥有思想而不需要诉诸传统,也就是说,单凭理性就可以得到任何值得知道的思想观念。 从而,尊重传统被认为是向过去这个权威投降,是自我强加的过时的社会、政治和宗教结构对自己的奴役。 启蒙运动是抛弃传统的一个突出代表,它主张理性不需要任何传统来补充。 神学和敬拜:礼拜传统的作用 敬拜的固定形式是基督教传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通常称为“礼拜”(liturgy)。 近年来,人们重新发现了这一事实:基督教神学家也祷告并参加敬拜,而这些颂赞背景塑造了他们的神学思想。 从基督教会最初的世纪开始,人们就认识到了这一点。 有一句拉丁语格言:lex orandi,lex credendi 。 勉强可以翻译成“你祷告的方式决定你信仰的内容”。 这句格言表达了神学和敬拜相互影响这一事
实。 基督徒信仰的内容影响其祷告和敬拜的方式;祷告和敬拜的方式也影响其信仰的内容。 早期教会曾发生过诺斯替主义和阿里乌主义的辩论,这两次辩论极好地说明了这一观点的重要性。 诺斯替教徒根据其激进的“灵肉”二元论,认为物质天生是恶的。 爱任纽反驳了这种观点,他指出,基督教的圣礼中经常使用面包、葡萄汁和水,这是一个事实。 如果它们在基督教的敬拜中占据如此重要的地位,怎么能说它们是恶的呢? 阿里乌提出,在上帝的创造物中,基督是最高级的。 其反对者(例如阿塔那修)反驳说,这种基督论与基督徒的敬拜方式完全不一致。 如果阿里乌是正确的,基督徒就是在崇拜一个被造物而不是在崇拜上帝,就犯了拜偶像的罪。 阿里乌相信神学应该对礼拜进行批评,而阿塔那修相信神学家已经将敬拜的模式和实践纳入了思考范围。 本章对基督教神学的来源进行了简短的探讨,其中一些争论涉及它们的潜能和局限。 现在,我们可以转向基督教的观念,来进一步思考基督教教义的一些方面。 我们已经讨论了耶稣基督对于基督徒的至关重要性和关于耶稣的身份及意义的一些重要概念。 但此外,基督徒还相信什么呢? 第三章我们将讨论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