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九篇 神的话

新约原文字义 by 诚质怡

第九篇、神的话

“话”字在原文中叫“洛各司”(λóγοs),这是希腊人古时所讲宇宙间的原理。 这个字的来源和意义,经过好几种变法。 在旧约中最早的意义,以话为神与创造之间的媒介,例如“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1:3)。 话语原代表神的意旨或神的智慧,在旧约智慧书中,有时把智慧看为有形有体的东西,例如“智慧在街市上呼喊,在宽阔处发声”(箴1:20)。 其实智慧不过是神的本性,为表达神的意旨。

神的话也就是神与人之间的媒介,通过了神的话,人可以认识神。 在古时神的话临到先知身上,于是先知受感说预言(何1:1)。 在主耶稣降世之前,犹太国有一位著作家名叫斐罗,他把神的话与希腊哲学联系起来。 他认为希腊哲学家所讲的宇宙原理,也就是由神的话所产生出来的。 希腊人把“洛各司”看为宇宙间的原理,首先是由主前第五世纪一位希腊哲学家名赫拉克里特所发起的。 他的论点是说,在宇宙间,除了看得见的物体以外,还有一种看不见的原理充满在宇宙中,宇宙的来源、变化、发展都是靠着这种原理。 后代哲学家柏拉图也把万物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看得见的、属于物质的;一部分是看不见的、属于心灵的。 属于心灵的、看不见的这部分也就是“洛各司”。 这种学说在主前三百年左右最为流行。 当时有斯多亚派哲学家又进一步发挥了“洛各司”的道理,认为人的生命中,有两种成份,一种是看得见的、属于肉体的;一种是看不见的、属于心灵的。 人生的目的也就是要追求那属于心灵的“洛各司”。

约翰福音中的“太初有道”,也是由这种思想而来的。 道就是“洛各司”。 约翰根据犹太著作家斐罗的观点,用道字来说明神的本质与耶稣基督的来源。 道不仅是一种抽象的原理,而且是有形有体地住在基督里面。 所谓“道成肉身”,也就是说神的本性在耶稣基督的生活中完全地彰显出来了。

从上文来看,“洛各司”这个字有两种主要的用法:一是指着言语,一是指着思想。 现在我们所要讨论的,不是关于思想这部分,乃是关于言语这部分。 这里所讲的言语,主要是指着神的话,而神的话有时是通过人的口表达出来的。

“洛各司”这个字,在新约中有好多的翻译,如“话”、“言”、“道”、“事”、“书”、“念”、“口才”、“风声”、“意思”、“关系”、“规条”等。 这个字有以下几种用法:

(一)指神或人口中所发出来的言语。 例如百夫长对耶稣说:“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太8:8)。 保罗说:“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林前14:19)。 耶稣对法利赛人讲完话以后,“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一言”(太22:46)。

(二)指神或人讲话的内容。 (1)指主耶稣的话在人身上所起的影响。 例如“那少年人听见这话,就忧忧愁愁地走了”(太19:22);耶稣对迦南地的妇人说:“因这句话,你回去吧”(可7:29);“马利亚因这话就很惊慌,又反复思想这样问安是什么意思”(路1:29)。 (2)指神的命令或应许。 例如“因为主要在世上施行他的话,叫他的话都成全”(罗9:28);“这不是说,上帝的话落了空”(罗9:6);“都因上帝的道和人的祈求,成为圣洁了”(提前4:5);“约翰便将上帝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启1:2)。 (3)指主耶稣所讲的道。 例如“耶稣说,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太19:11);“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提前1:15)。 这两段经文的“话”原是指着得救的道理说的。

(三)指人讲话的口才。 如保罗对以弗所教会人说:“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弗6:19);“又因你们在他里面,凡事富足,口才知识都全备”(林前1:5)。 也有时指着话语中的威权。 如耶稣讲完话时,“他们很希奇他的教训,因为他的话里有权柄”(路4:32);“因耶稣的话,信的人就更多了”(约4:41)。 由上文可以看出这个字对人讲是指着口才,对神讲是指着威权。

(四)指神的真道或教训说的。 例如“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弗1:13);“在真道的话语,和你向来所服从的善道上,得了教育”(提前4:6);“若有人传异教,不服从我们主耶稣基督纯正的话”(提前6:3);“越发放胆传上帝的道”(腓1:14);“他们既不顺从,就在道理上绊跌”(彼前2:8);“求上帝给我们开传道的门”(西4:3)。

(五)指所记载的、所传说的、所商议的事。 “提阿非罗啊,我已经作了前书”(徒1:1),“书”字即“洛各司”。 “这风声传到耶路撒冷教会人的耳中”(徒11:22),“风声”二字也是“洛各司”。 “于是这话传在弟兄中间”(约21:23);“使徒和长老聚会商议这事”(徒15:6),“事”字即“洛各司”;“那人出去,倒说许多话,把这件事传扬开了”(可1:45);“有控告人的事,自有放告的日子”(徒19:38)。 “这些规条使人徒有智慧之名”(西2:23),“规条”二字原文也是“洛各司”。 从上面看来,这个字的用法和翻译是很广泛的,因此字的内容和意义也是丰富的。

“洛各司”在圣经中虽有着好多的翻译和用法,但最主要的意义是道与话,大部分译为道,小部分译为话。 在新约中另外还有一个字,名叫“瑞马”(ρῆμα),也有同样的翻译,有时译为话,也有时译为道。 例如“马利亚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路1:38);“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 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 以上这三处经文里所用的“话”字,都是“瑞马”。

“瑞马”有时也译成“道”。 例如“西门彼得回答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约6:68);“主的使者夜间开了监门,领他们出来,说,你们去站在殿里,把这生命的道,都讲给百姓听”(徒5:19-20);保罗说:“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弗5:26)。 以上的“道”字,仍是“瑞马”。

“瑞马”既然也可以译成道和话,那么这个字与“洛各司”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两个字的区别的确是很微妙的。 首先我们需要说明的,“洛各司”应当译为道;“瑞马”译为话。 两个字虽然都可以译为话,但不都可以译为道。 道是指着整个思想的内容,话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话是附属于道的,而道不是附属于话的。 例如有一次耶稣讲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讲完了,“门徒中有好些人听见了就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约6:60)。 这里的“话”字应当译为“道”,因为门徒所以为困难的,并不是一、二句话,乃是整个的道理,整个的思想。 这里的话字,原文是“洛各司”,并不是“瑞马”。 “瑞马”是“洛各司”的一部分内容,是“洛各司”的外表,而不是“洛各司”的实体。 我们说“太初有道”,“道成肉身”,而不是说太初有话,话成肉身。

“话”可以表达神一部分的意思,“道”却表达神全部分的意思。 好多的“话”集合起来,可以成为“道”。 我们随时要听神的话,但更重要的,乃是要学习神的道,学习了神的道,便更容易了解神的话。 有许多神的话存记在心里,渐渐地也可以变为神的道。 彼得说:“你们蒙了重生,……是藉着上帝活泼常存的道(原文洛各司)”(彼前1:23)。 但他又说:“惟有主的道(原文瑞马)是永存的”(彼前1:25)。 从这里可以看到,话与道的区别,并不是质的区别,而是量的区别。 神的话集中起来,可以成为神的道,神的话是灵,是生命(约6:63)。 神的话也是永远长存的(彼前1:25)。 神藉着众先知所传的是神的话,藉耶稣基督所彰显的是神的道,也就是神自己(约1:18)。 这两个字是有区别的,但同时也是不能分开的。

两个字相同之点比相异之点还更明显。 首先我们看到两个字都代表着神的能力。 神的话语是有权柄的,能感动人的,也能在人身上发生效力的。 例如天使对马利亚说:“因为出于上帝的话(瑞马),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路1:37);“彼得想起耶稣所说的话,鸡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 他就出去痛哭”(太26:75);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藉上帝话造成的”(来11:3);保罗说:“要用水藉着道(瑞马)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弗5:26)。 以上的“话”字或“道”字,在原文中都是“瑞马”。

再看洛各司这个字,也有同样的意思。 例如“上帝的道(洛各司)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耶稣对那大臣说:“回去吧! 你的儿子活了。 那人信耶稣所说的话,就回去了”(约4:50)。 又如“那城里有好些撒玛利亚人信了耶稣,因为那妇人作见证说”(原文藉着妇人的话,约4:39)。 百夫长对耶稣说:“只要你说一句活,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太8:8);“他们很希奇他的教训,因为他的话里有权柄”(路4:32);耶稣对迦南妇人说:“因这句话,你回去吧! 鬼已经离开你的女儿了”(可7:29)。 保罗也说过“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林前14:19)。 耶稣为门徒祷告说:“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洛各司)就是真理”(约17:17);“现在你们因我讲给你们的道,已经干净了”(约15:3)。 以上的“话”字与“道”字,在原文都是“洛各司”,由此可见神的话与神的道基本上是相同的、一致的。

“道”与“话”不但充满了神的能力,也充满了神的智慧。 神的话语奥妙无穷,有好多是人所不能理解的。 例如耶稣讲完话时,他的门徒中有好些人听见了就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约6:60)。 耶稣自己也说:“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太19:11)。 彼得对西门说:“你在这道上无份无关”(徒8:21)。 希伯来书著者也曾说过:“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来4:2)。 以上的“话”字或“道”字,在原文仍是“洛各司”。

再看“瑞马”这个字,也是有同样意思。 例如当耶稣预言他自己将要受难之后,“门徒却不明白这话,又不敢问他”(可9:32)。 耶稣对他的父母说:“为什么找我呢? 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 他所说的这话,他们不明白”(路2:49-50)。 当耶稣末次进耶路撒冷时,应验了撒迦利亚书9章9节的话:“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 ……就是骑着驴的驹子”;“这些事门徒起先不明白,等到耶稣得了荣耀以后,才想起这话是指着他写的,并且众人果然向他这样行了”(约12:16)。 以上的“道”字与“话”字,都是代表着神的奥秘和智慧。 这些智慧的言语,不是属血气的人所能领会的,乃是圣灵所指教的言语,用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

“道”与“话”,“洛各司”与“瑞马”,虽然是两个不同的字,但基本的意义和在圣经中一贯的用法,却是相同的。 我们查考神的话在圣经中有好些特点,除了能力与智慧以外,还有以下几点是我们可以注意的:

(一)神的话是亮光,照耀人内心的黑暗,引导人走向光明的前途。 诗篇上有话说,“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119:105);“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119:130)。 我们平日研究圣经时,总希望发现一些新的亮光,但亮光并不是显而易见的,须仔细思想、揣摩、等候。 这好比天将晚的时候,以撒出来在田间默想,举目一看,只见前面来了些骆驼;后来再仔细一看,才看见一位用帕子蒙脸的女子(创24:63-64)。 我们初读圣经时,好像只看见一些丑陋的骆驼,通过思索、研究以后,才发现一个窈窕的女子,但脸上仍是蒙着帕子。 我们对于真理本来的面目好多时看不清楚,等到真理的圣灵来了,才能引导我们进入一切的真理。

(二)神的话是生命,把我们从死亡罪恶之中救活过来。 诗篇119篇中,大卫多次讲神的话将他救活了。 主耶稣也说过:“叫人活着的乃是灵……。 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 主耶稣的话甚至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当他叫拉撒路复活时,“说了这话,就大声呼叫说,拉撒路出来。 那死人就出来了”(约11:43-44)。 耶稣在彼得家里时,有许多被鬼附的来到耶稣面前,“他只用一句话,就把鬼都赶出去,并且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太8:16)。 彼得也说过:“你们蒙了重生……是藉着上帝活泼常存的道”(彼前1:23)。 当使徒在监狱中时,主的使者对他们说:“你们去站在殿里,把这生命的道,都讲给百姓听”(徒5:20)。 神的话是充满着生命的,因为“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我们查考圣经时,不仅是要得到一些教训,而且要从神的话语当中,得到新的生命。

(三)神的话是真理,因此我们需要时刻地追求,使神的话在我们的生活中能起作用。 大卫说:“求你叫真理的活,总不离开我口,因我仰望你的典章”(诗119:43)。 主耶稣也说过:“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 凡神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尽是真理,没有一句落空的,正如以赛亚书所说:“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 因为我是上帝,再没有别神。 我指着自己起誓,我口所出的话是凭公义,并不反回……”(赛45:22-23)。 世界上有创造的真理,也有启示的真理;有科学的真理,也有宗教的真理。 神的话语便是启示的真理。 主耶稣到世上来,也特为给真理作见证。 他说:“我既然将真理告诉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呢”(约8:46)。 约翰也说过:“我们是属真理的”,“这真理存在我们里面”;“我的儿女们按真理而行,我的喜乐没有比这个大的”(约叁4)。 保罗也说:“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弗1:13);“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加2:5)。 从这些话里,我们可以看出真理就是指着神的话语,神的福音,这种用法在新旧约中是一致的。 大卫说:“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导我,教训我”(诗25:5)。 真理二字也有时译为诚实,如“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上帝……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34:6)。

(四)神的话是纯净的、圣洁的,不能随意加添或歪曲谬解。 大卫说:“耶和华的言语是纯净的言语,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诗12:6);“你的话极其精炼,所以你的仆人喜爱”(诗119:140);“少年人用什么洁净他的行为呢? 是要遵行你的话”(诗119:9)。 箴言书上也说:“上帝的言语,句句都是炼净的,投靠他的,他便作他们的盾牌”(箴30:5)。 保罗也说过:“不谬讲上帝的真理(原文话语),只将真理表明出来”(林后4:2);“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 耶和华对以色列人说:“所吩咐你们的话,你们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好叫你们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华你们上帝的命令”(申4:2)。 以往有人歪曲神的话语,不但使神的话没有发出亮光来,反倒使许多人受了蒙蔽,以致于走错了路。 在今天三自爱国运动的教会当中,要树立起正确的解释,使神的话可以完全得到释放,因为神的道是不能被捆绑的(参提后2:9)。

(五)神的话是永恒不变的。 以赛亚先知说:“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上帝的话必永远立定”(赛40:8)。 大卫说:“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诗119:89);“主耶和华如此说,我的话没有一句再耽延的,我所说的必定成就”(结12:28)。 主耶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 保罗说:“这不是说上帝的话落了空”(罗9:6)。 真理是永恒不变的。 诗篇上说:“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他守诚实(原文真理)直到永远”(诗146:6)。 神的话既是真理,因此也决不会有改变的。 人的思思时刻有变迁,因此人的话语也时刻有改变。 人的话语在某一个时代,某一种情况下,有它的意义和价值,但事过境迁,意义也就消散了。 但神的话有永恒的真理存在,因此不会改变,古代是真的,现代是真的,将来仍是真的。 我们要研究神的话语,也正是为了这个原因,要使神的话在今天能发出更大的亮光,使人心得到更大的安慰,使教会有更远大的美景。 “你们要称谢耶和华,因他本为善,他的慈爱永远长存”(诗136:1)。

神的话既是有以上所提的几个特点,我们对于神的话应当采取什么态度,用什么样功夫来研究,这是我们目前所当考虑的问题。

(一)我们要敬听神的话语。 如诗篇45篇10节所说:“女子啊,你要听,要想,要侧耳而听”。 当耶和华呼唤撒母耳时,撒母耳回答说:“请说,仆人敬听”(撒上3:10)。 当文士以斯拉在以色列人面前读经的时候,众民都站起来,侧耳而听(尼8:1-8)。 “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众人拥挤他,要听上帝的道”(路5:1)。 当保罗在安提阿犹太会堂讲道时,“合城的人,几乎都来聚集,要听上帝的道”(徒13:44)。 大卫最欢喜听神的话语,他说:“我喜爱你的话,好像人得了许多掳物”(诗119:162)。 耶利米先知说:“我得着你的言语,就当食物吃了,你的言语是我心中的欢喜快乐”(耶15:16)。 神的言语是最宝贵、最甜蜜的,我们也当效法大卫说:“我以你的法度为永远的产业,因这是我心中所喜爱的”(诗119:111)。

(二)我们要思想神的话语。 如大卫所说:“我趁夜更未换,将眼睁开,为要思想你的话语”(诗119:148);“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不住地思想”(诗119:97)。 以西结先知说:“我对你所说的一切话,要心里领会,耳中听闻”(结3:10)。 耶和华说:“你们要将我这话存在心内,留在意中”(申11:18)。 “你当领受他口中的教训,将他的言语存在心里”(伯22:22)。 耶和华对约书亚也这样说:“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书1:8)。 马利亚听见神的话以后,也曾反复地思想(路1:29)。 思想神的话语,也就是研究话语的内容,分析其中的意义,总结其中的教训。 只敬听和阅读神的话还是不够的,必须加上思想研究的功夫,好像以西结要吃神的书卷,把其中的意义和内容消化了,然后才能变成自己的力量。 今天中国教会所最需要的乃是深刻的思想家,把神的话语解释得更全面、更深入。

(三)我们要遵行神的话语。 只听见神的话语、思想神的话语,还是不够的,因为神最大的希望,乃是要我们能实行他的话语。 耶稣说:“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太7:24)。 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约4:34)。 他又说:“人若立志遵着他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上帝,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约7:17)。 在今日有许多人能背诵神的话语,也能把神的话语讲得条条有理、头头是道,但惟一的缺点,就是不能实行。 基督教在中国进展得这样慢,信的人这样少,也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在今日新中国内,惟有实行神的话语,才可以使人心悦意服,使人对于基督教的观感完全改变过来。 神的话语是宝贵的,但是这宝贵的话语,必须通过人的遵守和实行,才能发生效力,才能深入人心。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第九篇、神的话 “话”字在原文中叫“洛各司”(λóγοs),这是希腊人古时所讲宇宙间的原理。 这个字的来源和意义,经过好几种变法。 在旧约中最早的意义,以话为神与创造之间的媒介,例如“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1:3)。 话语原代表神的意旨或神的智慧,在旧约智慧书中,有时把智慧看为有形有体的东西,例如“智慧在街市上呼喊,在宽阔处发声”(箴1:20)。 其实智慧不过是神的本性,为表达神的意旨。 神的话也就是神与人之间的媒介,通过了神的话,人可以认识神。 在古时神的话临到先知身上,于是先知受感说预言(何1:1)。 在主耶稣降世之前,犹太国有一位著作家名叫斐罗,他把神的话与希腊哲学联系起来。 他认为希腊哲学家所讲的宇宙原理,也就是由神的话所产生出来的。 希腊人把“洛各司”看为宇宙间的原理,首先是由主前第五世纪一位希腊哲学家名赫拉克里特所发起的。 他的论点是说,在宇宙间,除了看得见的物体以外,还有一种看不见的原理充满在宇宙中,宇宙的来源、变化、发展都是靠着这种原理。 后代哲学家柏拉图也把万物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看得见的、属于物质的;一部分是看不见的、属于心灵的。 属于心灵的
、看不见的这部分也就是“洛各司”。 这种学说在主前三百年左右最为流行。 当时有斯多亚派哲学家又进一步发挥了“洛各司”的道理,认为人的生命中,有两种成份,一种是看得见的、属于肉体的;一种是看不见的、属于心灵的。 人生的目的也就是要追求那属于心灵的“洛各司”。 约翰福音中的“太初有道”,也是由这种思想而来的。 道就是“洛各司”。 约翰根据犹太著作家斐罗的观点,用道字来说明神的本质与耶稣基督的来源。 道不仅是一种抽象的原理,而且是有形有体地住在基督里面。 所谓“道成肉身”,也就是说神的本性在耶稣基督的生活中完全地彰显出来了。 从上文来看,“洛各司”这个字有两种主要的用法:一是指着言语,一是指着思想。 现在我们所要讨论的,不是关于思想这部分,乃是关于言语这部分。 这里所讲的言语,主要是指着神的话,而神的话有时是通过人的口表达出来的。 “洛各司”这个字,在新约中有好多的翻译,如“话”、“言”、“道”、“事”、“书”、“念”、“口才”、“风声”、“意思”、“关系”、“规条”等。 这个字有以下几种用法: (一)指神或人口中所发出来的言语。 例如百夫长对耶稣说:“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太
8:8)。 保罗说:“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林前14:19)。 耶稣对法利赛人讲完话以后,“他们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一言”(太22:46)。 (二)指神或人讲话的内容。 (1)指主耶稣的话在人身上所起的影响。 例如“那少年人听见这话,就忧忧愁愁地走了”(太19:22);耶稣对迦南地的妇人说:“因这句话,你回去吧”(可7:29);“马利亚因这话就很惊慌,又反复思想这样问安是什么意思”(路1:29)。 (2)指神的命令或应许。 例如“因为主要在世上施行他的话,叫他的话都成全”(罗9:28);“这不是说,上帝的话落了空”(罗9:6);“都因上帝的道和人的祈求,成为圣洁了”(提前4:5);“约翰便将上帝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启1:2)。 (3)指主耶稣所讲的道。 例如“耶稣说,这话不是人都能领受的”(太19:11);“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提前1:15)。 这两段经文的“话”原是指着得救的道理说的。 (三)指人讲话的口才。 如保罗对以弗所教会人说:“也为我祈求,使我得着口才,能以放胆,开口讲明福音的奥秘”(弗6:19
);“又因你们在他里面,凡事富足,口才知识都全备”(林前1:5)。 也有时指着话语中的威权。 如耶稣讲完话时,“他们很希奇他的教训,因为他的话里有权柄”(路4:32);“因耶稣的话,信的人就更多了”(约4:41)。 由上文可以看出这个字对人讲是指着口才,对神讲是指着威权。 (四)指神的真道或教训说的。 例如“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弗1:13);“在真道的话语,和你向来所服从的善道上,得了教育”(提前4:6);“若有人传异教,不服从我们主耶稣基督纯正的话”(提前6:3);“越发放胆传上帝的道”(腓1:14);“他们既不顺从,就在道理上绊跌”(彼前2:8);“求上帝给我们开传道的门”(西4:3)。 (五)指所记载的、所传说的、所商议的事。 “提阿非罗啊,我已经作了前书”(徒1:1),“书”字即“洛各司”。 “这风声传到耶路撒冷教会人的耳中”(徒11:22),“风声”二字也是“洛各司”。 “于是这话传在弟兄中间”(约21:23);“使徒和长老聚会商议这事”(徒15:6),“事”字即“洛各司”;“那人出去,倒说许多话,把这件事传扬开了”(可1:45);“有控告人的事
,自有放告的日子”(徒19:38)。 “这些规条使人徒有智慧之名”(西2:23),“规条”二字原文也是“洛各司”。 从上面看来,这个字的用法和翻译是很广泛的,因此字的内容和意义也是丰富的。 “洛各司”在圣经中虽有着好多的翻译和用法,但最主要的意义是道与话,大部分译为道,小部分译为话。 在新约中另外还有一个字,名叫“瑞马”(ρῆμα),也有同样的翻译,有时译为话,也有时译为道。 例如“马利亚说,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路1:38);“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叫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 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 以上这三处经文里所用的“话”字,都是“瑞马”。 “瑞马”有时也译成“道”。 例如“西门彼得回答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约6:68);“主的使者夜间开了监门,领他们出来,说,你们去站在殿里,把这生命的道,都讲给百姓听”(徒5:19-20);保罗说:“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弗5:26)。 以上的“道”字,仍是“瑞马”。 “瑞马”既然也可以译成道和话,那么这个字
与“洛各司”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两个字的区别的确是很微妙的。 首先我们需要说明的,“洛各司”应当译为道;“瑞马”译为话。 两个字虽然都可以译为话,但不都可以译为道。 道是指着整个思想的内容,话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话是附属于道的,而道不是附属于话的。 例如有一次耶稣讲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讲完了,“门徒中有好些人听见了就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约6:60)。 这里的“话”字应当译为“道”,因为门徒所以为困难的,并不是一、二句话,乃是整个的道理,整个的思想。 这里的话字,原文是“洛各司”,并不是“瑞马”。 “瑞马”是“洛各司”的一部分内容,是“洛各司”的外表,而不是“洛各司”的实体。 我们说“太初有道”,“道成肉身”,而不是说太初有话,话成肉身。 “话”可以表达神一部分的意思,“道”却表达神全部分的意思。 好多的“话”集合起来,可以成为“道”。 我们随时要听神的话,但更重要的,乃是要学习神的道,学习了神的道,便更容易了解神的话。 有许多神的话存记在心里,渐渐地也可以变为神的道。 彼得说:“你们蒙了重生,……是藉着上帝活泼常存的道(原文洛各司)”(彼前1:23)。 但他又说:“惟有主的道(原
文瑞马)是永存的”(彼前1:25)。 从这里可以看到,话与道的区别,并不是质的区别,而是量的区别。 神的话集中起来,可以成为神的道,神的话是灵,是生命(约6:63)。 神的话也是永远长存的(彼前1:25)。 神藉着众先知所传的是神的话,藉耶稣基督所彰显的是神的道,也就是神自己(约1:18)。 这两个字是有区别的,但同时也是不能分开的。 两个字相同之点比相异之点还更明显。 首先我们看到两个字都代表着神的能力。 神的话语是有权柄的,能感动人的,也能在人身上发生效力的。 例如天使对马利亚说:“因为出于上帝的话(瑞马),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路1:37);“彼得想起耶稣所说的话,鸡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认我。 他就出去痛哭”(太26:75);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藉上帝话造成的”(来11:3);保罗说:“要用水藉着道(瑞马)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弗5:26)。 以上的“话”字或“道”字,在原文中都是“瑞马”。 再看洛各司这个字,也有同样的意思。 例如“上帝的道(洛各司)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
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耶稣对那大臣说:“回去吧! 你的儿子活了。 那人信耶稣所说的话,就回去了”(约4:50)。 又如“那城里有好些撒玛利亚人信了耶稣,因为那妇人作见证说”(原文藉着妇人的话,约4:39)。 百夫长对耶稣说:“只要你说一句活,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太8:8);“他们很希奇他的教训,因为他的话里有权柄”(路4:32);耶稣对迦南妇人说:“因这句话,你回去吧! 鬼已经离开你的女儿了”(可7:29)。 保罗也说过“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强如说万句方言”(林前14:19)。 耶稣为门徒祷告说:“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洛各司)就是真理”(约17:17);“现在你们因我讲给你们的道,已经干净了”(约15:3)。 以上的“话”字与“道”字,在原文都是“洛各司”,由此可见神的话与神的道基本上是相同的、一致的。 “道”与“话”不但充满了神的能力,也充满了神的智慧。 神的话语奥妙无穷,有好多是人所不能理解的。 例如耶稣讲完话时,他的门徒中有好些人听见了就说:“这话甚难,谁能听呢”(约6:60)。 耶稣自己也说:“这话不是人都
能领受的”(太19:11)。 彼得对西门说:“你在这道上无份无关”(徒8:21)。 希伯来书著者也曾说过:“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来4:2)。 以上的“话”字或“道”字,在原文仍是“洛各司”。 再看“瑞马”这个字,也是有同样意思。 例如当耶稣预言他自己将要受难之后,“门徒却不明白这话,又不敢问他”(可9:32)。 耶稣对他的父母说:“为什么找我呢? 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 他所说的这话,他们不明白”(路2:49-50)。 当耶稣末次进耶路撒冷时,应验了撒迦利亚书9章9节的话:“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 ……就是骑着驴的驹子”;“这些事门徒起先不明白,等到耶稣得了荣耀以后,才想起这话是指着他写的,并且众人果然向他这样行了”(约12:16)。 以上的“道”字与“话”字,都是代表着神的奥秘和智慧。 这些智慧的言语,不是属血气的人所能领会的,乃是圣灵所指教的言语,用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 “道”与“话”,“洛各司”与“瑞马”,虽然是两个不同的字,但基本的意义和在圣经中一贯的用法,却是相同的。 我们查考神的话在圣经中
有好些特点,除了能力与智慧以外,还有以下几点是我们可以注意的: (一)神的话是亮光,照耀人内心的黑暗,引导人走向光明的前途。 诗篇上有话说,“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119:105);“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使愚人通达”(诗119:130)。 我们平日研究圣经时,总希望发现一些新的亮光,但亮光并不是显而易见的,须仔细思想、揣摩、等候。 这好比天将晚的时候,以撒出来在田间默想,举目一看,只见前面来了些骆驼;后来再仔细一看,才看见一位用帕子蒙脸的女子(创24:63-64)。 我们初读圣经时,好像只看见一些丑陋的骆驼,通过思索、研究以后,才发现一个窈窕的女子,但脸上仍是蒙着帕子。 我们对于真理本来的面目好多时看不清楚,等到真理的圣灵来了,才能引导我们进入一切的真理。 (二)神的话是生命,把我们从死亡罪恶之中救活过来。 诗篇119篇中,大卫多次讲神的话将他救活了。 主耶稣也说过:“叫人活着的乃是灵……。 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63)。 主耶稣的话甚至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当他叫拉撒路复活时,“说了这话,就大声呼叫说,拉撒路出来。 那死人就出来了”(约11:
43-44)。 耶稣在彼得家里时,有许多被鬼附的来到耶稣面前,“他只用一句话,就把鬼都赶出去,并且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太8:16)。 彼得也说过:“你们蒙了重生……是藉着上帝活泼常存的道”(彼前1:23)。 当使徒在监狱中时,主的使者对他们说:“你们去站在殿里,把这生命的道,都讲给百姓听”(徒5:20)。 神的话是充满着生命的,因为“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我们查考圣经时,不仅是要得到一些教训,而且要从神的话语当中,得到新的生命。 (三)神的话是真理,因此我们需要时刻地追求,使神的话在我们的生活中能起作用。 大卫说:“求你叫真理的活,总不离开我口,因我仰望你的典章”(诗119:43)。 主耶稣也说过:“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 凡神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尽是真理,没有一句落空的,正如以赛亚书所说:“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 因为我是上帝,再没有别神。 我指着自己起誓,我口所出的话是凭公义,并不反回……”(赛45:22-23)。 世界上有创造的真理,也有启示的真理;有科学的真理,也有宗教的真理。 神的话语便是启示的真理。 主耶稣到世上来,也特
为给真理作见证。 他说:“我既然将真理告诉你们,为什么不信我呢”(约8:46)。 约翰也说过:“我们是属真理的”,“这真理存在我们里面”;“我的儿女们按真理而行,我的喜乐没有比这个大的”(约叁4)。 保罗也说:“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弗1:13);“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加2:5)。 从这些话里,我们可以看出真理就是指着神的话语,神的福音,这种用法在新旧约中是一致的。 大卫说:“求你以你的真理引导我,教训我”(诗25:5)。 真理二字也有时译为诚实,如“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上帝……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34:6)。 (四)神的话是纯净的、圣洁的,不能随意加添或歪曲谬解。 大卫说:“耶和华的言语是纯净的言语,如同银子在泥炉中炼过七次”(诗12:6);“你的话极其精炼,所以你的仆人喜爱”(诗119:140);“少年人用什么洁净他的行为呢? 是要遵行你的话”(诗119:9)。 箴言书上也说:“上帝的言语,句句都是炼净的,投靠他的,他便作他们的盾牌”(箴30:5)。 保罗也说过:“不谬讲上帝的真理(原文话语
),只将真理表明出来”(林后4:2);“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 耶和华对以色列人说:“所吩咐你们的话,你们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好叫你们遵守我所吩咐的,就是耶和华你们上帝的命令”(申4:2)。 以往有人歪曲神的话语,不但使神的话没有发出亮光来,反倒使许多人受了蒙蔽,以致于走错了路。 在今天三自爱国运动的教会当中,要树立起正确的解释,使神的话可以完全得到释放,因为神的道是不能被捆绑的(参提后2:9)。 (五)神的话是永恒不变的。 以赛亚先知说:“草必枯干,花必凋残,惟有我们上帝的话必永远立定”(赛40:8)。 大卫说:“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诗119:89);“主耶和华如此说,我的话没有一句再耽延的,我所说的必定成就”(结12:28)。 主耶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 保罗说:“这不是说上帝的话落了空”(罗9:6)。 真理是永恒不变的。 诗篇上说:“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他守诚实(原文真理)直到永远”(诗146:6)。 神的话既是真理,因此也决不会有改变的。 人的思思时刻有变迁,因此人的话语也时刻有改变。 人的话语在某一个时
代,某一种情况下,有它的意义和价值,但事过境迁,意义也就消散了。 但神的话有永恒的真理存在,因此不会改变,古代是真的,现代是真的,将来仍是真的。 我们要研究神的话语,也正是为了这个原因,要使神的话在今天能发出更大的亮光,使人心得到更大的安慰,使教会有更远大的美景。 “你们要称谢耶和华,因他本为善,他的慈爱永远长存”(诗136:1)。 神的话既是有以上所提的几个特点,我们对于神的话应当采取什么态度,用什么样功夫来研究,这是我们目前所当考虑的问题。 (一)我们要敬听神的话语。 如诗篇45篇10节所说:“女子啊,你要听,要想,要侧耳而听”。 当耶和华呼唤撒母耳时,撒母耳回答说:“请说,仆人敬听”(撒上3:10)。 当文士以斯拉在以色列人面前读经的时候,众民都站起来,侧耳而听(尼8:1-8)。 “耶稣站在革尼撒勒湖边,众人拥挤他,要听上帝的道”(路5:1)。 当保罗在安提阿犹太会堂讲道时,“合城的人,几乎都来聚集,要听上帝的道”(徒13:44)。 大卫最欢喜听神的话语,他说:“我喜爱你的话,好像人得了许多掳物”(诗119:162)。 耶利米先知说:“我得着你的言语,就当食物吃了,你的言语是我心
中的欢喜快乐”(耶15:16)。 神的言语是最宝贵、最甜蜜的,我们也当效法大卫说:“我以你的法度为永远的产业,因这是我心中所喜爱的”(诗119:111)。 (二)我们要思想神的话语。 如大卫所说:“我趁夜更未换,将眼睁开,为要思想你的话语”(诗119:148);“我何等爱慕你的律法,终日不住地思想”(诗119:97)。 以西结先知说:“我对你所说的一切话,要心里领会,耳中听闻”(结3:10)。 耶和华说:“你们要将我这话存在心内,留在意中”(申11:18)。 “你当领受他口中的教训,将他的言语存在心里”(伯22:22)。 耶和华对约书亚也这样说:“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书1:8)。 马利亚听见神的话以后,也曾反复地思想(路1:29)。 思想神的话语,也就是研究话语的内容,分析其中的意义,总结其中的教训。 只敬听和阅读神的话还是不够的,必须加上思想研究的功夫,好像以西结要吃神的书卷,把其中的意义和内容消化了,然后才能变成自己的力量。 今天中国教会所最需要的乃是深刻的思想家,把神的话语解释得更全面、更深入
。 (三)我们要遵行神的话语。 只听见神的话语、思想神的话语,还是不够的,因为神最大的希望,乃是要我们能实行他的话语。 耶稣说:“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太7:24)。 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约4:34)。 他又说:“人若立志遵着他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上帝,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约7:17)。 在今日有许多人能背诵神的话语,也能把神的话语讲得条条有理、头头是道,但惟一的缺点,就是不能实行。 基督教在中国进展得这样慢,信的人这样少,也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在今日新中国内,惟有实行神的话语,才可以使人心悦意服,使人对于基督教的观感完全改变过来。 神的话语是宝贵的,但是这宝贵的话语,必须通过人的遵守和实行,才能发生效力,才能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