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形式主义不是基督教

忠心的事奉 by 罗伯特·慕烈·麦克

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罗马书二28,29

≈≈≈≈≈≈≈≈≈≈≈≈≈≈≈≈≈≈≈≈≈≈≈≈≈≈≈≈

形式主义也许是人最容易陷入的罪。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身上,我们都能看到它;它得意洋洋地在每一个属血气的心灵里作王,又想在每一个神的儿女心里重新篡位。如果我们要证明"堕落的人没有悟性",从最初智力的清晰和尊荣里堕落,完全失去了被造时在知性上的神的形象,我们会指向一种奇怪的,非理性的自欺,全世界多半人被它愚弄,走向永恒的毁灭。这一自欺就是:仅仅用身体下拜和外表的服事就可以讨神的喜悦;嘴唇敬拜神,心远离祂也是可以的。

保罗的这段经文就是反对这种人性中根深蒂固的错误,它在犹太人身上尤其明显。值得注意的是,他并没有喋喋不休地就这个问题进行辩论,而是语气非常肯定,充满了一个使徒所有的权炳——这位使徒一点也不亚于其他大使徒。他把它作为一项首要原则提出,每一个有正常理智的人,只要谨慎地思考了这个问题,都会马上表示同意。"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在下面的讨论里,我要简单地讲几点:第一,外在的仪文不能使罪人称义;第二,外在的仪文永远不能代替信徒的成圣。

一、外在的仪文不能使罪人称义。

前一次讲道时我试图把几种谎言的避难所戳穿给大家看。觉醒的人被说服去投奔神的义之前,总会先跑向这几个避难所。在每一个里面,那"点火,用火把围绕自己"的人都从神那里接受祂"手所定的,躺在悲惨中"(赛五十11)。首先,人通常会满足于看到一星半点神的律法:"这一切我都遵守了"(太十九20)。然而,当律法的属灵意义得到昭示时,他会企图破坏律法的整个结构,以逃避自己的罪责;不能得逞时,他就会飞奔到过去的德行中,要用它来平衡所犯的罪;当这个方法也不能奏效时,他就开始努力自我改造,想要用成年的节制弥补少年时的愚行。哎呀,这些都是多么无用的算计啊!它们都是在灵魂的大敌怂恿下,由瞎眼的心灵设计出来的。

但还有一个谎言的避难所我没有提及,那就是一种表面上的敬虔。它是觉醒的人经常带着全副热情投奔之处,他想在其中找到平安,逃脱良心和神律法的鞭笞。他会变成一个宗教人士,确信这样他会得救。他的整个生活方式改变了。以前,他也许视宗教的外在礼仪,也从不在床边跪下;他从不召集孩子和仆人一起祷告,也从不独自或同家人一起读神的话语;他很少去神的家与守圣日的会众聚在一起,也没有吃圣餐上的饼;那饼对信徒来说,是"可吃的肉,可喝的血"(约六55)。

现在他的生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整个儿地变了。他甚至在独处时也跪下祈祷,经常按时读《圣经》;他在家中立起祭坛,早晚献祭;全家祈祷时他严肃的面孔也从不曾缺席;他回顾受洗礼的时刻,感到欣慰和满足,然后在主的圣餐桌旁坐下,吃饼喝酒。

他的亲朋近邻都注意到这种变化,有些人对此嗤之以鼻,有的人为此欢欣鼓舞。但有一件事是显而易见的:他是一个起了变化的人;不过他是不是一个新人,一个称义的人,却很难说。所有这些例行公事的身体运动,如果在他披上神的义之前先入为主,就只是另一种用以建立自义的方法,这样他就可以不必被迫顺服地披上神的义了。而且,未悔改之人的悟性真是完全扭曲了,许多人一面坚持用身体敬拜神,一面坚持公开或私地里犯罪。

这样的人似乎不仅把表面的敬虔视为对过去恶行的赎罪祭,而且将它当作为将来作奸犯科买下的通行证。这似乎就是可怜的撒玛利亚妇人欣欣然在里面坐下去的谎言避难所。当可称颂的旅人耶稣在井边坐下,用监察人心的话语"你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约四16),唤起她心中所有的焦虑时,她焦急的心上天下地到处寻找一个避难所,居然找到了。是哪里呢?在她的宗教礼仪里:"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约四20)。

她用关于外在礼仪的问题用力将认罪的尖刺推开;将对灵魂的焦虑转换成对人应该在哪里崇拜的疑惑:是该在锡安山呢,还是在基利心山。啊,只要祂能为她解决这个问题,只要祂告诉她该在哪座山上敬拜神,她已准备好在那个地方终生敬拜祂。如果是锡安山,她会离开她本族的山,去那里敬拜,这样她就能得救。哦,她是多么乐意为自己焦虑的灵魂找到一间这样的避难所啊!

救主却用神的慈爱,把这谎言的避难所**。祂回答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1,24)。

在这里,保罗针对同样的问题,用同样的慈爱,用这些斩钉截铁的话语,把那谎言的避难所从每一个焦急的灵魂上推走:"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你们中间有人是神从属血气的心灵那致死的沉睡中唤醒的吗?祂是否已拉开帷幕,让真理的光照在你心里,让你看见你心灵的真实境况呢?祂是否已推动了你的双脚,让你走,边走边哭,去寻找主你的神呢?祂是否已把你脸上毫不在乎的傻笑,换成了焦急的泪水,把空洞的大笑换成对自己灵魂痛苦烦恼的哭泣呢?你询问去锡安山的路时是否面朝彼岸呢?我恳求你们那些心满意足地安坐于谎言避难所的人,记住了,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记住了,没有外在的礼仪,或祈祷,或去教会,或读经能使你在神的眼里称义。

我意识到,当一个人开始对灵魂着急时,也会急着去参加圣礼。就象受伤的鹿会离开鹿群,独自去流血哭泣,因罪受伤的心灵也会从他快乐的伙伴那里走开,独自哭泣,读经,祈祷。他会渴望听布道,而且越听越想听。但是注意了,他在自己身上这种变化中找不到平安。当一个人口渴走向水井,他的干渴不会仅仅因走到那里就得到缓解;相反,他每走近一步,会渴得更厉害。他只有从井中打上水来喝,才能满足他干渴的需要。同样,不是仅仅靠身体在圣礼中有所表现你就能得到平安,而是靠在圣礼中品尝到基督。祂的肉真是可吃的,祂的血真是可喝的。

如果你还在想,自己既然改变了对宗教的外在礼仪的态度和行动,就肯定能安全地得到永生,那么我恳求你,想想那个婚宴的比喻。许多人得到邀请和呼召,来参加这个婚宴,但只有极少数人穿上参加婚礼的礼服。许多人被带进圣礼的圈子里,读经,听道,对神的国度里准备好的一切怀着相当的兴趣,有些迫不及待;但其中只有极少数人厌恶自己肮脏的破衣烂衫,而穿戴上救主之义的婚礼礼服。只有这极少数能坐下来同享筵席——他们主的喜乐,其余的人站在那里哑口无言,被丢到外面的黑暗里去,在那里哀哭切齿(太廿二11-14)。你可以终生读经,祷告;你可以每个主日来听讲道,每一次圣礼都不错过,但是如果你在圣礼中没有找到基督,如果祂没有在布道中,在掰开的饼和倾倒出来的酒里向你显现;如果你不紧紧抓住祂,仰望祂,相信祂,用内心的赞美向祂欢呼:"我的主,我的神,祂的恩慈何等大,祂的荣美何其盛!"(亚九17)那么,外表的敬虔对你就全无用处。你来到救恩的井旁,却带着空空的水罐离开。不论你现在对自己肉身的操练何等骄傲,怎样夸口,到那一天你会发现这对你毫无益处,站在王的面前,你将哑口无言。

二、外在的仪文永远不能代替信徒的成圣。

如果说觉醒的人经常在表面礼仪中寻找平安,为自己制造一个基督,把它们当作神接受他们的方法而高枕无忧;那么,那些因信得平安的信徒用外表守礼仪来代替在圣洁上的成长,也是屡见不鲜的。你们每一个信徒都知道你们心中的老我是如何乐意用听道、重复祈祷来代替以爱行出来的,战胜世界的信心。信徒之所以屈从于诱惑这样作,在于他喜爱圣礼。

未曾悔改的灵魂很少喜欢基督的圣礼。他们既看不见基督的佳形美容,就干脆躲开不见祂。那么他们不喜欢经常向祂祈祷,不每天赞美祂,不称祂为有福的,有什么好奇怪的?为什么你会惊讶于十字架的道理对他们为愚拙,祂的身体在他们眼中也不亲切,他们一起离开聚会?他们从来不认识救主,从来没爱过祂,那么他们又怎能爱祂所留下的纪念方式呢?

当你在一位故去的朋友的墓碑前流泪时,你不会惊讶于路人的漠不关心,也不会气愤于他们的眼睛里没有一滴眼泪。他们不了解你朋友的美德,不知道他留下的馨香回忆。同样,世人也不会关心祷告的地方,泼洒的水,掰开的饼,倒出来的酒,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的美善。

但对于信徒就不同了。神指示了你对耶稣的需要,因此你喜欢听人传讲基督。你看到了被钉十字架的基督的美,所以你热爱那些宣讲祂的地方。你热爱耶稣的圣名,如闻倾倒出来的乳香,因此你可以永远加入赞美祂的大合唱。你以前说主日"多么令人厌烦!""等它结束时,我们是不是可以讲笑话了?"现在你则说"真可爱","令人肃然起敬。"它成了七日中最美好的一日。圣礼曾经是那么沉闷,令人头昏脑涨的例行公事,现在成了你的灵魂的青草地和安静的溪水边。这的确是饱受祝福的变化。

但你仍然活在肉身当中,还没有到达天国。撒旦还在附近伺机进攻,牠既然无法摧毁神在你灵魂里作的工,就想方设法要使它变质;牠既然无法阻挡洪流,就试图把它引开;牠不能挡回神射出来的箭镞,就想法子使它走偏方向。结果这些都是白费气力。然后牠发现你喜爱圣礼,既然无法使你离开它,牠就使你爱上它;而且帮助你爱得越来越深。牠变成了光明的天使,帮助装饰神的家,把礼拜圣礼装点得美不胜收,催促你从一间教会赶到另一间,从祷告会到听布道,从布道到圣礼。为什么牠要作这些呢?就是为了使这一切成为你的成圣,这样外表的仪文就成了你的信仰。在你急急忙忙保存外壳时,里面的珍珠却丢失了。

如果神在你们中间有些人心里带来了奇妙的改变,使你从恨到爱祂的圣礼。那么,我恳求你,要用对圣洁的渴慕充满你的心。就在这一刻停下来,看看你自己是否在急急忙忙、慌慌张张追求圣礼,却没有追求圣洁。没有圣洁,圣礼就象鸣的锣,响的钹。我从神那里得到一个信息给你,就是:"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基督徒不是仅在表面上的,洗礼也不仅是外表上洗濯身体。基督徒应该是内在的,真正的洗礼是心灵的洗礼。当心从肉体和灵魂的污秽中被洗得干干净净时,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记住,我恳求你,圣礼只是到达目的的工具,是一块一块的垫脚石,你能踏着它到达陆地。你的心灵是否坐在圣礼上,说:够了?你真的对喜欢圣礼这样心满意足,以至于不期待更高的成就了?记住经上的话:"这不是你们安息之所"(弥二10)。如果一个旅人把每一间他住宿的旅馆都当作家,躺下来高枕无忧,而不去为翌日更艰难的旅程作准备,你岂不是要说他很蠢?小心了,你不要作这个愚蠢的旅人。圣礼不过是神为那些去锡安的旅人准备的旅馆和餐厅,使他疲倦时,信心软弱时,可以在那里歇一夜,吃饼喝酒,恢复了精神以后,又能象乘上鹰翅一般轻快地上路,往家直奔。

请把这条生活的准则随身携带,它们是建立在这些充满祝福的话语之上的:"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如果外在的宗教仪式对你内在的信仰有益;如果你在主日听的道使你在一个星期里更好地效法基督;如果你在教会里啜饮的恩典和喜乐能带领你的心爱得更多,带着你的手作得更多,那么,你就正确地使用了神的圣礼。

在世界上,没有比那些象希律一样活在罪中的心灵更悲惨,受的欺骗更深的了。你爱主日,你爱神的家,你爱听传道人讲述基督的自由和完全。没错,你认为只要基督是这些讲道的主题,你就可以永远听下去。你喜欢在圣礼中坐下,纪念主的受死。所有这些就是你的圣洁吗?你的信仰就在这里止步了吗?这就是对耶稣的信心为你所作的一切?

我恳求你,基督的圣礼不是快乐的工具,而是恩典的器皿。虽然经上说那些经过流泪谷的旅人挖井,承受从上而来的秋雨之福,但它也说:"他们行走,力上加力"(诗八四6)。那么,醒来吧,我的朋友,不要给人口实指责我们的信仰只限于教会和礼拜天。让我们怀着喜乐从这些泉源中汲水,好让我们在旷野里奔波时有喜乐、力量、爱和希望。我们自己因此受祝福,我们周围的人也能因此得祝福。

如果我们向那些其宗教到圣礼为止的人说这些话,跟你们那些生活与圣礼的用处和目的相抵触的人又该说些什么呢?你可不可能内心仍在喜欢世俗、虚荣、贪婪、骄傲和奢华呢?有没有可能那张时刻准备唱诗,祈祷的嘴唇也时刻准备吐出欺骗、恶毒、妒忌和苦毒的话呢?醒来吧,我求求你们,我们不是不知道撒旦的诡计。牠把自己打扮成光明的天使给你们看呢。

记住经上说:"若有人自以为虔诚,却不勒住他的舌头,反欺哄自己的心,这人的虔诚是假的。在神我们的父前,那清洁没有**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一26,27)。"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丹狄长老会教堂,1836年11月2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罗马书二28,29 ≈≈≈≈≈≈≈≈≈≈≈≈≈≈≈≈≈≈≈≈≈≈≈≈≈≈≈≈ 形式主义也许是人最容易陷入的罪。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人身上,我们都能看到它;它得意洋洋地在每一个属血气的心灵里作王,又想在每一个神的儿女心里重新篡位。如果我们要证明"堕落的人没有悟性",从最初智力的清晰和尊荣里堕落,完全失去了被造时在知性上的神的形象,我们会指向一种奇怪的,非理性的自欺,全世界多半人被它愚弄,走向永恒的毁灭。这一自欺就是:仅仅用身体下拜和外表的服事就可以讨神的喜悦;嘴唇敬拜神,心远离祂也是可以的。 保罗的这段经文就是反对这种人性中根深蒂固的错误,它在犹太人身上尤其明显。值得注意的是,他并没有喋喋不休地就这个问题进行辩论,而是语气非常肯定,充满了一个使徒所有的权炳——这位使徒一点也不亚于其他大使徒。他把它作为一项首要原则提出,每一个有正常理智的人,只要谨慎地思考了这个问题,都会马上表示同意
。"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在下面的讨论里,我要简单地讲几点:第一,外在的仪文不能使罪人称义;第二,外在的仪文永远不能代替信徒的成圣。 一、外在的仪文不能使罪人称义。 前一次讲道时我试图把几种谎言的避难所戳穿给大家看。觉醒的人被说服去投奔神的义之前,总会先跑向这几个避难所。在每一个里面,那"点火,用火把围绕自己"的人都从神那里接受祂"手所定的,躺在悲惨中"(赛五十11)。首先,人通常会满足于看到一星半点神的律法:"这一切我都遵守了"(太十九20)。然而,当律法的属灵意义得到昭示时,他会企图破坏律法的整个结构,以逃避自己的罪责;不能得逞时,他就会飞奔到过去的德行中,要用它来平衡所犯的罪;当这个方法也不能奏效时,他就开始努力自我改造,想要用成年的节制弥补少年时的愚行。哎呀,这些都是多么无用的算计啊!它们都是在灵魂的大敌怂恿下,由瞎眼的心灵设计出来的。
但还有一个谎言的避难所我没有提及,那就是一种表面上的敬虔。它是觉醒的人经常带着全副热情投奔之处,他想在其中找到平安,逃脱良心和神律法的鞭笞。他会变成一个宗教人士,确信这样他会得救。他的整个生活方式改变了。以前,他也许视宗教的外在礼仪,也从不在床边跪下;他从不召集孩子和仆人一起祷告,也从不独自或同家人一起读神的话语;他很少去神的家与守圣日的会众聚在一起,也没有吃圣餐上的饼;那饼对信徒来说,是"可吃的肉,可喝的血"(约六55)。 现在他的生活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整个儿地变了。他甚至在独处时也跪下祈祷,经常按时读《圣经》;他在家中立起祭坛,早晚献祭;全家祈祷时他严肃的面孔也从不曾缺席;他回顾受洗礼的时刻,感到欣慰和满足,然后在主的圣餐桌旁坐下,吃饼喝酒。 他的亲朋近邻都注意到这种变化,有些人对此嗤之以鼻,有的人为此欢欣鼓舞。但有一件事是显而易见的:他是一个起了变化的人;不过他是不是一个新人,一个称义的人,却很难说。所有这些例行公事的身体运动,如果在他披上神的义之前先入为主,就只是另一种用以建立自义的方法,这样他就可以不必被迫顺服地披上神的义了。而且,
未悔改之人的悟性真是完全扭曲了,许多人一面坚持用身体敬拜神,一面坚持公开或私地里犯罪。 这样的人似乎不仅把表面的敬虔视为对过去恶行的赎罪祭,而且将它当作为将来作奸犯科买下的通行证。这似乎就是可怜的撒玛利亚妇人欣欣然在里面坐下去的谎言避难所。当可称颂的旅人耶稣在井边坐下,用监察人心的话语"你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约四16),唤起她心中所有的焦虑时,她焦急的心上天下地到处寻找一个避难所,居然找到了。是哪里呢?在她的宗教礼仪里:"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约四20)。 她用关于外在礼仪的问题用力将认罪的尖刺推开;将对灵魂的焦虑转换成对人应该在哪里崇拜的疑惑:是该在锡安山呢,还是在基利心山。啊,只要祂能为她解决这个问题,只要祂告诉她该在哪座山上敬拜神,她已准备好在那个地方终生敬拜祂。如果是锡安山,她会离开她本族的山,去那里敬拜,这样她就能得救。哦,她是多么乐意为自己焦虑的灵魂找到一间这样的避难所啊! 救主却用神的慈爱,把这谎言的避难所**。祂回答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
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1,24)。 在这里,保罗针对同样的问题,用同样的慈爱,用这些斩钉截铁的话语,把那谎言的避难所从每一个焦急的灵魂上推走:"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你们中间有人是神从属血气的心灵那致死的沉睡中唤醒的吗?祂是否已拉开帷幕,让真理的光照在你心里,让你看见你心灵的真实境况呢?祂是否已推动了你的双脚,让你走,边走边哭,去寻找主你的神呢?祂是否已把你脸上毫不在乎的傻笑,换成了焦急的泪水,把空洞的大笑换成对自己灵魂痛苦烦恼的哭泣呢?你询问去锡安山的路时是否面朝彼岸呢?我恳求你们那些心满意足地安坐于谎言避难所的人,记住了,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记住了,没有外在的礼仪,或祈祷,或去教会,或读经能使你在神的眼里称义。 我意识到,当一个人开始对灵魂着急时,也会急着去参加圣礼。就象受伤的鹿会离开鹿群,独自去流血哭泣,因罪受伤的心灵也会从他快
乐的伙伴那里走开,独自哭泣,读经,祈祷。他会渴望听布道,而且越听越想听。但是注意了,他在自己身上这种变化中找不到平安。当一个人口渴走向水井,他的干渴不会仅仅因走到那里就得到缓解;相反,他每走近一步,会渴得更厉害。他只有从井中打上水来喝,才能满足他干渴的需要。同样,不是仅仅靠身体在圣礼中有所表现你就能得到平安,而是靠在圣礼中品尝到基督。祂的肉真是可吃的,祂的血真是可喝的。 如果你还在想,自己既然改变了对宗教的外在礼仪的态度和行动,就肯定能安全地得到永生,那么我恳求你,想想那个婚宴的比喻。许多人得到邀请和呼召,来参加这个婚宴,但只有极少数人穿上参加婚礼的礼服。许多人被带进圣礼的圈子里,读经,听道,对神的国度里准备好的一切怀着相当的兴趣,有些迫不及待;但其中只有极少数人厌恶自己肮脏的破衣烂衫,而穿戴上救主之义的婚礼礼服。只有这极少数能坐下来同享筵席——他们主的喜乐,其余的人站在那里哑口无言,被丢到外面的黑暗里去,在那里哀哭切齿(太廿二11-14)。你可以终生读经,祷告;你可以每个主日来听讲道,每一次圣礼都不错过,但是如果你在圣礼中没有找到基督,如果祂没有在布道中,在掰开的饼和倾倒出来的
酒里向你显现;如果你不紧紧抓住祂,仰望祂,相信祂,用内心的赞美向祂欢呼:"我的主,我的神,祂的恩慈何等大,祂的荣美何其盛!"(亚九17)那么,外表的敬虔对你就全无用处。你来到救恩的井旁,却带着空空的水罐离开。不论你现在对自己肉身的操练何等骄傲,怎样夸口,到那一天你会发现这对你毫无益处,站在王的面前,你将哑口无言。 二、外在的仪文永远不能代替信徒的成圣。 如果说觉醒的人经常在表面礼仪中寻找平安,为自己制造一个基督,把它们当作神接受他们的方法而高枕无忧;那么,那些因信得平安的信徒用外表守礼仪来代替在圣洁上的成长,也是屡见不鲜的。你们每一个信徒都知道你们心中的老我是如何乐意用听道、重复祈祷来代替以爱行出来的,战胜世界的信心。信徒之所以屈从于诱惑这样作,在于他喜爱圣礼。 未曾悔改的灵魂很少喜欢基督的圣礼。他们既看不见基督的佳形美容,就干脆躲开不见祂。那么他们不喜欢经常向祂祈祷,不每天赞美祂,不称祂为有福的,有什么好奇怪的?为什么你会惊讶于十字架的道理对他们为愚拙,祂的身体在他们眼中也不亲切,他们一起离开聚会?他们从来不认识救主,从来没爱过祂,那么他们又怎能
爱祂所留下的纪念方式呢? 当你在一位故去的朋友的墓碑前流泪时,你不会惊讶于路人的漠不关心,也不会气愤于他们的眼睛里没有一滴眼泪。他们不了解你朋友的美德,不知道他留下的馨香回忆。同样,世人也不会关心祷告的地方,泼洒的水,掰开的饼,倒出来的酒,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的美善。 但对于信徒就不同了。神指示了你对耶稣的需要,因此你喜欢听人传讲基督。你看到了被钉十字架的基督的美,所以你热爱那些宣讲祂的地方。你热爱耶稣的圣名,如闻倾倒出来的乳香,因此你可以永远加入赞美祂的大合唱。你以前说主日"多么令人厌烦!""等它结束时,我们是不是可以讲笑话了?"现在你则说"真可爱","令人肃然起敬。"它成了七日中最美好的一日。圣礼曾经是那么沉闷,令人头昏脑涨的例行公事,现在成了你的灵魂的青草地和安静的溪水边。这的确是饱受祝福的变化。 但你仍然活在肉身当中,还没有到达天国。撒旦还在附近伺机进攻,牠既然无法摧毁神在你灵魂里作的工,就想方设法要使它变质;牠既然无法阻挡洪流,就试图把它引开;牠不能挡回神射出来的箭镞,就想法子使它
走偏方向。结果这些都是白费气力。然后牠发现你喜爱圣礼,既然无法使你离开它,牠就使你爱上它;而且帮助你爱得越来越深。牠变成了光明的天使,帮助装饰神的家,把礼拜圣礼装点得美不胜收,催促你从一间教会赶到另一间,从祷告会到听布道,从布道到圣礼。为什么牠要作这些呢?就是为了使这一切成为你的成圣,这样外表的仪文就成了你的信仰。在你急急忙忙保存外壳时,里面的珍珠却丢失了。 如果神在你们中间有些人心里带来了奇妙的改变,使你从恨到爱祂的圣礼。那么,我恳求你,要用对圣洁的渴慕充满你的心。就在这一刻停下来,看看你自己是否在急急忙忙、慌慌张张追求圣礼,却没有追求圣洁。没有圣洁,圣礼就象鸣的锣,响的钹。我从神那里得到一个信息给你,就是:"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基督徒不是仅在表面上的,洗礼也不仅是外表上洗濯身体。基督徒应该是内在的,真正的洗礼是心灵的洗礼。当心从肉体和灵魂的污秽中被洗得干干净净时,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记住,我恳
求你,圣礼只是到达目的的工具,是一块一块的垫脚石,你能踏着它到达陆地。你的心灵是否坐在圣礼上,说:够了?你真的对喜欢圣礼这样心满意足,以至于不期待更高的成就了?记住经上的话:"这不是你们安息之所"(弥二10)。如果一个旅人把每一间他住宿的旅馆都当作家,躺下来高枕无忧,而不去为翌日更艰难的旅程作准备,你岂不是要说他很蠢?小心了,你不要作这个愚蠢的旅人。圣礼不过是神为那些去锡安的旅人准备的旅馆和餐厅,使他疲倦时,信心软弱时,可以在那里歇一夜,吃饼喝酒,恢复了精神以后,又能象乘上鹰翅一般轻快地上路,往家直奔。 请把这条生活的准则随身携带,它们是建立在这些充满祝福的话语之上的:"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如果外在的宗教仪式对你内在的信仰有益;如果你在主日听的道使你在一个星期里更好地效法基督;如果你在教会里啜饮的恩典和喜乐能带领你的心爱得更多,带着你的手作得更多,那么,你就正确地使用了神的圣礼。 在世界上,没有比那些象希律一样活在罪中的心灵更悲惨,受的欺骗更深的了。你爱主日,你爱神的家,你爱听传道人讲述基督的自由和完全。没错,你认为只要基督
是这些讲道的主题,你就可以永远听下去。你喜欢在圣礼中坐下,纪念主的受死。所有这些就是你的圣洁吗?你的信仰就在这里止步了吗?这就是对耶稣的信心为你所作的一切? 我恳求你,基督的圣礼不是快乐的工具,而是恩典的器皿。虽然经上说那些经过流泪谷的旅人挖井,承受从上而来的秋雨之福,但它也说:"他们行走,力上加力"(诗八四6)。那么,醒来吧,我的朋友,不要给人口实指责我们的信仰只限于教会和礼拜天。让我们怀着喜乐从这些泉源中汲水,好让我们在旷野里奔波时有喜乐、力量、爱和希望。我们自己因此受祝福,我们周围的人也能因此得祝福。 如果我们向那些其宗教到圣礼为止的人说这些话,跟你们那些生活与圣礼的用处和目的相抵触的人又该说些什么呢?你可不可能内心仍在喜欢世俗、虚荣、贪婪、骄傲和奢华呢?有没有可能那张时刻准备唱诗,祈祷的嘴唇也时刻准备吐出欺骗、恶毒、妒忌和苦毒的话呢?醒来吧,我求求你们,我们不是不知道撒旦的诡计。牠把自己打扮成光明的天使给你们看呢。 记住经上说:"若有人自以为虔诚,却不勒住他的舌头,反欺哄自己的心,这人的虔诚是假的。在神我们的父前,那清洁没有**的
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一26,27)。"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 丹狄长老会教堂,1836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