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一章 圣灵、道成肉身的基督,与教会的成形

教会工人培训手册 by 未知

第一章圣灵、道成肉身的基督,与教会的成形

道成肉身之基督—他的一生和他执行的弥赛亚任务—是教会的根基。无论从弥赛亚的、代赎的、或执行的角度来看,基督是教会,是成形中的教会。耶稣基督从道成肉身的那一刻起,他的使命就是死在十字架上。其目的乃通过他的死,他才能藉着圣灵赐生命给凡信靠他的人。整个救赎大工的先后次序是基督必须先死、复活、升天到父的右边,然后他才能差遣圣灵,藉圣灵赐人生命。在此救赎过程完成,圣灵赐下后,凡信服他的人,不论男女,都可以领受圣灵,得永生。五旬节可以说是新约教会的开始,基督在世生命的各个阶段也可说是教会成形中不可少的部分。要想从教会的生活和运作了解复活的主和圣灵的关系,就必须先了解圣灵和基督在救赎过程中密切的关系。

教会与圣灵和基督是不可分的,基督乃教会之根基,换言之,教会是建造在基督的根基上(林前三11;彼前二4,6;弗二20)。基督的一生;出生,受洗,受试探,公开的事奉,死在十架上,复活和升天,不仅是教会的根基,亦为教会成形的必要过程。

基督以末后的亚当的身分为教会死和复活(弗五25~26)。把生命赐给教会的是基督,使教会成为一个实体的也是他,没有他就不可能有新约的教会。换言之,教会由基督的位格和救赎工作产生,基督在世的一生亦是教会萌芽期不可少缺的一个部分。

耶稣的一生与圣灵紧紧连在一起。新约圣经在这方面的记载主要是救赎的每个步骤,即他的生,受洗,受试探,公开的事奉,如行神迹异能,他的死,和复活。在这逐渐展开的救赎过程中,我们清楚看见圣灵与基督同在,帮助他执行这些任务。

(一)圣灵和道成肉身的基督

约翰福音一章十四节简明他说:「道成了肉身。」首先要强调的是永恒的道,父的独生子,即神的儿子成了肉身。其次,道成肉身的基督成了有身体的人。

1.造成肉身为基督的代赎预备了身体。基督肉身的死是为教会赎罪和藉圣灵赐生命的惟一途径。基督的道成肉身,使他「成为罪身的形状」(罗八3)。父差遣子(罗八3),基督亦甘愿降世,成全父的旨意(来十7,9)。为此,父为子预备了身体,子好在肉身顺服父,将身体献上(来十10)。由于罪和罪在人肉身上的运作,基督必须在肉身上死才能赎罪(罗八3:彼前三18;西一22)。

按着肉体来说,基督乃亚伯拉罕和大卫的后裔。但在约翰福音六章,耶稣却将自己比作生命之粮,说:凡吃他的人就永远不饿。首先我们看到,耶稣利用众人找他是因吃饼得饱的时机,将自己比作粮食(26节),提醒他们当追求那存到永生的食物(27节),就是耶稣自己。因他就是生命之粮(48,51节),从天降下的(32~33,50~51们。这生命之粮就是耶稣的肉(51,54,57节),耶稣自己。凡吃这饼的就不死,并要永远活着(51,58节)。这人要常在主里面,主也常在他里面(56节),他要因主而活(57节)。

吃生命之粮乃指信他而言(29,35,40,47,69节及七39),信他的就有永生(40,47节)。然而门徒们觉得这些话难以明白。于是耶稣就提示他们一个线索,即「人子要升到他原来所在之处」(62节)。紧跟着耶稣说:「肉体是无益的……就是灵,就是生命」。约翰福音七章三十八至三十九节同样清楚地指出信他的人要受圣灵,而信主之人的生活将如活水的江河。由此可见耶稣取了肉身的意义是何等重大,耶稣若不在肉身来,他就不可能成为赐人生命的那一位。耶稣若不在肉身来,自然也就没有教会可言。故此,耶稣在肉身显现是必要的,否则人不可能有生命,因他是赐生命的(约五21),也是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

2.基督的身体乃由圣灵感孕而生,他是神的儿子。道成肉身的神子乃教会之始及根基。圣经对耶稣降生前后的记载显示圣灵的运作(参路一15,35,41,47;大一18,20),其中最突出的是耶稣由圣灵感孕而生。当马利亚问天使说:「我没有出嫁,怎么有这事呢?」天使清楚地回答说:「圣灵要临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因此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路一34~35)。马利亚对天使这一段话的回应:「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路一38)。表明了她对神话语的顺服和认同。

这是一个神迹,马利亚所怀的胎没有人类的父亲,她之所以感孕乃是由于圣灵创造大能的临格,至高者的荫庇代表神的同在和能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马利亚怀了耶稣。耶稣因由圣灵感孕而生,故此被称为神的儿子。

在整个道成肉身的过程中,我们看见三一神的同工,父差遣子,子甘愿从天降下,圣灵使马利亚感孕生下道成肉身的救世主耶稣基督。我们必须从这个角度认识圣灵的角色是显而易见的。

3.道成肉身的基督是以马内利,神与人同在之体现。而基督又与他要拯救的子民,要统治的以色列,和永恒的国度息息相关(路一32~33)。马利亚生下的是耶稣,他的名为以马内利,即神与人同在。道成肉身的基督是神的临格,是在约内的人与神相会的所在地。道成肉身不仅为基督预备了献祭的身体,亦如旧约时代的帐幕—那里有神的同在,那里亦是神接纳人,与人会面的地方。换言之,道成肉身的弥赛亚乃神救赎大能的高峰—神住在人间。道成肉身应验了神与人所立的约,亦开通了人与神相交的渠道。基督的道成肉身预表了他所要拯救的子民,新以色列,和他要永远统治的国度。同样,教会—他救赎的团体,亦与道成肉身的耶稣有分不开的关系。

以上所提的三点都一致指出救赎主、神的儿子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乃圣灵的工作。道成肉身乃新约圣经圣灵工作的一个重点。从基督的身体来看道成肉身,我们看到耶稣因圣灵感孕而生,一个群体因耶稣的名形成,即五旬节后的教会—基督的身体,他们从赐生命的灵领受生命,这群由信徒组成的团体藉着洗礼归在耶稣的名下,成为「在基督里」的,可见两者间逼真的对比。道成肉身的救世主是教会的根基和始祖。道成肉身的基督与圣灵之间有密切不可分的关系,圣灵的大能使基督道成肉身,而基督乃教会的头,他是信他之民的救赎主,新以色列的统治者和永恒之国的君王。

新约圣经记载基督的受洗,其重点不在这件历史事件,而在当稣从水里上来的时候,圣灵仿佛鸽子降在耶稣的身上,以及其对基督之救赎工作和其后他用圣灵施洗的涵义。我们要从什么角度来谈其涵义呢?就是从天上来的声音说话的对象和神的灵降下的人,他就是神的儿子。从上下文我们看见三一真神之间不可分的关系—受洗的是神的儿子,同时又有圣灵的降下,和父的声音,可见圣灵与受洗的基督关系何等密切。此外,我们还要从基督的弥赛亚使命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他必须通过死,藉圣灵赐人生命。

1.当时的犹太人将洗礼与基督联想到一起。施洗约翰将洗礼与用圣灵施洗的连在一起。当约翰开始在约但河旁为人施洗时,犹太人就心里猜疑,以为他或许是基督,以利亚,或「那先知」(路三15;约一19~21)。在约翰回答说不是后,百姓就问他,你若不是基督,为何为人施洗?由此可见,对犹太人来说,基督就是那位施洗者。然而他们却不清楚,真基督乃是用圣灵和火施洗的那一位,施洗约翰为他们点出这一点。

约翰的洗礼和教导为主预备了道路,将人指向那已经来到的基督,将基督显明给以色列人(约一31),并且亦有预表的意思,他向以色列人宣告,基督来临的目的乃是要用圣灵为他们施洗(太三11;路三16;徒一5)。

2.耶稣是基督。那撒勒人耶稣在受洗的时候,通过父的声音:「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路三22)及圣灵之下降被认出是那位要用圣灵施洗的基督,就是神的儿子,这是父神亲自向神子和约翰作的见证。施洗约翰得的启示是「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施洗的」(约一33),他看见了,就如此作见证。

3.基督受洗时圣灵之降临与那从天上来的声音奠定了其弥赛亚的职分。圣灵之降临与内住使基督有能力完成弥赛亚的使命,最终使他能用圣灵施洗。圣灵降临到耶稣的身上,就是神膏他为基督、为王的明证。弥赛亚当有的两个特征就是圣灵和能力,它们都充分地在耶稣身上体现(徒十38)。道成肉身是他在世生命的开始,而洗礼却是他在世工作的开始。道成肉身的是神的儿子,同样地,神所设立为弥赛亚的亦是神的儿子。

弥赛亚的职分和工作与圣灵的恩膏是不可分的。耶稣藉着圣灵的内住和大能,不仅开始他为弥赛亚的工作,亦装备他完成救赎的工作,并且预备将来他还要用圣灵为他的子民施洗。故此,弥赛亚和他的工作与圣灵有分不开的关系,圣灵在救赎大工上亦是不可缺的。同样地,教会是一个弥赛亚的群体,受了圣灵的洗,她的根源于道成肉身的基督和圣灵的密切关系。

首先,我们要记住这位被带到旷野受魔鬼试探的是刚被设立的弥赛亚,神的儿子,就是圣灵降临、并停留在他身上的耶稣。圣灵把耶稣,被圣灵充满的弥赛亚,带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路四1)。耶稣受的试探基本上是弥赛亚性的,他被攻击的重点乃他那弥赛亚的身分—神的儿子。藉着与他同在的弥赛亚的灵,他证明了自己是真弥赛亚,是神的儿子。

根据马太福音四章的记载,魔鬼的头两个试探都是由「你若是神儿子」开始,想让耶稣怀疑自己的身分。耶稣用神的话回答,他不仅深知自己是神的儿子,还是「主你的神。」魔鬼在第三个试探想叫耶稣拜它,耶稣的回答是:「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他。」可见魔鬼攻击的箭头对准耶稣对弥赛亚职分的自觉。而耶稣的得胜也不外乎他对此身分的自觉,知道他是神的儿子,有圣灵的充满和大能,去执行弥赛亚要执行的使命。

路加福音四章十四节说,耶稣在胜过魔鬼的试探后,「满有圣灵的能力回到加利利。」路加对圣灵在这段时间内的记载都说明,弥赛亚身上的圣灵及其大能是永久下变的。是圣灵把耶稣引到旷野,是圣灵在受试探的整个过程中托住他,耶稣也是满有圣灵能力的开始他的事奉。

至于弥赛亚是教会这一点,我们可以说,基督在受洗的时候,为了他的子民尽了诸般的义,他在受试探时,代替他的子民因顺服神而胜过撒但。亚当因为不顺服,死亡进入了世界,同样因基督的顺服,给信他的人带来了生命。基督因圣灵的大能顺服,由于教会在他里面,所以信徒由于同属这弥赛亚的身体而靠圣灵顺服神。

根据福音书,耶稣的工作包括行神迹、赶鬼,和他颇具权威性的教导。百姓普遍的反应是惊讶和希奇。耶稣的一生和工作都是超然的,人们也看出他有神的同在。他的一主确有圣灵的同在,他在世上的工作也满有圣灵的大能。然而在这一段时间却很少提到圣灵,这可能与大多数的人没有将他的工作与弥赛亚是个满有圣灵及其大能的人连在一起有关。

1.圣灵在耶稣受洗的时候降在他身上,立他为弥赛亚,并且一直与他同在,所以他一生的事奉都满有圣灵的大能。故此,「耶稣满有圣灵的能力回到加利利」(路四14)的涵义是很深的。由于耶稣的工作印证和彰显圣灵的大能,以致看到的人都希奇(路四16~24)。

2.因为耶稣是圣灵所膏的弥赛亚,所以他的事奉满有圣灵的能。耶稣自己也清楚知道他就是弥赛亚,他是靠圣灵工作(路四18~21;太十二17~21)。这些经文不单指明弥赛亚的身分,亦指出弥赛亚工作的内容,即传福音给贫穷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受压的得自由,将公义传给外邦等等。总的来说,「他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因为神与他同在」(徒十38)。耶稣身为弥赛亚,完全被圣灵引导,他的言行都是神的灵在他里面和藉着他的工作。

3.耶稣及其工作的弥赛亚性和圣灵性,尤其可见于他的教导和工作,如行神迹和赶鬼,可以总结为满有能力(路四14,五17)和权柄(路五24;太九6)。耶稣靠圣灵的大能行事,他所拥有的权柄乃是弥赛亚所拥有从神而来的权柄。

圣灵降在耶稣身上,膏他,使他能承担弥赛亚的工作。他的一生都被圣灵充满,并靠圣灵的能力行事,成就了救赎的工作。教会乃基督之体现,基督是成形中的教会,靠圣灵的大能逐步在救赎的过程中迈进。基督预表教会,基督之工作与圣灵之关系的紧密亦表明教会与圣灵之关系的紧密。基督之所以能完成救赎的大工,乃因他里面那弥赛亚的灵。

这段我们要讨论之重点乃圣灵在基督之死这件事上所扮演的角色。希伯来书九章十四节明确他说:「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圣经一再指出耶稣的身分是神的儿子。满有圣灵的弥赛亚,他藉圣灵完成弥赛亚的使命,就是他的死亦不例外。

1.基督藉着永远的灵甘愿将处己献给神,并且断了气(太二十七50;可十五37;路二十三46;约十九30)。耶稣在祈祷:「父阿!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之后就断了气。他将自己献上,为我们成了祭物。他的死是真正身体的死。藉着永远的灵,他献上自己的生命,为我们的罪而死。

2.耶稣交付给父神的灵是他属人的灵,即他肉身的生命,与永远的灵不同。这永远的灵乃是圣灵,是在耶稣受洗时降在他身上弥赛亚的灵。基督的死乃是为了救赎,代替罪人,他藉着圣灵将自己无瑕无疵地献给父神。

3.耶稣以圣灵所膏的弥赛亚,神的儿子的身分而死,他的死成就了弥赛亚的使命。当时在场的百夫长说:「这真是神的儿子」(太二十七54)。耶稣在低头断气前说:「成了」(约十九30)。这是他一生顺服父的高潮,完成了救赎大工。圣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可十五38)。

可见耶稣的身分和他的工作,从受洗到死都满有弥赛亚的灵。同样地,道成肉身的基督本身就是教会,他是藉着,也是靠着那加在他身上弥赛亚的圣灵为教会在肉身上死了。

前面说过耶稣从生到死,他和圣灵的关系密不可分。但这种关系在他死时结束了。基督真正死了,藉着死他完成了他降世的使命。基督的复活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基督「得荣耀」的分殷,我们将会更详细地讨论基督复活的重要性。

1.新约圣经没有直接、明确地指出是圣灵使基督从死里复活,但直接指明或暗示是父神使基督从死里复活(徒三15;弗一20;罗八11)。此外,根据圣经的教训,一般来说,使人复活的是父神(约五21;徒二十六8:林后一9),使基督从死里复活的也是父神(加一1;弗一20;罗六4更明明地如此说)。父神用他那极大无比的能力使他的儿子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无疑的,父神是基督复活的媒介。

此外,基督亦积极地参与他的复括,但其层次与父神不同,他在世的时候一再提出他的受苦,死,和复活是必要的(可八31,九31,十34)。同时他也说他有能力取回自己的性命,并且三日内要建立以他的身体为基础的圣殿(约二19~22,十18)。

2.新约有几段经节常被引用来讨论圣灵在基督复活这个事件上的工作,但这些经文并没有明确他说是圣灵使基督从死里复活。罗马书一章三节和四节指出基督的两种生存方式,一是肉身的,一是属灵的。我们不能将之解释为圣灵是基督复活的媒介。罗马书八章十一节说到三一真神,显示父神是基督复活的媒介。彼得前书三章十八节的重点乃是基督一次的死使他有资格引我们到神面前,因为他在肉身死了,然后复活成了灵。这些经文都没有直接了当他说是圣灵使基督从死里复活。

3.基督在世时与圣灵的关系在他去世时告一个段落。基督的复活乃父神因他荣耀的大能,证明他是神的儿子。基督的复活开始了他的另一种生存方式,是属灵的,他成了赐生命的灵。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成了信徒过新生活的基础(罗六4)。父神的荣耀是大有能力的。他的荣耀在历史一再出现(参出十九16~25,三十三18~23;历下七1~2;路二9)。同样地,父神在使基督复活的事上亦是满有荣耀和能力。故此,基督耶稣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罗一4)。他的复活大有能力,复活的基督亦是大有能力的。

总之,耶稣以神子弥赛亚的身分死了,同样在第三天,父神的荣耀以大能使他复活,并且再次宣称他是真正神的儿子和弥赛亚。耶稣因道成肉身来到世界,却因复活成为赐生命的灵。神的大能与圣灵的大能有密切的关系,就像父在子里面,子在父里面一样。由于新约圣经特别指明父神乃基督复活之媒介,从此可见三一真神在这事件上都有份。三一真神的每一位都参与这件事,而非圣灵一位的工作。是神的荣耀和能力使基督从死里复活,荣耀和能力亦是复活的基督的特征。

基督的一生,从他被圣灵感孕的那一刻到他的死,都与圣灵有紧密的关系。他以神的儿子的身分出生,受洗,受试探,工作,死亡,和复活。圣灵在基督受洗时降在他身上,立他为弥赛亚,并给他能力执行弥赛亚的使命。基督的死是必要的,他的死成全了救赎的大工。圣灵与基督弥赛亚的关系在耶稣死的时候告一段落。是父神使他从死里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基督的生与死是教会成形不可少的部分,基督生平的每个阶段都代表教会,都有圣灵的同在。故此,在教会成形的过程中,基督,圣灵,和基督所代表的教会是分不开的。

拿撒勒人耶稣,神的儿子在接受洗礼的时候,圣灵降在他身上,膏他为弥赛亚,就是那位要用圣灵和火施洗的。用圣灵施洗是弥赛亚使命的最终目的,正如他的名字耶稣,「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一21)。耶稣虽然在复活之后,还没有达到此目的,但他没有忘记,他再次应许(徒一5~8),在他升天之后要成全这事(徒二1-4)。

约翰福音七章三十九节可以说是了解约翰福音以及从圣经和神学的角度认识圣灵具决定性的一节经文。它清楚指出耶稣的得荣耀乃赐下圣灵的先决条件。而得荣耀这个过程是一系列的救赎,包括他的死、复活、升天,和坐在父神的右边。

耶稣说他的离去与门徒有益,他若不去,保惠师就不来(约十六7)。可见耶稣离世之必要性。其必然后果乃圣灵在五旬节之来临。而这一切耶稣早已预期到,并告诉了他的门徒们。故此,约翰福音有它的独特性,唯有它记载了耶稣与门徒的最后谈话,并且整本福音书是从五旬节后和得荣耀后的观点,用回述的方式写的,给我们留下耶稣亲口对圣灵的教导。这也是我们要了解得荣耀的基督和圣灵的关系,圣灵和信徒的关系与基督和信徒的关系不可少的。

在什么情况下耶稣说了这一段临别赠言呢?在他被卖的那一夜(参约十三章),为了安慰门徒,他将有关圣灵及其工作的启示讲解给门徒听,他将通过他要差派的圣灵延续他的同在和事奉。这一段话为五旬节俭教会属灵的生活及功能留下了蓝图。这一段话亦是启开我们对保罗的圣灵观认识的钥匙。耶稣所说的是对将要发生的事的指示和应许,而保罗则是以劝勉的方式谈教会生活的真情。可见耶稣这一段话的涵义,它给门徒带来希望、平安、和期待,亦使门徒到事情成就的时候就可以信(约十四29)。

(一)基督之离世与圣灵之降临

基督离世的时候就要到了,他面对心里忧愁的门徒说了临别的话。他说,他要离世到父那里去,他的离去对门徒是有益的。他也预先告诉了门徒,他和他们之间新的关系。在差遣圣灵的事上,三一真神的参与是显而易见的。

1.基督离世的必要(约十六7)。他的离世是圣灵降临的先决条件。他离世回到父那里去的途径乃死在十字架上(约十二27,32~33)。可见,他的死是整个离世过程中不可少的一部分。

2.基督离世与门徒。耶稣的离世与门徒有益,他去保惠师才会来。因他的死,门徒被引到父面前,因他的离世,他才能为门徒预备地方(约十四1~6,18,28;十六7),然后来接他们到他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他的离世可以说开了一条通往父那里去的道路,他的死也成了人到父那里去的唯一途径。

3.基督的离世与圣灵的降临。圣灵的源头乃是父神,父和子一同差遣圣灵,但基督是圣灵的主要差遣者,因他求父赐保惠师(约十四16),他差遣从父而出真理的灵(约十五26),他自己也差圣灵(十六7),就是父亦因子的名差圣灵(十四26)。三一真神在差圣灵这件事上的参与,一方面显示这件事的重要性,一方面也说明了基督受死的必要性。他若不去,圣灵就不来的因果关系是再清楚不过了。

(二)圣灵友降临与门徒的生活

1.爱基督,也就是信基督,是受圣灵的先决条件,也是被父和子所爱,以及内住的必要条件(约十四15,21,23)。耶稣给「爱他」下的定义乃是「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十四21)。这里所说的命令是指他从父所领受又遵守的命令,即舍命(十18)和永生(十二49~50)呢?还是指他给门徒的一条新命令,即彼此相爱(十三34;十五12,17)呢?彼此相爱乃门徒在主里面的生活方式。耶稣对门徒的爱乃是他们彼此相爱的典范。耶稣如何遵守父的命令,常在父的爱里,同样,门徒也当如何遵守主的命令彼此相爱,常在他的爱里(十五10)。基督为门徒舍命是门徒彼此相爱的基础。领受耶稣的话就是相信耶稣,这样的人有永主(五25;三36)。换言之,人若想与父和子建立生命的关系,享受圣灵的内住,信靠耶稣是必要的。信徒是三一真神内住的所在地。

2.圣灵降临后,信徒与三一种将有一种新的关系,主要是信徒将享有三一神的内住及交通。从约翰福音十四章十六至廿三节,我们看到保惠师和他的内住是耶稣赐给门徒的礼物,其次又谈到耶稣就要再回到门徒中间,最后说到父与子一同来住在门徒心里。父差遣圣灵为了使他常与门徒同在。门徒领受圣灵,也认识他,因圣灵与他们同在,并且住在他们里面。可见圣灵与门徒的亲密关系是逐渐加深的。先是与门徒作伴交通,后是亲自与他们同在,最终住在他们里面。圣灵的降临与耶稣的再次回到门徒中间是平行的,圣灵被差,就是耶稣的回来(十四16,18)。耶稣活着,所以他的门徒也活着(十四17,19)。三一真神内住在信徒里面是个事实,也是个奥秘。他们各自在信徒里面居住,也联合在信徒里面居住。虽然如此,信徒只与基督联合,是一种生命的联合。可见信徒与三一真神生命上的关系,是基督离世与圣灵降临的后果。

3.唯有认真作门徒的才能享受这种与三一神生命的连系(十四17,19)。热爱基督,信靠顺服他是领受圣灵的必要条件。同样,唯有圣灵同在及内住的信徒才能拥有和认识圣灵,唯有与基督联合的才能认识他,因此,也唯有保持与基督密切关系的人才能享受基督超时空的同在。换言之,信徒是圣灵内住的范围,而信徒又与基督联合,故此,与基督联合成为圣灵内住的范围。

(三)圣灵的工作与信徒

没有基督的离世和圣灵的降临,就谈不上信徒的事奉,没有圣灵的工作,信徒的事奉也谈不上是作基督的工作。基督的离世是信徒事奉的根基。

1.基督作的是父差他作的工,信徒要作的是基督差他们作的工。然而他们在基督离世,圣灵降临之后才有能力作这工(十四11~12)。基督的工作与父的工作合一,乃因父与子的联合,信徒所作之工与子的工作合一也是因信徒与基督的联合。可见父的工作,子的工作,和信徒的工作的密切关连,基于他们之间生命的联合。通过圣灵的内住,基督与门徒联合在一起,那么也是通过内住在信徒里面的圣灵,基督才能继续他的工作。故此,信靠基督,门徒将来的事奉,基督到父那里去,圣灵之被差、和内注都有分不开的因果关系。父差子作的事无非是完成救赎大工死在十架上,而「更大的事」也无非是在五旬节之后,通过宣讲福音,将救恩广施与人。

2.圣灵工作的对象是信徒,其工作之内容和源头在于父和子的事。他要将所「听见」,所「领受」的「告诉」门徒。圣灵的工作是教导门徒,荣耀基督,为他作见证(十四26;十五26~27;十六13~15)。圣灵的教导工作具有涵盖性,他要叫门徒想起基督对他们所说的一切话。而基督说,他所说的就是父要他说的(参十四24)。所以,圣灵教导的范围乃耶稣基督其人、其事、和这些事在信徒从基督得生命的涵义,教导的是那些在基督里,常在基督里,受过他的恩膏,有圣灵内住的人(约壹二27)。

此外,真理的圣灵要引导门徒进入一切的真理(十六13)。基督是真理的体现(十四6),所以圣灵引导信徒明白的不外乎是基督本身和他所涵盖的一切。因耶稣是道路和真理,圣灵就把信徒带到真理的道路上。圣灵工作的核心是基督。他将基督的事告诉门徒,他带领、教导门徒认识的也是基督,在这一切事上圣灵都荣耀了基督,他在耶稣离世后为耶稣作见证,他亦通过信徒为基督作见证(十五27)。

总的来说,耶稣对保惠师的教导有四个重点:(1)耶稣通过死在十字架上回到父那里去是圣灵降临的先决条件。(2)三一神在圣灵之差派、信徒之生活和耶稣通过信徒所作的工作上都有参与。(3)虽然三一神的每一位都是独特的,但他们的工作却是有机的。(4)圣灵启示的核心人物是基督。他只为信徒的好处向他们显明基督,也只有有圣灵内住,并与基督联合的才能通过圣灵明白基督和父神的事。

上文已经说明基督的使命主要是:(1)将他的身体当作祭物献上,死在十字架,然后,差遣圣灵。他的死是他赐人生命的必经之路。藉着圣灵赐生命乃他最终的目标。耶稣在离别之夜向门徒说明了他的使命,新约圣经记载耶稣得荣耀的过程也指出耶稣必须经过那些救赎的事件才能达到赐生命的目的。耶稣得荣耀的过程包括他的死,复活,升天,坐在父的右边,和以圣灵施洗。耶稣的一生,从出世开始的每一刻都指向他的死。他得荣耀的整个过程中的每一刻也都指向他要赐下圣灵。我们可以把耶稣基督从道成肉身到得了荣耀坐在父的右边当作教会在拿撒勒人耶稣、神的儿子、弥赛亚身上酝酿的期间,而五旬节则是教会的真正开始。

在耶稣死的那一刹那,他与圣灵的关系告了一个段落,然而复活的主与圣灵那种亲密的关系在五旬节的时候,再一次重建,而且要维持到世界的末了。了解复活的主与圣灵的关系乃是了解基督与教会,以及圣灵与教会的关系的圣经基础。

(一)走向赐圣灵的路—得荣耀的过程

约翰福音七章三十六节到三十九节说:「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然后约翰加上一句:「耶稣这话是指信他之人要受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来,因为耶稣尚未得荣耀。」

首先,我们要看看住棚节和耶稣这段话的关系。住棚节是每年年底,在收成一年劳苦所得后的节期(出二十三14~17)。一方面庆祝完成一年的工作,另一方面记念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流浪。这使我们联想到他们从被奴之地埃及被解救出来,和将来要承受永远的生命和福乐。耶稣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说出这一段话。在年底收集一年劳苦所得的成果的喜乐和基督在完成效赎大工后,召聚他的子民和他们享受救恩之乐显明有连带关系。耶稣所期待的果子就是信徒在圣灵里享受丰盛的生命。

领受圣灵之先,必须信靠基督。而基督在赐生命之先亦必须先得荣耀。同样地,圣灵降临之先,基督必须先离世回到父那里去。

1.基督得荣耀涵盖他的死,复活,升天,和坐在父的右边。约翰福音对整个复杂的过程有独特的看见。基本上有三组事件说明基督得荣耀的涵义和范畴(约十二16,23,32;十三31~32;十七1,4~5)。

首先,逾越节前五天耶稣凯旋地进入耶路撒冷(十二1,12~15)。约翰说门徒起初不明白为何众人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直到耶稣得了荣耀以后想起这些话是指着他写的(十二16)。面对即将被卖和被捉拿,耶稣对那些寻求他的希利尼人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十二23),意即他死的时候到了。他的死正如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他的复活就如死了的麦子结出许多子粒。由于他的死,他能将生命赐给凡信服他的人,就是希利尼人也不例外。耶稣得荣耀主要指他的死,他的复活,和赐生命,但这一切都涵盖在他的死之内。

耶稣在确认他是「为这时候来的」之后,祈求父荣耀他的名(十二27~28)。其后他又指出他得荣耀的本质原是「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十二32)。约翰解释说:「耶稣这话原是指自己将要怎样死说的」(十二33)。耶稣被举起来指他死在十字架上而言。他不仅在十字架上肉身被举起,他亦被高举坐在父的右边(徒二33;五31)。他被高举成了他赐生命的先决条件(约三14~15)。当时,众人虽然看出耶稣是基督,但却没能将基督与其被高举连在一起,亦没能确认「人子」就是基督,就是弥赛亚。我们再次看见基督得荣耀说明他在十字架上的死,但也暗示他被高举到父的右边,以及他的死与高举的必然后果,即赐永生给相信他的人。

第二组事件是逾越节的晚餐后,耶稣被卖,被交在那些要杀他的人手中(十三31~32)。耶稣说:「如今人子得了荣耀,神在人子身上也得了荣耀。」犹大出卖耶稣正式开始了他得荣耀的过程,但还没有完成,因「神要因自己荣耀人子,并且要快快的荣耀他。」耶稣被出卖一方面象征这是他得荣耀一件已经成就的事实,另一方面亦表明将要成就的事会如预期一一展现。在这种情况下,耶稣的死可说是他得荣耀的核心事件。相关的是他的死使他能赐生命给凡信服他的人。「神在人子身上也得了荣耀」指的乃是他与门徒间生命的连系。这节经文与十四章十三节遥遥相应,耶稣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叫父因儿子得荣耀。」故此,父使基督得荣耀与父因子得荣耀是连在一起的。

同样地,约翰福音十七章一至五节谈到父荣耀子和子荣耀父,而后者的涵义乃「他将永生」赐给父赐给他的人。他在赐生命之先必须死在十字架上,然后回到父那里去。第五节说,「使我同你享荣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荣耀。」可见这指的是基督在道成肉身之前所有的荣耀,意即他回到天上后要重享的荣耀。

虽然耶稣的死是他得荣耀的重点,但其他的事件如复活和升天,都要从得荣耀的高潮来看,因每件事都是得荣耀不可少的一部分。故此,约翰福音七章三十九节所应许的圣灵直到耶稣完成了这三个阶段的事件,才能赐给信徒。

2.父神是耶稣得荣耀的媒介。耶稣则是以神的儿子,以色列的王和弥赛亚人子的身分被荣耀。

父神是耶稣复活的媒介,也是耶稣得荣耀的媒介(约八54;十二28;十七1,5;徒三13,15)。耶稣以神的儿子和弥赛亚的身分出生,领洗,受死,和复活。同样地,耶稣也是以神的儿子和弥赛亚的身分得荣耀。在他得荣耀的过程中,他的弥赛亚身分及使命的涵义逐渐加强。奇妙的是这个现象可从他对「人子」的用法看见。首先是人子得荣耀(约十二23;十三31),其次是人子被高举(约三14,六62,八28,十二34),最后是人子赐人永生的使命(约一51;六27,62~63)。此外,耶稣亦是以神的儿子(约十七1,5,24),以色列的王(约十二12~16),和神的仆人(徒三13)的身分得荣耀。这些头衔加强了基督弥赛亚的身分,人子这个头衔尤其表明了弥赛亚的工作。就这样耶稣在得荣耀时将荣耀的人子(但七13)和受苦的仆人(赛五三章)两个观念连于一身。故此,他的受苦和上十字架不是痛苦,乃君王正式加冕的荣耀。而此荣耀亦预期了升天的荣耀以及附带的赐永生和掌权(但七14)。

3.由于基督的生指向他的死,他的死指向他的复活,他的复活又指向他的升天和坐在父右边,这些事件都一齐指向,并稳健地迈向他的差遣圣灵。

耶稣的被高举由复活开始,接着是四十天后的升天。这一段期间有两个特征:(1)父神被指明是使基督高举的媒介。(2)复活的基督满脑子所想的都是回到父那里去,然后差遣圣灵。

为了要追溯基督得荣耀的历史过程,我们还是从前面所提圣灵与复活的基督那一分段的结束开始。由于我们的重点是圣灵与基督的关系,尤其是弥赛亚的身分,因他就是成形中的教会。然后我们会查考耶稣预期他将以弥赛亚的身分差遣圣灵,差遣他的门徒为他作见证。回到父那里去是差遣圣灵的必然前奏。复活的基督完成效赎使命的时刻就在眼前,当然他的思想免不了围绕在圣灵与门徒事奉这个主题上。了解当时的处境就更能帮助我们体会「大使命」的涵义。

约翰二十章廿一至廿二节的重点是,「天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门徒的工作渊源于基督的使命,故此门徒的事奉乃耶稣事奉的延伸。耶稣在差派门徒之后向他们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这个行动有象征性的意义,预表他们将领受圣灵。虽然耶稣基督有权赐圣灵给门徒,但他必须在回到父那里去之梭,才能正式赐下圣灵。

马太福音廿八章十六到至廿节记载了大使命的经文。门徒到了加利利耶稣约定与他们见面的山上,耶稣先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然后差派门徒。他们受差去作的工作不外乎是宣教的工作,「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加上在马可福音十六章十五至十六节,我们看到这些经文强调的都是门徒奉差遣,他们在领受圣灵之后的工作。这个看法在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记载更为显明。到目前为止,我们谈到耶稣差派门徒的权柄,以及门徒将来的工作,即耶稣死而复活后就预期他将升天回到父那里去,并要差遣圣灵。

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都记载了门徒奉耶稣差遣的事。可见此事在作者心目中的重要性。复活的主对门徒说,他们要与圣灵一同为他作见证(约十五26~27;路二十四48)。见证的基本内容是耶稣的受害和复活,以及悔改赦罪的道(路二十四46~47)。基督还嘱咐他们不要离开耶路撒冷,直到他们领受父所应许的圣灵(徒一4;路二十四49)。他又说:「约翰是用水施洗,但不多几日,你们要受圣灵的洗」(徒一5)。可见耶稣基督就是那位用圣灵施洗的弥赛亚。了解见证的内容,加上领受圣灵,就有能力到处为主作见证(徒一8)。

以上所提的这些经文,都是记载耶稣复活后和升天前差派门徒的经文。每次提到圣灵都说他将如何装备门徒继续耶稣的事工。正如稣在世时圣灵如何充满他,加力量给他完成他奉差的工作,同样地,耶稣也预言保惠师将如何充满门徒,给他们能力为主作见证。差遣圣灵的是基督,差遣门徒的亦是基督。

四福音都清楚记载耶稣差派十一位使徒,是这一群人看见复活的主并接受他的差派(太二十八16

耶稣升天的记载简单明了(可十六19~20;路二十四50~53;徒一9~11)。这些经文记载耶稣被接到天上去。耶稣升天是他自己的作为(约二十17),是一件历史上的事实(弗四8~10;彼前三22)。他的升天和他的复活同样是被动的,也是主动的。由于这两件事都没有提到圣灵的工作,再次证明耶稣死后升天之间与圣灵的关系停止了一段时间。耶稣复活的媒介是父神的荣耀,他升天时是一朵云彩把他接了去。而天庭对他的欢迎采取了迎接神的儿子、父所爱的、得胜荣归的弥赛亚,和荣耀的王的方式,他被迎到父的面前(来四14,九24),当然就是在这时他坐到父的右边,从父领受了圣灵。然而从圣经和神学的角度来说,基督正式被加冕的知识乃是五旬节之后才很谨慎地启示给人。救赎的工作已经进入了尾声,下一个事件—基督差圣灵,就非它莫属了。

(二)对灵之来临即教会之开始

五旬节圣灵降临是救赎工作的最高峰,是神整个救赎计划重要的一部分,与旧约的出埃及,颁律法,进迦南,和新约耶稣的一生——出生,受洗,工作,受死,复活,和升天,有同等的价值,我们甚至可以说它应验了以上所提的这些事件所预表的。五旬节的涵义又深又广,几乎无法完全明白。最起码地,它是弥赛亚工作的句点和成全。它应验了耶稣对门徒的应许—圣灵将降在凡有血气的人身上。它开创了一个新的纪元,就是圣灵和通过信基督从圣灵得生命的纪元(约七39)。故此,五旬节圣灵之降临是教会,也是宣教的开始。

从五旬节和基督的一生及得荣耀的观点,我们看出五旬节后圣灵在教会内的运作有二:一是赐生命,二他是这个有特殊功能的团体的领导。同样地,也唯有从这个观点,我们才能明白复活的基督与他差派给教会的圣灵,以及复活的基督与属他的教会的关系。故此,若不经过以上的讨论,我们就不容易明白保罗的圣灵观。

1.五旬节这个事件应验了以圣灵施洗的应许。门徒是首批领受圣灵的人(徒二1~4)。

此事件之超然现象如下:(1)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大风吹过。(2)充满他们所坐的屋子。(3)有舌头如火焰出现。(4)分开落在他们各人的头上。(5)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6)他们都按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五旬节圣灵降临是整个救赎过程不可少的一环,这一系列超然的事发生,使五旬节显的更为独特。

五旬节圣灵的降临应验了马太福音三章十一节和使徒行传一章五节的应许,就是耶稣以弥赛亚的身分用圣灵为门徒施洗。前面已经提过头一批领受圣灵洗礼的门徒一共有十一位。我们必须将这头一次的圣灵充满,与使徒们在五旬节后被圣灵充满,以及那些因悔改听信福音所受的灵洗分开。门徒们在五旬节之后几度被圣灵充满(徒四8,31;十三9),当时他们传福音受到拦阻,圣灵充满他们,促进了福音的广传,而使徒行传二章三十八节对信徒的应许乃是他们要「领受」圣灵。故此,使徒行传二章四节的「被圣灵充满」是独特的,它是救赎过程中必然的事件,也是其后种种充满的基础。其之所以独特,乃因它应验了耶稣对门徒的应许。使徒行传一章从十五节到末了,谈到选马提亚以补十二使徒之缺。从内容来看好似附加的,而一章十四节和二章一节亦有连带的关系。再者在第二章又看到彼得和十一个使徒在被圣灵充满后,立刻为复活的基督作见证(二14,37)。当时听道的人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二42),似乎表明使徒们受了圣灵特别的浇灌,他们的教训颇有权柄。可见耶稣应许的圣灵的洗是给门徒的,同样地,领受这次圣灵充满的也只限于使徒。领受圣灵的和被圣灵差派的人也是相同的。耶稣升天回到父那里去,差遣圣灵,是门徒看见,听见(二33),亲自体会的,这是一个历史上不可抹杀的事实。

2.五旬节的意义在于它是基督被高举和得荣耀的最高峰,在那**赐下圣灵(徒二33)。

彼得的第一篇讲道把福音按着次序一一讲出,尤其在二章廿二节之后,他重申基督得荣耀的过程。就是在此神将基督差圣灵在整个得荣耀的地位启示给我们。彼得说神在五旬节成就了耶稣的应许(徒二36;约十五26;十六7;路二十四48)。首先,彼得认为五旬节应验了约珥书二章廿八至三十二节的话,是「末后的日子」在末世的出现。其次,彼得讲到耶稣在世的工作:施行异能、奇事、神迹,他的受害,钉在十字架上,死了,又从死里复活。然后谈他被高举,坐在父神的右边,差遣圣灵,和他的主权。最后,彼得呼吁听道的人悔改信耶稣。不过我们目前的重点是基督的被高举(二33~36)。

死了又复活的耶稣「既被神的右手高举,又从父受了所应许的圣灵,就……浇灌下来。」他的死和复活是他被高举的基础,同样地,由于他被父高举,他从父领受了圣灵,也因此他有资格在五旬节将圣灵赐给他的门徒。这节复杂的经文涵盖三个步骤:(1)耶稣被父高举。(2)他从父领受所应许的圣灵。(3)然后他把圣灵浇灌下来。可见父神是基督被高举的媒介。他被高举后的地位使他从父受了圣灵。也因为他领受了圣灵,所以他能将圣灵赐给信他的。故此,赐圣灵乃耶稣被高举后的必然后果。

大卫在圣灵的默示下,写了诗篇一百壹拾篇,这是一篇预言弥赛亚登基的诗篇,谈到弥赛亚在天庭坐上荣耀的宝座,耶和华将至上的权柄赐给他,封他为王,他将带领他的子民出去争战,直到所有的仇敌都服在他的手下(参诗二6~7)。彼得引用这篇诗篇主要谈耶稣被加冕这件事以及他掌权的时限,暗示了弥赛亚的使命还有待完成。彼得把救赎的过程有次序的一一说出,基督受苦和死亡的结果就是他被高举。这些因果关系是使徒的教训中不可少的。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书二章九至十一节指出由于基督存心顺服以至于死,「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参来一3:十二2:弗一20~22;西三1)。

圣经用「坐在父的右边」代表基督之登基。基督坐在父神的右边不仅代表他在天上被加冕这件事,也表明他将与父一齐永远掌权。宝座代表权柄和尊荣,坐在父的右边表明至高的权柄、荣耀、和能力。他治理的范围包括天上和地下,今世和来世,通过期待那将要发生的事,我们体会到基督被高举对教会的涵义(弗一22)。神高举基督,赐他宇宙中至上无比的权柄,在万有之上。神将这样尊贵的基督赐给教会,而非教会外的人。父神是赐与者,基督是礼物,教会是受益者。父高举基督,将他当礼物赐给教会(参约三16)。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就如头和身体是一种生命的关系(弗一22~23)。这位在万有之上的基督是属于教会的。

彼得又说:「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基督了」(徒二36)。神高举耶稣,表明他已经立耶稣为主为基督了,整个宇宙都在他的手下。耶稣以弥赛亚、神的儿子的身分出生,受洗,被圣灵所膏,死而复活,被高举坐在父的右边,被立为主。同样地,耶稣以弥赛亚的身分在五旬节的早晨用圣灵为门徒施洗。先知约珥(珥二28~32),施洗约翰(太三11)和耶稣自己的应许(约十四16,26;十五26;十六7:路二十四49;徒一5)都应验了。耶稣得荣耀的过程达到了最高峰。

彼得在默示下把这些救赎过程中的种种事件解释成救赎之完成。五旬节圣灵的降临是基督救赎工作圆满的完结,但与此同时它亦开始了一个新的纪元,即通过使徒那满有圣灵能力的宣讲,收割属灵的庄稼。

3.从教会的开始看五旬节的意义:(1)五旬节应验了旧约对末世的预言,圣灵的降临开始了收割的工作。(2)使徒们在五旬节受圣灵,成了主复活的见证人,也成了教会的根基。(3)从五旬节开始,凡信基督的都可从他领受圣灵,加入教会,因而新约教会是一个不断增长的团体。

五旬节象征「末后的日子」来到(珥二28)。五旬节原是纪念好收成的节期,圣灵的降临亦象征属灵收割的开始,一直延伸到地球的各个角落。五旬节是主用圣灵浇灌凡有血气之始,同样地,使徒们第一次讲道的对象亦是各国来的人。神原是以色列人的神,耶稣的事奉也只限于在犹太人当中,但五旬节应验了旧约的期待,神要向各地的人施怜悯,耶稣预备将生命赐给凡信他的人,就是那些寻求他的希利尼人也不例外。这种宇宙性和召集各国的人是新约教会观的特色。圣灵的降临开了通往父那里去的一条路,凡信靠耶稣的人,无论是哪国人,都可以成为教会的一分子,这就是教会的普世性。

其次,五旬节圣灵降临,任命使徒们为第一批见证人,作主复活的见证。我们现在要回到前面提过的一个观点,就是使徒是第一批被圣灵充满的人,其目的乃是作见证(徒一8;路二十四48)。由于基督的生、死、和复活是真道的内容,自然也成了他们见证的内容。这些人跟随了耶稣三年之久,他们认识基督。他受洗的时候他们在那里,他升天的时候他们也在那里。耶稣从起初就选召了他们(除了那沉沦之子以外),差派他们,任命他们为真正有权柄的见证人。他们的见证与后人的见证是不能相比的。他们的身分独特,他们亲眼见过主,被主差派,又被圣灵充满。使徒的工作和教会历史的结构也是分不开的,他们是被主直接差派,加能力的见证人,他们拥有真道,故此,他们是教会的根基,而主基督自己则是房角石。基督是教会的救赎主,他不仅成就了救赎之工,他亦赐给门徒圣灵和能力作见证。使徒见证的内容,即存记在新约圣经的信息,这信息不断地被传讲,后来成为能救人的福音内容。

使徒见证人把道成肉身、复活的基督,和教会的事奉和生活连成一线。一方面来说,由于使徒们是基督在世工作的一部分,所以他们属于新约教会前的时期。另一方面,他们是第一批领受圣灵的人,所以属于五旬节后的教会,是教会的根基。通过使徒的见证,他们实际上可以说把圣灵分给信的人。「领受他(彼得)话的人就受了洗,那一天门徒约添了三千人」(徒二41)。综合以上所谈的,我们对使徒与基督,与圣灵,和与其他信徒的关系的认识就更清楚,更具体了。

最后,五旬节是使徒传道的开始,其目的乃引人悔改和得生命,即接受圣灵为礼物。那三千位听彼得和其他使徒讲道,信而悔改受洗的人成立了新约教会的第一个「堂会」。这个生命的团体是因使徒传扬真道产生的。

当听道的人问彼得说:「我们当怎样行?」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徒二37~38)。彼得劝他们各人奉耶稣的名受洗,好叫他们的罪得赦,无疑地,彼得劝他们相信他所传讲的真道(徒二14~37),就是耶稣是钉十字架、死而复活、又被高举的基督。他们就照着行了,「于是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洗」(二41)。这里所说的洗礼不仅是水洗,而是以承认信靠基督为条件、为核心的洗礼。因为凡以相信和悔改的心呼求主名的,他们就必得到赦罪之恩。

人在悔改、受洗之后,就必领受所应许的圣灵。意思就是说人若诚心悔改认罪,相信基督,即接受彼得所传的道,就必领受圣灵。这是我们再三重复的,此真理在约翰福音格外明显。基督的死带来生命,信基督的就有永生是一致的,这永生藉着圣灵赐给信的人(参约七37~39)。同样的程序也包涵在使徒行传二章三十八节,信耶稣的通过受圣灵得生命。是信心,是呼求主的名使人得生命。洗礼不是受圣灵的条件,而是代表信心的洗礼。故此,任何人,他们的儿女,和外邦人都是因信基督,因领受使徒的教训而受圣灵。

彼得在使徒行传二章记载的讲道是头一篇布道的讲道,是后来历代讲章的典范。当时信的三千人都受洗领受了圣灵。同样地,他们受洗,受圣灵的过程也成了历代因信基督而受洗的信徒受圣灵的正常途径。而这个洗礼是一般正常的「基督徒洗礼」,而非使徒行传二章一至四节所描述的受圣灵的洗。五旬节的来临,使使徒们大有能力,因他们传扬真道,得救的人不断地加入基督的身体,教会也因此正式诞生了。故此,我们要从三个不同的角度看五旬节,它是「末后的日子」在末世的应验,它使教会的根基--使徒们大有能力,它亦是教会的开始,凡领受使徒的教训,信靠基督的都要领受圣灵。

(三)基督赐生命的灵,圣灵,与教会

简单地总结本章,首先我们谈过基督的一生,他是因圣灵感孕而生,受洗时圣灵降在他的身上,他的言行都是靠圣灵的大能。他的一生证明他是神的儿子,是弥赛亚。其次,他在肉身的死担当了多人的罪,他的死使他有权柄赐生命。第三,耶稣从死里复活后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然而除非他回到父那里去,完成得荣耀的过程,他不能赐人生命。第四,当他被高举,被立为主、为基督,以弥赛亚和主的身分坐在父的右边,他从父领受了圣灵,并且将圣灵赐给他的门徒也就是他的教会。第五,基督在完成得荣耀的过程后,成了赐生命的灵,因而能赐人圣灵。其实,赐人生命乃是圣灵的大能作为。人接受使徒的见证,信服基督,就领受圣灵,也就从基督得生命。

至于基督和圣灵的关系,我们可以总结为三:(1)基督从生到死与圣灵有分不开的关系。耶稣也是靠圣灵的能力完成弥赛亚的使命。(2)基督从复活到升天坐在父的右边这段期间,父神是高举基督的那一位。根据圣经明显的记载,圣灵和基督的关系似乎暂时告一段落。(3)基督从父领受了圣灵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恢复了。但是与基督在世时的关系有所不同。耶稣在世时靠着圣灵执行弥赛亚的任务,但是在升天后,基督是差遣者,而圣灵是被差的。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灵,他从父领受圣灵,然后将圣灵赐给凡信靠他的人。基督和圣灵的这种关系会持续到他二次降临为止。

此外,我们还看到圣灵与在世的耶稣同在,以及圣灵与使徒和信徒的同在,有类似的地方。耶稣是因圣灵感孕而生,使徒和信徒因受了圣灵而由圣灵而生(约三3,8)。耶稣靠圣灵作工,信徒也靠圣灵作工。圣灵是同一位,但对耶稣而言,他是父所差的神的灵,对门徒而言,圣灵是基督差来的保惠师,是基督的灵。再者,因圣灵的大能,耶稣走向死亡,后来他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是个灵体。同样地,门徒也是靠圣灵面向末日,在那**们的身体也将成为复活的身体。圣灵的同在原是耶稣的特权,今天成了信徒的享受,其所以能如此,正因基督的死为人带来了生命。信徒的生活和事奉是按着,也是源于基督的生活和事奉,但是二者在本质上是不同的。

基督的一生和他的使命,尤其是他得荣耀的过程,使教会逐渐成形。换句话说,他的生命和使命导致他藉圣灵赐生命。至于他和教会的关系,他是赐生命的那一位,教会则是领受生命的,是一种属灵生命的关系和联合。我们可以说,没有基督就不可能有教会,人若不从他得生命及维持生命的关系,就与教会无分。基督为他的子民,为那些信他的人而死,他的一生和使命,即使徒所传的真道,成了教会成形阶段的唯一「原料」,也成了人进入蒙赎团体的信仰前题。

至于圣灵和教会的关系,亦要从以上的观点去谈。信徒因信归入基督,领受圣灵,靠他而活。五旬节后,在基督的指使下,圣灵在教会运作,他是属基督的灵。意思就是说,基督由于顺服而从父得到自由运用圣灵及其恩赐和能力的权柄,复活的基督被神高举成为赐生命的灵,这个灵和他赐给教会的圣灵是不同的。圣灵仍然是神的灵,从父而出,但在基督完成得荣耀的过程后,成了基督的灵。圣灵属于基督,他为基督工作,他荣耀基督,听从基督,但却不是基督。基督虽是赐生命的灵,但却不是圣灵。

圣灵在执行基督弥赛亚的使命时,使教会在基督里逐渐成形,基督则因顺服而从父领受圣灵,然后差圣灵。所以圣灵被差为要赐生命给信服使徒的见证的人,建立真实的教会。这就是我们了解教会与基督和圣灵之生命关系的架构和基础。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第一章圣灵、道成肉身的基督,与教会的成形 道成肉身之基督—他的一生和他执行的弥赛亚任务—是教会的根基。无论从弥赛亚的、代赎的、或执行的角度来看,基督是教会,是成形中的教会。耶稣基督从道成肉身的那一刻起,他的使命就是死在十字架上。其目的乃通过他的死,他才能藉着圣灵赐生命给凡信靠他的人。整个救赎大工的先后次序是基督必须先死、复活、升天到父的右边,然后他才能差遣圣灵,藉圣灵赐人生命。在此救赎过程完成,圣灵赐下后,凡信服他的人,不论男女,都可以领受圣灵,得永生。五旬节可以说是新约教会的开始,基督在世生命的各个阶段也可说是教会成形中不可少的部分。要想从教会的生活和运作了解复活的主和圣灵的关系,就必须先了解圣灵和基督在救赎过程中密切的关系。 教会与圣灵和基督是不可分的,基督乃教会之根基,换言之,教会是建造在基督的根基上(林前三11;彼前二4,6;弗二20)。基督的一生;出生,受洗,受试探,公开的事奉,死在十架上,复活和升天,不仅是教会的根基,亦为教会成形的必要过程。 基督以末后的亚当的身分为教会死和复活(弗五25~26)。把生命赐给教会的是基督,使教会成为一个实体的也是他
,没有他就不可能有新约的教会。换言之,教会由基督的位格和救赎工作产生,基督在世的一生亦是教会萌芽期不可少缺的一个部分。 耶稣的一生与圣灵紧紧连在一起。新约圣经在这方面的记载主要是救赎的每个步骤,即他的生,受洗,受试探,公开的事奉,如行神迹异能,他的死,和复活。在这逐渐展开的救赎过程中,我们清楚看见圣灵与基督同在,帮助他执行这些任务。 (一)圣灵和道成肉身的基督 约翰福音一章十四节简明他说:「道成了肉身。」首先要强调的是永恒的道,父的独生子,即神的儿子成了肉身。其次,道成肉身的基督成了有身体的人。 1.造成肉身为基督的代赎预备了身体。基督肉身的死是为教会赎罪和藉圣灵赐生命的惟一途径。基督的道成肉身,使他「成为罪身的形状」(罗八3)。父差遣子(罗八3),基督亦甘愿降世,成全父的旨意(来十7,9)。为此,父为子预备了身体,子好在肉身顺服父,将身体献上(来十10)。由于罪和罪在人肉身上的运作,基督必须在肉身上死才能赎罪(罗八3:彼前三18;西一22)。 按着肉体来说,基督乃亚伯拉罕和大卫的后裔。但在约翰福音六章,耶稣却将自己比作生命之粮,说:凡吃他的人就永远不饿。
首先我们看到,耶稣利用众人找他是因吃饼得饱的时机,将自己比作粮食(26节),提醒他们当追求那存到永生的食物(27节),就是耶稣自己。因他就是生命之粮(48,51节),从天降下的(32~33,50~51们。这生命之粮就是耶稣的肉(51,54,57节),耶稣自己。凡吃这饼的就不死,并要永远活着(51,58节)。这人要常在主里面,主也常在他里面(56节),他要因主而活(57节)。 吃生命之粮乃指信他而言(29,35,40,47,69节及七39),信他的就有永生(40,47节)。然而门徒们觉得这些话难以明白。于是耶稣就提示他们一个线索,即「人子要升到他原来所在之处」(62节)。紧跟着耶稣说:「肉体是无益的……就是灵,就是生命」。约翰福音七章三十八至三十九节同样清楚地指出信他的人要受圣灵,而信主之人的生活将如活水的江河。由此可见耶稣取了肉身的意义是何等重大,耶稣若不在肉身来,他就不可能成为赐人生命的那一位。耶稣若不在肉身来,自然也就没有教会可言。故此,耶稣在肉身显现是必要的,否则人不可能有生命,因他是赐生命的(约五21),也是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 2.基督的身体乃由圣灵感孕而
生,他是神的儿子。道成肉身的神子乃教会之始及根基。圣经对耶稣降生前后的记载显示圣灵的运作(参路一15,35,41,47;大一18,20),其中最突出的是耶稣由圣灵感孕而生。当马利亚问天使说:「我没有出嫁,怎么有这事呢?」天使清楚地回答说:「圣灵要临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因此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路一34~35)。马利亚对天使这一段话的回应:「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路一38)。表明了她对神话语的顺服和认同。 这是一个神迹,马利亚所怀的胎没有人类的父亲,她之所以感孕乃是由于圣灵创造大能的临格,至高者的荫庇代表神的同在和能力,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马利亚怀了耶稣。耶稣因由圣灵感孕而生,故此被称为神的儿子。 在整个道成肉身的过程中,我们看见三一神的同工,父差遣子,子甘愿从天降下,圣灵使马利亚感孕生下道成肉身的救世主耶稣基督。我们必须从这个角度认识圣灵的角色是显而易见的。 3.道成肉身的基督是以马内利,神与人同在之体现。而基督又与他要拯救的子民,要统治的以色列,和永恒的国度息息相关(路一32~33)。马利亚生下的是耶稣,他的名为以马内利,即神与
人同在。道成肉身的基督是神的临格,是在约内的人与神相会的所在地。道成肉身不仅为基督预备了献祭的身体,亦如旧约时代的帐幕—那里有神的同在,那里亦是神接纳人,与人会面的地方。换言之,道成肉身的弥赛亚乃神救赎大能的高峰—神住在人间。道成肉身应验了神与人所立的约,亦开通了人与神相交的渠道。基督的道成肉身预表了他所要拯救的子民,新以色列,和他要永远统治的国度。同样,教会—他救赎的团体,亦与道成肉身的耶稣有分不开的关系。 以上所提的三点都一致指出救赎主、神的儿子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乃圣灵的工作。道成肉身乃新约圣经圣灵工作的一个重点。从基督的身体来看道成肉身,我们看到耶稣因圣灵感孕而生,一个群体因耶稣的名形成,即五旬节后的教会—基督的身体,他们从赐生命的灵领受生命,这群由信徒组成的团体藉着洗礼归在耶稣的名下,成为「在基督里」的,可见两者间逼真的对比。道成肉身的救世主是教会的根基和始祖。道成肉身的基督与圣灵之间有密切不可分的关系,圣灵的大能使基督道成肉身,而基督乃教会的头,他是信他之民的救赎主,新以色列的统治者和永恒之国的君王。 新约圣经记载基督的受洗,其重点不在这件历史事件,而在当稣
从水里上来的时候,圣灵仿佛鸽子降在耶稣的身上,以及其对基督之救赎工作和其后他用圣灵施洗的涵义。我们要从什么角度来谈其涵义呢?就是从天上来的声音说话的对象和神的灵降下的人,他就是神的儿子。从上下文我们看见三一真神之间不可分的关系—受洗的是神的儿子,同时又有圣灵的降下,和父的声音,可见圣灵与受洗的基督关系何等密切。此外,我们还要从基督的弥赛亚使命来看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他必须通过死,藉圣灵赐人生命。 1.当时的犹太人将洗礼与基督联想到一起。施洗约翰将洗礼与用圣灵施洗的连在一起。当约翰开始在约但河旁为人施洗时,犹太人就心里猜疑,以为他或许是基督,以利亚,或「那先知」(路三15;约一19~21)。在约翰回答说不是后,百姓就问他,你若不是基督,为何为人施洗?由此可见,对犹太人来说,基督就是那位施洗者。然而他们却不清楚,真基督乃是用圣灵和火施洗的那一位,施洗约翰为他们点出这一点。 约翰的洗礼和教导为主预备了道路,将人指向那已经来到的基督,将基督显明给以色列人(约一31),并且亦有预表的意思,他向以色列人宣告,基督来临的目的乃是要用圣灵为他们施洗(太三11;路三16;徒一5)。 2
.耶稣是基督。那撒勒人耶稣在受洗的时候,通过父的声音:「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路三22)及圣灵之下降被认出是那位要用圣灵施洗的基督,就是神的儿子,这是父神亲自向神子和约翰作的见证。施洗约翰得的启示是「圣灵降下来,住在谁的身上,谁就是用圣灵施洗的」(约一33),他看见了,就如此作见证。 3.基督受洗时圣灵之降临与那从天上来的声音奠定了其弥赛亚的职分。圣灵之降临与内住使基督有能力完成弥赛亚的使命,最终使他能用圣灵施洗。圣灵降临到耶稣的身上,就是神膏他为基督、为王的明证。弥赛亚当有的两个特征就是圣灵和能力,它们都充分地在耶稣身上体现(徒十38)。道成肉身是他在世生命的开始,而洗礼却是他在世工作的开始。道成肉身的是神的儿子,同样地,神所设立为弥赛亚的亦是神的儿子。 弥赛亚的职分和工作与圣灵的恩膏是不可分的。耶稣藉着圣灵的内住和大能,不仅开始他为弥赛亚的工作,亦装备他完成救赎的工作,并且预备将来他还要用圣灵为他的子民施洗。故此,弥赛亚和他的工作与圣灵有分不开的关系,圣灵在救赎大工上亦是不可缺的。同样地,教会是一个弥赛亚的群体,受了圣灵的洗,她的根源于道成肉身的基督和圣灵的密切关系
。 首先,我们要记住这位被带到旷野受魔鬼试探的是刚被设立的弥赛亚,神的儿子,就是圣灵降临、并停留在他身上的耶稣。圣灵把耶稣,被圣灵充满的弥赛亚,带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路四1)。耶稣受的试探基本上是弥赛亚性的,他被攻击的重点乃他那弥赛亚的身分—神的儿子。藉着与他同在的弥赛亚的灵,他证明了自己是真弥赛亚,是神的儿子。 根据马太福音四章的记载,魔鬼的头两个试探都是由「你若是神儿子」开始,想让耶稣怀疑自己的身分。耶稣用神的话回答,他不仅深知自己是神的儿子,还是「主你的神。」魔鬼在第三个试探想叫耶稣拜它,耶稣的回答是:「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他。」可见魔鬼攻击的箭头对准耶稣对弥赛亚职分的自觉。而耶稣的得胜也不外乎他对此身分的自觉,知道他是神的儿子,有圣灵的充满和大能,去执行弥赛亚要执行的使命。 路加福音四章十四节说,耶稣在胜过魔鬼的试探后,「满有圣灵的能力回到加利利。」路加对圣灵在这段时间内的记载都说明,弥赛亚身上的圣灵及其大能是永久下变的。是圣灵把耶稣引到旷野,是圣灵在受试探的整个过程中托住他,耶稣也是满有圣灵能力的开始他的事奉。 至于弥赛亚是教会这一点,我们可
以说,基督在受洗的时候,为了他的子民尽了诸般的义,他在受试探时,代替他的子民因顺服神而胜过撒但。亚当因为不顺服,死亡进入了世界,同样因基督的顺服,给信他的人带来了生命。基督因圣灵的大能顺服,由于教会在他里面,所以信徒由于同属这弥赛亚的身体而靠圣灵顺服神。 根据福音书,耶稣的工作包括行神迹、赶鬼,和他颇具权威性的教导。百姓普遍的反应是惊讶和希奇。耶稣的一生和工作都是超然的,人们也看出他有神的同在。他的一主确有圣灵的同在,他在世上的工作也满有圣灵的大能。然而在这一段时间却很少提到圣灵,这可能与大多数的人没有将他的工作与弥赛亚是个满有圣灵及其大能的人连在一起有关。 1.圣灵在耶稣受洗的时候降在他身上,立他为弥赛亚,并且一直与他同在,所以他一生的事奉都满有圣灵的大能。故此,「耶稣满有圣灵的能力回到加利利」(路四14)的涵义是很深的。由于耶稣的工作印证和彰显圣灵的大能,以致看到的人都希奇(路四16~24)。 2.因为耶稣是圣灵所膏的弥赛亚,所以他的事奉满有圣灵的能。耶稣自己也清楚知道他就是弥赛亚,他是靠圣灵工作(路四18~21;太十二17~21)。这些经文不单指明弥赛亚
的身分,亦指出弥赛亚工作的内容,即传福音给贫穷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受压的得自由,将公义传给外邦等等。总的来说,「他周流四方,行善事,医好凡被魔鬼压制的人,因为神与他同在」(徒十38)。耶稣身为弥赛亚,完全被圣灵引导,他的言行都是神的灵在他里面和藉着他的工作。 3.耶稣及其工作的弥赛亚性和圣灵性,尤其可见于他的教导和工作,如行神迹和赶鬼,可以总结为满有能力(路四14,五17)和权柄(路五24;太九6)。耶稣靠圣灵的大能行事,他所拥有的权柄乃是弥赛亚所拥有从神而来的权柄。 圣灵降在耶稣身上,膏他,使他能承担弥赛亚的工作。他的一生都被圣灵充满,并靠圣灵的能力行事,成就了救赎的工作。教会乃基督之体现,基督是成形中的教会,靠圣灵的大能逐步在救赎的过程中迈进。基督预表教会,基督之工作与圣灵之关系的紧密亦表明教会与圣灵之关系的紧密。基督之所以能完成救赎的大工,乃因他里面那弥赛亚的灵。 这段我们要讨论之重点乃圣灵在基督之死这件事上所扮演的角色。希伯来书九章十四节明确他说:「基督藉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圣经一再指出耶稣的身分是神的儿子。满有圣灵的弥
赛亚,他藉圣灵完成弥赛亚的使命,就是他的死亦不例外。 1.基督藉着永远的灵甘愿将处己献给神,并且断了气(太二十七50;可十五37;路二十三46;约十九30)。耶稣在祈祷:「父阿!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之后就断了气。他将自己献上,为我们成了祭物。他的死是真正身体的死。藉着永远的灵,他献上自己的生命,为我们的罪而死。 2.耶稣交付给父神的灵是他属人的灵,即他肉身的生命,与永远的灵不同。这永远的灵乃是圣灵,是在耶稣受洗时降在他身上弥赛亚的灵。基督的死乃是为了救赎,代替罪人,他藉着圣灵将自己无瑕无疵地献给父神。 3.耶稣以圣灵所膏的弥赛亚,神的儿子的身分而死,他的死成就了弥赛亚的使命。当时在场的百夫长说:「这真是神的儿子」(太二十七54)。耶稣在低头断气前说:「成了」(约十九30)。这是他一生顺服父的高潮,完成了救赎大工。圣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可十五38)。 可见耶稣的身分和他的工作,从受洗到死都满有弥赛亚的灵。同样地,道成肉身的基督本身就是教会,他是藉着,也是靠着那加在他身上弥赛亚的圣灵为教会在肉身上死了。 前面说过耶稣从生到死,他和圣灵的关
系密不可分。但这种关系在他死时结束了。基督真正死了,藉着死他完成了他降世的使命。基督的复活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在基督「得荣耀」的分殷,我们将会更详细地讨论基督复活的重要性。 1.新约圣经没有直接、明确地指出是圣灵使基督从死里复活,但直接指明或暗示是父神使基督从死里复活(徒三15;弗一20;罗八11)。此外,根据圣经的教训,一般来说,使人复活的是父神(约五21;徒二十六8:林后一9),使基督从死里复活的也是父神(加一1;弗一20;罗六4更明明地如此说)。父神用他那极大无比的能力使他的儿子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无疑的,父神是基督复活的媒介。 此外,基督亦积极地参与他的复括,但其层次与父神不同,他在世的时候一再提出他的受苦,死,和复活是必要的(可八31,九31,十34)。同时他也说他有能力取回自己的性命,并且三日内要建立以他的身体为基础的圣殿(约二19~22,十18)。 2.新约有几段经节常被引用来讨论圣灵在基督复活这个事件上的工作,但这些经文并没有明确他说是圣灵使基督从死里复活。罗马书一章三节和四节指出基督的两种生存方式,一是肉身的,一是属灵的。我们不能将之解释为圣灵是基督
复活的媒介。罗马书八章十一节说到三一真神,显示父神是基督复活的媒介。彼得前书三章十八节的重点乃是基督一次的死使他有资格引我们到神面前,因为他在肉身死了,然后复活成了灵。这些经文都没有直接了当他说是圣灵使基督从死里复活。 3.基督在世时与圣灵的关系在他去世时告一个段落。基督的复活乃父神因他荣耀的大能,证明他是神的儿子。基督的复活开始了他的另一种生存方式,是属灵的,他成了赐生命的灵。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成了信徒过新生活的基础(罗六4)。父神的荣耀是大有能力的。他的荣耀在历史一再出现(参出十九16~25,三十三18~23;历下七1~2;路二9)。同样地,父神在使基督复活的事上亦是满有荣耀和能力。故此,基督耶稣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罗一4)。他的复活大有能力,复活的基督亦是大有能力的。 总之,耶稣以神子弥赛亚的身分死了,同样在第三天,父神的荣耀以大能使他复活,并且再次宣称他是真正神的儿子和弥赛亚。耶稣因道成肉身来到世界,却因复活成为赐生命的灵。神的大能与圣灵的大能有密切的关系,就像父在子里面,子在父里面一样。由于新约圣经特别指明父神乃基督复活之媒介,从此可见三
一真神在这事件上都有份。三一真神的每一位都参与这件事,而非圣灵一位的工作。是神的荣耀和能力使基督从死里复活,荣耀和能力亦是复活的基督的特征。 基督的一生,从他被圣灵感孕的那一刻到他的死,都与圣灵有紧密的关系。他以神的儿子的身分出生,受洗,受试探,工作,死亡,和复活。圣灵在基督受洗时降在他身上,立他为弥赛亚,并给他能力执行弥赛亚的使命。基督的死是必要的,他的死成全了救赎的大工。圣灵与基督弥赛亚的关系在耶稣死的时候告一段落。是父神使他从死里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基督的生与死是教会成形不可少的部分,基督生平的每个阶段都代表教会,都有圣灵的同在。故此,在教会成形的过程中,基督,圣灵,和基督所代表的教会是分不开的。 拿撒勒人耶稣,神的儿子在接受洗礼的时候,圣灵降在他身上,膏他为弥赛亚,就是那位要用圣灵和火施洗的。用圣灵施洗是弥赛亚使命的最终目的,正如他的名字耶稣,「他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太一21)。耶稣虽然在复活之后,还没有达到此目的,但他没有忘记,他再次应许(徒一5~8),在他升天之后要成全这事(徒二1-4)。 约翰福音七章三十九节可以说是了解约翰
福音以及从圣经和神学的角度认识圣灵具决定性的一节经文。它清楚指出耶稣的得荣耀乃赐下圣灵的先决条件。而得荣耀这个过程是一系列的救赎,包括他的死、复活、升天,和坐在父神的右边。 耶稣说他的离去与门徒有益,他若不去,保惠师就不来(约十六7)。可见耶稣离世之必要性。其必然后果乃圣灵在五旬节之来临。而这一切耶稣早已预期到,并告诉了他的门徒们。故此,约翰福音有它的独特性,唯有它记载了耶稣与门徒的最后谈话,并且整本福音书是从五旬节后和得荣耀后的观点,用回述的方式写的,给我们留下耶稣亲口对圣灵的教导。这也是我们要了解得荣耀的基督和圣灵的关系,圣灵和信徒的关系与基督和信徒的关系不可少的。 在什么情况下耶稣说了这一段临别赠言呢?在他被卖的那一夜(参约十三章),为了安慰门徒,他将有关圣灵及其工作的启示讲解给门徒听,他将通过他要差派的圣灵延续他的同在和事奉。这一段话为五旬节俭教会属灵的生活及功能留下了蓝图。这一段话亦是启开我们对保罗的圣灵观认识的钥匙。耶稣所说的是对将要发生的事的指示和应许,而保罗则是以劝勉的方式谈教会生活的真情。可见耶稣这一段话的涵义,它给门徒带来希望、平安、和期待,亦使门徒到事
情成就的时候就可以信(约十四29)。 (一)基督之离世与圣灵之降临 基督离世的时候就要到了,他面对心里忧愁的门徒说了临别的话。他说,他要离世到父那里去,他的离去对门徒是有益的。他也预先告诉了门徒,他和他们之间新的关系。在差遣圣灵的事上,三一真神的参与是显而易见的。 1.基督离世的必要(约十六7)。他的离世是圣灵降临的先决条件。他离世回到父那里去的途径乃死在十字架上(约十二27,32~33)。可见,他的死是整个离世过程中不可少的一部分。 2.基督离世与门徒。耶稣的离世与门徒有益,他去保惠师才会来。因他的死,门徒被引到父面前,因他的离世,他才能为门徒预备地方(约十四1~6,18,28;十六7),然后来接他们到他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他的离世可以说开了一条通往父那里去的道路,他的死也成了人到父那里去的唯一途径。 3.基督的离世与圣灵的降临。圣灵的源头乃是父神,父和子一同差遣圣灵,但基督是圣灵的主要差遣者,因他求父赐保惠师(约十四16),他差遣从父而出真理的灵(约十五26),他自己也差圣灵(十六7),就是父亦因子的名差圣灵(十四26)。三一真神在差
圣灵这件事上的参与,一方面显示这件事的重要性,一方面也说明了基督受死的必要性。他若不去,圣灵就不来的因果关系是再清楚不过了。 (二)圣灵友降临与门徒的生活 1.爱基督,也就是信基督,是受圣灵的先决条件,也是被父和子所爱,以及内住的必要条件(约十四15,21,23)。耶稣给「爱他」下的定义乃是「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十四21)。这里所说的命令是指他从父所领受又遵守的命令,即舍命(十18)和永生(十二49~50)呢?还是指他给门徒的一条新命令,即彼此相爱(十三34;十五12,17)呢?彼此相爱乃门徒在主里面的生活方式。耶稣对门徒的爱乃是他们彼此相爱的典范。耶稣如何遵守父的命令,常在父的爱里,同样,门徒也当如何遵守主的命令彼此相爱,常在他的爱里(十五10)。基督为门徒舍命是门徒彼此相爱的基础。领受耶稣的话就是相信耶稣,这样的人有永主(五25;三36)。换言之,人若想与父和子建立生命的关系,享受圣灵的内住,信靠耶稣是必要的。信徒是三一真神内住的所在地。 2.圣灵降临后,信徒与三一种将有一种新的关系,主要是信徒将享有三一神的内住及交通。从约翰福音十四章十六至廿三节,我们看到保惠
师和他的内住是耶稣赐给门徒的礼物,其次又谈到耶稣就要再回到门徒中间,最后说到父与子一同来住在门徒心里。父差遣圣灵为了使他常与门徒同在。门徒领受圣灵,也认识他,因圣灵与他们同在,并且住在他们里面。可见圣灵与门徒的亲密关系是逐渐加深的。先是与门徒作伴交通,后是亲自与他们同在,最终住在他们里面。圣灵的降临与耶稣的再次回到门徒中间是平行的,圣灵被差,就是耶稣的回来(十四16,18)。耶稣活着,所以他的门徒也活着(十四17,19)。三一真神内住在信徒里面是个事实,也是个奥秘。他们各自在信徒里面居住,也联合在信徒里面居住。虽然如此,信徒只与基督联合,是一种生命的联合。可见信徒与三一真神生命上的关系,是基督离世与圣灵降临的后果。 3.唯有认真作门徒的才能享受这种与三一神生命的连系(十四17,19)。热爱基督,信靠顺服他是领受圣灵的必要条件。同样,唯有圣灵同在及内住的信徒才能拥有和认识圣灵,唯有与基督联合的才能认识他,因此,也唯有保持与基督密切关系的人才能享受基督超时空的同在。换言之,信徒是圣灵内住的范围,而信徒又与基督联合,故此,与基督联合成为圣灵内住的范围。 (三)圣灵的工作与信徒
没有基督的离世和圣灵的降临,就谈不上信徒的事奉,没有圣灵的工作,信徒的事奉也谈不上是作基督的工作。基督的离世是信徒事奉的根基。 1.基督作的是父差他作的工,信徒要作的是基督差他们作的工。然而他们在基督离世,圣灵降临之后才有能力作这工(十四11~12)。基督的工作与父的工作合一,乃因父与子的联合,信徒所作之工与子的工作合一也是因信徒与基督的联合。可见父的工作,子的工作,和信徒的工作的密切关连,基于他们之间生命的联合。通过圣灵的内住,基督与门徒联合在一起,那么也是通过内住在信徒里面的圣灵,基督才能继续他的工作。故此,信靠基督,门徒将来的事奉,基督到父那里去,圣灵之被差、和内注都有分不开的因果关系。父差子作的事无非是完成救赎大工死在十架上,而「更大的事」也无非是在五旬节之后,通过宣讲福音,将救恩广施与人。 2.圣灵工作的对象是信徒,其工作之内容和源头在于父和子的事。他要将所「听见」,所「领受」的「告诉」门徒。圣灵的工作是教导门徒,荣耀基督,为他作见证(十四26;十五26~27;十六13~15)。圣灵的教导工作具有涵盖性,他要叫门徒想起基督对他们所说的一切话。而基督说,他所说的
就是父要他说的(参十四24)。所以,圣灵教导的范围乃耶稣基督其人、其事、和这些事在信徒从基督得生命的涵义,教导的是那些在基督里,常在基督里,受过他的恩膏,有圣灵内住的人(约壹二27)。 此外,真理的圣灵要引导门徒进入一切的真理(十六13)。基督是真理的体现(十四6),所以圣灵引导信徒明白的不外乎是基督本身和他所涵盖的一切。因耶稣是道路和真理,圣灵就把信徒带到真理的道路上。圣灵工作的核心是基督。他将基督的事告诉门徒,他带领、教导门徒认识的也是基督,在这一切事上圣灵都荣耀了基督,他在耶稣离世后为耶稣作见证,他亦通过信徒为基督作见证(十五27)。 总的来说,耶稣对保惠师的教导有四个重点:(1)耶稣通过死在十字架上回到父那里去是圣灵降临的先决条件。(2)三一神在圣灵之差派、信徒之生活和耶稣通过信徒所作的工作上都有参与。(3)虽然三一神的每一位都是独特的,但他们的工作却是有机的。(4)圣灵启示的核心人物是基督。他只为信徒的好处向他们显明基督,也只有有圣灵内住,并与基督联合的才能通过圣灵明白基督和父神的事。 上文已经说明基督的使命主要是:(1)将他的身体当作祭物献上,死在
十字架,然后,差遣圣灵。他的死是他赐人生命的必经之路。藉着圣灵赐生命乃他最终的目标。耶稣在离别之夜向门徒说明了他的使命,新约圣经记载耶稣得荣耀的过程也指出耶稣必须经过那些救赎的事件才能达到赐生命的目的。耶稣得荣耀的过程包括他的死,复活,升天,坐在父的右边,和以圣灵施洗。耶稣的一生,从出世开始的每一刻都指向他的死。他得荣耀的整个过程中的每一刻也都指向他要赐下圣灵。我们可以把耶稣基督从道成肉身到得了荣耀坐在父的右边当作教会在拿撒勒人耶稣、神的儿子、弥赛亚身上酝酿的期间,而五旬节则是教会的真正开始。 在耶稣死的那一刹那,他与圣灵的关系告了一个段落,然而复活的主与圣灵那种亲密的关系在五旬节的时候,再一次重建,而且要维持到世界的末了。了解复活的主与圣灵的关系乃是了解基督与教会,以及圣灵与教会的关系的圣经基础。 (一)走向赐圣灵的路—得荣耀的过程 约翰福音七章三十六节到三十九节说:「节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然后约翰加上一句:「耶稣这话是指信他之人要受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赐下圣灵
来,因为耶稣尚未得荣耀。」 首先,我们要看看住棚节和耶稣这段话的关系。住棚节是每年年底,在收成一年劳苦所得后的节期(出二十三14~17)。一方面庆祝完成一年的工作,另一方面记念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流浪。这使我们联想到他们从被奴之地埃及被解救出来,和将来要承受永远的生命和福乐。耶稣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说出这一段话。在年底收集一年劳苦所得的成果的喜乐和基督在完成效赎大工后,召聚他的子民和他们享受救恩之乐显明有连带关系。耶稣所期待的果子就是信徒在圣灵里享受丰盛的生命。 领受圣灵之先,必须信靠基督。而基督在赐生命之先亦必须先得荣耀。同样地,圣灵降临之先,基督必须先离世回到父那里去。 1.基督得荣耀涵盖他的死,复活,升天,和坐在父的右边。约翰福音对整个复杂的过程有独特的看见。基本上有三组事件说明基督得荣耀的涵义和范畴(约十二16,23,32;十三31~32;十七1,4~5)。 首先,逾越节前五天耶稣凯旋地进入耶路撒冷(十二1,12~15)。约翰说门徒起初不明白为何众人喊着说:「和散那,奉主名来的以色列王是应当称颂的。」直到耶稣得了荣耀以后想起这些话是指着他写的(十二16)。面对即
将被卖和被捉拿,耶稣对那些寻求他的希利尼人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十二23),意即他死的时候到了。他的死正如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他的复活就如死了的麦子结出许多子粒。由于他的死,他能将生命赐给凡信服他的人,就是希利尼人也不例外。耶稣得荣耀主要指他的死,他的复活,和赐生命,但这一切都涵盖在他的死之内。 耶稣在确认他是「为这时候来的」之后,祈求父荣耀他的名(十二27~28)。其后他又指出他得荣耀的本质原是「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十二32)。约翰解释说:「耶稣这话原是指自己将要怎样死说的」(十二33)。耶稣被举起来指他死在十字架上而言。他不仅在十字架上肉身被举起,他亦被高举坐在父的右边(徒二33;五31)。他被高举成了他赐生命的先决条件(约三14~15)。当时,众人虽然看出耶稣是基督,但却没能将基督与其被高举连在一起,亦没能确认「人子」就是基督,就是弥赛亚。我们再次看见基督得荣耀说明他在十字架上的死,但也暗示他被高举到父的右边,以及他的死与高举的必然后果,即赐永生给相信他的人。 第二组事件是逾越节的晚餐后,耶稣被卖,被交在那些要杀他的人手中(十三31~3
2)。耶稣说:「如今人子得了荣耀,神在人子身上也得了荣耀。」犹大出卖耶稣正式开始了他得荣耀的过程,但还没有完成,因「神要因自己荣耀人子,并且要快快的荣耀他。」耶稣被出卖一方面象征这是他得荣耀一件已经成就的事实,另一方面亦表明将要成就的事会如预期一一展现。在这种情况下,耶稣的死可说是他得荣耀的核心事件。相关的是他的死使他能赐生命给凡信服他的人。「神在人子身上也得了荣耀」指的乃是他与门徒间生命的连系。这节经文与十四章十三节遥遥相应,耶稣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叫父因儿子得荣耀。」故此,父使基督得荣耀与父因子得荣耀是连在一起的。 同样地,约翰福音十七章一至五节谈到父荣耀子和子荣耀父,而后者的涵义乃「他将永生」赐给父赐给他的人。他在赐生命之先必须死在十字架上,然后回到父那里去。第五节说,「使我同你享荣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荣耀。」可见这指的是基督在道成肉身之前所有的荣耀,意即他回到天上后要重享的荣耀。 虽然耶稣的死是他得荣耀的重点,但其他的事件如复活和升天,都要从得荣耀的高潮来看,因每件事都是得荣耀不可少的一部分。故此,约翰福音七章三十九节所应许的圣灵直
到耶稣完成了这三个阶段的事件,才能赐给信徒。 2.父神是耶稣得荣耀的媒介。耶稣则是以神的儿子,以色列的王和弥赛亚人子的身分被荣耀。 父神是耶稣复活的媒介,也是耶稣得荣耀的媒介(约八54;十二28;十七1,5;徒三13,15)。耶稣以神的儿子和弥赛亚的身分出生,领洗,受死,和复活。同样地,耶稣也是以神的儿子和弥赛亚的身分得荣耀。在他得荣耀的过程中,他的弥赛亚身分及使命的涵义逐渐加强。奇妙的是这个现象可从他对「人子」的用法看见。首先是人子得荣耀(约十二23;十三31),其次是人子被高举(约三14,六62,八28,十二34),最后是人子赐人永生的使命(约一51;六27,62~63)。此外,耶稣亦是以神的儿子(约十七1,5,24),以色列的王(约十二12~16),和神的仆人(徒三13)的身分得荣耀。这些头衔加强了基督弥赛亚的身分,人子这个头衔尤其表明了弥赛亚的工作。就这样耶稣在得荣耀时将荣耀的人子(但七13)和受苦的仆人(赛五三章)两个观念连于一身。故此,他的受苦和上十字架不是痛苦,乃君王正式加冕的荣耀。而此荣耀亦预期了升天的荣耀以及附带的赐永生和掌权(但七14)。 3.由于
基督的生指向他的死,他的死指向他的复活,他的复活又指向他的升天和坐在父右边,这些事件都一齐指向,并稳健地迈向他的差遣圣灵。 耶稣的被高举由复活开始,接着是四十天后的升天。这一段期间有两个特征:(1)父神被指明是使基督高举的媒介。(2)复活的基督满脑子所想的都是回到父那里去,然后差遣圣灵。 为了要追溯基督得荣耀的历史过程,我们还是从前面所提圣灵与复活的基督那一分段的结束开始。由于我们的重点是圣灵与基督的关系,尤其是弥赛亚的身分,因他就是成形中的教会。然后我们会查考耶稣预期他将以弥赛亚的身分差遣圣灵,差遣他的门徒为他作见证。回到父那里去是差遣圣灵的必然前奏。复活的基督完成效赎使命的时刻就在眼前,当然他的思想免不了围绕在圣灵与门徒事奉这个主题上。了解当时的处境就更能帮助我们体会「大使命」的涵义。 约翰二十章廿一至廿二节的重点是,「天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门徒的工作渊源于基督的使命,故此门徒的事奉乃耶稣事奉的延伸。耶稣在差派门徒之后向他们吹一口气,说:「你们受圣灵。」这个行动有象征性的意义,预表他们将领受圣灵。虽然耶稣基督有权赐圣灵给门徒,但他必须在回到父那里去
之梭,才能正式赐下圣灵。 马太福音廿八章十六到至廿节记载了大使命的经文。门徒到了加利利耶稣约定与他们见面的山上,耶稣先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然后差派门徒。他们受差去作的工作不外乎是宣教的工作,「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加上在马可福音十六章十五至十六节,我们看到这些经文强调的都是门徒奉差遣,他们在领受圣灵之后的工作。这个看法在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的记载更为显明。到目前为止,我们谈到耶稣差派门徒的权柄,以及门徒将来的工作,即耶稣死而复活后就预期他将升天回到父那里去,并要差遣圣灵。 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都记载了门徒奉耶稣差遣的事。可见此事在作者心目中的重要性。复活的主对门徒说,他们要与圣灵一同为他作见证(约十五26~27;路二十四48)。见证的基本内容是耶稣的受害和复活,以及悔改赦罪的道(路二十四46~47)。基督还嘱咐他们不要离开耶路撒冷,直到他们领受父所应许的圣灵(徒一4;路二十四49)。他又说:「约翰是用水施洗,但不多几日,你们要受圣灵的洗」(徒一5)。可见耶稣基督就是那位用圣灵施洗的弥赛亚。了解见证的内容,加上领受圣灵,就有能力到处为
主作见证(徒一8)。 以上所提的这些经文,都是记载耶稣复活后和升天前差派门徒的经文。每次提到圣灵都说他将如何装备门徒继续耶稣的事工。正如稣在世时圣灵如何充满他,加力量给他完成他奉差的工作,同样地,耶稣也预言保惠师将如何充满门徒,给他们能力为主作见证。差遣圣灵的是基督,差遣门徒的亦是基督。 四福音都清楚记载耶稣差派十一位使徒,是这一群人看见复活的主并接受他的差派(太二十八16 耶稣升天的记载简单明了(可十六19~20;路二十四50~53;徒一9~11)。这些经文记载耶稣被接到天上去。耶稣升天是他自己的作为(约二十17),是一件历史上的事实(弗四8~10;彼前三22)。他的升天和他的复活同样是被动的,也是主动的。由于这两件事都没有提到圣灵的工作,再次证明耶稣死后升天之间与圣灵的关系停止了一段时间。耶稣复活的媒介是父神的荣耀,他升天时是一朵云彩把他接了去。而天庭对他的欢迎采取了迎接神的儿子、父所爱的、得胜荣归的弥赛亚,和荣耀的王的方式,他被迎到父的面前(来四14,九24),当然就是在这时他坐到父的右边,从父领受了圣灵。然而从圣经和神学的角度来说,基督正式被加冕的知识乃是五旬
节之后才很谨慎地启示给人。救赎的工作已经进入了尾声,下一个事件—基督差圣灵,就非它莫属了。 (二)对灵之来临即教会之开始 五旬节圣灵降临是救赎工作的最高峰,是神整个救赎计划重要的一部分,与旧约的出埃及,颁律法,进迦南,和新约耶稣的一生——出生,受洗,工作,受死,复活,和升天,有同等的价值,我们甚至可以说它应验了以上所提的这些事件所预表的。五旬节的涵义又深又广,几乎无法完全明白。最起码地,它是弥赛亚工作的句点和成全。它应验了耶稣对门徒的应许—圣灵将降在凡有血气的人身上。它开创了一个新的纪元,就是圣灵和通过信基督从圣灵得生命的纪元(约七39)。故此,五旬节圣灵之降临是教会,也是宣教的开始。 从五旬节和基督的一生及得荣耀的观点,我们看出五旬节后圣灵在教会内的运作有二:一是赐生命,二他是这个有特殊功能的团体的领导。同样地,也唯有从这个观点,我们才能明白复活的基督与他差派给教会的圣灵,以及复活的基督与属他的教会的关系。故此,若不经过以上的讨论,我们就不容易明白保罗的圣灵观。 1.五旬节这个事件应验了以圣灵施洗的应许。门徒是首批领受圣灵的人(徒二1~4)。 此事件之超
然现象如下:(1)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大风吹过。(2)充满他们所坐的屋子。(3)有舌头如火焰出现。(4)分开落在他们各人的头上。(5)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6)他们都按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五旬节圣灵降临是整个救赎过程不可少的一环,这一系列超然的事发生,使五旬节显的更为独特。 五旬节圣灵的降临应验了马太福音三章十一节和使徒行传一章五节的应许,就是耶稣以弥赛亚的身分用圣灵为门徒施洗。前面已经提过头一批领受圣灵洗礼的门徒一共有十一位。我们必须将这头一次的圣灵充满,与使徒们在五旬节后被圣灵充满,以及那些因悔改听信福音所受的灵洗分开。门徒们在五旬节之后几度被圣灵充满(徒四8,31;十三9),当时他们传福音受到拦阻,圣灵充满他们,促进了福音的广传,而使徒行传二章三十八节对信徒的应许乃是他们要「领受」圣灵。故此,使徒行传二章四节的「被圣灵充满」是独特的,它是救赎过程中必然的事件,也是其后种种充满的基础。其之所以独特,乃因它应验了耶稣对门徒的应许。使徒行传一章从十五节到末了,谈到选马提亚以补十二使徒之缺。从内容来看好似附加的,而一章十四节和二章一节亦有连带的关系。再者在第二章又看到彼得
和十一个使徒在被圣灵充满后,立刻为复活的基督作见证(二14,37)。当时听道的人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二42),似乎表明使徒们受了圣灵特别的浇灌,他们的教训颇有权柄。可见耶稣应许的圣灵的洗是给门徒的,同样地,领受这次圣灵充满的也只限于使徒。领受圣灵的和被圣灵差派的人也是相同的。耶稣升天回到父那里去,差遣圣灵,是门徒看见,听见(二33),亲自体会的,这是一个历史上不可抹杀的事实。 2.五旬节的意义在于它是基督被高举和得荣耀的最高峰,在那**赐下圣灵(徒二33)。 彼得的第一篇讲道把福音按着次序一一讲出,尤其在二章廿二节之后,他重申基督得荣耀的过程。就是在此神将基督差圣灵在整个得荣耀的地位启示给我们。彼得说神在五旬节成就了耶稣的应许(徒二36;约十五26;十六7;路二十四48)。首先,彼得认为五旬节应验了约珥书二章廿八至三十二节的话,是「末后的日子」在末世的出现。其次,彼得讲到耶稣在世的工作:施行异能、奇事、神迹,他的受害,钉在十字架上,死了,又从死里复活。然后谈他被高举,坐在父神的右边,差遣圣灵,和他的主权。最后,彼得呼吁听道的人悔改信耶稣。不过我们目前的重点是基督的被高举
(二33~36)。 死了又复活的耶稣「既被神的右手高举,又从父受了所应许的圣灵,就……浇灌下来。」他的死和复活是他被高举的基础,同样地,由于他被父高举,他从父领受了圣灵,也因此他有资格在五旬节将圣灵赐给他的门徒。这节复杂的经文涵盖三个步骤:(1)耶稣被父高举。(2)他从父领受所应许的圣灵。(3)然后他把圣灵浇灌下来。可见父神是基督被高举的媒介。他被高举后的地位使他从父受了圣灵。也因为他领受了圣灵,所以他能将圣灵赐给信他的。故此,赐圣灵乃耶稣被高举后的必然后果。 大卫在圣灵的默示下,写了诗篇一百壹拾篇,这是一篇预言弥赛亚登基的诗篇,谈到弥赛亚在天庭坐上荣耀的宝座,耶和华将至上的权柄赐给他,封他为王,他将带领他的子民出去争战,直到所有的仇敌都服在他的手下(参诗二6~7)。彼得引用这篇诗篇主要谈耶稣被加冕这件事以及他掌权的时限,暗示了弥赛亚的使命还有待完成。彼得把救赎的过程有次序的一一说出,基督受苦和死亡的结果就是他被高举。这些因果关系是使徒的教训中不可少的。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书二章九至十一节指出由于基督存心顺服以至于死,「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参来
一3:十二2:弗一20~22;西三1)。 圣经用「坐在父的右边」代表基督之登基。基督坐在父神的右边不仅代表他在天上被加冕这件事,也表明他将与父一齐永远掌权。宝座代表权柄和尊荣,坐在父的右边表明至高的权柄、荣耀、和能力。他治理的范围包括天上和地下,今世和来世,通过期待那将要发生的事,我们体会到基督被高举对教会的涵义(弗一22)。神高举基督,赐他宇宙中至上无比的权柄,在万有之上。神将这样尊贵的基督赐给教会,而非教会外的人。父神是赐与者,基督是礼物,教会是受益者。父高举基督,将他当礼物赐给教会(参约三16)。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就如头和身体是一种生命的关系(弗一22~23)。这位在万有之上的基督是属于教会的。 彼得又说:「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基督了」(徒二36)。神高举耶稣,表明他已经立耶稣为主为基督了,整个宇宙都在他的手下。耶稣以弥赛亚、神的儿子的身分出生,受洗,被圣灵所膏,死而复活,被高举坐在父的右边,被立为主。同样地,耶稣以弥赛亚的身分在五旬节的早晨用圣灵为门徒施洗。先知约珥(珥二28~32),施洗约翰(太三11)和耶稣自己的应
许(约十四16,26;十五26;十六7:路二十四49;徒一5)都应验了。耶稣得荣耀的过程达到了最高峰。 彼得在默示下把这些救赎过程中的种种事件解释成救赎之完成。五旬节圣灵的降临是基督救赎工作圆满的完结,但与此同时它亦开始了一个新的纪元,即通过使徒那满有圣灵能力的宣讲,收割属灵的庄稼。 3.从教会的开始看五旬节的意义:(1)五旬节应验了旧约对末世的预言,圣灵的降临开始了收割的工作。(2)使徒们在五旬节受圣灵,成了主复活的见证人,也成了教会的根基。(3)从五旬节开始,凡信基督的都可从他领受圣灵,加入教会,因而新约教会是一个不断增长的团体。 五旬节象征「末后的日子」来到(珥二28)。五旬节原是纪念好收成的节期,圣灵的降临亦象征属灵收割的开始,一直延伸到地球的各个角落。五旬节是主用圣灵浇灌凡有血气之始,同样地,使徒们第一次讲道的对象亦是各国来的人。神原是以色列人的神,耶稣的事奉也只限于在犹太人当中,但五旬节应验了旧约的期待,神要向各地的人施怜悯,耶稣预备将生命赐给凡信他的人,就是那些寻求他的希利尼人也不例外。这种宇宙性和召集各国的人是新约教会观的特色。圣灵的降临开了通往父那里
去的一条路,凡信靠耶稣的人,无论是哪国人,都可以成为教会的一分子,这就是教会的普世性。 其次,五旬节圣灵降临,任命使徒们为第一批见证人,作主复活的见证。我们现在要回到前面提过的一个观点,就是使徒是第一批被圣灵充满的人,其目的乃是作见证(徒一8;路二十四48)。由于基督的生、死、和复活是真道的内容,自然也成了他们见证的内容。这些人跟随了耶稣三年之久,他们认识基督。他受洗的时候他们在那里,他升天的时候他们也在那里。耶稣从起初就选召了他们(除了那沉沦之子以外),差派他们,任命他们为真正有权柄的见证人。他们的见证与后人的见证是不能相比的。他们的身分独特,他们亲眼见过主,被主差派,又被圣灵充满。使徒的工作和教会历史的结构也是分不开的,他们是被主直接差派,加能力的见证人,他们拥有真道,故此,他们是教会的根基,而主基督自己则是房角石。基督是教会的救赎主,他不仅成就了救赎之工,他亦赐给门徒圣灵和能力作见证。使徒见证的内容,即存记在新约圣经的信息,这信息不断地被传讲,后来成为能救人的福音内容。 使徒见证人把道成肉身、复活的基督,和教会的事奉和生活连成一线。一方面来说,由于使徒们是基督在世工作
的一部分,所以他们属于新约教会前的时期。另一方面,他们是第一批领受圣灵的人,所以属于五旬节后的教会,是教会的根基。通过使徒的见证,他们实际上可以说把圣灵分给信的人。「领受他(彼得)话的人就受了洗,那一天门徒约添了三千人」(徒二41)。综合以上所谈的,我们对使徒与基督,与圣灵,和与其他信徒的关系的认识就更清楚,更具体了。 最后,五旬节是使徒传道的开始,其目的乃引人悔改和得生命,即接受圣灵为礼物。那三千位听彼得和其他使徒讲道,信而悔改受洗的人成立了新约教会的第一个「堂会」。这个生命的团体是因使徒传扬真道产生的。 当听道的人问彼得说:「我们当怎样行?」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徒二37~38)。彼得劝他们各人奉耶稣的名受洗,好叫他们的罪得赦,无疑地,彼得劝他们相信他所传讲的真道(徒二14~37),就是耶稣是钉十字架、死而复活、又被高举的基督。他们就照着行了,「于是领受他话的人就受了洗」(二41)。这里所说的洗礼不仅是水洗,而是以承认信靠基督为条件、为核心的洗礼。因为凡以相信和悔改的心呼求主名的,他们就必得到赦罪之恩。
人在悔改、受洗之后,就必领受所应许的圣灵。意思就是说人若诚心悔改认罪,相信基督,即接受彼得所传的道,就必领受圣灵。这是我们再三重复的,此真理在约翰福音格外明显。基督的死带来生命,信基督的就有永生是一致的,这永生藉着圣灵赐给信的人(参约七37~39)。同样的程序也包涵在使徒行传二章三十八节,信耶稣的通过受圣灵得生命。是信心,是呼求主的名使人得生命。洗礼不是受圣灵的条件,而是代表信心的洗礼。故此,任何人,他们的儿女,和外邦人都是因信基督,因领受使徒的教训而受圣灵。 彼得在使徒行传二章记载的讲道是头一篇布道的讲道,是后来历代讲章的典范。当时信的三千人都受洗领受了圣灵。同样地,他们受洗,受圣灵的过程也成了历代因信基督而受洗的信徒受圣灵的正常途径。而这个洗礼是一般正常的「基督徒洗礼」,而非使徒行传二章一至四节所描述的受圣灵的洗。五旬节的来临,使使徒们大有能力,因他们传扬真道,得救的人不断地加入基督的身体,教会也因此正式诞生了。故此,我们要从三个不同的角度看五旬节,它是「末后的日子」在末世的应验,它使教会的根基--使徒们大有能力,它亦是教会的开始,凡领受使徒的教训,信靠基督的都要领受圣灵。
(三)基督赐生命的灵,圣灵,与教会 简单地总结本章,首先我们谈过基督的一生,他是因圣灵感孕而生,受洗时圣灵降在他的身上,他的言行都是靠圣灵的大能。他的一生证明他是神的儿子,是弥赛亚。其次,他在肉身的死担当了多人的罪,他的死使他有权柄赐生命。第三,耶稣从死里复活后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然而除非他回到父那里去,完成得荣耀的过程,他不能赐人生命。第四,当他被高举,被立为主、为基督,以弥赛亚和主的身分坐在父的右边,他从父领受了圣灵,并且将圣灵赐给他的门徒也就是他的教会。第五,基督在完成得荣耀的过程后,成了赐生命的灵,因而能赐人圣灵。其实,赐人生命乃是圣灵的大能作为。人接受使徒的见证,信服基督,就领受圣灵,也就从基督得生命。 至于基督和圣灵的关系,我们可以总结为三:(1)基督从生到死与圣灵有分不开的关系。耶稣也是靠圣灵的能力完成弥赛亚的使命。(2)基督从复活到升天坐在父的右边这段期间,父神是高举基督的那一位。根据圣经明显的记载,圣灵和基督的关系似乎暂时告一段落。(3)基督从父领受了圣灵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恢复了。但是与基督在世时的关系有所不同。耶稣在世时靠着圣灵执
行弥赛亚的任务,但是在升天后,基督是差遣者,而圣灵是被差的。基督成了赐生命的灵,他从父领受圣灵,然后将圣灵赐给凡信靠他的人。基督和圣灵的这种关系会持续到他二次降临为止。 此外,我们还看到圣灵与在世的耶稣同在,以及圣灵与使徒和信徒的同在,有类似的地方。耶稣是因圣灵感孕而生,使徒和信徒因受了圣灵而由圣灵而生(约三3,8)。耶稣靠圣灵作工,信徒也靠圣灵作工。圣灵是同一位,但对耶稣而言,他是父所差的神的灵,对门徒而言,圣灵是基督差来的保惠师,是基督的灵。再者,因圣灵的大能,耶稣走向死亡,后来他复活,成了赐生命的灵,是个灵体。同样地,门徒也是靠圣灵面向末日,在那**们的身体也将成为复活的身体。圣灵的同在原是耶稣的特权,今天成了信徒的享受,其所以能如此,正因基督的死为人带来了生命。信徒的生活和事奉是按着,也是源于基督的生活和事奉,但是二者在本质上是不同的。 基督的一生和他的使命,尤其是他得荣耀的过程,使教会逐渐成形。换句话说,他的生命和使命导致他藉圣灵赐生命。至于他和教会的关系,他是赐生命的那一位,教会则是领受生命的,是一种属灵生命的关系和联合。我们可以说,没有基督就不可能有教会,人若
不从他得生命及维持生命的关系,就与教会无分。基督为他的子民,为那些信他的人而死,他的一生和使命,即使徒所传的真道,成了教会成形阶段的唯一「原料」,也成了人进入蒙赎团体的信仰前题。 至于圣灵和教会的关系,亦要从以上的观点去谈。信徒因信归入基督,领受圣灵,靠他而活。五旬节后,在基督的指使下,圣灵在教会运作,他是属基督的灵。意思就是说,基督由于顺服而从父得到自由运用圣灵及其恩赐和能力的权柄,复活的基督被神高举成为赐生命的灵,这个灵和他赐给教会的圣灵是不同的。圣灵仍然是神的灵,从父而出,但在基督完成得荣耀的过程后,成了基督的灵。圣灵属于基督,他为基督工作,他荣耀基督,听从基督,但却不是基督。基督虽是赐生命的灵,但却不是圣灵。 圣灵在执行基督弥赛亚的使命时,使教会在基督里逐渐成形,基督则因顺服而从父领受圣灵,然后差圣灵。所以圣灵被差为要赐生命给信服使徒的见证的人,建立真实的教会。这就是我们了解教会与基督和圣灵之生命关系的架构和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