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III.本书的统一性

《以西结书》笔记 by 未知

在二十世纪早期,德莱弗(S.R.Driver)还可以这样说:“没有人会对本书的作者是谁提出疑问。整本书从头至尾都毫无疑问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而到了1924年,霍尔切尔(G.Holscher)开始提出质疑。在当时《以西结书》受到了极端的挑战,尤其是托雷(C.C.Torrey),他把本书看作是公元前三世纪的伪作;这是毫无历史根据的文字游戏。批判性的学者们对发展新的理论情有独钟,他们在研究《圣经》时经常摒弃一些不言而喻的常识。蔡尔兹(B.S.Childs)的研究方法富有新意,尽管他赞同意齐默利(W.Zimmerli),认为本书的有些部分是出自“晚期的作者”(laterschool)之手,他仍把本书的大部分内容看作是以西结所写的。研究他对本书的分析将会有所获益。他坚持认为,以西结是“极端的神本主义者”,这就是说,对于任何事情他都是从上帝永恒的角度来看待,而不是从特定的历史背景中来观察。(他不像阿摩司或耶利米一样猛烈抨击现实处境。)和齐默利一样,蔡尔兹也指出了以西结是如何把“前先知书”的(pre-prophetic)经卷作为他的教导的基础。以西结的方式倾向于辨论式的、祭司式的。蔡尔兹的观点也被概括在下面的话中:

“以西结作为先知的独特之处从形式上和内容上塑造了他的信息,在后来的正典编定过程中,人们发现他的信息的重要因素很符合要求,因而在把传统的书卷编辑为一部圣书时,对以西结书可以不作太多的改动就可以采用。”

研究表明,《以西结书》中所有的日期都与约雅斤的被俘有关。这样,芬那根(Finegan)列出了下面这张表:

http://localhost/shuku/showimg.php?208

“前面这张表可以算是一个相对完整并且在时间上连贯的时间表。其中最根本的问题在于约雅斤是否在公元前597年和(或?)598年被俘,而这又涉及如何解释《列王记》和《耶利米书》所记载的日期的问题。不管从哪一年开始计算,我们都可以根据《以西结书》的记载来推算具体的日期;其中的关键在于耶路撒冷陷落的时间。相关的时间如下:

尼布甲尼撒开始围困耶路撒冷(结24:1)公元前588年1月15日或公元前589年1月26日

耶路撒冷陷落(《列王记》/《耶利米书》)公元前586年8月15-18日或公元前587年8月26-30日

从耶路撒冷逃难的人带来沦陷的消息(结33:21)公元前585年1月8日或公元前586年1月18日

“以斯拉从巴比伦到耶路撒冷(拉7:9)的旅程从一月一日到五月为止,整整四个月。这里,难民从耶路撒冷到以西结所住的巴比伦是从五月十日到十月十五日,不到五个月。和其他独立的经文所提供的资料相比较,这里记载的事件的经过和时间是相当准确的。”

我们注意到,芬那根把5:16节中的“七日”当作是分析时间的一个关键点,但大多数人并不是这样。如果照他的做法,人们可以在经文中找到14个有关时间问题的记载。问题在于,如果把它算在内的话,它也似乎只能是附属于1:2中那个重要的时间记载。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在二十世纪早期,德莱弗(S.R.Driver)还可以这样说:“没有人会对本书的作者是谁提出疑问。整本书从头至尾都毫无疑问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而到了1924年,霍尔切尔(G.Holscher)开始提出质疑。在当时《以西结书》受到了极端的挑战,尤其是托雷(C.C.Torrey),他把本书看作是公元前三世纪的伪作;这是毫无历史根据的文字游戏。批判性的学者们对发展新的理论情有独钟,他们在研究《圣经》时经常摒弃一些不言而喻的常识。蔡尔兹(B.S.Childs)的研究方法富有新意,尽管他赞同意齐默利(W.Zimmerli),认为本书的有些部分是出自“晚期的作者”(laterschool)之手,他仍把本书的大部分内容看作是以西结所写的。研究他对本书的分析将会有所获益。他坚持认为,以西结是“极端的神本主义者”,这就是说,对于任何事情他都是从上帝永恒的角度来看待,而不是从特定的历史背景中来观察。(他不像阿摩司或耶利米一样猛烈抨击现实处境。)和齐默利一样,蔡尔兹也指出了以西结是如何把“前先知书”的(pre-prophetic)经卷作为他的教导的基础。以西结的方式倾向于辨论式的、祭司式的。蔡尔兹的观点也被
概括在下面的话中: “以西结作为先知的独特之处从形式上和内容上塑造了他的信息,在后来的正典编定过程中,人们发现他的信息的重要因素很符合要求,因而在把传统的书卷编辑为一部圣书时,对以西结书可以不作太多的改动就可以采用。” 研究表明,《以西结书》中所有的日期都与约雅斤的被俘有关。这样,芬那根(Finegan)列出了下面这张表: http:localhostshukushowimg.php?208 “前面这张表可以算是一个相对完整并且在时间上连贯的时间表。其中最根本的问题在于约雅斤是否在公元前597年和(或?)598年被俘,而这又涉及如何解释《列王记》和《耶利米书》所记载的日期的问题。不管从哪一年开始计算,我们都可以根据《以西结书》的记载来推算具体的日期;其中的关键在于耶路撒冷陷落的时间。相关的时间如下: 尼布甲尼撒开始围困耶路撒冷(结24:1)公元前588年1月15日或公元前589年1月26日 耶路撒冷陷落(《列王记》/《耶利米书》)公元前586年8月15-18日或公元前587年8月26-30日 从耶路撒冷逃难的人带来沦陷的消息(结33:21)公元
前585年1月8日或公元前586年1月18日 “以斯拉从巴比伦到耶路撒冷(拉7:9)的旅程从一月一日到五月为止,整整四个月。这里,难民从耶路撒冷到以西结所住的巴比伦是从五月十日到十月十五日,不到五个月。和其他独立的经文所提供的资料相比较,这里记载的事件的经过和时间是相当准确的。” 我们注意到,芬那根把5:16节中的“七日”当作是分析时间的一个关键点,但大多数人并不是这样。如果照他的做法,人们可以在经文中找到14个有关时间问题的记载。问题在于,如果把它算在内的话,它也似乎只能是附属于1:2中那个重要的时间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