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被扭曲的真宗教(耶7:1-8:3)

耶利米书研经(摩根) by 摩根

读经:王下22:3-7;23:21-23;代下34:8-13;35:1-19;耶7:1-8:3

「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耶7:4)

历史背景

若要正确明白这句话的真意,我们必须先了解当时的历史背景。对这段话的历史背景,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是,这段话是耶利米在约雅敬统治的时候讲的;另一说是,在约西亚统治的时期讲的。第一说的根据是,在第26章,耶利米也曾提出类似的指责,而那里的历史背景,乃是约雅敬统治的时代。把这里的信息和第26章连起来,惟一的理由是,内容相类似。在这两章的经文中,先知都受命站在圣殿中。第7章说,耶利米站在「耶和华殿的门口」;第26章说,耶利米站在「耶和华殿的内院」。

而在这两个地方,所传的默示是一样的。然而,我们不能因为类似,就说两者是同一件事。按照目前经文的安排,第7章这件事,最自然的了解应该是,它是发生在约西亚王的时代。我们当可发现,他统治之下的情形,和第26章豫言所描写的一样,所以我就从这样的立场,来解释这经文,来了解它的意思。

约西亚王第十八年,也就是耶利米从事先知职事的第五年,他们修理圣殿。在修殿的过程中,祭司希勒家发现了一本律法书。这一本书的发现,对王具有很深远的影响。这本书的内容,让王看到,百姓们离开神的道路和神的心意有多远。因着找到这一本书,他立刻进行了一个更激烈的改革运动。

7-9章的豫言

展读第7-9章的豫言,很明显可以看到,当时先知思想中有两件很重要的事,其实这两件事也是当时全国一致关心的。这两件事指的是:圣殿和神的律法。这段豫言的第一部分,就是第7:1-8:3,讲论的是圣殿;从8:4-9结束,先知信息所讲论的是神的律法。本章我们所要讨论的,只是这段豫言的第一部分,而这一部分的重点,全部都包括在我们所采用的这一节经文内:「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

我们可以想像一下,殿已经修好,大群的百姓快快乐乐的涌到圣殿里,要守他们的节期,可能就是约西亚作王时所守的那次逾越节。从很多方面看,这次的守节,是这个国家历史上相当重大的一件事。我们再想像一下,看看那圣殿,被忽略了那么久以后,现在整修完竣,殿门和内院又重新开放;来敬拜的人摩肩接踵,穿过大门,走入内院。这时你可以看到一个引人注目景象,那位从亚拿突城来的年轻祭司先知,正站在殿门口,面对那一大群如潮水一般涌来的人;他大声指责他们的敬拜,指责他们敬拜的方法。他是一个极其孤单的人,他卓然独立,是颇有英雄气概的一个人。虽然他必须鼓起最大的勇气,但是他还是回应了神的呼召,来作这件事。正在他们敬拜的时候,他就站在那刚修复的圣殿门口,对那些百姓说:「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这就是他所传这段信息的主题,我们也要按照这样的亮光,来解释这段信息。

首先我们要思想,在那个时候,百姓的心态;其次要思想,这位先知所宣告有关百姓的真理;最后我们要看,把外在敬拜的态度和罪的实际事实合在一起,对我们有甚么教导。

修复圣殿

前面关于百姓的态度,我已经说了不少。可是,这里我们要再深入看看。历代志下,我们可以看到有关修复圣殿,王指派希勒家当祭司、沙番当书记、以及其他人配合修复圣殿工作的记录。记录中我们也看到,百姓如何甘心乐意,为着修殿慷慨奉献。我们又读到,这些钱交给督工转交修理耶和华殿的工匠。接着有一句相当有意义的话,「违些人办事诚实。」我们不可忽略了这些事。我们越是研究有关那段时期的记载,就越发清楚看到,从一般人眼光来看,当时的一切外在表现,真是宗教大复兴的象征。我们绝对不可忽视这事实,否则我们就无法体会先知信息的真谛,特别是这段早期的改革。当时,他们办事诚实,一切都推展得很顺利。

他们不单修复圣殿,同时也遵守应有的敬拜仪式。约西亚的那次大逾越节,就是在这个时候守的。这里我们引用历代志作者的话,来看当时守这节期的情况:

「自从先知撒母耳以来,在以色列中没有守过这样的逾越节,以色列诸王也没有守过,像约西亚、祭司、利未人在那里的犹大人和以色列人,以及耶路撒冷居民所守的逾越节。」

这是一个盛大的宗教节期,在这个难得的场合中,祭司和利未人,犹大人和以色列剩余的人跨越了边界,群集在一起。这一大群的人,专注于一件事,就是敬拜,守节期。这个逾越节原是为提醒他们,耶和华与他们的关系,他们如何从为奴之地被赎出来,是耶和华伸展他的膀臂把他们救出来的。这些人为着圣殿存在那里而欢欣。他们为着守这样的节期而喜乐。他们为着那真实的宗教外在敬拜仪式的恢复而高兴。就在这个时候,这位先知说出了我们引用的这一节经文:「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很可能他只是在重复他们口中的话。从这句话,我们可以听到东方的色彩,我们可以想像到,那些心里高兴异常的人,情不自禁讲出这样的话来,「耶和华的殿!耶和华的殿!耶和莘的殿!」看,圣殿已经修复、祭司分班服事、利未人也在尽他们的职事、诗歌音乐也各就各位,一切敬拜的仪式都恢复了,这一大群来敬拜的人,就这样兴高采烈的呼叫。他们为着耶和华的殿修复了而高兴,他们也为着真宗教敬拜仪式的恢复而高兴,他们更为这一个宗教得到恢复而高兴。

他们高兴的原因,不但是因为圣殿的修复,也不但是为着敬拜仪式的恢复,更是因为他们相信。这样恢复圣殿、恢复敬拜,对他们的国家是最好的。这个事实,稍后我们就看得更清楚了。当先知严厉指责百姓时,他说他们的态度是,站在耶和华的殿里,说,「我们可以自由了。」他们倚靠圣殿,以为现在圣殿修复了,他们国家就可以高枕无忧。他们相信,恢复了敬拜,恢复了神所吩咐他们列祖的那种敬拜的仪式,恢复了祭司制度和利未人的职事,恢复了在殿里的唱诗,遵守了一个这么重大的逾越节,他们的国家就安全了。他们理智所了解的完全正确,那就是一个民族所信的宗教,和这个国家的安危,有着休戚相关的关系。

耶利米斥责百姓的罪

当时那些人就是存着这样的心态。那位年轻的祭司先知从亚拿突来,站在耶和华殿的门口,拦住那些来敬拜的人,以疾雷贯耳的声音,斥责百姓的罪。我们已经看过当时人的心态,也看过当时的历史背景,现在我们要转过头来看,神为甚么在这个时刻,差派这位先知到他们中间,为甚么他所传的信息这么严厉。

我们不必讲得太仔细。只要读一遍他传的信息就够了。我且将它提纲挈领的说明一下。耶利米首先说,这些来敬拜的人,虽然一方面敬拜,另一方面却在得罪他们的骨肉同胞。他们犯了偷盗、杀害、**、起假誓的罪。一方面他们为圣殿的修复、为敬拜仪式的恢复而高兴,因为他们相信这样恢复,是为他们国家的安全找到了一条捷径;可是另一方面,他们还继续干那偷盗、杀害、**、起假誓的勾当。

看起来这好像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我们要记得,神的先知总是按照事实真相来描述的。这些罪有各种不同的表现方式,但是神的使者指责某一件罪时,就直接把罪名说出来,他不会用好听一点的话,把那罪的严重性加以冲淡、加以掩饰。

我想,这些人所犯的罪都是一些平凡琐碎的事,当然,也有可能其中有些人是真的犯了大罪。这就像今天,有许多犯了「杀害」罪的人,还是在教会中敬拜神。如果你说,他是杀人犯,他一定会大大发怒,因为实际上他手上并没有血。但是在神眼中,他们衣服上沾满了血。因为一个人若是为了自己的财富,为了自己的地位,伤害了别人,践踏了别人,在神看来,他就是杀人的。生意人作生意不诚实,先知绝对不会说,那是「生意手腕」,他就直截了当的说,郱是「偷盗」。

这位从亚拿突来的年轻祭司接到这项重大的使命之时,真是又恐惧又战竞。他痛苦的呼号:「主耶和华阿,我不知道怎样说,因为我是年幼的。」当他从那无穷圣洁的神同在的内室出来,看到人们的罪时,他就直接把那些罪一一指名道出。如此,我们看到了这一幅可怕的画面,这些人犯罪得罪他们的同胞,恶待他们。可是,另一方面,却倚靠圣殿,为着他们的宗教在全国得到恢复而感谢神,因为他们以为,这样国家的安全就得到保障。

这些人不但犯罪得罪同胞,他们也得罪神。得罪人乃是得罪神所带来的后果。这里,我们还可以看到一幅更让我们震惊的画面。这些人在为着圣殿修复而欢欣的同时,竟还给巴力烧香,给摩洛献祭,又敬拜太阳、月亮、和星宿。不但这样,我们若再深入思想先知的用词,当可更进一步看到百姓的光景。我们有证据显示,这些人甚至认为,因为这些可憎的事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宗教,所以他们作这些事是值得的。他们敬拜巴力时,心里以为,这样也是在敬拜神。他们使自己的儿女经火献给摩洛为祭,以为这样,他们可以取得神的喜悦。神对他们说的话是:「他们在欣嫩子谷建筑陀斐特的邱坛,好在火中焚烧自己的儿女,这并不是我所吩咐的,也不是我心所起的意思。」这话中的意思似乎是,他们认为自己所作的这一切都是有价值的,是合神心意的。

这些人相信神,相信神的能力。他们是真的相信。因此,圣殿修复,敬拜的制度恢复,他们都很高兴。然而,他们竟以为,对神有这样的信心,就是安全的保证,圣殿的存在就是他们免于被仇敌攻击的保险单。事实上,他们的看法是:耶和华的殿立起来了,所以我们可以平安无虞;敬拜耶和华的仪式恢复了,因此不会再有任何危机临到我们、伤害我们了。他们竟沦入如此这般的迷信。他们已经堕到偶像崇拜的最低层次。他们以为,圣殿有神奇的能力,敬拜的仪式可以让他们驱恶避邪。他们喊叫:「耶和华的殿!耶和华的殿!耶和华的殿!」这等于说:我们自由了!我们安全了!因为我们有一座圣殿。他们这样的看法完全错误。正如今天,有些人还以为,他-天早上应该读几节经文,如果不读,恐怕就有一些不幸的事会临到。这观念乃是最低层面,最无知的迷信。这些人生活在各样的罪中,可是却还为圣殿的修复,为敬拜的恢复而喜乐。他们一厢情愿的以为,既然他们把殿修好,把敬拜恢复,神必定会保守他们。

这就是这位先知受召去提出抗议时,那些人的心态。而先知则以热切而带感情的方式,去履行他所蒙的召。他的话里带着相当的讥讽:「这些是耶和华的殿,耶和华的殿,耶和华的殿。」讲过这话之后,他又宣告,其实圣殿真正成了「贼窝」。这是一个含意深远的比方,贼窝是那些盗贼存放从同胞抢来的赃物的地点。为了那些受害者的缘故,这个贼窝理应被夷为平地。耶和华说:所以我要向这称为我名下,你们所倚靠的殿,与我所赐给你们和你们列祖的地施行,照我从前向示罗所行的一样。因为这地方受到**,因为他们已经忘记这个地方所代表的意义。

遵守宗教仪式,在有些情形下,也可能成为亵渎,可能成为麻醉我们属灵感觉的鸦片。原来这些仪式是要把我们带到一个更高的层面,让我们更亲近神。可是一旦宗教礼仪成为亵渎时,为了那些受骗的人的好处,这样的礼仪应该被废除掉。

在这个豫言里,还有一个更深一层的意义,那就是,宗教上的坚定信念,有时反而会成为一个咒诅。除非人对这个宗教的信念,有实际行动上的回应,有发自内心的顺服,不然它会在一个人的内心,在一个国家之内,产生不页的影笤,会使他们硬心,使他们被毁灭。宗教上对神的确信,如果变成一个保证,认为履行了某些外在的仪式,就可以取得安全,就可平安无忧,那么这些人就不会觉得有悔改的必要,不会因自己的作为而觉得羞辱。一个国家如果在她生命的深处,有着宗教的本质,她的外在必可以表达出来。但是,如果她的外在行为,并不是顺着内在的确信去行,那么不用多久,他们的确信就不再对他们发生甚么功用,反而成为他们虚假的安慰,成了一个说谎言者的避难所。

所以,这段豫言所教训的重点,就在这一节带看讽刺性的经文里。论到宗教,第一要紧的乃是外表行为的表现,乃是它在人身上产生了甚么样的影响。在圣殿里的敬拜是没有价值的,除非这敬拜和其他日常生活相配合。但是只有这么讲还不够。敬拜的举动不但是没有价值的,它还会对人产生强而有力的反面作用,叫人更不能成为真正属灵。知道真理,却不去遵行这真理,不如根本不知道这真理,因为这反而会危害人的心、灵、良知。宗教的基本价值,乃在于它对人对待神,以及人对待人方式的影响。这是互相关连的。人对神有甚么样的观念,就会表现在他对人的态度上。关于这方面,讲得最深入,也是最中肯的,莫过于新约圣经中那位讲最高超的伦理的作者雅各。雅各说:「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这节经文有严肃的伦理观念,却以最柔和的感情表达出来。雅各说,真正的敬虔,其至终的表现乃在于「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这句话包括了许多东西,也排除了许多东西。一个人若接受这句话,把它当作是敬虔的最高表现,他就不会偷盗、杀害、**、起假誓。人若允许自己作这些事,却又在圣所中敬拜,他就是亵渎、**、毁损了敬虔。神圣的地点、神圣的日子、神圣的敬拜,这一切要有一个先备条件,就是人必须先和神有正确的关系,先与别人有正确的关系,这样,人的敬虔才有真价值。如果在任何时候,我们规避,不履行这些崇高的义务,那么这一切敬虔的事都要成为虚空。有圣殿,却没有神住在里面,那是空虚。过日子,却没有真理,那日子是白过的。人庆祝圣诞节,却忘记了道成肉身,那么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空的,都是亵渎,反而成为他们的咒诅。举行一个仪式,却没有这仪式所象征的真理存在,那么这个仪式是死的,并且还会把人带入一个更深的死亡中。因此,这位先知就站在耶和华殿的门口,在那些从犹大涌来敬拜的人群中,指责他们,叫他们不要把信心建立在圣殿上。他对他们宣告,圣殿的修复,敬拜的仪式的恢复,这些事本身都没有价值。他们应该先校正自己的路,归回遵行耶和华的道,并且要表现出,他们与神有正确的关系,他们与人也有正确的关系。

我们距离耶利米的时代已经相当久远。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更光明、更清楚的光照之下。今天西方国家被称为基督教国家。当然,在所谓基督教国家中,还有很多不是基督徒应该有的事。但是在另一方面,这种说法也是对的。西方国家之所以有今天,很多方面是受基督教之益。他们的崇高理想、道德观念、互重的人际关系,都是直接由耶稣基督而来的。

所以,我们当记住,一个国家如果离开了基督教,乃是因为这个国家的国民不再是基督徒。所以在任何国家之内,那些基督徒,那些带有基督名号的人,应该与基督更加紧密同行,表明我们是基督教会的一员,把我们的理想实际生活出来。同时我们也应该更密切的观察我们的世代,免得在我们当中,也犯了当初犹大所犯的罪。我们不要为一些外在的宗教表现而高兴,我们要先看我们对别人的态度,因为从我们与别人的态度中,我们可以看到自己与神交通关系的疏密。一个基督教国家是否真是属于基督,可以从这个国家对自己境内的百姓之态度而定,可以从国内是否有违反**、伤害同胞的事看出来。一个基督教国家,如果一直相信自己有很深的基督教底子,就有危险了,因为只有「底子」而没有从心底、从意志上发出遵行的意愿和实际的行动,结果必带来悲剧。不管在甚么时候,以甚么不同的方式,出现了偷盗、杀害、**、起假誓等等的罪,我们就要为此伤心,也该为此哀求神,并且同心协力,把百姓的心带回神的面前;因为惟有这样,我们才能把真宗教的真理实现在我们全国的生活上。

那么,我们应当怎么作?早年神呼召的那段经文,对今天仍然新鲜有效:「你们若实在改正行动作为,在人和邻舍中间诚然施行公平,不欺压寄居的,和孤儿寡妇,在这地方不流无辜人的血,也不随从别神,陷害自己,我就使你们在这地方仍然居住。」这是神今天对我们这些佩带他名号的人,就是我们这些以他为喜乐的人之吩咐。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读经:王下22:3-7;23:21-23;代下34:8-13;35:1-19;耶7:1-8:3 「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耶7:4) 历史背景 若要正确明白这句话的真意,我们必须先了解当时的历史背景。对这段话的历史背景,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说是,这段话是耶利米在约雅敬统治的时候讲的;另一说是,在约西亚统治的时期讲的。第一说的根据是,在第26章,耶利米也曾提出类似的指责,而那里的历史背景,乃是约雅敬统治的时代。把这里的信息和第26章连起来,惟一的理由是,内容相类似。在这两章的经文中,先知都受命站在圣殿中。第7章说,耶利米站在「耶和华殿的门口」;第26章说,耶利米站在「耶和华殿的内院」。 而在这两个地方,所传的默示是一样的。然而,我们不能因为类似,就说两者是同一件事。按照目前经文的安排,第7章这件事,最自然的了解应该是,它是发生在约西亚王的时代。我们当可发现,他统治之下的情形,和第26章豫言所描写的一样,所以我就从这样的立场,来解释这经文,来了解它的意思。 约西亚王第十八年,也就是耶利米从事先知职事的第五年,
他们修理圣殿。在修殿的过程中,祭司希勒家发现了一本律法书。这一本书的发现,对王具有很深远的影响。这本书的内容,让王看到,百姓们离开神的道路和神的心意有多远。因着找到这一本书,他立刻进行了一个更激烈的改革运动。 7-9章的豫言 展读第7-9章的豫言,很明显可以看到,当时先知思想中有两件很重要的事,其实这两件事也是当时全国一致关心的。这两件事指的是:圣殿和神的律法。这段豫言的第一部分,就是第7:1-8:3,讲论的是圣殿;从8:4-9结束,先知信息所讲论的是神的律法。本章我们所要讨论的,只是这段豫言的第一部分,而这一部分的重点,全部都包括在我们所采用的这一节经文内:「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 我们可以想像一下,殿已经修好,大群的百姓快快乐乐的涌到圣殿里,要守他们的节期,可能就是约西亚作王时所守的那次逾越节。从很多方面看,这次的守节,是这个国家历史上相当重大的一件事。我们再想像一下,看看那圣殿,被忽略了那么久以后,现在整修完竣,殿门和内院又重新开放;来敬拜的人摩肩接踵,穿过大门,走入内院。这时你可以看到一个引人注目景象,那位从
亚拿突城来的年轻祭司先知,正站在殿门口,面对那一大群如潮水一般涌来的人;他大声指责他们的敬拜,指责他们敬拜的方法。他是一个极其孤单的人,他卓然独立,是颇有英雄气概的一个人。虽然他必须鼓起最大的勇气,但是他还是回应了神的呼召,来作这件事。正在他们敬拜的时候,他就站在那刚修复的圣殿门口,对那些百姓说:「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这就是他所传这段信息的主题,我们也要按照这样的亮光,来解释这段信息。 首先我们要思想,在那个时候,百姓的心态;其次要思想,这位先知所宣告有关百姓的真理;最后我们要看,把外在敬拜的态度和罪的实际事实合在一起,对我们有甚么教导。 修复圣殿 前面关于百姓的态度,我已经说了不少。可是,这里我们要再深入看看。历代志下,我们可以看到有关修复圣殿,王指派希勒家当祭司、沙番当书记、以及其他人配合修复圣殿工作的记录。记录中我们也看到,百姓如何甘心乐意,为着修殿慷慨奉献。我们又读到,这些钱交给督工转交修理耶和华殿的工匠。接着有一句相当有意义的话,「违些人办事诚实。」我们不可忽略了这些事。我们越是研究有关那段时期的记载,就
越发清楚看到,从一般人眼光来看,当时的一切外在表现,真是宗教大复兴的象征。我们绝对不可忽视这事实,否则我们就无法体会先知信息的真谛,特别是这段早期的改革。当时,他们办事诚实,一切都推展得很顺利。 他们不单修复圣殿,同时也遵守应有的敬拜仪式。约西亚的那次大逾越节,就是在这个时候守的。这里我们引用历代志作者的话,来看当时守这节期的情况: 「自从先知撒母耳以来,在以色列中没有守过这样的逾越节,以色列诸王也没有守过,像约西亚、祭司、利未人在那里的犹大人和以色列人,以及耶路撒冷居民所守的逾越节。」 这是一个盛大的宗教节期,在这个难得的场合中,祭司和利未人,犹大人和以色列剩余的人跨越了边界,群集在一起。这一大群的人,专注于一件事,就是敬拜,守节期。这个逾越节原是为提醒他们,耶和华与他们的关系,他们如何从为奴之地被赎出来,是耶和华伸展他的膀臂把他们救出来的。这些人为着圣殿存在那里而欢欣。他们为着守这样的节期而喜乐。他们为着那真实的宗教外在敬拜仪式的恢复而高兴。就在这个时候,这位先知说出了我们引用的这一节经文:「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
」很可能他只是在重复他们口中的话。从这句话,我们可以听到东方的色彩,我们可以想像到,那些心里高兴异常的人,情不自禁讲出这样的话来,「耶和华的殿!耶和华的殿!耶和莘的殿!」看,圣殿已经修复、祭司分班服事、利未人也在尽他们的职事、诗歌音乐也各就各位,一切敬拜的仪式都恢复了,这一大群来敬拜的人,就这样兴高采烈的呼叫。他们为着耶和华的殿修复了而高兴,他们也为着真宗教敬拜仪式的恢复而高兴,他们更为这一个宗教得到恢复而高兴。 他们高兴的原因,不但是因为圣殿的修复,也不但是为着敬拜仪式的恢复,更是因为他们相信。这样恢复圣殿、恢复敬拜,对他们的国家是最好的。这个事实,稍后我们就看得更清楚了。当先知严厉指责百姓时,他说他们的态度是,站在耶和华的殿里,说,「我们可以自由了。」他们倚靠圣殿,以为现在圣殿修复了,他们国家就可以高枕无忧。他们相信,恢复了敬拜,恢复了神所吩咐他们列祖的那种敬拜的仪式,恢复了祭司制度和利未人的职事,恢复了在殿里的唱诗,遵守了一个这么重大的逾越节,他们的国家就安全了。他们理智所了解的完全正确,那就是一个民族所信的宗教,和这个国家的安危,有着休戚相关的关系。 耶利米斥责百姓
的罪 当时那些人就是存着这样的心态。那位年轻的祭司先知从亚拿突来,站在耶和华殿的门口,拦住那些来敬拜的人,以疾雷贯耳的声音,斥责百姓的罪。我们已经看过当时人的心态,也看过当时的历史背景,现在我们要转过头来看,神为甚么在这个时刻,差派这位先知到他们中间,为甚么他所传的信息这么严厉。 我们不必讲得太仔细。只要读一遍他传的信息就够了。我且将它提纲挈领的说明一下。耶利米首先说,这些来敬拜的人,虽然一方面敬拜,另一方面却在得罪他们的骨肉同胞。他们犯了偷盗、杀害、**、起假誓的罪。一方面他们为圣殿的修复、为敬拜仪式的恢复而高兴,因为他们相信这样恢复,是为他们国家的安全找到了一条捷径;可是另一方面,他们还继续干那偷盗、杀害、**、起假誓的勾当。 看起来这好像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我们要记得,神的先知总是按照事实真相来描述的。这些罪有各种不同的表现方式,但是神的使者指责某一件罪时,就直接把罪名说出来,他不会用好听一点的话,把那罪的严重性加以冲淡、加以掩饰。 我想,这些人所犯的罪都是一些平凡琐碎的事,当然,也有可能其中有些人是真的犯了大罪。这就像今天,有许多犯了「杀害」罪的人,还是在
教会中敬拜神。如果你说,他是杀人犯,他一定会大大发怒,因为实际上他手上并没有血。但是在神眼中,他们衣服上沾满了血。因为一个人若是为了自己的财富,为了自己的地位,伤害了别人,践踏了别人,在神看来,他就是杀人的。生意人作生意不诚实,先知绝对不会说,那是「生意手腕」,他就直截了当的说,郱是「偷盗」。 这位从亚拿突来的年轻祭司接到这项重大的使命之时,真是又恐惧又战竞。他痛苦的呼号:「主耶和华阿,我不知道怎样说,因为我是年幼的。」当他从那无穷圣洁的神同在的内室出来,看到人们的罪时,他就直接把那些罪一一指名道出。如此,我们看到了这一幅可怕的画面,这些人犯罪得罪他们的同胞,恶待他们。可是,另一方面,却倚靠圣殿,为着他们的宗教在全国得到恢复而感谢神,因为他们以为,这样国家的安全就得到保障。 这些人不但犯罪得罪同胞,他们也得罪神。得罪人乃是得罪神所带来的后果。这里,我们还可以看到一幅更让我们震惊的画面。这些人在为着圣殿修复而欢欣的同时,竟还给巴力烧香,给摩洛献祭,又敬拜太阳、月亮、和星宿。不但这样,我们若再深入思想先知的用词,当可更进一步看到百姓的光景。我们有证据显示,这些人甚至认为,因为这
些可憎的事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宗教,所以他们作这些事是值得的。他们敬拜巴力时,心里以为,这样也是在敬拜神。他们使自己的儿女经火献给摩洛为祭,以为这样,他们可以取得神的喜悦。神对他们说的话是:「他们在欣嫩子谷建筑陀斐特的邱坛,好在火中焚烧自己的儿女,这并不是我所吩咐的,也不是我心所起的意思。」这话中的意思似乎是,他们认为自己所作的这一切都是有价值的,是合神心意的。 这些人相信神,相信神的能力。他们是真的相信。因此,圣殿修复,敬拜的制度恢复,他们都很高兴。然而,他们竟以为,对神有这样的信心,就是安全的保证,圣殿的存在就是他们免于被仇敌攻击的保险单。事实上,他们的看法是:耶和华的殿立起来了,所以我们可以平安无虞;敬拜耶和华的仪式恢复了,因此不会再有任何危机临到我们、伤害我们了。他们竟沦入如此这般的迷信。他们已经堕到偶像崇拜的最低层次。他们以为,圣殿有神奇的能力,敬拜的仪式可以让他们驱恶避邪。他们喊叫:「耶和华的殿!耶和华的殿!耶和华的殿!」这等于说:我们自由了!我们安全了!因为我们有一座圣殿。他们这样的看法完全错误。正如今天,有些人还以为,他-天早上应该读几节经文,如果不读,恐怕就有一些不
幸的事会临到。这观念乃是最低层面,最无知的迷信。这些人生活在各样的罪中,可是却还为圣殿的修复,为敬拜的恢复而喜乐。他们一厢情愿的以为,既然他们把殿修好,把敬拜恢复,神必定会保守他们。 这就是这位先知受召去提出抗议时,那些人的心态。而先知则以热切而带感情的方式,去履行他所蒙的召。他的话里带着相当的讥讽:「这些是耶和华的殿,耶和华的殿,耶和华的殿。」讲过这话之后,他又宣告,其实圣殿真正成了「贼窝」。这是一个含意深远的比方,贼窝是那些盗贼存放从同胞抢来的赃物的地点。为了那些受害者的缘故,这个贼窝理应被夷为平地。耶和华说:所以我要向这称为我名下,你们所倚靠的殿,与我所赐给你们和你们列祖的地施行,照我从前向示罗所行的一样。因为这地方受到**,因为他们已经忘记这个地方所代表的意义。 遵守宗教仪式,在有些情形下,也可能成为亵渎,可能成为麻醉我们属灵感觉的鸦片。原来这些仪式是要把我们带到一个更高的层面,让我们更亲近神。可是一旦宗教礼仪成为亵渎时,为了那些受骗的人的好处,这样的礼仪应该被废除掉。 在这个豫言里,还有一个更深一层的意义,那就是,宗教上的坚定信念,有时反而会成为一个咒诅。除
非人对这个宗教的信念,有实际行动上的回应,有发自内心的顺服,不然它会在一个人的内心,在一个国家之内,产生不页的影笤,会使他们硬心,使他们被毁灭。宗教上对神的确信,如果变成一个保证,认为履行了某些外在的仪式,就可以取得安全,就可平安无忧,那么这些人就不会觉得有悔改的必要,不会因自己的作为而觉得羞辱。一个国家如果在她生命的深处,有着宗教的本质,她的外在必可以表达出来。但是,如果她的外在行为,并不是顺着内在的确信去行,那么不用多久,他们的确信就不再对他们发生甚么功用,反而成为他们虚假的安慰,成了一个说谎言者的避难所。 所以,这段豫言所教训的重点,就在这一节带看讽刺性的经文里。论到宗教,第一要紧的乃是外表行为的表现,乃是它在人身上产生了甚么样的影响。在圣殿里的敬拜是没有价值的,除非这敬拜和其他日常生活相配合。但是只有这么讲还不够。敬拜的举动不但是没有价值的,它还会对人产生强而有力的反面作用,叫人更不能成为真正属灵。知道真理,却不去遵行这真理,不如根本不知道这真理,因为这反而会危害人的心、灵、良知。宗教的基本价值,乃在于它对人对待神,以及人对待人方式的影响。这是互相关连的。人对神有甚么样的
观念,就会表现在他对人的态度上。关于这方面,讲得最深入,也是最中肯的,莫过于新约圣经中那位讲最高超的伦理的作者雅各。雅各说:「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这节经文有严肃的伦理观念,却以最柔和的感情表达出来。雅各说,真正的敬虔,其至终的表现乃在于「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这句话包括了许多东西,也排除了许多东西。一个人若接受这句话,把它当作是敬虔的最高表现,他就不会偷盗、杀害、**、起假誓。人若允许自己作这些事,却又在圣所中敬拜,他就是亵渎、**、毁损了敬虔。神圣的地点、神圣的日子、神圣的敬拜,这一切要有一个先备条件,就是人必须先和神有正确的关系,先与别人有正确的关系,这样,人的敬虔才有真价值。如果在任何时候,我们规避,不履行这些崇高的义务,那么这一切敬虔的事都要成为虚空。有圣殿,却没有神住在里面,那是空虚。过日子,却没有真理,那日子是白过的。人庆祝圣诞节,却忘记了道成肉身,那么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空的,都是亵渎,反而成为他们的咒诅。举行一个仪式,却没有这仪式所象征的真理存在,那么这个仪式是死的,并且还会把人带入一个更深的死
亡中。因此,这位先知就站在耶和华殿的门口,在那些从犹大涌来敬拜的人群中,指责他们,叫他们不要把信心建立在圣殿上。他对他们宣告,圣殿的修复,敬拜的仪式的恢复,这些事本身都没有价值。他们应该先校正自己的路,归回遵行耶和华的道,并且要表现出,他们与神有正确的关系,他们与人也有正确的关系。 我们距离耶利米的时代已经相当久远。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更光明、更清楚的光照之下。今天西方国家被称为基督教国家。当然,在所谓基督教国家中,还有很多不是基督徒应该有的事。但是在另一方面,这种说法也是对的。西方国家之所以有今天,很多方面是受基督教之益。他们的崇高理想、道德观念、互重的人际关系,都是直接由耶稣基督而来的。 所以,我们当记住,一个国家如果离开了基督教,乃是因为这个国家的国民不再是基督徒。所以在任何国家之内,那些基督徒,那些带有基督名号的人,应该与基督更加紧密同行,表明我们是基督教会的一员,把我们的理想实际生活出来。同时我们也应该更密切的观察我们的世代,免得在我们当中,也犯了当初犹大所犯的罪。我们不要为一些外在的宗教表现而高兴,我们要先看我们对别人的态度,因为从我们与别人的态度中,我们可以看到
自己与神交通关系的疏密。一个基督教国家是否真是属于基督,可以从这个国家对自己境内的百姓之态度而定,可以从国内是否有违反**、伤害同胞的事看出来。一个基督教国家,如果一直相信自己有很深的基督教底子,就有危险了,因为只有「底子」而没有从心底、从意志上发出遵行的意愿和实际的行动,结果必带来悲剧。不管在甚么时候,以甚么不同的方式,出现了偷盗、杀害、**、起假誓等等的罪,我们就要为此伤心,也该为此哀求神,并且同心协力,把百姓的心带回神的面前;因为惟有这样,我们才能把真宗教的真理实现在我们全国的生活上。 那么,我们应当怎么作?早年神呼召的那段经文,对今天仍然新鲜有效:「你们若实在改正行动作为,在人和邻舍中间诚然施行公平,不欺压寄居的,和孤儿寡妇,在这地方不流无辜人的血,也不随从别神,陷害自己,我就使你们在这地方仍然居住。」这是神今天对我们这些佩带他名号的人,就是我们这些以他为喜乐的人之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