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人的审判(耶4:3-6:30)

耶利米书研经(摩根) by 摩根

读经:耶4:3-6:30;代下34:3-7

「人必称他们为被弃的银渣,因为耶和华已经弃掉他们。」(耶6:30┄cs3

这是约西亚王早期改革运动时,先知耶利米事工中最后的一段。正如我们在前一篇信息中所看到的,当时的实际光景可以用3:10的经文来表明,「犹大还不一心归向我,不过是假意归我,这是耶和华说的。」约西亚领导下的改革运动,就王本身来说,是十分真诚的;但是就整个国家而言,他们只是跟随一个很受欢迎的王,但他们的心却没有归向神。

这位先知在那段期间所传的信息,可以分成三个段落:第一,谴责百姓;第二,呼召他们归向耶和华;最后是豫告即将临到的审判。

前面几章我们已经讨论过第一、二点,本章我们要看看审判。首先,是审判的宣告,其次是审判的理由,最后是描写审判所用的工具及其程序。

审判必将临到

这位先知首先宣告,审判的事已经定了。他呼吁百姓悔改,并且不仅是外在的,而是内心真止的改变。他把百姓的惊慌描述得很清楚,因为他们知道危机很快就要临到。在他的信息中,偶尔还夹杂着一些描写先知内心痛苦的词句,因为他看到审判逐渐逼近。然而,他还是继续传他的信息,说明由仇敌来的攻击将快速无比地临到;不过,他再次诚恳的呼求耶路撒冷转离他们的恶行。接着,他又用一首哀歌,把先知内心的痛苦描述出来。他的内心真是痛苦无比,不但因为看到那即将临到的审判,更是因为怕知道,这审判是他们自己的罪所带来的后果。摆在他异象中的那幅图画,是一幅完全毁灭的画面。虽然他伤心,但他还是必须宣告,审判是不能免的,因为耶和华已经决定了。他警告那些人,在即将临到的日子里,他们所要受的苦。

他这样宣告,在神的管治下,审判必将临到;之后他又非常小心的说明审判临到的原因。

第一,是因为当时普遍存在的,他们行为上的完全败坏。他到处找,竟然找不到一个行公义、求诚实的人。既然在一般的人中找不到,他就转去,在尊大的人,统治者中间找。谁知道,这些人「齐心将轭折断,挣开绳索」。因此,审判已经是不可免的,不可能有赦免。第二,是他们不肯相信他所传讲的信息。他们宣称,他所传讲的审判,必定永不临到。因此,他再一次宣告审判的事,并描述那可怕的惩罚。当这些事临到时,他们质问耶和华何以如此待他们。他们所要得到的答覆是,因为他们离弃耶和华。最后,审判之所以临到,乃是因为百姓内心的背叛、忤逆。他们不是无知,而是故意顶撞。他们有眼却不去看,有耳却不去听。他们是故意隔离,不敬畏神。贪得无餍成了他们的咒诅,这表现在他们不断的背叛上。

这位先知,用一句话把这一切说明了:「国中有可惊骇、可憎恶的事。」就是先知、祭司、和百姓,联合起来犯罪。因此,除了审判临到以外,别无选择。

临到的审判

接着,这位先知就开始描述所要临到的审判。那将攻打耶路撒冷的仇敌是凶猛、残忍的。不过,他还是必须按神的话行事。他宣告,这城将被攻陷毁灭。然后他又用葡萄被摘了又摘,来说明审判是如何的彻底。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城市乡间,都要受到这个惩罚。

他又再一次说明,这审判之所以临到的理由,是因为百姓全然的败坏,他们的虚假安全感,以及他们全然不知羞耻。他呼吁缅怀过去,请他们「访问古道」作见证,他们却不这样作。他又向现在呼吁,他们也不听。因此,审判是不可免的。他又回到自己已经说过的话,就是仇敌要从北方来,接着百姓就要受苦了。这信息最后的结束,是耶和华对先知所说的一段话,目的是为加给他力量。他在百姓中的地位是「高台」,就是作为试验百姓的人。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是他们,惟一的「保障」。然而,他的事工却徒劳无功,因为百姓都是极其悖逆的。因此,即使让那些在诸约之外的外邦人来判断,他们也必说,这个国家是被弃的银渣,因为神已经弃掉他们。

在最后这一段话中,我们看到一个宣告,两个启示,三个事实。一个宣告是,人必称那被神所弃掉的,是「被弃的银渣」。两个启示是,被神所弃掉的人,和被人所讥讽的人。这段经文的三个事实是:第一,虽然经文中没有明说,但是假如没有这个事实,就不必有这段经文,同时这段经文所描写的光景也不会发生──-那就是以色列人弃绝了神。第二个事实是,神因此也弃掉他们。最后一个事实,就是一个蒙了特权的人,弃绝了神,又被神所弃掉,这样的人必被人指责、弃绝、视为无有。

百姓弃绝神

我们就按这样的次序来研究这三个事实。第一个事实,百姓的弃绝神。这段经文思想的重点,是在一个词,这个词重复用了两次,就是「被弃」和「弃掉」。在希伯来文,这两个词是同一个字。他们之所以成为被弃的银渣,是因他们被神弃掉。这一个字被重复用了二次,目的是在使人看到一些重要的原则。就希伯来文而言,这个字的基本意义就是搅乱、污染、看。在早期的信息中,这个字至少出现了八次,分别是:「耶和华已经『弃绝』你所倚靠的」(2:37),「你还……『不顾』羞耻」(3:3),「恋爱你的『藐视』你」(4:30),「他们『仍不受』惩治,他们使脸刚硬,过于盘石,『不肯』回头」(5:3),「我的训诲,他们也『厌弃』了」(6:19),最后就是「人必称他们为『被弃』的银渣,因为耶和华已经『弃掉』他们」(6:30)。

在这些经文中,这个希伯来字夹杂其间,就好像一首音乐里的小调一样,它所传达的信息是一致的──人弃绝神,神就弃绝人,而人又弃绝那被神所弃绝的人。

首先是一个宣告,神轻看他的百姓玩弄政治手腕,想和埃及联盟,就像过去与亚述联盟一样。「你为何东跑西奔,要更换你的路呢?你必因埃及蒙羞,像从前因亚述蒙羞一样。……耶和华已经弃绝你所倚靠的。」

轻看管教

其次是启示犹大轻看管教。神已经管教她,多方多次临到她,为要让她回到他那里。但是她拒绝了,她轻看这些管教的事。

接着,在指责犹大对耶和华不忠,作了列国的**之后,经文又写到,「恋爱你的藐视你。」**,这是一个很可怕的词,但是在先知的豫言中,常用这个词来作比方。这里是说,犹大被那些联盟的国家轻看,就是被亚述和埃及,以及那些她寻求安全的人所轻看。

再来,先知指出,犹大把神的管教,神的训诲轻看了。结果,他们就不悔改。

被神弃掉

因此,我们就来到了最后的高潮,人要称她为被弃的银渣,因为神已弃掉了她。

从上面简单的分析,我们可以清楚看到,最基本的一件事实是,犹大弃绝了神;既然弃绝了他,就看轻他,最后就真的藐视神了。另外一点,我们不要忘了,这些信息是改革运动期间讲的,那个时候应该也是宗教复兴的时刻。那时候他们在感情上是复兴了,但是他们的心可能刚硬得要命。那时,约西亚正在推动最早期的改革,消灭偶像的运动。百姓跟从他,表示赞同他所作的,有时也站在一旁观看。一个人心如果尚未受过圣灵的教导,看到这种情况,一定会很高兴,以为全国都已归回神。可是,在心底深处,还有一个事实存在,就是他们全国还是轻看神。这个事实的外在表现,就是我们本章所读的那段经文。

神的管治,在他们心中并没有产生甚么羞耻感。他们仍不觉得自己所走的道路是一个罪。神的名挂在他们的嘴上,改革运动是他们手所作的工,他们-天的职业,就是毁灭偶像。然而,在他们心底深处,他们仍不为自己的罪感到羞耻。尽管神差派先知,差派使者,仍无法使他们感到羞耻。在那些日子,只有外表,却没有内在属灵的、道德的力量。

结果,神的管教并没有产生悔改,他们的心意也没有更新,也没有回转到早先所有的那种柔美的态度。那时他们是如何紧紧的跟随他,他们体会他的爱,也全心全意的把自已顺服在他面前。

他们离弃神,最后表现在他们轻看神的训诲这件事上。他们拒绝、轻看神的律法。

这样的态度,正表达了他们失落了爱心,失落了信心,也失落了顺服。上一章我们思想过,神心中的哀伤,以及他的爱受到伤害所发出之悲叹:「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这个国家已经失去了这样的爱,也已经失去了由这种爱所发生的信心。过去他们就因着这样的爱、这样的信心,跟随他进入旷野。接着,这个国家也失去了起初的那种忠诚。这个国家已经把神推到一旁去了,他们是故意这样作的。他们的嘴上还是挂着他的名,他们还在推动那一个以尊崇他为主的改革运动,他们正在拆毁偶像,百姓都跟着王一起呼口号、唱歌;然而,他们的心还是远远离开神,他们还是弃绝神。

这个就连带的让我们想到第二个事实,就是神弃掉了他的百姓。这也是我们所读经文中的内容。这段经文宣告,人要弃绝这个民族。但是这经文又宣告说,这种情形,乃是因为神弃掉了这个民族所带来的后果。

神为甚么弃掉犹大?

神之所以弃掉犹大,正因为他是真理的神。神看任何事物,都看它的本相。神对任何事物的评价,也都是依那事物的本相。因此,假如某件事是卑鄙的,神就看它是卑鄙的。他绝对不会把善当恶,或以恶换善。他的审判是公义的审判,并且他的审判,人无法再上诉,因为他的审判是依据实际的事实而作的。让我们思想另一个先知所发的豫言,在论到神所指定的这个王时,那位先知宣告说:他必「行审判不凭眼见,断是非也不凭耳闻,却要以公义审判……」这个宣告很令人惊讶,因为人审判当然要靠眼睛观察,靠耳朵听,不然他还能用甚么来作判断?一般文明国家的审判制度,都是要靠眼睛看得到,耳朵听得见的证据来作判断。世界上的人,除了这些实质的证据之外,再不能倚靠任何东西了。但是,神的审判不凭眼见,不凭耳闻,他不必听作见证的人所讲的话,他不必分析那可以看得到的证物。他不需要请陪审团和他一起磋商。在他眼中,一切都是赤露敞开的。我们的神就是一位这样的神。

神观看那个时候的犹大国,他看到这个国家在英明有为的王领导之下,正在从事各样的改革。但是在他眼里,他看到了更深一层的事实。他知道这个国家已经变得可憎,在那些可以使国家富足的更深一层的事物上,这个国家是那么空洞、肤浅、没有价值。神之所以弃掉这个国家,乃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国家的本相,他只是接受那事实。实际上,这个国家是自己毁灭自己。因着他的圣洁、因着他的公义、因着他是真理的神,除了这么作以外,他无别的选择。

本章我们研读的经文,正好说明了这一点。那时犹大正试图与埃及在政治上联盟。不久以前,她才与亚述联盟,得到的结果令地们大失所望。所以耶利米先知说,「你为何东跑西奔,要更换你的路呢?你必因埃及蒙羞,像从前因且述蒙羞一样。」

接着先知又宣告:「耶和华已经弃绝你所倚靠的。」为甚么神轻视这一类政治上的联盟?因为它是可憎的,是没有价值的。这并不是说,神的意思是:只有我才可以帮助犹大,我不准其他的人帮助这个国家。不!不是这意思。实际上是犹大离开他,离开那一位真正能够帮助她的。她想靠自己,靠结盟来坚固自己。而那些和她结盟的国家,根本不关心她,他们只求自己的益处。他们可以随时为了己身的利益而废约。所以,神厌弃他们的安全感,因为这安全感一文不值。他厌烦他们,因为他们先作贱自己。他之所以弃掉犹大,乃是因为犹大先作贱自己。耶和华弃掉她的原因,不是因为人看不起她,而是因为她本来就是这样。她所表现的态度,正是在消耗自己的能力,在拆毁自己能力的源头。因此,这个国家就日益衰微,最后完全消灭了。

神弃掉他们,不是因为他喜欢,实际他是带着伤心;不是为了满足他的心,实际上他从内心发哀歌。神是无限真实的,他的审判是绝对公义的。他弃掉犹大,乃是犹大自已招来的,因他们先作贱自己。

同时,我们也应该认清,神弃掉这个国家,乃因他是爱,他是有爱心的神。污损对方的爱心,就是作贱自己。信靠虚无,终必归于无有。而爱,却是要求实际。轻看忍耐,终必失去其价值,而爱,却是真正价值之所在。我们对爱,有一个错误的看法。有时我们往上爬,爬到一个我们自认为最高峰的程度,那时我们就有一个危险,就是失去了那真正价值之所在。莎士比亚说过一句话:「爱就不是爱──如果爱能随着事物改变而改变的话。」这句话再真实不过了,这也正是圣经中那一位神的写照。这句话是真实的,因为爱本身追求的就是那真实的价值。其他的人看不出的价值,爱的眼睛看得到。其他的人认为不可能得到的东西,爱还是努力去追求。保罗用这一段无比的话来形容:「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所求的,乃是所爱的对象得以完全。然而,从整个国家到-一个个别的人,我们所看到的乃是,爱被践踏、爱被拒绝、爱被丢弃,结果,那被爱的,反而变成一无所值,最后爱也被湮没,在真理的审判之下,不得不宣告,那个国家或个人已经被弃掉,因为他先弃绝了爱。

神弃掉一个国家或一个人,并不是因为他改变了。神只不过是接受一个既成的事实,就是那个人或那个国家,已经自行选择不要这爱了。神对一个作贱自己的民族之有这样的态度,那是不可避免的。并不是神喜欢这样,而是这个民族自己如此选择。在全宇宙中,神是那永不被扭曲的良知。人的真知有时可能被收买,可能变得坚硬,可能失去了敏感。如果一个国家转离不跟从他,反而去跟随虚无;不认他、不倚靠他,反而去相信埃及、去相信亚述,或去倚靠任何政冶上的联盟,那么这个国家就是选择失去自己的生命力,把自己从那可以使他们伟大的能力之源切除了。神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只有照看这事实去作了。我们不能扭曲神的良知,我们不能贿赂神的圣洁。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对神耍手段。

在历史上的这一页,我们所看到的神,不是高高坐在他的宝座上,恶意的弃掉他的百姓。我们所看到的神,是宇宙中那不动摇的真理的良知,他宣告了有关他百姓的真理。他接纳他百姓自己所作出来的决定。从神这方面看,他是别无选择的。他用无限的忍耐,一直到完全没有回音,他才弃掉。他弃掉的是那些已经离弃他的。惟有法老自己先把心硬下来了,神才使法老的心刚硬。

这一切把我们导引到最后的一句话,也就是这段经文中真正的宣告。此处不必讲论,我们所需要的只是说明。列国对犹大的态度,本身就是说明这个真理的最佳实例。古时这个民族,神弃掉他们之后,他们落到了一个被人极其轻视的光景。今天,差不多全世界的人,对犹太人还是存有这种轻视的态度。世人也许不知道,但他们的态度正应验了这段经文所宣告的:「人必称他们为被弃的银渣,因为耶和华已经弃掉他们。」

这里一个大原则,值得我们思想。世界上列国,对于一个信奉基督教,后来却背弃了自己的基督教的国家,往往存着轻视的态度。再往小的方面来说,世界上的人,对于一个自称为基督徒,却又背弃神的人,具有最强烈的轻视。一个基督徒,不管在公开的生活中,在私人的家居里,不管是按国家的标准,或按社会的标准,离开神、背向神,所作的事不配他所带的名号,不符他所承认的信仰,到后来,他失去了与神的交往,失去了旧日的喜乐,无论在行为或仪表上,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光采,那么这世上的人,会认为这个基督徒是「被弃的银渣」。这样的人,离弃了神,也被神离弃,世人会大大看不起他的。

讲了这些以后,我们还要来看一个可以叫我们喜乐、有盼望的事实,那就是在人心底深处,有一个真正的良知,这个良知可以为神作见证。虽然这种发自良知的见证,我们无法详细分辨,但它却是极其强而有力的。尽管人是败坏的、是悖谬的,但是在这一切的底下,有一种真正可以和神相交的东西。一般人心底的这一份良知,常常可以与神的良知共鸣,虽然人还是会违背这良知。

人性尽管作恶多端,但是在他的最深处,对神所作的决定,总会发出共鸣。所以,当神严肃、慎重的谴责一个人或一个国家的堕落和悖逆时,人通常会同意神的话,他们「必称他们为被弃的银渣,因为耶和华已经弃掉他们」。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读经:耶4:3-6:30;代下34:3-7 「人必称他们为被弃的银渣,因为耶和华已经弃掉他们。」(耶6:30┄cs3 这是约西亚王早期改革运动时,先知耶利米事工中最后的一段。正如我们在前一篇信息中所看到的,当时的实际光景可以用3:10的经文来表明,「犹大还不一心归向我,不过是假意归我,这是耶和华说的。」约西亚领导下的改革运动,就王本身来说,是十分真诚的;但是就整个国家而言,他们只是跟随一个很受欢迎的王,但他们的心却没有归向神。 这位先知在那段期间所传的信息,可以分成三个段落:第一,谴责百姓;第二,呼召他们归向耶和华;最后是豫告即将临到的审判。 前面几章我们已经讨论过第一、二点,本章我们要看看审判。首先,是审判的宣告,其次是审判的理由,最后是描写审判所用的工具及其程序。 审判必将临到 这位先知首先宣告,审判的事已经定了。他呼吁百姓悔改,并且不仅是外在的,而是内心真止的改变。他把百姓的惊慌描述得很清楚,因为他们知道危机很快就要临到。在他的信息中,偶尔还夹杂着一些描写先知内心痛苦的词句,因为他看到审判逐渐逼近。然而,他还是继续传他的信息,说明由仇敌来的攻击
将快速无比地临到;不过,他再次诚恳的呼求耶路撒冷转离他们的恶行。接着,他又用一首哀歌,把先知内心的痛苦描述出来。他的内心真是痛苦无比,不但因为看到那即将临到的审判,更是因为怕知道,这审判是他们自己的罪所带来的后果。摆在他异象中的那幅图画,是一幅完全毁灭的画面。虽然他伤心,但他还是必须宣告,审判是不能免的,因为耶和华已经决定了。他警告那些人,在即将临到的日子里,他们所要受的苦。 他这样宣告,在神的管治下,审判必将临到;之后他又非常小心的说明审判临到的原因。 第一,是因为当时普遍存在的,他们行为上的完全败坏。他到处找,竟然找不到一个行公义、求诚实的人。既然在一般的人中找不到,他就转去,在尊大的人,统治者中间找。谁知道,这些人「齐心将轭折断,挣开绳索」。因此,审判已经是不可免的,不可能有赦免。第二,是他们不肯相信他所传讲的信息。他们宣称,他所传讲的审判,必定永不临到。因此,他再一次宣告审判的事,并描述那可怕的惩罚。当这些事临到时,他们质问耶和华何以如此待他们。他们所要得到的答覆是,因为他们离弃耶和华。最后,审判之所以临到,乃是因为百姓内心的背叛、忤逆。他们不是无知,而是故意顶撞。
他们有眼却不去看,有耳却不去听。他们是故意隔离,不敬畏神。贪得无餍成了他们的咒诅,这表现在他们不断的背叛上。 这位先知,用一句话把这一切说明了:「国中有可惊骇、可憎恶的事。」就是先知、祭司、和百姓,联合起来犯罪。因此,除了审判临到以外,别无选择。 临到的审判 接着,这位先知就开始描述所要临到的审判。那将攻打耶路撒冷的仇敌是凶猛、残忍的。不过,他还是必须按神的话行事。他宣告,这城将被攻陷毁灭。然后他又用葡萄被摘了又摘,来说明审判是如何的彻底。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城市乡间,都要受到这个惩罚。 他又再一次说明,这审判之所以临到的理由,是因为百姓全然的败坏,他们的虚假安全感,以及他们全然不知羞耻。他呼吁缅怀过去,请他们「访问古道」作见证,他们却不这样作。他又向现在呼吁,他们也不听。因此,审判是不可免的。他又回到自己已经说过的话,就是仇敌要从北方来,接着百姓就要受苦了。这信息最后的结束,是耶和华对先知所说的一段话,目的是为加给他力量。他在百姓中的地位是「高台」,就是作为试验百姓的人。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是他们,惟一的「保障」。然而,他的事工却徒劳无功,因为百姓都是极其悖逆的。
因此,即使让那些在诸约之外的外邦人来判断,他们也必说,这个国家是被弃的银渣,因为神已经弃掉他们。 在最后这一段话中,我们看到一个宣告,两个启示,三个事实。一个宣告是,人必称那被神所弃掉的,是「被弃的银渣」。两个启示是,被神所弃掉的人,和被人所讥讽的人。这段经文的三个事实是:第一,虽然经文中没有明说,但是假如没有这个事实,就不必有这段经文,同时这段经文所描写的光景也不会发生──-那就是以色列人弃绝了神。第二个事实是,神因此也弃掉他们。最后一个事实,就是一个蒙了特权的人,弃绝了神,又被神所弃掉,这样的人必被人指责、弃绝、视为无有。 百姓弃绝神 我们就按这样的次序来研究这三个事实。第一个事实,百姓的弃绝神。这段经文思想的重点,是在一个词,这个词重复用了两次,就是「被弃」和「弃掉」。在希伯来文,这两个词是同一个字。他们之所以成为被弃的银渣,是因他们被神弃掉。这一个字被重复用了二次,目的是在使人看到一些重要的原则。就希伯来文而言,这个字的基本意义就是搅乱、污染、看。在早期的信息中,这个字至少出现了八次,分别是:「耶和华已经『弃绝』你所倚靠的」(2:37),「你还……『不顾』羞耻
」(3:3),「恋爱你的『藐视』你」(4:30),「他们『仍不受』惩治,他们使脸刚硬,过于盘石,『不肯』回头」(5:3),「我的训诲,他们也『厌弃』了」(6:19),最后就是「人必称他们为『被弃』的银渣,因为耶和华已经『弃掉』他们」(6:30)。 在这些经文中,这个希伯来字夹杂其间,就好像一首音乐里的小调一样,它所传达的信息是一致的──人弃绝神,神就弃绝人,而人又弃绝那被神所弃绝的人。 首先是一个宣告,神轻看他的百姓玩弄政治手腕,想和埃及联盟,就像过去与亚述联盟一样。「你为何东跑西奔,要更换你的路呢?你必因埃及蒙羞,像从前因亚述蒙羞一样。……耶和华已经弃绝你所倚靠的。」 轻看管教 其次是启示犹大轻看管教。神已经管教她,多方多次临到她,为要让她回到他那里。但是她拒绝了,她轻看这些管教的事。 接着,在指责犹大对耶和华不忠,作了列国的**之后,经文又写到,「恋爱你的藐视你。」**,这是一个很可怕的词,但是在先知的豫言中,常用这个词来作比方。这里是说,犹大被那些联盟的国家轻看,就是被亚述和埃及,以及那些她寻求安全的人所轻看。 再来,先知指出,犹大把神的管教,
神的训诲轻看了。结果,他们就不悔改。 被神弃掉 因此,我们就来到了最后的高潮,人要称她为被弃的银渣,因为神已弃掉了她。 从上面简单的分析,我们可以清楚看到,最基本的一件事实是,犹大弃绝了神;既然弃绝了他,就看轻他,最后就真的藐视神了。另外一点,我们不要忘了,这些信息是改革运动期间讲的,那个时候应该也是宗教复兴的时刻。那时候他们在感情上是复兴了,但是他们的心可能刚硬得要命。那时,约西亚正在推动最早期的改革,消灭偶像的运动。百姓跟从他,表示赞同他所作的,有时也站在一旁观看。一个人心如果尚未受过圣灵的教导,看到这种情况,一定会很高兴,以为全国都已归回神。可是,在心底深处,还有一个事实存在,就是他们全国还是轻看神。这个事实的外在表现,就是我们本章所读的那段经文。 神的管治,在他们心中并没有产生甚么羞耻感。他们仍不觉得自己所走的道路是一个罪。神的名挂在他们的嘴上,改革运动是他们手所作的工,他们-天的职业,就是毁灭偶像。然而,在他们心底深处,他们仍不为自己的罪感到羞耻。尽管神差派先知,差派使者,仍无法使他们感到羞耻。在那些日子,只有外表,却没有内在属灵的、道德的力量。
结果,神的管教并没有产生悔改,他们的心意也没有更新,也没有回转到早先所有的那种柔美的态度。那时他们是如何紧紧的跟随他,他们体会他的爱,也全心全意的把自已顺服在他面前。 他们离弃神,最后表现在他们轻看神的训诲这件事上。他们拒绝、轻看神的律法。 这样的态度,正表达了他们失落了爱心,失落了信心,也失落了顺服。上一章我们思想过,神心中的哀伤,以及他的爱受到伤害所发出之悲叹:「你幼年的恩爱,婚姻的爱情,你怎样在旷野,在未耕种之地跟随我,我都记得。」这个国家已经失去了这样的爱,也已经失去了由这种爱所发生的信心。过去他们就因着这样的爱、这样的信心,跟随他进入旷野。接着,这个国家也失去了起初的那种忠诚。这个国家已经把神推到一旁去了,他们是故意这样作的。他们的嘴上还是挂着他的名,他们还在推动那一个以尊崇他为主的改革运动,他们正在拆毁偶像,百姓都跟着王一起呼口号、唱歌;然而,他们的心还是远远离开神,他们还是弃绝神。 这个就连带的让我们想到第二个事实,就是神弃掉了他的百姓。这也是我们所读经文中的内容。这段经文宣告,人要弃绝这个民族。但是这经文又宣告说,这种情形,乃是因为神弃掉了这个民族所
带来的后果。 神为甚么弃掉犹大? 神之所以弃掉犹大,正因为他是真理的神。神看任何事物,都看它的本相。神对任何事物的评价,也都是依那事物的本相。因此,假如某件事是卑鄙的,神就看它是卑鄙的。他绝对不会把善当恶,或以恶换善。他的审判是公义的审判,并且他的审判,人无法再上诉,因为他的审判是依据实际的事实而作的。让我们思想另一个先知所发的豫言,在论到神所指定的这个王时,那位先知宣告说:他必「行审判不凭眼见,断是非也不凭耳闻,却要以公义审判……」这个宣告很令人惊讶,因为人审判当然要靠眼睛观察,靠耳朵听,不然他还能用甚么来作判断?一般文明国家的审判制度,都是要靠眼睛看得到,耳朵听得见的证据来作判断。世界上的人,除了这些实质的证据之外,再不能倚靠任何东西了。但是,神的审判不凭眼见,不凭耳闻,他不必听作见证的人所讲的话,他不必分析那可以看得到的证物。他不需要请陪审团和他一起磋商。在他眼中,一切都是赤露敞开的。我们的神就是一位这样的神。 神观看那个时候的犹大国,他看到这个国家在英明有为的王领导之下,正在从事各样的改革。但是在他眼里,他看到了更深一层的事实。他知道这个国家已经变得可憎,在那
些可以使国家富足的更深一层的事物上,这个国家是那么空洞、肤浅、没有价值。神之所以弃掉这个国家,乃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国家的本相,他只是接受那事实。实际上,这个国家是自己毁灭自己。因着他的圣洁、因着他的公义、因着他是真理的神,除了这么作以外,他无别的选择。 本章我们研读的经文,正好说明了这一点。那时犹大正试图与埃及在政治上联盟。不久以前,她才与亚述联盟,得到的结果令地们大失所望。所以耶利米先知说,「你为何东跑西奔,要更换你的路呢?你必因埃及蒙羞,像从前因且述蒙羞一样。」 接着先知又宣告:「耶和华已经弃绝你所倚靠的。」为甚么神轻视这一类政治上的联盟?因为它是可憎的,是没有价值的。这并不是说,神的意思是:只有我才可以帮助犹大,我不准其他的人帮助这个国家。不!不是这意思。实际上是犹大离开他,离开那一位真正能够帮助她的。她想靠自己,靠结盟来坚固自己。而那些和她结盟的国家,根本不关心她,他们只求自己的益处。他们可以随时为了己身的利益而废约。所以,神厌弃他们的安全感,因为这安全感一文不值。他厌烦他们,因为他们先作贱自己。他之所以弃掉犹大,乃是因为犹大先作贱自己。耶和华弃掉她的原因,不是因为人
看不起她,而是因为她本来就是这样。她所表现的态度,正是在消耗自己的能力,在拆毁自己能力的源头。因此,这个国家就日益衰微,最后完全消灭了。 神弃掉他们,不是因为他喜欢,实际他是带着伤心;不是为了满足他的心,实际上他从内心发哀歌。神是无限真实的,他的审判是绝对公义的。他弃掉犹大,乃是犹大自已招来的,因他们先作贱自己。 同时,我们也应该认清,神弃掉这个国家,乃因他是爱,他是有爱心的神。污损对方的爱心,就是作贱自己。信靠虚无,终必归于无有。而爱,却是要求实际。轻看忍耐,终必失去其价值,而爱,却是真正价值之所在。我们对爱,有一个错误的看法。有时我们往上爬,爬到一个我们自认为最高峰的程度,那时我们就有一个危险,就是失去了那真正价值之所在。莎士比亚说过一句话:「爱就不是爱──如果爱能随着事物改变而改变的话。」这句话再真实不过了,这也正是圣经中那一位神的写照。这句话是真实的,因为爱本身追求的就是那真实的价值。其他的人看不出的价值,爱的眼睛看得到。其他的人认为不可能得到的东西,爱还是努力去追求。保罗用这一段无比的话来形容:「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所求的,乃是所爱
的对象得以完全。然而,从整个国家到-一个个别的人,我们所看到的乃是,爱被践踏、爱被拒绝、爱被丢弃,结果,那被爱的,反而变成一无所值,最后爱也被湮没,在真理的审判之下,不得不宣告,那个国家或个人已经被弃掉,因为他先弃绝了爱。 神弃掉一个国家或一个人,并不是因为他改变了。神只不过是接受一个既成的事实,就是那个人或那个国家,已经自行选择不要这爱了。神对一个作贱自己的民族之有这样的态度,那是不可避免的。并不是神喜欢这样,而是这个民族自己如此选择。在全宇宙中,神是那永不被扭曲的良知。人的真知有时可能被收买,可能变得坚硬,可能失去了敏感。如果一个国家转离不跟从他,反而去跟随虚无;不认他、不倚靠他,反而去相信埃及、去相信亚述,或去倚靠任何政冶上的联盟,那么这个国家就是选择失去自己的生命力,把自己从那可以使他们伟大的能力之源切除了。神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只有照看这事实去作了。我们不能扭曲神的良知,我们不能贿赂神的圣洁。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对神耍手段。 在历史上的这一页,我们所看到的神,不是高高坐在他的宝座上,恶意的弃掉他的百姓。我们所看到的神,是宇宙中那不动摇的真理的良知,他宣告了有关他百姓
的真理。他接纳他百姓自己所作出来的决定。从神这方面看,他是别无选择的。他用无限的忍耐,一直到完全没有回音,他才弃掉。他弃掉的是那些已经离弃他的。惟有法老自己先把心硬下来了,神才使法老的心刚硬。 这一切把我们导引到最后的一句话,也就是这段经文中真正的宣告。此处不必讲论,我们所需要的只是说明。列国对犹大的态度,本身就是说明这个真理的最佳实例。古时这个民族,神弃掉他们之后,他们落到了一个被人极其轻视的光景。今天,差不多全世界的人,对犹太人还是存有这种轻视的态度。世人也许不知道,但他们的态度正应验了这段经文所宣告的:「人必称他们为被弃的银渣,因为耶和华已经弃掉他们。」 这里一个大原则,值得我们思想。世界上列国,对于一个信奉基督教,后来却背弃了自己的基督教的国家,往往存着轻视的态度。再往小的方面来说,世界上的人,对于一个自称为基督徒,却又背弃神的人,具有最强烈的轻视。一个基督徒,不管在公开的生活中,在私人的家居里,不管是按国家的标准,或按社会的标准,离开神、背向神,所作的事不配他所带的名号,不符他所承认的信仰,到后来,他失去了与神的交往,失去了旧日的喜乐,无论在行为或仪表上,已经没有
了以前的光采,那么这世上的人,会认为这个基督徒是「被弃的银渣」。这样的人,离弃了神,也被神离弃,世人会大大看不起他的。 讲了这些以后,我们还要来看一个可以叫我们喜乐、有盼望的事实,那就是在人心底深处,有一个真正的良知,这个良知可以为神作见证。虽然这种发自良知的见证,我们无法详细分辨,但它却是极其强而有力的。尽管人是败坏的、是悖谬的,但是在这一切的底下,有一种真正可以和神相交的东西。一般人心底的这一份良知,常常可以与神的良知共鸣,虽然人还是会违背这良知。 人性尽管作恶多端,但是在他的最深处,对神所作的决定,总会发出共鸣。所以,当神严肃、慎重的谴责一个人或一个国家的堕落和悖逆时,人通常会同意神的话,他们「必称他们为被弃的银渣,因为耶和华已经弃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