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二课∶旧约历史

旧约历史与导论讲义(林 牧) by 林 牧

一.旧约的世界

旧约的世界(TheWorldoftheOldTestament)(注一)并不是孤寂的,旧约中所记述的历史似乎是那么人烟稀少,但是在真实的古近东地区却是有许多不同的民族居住和活动,只不过旧约只关注亚伯拉罕及摩西这些希伯来民族的生命和活动。

谈论旧约的世界,就是要讲述记载在旧约中的地理环境及列邦人民∶有的只在圣经中提到,并未作详尽的解释;有的却可从经文中了解一二,帮助读经。分述如下∶

1.1.地理环境

一.伊朗与亚美里亚∶在月湾之东北,就是伊朗平原,这片地古时是玛代与波斯的国土,向东延伸至喜马拉雅山与亚美里亚,即圣经所记的亚拉腊山(创8∶4),它高4900公尺,为底格里斯河(圣经名为希底结河)与幼发拉底河(圣经名为伯拉大河)之发源地。这两条大河也是世界人类文明的发源地。

在亚美里亚之西为小亚细亚(新约圣经的以弗所、加拉太一带),是地中海的东北角,向上为里海,有族长时代的赫人之地。向西为希腊,在新约这些地区比较重要。

由巴勒斯坦通往西乃山与埃及,可经非利士之地(出13∶17),由迦南地之滨江地带沿非利士平原可以到达。另外的走法是经书珥(创16∶7)到西乃半岛。从阿卡巴湾(GulfofAquaba),经摩押、以东,由约但河东到大马色,再上米所波大米,古有“大道”之称(或“王道”,民20∶17)。这是从埃及经巴勒斯坦到东边的路,囊括了整个月湾。由埃及向东南,到亚拉伯旷野,地区极为广大。

二.米所波大米∶埃及只有尼罗河,而米所波大米(今日的伊郎北部、阿富汗一带)可有两河之地,因为有希底结河与伯拉大河。两河之流域南部在巴比伦(今日的伊拉克、科威特),北部为亚述,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也成为古中东最显着的地形,让当时的人民容易走动,有许多经商的大路。

亚伯拉罕原住在迦勒底的吾珥,即为巴比伦的西南部。以后他出来,曾留居哈兰,是在米所波大米的上端。雅各也曾在此寄居(创11,24,28章等)。以色列北国败亡后,亚述王将以色列人掳到亚述,安置在吹散的哈博河边(王下17∶6),也就在那里附近——

注一∶资料多参考余也鲁编,"启导本圣经"。(香港:海天书楼,1989),页16-24。

三.叙利亚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与埃及,米所波大米不同,没有大河,都是一些小河小溪,唯一的主流是约但河,由加利利海(约在海拔下210公尺),流入死海(海拔下400公尺),可见约但河山谷是一个低洼的山谷。北部有利巴嫩高山,向南便是约但河流域,地形一直向下倾斜,《申命记》8∶7的描写∶“那地有河有泉有源,从山谷中流出水来”,正是此景的写照。约但河的发源为利巴嫩山脉的黑门山∶利巴嫩山谷(书11∶17)或称为亚文平原(摩1∶5)。

西部高原山上终年积雪,中部高原是加利利地区,向南有米吉多平原,向西通往大海(地中海),向东也是平原,称为(约旦)河东之地。由中部至南地,是犹大的山区,到南地的最南端为别是巴。中部山区重要地点为迦密山,向东是以法莲山区,环抱着基利心山与以巴路山,向南有犹大山区。耶路撒冷为重镇,高度比基利心山低,为海拔770公尺。犹大山地再向南,为极荒芜的原野。

滨海平原向北为腓尼基,经沙仑平原向南就是非利士地。非利士地的山区与北部不同,北边的海岸线比较直,没有非利士地区那么曲折。在旧约时代,腓尼基是贸易地区,到新约时代,约帕才成为重要的商埠。

东部地区,即河东地,自北部黑门山区向南,有大马色平原、巴珊平原,草原丰富,适合畜牧。再向南,有基列的盆地,地势甚;高有四条河流纵横该地,这就是加利利海、雅穆河(Yarmuk,圣经中并未提及)、雅博河(创32章)、亚嫩河(民21∶13)。亚嫩河是以色列与摩押边界,流入死海。

巴勒斯坦因地势而干旱,自五月至九月无雨。靠春雨与秋雨滋润地土,产生谷物果类。

1.2.列邦人民

一.挪亚的三个儿子,闪族为主要的种族,包括亚述与巴比伦(合称为亚甲)。迦南人与腓尼基人为含系。希伯来人、亚摩利人、亚兰人、摩押人、亚们人、以东人与亚拉伯人为闪系。雅弗人即为印欧系(Indo-Europeans),包括玛代波斯、西古提人,以后还有希腊、罗马人。其他甚难归类的有赫人、亚拦人、何利人(创14∶6)、古实人。还有苏美里亚人,在圣经中并未提及。这些是否为米所波大米文化的始祖,尚待考据。

二.巴比伦与亚述必与苏美里亚有渊源,这两国统称之为亚甲。巴比伦王朝的第六代有汉慕拉比王,制定法律。但巴比伦先为赫人征服,以后又为古实人所侵占,时在主前十六世纪,共有四百年,可称之为黑暗时期。主前十二世纪再为亚述征服。亚述称霸约有五百年。亚述最后被巴比伦击败,开始新巴比伦时代。尼布甲尼撒在主前605年登基。主前538年,巴比伦王国又被波斯吞灭。波斯王古列称为世界的霸王,记载在《但以理书》5章。

三.埃及王国的历史,通常分为古时,中期与近期。近期王国为新王国,是从异族喜克索(Hyksos)挣脱得自由之,当时在主前十四世纪。相信埃及在十七至十四世纪是被异族喜克索人统治。喜克索人为外来之人,本身不是埃及人。相信约瑟是在异族喜克索统治中的政府任宰相,也只有异族政府才让约瑟这样的"外邦人"任宰相。埃及的古代可追溯至主前三千年,那时已有象形文字。中期有着名的智慧文学,可供旧约《箴言》书的参考。金字及石墓的文献为考古学的重要发现。

四.其他种族如赫人,可能早在主前2000年已经有了,但王朝开始的时间,大约在主前十七世纪。路德人(创10∶22),可能是以后的吕底亚人,在新约中屡被提及。何利人有国家,在主前十六世纪;哈兰可能为该国的中心地区。希未人可能就指何利人,列为迦南居民。他们最早是在以东。拔示巴的丈夫,赫人乌利亚,其名字的涵义为“主”,是希未人语言的字义。

五.以拦与玛代可能是同义字,因为以拦出现在耶利米的预言中(耶49∶34起),其首都在书珊。波斯也属以拦,所以玛代与波斯常相提并论。古列王发令,准以色列人归回本土。其他波斯的王,曾在《以斯帖记》与《但以理书》提及,如大利乌王、亚哈随鲁王等。

六.亚摩利人在以色列人进迦南前,已经在该地久居了。圣经中特别提及巴珊王噩以及西宏王。亚兰人即叙利亚人,是旧约里重要的种族,甚至《申命记》26∶5说∶“我祖原是一个将亡的亚兰人”。(“将亡”应作“漂泊”)。叙利亚仅在地理环境中极为重要,而且在文化传统中也有其地位。亚兰文在旧约之中,与希伯来文并列,是以巴勒斯坦的通用语。主耶稣与同时代的人很可能用亚兰语言。

七.非利士人在圣经历史中时常提及,尤其在以色列早期的历史中。迦南人可统称为巴勒斯坦的居民,又以腓尼基人为主。迦南人常包括赫人、革迦撒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共七国的民(申7∶1),参杂地居住在以色列平原和山地一带。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后,也和这些迦南一起居住在以色列地,时常被这些迦南人的异族信仰和文化影响,追随他们敬拜偶像而被以色列的先知指责。

八.希伯来人是指亚伯拉罕一族,因为他的儿子以实玛利成为日后的亚拉伯人,他孙子以扫成为以东人,这两者可属同族。但神给他应许之子以撒,生次子雅各才有十二支派,成为以色列民族。据《创世记》10∶22,闪是希伯子孙之祖,希伯应为希伯来人的祖先。

二.以色列选民历史

一.族长时期∶族长一般是指亚伯拉罕至约瑟为止。以色列人是耶和华的选民,他们的历史必须从族长的生平追溯,(创12-50章)。在他们的历史之前,有创世的记载。创11章有这些史前的记载。最初的人类社会,可自亚当起算至亚伯拉罕。有关族长的事迹,由于近年考古学的评鉴,已无法否认这些事迹的历史真实性。四位族长∶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与约瑟,都成为当持社会的领导人物。他们的信仰尤其成为当代与后世的见证。耶和华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从亚伯拉罕起,此族以畜牧为生,到处移居,算是游牧民族。虽然历经艰辛,仍靠神的恩惠得以繁衍,足见信心的力量。他们的道德行为尤其为众人的表率。约瑟因神的安排而移居埃及,贵为宰相,因此救了全家性命,不致被饥荒所害。但全家因此留居埃及,日后被**,成为奴工,等候耶和华的拯救。

二.出离埃及∶埃及从异族统治之下(主前十四世纪的喜克族人)获取自由后,强调民族自尊,排除异邦人,所以新王对以色列人倍加**。神呼召摩西,领导以色列人出离埃及。摩西幼年得蒙保守,幼婴时被父母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弃于尼罗河畔,为法老公主收留。但幼年时仍有家人的照顾,并得着宗教的教育,所以长大后宁可忍受凌辱,不愿做法老女儿之子,放弃王储的地位,甚至亡命他地。他蒙神呼召,向埃及王交涉,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到旷野敬拜。神以奇事促以色列人离去,经过红海,得以自由。三个月后,在西乃旷野的山下,得着耶和华的启示,获得圣约的应许,承受律法的命令,建立以色列国。神拣选他们为圣约的子民。

三.定居迦南∶摩西死后,他的助手约书亚继承未完成的使命,带领以色列人过约但河进迦南地,乃是神为以色列人所准备的「流奶与密之地」。他事前受摩西差派至迦南地探察,与迦勒二人坚持进驻迦南,。甚馀十个探子因惧怕而不主张以色列人前往。所以日后摩西授命约书亚进军迦南,承受耶和华的地业,他在迦南先北伐,再南征,共十四年,以后在示罗地为以色列各支派主持分地的事宜;引退前在示剑与以色列人面前重申圣约,作最后的叮咛(书24章)。以色列人定居迦南,是神赐的福分,但也不无困难。由于地区扩大,甚难统一,又受迦南高度文化之诱惑,随从异教的影响,逐渐远离耶和华。

四.王朝建立∶为求国力增强,民族的统一是刻不容缓的事。以色列向撒母耳求王的事本身并非错误,但是错在他们信仰的基本态度,因为他们离弃耶和华。王朝建立了,安定尚须时日。

5.1.扫罗为第一任君王,仍是士师形像,有军事才干,但无政治的才智。政府既无组织,也无首都。他的战果确立了他作君王的地位,却缺乏信仰的深度,甚至一再违命,使先知撒母耳在督导方面深深失望,须另选贤能,扫罗又生性嫉妒,不仅不将大卫视作民族的领导人,反视为劲敌,非除去不可;终于酿成他个人与家庭的悲剧。他与儿子约拿单在抵抗非利士军时阵亡沙场。

5.2.大卫为扫罗的女婿,继位是有合法权益的。但到他作王后,王权才真正成为世袭,且有神的圣约为依据(撒下7章)。他先在希伯仑作王七年,然后成为以色列全国之君。他的战略不先攻击非利士,而是攻耶布斯,取得保障。夺城后,在该地建都,定名为耶路撒冷。这是以色列历史的黄金时代。大卫在军事成功之馀,巩固内政,迎接约柜,加强敬拜耶和华的信仰。他是犹大族的人,重点在南方,在位时已引起北方的不满,种下日后南北**之因素。他的事迹记载在(撒母耳记下9-12章)及(列王纪上1-2章)。

5.3.所罗门获大卫准许被立为王,是由先知拿单与母亲拔示巴促成。他以智慧着称,享有才子的盛名。他大兴土木,达成父王大卫的愿望,建成圣殿。按月课税,不照支派的界限,按地区的经济状况,引起北方的憎恨,在信仰方面,他晚年失节,妃嫔太多,且来自异邦,都为政治名交之联姻,使他陷于异教迷信之罪恶。

五.南北**∶所罗门之子罗波安即位后,仍一本父王之政策,使北方在耶罗波安策动之下发生叛变。十个支派脱离出来,自成以色列北国,在但与伯特利两地设立圣所。本以牛犊为装饰,以后被人们奉为膜拜的偶像。圣所设立,原为防止人民再去南方耶路撒冷城,但现在弄巧成拙,无可收拾。北国之王朝既非大卫家,没有神的应许与福分,篡位的事更司空见惯,政失去平衡与安定,如果没有若干伟大的先知如以利亚、以利沙、阿摩司等,北方必早已败亡。虽然如此,北国也只有二百馀年的历史,在主前722年被亚述消灭。

耶户的革命,为除去巴力的迷信,有先知以利沙的鼓励。他杀害耶洗别及亚哈的众子,并巴力祭司,这番宗教改革可谓透彻。但国力元气大伤,南国唯一篡位的是母后亚他利雅。她为亚哈之女儿,是亚哈谢的王后。她杀害王嗣,在位六年,终被杀死。约阿施幼年被祭司藏起,合法继承王位时年仅七岁,北国耶户与南国约阿施都不敬拜耶和华,两国的国势力衰。

北国的政治既不安定,灾患又多。叙利亚已渐失去强权的地位。由于列强的争夺,巴勒斯坦得以偷安片时。北国在耶罗波安第二,南国在乌西雅王的时期,贸易兴盛,经济日隆。其实这正是以色列民族的危机。过了这个时期,败亡的丧钟已经敲响。亚述强权采取行动,指向巴勒斯坦。叙利亚与北国联盟,想对抗亚述,促犹大参加。犹大王亚哈斯不敢加盟,遭叙利亚、以色列战争之害。但亚述迅速夺取叙利亚的大马色,当时在主前732年。十年后,撒玛利亚城被攻破,北国败亡,沦为亚述帝国的一省,十个支派从此失落了。

南国虽幸免一时之灾,但祸患无穷,一直受制于亚述强权,朝中和战政策也常在亚述与埃及两大强权之中举棋不定,最后在巴比伦的侵略下败亡。巴比伦击败埃及是在主前605年,亚述的尼尼微城早在主前612年被巴比伦征服。巴比伦的目标只在巴勒斯坦。南国虽屡次寻求政治独立、宗教改革,如希西家王与约西亚王,但迷信积习太久,罪恶已深,改革的事虽有短暂的果效,但无长期的效果。耶和华公义的审判已判已经发动,耶路撒冷城在主前587年,为巴比伦攻陷。南国败亡,比北国多维持一百三十五年。

六.被掳归回∶犹大曾被掳三次,首次在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王掳走宫廷重要人物。第二次在主前597年,约雅敬王及国中的精英被掳。第三次在主前587年京都沦陷时。若不计主前605年的事而以597年为第一次,第三次当为主前583年犹大省长基大利被谋杀后,被掳的人群分散在巴比伦各处,有相当的自由,从商的尤其富有,会堂也在那时期内创立。若干宗教人员从事抄录圣经及着作的活动,这对后来的犹太教和旧约圣经的保守甚有建树。

七.重建更新∶在主前五世纪,犹大的复国为以斯拉与尼希米合力从事的目标。以斯拉为波斯宫廷中的文士,也从事抄录经文的工作。尼希在米在是波斯王面前任安全官(酒政),以后被委为省长,回来重修耶路撒冷的城墙。筑墙的阻力甚大,但尼希米策动群力,在神的恩惠下完成。以斯拉再以文士祭司的身份,发动读经大会,民间有极大的复兴。他鼓励人们遵守律法,保持纯正的宗教,因而被称为犹太教之父。以西结也有同样的称谓,但以西结的贡献在思想方面,而以斯拉则在实践方面。犹太教是希伯来宗教后期的发展,必须保持纯粹的血统,纯正的信仰,纯全的宗教生活。“犹太人”在那时起才成为固定的名称,只指犹大与便雅悯支派的人民。失落的北国十个支派人民已经混杂,撒玛利亚人已不是纯粹的以色列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一.旧约的世界 旧约的世界(TheWorldoftheOldTestament)(注一)并不是孤寂的,旧约中所记述的历史似乎是那么人烟稀少,但是在真实的古近东地区却是有许多不同的民族居住和活动,只不过旧约只关注亚伯拉罕及摩西这些希伯来民族的生命和活动。 谈论旧约的世界,就是要讲述记载在旧约中的地理环境及列邦人民∶有的只在圣经中提到,并未作详尽的解释;有的却可从经文中了解一二,帮助读经。分述如下∶ 1.1.地理环境 一.伊朗与亚美里亚∶在月湾之东北,就是伊朗平原,这片地古时是玛代与波斯的国土,向东延伸至喜马拉雅山与亚美里亚,即圣经所记的亚拉腊山(创8∶4),它高4900公尺,为底格里斯河(圣经名为希底结河)与幼发拉底河(圣经名为伯拉大河)之发源地。这两条大河也是世界人类文明的发源地。 在亚美里亚之西为小亚细亚(新约圣经的以弗所、加拉太一带),是地中海的东北角,向上为里海,有族长时代的赫人之地。向西为希腊,在新约这些地区比较重要。 由巴勒斯坦通往西乃山与埃及,可经非利士之地(出13∶17),由迦南地之滨江地带沿非利士平原可以到达。另外的走法是经书
珥(创16∶7)到西乃半岛。从阿卡巴湾(GulfofAquaba),经摩押、以东,由约但河东到大马色,再上米所波大米,古有“大道”之称(或“王道”,民20∶17)。这是从埃及经巴勒斯坦到东边的路,囊括了整个月湾。由埃及向东南,到亚拉伯旷野,地区极为广大。 二.米所波大米∶埃及只有尼罗河,而米所波大米(今日的伊郎北部、阿富汗一带)可有两河之地,因为有希底结河与伯拉大河。两河之流域南部在巴比伦(今日的伊拉克、科威特),北部为亚述,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也成为古中东最显着的地形,让当时的人民容易走动,有许多经商的大路。 亚伯拉罕原住在迦勒底的吾珥,即为巴比伦的西南部。以后他出来,曾留居哈兰,是在米所波大米的上端。雅各也曾在此寄居(创11,24,28章等)。以色列北国败亡后,亚述王将以色列人掳到亚述,安置在吹散的哈博河边(王下17∶6),也就在那里附近—— 注一∶资料多参考余也鲁编,"启导本圣经"。(香港:海天书楼,1989),页16-24。 三.叙利亚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与埃及,米所波大米不同,没有大河,都是一些小河小溪,唯一的主流是约但河,由加利利海
(约在海拔下210公尺),流入死海(海拔下400公尺),可见约但河山谷是一个低洼的山谷。北部有利巴嫩高山,向南便是约但河流域,地形一直向下倾斜,《申命记》8∶7的描写∶“那地有河有泉有源,从山谷中流出水来”,正是此景的写照。约但河的发源为利巴嫩山脉的黑门山∶利巴嫩山谷(书11∶17)或称为亚文平原(摩1∶5)。 西部高原山上终年积雪,中部高原是加利利地区,向南有米吉多平原,向西通往大海(地中海),向东也是平原,称为(约旦)河东之地。由中部至南地,是犹大的山区,到南地的最南端为别是巴。中部山区重要地点为迦密山,向东是以法莲山区,环抱着基利心山与以巴路山,向南有犹大山区。耶路撒冷为重镇,高度比基利心山低,为海拔770公尺。犹大山地再向南,为极荒芜的原野。 滨海平原向北为腓尼基,经沙仑平原向南就是非利士地。非利士地的山区与北部不同,北边的海岸线比较直,没有非利士地区那么曲折。在旧约时代,腓尼基是贸易地区,到新约时代,约帕才成为重要的商埠。 东部地区,即河东地,自北部黑门山区向南,有大马色平原、巴珊平原,草原丰富,适合畜牧。再向南,有基列的盆地,地势甚;高有四条河流纵横该地,
这就是加利利海、雅穆河(Yarmuk,圣经中并未提及)、雅博河(创32章)、亚嫩河(民21∶13)。亚嫩河是以色列与摩押边界,流入死海。 巴勒斯坦因地势而干旱,自五月至九月无雨。靠春雨与秋雨滋润地土,产生谷物果类。 1.2.列邦人民 一.挪亚的三个儿子,闪族为主要的种族,包括亚述与巴比伦(合称为亚甲)。迦南人与腓尼基人为含系。希伯来人、亚摩利人、亚兰人、摩押人、亚们人、以东人与亚拉伯人为闪系。雅弗人即为印欧系(Indo-Europeans),包括玛代波斯、西古提人,以后还有希腊、罗马人。其他甚难归类的有赫人、亚拦人、何利人(创14∶6)、古实人。还有苏美里亚人,在圣经中并未提及。这些是否为米所波大米文化的始祖,尚待考据。 二.巴比伦与亚述必与苏美里亚有渊源,这两国统称之为亚甲。巴比伦王朝的第六代有汉慕拉比王,制定法律。但巴比伦先为赫人征服,以后又为古实人所侵占,时在主前十六世纪,共有四百年,可称之为黑暗时期。主前十二世纪再为亚述征服。亚述称霸约有五百年。亚述最后被巴比伦击败,开始新巴比伦时代。尼布甲尼撒在主前605年登基。主前538年,巴比伦王国又被波斯
吞灭。波斯王古列称为世界的霸王,记载在《但以理书》5章。 三.埃及王国的历史,通常分为古时,中期与近期。近期王国为新王国,是从异族喜克索(Hyksos)挣脱得自由之,当时在主前十四世纪。相信埃及在十七至十四世纪是被异族喜克索人统治。喜克索人为外来之人,本身不是埃及人。相信约瑟是在异族喜克索统治中的政府任宰相,也只有异族政府才让约瑟这样的"外邦人"任宰相。埃及的古代可追溯至主前三千年,那时已有象形文字。中期有着名的智慧文学,可供旧约《箴言》书的参考。金字及石墓的文献为考古学的重要发现。 四.其他种族如赫人,可能早在主前2000年已经有了,但王朝开始的时间,大约在主前十七世纪。路德人(创10∶22),可能是以后的吕底亚人,在新约中屡被提及。何利人有国家,在主前十六世纪;哈兰可能为该国的中心地区。希未人可能就指何利人,列为迦南居民。他们最早是在以东。拔示巴的丈夫,赫人乌利亚,其名字的涵义为“主”,是希未人语言的字义。 五.以拦与玛代可能是同义字,因为以拦出现在耶利米的预言中(耶49∶34起),其首都在书珊。波斯也属以拦,所以玛代与波斯常相提并论。古列王发
令,准以色列人归回本土。其他波斯的王,曾在《以斯帖记》与《但以理书》提及,如大利乌王、亚哈随鲁王等。 六.亚摩利人在以色列人进迦南前,已经在该地久居了。圣经中特别提及巴珊王噩以及西宏王。亚兰人即叙利亚人,是旧约里重要的种族,甚至《申命记》26∶5说∶“我祖原是一个将亡的亚兰人”。(“将亡”应作“漂泊”)。叙利亚仅在地理环境中极为重要,而且在文化传统中也有其地位。亚兰文在旧约之中,与希伯来文并列,是以巴勒斯坦的通用语。主耶稣与同时代的人很可能用亚兰语言。 七.非利士人在圣经历史中时常提及,尤其在以色列早期的历史中。迦南人可统称为巴勒斯坦的居民,又以腓尼基人为主。迦南人常包括赫人、革迦撒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共七国的民(申7∶1),参杂地居住在以色列平原和山地一带。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后,也和这些迦南一起居住在以色列地,时常被这些迦南人的异族信仰和文化影响,追随他们敬拜偶像而被以色列的先知指责。 八.希伯来人是指亚伯拉罕一族,因为他的儿子以实玛利成为日后的亚拉伯人,他孙子以扫成为以东人,这两者可属同族。但神给他应许之子以撒,生次子雅各才有十二支派,成为以
色列民族。据《创世记》10∶22,闪是希伯子孙之祖,希伯应为希伯来人的祖先。 二.以色列选民历史 一.族长时期∶族长一般是指亚伯拉罕至约瑟为止。以色列人是耶和华的选民,他们的历史必须从族长的生平追溯,(创12-50章)。在他们的历史之前,有创世的记载。创11章有这些史前的记载。最初的人类社会,可自亚当起算至亚伯拉罕。有关族长的事迹,由于近年考古学的评鉴,已无法否认这些事迹的历史真实性。四位族长∶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与约瑟,都成为当持社会的领导人物。他们的信仰尤其成为当代与后世的见证。耶和华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从亚伯拉罕起,此族以畜牧为生,到处移居,算是游牧民族。虽然历经艰辛,仍靠神的恩惠得以繁衍,足见信心的力量。他们的道德行为尤其为众人的表率。约瑟因神的安排而移居埃及,贵为宰相,因此救了全家性命,不致被饥荒所害。但全家因此留居埃及,日后被**,成为奴工,等候耶和华的拯救。 二.出离埃及∶埃及从异族统治之下(主前十四世纪的喜克族人)获取自由后,强调民族自尊,排除异邦人,所以新王对以色列人倍加**。神呼召摩西,领导以色列人出离埃及。摩西幼年得蒙保守,幼婴时被父母在
不得已的情况下弃于尼罗河畔,为法老公主收留。但幼年时仍有家人的照顾,并得着宗教的教育,所以长大后宁可忍受凌辱,不愿做法老女儿之子,放弃王储的地位,甚至亡命他地。他蒙神呼召,向埃及王交涉,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到旷野敬拜。神以奇事促以色列人离去,经过红海,得以自由。三个月后,在西乃旷野的山下,得着耶和华的启示,获得圣约的应许,承受律法的命令,建立以色列国。神拣选他们为圣约的子民。 三.定居迦南∶摩西死后,他的助手约书亚继承未完成的使命,带领以色列人过约但河进迦南地,乃是神为以色列人所准备的「流奶与密之地」。他事前受摩西差派至迦南地探察,与迦勒二人坚持进驻迦南,。甚馀十个探子因惧怕而不主张以色列人前往。所以日后摩西授命约书亚进军迦南,承受耶和华的地业,他在迦南先北伐,再南征,共十四年,以后在示罗地为以色列各支派主持分地的事宜;引退前在示剑与以色列人面前重申圣约,作最后的叮咛(书24章)。以色列人定居迦南,是神赐的福分,但也不无困难。由于地区扩大,甚难统一,又受迦南高度文化之诱惑,随从异教的影响,逐渐远离耶和华。 四.王朝建立∶为求国力增强,民族的统一是刻不容缓的事。
以色列向撒母耳求王的事本身并非错误,但是错在他们信仰的基本态度,因为他们离弃耶和华。王朝建立了,安定尚须时日。 5.1.扫罗为第一任君王,仍是士师形像,有军事才干,但无政治的才智。政府既无组织,也无首都。他的战果确立了他作君王的地位,却缺乏信仰的深度,甚至一再违命,使先知撒母耳在督导方面深深失望,须另选贤能,扫罗又生性嫉妒,不仅不将大卫视作民族的领导人,反视为劲敌,非除去不可;终于酿成他个人与家庭的悲剧。他与儿子约拿单在抵抗非利士军时阵亡沙场。 5.2.大卫为扫罗的女婿,继位是有合法权益的。但到他作王后,王权才真正成为世袭,且有神的圣约为依据(撒下7章)。他先在希伯仑作王七年,然后成为以色列全国之君。他的战略不先攻击非利士,而是攻耶布斯,取得保障。夺城后,在该地建都,定名为耶路撒冷。这是以色列历史的黄金时代。大卫在军事成功之馀,巩固内政,迎接约柜,加强敬拜耶和华的信仰。他是犹大族的人,重点在南方,在位时已引起北方的不满,种下日后南北**之因素。他的事迹记载在(撒母耳记下9-12章)及(列王纪上1-2章)。 5.3.所罗门获大卫准许被立为王,是由先知拿单与母亲拔示巴促成
。他以智慧着称,享有才子的盛名。他大兴土木,达成父王大卫的愿望,建成圣殿。按月课税,不照支派的界限,按地区的经济状况,引起北方的憎恨,在信仰方面,他晚年失节,妃嫔太多,且来自异邦,都为政治名交之联姻,使他陷于异教迷信之罪恶。 五.南北**∶所罗门之子罗波安即位后,仍一本父王之政策,使北方在耶罗波安策动之下发生叛变。十个支派脱离出来,自成以色列北国,在但与伯特利两地设立圣所。本以牛犊为装饰,以后被人们奉为膜拜的偶像。圣所设立,原为防止人民再去南方耶路撒冷城,但现在弄巧成拙,无可收拾。北国之王朝既非大卫家,没有神的应许与福分,篡位的事更司空见惯,政失去平衡与安定,如果没有若干伟大的先知如以利亚、以利沙、阿摩司等,北方必早已败亡。虽然如此,北国也只有二百馀年的历史,在主前722年被亚述消灭。 耶户的革命,为除去巴力的迷信,有先知以利沙的鼓励。他杀害耶洗别及亚哈的众子,并巴力祭司,这番宗教改革可谓透彻。但国力元气大伤,南国唯一篡位的是母后亚他利雅。她为亚哈之女儿,是亚哈谢的王后。她杀害王嗣,在位六年,终被杀死。约阿施幼年被祭司藏起,合法继承王位时年仅七岁,北国耶户与南国约阿
施都不敬拜耶和华,两国的国势力衰。 北国的政治既不安定,灾患又多。叙利亚已渐失去强权的地位。由于列强的争夺,巴勒斯坦得以偷安片时。北国在耶罗波安第二,南国在乌西雅王的时期,贸易兴盛,经济日隆。其实这正是以色列民族的危机。过了这个时期,败亡的丧钟已经敲响。亚述强权采取行动,指向巴勒斯坦。叙利亚与北国联盟,想对抗亚述,促犹大参加。犹大王亚哈斯不敢加盟,遭叙利亚、以色列战争之害。但亚述迅速夺取叙利亚的大马色,当时在主前732年。十年后,撒玛利亚城被攻破,北国败亡,沦为亚述帝国的一省,十个支派从此失落了。 南国虽幸免一时之灾,但祸患无穷,一直受制于亚述强权,朝中和战政策也常在亚述与埃及两大强权之中举棋不定,最后在巴比伦的侵略下败亡。巴比伦击败埃及是在主前605年,亚述的尼尼微城早在主前612年被巴比伦征服。巴比伦的目标只在巴勒斯坦。南国虽屡次寻求政治独立、宗教改革,如希西家王与约西亚王,但迷信积习太久,罪恶已深,改革的事虽有短暂的果效,但无长期的效果。耶和华公义的审判已判已经发动,耶路撒冷城在主前587年,为巴比伦攻陷。南国败亡,比北国多维持一百三十五年。 六.被掳归回∶犹大
曾被掳三次,首次在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王掳走宫廷重要人物。第二次在主前597年,约雅敬王及国中的精英被掳。第三次在主前587年京都沦陷时。若不计主前605年的事而以597年为第一次,第三次当为主前583年犹大省长基大利被谋杀后,被掳的人群分散在巴比伦各处,有相当的自由,从商的尤其富有,会堂也在那时期内创立。若干宗教人员从事抄录圣经及着作的活动,这对后来的犹太教和旧约圣经的保守甚有建树。 七.重建更新∶在主前五世纪,犹大的复国为以斯拉与尼希米合力从事的目标。以斯拉为波斯宫廷中的文士,也从事抄录经文的工作。尼希在米在是波斯王面前任安全官(酒政),以后被委为省长,回来重修耶路撒冷的城墙。筑墙的阻力甚大,但尼希米策动群力,在神的恩惠下完成。以斯拉再以文士祭司的身份,发动读经大会,民间有极大的复兴。他鼓励人们遵守律法,保持纯正的宗教,因而被称为犹太教之父。以西结也有同样的称谓,但以西结的贡献在思想方面,而以斯拉则在实践方面。犹太教是希伯来宗教后期的发展,必须保持纯粹的血统,纯正的信仰,纯全的宗教生活。“犹太人”在那时起才成为固定的名称,只指犹大与便雅悯支派的人民。失落的北国十个
支派人民已经混杂,撒玛利亚人已不是纯粹的以色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