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约拿书的神学

圣经神学词典 by 佚名

约拿书的神学(Jonah,Theologyof)

约拿书要探究的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是神为何有时会向似乎不值得的人施予怜悯。民族主义似乎要受到压制。约拿是希伯来人,而非以色列人(一9)。他没有理会那为了查明其国籍而发出的连串问题(一8-9)。书中没有提及水手本身的种族。约拿传达信息的对象称为『尼尼微人』,而非『亚述人』。书中没有任何地方直接提到以色列蒙拣选,或他们在救恩历史中所占的特殊位分。

此外,本书也完全没有提及亚述军队在历史中所留下的种种罪孽,他们在古代近东可谓恶名昭着、声名狼藉。正如书中没有道出船主的名字,尼尼微王的名字也无迹可寻。身分或国籍都不重要,重点反而在于百姓与神的关系。约拿书不是一个有关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的故事,乃是有关神如何回应那些最初被认为不可能认罪悔改,但至终却真心悔改的人。

神全然掌管了大自然的力量,祂本身却并非大自然的一部分。海不是一个有位格的『神』,它只是受造物之一。耶和华可以使它发怒,又可以使它平静(一4、13、15)。祂可以兴风作浪(一4),也可以驱走云层,使烈日曝晒(四8),更可以利用从沙漠吹来的热风来进行祂的计划(四8)。

祂可以差派深海的大鱼(二1)或细小的虫子(四7)来成就祂的旨意。只要祂想,祂就可以使一棵特别的植物从泥土里长出来,满足祂计划中的需要(四6)。祂亦能够操控人——甚至是从前不认识祂的人。一章15节指出是水手将约拿抛入海中的,但在二章4节却认定那行动是出于耶和华。祂不仅是天上的神,还是沧海旱地的创造主(一9)。

从创造教义得出的一个自然推论,就是创造者的最基本愿望乃是保存而非夺去生命。祂对于那熙来攘往的大批百姓和牲畜可能遭到灭亡的命运,表现出深切的顾惜,因为祂同时是他们的造物主和护理者(四10-11)。

人无法逃避这位至高无上的造物主。人甚至不能乘船出海,走到遥远的彼岸,就是素来未曾听见神话语的地方(一4;参赛六十六19)。约拿甚至不能躲在船上的底舱(一5)。船主在这里找到约拿,而且,更在无意间重复用了神最初呼召约拿时所说过的两个字(『起来』,『呼喊』和『求告』乃同一字词;一2、6)。

至高无上的耶和华甚至掌管了掣签的结果,以致众人得以认定约拿是灾祸的根源(一7-10)。水手都知道神是至高的主宰,祂随自己的意旨行事(一14)。即使最顽梗的人,也不能抗拒祂。祂的旨意不会被人的专业知识,或是最大的决心所左右(一5、13)。人用念咒或宗教仪式,也不能对神的行动产生丝毫影响。神是『有恩典、有怜悯……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四2)。祂不愿意任何人灭亡,反倒希望所有人得救。神在尼尼微城所看的,是百姓的行为,而非他们的国籍(四10)。

在受造物之中,人是万物之灵。以色列在宗教信仰方面没有另一个选择。但外邦人在遇到命悬一线的险境时,终究也会本能地作出一些与旧约最伟大的圣贤相近似的敬虔表现。当他门经历了死里逃生,也会许愿和献上前所未有的敬虔。当他们一旦真心相信了神,用以描述他们的字汇,就正是昔日用在列祖亚伯拉罕身上的同一字词(三5;参创十五6)。本书的信息是神的拣选超越了人的国籍或种族。在人看为最不可能的地方,也可以找到神的百姓(三4-5)。

信神的人可能想僭夺神拣选人的特权。约拿以为那些拜偶象的人,已经自动放弃了救恩(二9-10)。他也相信因为他虔诚地奉行某些宗教仪式,所以他得着救恩也是理所当然的。他当然没有留意到,那些水手显然是在圣灵的带领下,同样向神献祭和许愿(一16)。

想靠行为来获取救恩,似乎是人的天生倾向。水手一方面祈祷,一方面又把货物抛入海中,还有掣签、摇桨和盘问涉嫌惹祸的人(一5-13)。但到了最后,他们明白神是至高无上的,人只要单纯顺服祂的旨意就可得救(一15)。

道德标准约拿书并没有斥责外邦人的拜偶像行为。书中把他们的罪形容为『行恶道』和『手中的**』(三8)。根据以赛亚书五十九章6至8节,他们的罪能包括流无辜人的血和行种种不义的事。无论其罪状所列的包括了甚么,尼尼微人都早已知道自己犯了甚么罪,也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罪。先知约拿并没有把有关信仰方面的教导告诉他们。

本书的一个要旨,乃在于指出生命是神圣的。纵然水手知道他们必须将约拿抛入大海,但他们仍担心自己会流无辜人的血(一14)。换到另一个情况,当人藉着掣签来确认某人是给群体带来祸患的那一位之后,负责审断的人在肯定当中的过程并无出错,就会马上执行死刑。可是,我们在约拿书看见那些作审断的人,却千方百计地避免执行死刑。在约拿书,不单从消极方面指出夺人生命是最后一着,更从积极方面表明人要设法采取行动去保存人的生命。

圣经用了描述该隐发怒,以致动了杀机的措辞(创四5-6),来形容约拿因神饶了那大城一命,而大大发怒和不悦(四1-2)。神就像昔日回应该隐一样,质问约拿这样发怒是否合乎情理(四3、9;创四6)。约拿亦像该隐一样离开神的面(一3;创四16)。两人均是往东边走,为自己搭建了某些东西(四5;创四16-17)。约拿一边坐看尼尼微城将下场如何,一边又极为高兴(四6)。作者将描述该隐的措辞和风格用在约拿身上,显然是把约拿那种漠视人类生命价值的态度,视作等同于谋杀无疑。

救恩

救恩惟独出于耶和华(二9)。神拥有至高的主权,祂要怜悯谁,就怜悯谁(出三十三19;罗九15)。别的先知会因为在承担神托付他的呼召上有所偏差,而有可能丧命(民二十二33;王上十二24);约拿则完全拒绝接受神的召命,其后还斥责神(一3,四2-3),彷佛是激怒神来杀他。然而,我们在书的结尾看见他仍然丝毫无损。

对于神曾经宣告即将降罚杀灭的人,如果愿意真心悔改,神似乎都会回心转意,再次赦免他们(三4-10)。因此,本书可以被视为讲解耶利米书十八章7至10节的『米大示』(Midrash,译注:犹太人的圣经注释)。这几节经文列明一个一般性的原则:任何国家若然在神定罪后真正悔改,将可逃避灭亡的命运。约拿书正是这个原则的一个具体实例。

在本书的开始,约拿似乎是个反例。这里有一位耶和华的仆人、备受公认的先知,差点因为不听从神的吩咐而进入鬼门关。他的背叛反映出人是多么容易远离神。我们在一章3节看见约拿接二连三地迅速作了五个行动。一切都似乎与神的吩咐背道而驰,让先知得以启程前往他施。

只要一息尚存,求神拯救就永不太晚。正如约拿在失去知觉前的那一刻,记起这个道理,他的祷告就使他得着拯救(二1、6、8)。约拿和尼尼微人一样,都是在九死一生的情况下获得救恩的典型例子。

凡是真心悔改的人,都必须像尼尼微王那样,摘去一切表示个**力的象征,以及放弃自己生命的宝座,承认耶和华拥有我们生命的全部主权(三6)。有趣的是,本书没有强调靠着信心而得救。三章10节反映出神看尼尼微人的行为,是出于他们对祂的信心(三5)。

PaulFerguson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约拿书的神学(Jonah,Theologyof) 约拿书要探究的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是神为何有时会向似乎不值得的人施予怜悯。民族主义似乎要受到压制。约拿是希伯来人,而非以色列人(一9)。他没有理会那为了查明其国籍而发出的连串问题(一8-9)。书中没有提及水手本身的种族。约拿传达信息的对象称为『尼尼微人』,而非『亚述人』。书中没有任何地方直接提到以色列蒙拣选,或他们在救恩历史中所占的特殊位分。 此外,本书也完全没有提及亚述军队在历史中所留下的种种罪孽,他们在古代近东可谓恶名昭着、声名狼藉。正如书中没有道出船主的名字,尼尼微王的名字也无迹可寻。身分或国籍都不重要,重点反而在于百姓与神的关系。约拿书不是一个有关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的故事,乃是有关神如何回应那些最初被认为不可能认罪悔改,但至终却真心悔改的人。 神 神全然掌管了大自然的力量,祂本身却并非大自然的一部分。海不是一个有位格的『神』,它只是受造物之一。耶和华可以使它发怒,又可以使它平静(一4、13、15)。祂可以兴风作浪(一4),也可以驱走云层,使烈日曝晒(四8),更可以利用从沙漠吹来的热风来进行祂的计划(四8)
。 祂可以差派深海的大鱼(二1)或细小的虫子(四7)来成就祂的旨意。只要祂想,祂就可以使一棵特别的植物从泥土里长出来,满足祂计划中的需要(四6)。祂亦能够操控人——甚至是从前不认识祂的人。一章15节指出是水手将约拿抛入海中的,但在二章4节却认定那行动是出于耶和华。祂不仅是天上的神,还是沧海旱地的创造主(一9)。 从创造教义得出的一个自然推论,就是创造者的最基本愿望乃是保存而非夺去生命。祂对于那熙来攘往的大批百姓和牲畜可能遭到灭亡的命运,表现出深切的顾惜,因为祂同时是他们的造物主和护理者(四10-11)。 人无法逃避这位至高无上的造物主。人甚至不能乘船出海,走到遥远的彼岸,就是素来未曾听见神话语的地方(一4;参赛六十六19)。约拿甚至不能躲在船上的底舱(一5)。船主在这里找到约拿,而且,更在无意间重复用了神最初呼召约拿时所说过的两个字(『起来』,『呼喊』和『求告』乃同一字词;一2、6)。 至高无上的耶和华甚至掌管了掣签的结果,以致众人得以认定约拿是灾祸的根源(一7-10)。水手都知道神是至高的主宰,祂随自己的意旨行事(一14)。即使最顽梗的人,也不能抗拒祂。祂的旨
意不会被人的专业知识,或是最大的决心所左右(一5、13)。人用念咒或宗教仪式,也不能对神的行动产生丝毫影响。神是『有恩典、有怜悯……不轻易发怒,有丰盛的慈爱,并且后悔不降所说的灾』(四2)。祂不愿意任何人灭亡,反倒希望所有人得救。神在尼尼微城所看的,是百姓的行为,而非他们的国籍(四10)。 人 在受造物之中,人是万物之灵。以色列在宗教信仰方面没有另一个选择。但外邦人在遇到命悬一线的险境时,终究也会本能地作出一些与旧约最伟大的圣贤相近似的敬虔表现。当他门经历了死里逃生,也会许愿和献上前所未有的敬虔。当他们一旦真心相信了神,用以描述他们的字汇,就正是昔日用在列祖亚伯拉罕身上的同一字词(三5;参创十五6)。本书的信息是神的拣选超越了人的国籍或种族。在人看为最不可能的地方,也可以找到神的百姓(三4-5)。 信神的人可能想僭夺神拣选人的特权。约拿以为那些拜偶象的人,已经自动放弃了救恩(二9-10)。他也相信因为他虔诚地奉行某些宗教仪式,所以他得着救恩也是理所当然的。他当然没有留意到,那些水手显然是在圣灵的带领下,同样向神献祭和许愿(一16)。 想靠行为来获取救恩,似乎是人
的天生倾向。水手一方面祈祷,一方面又把货物抛入海中,还有掣签、摇桨和盘问涉嫌惹祸的人(一5-13)。但到了最后,他们明白神是至高无上的,人只要单纯顺服祂的旨意就可得救(一15)。 道德标准约拿书并没有斥责外邦人的拜偶像行为。书中把他们的罪形容为『行恶道』和『手中的**』(三8)。根据以赛亚书五十九章6至8节,他们的罪能包括流无辜人的血和行种种不义的事。无论其罪状所列的包括了甚么,尼尼微人都早已知道自己犯了甚么罪,也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罪。先知约拿并没有把有关信仰方面的教导告诉他们。 本书的一个要旨,乃在于指出生命是神圣的。纵然水手知道他们必须将约拿抛入大海,但他们仍担心自己会流无辜人的血(一14)。换到另一个情况,当人藉着掣签来确认某人是给群体带来祸患的那一位之后,负责审断的人在肯定当中的过程并无出错,就会马上执行死刑。可是,我们在约拿书看见那些作审断的人,却千方百计地避免执行死刑。在约拿书,不单从消极方面指出夺人生命是最后一着,更从积极方面表明人要设法采取行动去保存人的生命。 圣经用了描述该隐发怒,以致动了杀机的措辞(创四5-6),来形容约拿因神饶了那大城一命,而大大发
怒和不悦(四1-2)。神就像昔日回应该隐一样,质问约拿这样发怒是否合乎情理(四3、9;创四6)。约拿亦像该隐一样离开神的面(一3;创四16)。两人均是往东边走,为自己搭建了某些东西(四5;创四16-17)。约拿一边坐看尼尼微城将下场如何,一边又极为高兴(四6)。作者将描述该隐的措辞和风格用在约拿身上,显然是把约拿那种漠视人类生命价值的态度,视作等同于谋杀无疑。 救恩 救恩惟独出于耶和华(二9)。神拥有至高的主权,祂要怜悯谁,就怜悯谁(出三十三19;罗九15)。别的先知会因为在承担神托付他的呼召上有所偏差,而有可能丧命(民二十二33;王上十二24);约拿则完全拒绝接受神的召命,其后还斥责神(一3,四2-3),彷佛是激怒神来杀他。然而,我们在书的结尾看见他仍然丝毫无损。 对于神曾经宣告即将降罚杀灭的人,如果愿意真心悔改,神似乎都会回心转意,再次赦免他们(三4-10)。因此,本书可以被视为讲解耶利米书十八章7至10节的『米大示』(Midrash,译注:犹太人的圣经注释)。这几节经文列明一个一般性的原则:任何国家若然在神定罪后真正悔改,将可逃避灭亡的命运。约拿书正是这个原则的
一个具体实例。 在本书的开始,约拿似乎是个反例。这里有一位耶和华的仆人、备受公认的先知,差点因为不听从神的吩咐而进入鬼门关。他的背叛反映出人是多么容易远离神。我们在一章3节看见约拿接二连三地迅速作了五个行动。一切都似乎与神的吩咐背道而驰,让先知得以启程前往他施。 只要一息尚存,求神拯救就永不太晚。正如约拿在失去知觉前的那一刻,记起这个道理,他的祷告就使他得着拯救(二1、6、8)。约拿和尼尼微人一样,都是在九死一生的情况下获得救恩的典型例子。 凡是真心悔改的人,都必须像尼尼微王那样,摘去一切表示个**力的象征,以及放弃自己生命的宝座,承认耶和华拥有我们生命的全部主权(三6)。有趣的是,本书没有强调靠着信心而得救。三章10节反映出神看尼尼微人的行为,是出于他们对祂的信心(三5)。 PaulFergu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