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但以理书的神学

圣经神学词典 by 佚名

但以理书的神学(Daniel,Theologyof)

但以理书是圣经中最具争议性的书卷之一,但它的信息却是既清晰又精确的。尽管圣经学者对本书的写作日期和所记载历史的准确性等问题有所争议,本书的信息却仍不断激励每个世代神的子民持守忠心。

但以理书是旧约中唯一一本全以启示性语言写成的着作,因此,它与新约的启示录相类似,而实质上,这是一本该冠以『启示文学』(apocalypse或revelation)称号的最古老文献。从这个意义来看,但以理书便成了两约之间的一道重要桥梁。正如其他旧约先知一样,但以理关心西乃的约(九11、l3、15)和社会公义(四27)。与此同时,他对属于遥远将来的事情之处理方式,亦为新约的预言经文立下了范例。

但以理书的写作目的,亦可反映出它在旧约中的独特位置。本书不像其他旧约的先知书,它的目的不在于劝吁读者悔改和过新生活。但以理书所关心的,是信徒要坚持对神的忠心;神的百姓在经历艰困的时期也要继续对神保持顺服的心。

但以理书可分为两部分:一至六章是历史的叙述,七至十二章则是异象。前半部的故事是关乎但以理的遭遇,以及他在巴比伦和波斯外邦朝廷中的供职。后半部的异象似乎是但以理晚年的个人记述。

一至六章的记述有一个共通的主题: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在一个与神对敌的世界里,成功地为他们的信仰作出美好的见证。虽然客观的处境经常不惬意,但这几个年轻人却坚持不惧强权,继续持守正义的真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看见神是信实的。这个历史部分从整体而言构成了一个历史观的神学,就是神会拯救那些愿意在世人面前忠心见证神的人;而对于那些骄横自大、不肯承认神的人,神将会使他们蒙羞受辱。

虽然七至十二章的异象一般不及前半部的精彩故事那样广为人知,但当中个别经文,在神学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第七章的异象描绘神为『亘古常在者』;另一位人物则称为『人子』,也是耶稣用以自称的一个称号(太十六27,二十四30,二十六64;可八38,十三26等)。第九章的异象,涉及的解释包括那引起激烈争论的『七十个七』(24-27节)。结尾的异象则有旧约唯一提及复活的经文(十二1-3)。

这卷书至少有四个重要主题,分别是:神的主权;骄傲的人必自招其损;神的国必至终得胜;神的仆人弥赛亚的来临。

神的主权

旧约众先知均知道。以色列的神耶和华拥有至高无上的主权,全世界列国都在祂的掌管之中。然而,但以理却以生动而崭新的方式来说明这个事实。他分别透过真实事件和异象的描述,说明神拥有全世界的主权,而非仅局限于耶路撒冷和以色列。这真理让那些被掳到异国的以色列人得着极大的安慰。

从第一章开始,这个涵盖全书的主题便已经显而易见。全书第一节经文便宣布尼布甲尼撒围困耶路撒冷的消息。读者可能会以为这位巴比伦王是全凭本身的心意和兵力来发动这次侵略。然而,接着的第二节便清楚指出,尼布甲尼撒这次行动并没有违背神的旨意。事实上,尼布甲尼撒所获得的战果,是神赐给他的:『主将犹大王约雅敬……交付他手』(2节,『交付』[希伯来文是natan]是本章的一个关键字词)。

当但以理坚决抗拒在文化的压力下作出妥协,神便『使』(原文是natan)他在尼布甲尼撒的太监长面前蒙恩惠(9节)。后来,神又『赐给』(原文亦是natan)这四位年轻犹太人有超越同侪的知识和智慧,而且,还特别给予但以理有明白异象和解梦的恩赐(17节)。因此,这章除了强调神拥有掌管国家(如2节的巴比伦和以色列)大事的主权之外,个人的遭遇亦同样操控在神的手里(如17节的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

在本书接续的几章,我们看见当这世界的掌权者以不可一世的傲慢姿态向神的国发出挑战时,神再彰显至高的主权。出现在第二章的,是尼布甲尼撒梦中的像遭超自然的力量砸碎,那像是象征地上由人所建立的国度。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所信奉的,正是这位掌管自然力量的神,祂在尼布甲尼撒眼前行了大而可畏的神迹(三章),就如祂使但以理在狮子坑中,安然无恙一般(六章)。神将解梦和解释异象的能力赐给但以理,连巴比伦国中最尊贵和最有智慧的哲士也感到神秘莫测的梦和异象,但以理都能一一解明(二、四和五章)。在墙上写字的那一幕,显明神有掌管列国和世上统治者的至高主权(五章)。

但以理书转换了男一个角度,预言那些可能敌挡神的列国之命运。其他大多数先知均是宣告有关以色列敌国的神谕——这是古代以色列着作中常见的预言方式(例如:赛十三至二十三章;耶四十六至五十一章等)。然而,但以理却看见四个顺序出现的重要帝国,尾随着的第五个,则是永恒的国度。但以理并没有说预言攻击当代以色列的邻国,取而代之,他在异象中看见将来的帝国在全世界敌挡神,又在各处**神的百姓。无论是历史性的叙述抑或是异象,两者均描绘了世上一代接一代的统治者与神国之间的对抗。有关的故事说明神的仆人(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如何不畏世上的强权,努力持守对神的忠心。

头一个异象(七章)描绘了三头猛兽和一头奇特可怕的怪兽,它们均威胁神的百姓。然而,那『亘古常在者』却胜过它们,而且还给圣徒建立一个永恒的国度。即使在逼迫和死亡中,国中至高之耶和华仍会使人复活(十二1-3)。神的主权胜过世上那些骄傲自大的统治者,而争战的高潮在于米迦勒为名字记录在『册上』的圣民取得最后的胜利(十二1)。历史的叙述清楚表明神拥有胜过一切仇敌的主权;这些异象显明神如何在人类历史中继续行使主权。

这个强调神主权的重点顺理成章带出本书另外两个要旨:骄傲和背逆的人类自招灭亡,因为他们拒绝承认这位宇宙中的至高主宰;神的百姓将会获得最终的胜利,因为神与他们同在,他们不会失败。

人的骄傲

但以理书的另一个重点,是要指出人类的骄傲狂妄,和神要对人类的自大思想作出彻底的定罪。在第一至六章,隐藏在每章所带出的问题背后的,正是人类本身的骄傲。至于第七至十二章的异象,则指出将来在世界舞台上冒起的,亦是狂妄自大的领袖,他们将是神和神百姓的敌人。无论是上述任何一种情况,神至终都会作出行动,将人类的骄傲狂妄变成羞辱和愚妄——反观历史,我们看见神已作出行动。

根据第一至六章的记述,尼布甲尼撒和伯沙撒这两位领袖正是挑战神权威的典型例子。他们的狂傲至终使他们陷入无助和沦为嘲笑对象的可悲境况中。当神作出行动去对付他们的狂傲之后,人很难认出他们就是巴比伦这个强大帝国的一国之君了(四33,五6)。

第七至十二章的重点,主要是显出世上王国的骄傲。第七和八章的王国发展,是一代接一代的领袖转替——正好表明王国骄傲的极限。到了有大口的小角出现(七8),人的国度便来到它发展的巅峰。然而,在那亘古常在者和人子的策动下,一个新的天国便全然取代了地上这些狂妄自大的君王。在第十至十二章,天上的超自然力量将会前来摧毁地上最后那位敌基督的王——这王自高自大,甚至抬高自己超过所有的神明(十一36)。

但以理书非常切合每一代信徒的需要,因为它指出人类困境的根本问题所在。骄傲和自我,正是罪恶和背逆的根源。因此,人要得救,就必须先经过认罪悔改,弃绝骄傲的自满自足,和全心全意倚靠神(可八34)。我们在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以及其后在至高者的众圣徒身上,均看见这一切行动的美好典范。

神的众圣徒最终得胜

但以理书亦揭示了很多有关神国的事情。但以理书的根本信息是,无论经历人生任何际遇,人都可以藉着神的帮助活出信心和得胜的生活。神是天上和人间的最高统治者,站在祂那一边的人,都可以分享祂的胜利。不管逼迫是如何的严峻,神的敌人都无法灭绝属神的信徒群体。但以理书那种独特的启示本质教导我们,这一切已经成为事实(一至六章),将来也必如此(七至十二章)。即使死了,神的百姓仍是得胜的(十二1-3)。

在四个强大王国相继出现之后,尾随的是第五个国度,这观念一再在本书出现(二和七章)。传统的解经家一般都认为这些王国所指的分别是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和罗马。虽然精确的细节仍然有很多存疑的地方,但信息却是十分清晰和难以**的。不管在当下如何辉煌,地上所有的王国都只是稍纵即逝,昙花一现。最终,人子将带出那亘古常在者的永恒的国(七14)。

这应许尽管千真万确,本书余下的部分却指出神永恒的国度将要延迟临到。在这段等待期间,神的忠心百姓将要落在那些自大狂妄、不敬畏神的属世领袖手中,遭受严峻的试炼和压逼。那七十个七(九24-27)和复活的应许(十二1-3),预先假定神的忠心圣徒将要忍受困苦,直至一个指定的时限。然而,那些忠心忍受苦楚和等候神的时间临到的人,将会分享到最终的胜利。

但以理书是旧约中有关神启示将来的主要资料来源。学者们依据它和新约启示录所提供的资料,建立有关末世的不同理论。虽然基督徒对类似基督会在哪时再来作王,相对于千禧年会在哪时开始等问题意见分歧,可是,他们均一致同意,无论基督何时再来,最重要的问题乃在于教会现今的生活见证,是否与神的赐福与悦纳相称。

换句话说,末世来临的细节并不及建基于末世观的道德要求来得重要,那就是要在这世上活出基督的样式,同时以切望等候基督再来的心态来过每天的生活。但以理以身作则地教导我们,神的百姓在忍受今生的不公义当儿,仍有能力过圣洁和公义的生活——这亦是他们当尽的本分。他们要努力以此作为生活的目标,因为到了最后,神定当赏给他们胜利。

神的弥赛亚

在以色列众先知的预言之中,有关『大卫子孙』(SonofDavid)的角色,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主题。以色列一直没有忘记神应许让那位理想君王的后裔,坐在耶路撒冷的宝座上永远作王(撒下七16)。以赛亚认为神给大卫的承诺,正是神期望与以色列立永约的一个典范(赛五十五3-4)。耶利米则坚称,神与大卫所立的约,就如神立太阳管白日、月亮管晚上的约一样,是不能废弃的(耶三十三20-22)。

这个『大卫子孙』亦是一位『受膏者』,因为按照传统,以色列的君王都要接受先知用油膏立。对于那些预言以色列国将要从混乱和失败,步向胜利和救赎的先知而言,这位受膏者(希伯来文是『弥赛亚』[Messiah],希腊文则是『基督』[Christ])便是他们预言中的主要人物。可是,但以理却是一位被掳的先知,在真正失去本国君王的情况下生活和工作。没有一个古代近东的群体可以在没有王的情况下继续存留的。然而,以色列却有能力在灵性方面保存她实质上失去的东西。

但以理书是从普世而非局限于以色列这单一国家的角度,来重新解释弥赛亚的观念,因此,在但以理书七章13至14节中,我们可以看见一个与大卫有关的深层结构或意识形态。但以理在异象中看见邪恶化成小角的形状,象征一位残酷的独裁者不顾一切地要达成本身自私的野心(七8和八9,虽然两个角并不相同)。如今,但以理眼中的弥赛亚,正与化成人形的邪恶互相对立。最终,人子将会带领祂的百姓(『至高者的圣徒』)大获全胜。但以理书大大扩阔了大卫之子——君王弥赛亚——在政治和军事层面的角色。第七章对弥赛亚角色的理解,亦超越了国家的层面。弥赛亚不单是以色列国的救主,祂更带领祂的百姓胜过罪恶。弥赛亚胜过所有的罪恶。

WilliamT.Amold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但以理书的神学(Daniel,Theologyof) 但以理书是圣经中最具争议性的书卷之一,但它的信息却是既清晰又精确的。尽管圣经学者对本书的写作日期和所记载历史的准确性等问题有所争议,本书的信息却仍不断激励每个世代神的子民持守忠心。 但以理书是旧约中唯一一本全以启示性语言写成的着作,因此,它与新约的启示录相类似,而实质上,这是一本该冠以『启示文学』(apocalypse或revelation)称号的最古老文献。从这个意义来看,但以理书便成了两约之间的一道重要桥梁。正如其他旧约先知一样,但以理关心西乃的约(九11、l3、15)和社会公义(四27)。与此同时,他对属于遥远将来的事情之处理方式,亦为新约的预言经文立下了范例。 但以理书的写作目的,亦可反映出它在旧约中的独特位置。本书不像其他旧约的先知书,它的目的不在于劝吁读者悔改和过新生活。但以理书所关心的,是信徒要坚持对神的忠心;神的百姓在经历艰困的时期也要继续对神保持顺服的心。 但以理书可分为两部分:一至六章是历史的叙述,七至十二章则是异象。前半部的故事是关乎但以理的遭遇,以及他在巴比伦和波斯外邦朝廷中的供职。后
半部的异象似乎是但以理晚年的个人记述。 一至六章的记述有一个共通的主题: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在一个与神对敌的世界里,成功地为他们的信仰作出美好的见证。虽然客观的处境经常不惬意,但这几个年轻人却坚持不惧强权,继续持守正义的真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看见神是信实的。这个历史部分从整体而言构成了一个历史观的神学,就是神会拯救那些愿意在世人面前忠心见证神的人;而对于那些骄横自大、不肯承认神的人,神将会使他们蒙羞受辱。 虽然七至十二章的异象一般不及前半部的精彩故事那样广为人知,但当中个别经文,在神学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第七章的异象描绘神为『亘古常在者』;另一位人物则称为『人子』,也是耶稣用以自称的一个称号(太十六27,二十四30,二十六64;可八38,十三26等)。第九章的异象,涉及的解释包括那引起激烈争论的『七十个七』(24-27节)。结尾的异象则有旧约唯一提及复活的经文(十二1-3)。 这卷书至少有四个重要主题,分别是:神的主权;骄傲的人必自招其损;神的国必至终得胜;神的仆人弥赛亚的来临。 神的主权 旧约众先知均知道。以色列的神耶和华拥有至高无上的主权,全世界列国
都在祂的掌管之中。然而,但以理却以生动而崭新的方式来说明这个事实。他分别透过真实事件和异象的描述,说明神拥有全世界的主权,而非仅局限于耶路撒冷和以色列。这真理让那些被掳到异国的以色列人得着极大的安慰。 从第一章开始,这个涵盖全书的主题便已经显而易见。全书第一节经文便宣布尼布甲尼撒围困耶路撒冷的消息。读者可能会以为这位巴比伦王是全凭本身的心意和兵力来发动这次侵略。然而,接着的第二节便清楚指出,尼布甲尼撒这次行动并没有违背神的旨意。事实上,尼布甲尼撒所获得的战果,是神赐给他的:『主将犹大王约雅敬……交付他手』(2节,『交付』[希伯来文是natan]是本章的一个关键字词)。 当但以理坚决抗拒在文化的压力下作出妥协,神便『使』(原文是natan)他在尼布甲尼撒的太监长面前蒙恩惠(9节)。后来,神又『赐给』(原文亦是natan)这四位年轻犹太人有超越同侪的知识和智慧,而且,还特别给予但以理有明白异象和解梦的恩赐(17节)。因此,这章除了强调神拥有掌管国家(如2节的巴比伦和以色列)大事的主权之外,个人的遭遇亦同样操控在神的手里(如17节的但以理和他的三个朋友)。 在本书接续的几章
,我们看见当这世界的掌权者以不可一世的傲慢姿态向神的国发出挑战时,神再彰显至高的主权。出现在第二章的,是尼布甲尼撒梦中的像遭超自然的力量砸碎,那像是象征地上由人所建立的国度。沙得拉、米煞和亚伯尼歌所信奉的,正是这位掌管自然力量的神,祂在尼布甲尼撒眼前行了大而可畏的神迹(三章),就如祂使但以理在狮子坑中,安然无恙一般(六章)。神将解梦和解释异象的能力赐给但以理,连巴比伦国中最尊贵和最有智慧的哲士也感到神秘莫测的梦和异象,但以理都能一一解明(二、四和五章)。在墙上写字的那一幕,显明神有掌管列国和世上统治者的至高主权(五章)。 但以理书转换了男一个角度,预言那些可能敌挡神的列国之命运。其他大多数先知均是宣告有关以色列敌国的神谕——这是古代以色列着作中常见的预言方式(例如:赛十三至二十三章;耶四十六至五十一章等)。然而,但以理却看见四个顺序出现的重要帝国,尾随着的第五个,则是永恒的国度。但以理并没有说预言攻击当代以色列的邻国,取而代之,他在异象中看见将来的帝国在全世界敌挡神,又在各处**神的百姓。无论是历史性的叙述抑或是异象,两者均描绘了世上一代接一代的统治者与神国之间的对抗。有关的故事
说明神的仆人(但以理和他的朋友),如何不畏世上的强权,努力持守对神的忠心。 头一个异象(七章)描绘了三头猛兽和一头奇特可怕的怪兽,它们均威胁神的百姓。然而,那『亘古常在者』却胜过它们,而且还给圣徒建立一个永恒的国度。即使在逼迫和死亡中,国中至高之耶和华仍会使人复活(十二1-3)。神的主权胜过世上那些骄傲自大的统治者,而争战的高潮在于米迦勒为名字记录在『册上』的圣民取得最后的胜利(十二1)。历史的叙述清楚表明神拥有胜过一切仇敌的主权;这些异象显明神如何在人类历史中继续行使主权。 这个强调神主权的重点顺理成章带出本书另外两个要旨:骄傲和背逆的人类自招灭亡,因为他们拒绝承认这位宇宙中的至高主宰;神的百姓将会获得最终的胜利,因为神与他们同在,他们不会失败。 人的骄傲 但以理书的另一个重点,是要指出人类的骄傲狂妄,和神要对人类的自大思想作出彻底的定罪。在第一至六章,隐藏在每章所带出的问题背后的,正是人类本身的骄傲。至于第七至十二章的异象,则指出将来在世界舞台上冒起的,亦是狂妄自大的领袖,他们将是神和神百姓的敌人。无论是上述任何一种情况,神至终都会作出行动,将人类的骄傲狂妄
变成羞辱和愚妄——反观历史,我们看见神已作出行动。 根据第一至六章的记述,尼布甲尼撒和伯沙撒这两位领袖正是挑战神权威的典型例子。他们的狂傲至终使他们陷入无助和沦为嘲笑对象的可悲境况中。当神作出行动去对付他们的狂傲之后,人很难认出他们就是巴比伦这个强大帝国的一国之君了(四33,五6)。 第七至十二章的重点,主要是显出世上王国的骄傲。第七和八章的王国发展,是一代接一代的领袖转替——正好表明王国骄傲的极限。到了有大口的小角出现(七8),人的国度便来到它发展的巅峰。然而,在那亘古常在者和人子的策动下,一个新的天国便全然取代了地上这些狂妄自大的君王。在第十至十二章,天上的超自然力量将会前来摧毁地上最后那位敌基督的王——这王自高自大,甚至抬高自己超过所有的神明(十一36)。 但以理书非常切合每一代信徒的需要,因为它指出人类困境的根本问题所在。骄傲和自我,正是罪恶和背逆的根源。因此,人要得救,就必须先经过认罪悔改,弃绝骄傲的自满自足,和全心全意倚靠神(可八34)。我们在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以及其后在至高者的众圣徒身上,均看见这一切行动的美好典范。 神的众圣徒最终得胜
但以理书亦揭示了很多有关神国的事情。但以理书的根本信息是,无论经历人生任何际遇,人都可以藉着神的帮助活出信心和得胜的生活。神是天上和人间的最高统治者,站在祂那一边的人,都可以分享祂的胜利。不管逼迫是如何的严峻,神的敌人都无法灭绝属神的信徒群体。但以理书那种独特的启示本质教导我们,这一切已经成为事实(一至六章),将来也必如此(七至十二章)。即使死了,神的百姓仍是得胜的(十二1-3)。 在四个强大王国相继出现之后,尾随的是第五个国度,这观念一再在本书出现(二和七章)。传统的解经家一般都认为这些王国所指的分别是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和罗马。虽然精确的细节仍然有很多存疑的地方,但信息却是十分清晰和难以**的。不管在当下如何辉煌,地上所有的王国都只是稍纵即逝,昙花一现。最终,人子将带出那亘古常在者的永恒的国(七14)。 这应许尽管千真万确,本书余下的部分却指出神永恒的国度将要延迟临到。在这段等待期间,神的忠心百姓将要落在那些自大狂妄、不敬畏神的属世领袖手中,遭受严峻的试炼和压逼。那七十个七(九24-27)和复活的应许(十二1-3),预先假定神的忠心圣徒将要忍受困苦,直至一个指定的时限
。然而,那些忠心忍受苦楚和等候神的时间临到的人,将会分享到最终的胜利。 但以理书是旧约中有关神启示将来的主要资料来源。学者们依据它和新约启示录所提供的资料,建立有关末世的不同理论。虽然基督徒对类似基督会在哪时再来作王,相对于千禧年会在哪时开始等问题意见分歧,可是,他们均一致同意,无论基督何时再来,最重要的问题乃在于教会现今的生活见证,是否与神的赐福与悦纳相称。 换句话说,末世来临的细节并不及建基于末世观的道德要求来得重要,那就是要在这世上活出基督的样式,同时以切望等候基督再来的心态来过每天的生活。但以理以身作则地教导我们,神的百姓在忍受今生的不公义当儿,仍有能力过圣洁和公义的生活——这亦是他们当尽的本分。他们要努力以此作为生活的目标,因为到了最后,神定当赏给他们胜利。 神的弥赛亚 在以色列众先知的预言之中,有关『大卫子孙』(SonofDavid)的角色,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主题。以色列一直没有忘记神应许让那位理想君王的后裔,坐在耶路撒冷的宝座上永远作王(撒下七16)。以赛亚认为神给大卫的承诺,正是神期望与以色列立永约的一个典范(赛五十五3-4)。耶利米则坚称,神与
大卫所立的约,就如神立太阳管白日、月亮管晚上的约一样,是不能废弃的(耶三十三20-22)。 这个『大卫子孙』亦是一位『受膏者』,因为按照传统,以色列的君王都要接受先知用油膏立。对于那些预言以色列国将要从混乱和失败,步向胜利和救赎的先知而言,这位受膏者(希伯来文是『弥赛亚』[Messiah],希腊文则是『基督』[Christ])便是他们预言中的主要人物。可是,但以理却是一位被掳的先知,在真正失去本国君王的情况下生活和工作。没有一个古代近东的群体可以在没有王的情况下继续存留的。然而,以色列却有能力在灵性方面保存她实质上失去的东西。 但以理书是从普世而非局限于以色列这单一国家的角度,来重新解释弥赛亚的观念,因此,在但以理书七章13至14节中,我们可以看见一个与大卫有关的深层结构或意识形态。但以理在异象中看见邪恶化成小角的形状,象征一位残酷的独裁者不顾一切地要达成本身自私的野心(七8和八9,虽然两个角并不相同)。如今,但以理眼中的弥赛亚,正与化成人形的邪恶互相对立。最终,人子将会带领祂的百姓(『至高者的圣徒』)大获全胜。但以理书大大扩阔了大卫之子——君王弥赛亚——在政治和军事层面的
角色。第七章对弥赛亚角色的理解,亦超越了国家的层面。弥赛亚不单是以色列国的救主,祂更带领祂的百姓胜过罪恶。弥赛亚胜过所有的罪恶。 WilliamT.Am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