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雅歌的神学

圣经神学词典 by 佚名

雅歌的神学(SongofSolomon,Theologyof)

初读之下,对于要勾勒雅歌书的神学似乎并不可能。毕竟,神的名只在书中出现一次,而且它的解释尚有争议性(八6)。再者,令人诧异的不仅是神在书中仿如不见,我们在当中亦找不到任何与以色列、约、敬拜的建制,或明确与宗教有关的东西。阿卡巴拉比(RabbiAkiba)又怎么会称本书是圣经中的『至圣之书』?

寓意解经法

反观过去的历史,许多释经者都尝试借助喻意的解经法,把书中明显关乎男欢女爱的露骨描述隐藏起来。反映犹太解经家观点的旧约亚兰文意译本(Targum,约出现于主后7世纪),便认为书中的良人是耶和华,而爱人则是以色列。因此,当新娘请求王带她进入内室(一4),便完全不涉及夫妻之间的**,反而是表示出埃及的经历,神的内室就是巴勒斯坦地。初期教会的基督徒也以同样的方式剔除本书的**成分,不过,他们当然是把两位主角视为耶稣基督和教会或个别的信徒。希坡律陀(Hippolytus,约主后200年)是当今所知的第一位用寓意的方法来解释雅歌的基督徒。从其释经书的残片中,我们知道他把一章4节解释为基督把祂所珍爱的、已经与祂结合的人带进教会。亚兰文译本和希坡律陀只是截至l9世纪之前,传统对本书解释之主流取向的其中两个例子,这种看法即使时至今天仍偶有出现。可惜,这种寓意解经法却缺乏任何外在的理据。雅歌本身并没有任何显示它不可以按字面直解、只可以在当中寻找寓意的内容。自从有人发现近代的阿拉伯文学,以及古埃及和米所波大米均有形式类似的爱情诗,并予以出版之后,便标志着用寓意解释本书的方法要正式结束,但与此同时,教会便要面对有关本书之神学含义的一大堆问题。

雅歌凭着描述爱的露骨措辞,在正典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从前的寓意解释其实是基于一个信念,就是这样的一个主题不适合圣经,教会和会堂一直受基督教以外的哲学(新柏拉图主义)所影响,认为肉体的事与属灵的事对立,所以要绝对禁止。这种助长修道主义的态度和信念,同时造成对雅歌作寓意解释的倾向。然而,雅歌本身正是反对这种立场,它要教会认识在婚姻关系内的**,是神为人类享受而创造的。因此,新娘喜悦新郎的身体俊美(五10-16),反之新郎亦然(四1-15);这种肉体的吸引促使两人**的激情(五1-2)。神在创造的时候便已经将性赋予人类,这是一种祝福而非咒诅。

事实上,我们必须从伊甸园的背景来阅读雅歌,那里正是神最初将性赋予人的地方。雅歌一再提及园子,令人不禁联想到人类堕落之前的伊甸园。神因为亚当没有合适的伙伴,便造了夏娃作为他的配偶(创二25),彼此亦喜悦对方的『肉体』(创二23-24)。

可悲的是,这种男女之间的完美和谐,却随着人类的犯罪堕落而结束。夏娃和亚当先后背叛了神,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在有罪的人类和圣洁的神中间,产生了可怕的距离。这种神人之间的隔绝,亦时时在人际关系的层面造成影响。如今,亚当和夏娃仍然是赤身露体的,但他们却感到羞耻,要躲藏起来(创三7、10)。亚当和夏娃所犯的罪,其实并不牵涉到性方面,可是,罪所造成的疏离,却直接与肉体有关。

此刻,雅歌正描述一对恋人在园中以肉体互相取悦。他们并不羞耻。雅歌可被视为**(sexuality)得着救赎的故事。

然而,这种解释仍未能透彻说明雅歌的神学意义。当我们从整个正典的背景来阅读本书,就会发现它强烈地表达以色列与神之间彼此享受的亲密关系。可惜,因着以色列对神缺乏信心,这种婚姻的比喻经常以负面的情况出现,以色列与神的关系,便被形容为一位不忠于丈夫的**(耶二20,三1;结十六、二十三章)。旧约其中一幅最令人难忘的图画,就是神吩咐先知何西阿娶一名**,以此象征祂仍然不离不弃地深爱着不忠的以色列。尽管此婚姻的比喻在旧约的出现以负面为主,我们却不可忽略一个事实,就是以色列是神的新妇,因此,透过雅歌赞颂恋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我们可以认识我们与神之间的应有关系。

如此一来,我们便绕了一个圈,来到最初用寓意解释雅歌所得出的类似结论。然而,两者却显然是有所分别的。我们没有否定用最基本和最自然的方式去了解本书所强调的人间的恋爱,亦没有执意把新郎和新娘之间的爱,比作神和以色列的关系。取而代之,我们是按照旧约经常采用婚姻比喻的一贯脉络来研读本书。

从新约角度看雅歌

新约同样采用人伦的关系来比喻神人之间的关系,而其中最清楚的一个比喻,就莫如婚姻。根据以弗所书五章22至23节的说法,教会就是基督的新妇(另参启十九7,二十一2、9,二十二17)。因此,基督徒应该从以弗所书那个角度来研读雅歌,满心喜乐地享受他们与耶稣基督的亲密关系。

TremperLongmanⅢ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雅歌的神学(SongofSolomon,Theologyof) 初读之下,对于要勾勒雅歌书的神学似乎并不可能。毕竟,神的名只在书中出现一次,而且它的解释尚有争议性(八6)。再者,令人诧异的不仅是神在书中仿如不见,我们在当中亦找不到任何与以色列、约、敬拜的建制,或明确与宗教有关的东西。阿卡巴拉比(RabbiAkiba)又怎么会称本书是圣经中的『至圣之书』? 寓意解经法 反观过去的历史,许多释经者都尝试借助喻意的解经法,把书中明显关乎男欢女爱的露骨描述隐藏起来。反映犹太解经家观点的旧约亚兰文意译本(Targum,约出现于主后7世纪),便认为书中的良人是耶和华,而爱人则是以色列。因此,当新娘请求王带她进入内室(一4),便完全不涉及夫妻之间的**,反而是表示出埃及的经历,神的内室就是巴勒斯坦地。初期教会的基督徒也以同样的方式剔除本书的**成分,不过,他们当然是把两位主角视为耶稣基督和教会或个别的信徒。希坡律陀(Hippolytus,约主后200年)是当今所知的第一位用寓意的方法来解释雅歌的基督徒。从其释经书的残片中,我们知道他把一章4节解释为基督把祂所珍爱的、已经与祂结合的人
带进教会。亚兰文译本和希坡律陀只是截至l9世纪之前,传统对本书解释之主流取向的其中两个例子,这种看法即使时至今天仍偶有出现。可惜,这种寓意解经法却缺乏任何外在的理据。雅歌本身并没有任何显示它不可以按字面直解、只可以在当中寻找寓意的内容。自从有人发现近代的阿拉伯文学,以及古埃及和米所波大米均有形式类似的爱情诗,并予以出版之后,便标志着用寓意解释本书的方法要正式结束,但与此同时,教会便要面对有关本书之神学含义的一大堆问题。 雅歌凭着描述爱的露骨措辞,在正典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从前的寓意解释其实是基于一个信念,就是这样的一个主题不适合圣经,教会和会堂一直受基督教以外的哲学(新柏拉图主义)所影响,认为肉体的事与属灵的事对立,所以要绝对禁止。这种助长修道主义的态度和信念,同时造成对雅歌作寓意解释的倾向。然而,雅歌本身正是反对这种立场,它要教会认识在婚姻关系内的**,是神为人类享受而创造的。因此,新娘喜悦新郎的身体俊美(五10-16),反之新郎亦然(四1-15);这种肉体的吸引促使两人**的激情(五1-2)。神在创造的时候便已经将性赋予人类,这是一种祝福而非咒诅。 事实上,我们必须从伊
甸园的背景来阅读雅歌,那里正是神最初将性赋予人的地方。雅歌一再提及园子,令人不禁联想到人类堕落之前的伊甸园。神因为亚当没有合适的伙伴,便造了夏娃作为他的配偶(创二25),彼此亦喜悦对方的『肉体』(创二23-24)。 可悲的是,这种男女之间的完美和谐,却随着人类的犯罪堕落而结束。夏娃和亚当先后背叛了神,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在有罪的人类和圣洁的神中间,产生了可怕的距离。这种神人之间的隔绝,亦时时在人际关系的层面造成影响。如今,亚当和夏娃仍然是赤身露体的,但他们却感到羞耻,要躲藏起来(创三7、10)。亚当和夏娃所犯的罪,其实并不牵涉到性方面,可是,罪所造成的疏离,却直接与肉体有关。 此刻,雅歌正描述一对恋人在园中以肉体互相取悦。他们并不羞耻。雅歌可被视为**(sexuality)得着救赎的故事。 然而,这种解释仍未能透彻说明雅歌的神学意义。当我们从整个正典的背景来阅读本书,就会发现它强烈地表达以色列与神之间彼此享受的亲密关系。可惜,因着以色列对神缺乏信心,这种婚姻的比喻经常以负面的情况出现,以色列与神的关系,便被形容为一位不忠于丈夫的**(耶二20,三1;结十六、二十三章)
。旧约其中一幅最令人难忘的图画,就是神吩咐先知何西阿娶一名**,以此象征祂仍然不离不弃地深爱着不忠的以色列。尽管此婚姻的比喻在旧约的出现以负面为主,我们却不可忽略一个事实,就是以色列是神的新妇,因此,透过雅歌赞颂恋人之间的亲密关系,我们可以认识我们与神之间的应有关系。 如此一来,我们便绕了一个圈,来到最初用寓意解释雅歌所得出的类似结论。然而,两者却显然是有所分别的。我们没有否定用最基本和最自然的方式去了解本书所强调的人间的恋爱,亦没有执意把新郎和新娘之间的爱,比作神和以色列的关系。取而代之,我们是按照旧约经常采用婚姻比喻的一贯脉络来研读本书。 从新约角度看雅歌 新约同样采用人伦的关系来比喻神人之间的关系,而其中最清楚的一个比喻,就莫如婚姻。根据以弗所书五章22至23节的说法,教会就是基督的新妇(另参启十九7,二十一2、9,二十二17)。因此,基督徒应该从以弗所书那个角度来研读雅歌,满心喜乐地享受他们与耶稣基督的亲密关系。 TremperLongman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