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神道教――神化日本的宗教-基督教与世界宗教-圣网读书 - 基督徒爱读网 - Powered by Discuz!

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十、神道教――神化日本的宗教

基督教与世界宗教 by 魏司道


神道教是日本人的典型宗教,发源于日本古代神话。根据神话,日本古时有男神与女神,伊庄诺与伊庄冉创造日本诸岛及日本人民。在浴时伊庄诺洗掉眼疵,如此生天照女神,是日本最重要的神祗。天照大神的孙子为琼琼杵,被差遣降世治理。琼琼杵的曾孙即神武天皇,日本的第一任皇帝,时在主前六六〇年。根据此神话,日本皇室的派系是直接由天照大神而来。
在本质上来说,神道教包括日本诸岛、人民、天皇都有属神的性格,因此在列国之中为超特的,也需要宗教上的崇拜。日本早先的土民倭奴被驱逐至北海道。
主后五世纪日本受中国的文明与文化的影响甚大。由于受中国影响的结果,孔教的伦理、孝道与祖先崇拜大部为日本人所接纳。于第六世纪佛教由中国输入日本,最初经过抵抗时期以后,不久即为日人所热烈欢迎。佛教在日本极为流行,甚至神道教几为佛教的传布所湮没。主后十七世纪,日本纯神道主义曾有一次大复兴,加强日皇为天照大神的直系后裔的观念。
日本历史上最著名的学者本居(Moto-ori)坚称日本皇帝为神之后裔,并主张日本为位列诸国之上,外国当承认日本的优越并应向日皇致敬。本居反对从孔教输入伦理教训的倾向,因那是从外国(中国)来的。
日本向来闭关自守直至一八五三年美国海军大将派利(Admiral Perry)才打破此禁海政策。日本决定使国强大,藉革新与工业化成为世界列强之一。日本果于短期内达到惊人的成就。
一八六八年日本政变,称之为“一八六八复辟”。即由与派利将军之会商,剥夺当时掌权的“将军”之职。日皇名符其实地成为最高治理者。一八六八年以后明治天皇宣布神道教为日本国教。日本宪法于一八八九年“准许”宗教自由,但只要神道教仍居日本国教的优越地位,宗教自由就不是真自由。
由于西方观念(包括基督教,特别是西方科学与哲学)有增无已地在影响日本,多人已失去起初对神道教及其古代神话的单纯信念。日本政府企图藉重新解释神道神话来对付此威胁,说日本的神祗如人一样,持有特殊才能,政府利用神道教来形成日本人的态度与思想。
一八八二年造成“派系神道”与“神社神道”的正式分裂。“派系神道”宣称为一宗教,与基督教、佛教或其他宗教同等。但“神社神道”或“国立神道”正式宣布为非宗教,参预其祭体的乃全民对国家表示忠贞之义务。一九一一年政府更进一步命令学校教师必须率领团体学生至地方“国立神道”神社参拜。学生务必每日向御影(即天皇之像)致敬,此举使基督徒大受困扰。政府坚持声明这些行事是“非宗教的”,仅属爱国热诚。一国家的爱国热诚被认为是属神的,就不能算做“仅属爱国热忱”,乃不可避免地涉有宗教崇拜的性质。
日本政府立有十万以上的“国立神道”神社。这些神社为一万六千祭司供职,为政府派定,由政府发薪。这些祭司执行国立神道“非宗教的”祭礼。这些神社为国有财产,与“派系神道”不同,但仍保留为神道信仰的神社,具有神道的特性与习惯。
“神社”即“神之家”的意思。神社往往壮皇伟大,引人注意。用本色木料建造,建于公园多树之区,围以范篱,外部只有一处入口,前设“鸟取(torii)”――即礼门。神社的整个气氛与环境是幽静的,极其神秘,加之古木深荫,凭添无限幽思。
参拜者来到神社前务必洁净手与口,击掌引起神之注意,然后叩首,以食物或衣服献之,默祷,再叩首,肃然离去。
神社内供以“神体”――特意保存的圣物,鲜为外人所见,视为神社存在属灵的象征。内藏一面镜子,一口古剑,一页古经卷,或一块石头。人民关于此神体愈蒙昧无知,拜之为神,向之祈祷,其余的人愈以为“神体”果真有化难为祥之力,或以之为古代伟人的象征。
国立神道神社最重要的一个,是在本洲南部的伊势,靠近日本内海――盛大的美景区。此神社特为崇拜天照大神――太阳女神。此神社自古即为忠贞的日本人民参拜之所。一九四五年以前日本天皇要亲往伊势神宫参拜,或特派御使参拜。
一九三一年日本侵华伊始,控制日本政府的军阀以各种宣传手段提倡神道与观念,特别是小、中学校,起初不过是一神话的,现今被提高为支持日本神国统治世界的概念。
被军阀升格的国家神道的真义,在一九三一年――一九四五年期间乃是尊日本帝国为神并崇拜之。关于女神的神道神话等,用以支持国家崇拜,正如在希特勒治下的纳粹德国独裁政府一样。有良知的日本基督徒曾受此国家崇拜的困扰不小,他们的信仰自由因政府参予世界第二次大战而大受打击。军阀将神道升格到如此地步,还说这是“非宗教的”,仅为爱国热忱。
神道神社在盟军统帅麦克阿瑟将军于一九四五年占领日本时予以撤废。日本政府与神社制度间的官式联系于是破坏,“国立神道”神社虽然与政府脱离关系,但仍有多人参拜。如今只靠赖支持者的个人奉献与慨助而已。
同时国立神道被废止,真正完全宗教自由,在日本国的历史中初次得以确立。正如杨约翰教授(Prof. John Young)所说,自由是基督教给战败日本的恩物。虽然现今有重归国家支持神道教的各种预兆,但此项自由已继续至今日。日皇已宣布他不是神,但神道教的观念在日人心中已根深蒂固,一旦事件爆发,即有复归国家神道制的可能。我们应当不断地为日本真正自由的延续而祈祷。
除了现已被废止的国家神道以外,尚有派系神道与人民家中的神道。大多数日人的家中供有神龛,其中有纸牌或木牌一座,上书某神及某祖先的名字。每日在此龛前献上简单的祭物与默祷。在日人的宗教生活中,除了神道教之外尚包括佛教的信仰与习惯。
我们当如何从基督教的观点来论神道教呢?第一,古代神话深具奇妙特性,不足正视。企图为日本国家的强大来重新解释神话是合理的说明,但忽视其真实性――其实这古代神话的本质主要是古代人民对自然界神奇力量的反应。日本为神国的整个复杂关系――天皇,诸岛与人民,治理世界的命运――简直是错谬的。这种思想不但是拜偶像,夺去真神独得的荣耀,也与圣经的真理与科学的事实相矛盾。人类是单一的自然种系――神从一本造出万族来(徒十七:26)。“超民族”的理念根本是崇拜偶像与反科学的。
政府称神道教的礼仪是“非宗教的”声明,简直是荒谬绝伦――神社的礼仪明显是有宗教性的。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能够正式宣布包含“神社”、祭司、祈祷、奉献,又真实承认神灵的礼仪为“非宗教的”,且为全国人民所参予,连相信那位吩咐“除了我以外不可拜别的神”之上帝的基督徒也不能例外,实令人惊异。从前日本政府强迫人民参加神道教的崇拜根本是拜偶像的、残暴的――是抵挡神的严重罪恶,剥夺基督徒的自由。
从神学与伦理学方面来说,神道教即或是真实的,也是内容空虚,不足以应付人类宗教与道德上的需要。这就可解说佛教于日本盛行的一部分原因。佛教虽属虚伪,但不缺乏内容。神道教不能支持一真实世界观与人生哲学,也不能支持道德的圆满系统,更没有任何罪与道德律的观念。论到真而活的神更毫无所知。日本及其人民需要基督教,以及真神所特别启示的旧新约圣经。他们需要圣经论创造的启示来代替万物起源的神道神话。他们需要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与复活,作为人民与国家的独一救主。
讨 论
1.“神道”二字的意义为何?
2.关于日本帝国的起源,神道教的神话是什么?
3.神道的基本意义为何?
4.日本的原始民族为何?
5.日本何时受中国的影响?有何结果?
6.佛教何时输入日本?有何成功?
7.在主后十七世纪,日本的宗教情形有何改变?
8.学者本居的教训为何?
9.日本是怎样向世界各国开放?又有何结果?
10.一八六八年的复辟是什么?
11.有谁使神道成为日本的正式国教?并在何时?
12.为何一八八九年宪法“所准许”的宗教自由,不是真宗教的自由?
13.西方思想的输入,对日本人民信仰神道教有何影响?
14.日本政府如何对抗这种趋势?
15.“派系神道”与“神社神道”何时分裂?
16.“神社神道”根据日本政府来说有什么特性?
17.政府用什么方法参拜国立神道?
18.在日本一共有多少国立神道神社?
19.有多少祭司供职于国立神道神社?
20.“神社”二字在日文的意义为何?
21.试述神道神社的外观与环境?
22.崇拜者在神社表演什么动作?
23.神社内保藏什么?人们对这些物件存什么不同的态度?
24.在国立神道神社中,有那一个是最重要的?位于何处?崇拜何神?
25.在一九三一到一九四五年这一段期间内,为军阀所控制的日本政府,用神教作什么?
26.在一九三一年到一九四五年间,为日本军阀所升格的国立神道教的真义是什么?
27.此时在德国有何相等的事件发生?
28.国立神道教的制度在何时被谁所撤废?
29.从前的国立神道神社的现况如何?
30.宗教的自由在何时,并如何临到日本?
31.对今日日本的宗教自由,还有那两个可能性的危机?
32.在日本人家中如何敬拜神道?
33.从基督徒的观点看来,应当如何论神道教的神话?
34.说明日本民族的超越感,是违反圣经的真理,也不合乎科学的事实?
35.国立神道说他们的理解是“非宗教的”,对吗?
36.神道教的神学与伦理的性格为何?
37.如何解说佛教在日本显著的成功?
38.在神道教中所缺乏真宗教的基本真理为何?
39.为什么在日本需要圣经的创造教义?
40.日本真正最大的需要是什么?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神道教是日本人的典型宗教,发源于日本古代神话。根据神话,日本古时有男神与女神,伊庄诺与伊庄冉创造日本诸岛及日本人民。在浴时伊庄诺洗掉眼疵,如此生天照女神,是日本最重要的神祗。天照大神的孙子为琼琼杵,被差遣降世治理。琼琼杵的曾孙即神武天皇,日本的第一任皇帝,时在主前六六〇年。根据此神话,日本皇室的派系是直接由天照大神而来。 在本质上来说,神道教包括日本诸岛、人民、天皇都有属神的性格,因此在列国之中为超特的,也需要宗教上的崇拜。日本早先的土民倭奴被驱逐至北海道。 主后五世纪日本受中国的文明与文化的影响甚大。由于受中国影响的结果,孔教的伦理、孝道与祖先崇拜大部为日本人所接纳。于第六世纪佛教由中国输入日本,最初经过抵抗时期以后,不久即为日人所热烈欢迎。佛教在日本极为流行,甚至神道教几为佛教的传布所湮没。主后十七世纪,日本纯神道主义曾有一次大复兴,加强日皇为天照大神的直系后裔的观念。 日本历史上最著名的学者本居(Moto-ori)坚称日本皇帝为神之后裔,并主张日本为位列诸国之上,外国当承认日本的优越并应向日皇致敬。本居反对从孔教输入伦理教训的倾向,因那是从外国(中国)来的。 日本向来闭关自守直至
一八五三年美国海军大将派利(Admiral Perry)才打破此禁海政策。日本决定使国强大,藉革新与工业化成为世界列强之一。日本果于短期内达到惊人的成就。 一八六八年日本政变,称之为“一八六八复辟”。即由与派利将军之会商,剥夺当时掌权的“将军”之职。日皇名符其实地成为最高治理者。一八六八年以后明治天皇宣布神道教为日本国教。日本宪法于一八八九年“准许”宗教自由,但只要神道教仍居日本国教的优越地位,宗教自由就不是真自由。 由于西方观念(包括基督教,特别是西方科学与哲学)有增无已地在影响日本,多人已失去起初对神道教及其古代神话的单纯信念。日本政府企图藉重新解释神道神话来对付此威胁,说日本的神祗如人一样,持有特殊才能,政府利用神道教来形成日本人的态度与思想。 一八八二年造成“派系神道”与“神社神道”的正式分裂。“派系神道”宣称为一宗教,与基督教、佛教或其他宗教同等。但“神社神道”或“国立神道”正式宣布为非宗教,参预其祭体的乃全民对国家表示忠贞之义务。一九一一年政府更进一步命令学校教师必须率领团体学生至地方“国立神道”神社参拜。学生务必每日向御影(即天皇之像)致敬,此举使基督徒大受困扰。政府坚持
声明这些行事是“非宗教的”,仅属爱国热诚。一国家的爱国热诚被认为是属神的,就不能算做“仅属爱国热忱”,乃不可避免地涉有宗教崇拜的性质。 日本政府立有十万以上的“国立神道”神社。这些神社为一万六千祭司供职,为政府派定,由政府发薪。这些祭司执行国立神道“非宗教的”祭礼。这些神社为国有财产,与“派系神道”不同,但仍保留为神道信仰的神社,具有神道的特性与习惯。 “神社”即“神之家”的意思。神社往往壮皇伟大,引人注意。用本色木料建造,建于公园多树之区,围以范篱,外部只有一处入口,前设“鸟取(torii)”――即礼门。神社的整个气氛与环境是幽静的,极其神秘,加之古木深荫,凭添无限幽思。 参拜者来到神社前务必洁净手与口,击掌引起神之注意,然后叩首,以食物或衣服献之,默祷,再叩首,肃然离去。 神社内供以“神体”――特意保存的圣物,鲜为外人所见,视为神社存在属灵的象征。内藏一面镜子,一口古剑,一页古经卷,或一块石头。人民关于此神体愈蒙昧无知,拜之为神,向之祈祷,其余的人愈以为“神体”果真有化难为祥之力,或以之为古代伟人的象征。 国立神道神社最重要的一个,是在本洲南部的伊势,靠近日本内海――盛大的美景区。
此神社特为崇拜天照大神――太阳女神。此神社自古即为忠贞的日本人民参拜之所。一九四五年以前日本天皇要亲往伊势神宫参拜,或特派御使参拜。 一九三一年日本侵华伊始,控制日本政府的军阀以各种宣传手段提倡神道与观念,特别是小、中学校,起初不过是一神话的,现今被提高为支持日本神国统治世界的概念。 被军阀升格的国家神道的真义,在一九三一年――一九四五年期间乃是尊日本帝国为神并崇拜之。关于女神的神道神话等,用以支持国家崇拜,正如在希特勒治下的纳粹德国独裁政府一样。有良知的日本基督徒曾受此国家崇拜的困扰不小,他们的信仰自由因政府参予世界第二次大战而大受打击。军阀将神道升格到如此地步,还说这是“非宗教的”,仅为爱国热忱。 神道神社在盟军统帅麦克阿瑟将军于一九四五年占领日本时予以撤废。日本政府与神社制度间的官式联系于是破坏,“国立神道”神社虽然与政府脱离关系,但仍有多人参拜。如今只靠赖支持者的个人奉献与慨助而已。 同时国立神道被废止,真正完全宗教自由,在日本国的历史中初次得以确立。正如杨约翰教授(Prof. John Young)所说,自由是基督教给战败日本的恩物。虽然现今有重归国家支持神道教的各种预兆,但
此项自由已继续至今日。日皇已宣布他不是神,但神道教的观念在日人心中已根深蒂固,一旦事件爆发,即有复归国家神道制的可能。我们应当不断地为日本真正自由的延续而祈祷。 除了现已被废止的国家神道以外,尚有派系神道与人民家中的神道。大多数日人的家中供有神龛,其中有纸牌或木牌一座,上书某神及某祖先的名字。每日在此龛前献上简单的祭物与默祷。在日人的宗教生活中,除了神道教之外尚包括佛教的信仰与习惯。 我们当如何从基督教的观点来论神道教呢?第一,古代神话深具奇妙特性,不足正视。企图为日本国家的强大来重新解释神话是合理的说明,但忽视其真实性――其实这古代神话的本质主要是古代人民对自然界神奇力量的反应。日本为神国的整个复杂关系――天皇,诸岛与人民,治理世界的命运――简直是错谬的。这种思想不但是拜偶像,夺去真神独得的荣耀,也与圣经的真理与科学的事实相矛盾。人类是单一的自然种系――神从一本造出万族来(徒十七:26)。“超民族”的理念根本是崇拜偶像与反科学的。 政府称神道教的礼仪是“非宗教的”声明,简直是荒谬绝伦――神社的礼仪明显是有宗教性的。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能够正式宣布包含“神社”、祭司、祈祷、奉献,又真实承认
神灵的礼仪为“非宗教的”,且为全国人民所参予,连相信那位吩咐“除了我以外不可拜别的神”之上帝的基督徒也不能例外,实令人惊异。从前日本政府强迫人民参加神道教的崇拜根本是拜偶像的、残暴的――是抵挡神的严重罪恶,剥夺基督徒的自由。 从神学与伦理学方面来说,神道教即或是真实的,也是内容空虚,不足以应付人类宗教与道德上的需要。这就可解说佛教于日本盛行的一部分原因。佛教虽属虚伪,但不缺乏内容。神道教不能支持一真实世界观与人生哲学,也不能支持道德的圆满系统,更没有任何罪与道德律的观念。论到真而活的神更毫无所知。日本及其人民需要基督教,以及真神所特别启示的旧新约圣经。他们需要圣经论创造的启示来代替万物起源的神道神话。他们需要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与复活,作为人民与国家的独一救主。 讨 论 1.“神道”二字的意义为何? 2.关于日本帝国的起源,神道教的神话是什么? 3.神道的基本意义为何? 4.日本的原始民族为何? 5.日本何时受中国的影响?有何结果? 6.佛教何时输入日本?有何成功? 7.在主后十七世纪,日本的宗教情形有何改变? 8.学者本居的教训为何? 9.日本是怎样向世界各国开放?又有何结果? 10
.一八六八年的复辟是什么? 11.有谁使神道成为日本的正式国教?并在何时? 12.为何一八八九年宪法“所准许”的宗教自由,不是真宗教的自由? 13.西方思想的输入,对日本人民信仰神道教有何影响? 14.日本政府如何对抗这种趋势? 15.“派系神道”与“神社神道”何时分裂? 16.“神社神道”根据日本政府来说有什么特性? 17.政府用什么方法参拜国立神道? 18.在日本一共有多少国立神道神社? 19.有多少祭司供职于国立神道神社? 20.“神社”二字在日文的意义为何? 21.试述神道神社的外观与环境? 22.崇拜者在神社表演什么动作? 23.神社内保藏什么?人们对这些物件存什么不同的态度? 24.在国立神道神社中,有那一个是最重要的?位于何处?崇拜何神? 25.在一九三一到一九四五年这一段期间内,为军阀所控制的日本政府,用神教作什么? 26.在一九三一年到一九四五年间,为日本军阀所升格的国立神道教的真义是什么? 27.此时在德国有何相等的事件发生? 28.国立神道教的制度在何时被谁所撤废? 29.从前的国立神道神社的现况如何? 30.宗教的自由在何时,并如何临到日本? 31.对今日日本的
宗教自由,还有那两个可能性的危机? 32.在日本人家中如何敬拜神道? 33.从基督徒的观点看来,应当如何论神道教的神话? 34.说明日本民族的超越感,是违反圣经的真理,也不合乎科学的事实? 35.国立神道说他们的理解是“非宗教的”,对吗? 36.神道教的神学与伦理的性格为何? 37.如何解说佛教在日本显著的成功? 38.在神道教中所缺乏真宗教的基本真理为何? 39.为什么在日本需要圣经的创造教义? 40.日本真正最大的需要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