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十四、服事基督

基督教信仰 by 约翰·斯托得

在新约中耶稣基督对我们所表现出来的是一位仆人,事实上是那位仆人,「神的仆人」,是以赛亚书四十二至五十三章仆人经文的最终应验。他自己说「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马可福音十:45),并且再说「我在你们中间如同服事人的」(路加福音廿二:27)。而且,在福音书中我们看到他是以服事别人作为服事神。他宣讲、教导和医治:他喂饱饥饿者:他为门徒洗脚。没有任何服事是太卑贱或要求太多而地不去承担的。正如保罗后来所讲,他「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腓立比书二:7)。

现在耶稣呼召我们跟从他的脚纵行,去模仿,甚至发展他所倡导的服事理想。因为这是他给我们的使命:「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翰福音二十:21;比较十七:18)。在这里正如在其他地方一样,他成为我们的典范。我们要在事奉中献出自己的生命,正如他献出生命一样。首要的是,我们是他的仆人,正如他是神的仆人一样。保罗、彼得、雅各和犹大毫不犹疑他在他们的新约书信的开头称自己为「耶稣基督的仆人」。他们知道他买赎了自己,因而地们是属他的,并且任由他差遣。其次,他们服事他的主要方法是服事他人。「我虽是自由的,无人辖管」,保罗可以这样写道,「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哥林多前书九:19)。这个意思就是说,我们被召成为基督的子民有双重的仆人身分,因为我们宣称「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哥林多后书四:5)。

见证和事奉

但我们事奉的形式会是怎样的呢?我想提倡一个比我们中间惯常所认识的更广润和更圆满的基督徒事奉观。「事奉」(service)和「事工」(ministry)是源出于同一希腊文diakonia的两个英文字。真的,特别当力口上指定冠词(definitearticle)时,「事工」时常被想像是局限于在按立了的教牧人员身上。但「基督徒职分」(Christianministry)无论在世俗的社会中和在教会中,信徒和教牧所作的分量也是一样的多。事实上,这名词是专指那些人以基督的名去为其他人所作的各种事奉。第一,事工有不同的形式,对应不同的需要。由于我们要去爱和服事的邻舍是身体、灵魂、和社群相连结的(body-soul-in-a-community),我们必须关注到他整体的福祉——生理上、灵性上和社会政治上。这三方面都可以是基督徒职分的范围。

我们首要的关注是人永恒的属灵福祉,即是说,他们可以认识基督为他们的救主和主。我们各人是被召在任何适当时机下为他作见证。但我们邻舍的物质福祉也是我们所关注的,因为我们从好撒马利亚人的比喻中学到了功课。最近有关传福音和社会责任两者孰轻孰重的争论其实是需要的,他表达出一种不合圣经的身体和灵魂、今生和来生的二元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被召同时是去见证和事奉:两者都是我们基督徒职分和差传的一部分。

第二,我们有不同种类的事工,由有关的仆人所具特别的恩赐和呼召而定。他们可以用祷告、恩赐、兴趣和学识、他们的鼓励,或个人活跃的参与去事奉。第三,根据神放我们在什么位置,我们有不同领域的事工,由我们自己的家和工作场所开始,以地方教会和所处社区作延续,而以世界的需要达至高峰。一个真正的「全面的」职分应包含这三方面。很明显的神的呼召乃根据我们特别的职业、恩赐、关注和机会去专职化。但是基督徒职分的意义是所有信徒去服事全世界的人。

在这一课我将会集中在基督徒职分的不同领域,但同时不会忘记他们不同的形式和种类。这些领域就像五个同心圈一样,从我们个人的家庭和工作的「中心」扩展,透过教会和社区去到全世界。

在家庭中的基督徒职分

根据圣经婚姻是神圣的——不是人为的——制度,而「神叫孤独的有家」(诗篇六十八:6)。事实上,在圣经中十分强调神渴望人有一个稳定、支持、互爱、丰盛的家庭生活。他的理想是我们在家庭中开始我们的生活,并且在与父母和任何我们可能有的兄弟姊妹的关系上成长,直至(根据神一般的旨意)我们结婚并且有自己的家庭。而在每一个阶段,我们对自己家庭的所有其他成员都有一个从神而来的责任。虽然年轻人应该有自由在外面发展自己的兴趣,但他们不应该视自己的家庭如旅馆。父母也永不应该被他们的工作或教会、社区的工作或闲暇的消遣所占据,以致他们的子女(或配偶)觉得自己被降为次要他位。旧约圣经箴言谈及很多父母教养孩童的责任。

现代的西方文化对家庭的解体有很大的责任(特别是离婚和虐待儿童),所以需要采取一些正面的行动去保持家庭的团结。特别是基督教家庭,应该不容电视将家庭活动挤出去,这些活动可以是出外、运动、音乐、戏剧、游戏或朗诵。而当有家庭成员开始离开家园时,必须肯定与他们以书信、探访和电话来保持联络。然后,当所有年轻人都离开了,而只留下父母两人,并且渐渐衰老,我们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未被遗忘。如果家庭中有一个或以上的成员是基督徒而其他人不是的话,不用说他们会想将其他成员介绍给主——不是用讲道方式,而是以他们诚心的祷告和与信仰一致的行为,直至有机会以谦卑和自然的方法和他们谈及基督。

基督徒职分是比这些更广泛,但「仁爱始于家庭」(Charitybeginsathome)是真确的格言。

在工作中的基督徒职分

工作的场所是我们被召去服事的第二个领域以实践基督徒职分。有些基督徒只理解这方面为传福音,即是他们视工作基本上是提供一个机会给他们向同事或工作伙伴作见证。这也是可行的,特别如果在你的行业或工厂中你是惟一的基督徒,又特别如果你的见证是由你优秀的工作表现作先锋的话。但我们日常的工作本身也可以成为基督徒职分的一种形式,是有别于布道的。我们需要一套基督徒的工作哲学。

我们从创世记第一章作起点,那里神表现出他自已是一位有思想、有创意、勤奋和谨慎的工作者。他创造了世界之后,继续去监察、维持和将他更新。然后,当他按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他同时使他们成为有创意的工作者。记得在工作中我们是与神相似时会加增我们工作的光荣和尊贵感。我们的工作会因为他能令人得着好处而增加其重要性,一方面藉此我们赚取生活所需去维持我们家庭的供应和可以帮助有需要的人,同时我们工作的成果也对大众有一种贡献。

然而,工作还有一种更高的异象。神的心意是叫我们视工作为他所托付的管家职分,甚至是与他同工,由他委派我们去承担。他创造了世界,然后叫人去开拓和管理他(创世记一:26-28)。他栽植了一个园子,然后将亚当安置在那里叫他修理、看守园子(创世记二:8,15)。无论任务是环球性(全球)或地方性(伊甸园),管家职分的原则都相同。神将责任交托给人去保护环境和开发资源。因此,工作不单只是一种管家职分,即神是地的主人而我们是地的管理人员:工作还是一种真正的合作,就是神特意的谦卑自己去寻求我们的同工。他创造:我们培植。他栽植:我们开发。他所赐的称为「天然万物」(nature):我们所贡献的称为「文化」(culture)。文化如果没有天然万物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神不给我们天然万物,我们就没有东西可以培植。但同样地天然万物若没有文化则其价值有限,因为神已经给予我们原料而让我们自行将他们转变为制成品。

每一种尊贵的工作,无论是劳力或劳心,或兼而有之,无论是受薪或义务,是职位低微或作佣人的,基督徒都应该视此为与神的合作,在那里我们有分于与他一起去改变他所创造和交给我们管理的世界。这观念同样可以应用在工业和商业上、公众服务和专业上、并且在全时间打理家务和母职方面。无业的最大罪恶就是有些人否定这种特权。至于我们和神合伙的个别形式(即是,以比较世俗的用语说,就是我们所选择的事业,我们所接受的工作)就要视乎我们的品性和才干、教育和训练。我们应该在神的事奉中得以伸展,以致我们在任何情况和任何事上都得着圆满,而不是沮丧。

在教会中的基督徒职分

当人们谈及有关教会「事工」时,似乎他们不难会想到有关教会的工作,即是那些教会所提供的事奉和为教会所作的事奉,尤其是与教牧人员有关的工作。但正如我们刚看过,事奉不是局限于教牧人员和教会的。虽然如此,我们的地方教会仍然是基督徒职分的一个重要领域。所有基督徒都应该是教会会友,而所有教会会友都应该活跃于他们教会的事奉之中。

当然,在每一个教会中有很多义务工作都是由一群尊贵的(通常不被人欣赏)英雄和女强人去承担的。我想到一些善工像打扫教会、插花、修补、膳食供应和洗碗碟、写信封和贴邮票、司事、数点奉献和存款、会计、唱诗班、参加管弦乐队、宣读经训、教主日学、带领青年团契和参与教会的委员会。这些工作和其他的工作对于每个教会的流畅运作都是很重要的。

很可惜信徒对教会工作的异象通常就停在那里。原因是我们对教牧人员和信徒之间有一个很硬性的划分,继而有「教牧事工」(由教牧人员专责)和「实际事务」(信徒可以分担)的进一步的区别。无可否认,在新约圣经中教牧的主要角色是在教导方面,包括向会众宣讲、个人辅导和小组训练。但没有理由这些和其他的「教牧事工」不能由一些有恩赐,受过训练和有使命感的信徒去分担。很多教会有「长老」和「执事」,他们与教牧人员紧密合作。他们有时会负责宣讲和带领聚会,特别是在代求、主餐襄礼、探访、辅导、成为团契导师、开设预备入会的水礼班、婚前辅导和监察教会生活的不同部门的工作。

因此,如果称教牧职务为「事工」(theministry)就错了,因为他会给人一个印象就是没有其他事工。事实上在教会和社区中有数以百计不同的基督徒职事。我提醒你,就是被呼召去作受按立的教牧职务是一个特别的权利。他是「善工」(提摩太前书三:1),因为牧者是「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使徒行传二十:28)。但我们不应该将教牧人员放在高不可攀的位置,他们自己也不应这样做。我们反而要认知神给他的子民各有恩赐,而且在地方教会中发展出一队领袖,包括教牧人员和信徒、男的女的、受薪的和义务的、年轻的和年长的,他们的恩赐是用在建立教会上。

在邻舍中的基督徒职分

除了家庭和工作之外,基督徒还属于两个特别的社群,就是他们的地方教会(我们刚讨论过)和他们的社区。理想的说这两个地理上的位置都是大部分重叠的。如果我们住近我们所属教会的社区的话,事实上他们也是重叠的。「舟车劳顿的基督教」(Com-muterChristianity,即在礼拜日要经过远距离返教会的)在某些情况下是可以理解的,但将我们的教会生活和我们的家庭和邻舍分割是十分不利的。

所有耶稣的门徒都已经被他「差到世上」(约翰福音十七:18)。但他所差我们要去的「世界」是怎样的?他差我们到那里有什么目的呢?「世界」不一定是指这个地球,虽然我们的确有一个环球性的责任,而我们会在下一个部分讨论。他的意思是指人类社群的任何一部分,无论远近,就是那些不认识神而又不懂得尊崇神的人。用圣经的术语来说,特别在约翰的写作中,「世界」通常是指我们所称为「世俗的社会」(secularsociety’)。我们就是被委派去到这些地方的某部分。我们没有权利可以留在教堂建筑物的保障之中或留恋在团契的志趣相投的气氛中。当然,如果我们工作的地方是一个非基督徒的环境的话,那么我们已经是每日「进到世界」去了。在我们的家园和家庭中也可能是如此。

盐与光

但耶稣为什么差他的跟从者进入世界呢?他在登山宝训所给的理由是他想我们成为世上的「盐」和世上的「光」(马太福音五:13-16)。这两个比喻都指出基督徒要渗入非基督徒的社会里,就像盐渗入肉中和光照进黑暗里一样。两者都引申到他期望我们影响和改变社会,像盐阻止细菌使物腐化,并且像光减少和甚至消灭黑暗。两者一起就说明了教会的使命。正面来说我们是要让我们的光(就是基督和他福音的真光)照耀,以致透过我们的言语和行为使人相信基督。负面来说,我们要坚定持守基督国度的价值和标准,以帮助我们阻止社会腐化。

这包括我们周围的邻舍。一个光明正大的基督徒家庭能够在社区具有一种巨大的影响力。而地方教会就是要在地方社区中发挥影响力,两者藉着传扬好信息和参与地方生活建设就能够发出这种影响力。我们不能接受在教会中崇拜的特权而拒绝在社区中作见证的责任。如果每一个教会都有自己的「外展委员会」(OutreachCommittee)会很有帮助,他的工作是去想出适切的方法去将基督的好(信息带给住在邻近的居民。他可以安排逐家探访和/或在区内派发季节性的单张信息(例如:在圣诞节、复活节或感恩节)。他也可以在教会或其他建筑物组织大型活动,广邀本他居民参加。他也可以确定一些教会成员分成小组,去参与地方社区的一些特别的生活层面,例如,成为一间会所或康乐中心的会员,将一种基督徒的标准带到一种社会服务里去,或使公立图书馆能够有一个足够的书架放置基督教书籍。

然而,所有基督徒在地方社区的参与不一定需要由地方教会去组织。每一个教会成员他们自己应该去采取主动,一部分为康乐,但一部分也为着服务。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知名的基督徒应该参与在地方政府服务、成为校董会的成员,并且在众多需要义工的服务中选其一二提供协助,例如民间组织、危机热线、失业青年谘询中心、医院或收容所、老人院、地方监狱或教导所、关注环境组织,或保持社区标准的关注小组和提供援助和庇护所给需要爱护的青年。

在普世中的基督徒职分

近年来,越来越多绿色运动提倡一种「一个地球」(oneworld)的观念,例如说地球就像一艘破损的太空船,而我们有责任去照顾和维修他。早在一九六O年代,著名的经济学家巴巴拉华特(BarbaraWard)已经呼吁我们要发展一种「地球社区和委身地球」(planetarycommunityandplanetafycommitment)的感觉。但我们基督徒其实应该早在数百年前就倡议这种思想,因为圣经清楚教导我们地球和人类的合一性。因此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的邻舍,而地们特别的种族、国家、阶级或语言对我们的责任而言是没有关系的。以基督的名,我们必须快快摒弃所有狭窄的教区主义(Parochialisms),取而代之发展一种世界公民的自我意识。基督教世界公民是委身于普世差传和普世关怀之中。

普世差传(有时称为全球布道)不能被视为是少数的狂热分子的兴趣而被停止,或是与我们越来越多的多元化社会的宗教宽容不相配合而被废弃。不,他是我们基督徒顺服之一,因为是那位复活主他亲自发出他的大使命,叫我们「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廿八:19)。这是神的爱的一种自然表达,这爱推使他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世界(约翰福音三:16)。再者,神将耶稣「升为至高」,坐在神最尊荣的右边,叫一切在天上的、他上的,和他底下的,无不屈膝,无不口称他为主(参腓立比书二:9-11)。如果这是神的意愿,那么也应该是我们的意愿。结果是,我们有些人被召去成为跨越文化的福音使者。「宣教士」是他们传统的名称,但今天地们大多数被称为「宣教伙伴」:他们分担将福音散布至全世界的使命。但我们亳无例外他也应该在神所给予教会普世差传的责任中作出某种贡献。最好的方法就是发展出一种对—、两个特别的宣教工作或宣教士的个人兴趣,藉着阅读有关他们的资料和与他们通讯来使自己与他们保持联系,并且经常以祷告和奉献去支持他们。

「普世关怀」的意思是委身于兼顾公平、公义和环境等问题。因为问题是如此的多和如此的不同,我们可能应该根据个人和特别的兴趣去选择其中一二,并且对这些问题寻求更多资料和参与。也许最好的方法是参加一个小组,他们是对特别的范围有兴趣并且作出研究和行动的,这些小组所关注的可能是饥饿和无家可归、南北半球不公平的经济、生态学、人生命的尊严、种族和谐或**。

这个对基督徒服事的不同范围的概览——家庭和工作、教会、社区和普世——似乎看来力不能胜。我们每个人只有有限的时间和精力。事实上,当我想起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做所有的事时,我就感到释然。我们也不应该尝试做万事通。因为神建立他的教会,而且他呼召不同的成员去关注不同的事工。我们各人在自己的家中和工作中都有各自的基督徒职分,这是我们不能逃避的责任。但至于我们将余暇的时间投入我们的地方教会,或我们的地方社区,或普世关怀,或将时间平均分配去关注所有问题,就要我们在神面前谨慎他决定。我们的恩赐、性格、背景、兴趣和呼召感会帮助我们去辨别神在我们身上的旨意。最简单的莫过于我们被召是将生命献于事奉之中。同时,「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歌罗西书三:23)

我神我王,教导我,

从你的角度看万物:

而我所作的一切事物

都像是为你而作的。

愿一切事物都有你的分:

所有卑微的事

若披上「为你的缘故」的色彩,

都会成为光明与洁净。

一个持守这金言的仆人

使单调的苦工变为神圣,

他打扫房子,像为你而劳苦,

使工作与行动都成为美事。

这是著名的宝石

能将万事万物变成黄金;

他是神所关切与拥有

我们要宣扬他。

乔治何拔(GeorgeHerbert,1633)

温馨提示:您随时都可以用鼠标在阅读页面划词。调出圣网百科对该词的注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在新约中耶稣基督对我们所表现出来的是一位仆人,事实上是那位仆人,「神的仆人」,是以赛亚书四十二至五十三章仆人经文的最终应验。他自己说「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马可福音十:45),并且再说「我在你们中间如同服事人的」(路加福音廿二:27)。而且,在福音书中我们看到他是以服事别人作为服事神。他宣讲、教导和医治:他喂饱饥饿者:他为门徒洗脚。没有任何服事是太卑贱或要求太多而地不去承担的。正如保罗后来所讲,他「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腓立比书二:7)。 现在耶稣呼召我们跟从他的脚纵行,去模仿,甚至发展他所倡导的服事理想。因为这是他给我们的使命:「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翰福音二十:21;比较十七:18)。在这里正如在其他地方一样,他成为我们的典范。我们要在事奉中献出自己的生命,正如他献出生命一样。首要的是,我们是他的仆人,正如他是神的仆人一样。保罗、彼得、雅各和犹大毫不犹疑他在他们的新约书信的开头称自己为「耶稣基督的仆人」。他们知道他买赎了自己,因而地们是属他的,并且任由他差遣。其次,他们服事他的主要方法是服事他人。「我虽是自由的,无人辖管」,保罗可以这样
写道,「然而我甘心作了众人的仆人」(哥林多前书九:19)。这个意思就是说,我们被召成为基督的子民有双重的仆人身分,因为我们宣称「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哥林多后书四:5)。 见证和事奉 但我们事奉的形式会是怎样的呢?我想提倡一个比我们中间惯常所认识的更广润和更圆满的基督徒事奉观。「事奉」(service)和「事工」(ministry)是源出于同一希腊文diakonia的两个英文字。真的,特别当力口上指定冠词(definitearticle)时,「事工」时常被想像是局限于在按立了的教牧人员身上。但「基督徒职分」(Christianministry)无论在世俗的社会中和在教会中,信徒和教牧所作的分量也是一样的多。事实上,这名词是专指那些人以基督的名去为其他人所作的各种事奉。第一,事工有不同的形式,对应不同的需要。由于我们要去爱和服事的邻舍是身体、灵魂、和社群相连结的(body-soul-in-a-community),我们必须关注到他整体的福祉——生理上、灵性上和社会政治上。这三方面都可以是基督徒职分的范围。 我们首要的关注是人永恒的属灵福祉,即是说,他们可以认识
基督为他们的救主和主。我们各人是被召在任何适当时机下为他作见证。但我们邻舍的物质福祉也是我们所关注的,因为我们从好撒马利亚人的比喻中学到了功课。最近有关传福音和社会责任两者孰轻孰重的争论其实是需要的,他表达出一种不合圣经的身体和灵魂、今生和来生的二元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们被召同时是去见证和事奉:两者都是我们基督徒职分和差传的一部分。 第二,我们有不同种类的事工,由有关的仆人所具特别的恩赐和呼召而定。他们可以用祷告、恩赐、兴趣和学识、他们的鼓励,或个人活跃的参与去事奉。第三,根据神放我们在什么位置,我们有不同领域的事工,由我们自己的家和工作场所开始,以地方教会和所处社区作延续,而以世界的需要达至高峰。一个真正的「全面的」职分应包含这三方面。很明显的神的呼召乃根据我们特别的职业、恩赐、关注和机会去专职化。但是基督徒职分的意义是所有信徒去服事全世界的人。 在这一课我将会集中在基督徒职分的不同领域,但同时不会忘记他们不同的形式和种类。这些领域就像五个同心圈一样,从我们个人的家庭和工作的「中心」扩展,透过教会和社区去到全世界。 在家庭中的基督徒职分 根据圣经婚姻是神圣的——不是人为的——
制度,而「神叫孤独的有家」(诗篇六十八:6)。事实上,在圣经中十分强调神渴望人有一个稳定、支持、互爱、丰盛的家庭生活。他的理想是我们在家庭中开始我们的生活,并且在与父母和任何我们可能有的兄弟姊妹的关系上成长,直至(根据神一般的旨意)我们结婚并且有自己的家庭。而在每一个阶段,我们对自己家庭的所有其他成员都有一个从神而来的责任。虽然年轻人应该有自由在外面发展自己的兴趣,但他们不应该视自己的家庭如旅馆。父母也永不应该被他们的工作或教会、社区的工作或闲暇的消遣所占据,以致他们的子女(或配偶)觉得自己被降为次要他位。旧约圣经箴言谈及很多父母教养孩童的责任。 现代的西方文化对家庭的解体有很大的责任(特别是离婚和虐待儿童),所以需要采取一些正面的行动去保持家庭的团结。特别是基督教家庭,应该不容电视将家庭活动挤出去,这些活动可以是出外、运动、音乐、戏剧、游戏或朗诵。而当有家庭成员开始离开家园时,必须肯定与他们以书信、探访和电话来保持联络。然后,当所有年轻人都离开了,而只留下父母两人,并且渐渐衰老,我们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未被遗忘。如果家庭中有一个或以上的成员是基督徒而其他人不是的话,不用说他们会想将其他
成员介绍给主——不是用讲道方式,而是以他们诚心的祷告和与信仰一致的行为,直至有机会以谦卑和自然的方法和他们谈及基督。 基督徒职分是比这些更广泛,但「仁爱始于家庭」(Charitybeginsathome)是真确的格言。 在工作中的基督徒职分 工作的场所是我们被召去服事的第二个领域以实践基督徒职分。有些基督徒只理解这方面为传福音,即是他们视工作基本上是提供一个机会给他们向同事或工作伙伴作见证。这也是可行的,特别如果在你的行业或工厂中你是惟一的基督徒,又特别如果你的见证是由你优秀的工作表现作先锋的话。但我们日常的工作本身也可以成为基督徒职分的一种形式,是有别于布道的。我们需要一套基督徒的工作哲学。 我们从创世记第一章作起点,那里神表现出他自已是一位有思想、有创意、勤奋和谨慎的工作者。他创造了世界之后,继续去监察、维持和将他更新。然后,当他按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他同时使他们成为有创意的工作者。记得在工作中我们是与神相似时会加增我们工作的光荣和尊贵感。我们的工作会因为他能令人得着好处而增加其重要性,一方面藉此我们赚取生活所需去维持我们家庭的供应和可以帮助有需要的人,同时我们工作的成果也对
大众有一种贡献。 然而,工作还有一种更高的异象。神的心意是叫我们视工作为他所托付的管家职分,甚至是与他同工,由他委派我们去承担。他创造了世界,然后叫人去开拓和管理他(创世记一:26-28)。他栽植了一个园子,然后将亚当安置在那里叫他修理、看守园子(创世记二:8,15)。无论任务是环球性(全球)或地方性(伊甸园),管家职分的原则都相同。神将责任交托给人去保护环境和开发资源。因此,工作不单只是一种管家职分,即神是地的主人而我们是地的管理人员:工作还是一种真正的合作,就是神特意的谦卑自己去寻求我们的同工。他创造:我们培植。他栽植:我们开发。他所赐的称为「天然万物」(nature):我们所贡献的称为「文化」(culture)。文化如果没有天然万物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神不给我们天然万物,我们就没有东西可以培植。但同样地天然万物若没有文化则其价值有限,因为神已经给予我们原料而让我们自行将他们转变为制成品。 每一种尊贵的工作,无论是劳力或劳心,或兼而有之,无论是受薪或义务,是职位低微或作佣人的,基督徒都应该视此为与神的合作,在那里我们有分于与他一起去改变他所创造和交给我们管理的世界。这观念同样可
以应用在工业和商业上、公众服务和专业上、并且在全时间打理家务和母职方面。无业的最大罪恶就是有些人否定这种特权。至于我们和神合伙的个别形式(即是,以比较世俗的用语说,就是我们所选择的事业,我们所接受的工作)就要视乎我们的品性和才干、教育和训练。我们应该在神的事奉中得以伸展,以致我们在任何情况和任何事上都得着圆满,而不是沮丧。 在教会中的基督徒职分 当人们谈及有关教会「事工」时,似乎他们不难会想到有关教会的工作,即是那些教会所提供的事奉和为教会所作的事奉,尤其是与教牧人员有关的工作。但正如我们刚看过,事奉不是局限于教牧人员和教会的。虽然如此,我们的地方教会仍然是基督徒职分的一个重要领域。所有基督徒都应该是教会会友,而所有教会会友都应该活跃于他们教会的事奉之中。 当然,在每一个教会中有很多义务工作都是由一群尊贵的(通常不被人欣赏)英雄和女强人去承担的。我想到一些善工像打扫教会、插花、修补、膳食供应和洗碗碟、写信封和贴邮票、司事、数点奉献和存款、会计、唱诗班、参加管弦乐队、宣读经训、教主日学、带领青年团契和参与教会的委员会。这些工作和其他的工作对于每个教会的流畅运作都是很重要的。 很可
惜信徒对教会工作的异象通常就停在那里。原因是我们对教牧人员和信徒之间有一个很硬性的划分,继而有「教牧事工」(由教牧人员专责)和「实际事务」(信徒可以分担)的进一步的区别。无可否认,在新约圣经中教牧的主要角色是在教导方面,包括向会众宣讲、个人辅导和小组训练。但没有理由这些和其他的「教牧事工」不能由一些有恩赐,受过训练和有使命感的信徒去分担。很多教会有「长老」和「执事」,他们与教牧人员紧密合作。他们有时会负责宣讲和带领聚会,特别是在代求、主餐襄礼、探访、辅导、成为团契导师、开设预备入会的水礼班、婚前辅导和监察教会生活的不同部门的工作。 因此,如果称教牧职务为「事工」(theministry)就错了,因为他会给人一个印象就是没有其他事工。事实上在教会和社区中有数以百计不同的基督徒职事。我提醒你,就是被呼召去作受按立的教牧职务是一个特别的权利。他是「善工」(提摩太前书三:1),因为牧者是「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使徒行传二十:28)。但我们不应该将教牧人员放在高不可攀的位置,他们自己也不应这样做。我们反而要认知神给他的子民各有恩赐,而且在地方教会中发展出一队领袖,包括教牧人员
和信徒、男的女的、受薪的和义务的、年轻的和年长的,他们的恩赐是用在建立教会上。 在邻舍中的基督徒职分 除了家庭和工作之外,基督徒还属于两个特别的社群,就是他们的地方教会(我们刚讨论过)和他们的社区。理想的说这两个地理上的位置都是大部分重叠的。如果我们住近我们所属教会的社区的话,事实上他们也是重叠的。「舟车劳顿的基督教」(Com-muterChristianity,即在礼拜日要经过远距离返教会的)在某些情况下是可以理解的,但将我们的教会生活和我们的家庭和邻舍分割是十分不利的。 所有耶稣的门徒都已经被他「差到世上」(约翰福音十七:18)。但他所差我们要去的「世界」是怎样的?他差我们到那里有什么目的呢?「世界」不一定是指这个地球,虽然我们的确有一个环球性的责任,而我们会在下一个部分讨论。他的意思是指人类社群的任何一部分,无论远近,就是那些不认识神而又不懂得尊崇神的人。用圣经的术语来说,特别在约翰的写作中,「世界」通常是指我们所称为「世俗的社会」(secularsociety’)。我们就是被委派去到这些地方的某部分。我们没有权利可以留在教堂建筑物的保障之中或留恋在团契的志趣相投的气氛中。
当然,如果我们工作的地方是一个非基督徒的环境的话,那么我们已经是每日「进到世界」去了。在我们的家园和家庭中也可能是如此。 盐与光 但耶稣为什么差他的跟从者进入世界呢?他在登山宝训所给的理由是他想我们成为世上的「盐」和世上的「光」(马太福音五:13-16)。这两个比喻都指出基督徒要渗入非基督徒的社会里,就像盐渗入肉中和光照进黑暗里一样。两者都引申到他期望我们影响和改变社会,像盐阻止细菌使物腐化,并且像光减少和甚至消灭黑暗。两者一起就说明了教会的使命。正面来说我们是要让我们的光(就是基督和他福音的真光)照耀,以致透过我们的言语和行为使人相信基督。负面来说,我们要坚定持守基督国度的价值和标准,以帮助我们阻止社会腐化。 这包括我们周围的邻舍。一个光明正大的基督徒家庭能够在社区具有一种巨大的影响力。而地方教会就是要在地方社区中发挥影响力,两者藉着传扬好信息和参与地方生活建设就能够发出这种影响力。我们不能接受在教会中崇拜的特权而拒绝在社区中作见证的责任。如果每一个教会都有自己的「外展委员会」(OutreachCommittee)会很有帮助,他的工作是去想出适切的方法去将基督的好(信息带给住在
邻近的居民。他可以安排逐家探访和/或在区内派发季节性的单张信息(例如:在圣诞节、复活节或感恩节)。他也可以在教会或其他建筑物组织大型活动,广邀本他居民参加。他也可以确定一些教会成员分成小组,去参与地方社区的一些特别的生活层面,例如,成为一间会所或康乐中心的会员,将一种基督徒的标准带到一种社会服务里去,或使公立图书馆能够有一个足够的书架放置基督教书籍。 然而,所有基督徒在地方社区的参与不一定需要由地方教会去组织。每一个教会成员他们自己应该去采取主动,一部分为康乐,但一部分也为着服务。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知名的基督徒应该参与在地方政府服务、成为校董会的成员,并且在众多需要义工的服务中选其一二提供协助,例如民间组织、危机热线、失业青年谘询中心、医院或收容所、老人院、地方监狱或教导所、关注环境组织,或保持社区标准的关注小组和提供援助和庇护所给需要爱护的青年。 在普世中的基督徒职分 近年来,越来越多绿色运动提倡一种「一个地球」(oneworld)的观念,例如说地球就像一艘破损的太空船,而我们有责任去照顾和维修他。早在一九六O年代,著名的经济学家巴巴拉华特(BarbaraWard)已经呼吁我们要
发展一种「地球社区和委身地球」(planetarycommunityandplanetafycommitment)的感觉。但我们基督徒其实应该早在数百年前就倡议这种思想,因为圣经清楚教导我们地球和人类的合一性。因此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的邻舍,而地们特别的种族、国家、阶级或语言对我们的责任而言是没有关系的。以基督的名,我们必须快快摒弃所有狭窄的教区主义(Parochialisms),取而代之发展一种世界公民的自我意识。基督教世界公民是委身于普世差传和普世关怀之中。 普世差传(有时称为全球布道)不能被视为是少数的狂热分子的兴趣而被停止,或是与我们越来越多的多元化社会的宗教宽容不相配合而被废弃。不,他是我们基督徒顺服之一,因为是那位复活主他亲自发出他的大使命,叫我们「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廿八:19)。这是神的爱的一种自然表达,这爱推使他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世界(约翰福音三:16)。再者,神将耶稣「升为至高」,坐在神最尊荣的右边,叫一切在天上的、他上的,和他底下的,无不屈膝,无不口称他为主(参腓立比书二:9-11)。如果这是神的意愿,那么也应该是我们的意愿。结果是,我们有些人被召去成为跨
越文化的福音使者。「宣教士」是他们传统的名称,但今天地们大多数被称为「宣教伙伴」:他们分担将福音散布至全世界的使命。但我们亳无例外他也应该在神所给予教会普世差传的责任中作出某种贡献。最好的方法就是发展出一种对—、两个特别的宣教工作或宣教士的个人兴趣,藉着阅读有关他们的资料和与他们通讯来使自己与他们保持联系,并且经常以祷告和奉献去支持他们。 「普世关怀」的意思是委身于兼顾公平、公义和环境等问题。因为问题是如此的多和如此的不同,我们可能应该根据个人和特别的兴趣去选择其中一二,并且对这些问题寻求更多资料和参与。也许最好的方法是参加一个小组,他们是对特别的范围有兴趣并且作出研究和行动的,这些小组所关注的可能是饥饿和无家可归、南北半球不公平的经济、生态学、人生命的尊严、种族和谐或**。 这个对基督徒服事的不同范围的概览——家庭和工作、教会、社区和普世——似乎看来力不能胜。我们每个人只有有限的时间和精力。事实上,当我想起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做所有的事时,我就感到释然。我们也不应该尝试做万事通。因为神建立他的教会,而且他呼召不同的成员去关注不同的事工。我们各人在自己的家中和工作中都
有各自的基督徒职分,这是我们不能逃避的责任。但至于我们将余暇的时间投入我们的地方教会,或我们的地方社区,或普世关怀,或将时间平均分配去关注所有问题,就要我们在神面前谨慎他决定。我们的恩赐、性格、背景、兴趣和呼召感会帮助我们去辨别神在我们身上的旨意。最简单的莫过于我们被召是将生命献于事奉之中。同时,「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歌罗西书三:23) 我神我王,教导我, 从你的角度看万物: 而我所作的一切事物 都像是为你而作的。 愿一切事物都有你的分: 所有卑微的事 若披上「为你的缘故」的色彩, 都会成为光明与洁净。 一个持守这金言的仆人 使单调的苦工变为神圣, 他打扫房子,像为你而劳苦, 使工作与行动都成为美事。 这是著名的宝石 能将万事万物变成黄金; 他是神所关切与拥有 我们要宣扬他。 乔治何拔(GeorgeHerbert,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