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卷五

尤西比乌教会史 by 尤西比乌

卷五——

引言

第一章在Verus统治时,在高卢(Gaul)因信仰受苦之人的数目及其所受的苦难

第二章神心所爱的殉道者,亲切的服事在逼迫中跌倒的人

第三章在殉道者Attalus梦中显现的异象

第四章殉道者信中推荐Irenaeus

第五章神因我们弟兄们的祷告,从天降雨给MarcusAurelius

第六章罗马监督一览表

第七章当时仍有忠信者行神迹

第八章Irenaeus关于圣言的声明

第九章在Commodus统治时的监督

第十章哲学家Pantaenus

第十一章Alexandria的Clement

第十二章耶路撒冷的监督

第十三章Rhodo以及他与Marcion争辩的记载

第十四章弗吕家(Phrygians)的假先知

第十五章关于罗马的Blastus派系

第十六章与Montanus和他假先知的相关事件

第十七章关Miltiades和他的作品

第十八章Apollonius如何驳斥Phrygian异端,以及他所提起的人

第十九章Serapion对Phrygian异端的看法

第二十章Irenaeus驳斥罗马**主义者的着作

第二十一章Apollonius如何在罗马殉道

第二十二章当时着名的监督们

第二十三章关于逾越节所引起的辩论

第二十四章亚西亚教会的不同看法

第二十五章众人如何在逾越节的事上达成共识

第二十六章Irenaeus流传给我们典雅的作品

第二十七章当时其他活跃人物的作品

第二十八章那些创始Artemon异端的人,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大胆破坏圣言

引言——

1

罗马监督Soter任监督职位八年后过世,由Eleutherus继位为使徒后第十二位。当皇帝AntoninusVerus[1]在位第十七年时,因着各城发生许多骚乱,我们在某些地方受到更为厉害的逼迫,在世界各国都有无数的殉道者。这些都已记载于历史中,递传后代子孙。实在说来,这些都值得永远的记念。

2

对于这些事件最可靠的报导,我们的《殉道史集》(CollectionsofMartyrdoms)中有详尽的记载。其中不仅有历史性的叙述,也富有教育性。为着此时的需要,我要将这些事重新述说一遍。

3

别人所写的历史记述,都是记载一些战争的胜利、敌人的战利品、将军们的战绩和士兵们的事迹。那些都是为着后代、国家和掠物,并被血腥和无数杀戮所**。

4

然而我们的叙述乃是说到神的行政,以最准确的文字,介绍我们所从事、为着人类心灵安宁的和平之战;我们也要说到一些为真理争战、而不只是为着国家奋斗的勇士。他们为着敬虔而奋斗,而不只是为着他们的挚友。诸如此类的叙述,都刻画在不朽的纪念碑上。这些斗士决意为着真正的信仰,坚毅忍受无数审讯,他们的得胜矗立在魔鬼的营垒之上。他们胜过那看不见的敌人,头上都戴着冠冕——

[1]应是MarcusAurelius第十七年,也就是主后一七七年,此乃Eusebius之误。

第一章在高卢(Gaul)那些为着信仰受苦之人的数目及其所受的苦难——

1

殉道者的竞技场位于高卢。其中两个最着名的城市是Lyons和Vienna。二者皆为Rhone河所穿越,广大的流域涵盖整个地区。

2

关于那些殉道者的消息,是由当地最出名的教会寄给在亚细亚和Phrygia的教会。以下的叙述,就是事情在他们中间发生的始末。我要引用他们自己的话:

3

「在高卢(Gaul),住在里昂(Lyons)和维也纳(Vienna)的基督奴仆,写信给在亚细亚和Phrygia,和我们有同样信心和盼望的弟兄们,平安恩典和荣耀从父神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4

在提到一些其他事情之后,他们就用以下的话开启此事的主题:「在这个国家,弟兄们的确受到极大的苦难,极度疯狂的异**反对圣徒,殉道者忍受痛苦;对于这些,我们的确不可能述说并描写的完全。」

5

仇敌已尽全力猛烈攻击我们,这给了我们一个前兆,指明他将来也要如何尽其所能,无不用其极的在我们中间行动。的确如此,他不择手段,差遣他自己的仆人来对抗神的仆人。所以我们不但不被允许进入房子、浴室、市场,甚至属于我们的每一件东西,都被禁止在任何地方出现。

6

但神的恩典为我们争战,拯救那些软弱的,并预备一些人像坚固的柱石,藉着忍耐,以承受并抵挡仇敌一切猛烈的攻击。他们与祂一同争战,忍受各种羞辱和折磨。但他们即刻转向基督,看那至大的苦难为无有,确实的说出:「我们今时的苦楚,不足以将要显现于我们的荣耀相比。」[2]

7

首先,他们很有尊严的承受一切加诸于他们身上的邪恶之事,就如群众的叫嚣、击打,财物被抢劫、掠夺,被石头打,被监禁,他们所遭受的,有如野蛮人随其所好对仇敌所施予的攻击。

8

在这之后,他们被带到法庭,在大众面前被法官和市政府审讯,他们被监禁,直到总督来到。

9

然后,他们被他带去审判,我们承受从他而来各式各样的残酷虐待。「有一位弟兄VettiusEpagathus实在充满对神对人全般的爱。他虽然年轻,但言行举止无可指责,和年长的Zacharias有同样的见证。他处世公义,遵行主的诫命,无可指责,并乐于助人,充满了对神的热忱,并且灵里火热,因着他有这么高品的性格,当他见到对我们的审判是不公正的,就再也不能忍受。他清楚表明他的愤慨,并要求为他们的弟兄们辩护。当时他大胆宣称,我们并没有违背我们的信仰或对神的敬虔。」

10

对此,法庭四周围的人,大声叫嚣抵挡他,因为他是个有声望地位的人,总督也不准人这个光明正大的要求,只得询问他是否也是位基督徒。他尽其所能的用清楚明亮的声音承认,因此他也被列入殉道者的数中,并公开被称为基督徒的辩护者。但他有圣灵(辩护者)在他里面,也就是说,比Zacharias更丰满的灵。藉此,他的确显出丰满的爱,毫不保留自己的性命,并以为弟兄们辩护为荣。他实在是基督真正的门徒,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都跟随。

11

「之后,其他的人也被分开,第一批殉道者立即欢乐的忍受苦难,并在殉道前欣然表白其信仰。事实上他们似乎并未预备好且不够老练,并显得软弱,无法忍受强大而严厉的争战。这些人中的确有十位退却,这使我们弟兄们极度悲哀;那些未被逮捕的人,热忱也减弱不少。然而,他们的确忍受了各种苦难。这样的事总是临到殉道者,不曾离开他们。

12

因着我们不确定他们能否坚持到底,我们确实感到极大的恐惧。我们不是害怕要遭受的虐待和折磨,而是害怕他们至终将改变心志而背道。

13

每日都有人被捕,殉道者的人数加增。这的确是值得的。因此,两个教会所有热心的人聚在一起,因着他们的尽心竭力,教会被建立起来。」

14

「我们有些弟兄的仆人是异**,也在总督下令搜查我们时被逮补。这些人看到圣徒们所受的酷刑就觉得害怕,在撒但的鼓动及旁边士兵极力的怂恿下,控告我们以自己的儿子为食,并有近亲相奸的事。这样的罪,不要说要我们口中题到,就是连心中想到都是不法的,我们甚至不相信这是人所犯的。

15

这事就传到外地,所有的人都以极其野蛮的方式对待我们。已往,因着他们与我们有亲属关系,就约束自己而不敢过分对待我们。但此时,他们甚至极端残暴的攻击我们。这应验了主所宣告的话说,『日子将到,那时杀害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

16

之后,神圣的殉道者忍受无以言喻的苦楚,直到最后一刻;撒但尽全力攻击,连有些亵渎神的事,他们都说出口。

17

暴民、总督、和士兵集体疯狂,肆无忌惮,反对Vienna的执事,也反对Maturus,这位Maturus是一名刚信主的人,却是一位尊贵的信心斗士。同时,他们也对抗Pergamus本地人、当地教会的柱石和根基Attalus。他们也凶猛的对抗Blandina,基督在她身上彰显出来。因着爱神的缘故,在人身上丑陋可鄙的事,因着神的同在而被视为是极大的荣耀。这些都真实有力的表明出来,而不是仅仅是外表的荣耀。

18

我们恐惧颤兢,她地上的女主人(她自己本身也是正在争战的殉道者之一)担心她会因着肉体的软弱,而无法自由宣告她的信仰。但Blandina满了能力,甚至那些从早到晚轮番上阵折磨她的人,也只得承认他们为她所击败。他们不能再用甚么击打她,却觉得希奇,她仍能忍耐她全身被撕碎拆毁。他们都能见证说,只要一种苦刑就足以毁灭生命,根本不需要对她采用如此多种痛苦不堪的刑罚。

19

但这位蒙福的圣徒,有如一位尊贵的搏斗者,在自我表白中重新得力,她重复着说,『我是位基督徒,我没作任何邪恶的事。』她的痛苦解除,重新得力,并进入安息。」

20

「而Sanctus自己也尊贵的忍受人所能想到各种不同的酷刑,那实在超乎人所能忍的限度。那些邪恶的**者盼望藉着他们持久、厉害的酷刑,使他们可以得知一些他不应该说出来的话。然而他坚决抵抗,甚至不说出他的名字、国籍、是为奴的或自由之身。对于所有提出的问题,他都以罗马语言回答,『我是位基督徒。』他承认这个,以此代替他的名字,种族,籍贯和一切。那些异**不能从他听到其他的话。

21

其间,因着总督和**者的恶心,他们之间争论要如何用酷刑对抗他。但他们不能更进一步的击打他,因此他们在他身上柔软的部位绑上一块烧红的铜板。

22

但他仍不屈服也不动摇,坚决承认信仰。这实在是由来自天上,流自基督身上的活水泉所加强。他受苦的证明显于他的身体,持续的伤害将他撕裂且萎缩成一团,外观上早已失去人形。

23

基督的受苦在他身上神奇的展现出来,仇敌被击败,这给其余的人立下一个榜样。只要有父神的爱,没有甚么是可怕的,只要有基督得胜的荣耀,没有甚么是痛苦的。

24

当天,**者再次无法无天的逼迫他,他们以为他的伤口会红肿发炎。若他们用相同的酷刑,就会使他屈服,因那时他已甚至不能忍受人手的触摸。死在这种酷刑之下,会让其他的人胆战心惊。但他不但在外表上没有如此,而且他的身体还令人意料之外的起来,恢复了以往四肢的形状和性能,站立面对随后临到的酷刑。藉着基督的恩典,他第二次所受的酷刑,不是他的刑罚,而是他的医治。」

25

「那恶者进一步刑罚Biblias,她也在那些承认信仰的人之一,那恶者认为她已被吞吃,急着加重定罪她,说她亵渎神,以为她是懦弱胆怯,容易屈服,就逼她说出一些不敬虔的话反对我们。

26

但在受迫当中,她回转并回复正常,有如从熟睡中苏醒一般。在她面前的刑罚,也就是地狱的永刑提醒她。她就以此反驳亵渎她的人,说,『这些人认为有分无理性动物之血都是不法的,他们怎可能吞吃自己的小孩?』因着她表白自己是基督徒,就加入殉道者的行列。」

27

「因着殉道者的忍耐,暴君所有的**都被基督所击败。魔鬼尽其所能的想出其他阴谋,其中一种是将她们囚禁在黑暗阴森的监里,双脚被如木狗的刑具拉直到极点。还有当撒但邪恶暴虐的附庸被刺激煽动时,惯于加在囚犯身上的其他酷刑。因此,为数甚多的人在监里窒息致死。许多人像主一样,离世时显出祂的荣耀。

28

他们当中有些人受到残酷的虐待,虽用各种方法使他们恢复,也几乎无法存活。他们虽被囚在监里,得不到人的帮助,却从主得着加力,身心都满了主的大能,甚至激励其余的人。但是那些新信主的人和那些新近被捉拿的,因身体未受过审讯的锻炼,不能忍受监禁的**,而死在狱中。」

29

「有福的Pothinus在Lyons很忠心的执行监督的职任,也被拖到审判台前。他已年过九十,身体虚弱,并且呼吸困难。虽然如此,他的灵中火热,急切渴望殉道。他年纪老迈,又因疾病,身体几已近乎销化。但他仍维持他里面的生命,藉此基督得着胜利。

30

当他被士兵带到台前时,有些官长伴随他,有如基督一般。当群众大声呼叫抵挡他时,他却作了尊贵的见证。

31

当他被总督审问,『谁是基督徒的神?』,他说,『如果你配知道,你就会知道。』之后,他被人无情的拖开,忍受多次鞭打,那些人无视于他的年迈,尽其所能的用手脚虐待他。而那些离他稍远的人,都将他们手中所有的东西丢向他。大家都认为,如果他们不这样无理的恶待他,就是大恶大不敬,因他们认为这样是替他们自己的神报仇。他几乎无法呼吸,被人丢在监里,两天之后,就在那里断气死去。」

32

「那时,神展现祂奇妙的作为,在弟兄们当中,基督无限的怜悯也前所未有彰显出来。但这些都是靠着基督的能能力。

33

那些在第一次被捕就否认主名的人,也遭到囚禁,和其余的人受同样的苦。但他们否认自己是基督徒,在此时对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反而这些承认他们是真基督徒的人,就因基督徒的身分被监禁,没有遭到其他嫌疑或罪名的控告。但那些人却因谋杀犯的罪名被监禁,受到加倍严厉的惩罚。

34

前者因着殉道的喜乐、所应许的盼望、基督的爱、父神的灵,而确实得着加力。但后者却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而哀恸。所以他们被带出来时,他们两种人的表情,明显不同。

35

前者乃是喜乐的走出来,他们的面孔交织着极大的荣耀和恩典,所以他们身上的捆绑状似高贵的装饰,像新妇一般佩带金色的手镯,充满基督甜美的香气,如同用地上香膏所膏抹。但其他的人却垂头丧气,沮丧哀伤,蒙羞受愧,又被异**羞辱,认为他们卑下懦弱。他们身负谋杀的罪名,失去被称为『基督徒』这尊贵、荣耀、予人生命的称谓。因此,其余的人看见他们这般结果,心中越发坚定。那些被捕的人立刻表白自己,甚至一点都不容让恶者在他们心中有反对的提议。」

36

他们进一步说了一些感言,接着又继续说,「之后,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殉道,如同一个献给父神、以各色花朵所组成的冠冕。这些尊贵的战士,坚定的忍受了各样的争战,他们已经得着荣耀的胜利。他们的确应该得着伟大不朽的冠冕。

37

Maturus、Sanctus、Blandina和Attalus都因此被带至露天剧场与野兽搏斗,为那些无情的异**所观看。正因我们的缘故,这场人兽搏斗的表演日期,也刻意的被公布。

38

Maturus和Sanctus再次于露天剧场中经历一切前所未有的苦刑。就如他们已在先前许多争战中击败仇敌,现今正竭力要得着那个冠冕。他们再次经历这些苦难,承受那加诸于他们身上的鞭笞,忍受那被野兽拖拉所造成的伤痕。疯狂的人群,此起彼落的喊叫着,要他们作这作那。最后,还要承受坐铁椅的酷刑,他们的身体在其上被烤焦,身躯因此产生令人作呕的烟味。

39

**者并不就此罢休,反而变本加厉,尽其所能要耗尽他们的忍耐。然而,除了从起初他们从Sanctus听到的表白之外,他们不能再引诱出甚么话。」

40

「因此,这两位在大半年日中历经重大争斗却仍然存活的人,终于被处死。当天,他们在各样搏斗中被公然示众。

41

而Blandina是被捆绑并被挂在刑柱上,暴露并等着被野兽攻击,并作牠的食物。她被挂在那,如同被挂在十字架上。因着她的热切祷告,使正在搏斗中的殉道者得着鼓舞,欣然乐意殉道。他们肉眼所见的,似乎是他们在争战中的姊妹;但他们所注视的,是为他们钉十字架的那一位。这使那些信祂的人更有把握,现今为基督的荣耀受苦的,将永远享受活神的交通。

42

但那时没有一只野兽去碰她,于是她被人从刑柱上取下,押回狱中,等候下一次搏斗。藉着在许多次搏斗中得胜,她无可置疑的定罪了那狡猾的蛇。她虽弱小卑下,却穿戴基督耶稣这位大能无敌的争战者。这鼓舞了她的弟兄们。她在多次审讯中征服仇敌,得着不能朽坏的冠冕。」

43

「Attalus自己是一位杰出人物,虽一直被大众厉声诘问,却完全预备好面对争战,因他明白自己没有行过甚么恶事。他实在是一位在行为举止上有操练的基督徒,并一直是我们真理的见证人。

44

他被带到竞技场中央,在他前面摆着一个以拉丁文写的牌子:『这是基督徒Attlaus』,众人都厉声辱骂他。总督得知他是个罗马人,经下令将他和其余人一同还押狱中。关于这些人的事,他已写信给Caesar,现在正等着皇帝的决定。

45

对他们而言,他(Attlaus)在其间并非闲懒无为,藉着他们的耐心和恒忍出彰显基督无法测度的怜悯。藉着那些仍存活的人,死人被点活,殉道者也向那些非殉道者(就是那些退后离去的人)显出同情。圣母也欢乐,因那些当她带来是已死的人,又活了过来。

46

藉此,那些退后跌倒的人再次回想他们的脚踪,于是又火热起来,学习表白他们的信仰。现今他们又活了,并且信心得加强。他们来到审判台前,受总督的审判,神甜美的注视他们,因祂不愿罪人沉沦,乃愿万人悔改。

47

该撒(Caesar)写信来说,他们应被斩首,但若有任何人愿弃绝这信仰,就可以免除。于是举行了**,各国大批的群众都来参加。起初,总督将殉道者带出来,将他们公然示众。他再次察验他们,凡有罗马公民权的,就被判斩首,其余的人被丢给野兽吞吃。

48

奇妙的是,在那些先前否认祂的人身上,基督也得着荣耀。本来他们是站在外邦人这边,可免除所有的嫌疑,但此时却承认他们的信仰。起先,他们的确被隔离审讯,似乎即将被免除刑罚。但当他们转而承认信仰,于是就被列为殉道者的数中。然而还有些人丝毫没有信心,也没有将要披上礼服的意念。他们因不敬畏神,就要被留在外面,作地狱之子,他们因着背道,亵渎他们自己的道路。

49

但其余的人却深爱教会,当他们受察验时,其中有一位Phrygian的医生Alexander。他在Gaul住了多年,爱神,以能率直陈明真理而闻名。他满有使徒的恩典,当他站在审判台前时,四周的人见他受苦,犹如产难临到妇人一般。但他仍以手势鼓励其余的人,好好的表白自己。

50

那些先前否认其信仰的人,因而深感愧疚,回头承认他们所信的。群众对Alexander大声叫嚣,好像他是罪魁祸首。总督质问他是何人,他回答说,我是基督徒。因此次**和Attalus一同步入竞技场。总督想要讨好群众,就再次将Attalus丢给野兽。」

51

「他们在露天剧场历经痛苦的搏斗,忍受了人所能想的到各样虐待和惩罚。最终他们被处死。对Alexander而言,他没有一声痛苦的哀号,反而在心中与神联合。

52

当Attalus被置于铁椅上,烤焦的身躯生出烟雾时,他以拉丁语对大家说,『你们所作的事是吞噬人,但我们既不伤害人也未行任何恶事。』当他被问到神的名字时,他回答说,神不像人,他没有名字。」

53

「之后,在搏斗表演的最后一天,Blandina被带进场中,十五岁的年轻人Ponticus也与她一起。他们每天都被带出来,观看其他人所受的酷刑。他们也被迫向偶像起誓,但他们坚决否认假神。群众对他们大发雷霆,无视于男孩的年幼,也不考虑她是女性。

54

这些人让他们经历各种恐怖的酷刑,竭其所能并想尽办法要他们起誓,但仍不能遂其目的。Ponticus受到他姊妹的鼓励,那些异**也都看出她鼓励并坚固他,他因此在尊贵中忍受所有的痛苦,舍弃他的魂生命。

55

最后,这位蒙福的Blandina有如一位尊贵的母亲,鼓舞她的孩子们,将他们像得胜者一样献给至大的王。当她回想着她的孩子们所忍受的一切争战和苦难,她喜乐欢腾的迎向前去,好像被请赴婚宴,而不是被野兽吞吃。

56

她受鞭打,被暴露于外给野兽吃,被烤焦,最终被丢在一个网里,又被放在一只公牛面前。她被野兽抛来抛去,由于她坚定的盼望和信心以及她与基督的联结,对这一切就不再有任何感觉。她也被处死。即使外邦人也会承认,他们当中没有一个女人像她一样,能受这么多又这么大的苦难。

57

即使他们对圣徒如此狂暴残酷,他们仍不满足。这些凶暴野蛮的族类,受到撒但如兽类般的激动,他们的暴怒不能平息,所以他们就想出独特的方式,凌辱圣徒的遗体。

58

总督和众人没有因殉道者被击败而惶恐,他们似乎失去理智,如野兽一样疯狂暴虐,变本加厉,对我们不义又充满敌意。这实在应验了经上的话说,『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启二二)

59

对于那些在监狱里窒息而死的人,他们将这些人丢给狗吃,并且还派人昼夜看守,免得被我们领去埋葬。无论他们是被野兽撕碎或是被火焚烧,这些人都也是如此。他们犹如军队一般,持续多日谨慎看守这些人的头颅和躯干,免得他们被埋葬。

60

有些人愤怒得向他们咬牙切齿,急切找出更严厉的办法来惩罚他们;有些人一再讥笑侮辱他们,一面惩罚殉道者,一面颂扬他们的偶像。还有些人较为温和,多少显得有些同情,责怪着说,『他们的神在那里?他们爱祂胜过自己的生命,这信仰对他们有什么益处?』

61

这就是在外邦人对待我们的各种方式。但我们的弟兄却受了极大的痛苦,因我们没有自由将尸首入土埋葬。我们不能在夜间作这事,也无法用钱或劝服他们,甚至我们祷告恳求亦无法感动他们。他们尽力看守,好像只要尸体不埋葬,对他们而言就是很大的益处。」

62

对于这些事,后来又有一些附加的话说,「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用各种方式凌辱殉道者的身体,然后将他们暴露于外六日,末了又被这些恶人烧成灰烬,丢在隆河里,在附近漂散。这样,就使他们在地上不留任何痕迹。

63

好像他们这样作就可以击败神,或是防止他们复活。这些人宣称,『他们不再有任何复活的盼望,他们引进这新奇的信仰,这种信仰藐视最可怕的惩罚,使他们预备好欢然面对死亡。现在我们要看看,到底他们会不会复活,他们的神会不会帮助他们,拯救他们脱离我们的手?』」——

[2]罗八18。

第二章神心所爱的殉道者,亲切的服事在逼迫中跌倒的人——

1

在前述那位皇帝[15]的统治下,这些事发生在基督的教会中。由此我们可以很合理的推测,在其他各省发生的事件和经过。我们在此附上同一封书信中节录的段落,其中记录了殉道者的温和与恩慈:

2

『他们热切的效法基督-祂本有神的形像,却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16]。他们虽然同样为人尊重,又屡次受殉道之苦,与野兽搏斗后被关回监里,全身布满烙印、伤口和疤痕;但是他们并不夸口自己是殉道者,也不许我们用这名号称呼他们。我们当中若有任何人在书信或谈话中称呼他们为殉道者,他们就会严厉责备那人。

3

因他们乐意将「殉道者」的称呼留给基督-「那真实忠信的殉道者(见证人)[17],死人中的首生者[18],神圣生命的王[19]。」然后他们也提到那些已经离世的人,说,「他们已是殉道者,因他们承认信仰时,基督认为他们配蒙悦纳,并在离世时为其殉道作了保证。但我们不过是平凡又低下的笃信者(confessor)。」他们流泪恳求弟兄们为他们迫切祈求,使他们得以完全。

4

他们的举止显出见证的能力,他们忍耐、豪迈、无畏的精神,指明他们的尊贵。然而因着敬畏神,他们拒绝弟兄们称他们为殉道者(见证人)。』

5

稍后他们又说到,『他们在神大能的手下降卑自己,现今藉此得着高升。他们为万人祈求,却不控告人。他们为万人求恕,却不捆绑人。他们为那些苦待他们的人祷告,就像完全的殉道者司提反所祷告的一样:「主阿,不要将这罪归与他们。」[20]若他尚且为那些以石头打他的人代求,他岂不更为弟兄们祷告[21]吗?」』

6

在提到其他的事情之后,他们又说,『因着真实的爱,他们与祂一同经历至大的争战:那兽以为已经吞吃他们,却因咽喉哽塞而将他们活活吐出。但他们并没有因此在失败者面前自夸,反而照着并使用他们的丰富,帮助他们满足需求,如同母亲以全般的慈爱,在父神面前为他们的缘故多多流泪。

7

他们要求生命,祂就给了他们,他们也和邻舍分享这生命。他们胜过一切,就离世归神。他们爱好和平,向我们推崇和平,并在平安中到神那里。他们没有将悲哀留给母亲,也没有将纷争或不合传给弟兄,只有喜乐、平安、和谐与爱。』

8

因着有人在逼迫之后以无人性、无怜悯的手段来处置基督的肢体[22],因此我们附上蒙福弟兄们关爱跌倒之人的这些记载,是相当合宜的——

[15]在引言中所说的是AntoninusVerus,但实际上应是MarcusAurelius。

[16]腓二6。

[17]启一5,三14

[18]启一5。

[19]参启三14。

[20]徒七60。

[21]『请圣人代求』(InvocationoftheSaints)也是初期教会开始产生的一种偏差实行。当时在受逼迫的教会中普遍相信,圣人(如殉道者)在天上为地上受苦的人代求,能使受苦信徒胜过逼迫。这种实行是由『基督身体中肢体彼此相交』推论而得,没有任何经文的直接支持。而说已故圣徒在天上代求,更是超越圣经的异想。已故圣徒不是升天,乃是下到阴间(约三11,徒二34);在天上代求者,惟基督一人而已(来七25,徒七55~56,提前二5)。

[22]Eusebius在此应是反对Novatian一派严厉处分失败者的作法。从逼迫开始,教会就有是否再接纳失败信徒的问题。在Decius大逼迫之后,这个问题终于造成两方(补赎后可接纳与绝不接纳)爆发严重冲突,导致大公教会的**。(详见本书卷六第四十三章)。

第三章在殉道者Attalus梦中显现的异象——

1

在上述殉道者所写的同一部书信中,还有另一项值得记念的事。无人能够阻止我们将这事告知我们的读者[23]。其内容如下:

2

『殉道者中有一位是Alcibiades。他过着刻苦己身的生活,通常除了水和面包之外,不用其他食物。当他被下监后,也想持守同样的生活。但Attlaus在头一次的竞技场搏斗后,于梦中得着启示,指出Alcibiades没有好好享用神所造之物,因此绊跌了别人。

3

于是Alcibiades听命顺从,不再限制饮食,只将感谢献与神。他们并非缺乏神圣的恩典,只不过是以圣灵为策士[24]。』关于这些事,这样说已经足够了。

4

在Phrygia,Montanus、Alcibiades(不同与上述殉道者Alcibiades)与Theodotus的跟随者,开始散布他们对说豫言的臆测。那时在不同的教会中,还有许多出于神圣恩赐的神奇能力,这使他们说豫言的作法获得不少人的认同。当教会为此产生争议时,Gaul的弟兄们再次表现他们正确、合乎敬虔的判断,并公开几封被处死之殉道者的书信。这几封信是他们在狱中写给在亚细亚和Phrygia弟兄们的,同时也写给Eleutherus。Eleutherus是罗马监督,当时正在致力于教会的和谐——

[23]Eusebius在此乃是以一为殉道者的生活说到Montanus禁欲主义的不宜之处。

[24]面对Montanism号称从神得着启示,应当过一种修行的刻苦生活,Eusebius在此也以殉道者得神『启示』,并以『圣灵为策士』,来劝神子民应当正常饮食,免得绊跌他人。

第四章殉道者信中推荐Irenaeus——

1

那些殉道者也将时任Lyons教会长老的Irenaeus,推荐给前文提及的罗马监督,并说了许多赞许的话,正如以下这段摘录的话所示:

2

『我父Eleutherus阿,我们祷告并渴望您常于一切事上在主里喜乐。我们请求我们的弟兄,也是我们的同伴Irenaeus带这封信给您,请您以尊贵待他,如同您对基督的新约热切一般。若有任何人足以得称公义,我们的确可以首先推荐这人。他是教会长老当中的第一人,这也是他目前的职位。』

3

为何我们在此要写出上述书信中所题到殉道者的名字?在这些人当中,有的被斩首,有的被丢给野兽吞吃,还有的在狱中睡了。为何我们要题到有多少还活着的笃信者?因为若有人想要知道这些,只要查读书信本身,就可得到完整的记载。这些事我们都已列入《殉道史集》(CollectionsofMartyrdom)中。这一切都是发生在Antoninus执政之时。

第五章神因我们弟兄们的祷告,从天降雨给MarcusAureliusAurelius——

1

据说[25],Antoninus的兄弟、该撒MarcusAurelius,在即将与日耳曼人与撒玛利亚人开战时,他的军队苦于干旱,情况危急。但Melitene军团的士兵,藉着赐给他们力量的信心,在受命至敌前摆阵时,双膝跪地[26],如我们所习惯的祷告一样,到神前向神祈求。

2

对仇敌而言,这实在是奇特的一幕。据说,当时立刻有奇妙的事发生。突然雷电交加,敌军溃散,四处窜逃;接着大雨降下,纾解了那些求告神的军兵,脱离已经濒临渴死的边缘[27]

3

这次事件曾由一些对此有兴趣的非基督徒作者所记载。同时,我们自己的人也记录这一切事。那些历史学家不明白我们的信仰,他们对这些事感到神奇,却不知道这件事是神答应我们弟兄的祷告。但我们弟兄们是爱真理的人,他们是以平实无华的文字记录这事。

4

其中有Apollinaris。他提到说,因祷告而带下神迹的那个军团,蒙他们的君王封赐一个名符其实澈妐饱C从那时起,他们便被称为fulminea,罗马文的意思是『闪电兵团』。

5

Tertullian也是这些事件的可靠见证人。在我们之前提及、由他写给罗马议会的《为信仰辩护》(ApologyfortheFaith)一文中,他以更为强而有力的证明,肯定这件史实。

6

他写到说,智慧的皇帝Marcus曾于现存的书信中见证,他的军队在日耳曼濒临渴死边缘时,被基督徒的祷告所拯救。他也说到,这位君王曾以死刑恐吓那些企图控告我们的人。

7

他又说,『这些残酷邪恶不义之人用来攻击我们的,是甚么法律?这法律连Vespasian征服犹太人之后,也不曾施行过。Trajan还删除这法律的一部分,禁止捉拿基督徒。即使那位好管闲事的Adrian,就是Pious,也禁用这法律。』每个人都能按自己的好恶,来处理这事。我们要继续按着次序,述说以下的事。Pothinus在九十岁时,和Gaul其余的见证人一同殉道,由Irenaeus继承他在Lyons教会的监督职任。我们知道,Irenaeus在年轻时曾听过Polycarp说话。

8

在《驳异端》卷三中,他附上罗马教会监督的继承表,一直记到Eleutherus-我们所说的就是这个时代。Irenaeus也在那时完成他的作品,他是这样写的:——

[25]照Eusebius的习惯,这词指明本章事例系出自口传,而非文字记载。

[26]在初期教会,祷告常是双膝跪地。

[27]根据历史记载,主后一七四年时,罗马军对于今日的匈牙利境内遭遇极度干旱,结果为一场及时暴雨所拯救。这场雨不仅解除干渴困境,也吓退敌方蛮族,带来胜利。

第六章罗马监督一览表——

1

『在蒙福的使徒们建立这教会之后,就将监督职分传给Linus[28],保罗在写给提摩太的书信中也提到这位Linus[29]。

2

他的职位由Anencletus继承,之后Clement担任监督,他是使徒后第三位,曾亲眼见过这些蒙福的使徒,与他们有密切的交通。使徒们的教训言犹在耳,他们的传统历历在目。不仅Clement如此,还有许多受过使徒教导的人,现在仍然存活。

3

在这位Clement的时代,哥林多的弟兄们发生争论,罗马教会写了一封相当合宜的书信给哥林多人,使他们和好,更新他们的信心,并将从使徒们所领受最新的教训告诉他们。』

4

之后他说,『这位Clement由Evarestus接续,Evarestus由Alexander继承,然后接下来的Xystus是自使徒起算的第六位。在他之后是Telesphorus,曾荣耀的受殉道之苦。再来是Hyginus,在他之后是Pius,后来又由Anicetus接续,Soter又接续Anicetus。从使徒算起的第十二位是Eleutherus,目前正尽监督之职。

5

教会的传统与真理的传讲,也是依照这样的次序和统续,由使徒们传递给我们。』——

[28]关于这位Linus,请参阅本书卷三第二章

[29]提后四21

第七章当时仍有忠信者行神迹——

1

Irenaeus在他所写、由五卷书构成的着作中报导这些事,并与我们所说的一致。该着作名为《驳似是而非之言》(RefutationandOverthrowingtheFalseKnowledgesoCalled)[30]。他在卷二中指出,即使在他当时的时代,有些教会中仍有神迹奇事的发显。

2

他说,『…但他们现在比较少有叫死人复活的事,就像主所作,以及使徒们藉着祷告所作的。有时候,因着特定的需要,全教会因着弟兄相爱,会禁食祷告和祈求,使气息又回到已故之人的身躯。藉着圣徒的祷告,人就得复起。』

3

说了些其他话之后,他又说,『如果他们说,我们的主只不过是冒充作了这些事,我们就要请他们回头看看先知们所说的话;我们也要指出,所有这一切事都已经准确的预告了。并且这一切事都已应验,因为惟独祂是神的儿子。因此,祂的真门徒就从祂领受恩典,各人白白从祂领受恩赐,在祂的名里行这些事,使人得着益处。

4

有些人的确能赶鬼。而这些脱离污灵而得洁净的人,都相信主,并为教会所接纳。有人能预知未来,得见异象,并像先知一样-F默示。还有人能按手治病,使人恢复健康。不仅如此,正如我们前面所提,也有死人得复活,与我们同在多年。

5

我们还需多说甚么?我们不可能尽数教会在耶稣基督的名里,从神得着多少恩赐?这耶稣基督在本丢比拉多手下被钉死十架。教会时常运用恩赐,使异**得益处,不是为欺骗,也不是为取利。教会的恩赐既从神白白得来,也就该白白给予。』

6

这位作者在另一处又写道,『我们听说教会中许多弟兄有说预言的恩赐,能凭着灵说各种方言,能为着人的益处,显明人暗中的隐情,又能宣示神的奥秘。』关于各种恩赐,与那些配得者继续与我们同在,在此已经充分说明——

[30]就是后来以通俗拉丁文流传下来的《驳异端》(AgainstHeresies)。该书希腊文原版已失传,但卷一有不少篇幅因被Hippolytus及Epiphanius的着作引用,而得到保留。全书以驳斥智慧派异端为主轴,其中又以Valentinus派为主要打击目标。卷一讲论智慧派学说之内容,卷二依序驳斥其谬论。卷三至卷五陈明基督徒信仰,作为与智慧派异端之对比。

第八章Irenaeus关于圣言的声明——

1

在本书起头我们曾经承诺,若有需要,会摘录古教会长老及史家的说法。在他们的文字中,曾说明那交付给他们关于正典(canonicalbooks)的传统。Irenaeus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在此要引用他的话,首先是关于他如何说到福音书:

2

『马太在希伯来人中,以他们自己的方言写下他的福音书,而彼得和保罗正在罗马传扬福音并建立教会。

3

这些人离世之后,彼得的门徒及译者马可,将彼得所传讲的写下并交付与我们。而与保罗同行的路加,也将保罗所传的福音写下。

4

之后,主的使徒约翰,就是躺卧在主怀里的那位,也于留在亚西亚的以弗所(Ephesus)时,写了他的福音书。』

5

以上这位作者在前述作品卷三中所提到的事。他也在卷五中,解释了约翰《启示录》中敌基督名号之数字的算法:『事实上,在所有权威古抄本中,我们都可以发现这数字。当面见过约翰的人也证实此事,他们告诉我们那兽名的数目,照着希腊人的算术,由字母就看得出来…。』

6

他又进一步说到这兽:『关于敌基督名字的事,我们并不敢冒险确定去肯定甚么。若是现在有需要将他的名字清楚的公布出来,当时早就会启示给那人约翰了。这启示并非很久以前为他所看见,而是可以说,几乎就在我们这一代,约在Domitian执政末期。』

7

这是他在我们题到的着作中,说到关于《启示录》的一些事。他也提到约翰的第一封书信,并从其中摘录许多见证。他也提到《彼得前书》。他不但知道并接纳《牧羊人书》(ShepherdofHermas),并且也说,『这经说的很好,说,「首先要相信只有一位神,他创造万有并完成一切。」』ofHermas),并说,「在他的书中说的很好,那里宣告说,『首先要相信只有一位神,他创造万有并安排一切。』」

8

他也准确引用所罗门的《智慧书》(WisdomofSolomon)说:『神的异象产生不朽,而不朽使我们亲近神。』他又提到一位既是使徒又是长老的人。他并没有提到这位长老的名字,但提到他对圣言的解释。

9

他进一步提到殉道者Justin和Ignatius,并从他们的着作中引用一些见证。他也应许要特别撰写一部着作来反驳Marcion。

10

关于《七十士译本》的翻译,我们来听他是怎样说的:『神在真道里成为人,主亲自拯救我们,赐给我们生于童女的记号。并非如以弗所(Ephesus)的Theodotian和Pontus的Aquila等自以为是的解经家所译者:「看哪,必有妇女怀孕生子。」该二人都是由犹太教转信基督的。结果后来的Ebionites也随着说,耶稣系约瑟所生。』

11

他立刻又附加说,『在罗马人建立其帝国以前,当马其顿人(Macedonians)仍据有亚西亚(Asia)时,Lagus的儿子Ptolemy野心勃勃的要以许多珍贵的着作,去充实他在Alexandria所建立的图书馆。于是他要求耶路撒冷的居民,将他们的圣经译成希腊文。

12

因他们当时仍受马其顿人统治,于是就差遣当中七十位长老到Ptolemy那里。这七十人皆熟悉圣经并精通两种语言。藉此神也成就了祂的旨意。

13

Ptolemy惟恐他们在翻译时会共谋隐瞒圣经的真理,便希望他们试着分别翻译。他将他们彼此分开,命令他们翻译相同的部分。在翻译各卷书时,他都如此行。

14

但当他们都聚集到Ptolemy面前,并比较各人的译文时,神就得着了荣耀,圣经也被确认为真实神圣。他们所有的人,都写出同样的译文,从头至尾都用同样的表达方式,也用同样的文字。所以,连外邦人也确实相信,圣经是藉着神的默示而翻译出来的。

15

神这样的作为并非甚么新奇之事。在尼布甲尼撒王统治时,犹太人被掳,圣经被毁。七十年之后,犹太百姓归回。后来当波斯王Artaxerxes时,祂感动利未支派的祭司以斯拉,重新完成所有先知的说话,并恢复摩西颁布给神百姓的律法。』[31]这就是Irenaeus所谈到的事——

[31]因着旧约伪经的影响,自初期教会起,传统的看法都认为是以斯拉受神感动,将旧约经书加以汇整并出版完成,但事实应非如此。旧约圣经的形成,是从以斯拉时代开始,经过多人多年的历程,于主前三世纪七十士译本问世时,才算大致成形。请参考本书卷三第十章。

第九章在Commodus统治时的监督——

1

Antoninus统治罗马帝国十九年后,Commodus接续执政。元年,Julian在Agrippinus任监督职十二年后,接任Alexandrian众教会的监督。

第十章哲学家Pantaenus——

1

几乎在同时,有一位学识出众、名为Pantaenus的人[33],受嘱领导Alexandria的『忠信者学派』[31](SchooloftheFaithful)。自古时起,当地就有一个研究神圣着作的学派建立起来,一直持续到我们这个时代。据我们所知,这学派是由一些热心神圣事工的有能之士所领导。按照传统的记载,这位哲学家Pantaenus在当时即声名显赫,因他曾接受斯多亚学派哲学系统的训练。

2

据说他对于神的圣言表现出高度热忱,因此他被指派为基督福音的先锋,将福音传至东方各国,甚至远达印度[34]。那里也有许多传福音者,热切的传扬主的话,跟随使徒的榜样,极力运用主的启示,热心扩展并建立主的话。

3

Pantaenus就是其中之一,据说他曾前去印度。传说他在当地认识基督的人中,发现马太福音,其中也豫言到他的来访。使徒中的那位巴多罗买也曾向他们传扬福音,并将希伯来文的马太福音留给他们[35]。这本书也一直被保留下来,直到此时。

4

Pantaenus成就许多丰功伟业之后,至终当上Alexandrian学派的领导人,藉着口语并文字,详加解释宝贵的神圣真理——

[32]Pantaenus是目前已知首位Alexandria学派教师,不过他的生平资料仍然付之阙如。早年浸淫于Stoic学派,因此他将神学与哲学结合,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事实上,Origen也的确称赞过他这方面的特长。他是知名教父ClementofAlexandria和耶路撒冷监督Alexander的老师,藉此Alexandria学派在初期教会中发挥极大影响力,也使初期教会神学的发展,受希腊哲学更大的冲击。

[33]这学派兴起的由来已不可考,已知最早的领导人就是Pantaenus。之后,又经过Clement、Origen、Heralcas、Dionysius和Didymus等教父的领导,产生许多着名的学者、监督与长老。直到四世纪时,这学派又因不明原因,突然消逝于教会历史中。

[34]Jerome也曾说到Pantaenus受Demetrius差遣远赴印度传教一事。不过,这事并无其他佐证可供对比。

[35]由此可知,Pantaenus应该见过希伯来文的马太福音(参本书卷三第二十五章)。

第十一章Alexandria的Clement——

1

此时,在Alexandria与Pantaenus同受圣言薰陶的Clement[36],也享有盛名。他与使徒的门徒、古时治理罗马教会的Clement同名。

2

在《Hypotyposes》这本书中,他提名说到Pantaenus是他的老师。我们也可以看到,他在《杂记》(Stromata)卷一里提到这位Pantaenus。在该书中,他提到Pantaenus是他所见过,继承使徒的人当中最杰出者。他说:

3

『这部着作[37]并非精心策画为着炫耀的一部作品,而是一部为着年迈时的记录集,以防我健忘。这些书没有用艺术来记载图画,却概略描绘出我所领受充满能力与活力的言语。我得听这些言语,实在深感荣幸。这部作品也记录那些蒙福并卓越的人士。

4

这些人中,有一位是希腊的Ionian,另一位是在MagnaGraecia;一位是叙利亚人,另一位来自埃及。另有其他人住在东方;其中一位来自亚述,另一位是巴勒斯坦的希伯来人。我最后遇到的一位是最优秀,我在他隐居之地埃及遇见他之后,就不再他求。没有人的能力高过他。

5

这些人的确保存了真正的传统教训,也就是彼得、雅各、约翰和保罗所传给我们的,就像父传子一样。子虽和其父相像的不多,但因神的定旨,这些古时使徒教训的种子也传给我们,深植心中。』[38]——

[36]TitusFlaviusClement的出生时、地皆已无从考证,但咸认他应生于二世纪中叶。早年沉浸于各种外邦哲学,遍寻各家理念。直到中年之后才离开哲学,成为基督徒。在初期教会的教父当中,Clement一向以好学着称,这可由本章中他所列出的六位教师得到证明。至终,他成为Pantaenus的门生,并继Pantaenus之后,负起带领Alexandria学派之重责。约在此时(约为主后一九○以后),他的声誉日隆,文字出产日增。他曾任Alexandria教会长老,但未曾担任监督。主后二○二年,Severus逼迫基督徒,他便离开Alexandria,前往不明地点。不久,他被捕下监,直到主后二一二年,便不再有任何文字遗留下来。Clement对基督教教义最显着的影响,是他将希腊哲学充分融入东方教会基督徒的信仰,使基督徒的信仰,脱离使徒教训的形式与风格,变为具有哲学成分与形态的系统。他的思想深深影响Origen、Eusebius等东方教父,因此他被视为东方神学之父。

[37]即Stromata

[38]这段记载指明初期教会的三项特点:一、东、西方神学思想的交流尚称频繁;二、各地教会的信仰有一定的相似性与共通性;三、初期教父们尊重使徒教训的共识。

第十二章耶路撒冷的监督——

1

此时,Narcissus任耶路撒冷的监督,他为许多人所称赞,直到今日。自从犹太人被Adrian侵略后,他是第十五位继承监督职任者。我们已指出,该事件之后,那教会不仅有受割礼之人,也有外邦人。而Marcus就是首位治理他们外邦监督。

2

在他之后,监督承继的情形如下:首先是Cassianus,他之后是Publius,然后是Maximus,他们之后是Julian,然后是Caius,之后是Symmachus,接着是另一位Caius,然后是另一位Julian。在他们以后是Capito、Valens和Dolichianus。最后一位是Narcissus,就使徒继承的通则而言,他是自使徒以来第三十位[39]——

[39]Eusebius应该列出十五位监督的姓名,却只列出十三位,可见有误。事实上,他所漏列的是第二十六位的Maximus和第二十七位的Valentinus。如此,Narcissus才会是第三十位。

第十三章Rhodo以及他与Marcion争辩的记载——

1

约在此时,一名自称受Tatian指导过的亚西亚人Rhodo,写了几本不同的书,其中一本是驳斥Marcion异端的。我们都熟知这位Tatian。Rhodo指出,当时Marcion异端**许多不同的说法。他的着作叙述这些制造异端的人,并准确的反驳每一位异端者所设计的荒谬邪说。

2

我们来听听他的说法:『他们自己也彼此不合,各执己见。这党人中的Apelles[40],因年龄和风度感到自豪,又声明他只相信一位元始(OnePrinciple)[41]。但他却宣称旧约的预言[42]出自邪灵,因他被一位受魔鬼影响的女性神谕所迷惑,该女子名为Philumene。

3

但是其他的人,就如航海家[43]Marcion自己,则抱持双元始(TwoPrinciples)说法。Potitus和Basilicus就是属于这类。

4

他们跟随并效法Pontus的恶狼Marcion,不知好歹,沉浸于淫荡邪恶之中。不仅如此,尽管没有任何证据,他们还是断然主张有两位元始。其他的人落入更深重的误谬中,主张不只有两位,而是有三位本质。建立这学派的人说,他们的首领是Syneros。』

5

这位作者曾写到说,他与Apelles对话过:『当Apelles这位长者与我们沟通时[44],他许多虚假的看法都被我们驳斥。因此他说,人不应该去查验他人的信仰,而该继续持守自己所信的。他宣称说,人相信那被钉死十架者,并显出善行,就能得救[45]。但就如我们先前所说的,在他理论当中,最模糊不清的是神的问题。他说只有一个本质,很像我们的信仰所主张的。』

6

为了要进一步介绍他的看法,他又说,『当我对他说,「请告诉我,你怎么看这事?你怎知只有一个元始?」他就说,「这些预言自相矛盾,因此所言不真,又前后不一,虚假相斥。」但无论如何,他说他并不知道为何只有一个本质,他说他是被这种看法说服的。

7

我们要他说实话,他起誓说他所言不假,但他实在不了解怎么可能只有一位非受造的神。不过他愿意相信。于是我大笑并且责备他,因为他虽自称教师,却不知道如何确信他所教导的。』

8

在同一本书,就是他写给Callistio的书信中,他承认他自己在罗马受过Tatian的教导;也说有有一本Tatian所写的书《问题》(TheProblem)。Tatian答应要在这本书中,解释圣言中所有隐藏和模糊不清的事。Rhodo自己也答应在其作品中,题供这些问题的解答。现存还有一本关于《六日记》(Hexaemaron)的释义。

9

同样这位Apelles还说出许多不敬虔的话,抵挡摩西的律法,并在他的许多作品中辱骂圣言,尽全力要反驳并**圣言。我们说这些已经够了——

[40]在Marcion的门徒当中,生于二世纪初的Apelles最为着名。据他自己表示,他是凭着钉十架的基督,过高尚的道德生活,显出深厚的宗教情操。而他的师傅Marcion,在操守上同样也是无可指责。不过,Marcion和Apelles充满智慧派风格的学说,虽然彼此略有差异,却都偏离了圣经的启示,当受指责。

[41]Apelles相信只有一位至高真神,造物者不过是这位至高真神以下的一位大能天使。而Marcion则教导有两位真神,一位是良善之神,另一位是公义、非受造的造物者。还有些人抱持三神观:基督徒的良善之神,旧约时代的公义之神-造物者,以及恶神撒但。Apelles与Marcion最显着的不同,在于前者为绝对一神论者,与正统基督徒相同,而后者则为二神论。就内容来看,Apelles的学说应是改良自Marcion的学说,使之与基督徒的信仰更为接近。

[42]指旧约中的先知书。Apelles及Marcion两人皆未**全部旧约,但却一致否认旧约先知预言要来的弥赛亚就是新约中的基督。基本上,他们还是认为旧约圣经与新约启示,是彼此冲突的。

[43]根据历史,Marcion家财万贯,也常周游各地。Tertullian就曾称Marcion为『船长』,也曾说到他高超的航海技巧。

[44]Apelles显然是效法Marcion,不断尝试与教会沟通往来。他愿意将自己的看法公诸于世,有别于一般智慧派凡事隐密的作风。

[45]单凭这句信仰宣言,实在很难断定Apelles与当时大公教会的普遍信仰有何差异。然而,就着新约纯正的启示而言,得救是因着神的恩,藉着信徒的信,与行为无关。Apelles与Marcion都重视道德与行为,难怪他们会偏离圣经,将行为联于基督徒的得救。至于大公教会的信仰竟然也将行为与得救相联,与异端合流,就实在无法原谅。

第十四章弗吕家(Phrygians)的假先知——

1

神教会的仇敌是所有良善之事的大仇敌,牠鼓动人作恶,无所不用其极的用各种计谋反抗人。他又再度活跃起来,引发新的异端,使之盛行以反对教会。在这些人当中,有些就像毒蛇一样,爬遍亚西亚和弗吕家,他们妄言Montanus是保惠师(Paraclete),而跟从他的那两位女人,Priscilla和Maximilla,是Montanus的女先知。

第十五章关于罗马的Blastus派系——

1

在其他活跃于罗马的派系当中,Florinus是为首的。他在担任罗马教会监督时堕落了。Blastus也与该次堕落有密切关系。他们也将教会中许多人拖去附从他们的观点,并努力要将他们自己对真理的新看法介绍给人。

第十六章与Montanus和他假先知的相关事件——

1

有一股势力兴起,对抗上述的Phrygian异端[46]。这股势力是真理的防卫者,也是强有力的武器,如前述的ApollinariesofHierapolis,以及许多与他同时、能言善道的人。在我们的历史中,留有他们的丰富事迹。

2

其中有一位,在他的着作中反驳Phrygian时,宣布要以口头辩论的方式驳斥他们。他是这样开始他的着作的:

3

『哦!亲爱的AvirciusMarcellus,你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力劝我要写一篇文章,以反驳那称为Miltiades的异端。我踌躇直到今日,并非因我没有能力反驳这些虚假教训,并为真理作见证;而是担忧有些人以为我会在新约福音的内容上有所加添。因为对一个决心照福音生活的人而言,在新约中加减甚么,都是不可能的。』

4

『然而,近来我一直在加拉太的一个城市Ancyra,了解Pontus教会非常受所谓「新预言」(NewProphecy)的搅扰。正如我们所指明的,我们称它为「假预言」,实在一点也不为过。关于这些事和他们所提到的许多事,我在教会中藉着神的帮助,已讲论多日。因此教会实在欢乐,并在真理上得坚固。仇敌被击溃,我们的对头被赶走。

5

当地的长老们与在Zoitcus同作长老的Otrenus,也请求我们将反驳真理敌人时所说的话,留下一分记录。我们没有这样行。但我们答应,若主许可,就会将其写下,并尽快寄给他们。』

6

他在其着作开头提到这些事,也题到其他的事,又谈到我们前述异端的起因如下:『近来所产生反对教会并和教会断绝的这个异端,其起源如下:

7

据说在Phrygia省Mysia的Ardabau村,有一位新近信主之人名叫Montanus。当Gratus担任Asia地方总督时[47],这人野心勃勃要居首位,因此使仇敌有机会攻击他。结果他就如灵魂出窍一般,陷入狂乱忘我的境地,吼叫着讲出一些怪异的事,违反教会例行的制度或法规。这些制度都是从起初就被保存并流传下来的。

8

当时在场并看见这事发生的人,听到这些似是而非的「神谕」,就义愤填胸,责备他是受到魔鬼邪灵的影响而变成错乱,并扰乱群众。因此,他们不许他说话;因他们心中还牢记主的警告,要他们儆醒分辨并提防假先知的来到。但其余的人却自以为受了圣灵的感动,得着豫言的恩赐,而得意自大起来。他们忘记主所说要分辨假申言者的话,径自挑战这个阴险、自我吹嘘又迷惑人的灵。结果他们自己反被掳掠并受迷惑,无法克制自己保持缄默。

9

因此,那恶者也用一种策略,或说一种诡诈的手段,破坏那些不服从真理的人。他们被过度尊崇。他暗中刺激他们,使他们火热,丧失理智,变的冷漠无知,渐渐离弃真理。他激动两个女人[48],使她们被错觉的灵充满,因此她们就如前面所说的一样,态度怪异,狂乱忘我,失去理智。当邪灵向他们道贺时,他们又欢喜又得意,更加自我吹嘘,说要作些伟大的事。有时他也似乎显得想要责备他们,想要理所当然直接定罪他们。但受欺骗的弗吕家人(Phrygians)为数并不多。』

10

『这个自大的灵还教导他们,要他们去咒骂地上的普世教会,因普世教会没有尊重那假先知的灵,也不让他有机可乘。一些忠信者经常在亚西亚各地聚集,讨论这一事件,并察验他们奇特的教训,宣告他们是虚谎的,并拒绝这异端。于是他们被赶出教会,并禁止与教会同享圣餐。』

11

他在他书信的开头,叙述了这些事实。在其内文中也记载他驳斥他们的错谬。在卷二,他又加上以下的话,说到他们的结局,他说:

12

『他们称我们是杀害先知者[49],因我们没有立即接受他们这些多话的先知,他们自认这些先知是主应许要差遣到百姓这里来的。让他们在神面前回答我们:「朋友,你们这些开始跟随Montanus和他那几个女人的人当中,有那一位是受犹太人逼迫或被恶徒杀害的?没有。你们当中有那一位曾因基督的名被捕或被钉?一位也没有!你们的妇女当中有没有曾在犹太人的会堂中被人鞭打或遭石头打?没有,一位也没有!」

13

据说,Montanus和Maximilla都是以另一种方式而亡。他们二者都是在邪灵的恶意煽动下吊死的。照着一般人所听说的,他们并非死于同时,而是各有自己的时候。他们这般死法,他们的生命结束,正如背道者犹大一样。

14

因此,一般人的看法是,那位特别的人士、在他们预言中的头一位执事Theodotus,被他们掳去,成了这迷惑之灵的赞助者,被牵引并被提到天上,魂游象外,将自己交付与虚谎的灵,最后好像被抛出一样,死状悲惨。他们说,事情经过就如我们所叙述的。

15

然而,朋友们,除非我们亲眼看见,我们并不以为这些事是确实的。或许Montanus、Theodotus以及前述的女人是以这样的方式死去。也许不是。』

16

他也在同一本书中也提到,当时的监督们曾尝试着去反驳Maximilla里面的灵,但那些与这灵合作的人,制止了这件事。

17

他写到:『如AsteriusUrbanus着作中所言,我们不要让Maximilla的灵说:「我像狼一样被逐出羊群。但我不是狼。我是话,是灵,是能力。」就让她在灵里显明并证实她的能力吧!让她藉着灵去强迫人们去承认她!那些人想要查验并探究那说话不止的灵,如Comana教会监督Zoticus和Apamea监督Julian。但他们的口被Themison的跟随者制服,无法反驳这虚假且迷惑人的灵。』

18

他在同一本书中,也说到其他反驳Maximilla假预言的事。之后,他指明他写这些事的时间,并提到她曾预测说,将会产生战争和政治上的骚动。于是他用以下的话证明这些事是虚假的。他说,

19

『这预言的虚假难道还不够明显吗?这女人死去至今已经超过十三年,这世上既没有局部战事,也没有普遍战争。反而靠着神的怜悯,世界一直维持和平,甚至基督徒当中也是如此。』这是他在卷二中写的。

20

我也要从卷三中摘录一些话,其中反驳那些人夸口他们有多人殉道:『当他们居于下风,无法回应人们对他们各种的驳斥时,就试图以殉道为藉口而找到避难处。因此他们说有许多殉道者,并说这是证明那与他们同在的先知之灵(propheticspirit)有何等能力。这件事,显然绝非事实。

21

异端也有殉道者,但我们在这方面绝不与他们茍同,也不认同他们所持守的是真理。最早是那些出自Marcion的Marcionites。他们说,他们有大批为着基督的殉道者。但事实上,他们根本不承认基督。』

22

接着他又进一步说:『因此,当那些因着真实信仰忍受殉道之苦而被教会称为殉道者的人士,恰巧遇到Phrygian异端的殉道者时,总是与他们分别,至死也与不与他们有交通,因他们不赞同Montanus和那些女人的灵。这一切都是真的,是在我们这时发生于Apamea的Maeander这人身上。在与Caisus和AlexanderofEumenia同受殉道之苦的人中,Maeander这人特别着名。』——

[46]Montanism造成大公教会两方面的压力:首先是关于神的说话;其次是关于基督徒的道德与纪律。自二世纪中、后期开始,Montanus大胆宣称自己是神所兴起的先知,有保惠师(Paraclete)藉着他说话,因此保惠师的时代已正式来临。基本上,Montanus并没有**任何教会公认的信仰,也没有变更使徒流传下来的教训;不过他一再强调,现在保惠师要藉着他宣告『新启示』(NewProphecies),就是他们从前担当不了的。(约十六12~13)其实就着内容来说,Montanus的『新启示』并没有神学上的新发表,也没有与新约使徒的教训相冲突,完全是关于基督徒生活与纪律的规范。他们鼓吹信徒脱离大公教会世俗与堕落的风潮,过一种严格自我约束的禁欲生活;又呼召人认清大公教会中懒散松弛的道德,转而重视纪律。最后,他强调信徒(包括姊妹)普遍的祭司职分(universalpriesthoodofthebelievers),准许信徒参与教会中所有的事务,以有别于大公教会阶级化与圣品化的趋势。因此有些人认为,Montanism虽被大公教会定为『异端』(heresy),但在本质上应该被归类为一种期望恢复(recover)教会应有原貌的『改革』(reformation)。因此,他们相信服事的人都是圣灵亲自设立,而非人手所按立。被圣灵感动而为神说话的人,最为他们所敬重。若有人犯了粗鄙的罪,教会就不当接纳那人而容让罪恶。他们过清心寡欲的修道式生活,是因他们期待基督快快再临,建立祂的千年国度。这一运动在小亚细亚和北非快速扩展,甚至也盛行至罗马。一切有心过全新基督徒生活的人,都参与这一运动,教父Tertullian就是其一。Tertullian在主后二○一年投入这一运动,一生都以行动支持这个运动。因此他的着作,成为今日基督徒认识Montanism最客观的来源。他在Carthage教会中参与并鼓吹Montanism,却没有被教会革除。不过,这运动造成大公教会莫大压力。因此,深受威胁的大公教会便在二世纪末公开定罪Montanism,并由罗马教会批准此一定案。经过二、三百年以后,Montanism便消失无踪。这场二世纪时席卷欧、亚、非的运动,使大公教会在往后的教义与实行上,发展出以下四方面的特色:一、歧视并禁止平信徒在圣灵里说话;二、为防止不断进展的『新启示』,开始强调使徒的传统教训和公认的正典;三、强化并集中教会行政,加速制度化与阶级化;四、转变当时普遍为众教会所肯定的千年国思想,继而否认基督即将再临建立千年国。经过Montanism一事,大公教会不但没有受到提醒,恢复使徒时代的活力,反而离使徒时代的特点越来越远。

[47]约在主后一七二年。

[48]Maximilla和Priscilla都是已婚女子,却离开丈夫投身Montanism,而Montanism竟也将她们二人封为童贞女(virgins)。因着Montanism相信人不过是圣灵所使用的工具(instrument),所以他认为,人无论性别如何,学识背景如何,在神面前都可以尽属灵的功用。因此,所有的Montanist都以尊重Montanus的态度,敬重Maximilla和Priscilla。Tertullian也同意这种看法。

[49]Maximilla在十七节中只有指控教会赶逐她,但本节的作者却说她指控教会杀害她。这指明当时大公教会有夸大Monatnism说法的嫌疑。此外,根据教会历史,大公教会此时根本没有藉着政权来处死异端者的能耐,乃是到了第四世纪,教会才有处死异端者的作法。这也显示,大公教会确实对Montanism怀有敌意。

第十七章关Miltiades和他的作品——

1

在同一本书中,他也提到史学家Miltiades[50]写了一本书反驳同样异端的书。他引用一些段落之后,就说:『因我在他们的书中发现一些反对我们弟兄Alcibiades着作的言论,我们的弟兄曾公开指出,先知在出神(ecstasy)状况下说预言是不对的[51]。我就将这段节录出来。』

2

在说了其他的事情之后,他列举了那些在新约时说预言的例子。其中他还提到Ammia和Quadratus:『假先知被带到一种极端出神的情况,失去对神的敬畏,毫无羞耻。起初的确是因着一种有意识的无知;但最后,正如前面所说过的,却结束于一种无意识的疯狂。

3

他们无法说出在新、旧约里有任何一位先知,曾像他们这样被灵牵引而说话,他们也不能夸口亚迦布[52]、犹大[53]、西拉[54]、腓力的女儿[55]、在非拉铁非的Ammias、Quadratus,或其他不是他们这类的人,曾经这样行过。』

4

妨嵽L又说:『若真如他们所说,在Quadratus或非拉铁非的Ammias以后,是由跟随Montanus的妇女们继承了豫言的恩赐;就请他们指给我们看,她们当中有那些妇女继承了Montanus和他女先知的豫言恩赐?使徒的确曾经指明,豫言的恩赐将存在于所有的教会中,直等到主来。但至今,在Maximilla死后十四年,他们还无法指出甚么。』

5

这是这位作者所写。此外,他又提到Miltiades曾在其反驳希腊人和犹太人的着作中,留下他热切研究圣言的光荣事迹。不仅如此,他也为着他所拥护的思想,致书与当时地上的君王——

[50]Eusebius在此提到Miliades,本节随后却说是Alcibiades,显然有所笔误。

[51]虽然在使徒时代有彼得、保罗为例,但教会却在此首次正式否定信徒会在出神状况下说预言。之后,这定规就成为大公教会普遍的看法。

[52]徒十一28,二一10。

[53]徒十五22,27,32。

[54]参行传十五至十八章,林后一19,帖前一1,帖后一1

[55]徒二一9,参本书卷三第三十一章

第十八章Apollonius如何驳斥Phrygian异端,以及他所提起的人——

1

当所谓的Phrygian异端持续在Phrygia盛行时,教会作家Apollonius在他所写的一本特别的着作中反驳它。他一面照他们所说的,更正他们的假预言;另一面他也描述这些预言的创始者所过的生活。听听他关于Montanus的说法:

2

『这位新教师是谁?由他的着作和教训就可充分看出。他教导人要废止婚姻,订定禁食法则[56],将Phrygia小城Pepuza和Tymion改名为耶路撒冷[57],要将人从四方聚集到该处。他设立收银者,以奉献为名行敛财之实,以供给那些传扬他教训的人,使他的教训藉着贪食好酒而流行。』

3

这就是他所写有关Montanus的话。他也写到一些关于他女先知的事:『我们已经指出,当这些带头的女先知被灵充满时,就弃绝她们的丈夫。她们还称Prisca为童女,何等虚假!』

4

之后,他又接着说,『你们难道不知道,圣经禁止先知收受礼物或钱财吗?因此,当我看到女先知收受金、银和贵价衣物时,我怎能不指责她?』

5

他更进一步谈到他们当中一位『坚信者』(confessor):『Themiso完全为一种近乎合理的贪婪所占有。他为了要得丰厚的钱财,置监禁和捆绑于度外,丝毫不具有一个坚信者应有的特点。他虽装得谦卑,却胆敢以殉道者自夸;又模仿使徒们,写下一封致众教会的书信,教导那些比他更有信心的人,要为他虚空的号声争辩。他们说不敬虔的话抵挡主,反对使徒以及神圣的教会。』

6

他又说到他们中间那些被尊为殉道者的人:『不用多说,就让那女先知自己告诉我们Alexander的情形:他自称是殉道者,却与她常常欢筵,还受许多人敬拜,更不用说他曾因抢劫和其他大胆罪行而被判刑。现存的公开档案中,已经写得够清楚了。

7

他们当中是谁赦免对方的罪?是否那位女先知赦免了殉道者的抢劫?还是殉道者赦免了女先知的贪婪?虽然主曾说,「不要为自己储存金银,也不要带两件里衣。」[58]但这些人正好相反,他们的过犯,就在于拥有一些不该拥有的东西。我们应当知道,那些被称为殉道者和先知的,他们的钱财不仅来自富人,也来自穷人、孤儿和寡妇。

8

他们如果对自己有信心,认为他们在这些事上是无辜的,就让他们站立在我们面前,向我们陈明这事。如果他们被定罪,就当停止犯罪。先知的果子必须接受查验,「因为由果子就可以知道树。」[59]

9

有这类想法的人,应该知道这位Alexander的光景。他被亚西亚Ephesus的总督AemiliusFrontinus审讯,并不是为基督的名,而是因他这位叛教者(apostate)所犯的抢盗罪。然而,他却假称主名,因此得着释放,欺骗那地的忠信者。但他所出自的那教会,因他是一名强盗,拒绝接纳他。任何人若想知道他的故事,都可以查阅亚西亚省公开的历史档案。然而那位与他同在多年的先知,却公然宣称他毫不知情。

10

因着暴露了他,我们也暴露了先知的虚假。在其他许多人身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同样的事。如果他们对自己有把握,就让他们接受考验吧!』

11

他又在同书的另一处,说到那些人所赖以自夸的先知们:『若他们否认他们的先知收受礼物,他们就必须明白,一旦人证明他们接受过礼物,他们就得承认他们不是先知。对于这件事,我们可以提出上千个证明。所有先知的果子都必须被查验。请告诉我,先知可以染发吗?先知会在眼上上妆吗?先知喜爱装饰吗?先知喜欢玩牌掷骰子吗?他会放高利贷吗?他们要承认他们作这样的事是对是错?而我要说,这些事他们都作过!』

12

这位Apollonius在同一本书中说,自Montanus说假预言到他写这本书时,已有四十年之久。

13

接着他又说到Zoticus。前述史学家曾提过他,当Maximilla在Pepuza假装说预言时,他企图阻止那激动她的灵,并欲与其理论,但他被那些遵行她吩咐的人所拦阻。他也提起当时殉道的Thraseas。然后他进一步题到,有一项传统是说,我们的救主曾命令他的门徒,十二年不要离开耶路撒冷。他也引用约翰《启示录》的见证,说到这位约翰在Ephesus时,藉着神圣的能力使一位死人复活。他也说到许多其他的事,藉此充分的反驳前面提及之异端的错误。以上就是Apollonius所记载的事——

[56]根据Tertullian的说法,Montanism并无废止婚姻之举,但他们确实鼓励独身,强调禁欲,禁止已婚者再婚。在禁食的事上,Montanism除了要求信徒遵守原本大公教会订定的禁食日,还另订更多禁食日,实行更严格的禁食法则。大公教会担心,Monstanism倡导更频繁、更严格的禁食,会造成信徒的重担。不过,显然Montanists的信心度量,远超过当时的大公教会。

[57]应是期待基督再临时,在这『新耶路撒冷』建立祂的千年国。

[58]̫ʮ9-10

[59]太十二33

第十九章Serapion对Phrygian异端的看法——

1

据说,接替当时Antioch教会监督Maximinus的Serapion,也提到Apollinaris为驳斥上述异端所写的作品。在写给Caricus和Ponticus的私人信函中,他也暴露这个异端,并附上这样的话:

2

『你可以看见,说谎者所谓的新预言,为全地一切弟兄所厌恶。我也寄给你ClaudiusApollinaris的信,他是亚西亚Hierapolis蒙福的监督。』

3

在同样这封Serapion的书信中,我们发现有好几位监督的署名。有一位还写道:『我AureliusCyrenius,一个见证人,为您的健康祷告。』另一位说:『AeliusPubliusJulius,Thrace属地Debelutm的监督。神在诸天之上,在Anchialus蒙福的Sotas希望赶出Priscilla里面的鬼魔,但有些虚伪的人阻止了他。』

4

另有许多监督也为这事作见证,他们亲手在这封书信上签字。以上就是关于这些人的叙述。

第二十章Irenaeus驳斥罗马**主义者的着作——

1

Irenaeus写了许多书信,驳斥那些反对罗马教会健康规条的人。一封《论**》(OnSchism)寄给Blastus,一封《论独一主宰》(OnMonarchy,又称《神非恶事之源》GodisNottheAuthorofEvil)给Florinus,因为Florinus似乎反对这种看法。Florinus又被Valentinian的错谬所迷惑而偏离,因此Irenaeus也写了一篇文章《八部论》(OntheOgdoad),并在此书中指出,他熟知使徒的首批继承人。

2

在此书末了,我们发现一段优美无比的话,实在不得不将这段话节录下来:『**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并祂再要审判活人死人的荣耀显现,恳求那抄录这书的任何人,仔细照着原稿比较并更正你所抄录下来的,也要将我这请求写下来,加在其中。』

3

阅读他的着作,实在叫人得益处。我们希望藉着记述这些事,使我们也得益处。这些真实、神圣的先贤,他们的殷勤慎重,是我们最佳的榜样。

4

我们已经提过,在Irenaeus写给Florinus的书信中,他也说到他与Polycarp的密切关系:『Florinus阿,我客气的说,这些教训并不健康。这些教训与教会不一致,且将那些追随他们的人带入极不敬虔的景况中。甚至连教会以外的异端者,也未尝公开这些教训。在我们之前的长老-使徒们的门徒,也没有将这些教训传讲给你。

5

当我孩提之时,我见到你在下亚西亚与Polycarp同在,穿着华丽,行在宫中,用各种方式努力要得着别人的尊重。我清楚记得那时的事,甚于最近发生的事。

6

我们年轻时所学的,随着心智成长而成为挥不去的记忆。我甚至可以坚定的描述,当时蒙福的Polycarp传讲话语的地方,他的出入、行止、神采、对众人的谈话,以及他常提到他与约翰等亲眼见过主之人的亲密交通。他记得他们的谈话,从他们听到关于主的事物、神迹与教训。这一切都是Polycarp从那「生命之道」的见证人所听见,他所说的也都与圣经吻合。因他所领受的,是从那些亲眼见到这救恩的见证人而来。

7

因着主的怜悯,这一切的事也都告诉了我。我留心将其记录下来,但不是记在纸上,而是在我心里。而且靠着神的恩典,我总是持续忠信的在心中回想这些事。我可以在神面前作见证,如果那位蒙福的监督听见那种事,他会大声呼叫,掩着耳说:「良善的神啊!你要我忍耐到何时,才许我脱离这些事?」如果他听到那种教训,他会逃离他所站立或坐着的地方。

8

他也写信给附近的教会,坚固他们;也给一些弟兄们,劝诫他们。在这些信中,他也清楚表明同样的事。』以上就是Irenaeus所说的。

第二十一章Apollonius如何在罗马殉道——

1

约在Commodus统治时,我们的处境变的较为缓和。因着神的恩典,全地各处教会得享平安。救恩的话引导全地各族的人,转而虔诚敬拜宇宙之神。现今在罗马,有许多因财富和家世而闻名的人,都带着全家至亲,转向这个救恩。

2

然而那在本性上恨恶良善的邪恶仇敌,无法忍受这事。他再度采取行动,设计各种不同的计谋攻击我们。他将Apollonius[60]带到审判台前。这位Apollonius来自罗马,因好学哲理而闻名。他的仆人为魔鬼所利用,受激动起来控告他。

3

但这位悖谬控告者的说法毫无根据。根据皇帝的诏谕,犯这样法的人不得存活。因此法官Perennius宣布判刑,这人的四肢立刻被砍断。

4

当这位为人所称赞,为神所喜悦的殉道者,被法官要求在议会前陈述自己的情形时,他滔滔不绝为他所见证的信仰辩护。于是根据议会的谕令,他被斩首而死。这是照着他们的古法,就是凡在审判台前不放弃信仰的,都不能得开释。

5

这位殉道者在法官面前的宣告,并他回答Perennis所问的问题,以及他在议会面前完整的辩护内容,都记录在我们所搜集的古殉道者故事中——

[60]Jerome曾说到这位Apollonius是罗马议会的一名议员(Senator)。

第二十二章当时着名的监督们——

1

在Commodus在位第十年,Eleutherus在担任监督十三年后,为Victor继承。同年,Julian在担任Alexandria教会监督职位十年之后,由Demetrius继任职位。此时,以上题到Serapion,就是自使徒以来的第八位,仍然以身为Antioch教会的监督而着名。Theophilus在Palestine的Caesarea尽职。同时,先前提及的Narcissus,负责耶路撒冷的教会。Bacchylus那时是希腊哥林多的监督,而Polycrates是以弗所地区的监督。除了这些之外,尚有许多知名人士。我们只将这些持守正统信仰之人的名字留给你们。因他们健康的信仰,藉着许多着作流传给我们。

第二十三章关于逾越节所引起的辩论——

1

约在此时,一个重要的问题出现了[61]。亚西亚的众地区,照着由来已久的传统,一向认为他们应在阴历十四日守主的逾越节,而当日犹太人也照着律法宰杀逾越节的羊羔。因此当天不论是何日,他们都必须结束禁食。但是在全地其余的教会,并不习惯以此种方式来记念。那些教会所遵行的,是从使徒时代的传统延续至今的作法,他们认为除了在救主复活之日以外,不必在任何一天结束禁食。

2

因此,监督们为着这个问题举行监督会议和聚集。所有人都同意藉着书信的往来,起草一项教会法规,明定除了主日以外,不用别的日子来记念主复活的奥秘。因此,我们只能在这一日结束逾越节的禁食。

3

现今我们仍有一封当时在Palestine聚集时与会者的书信。那地的会议是由Caesarae教会的监督Theophilus和耶路撒冷的监督Narcissus所主持。而另一封书信则是当时在罗马聚集的与会者,探讨这一问题的记载,由监督Victor署名。还有一封现存的书信是Pontus教会的,那地的会议是由监督们当中最年长的Palmas所主持。

4

有一封信是来自Irenaeus治理的Gaul教会,另有一封是来自Osrhoene及那地的城市。还有一封私人书信是哥林多监督Bacchylus所写。许多其他的书信,都抱持相同观点和判断,并作出相同的断案。我们前述所提的,就是他们全体一致的决定——

[61]此一问题的征结在于:基督徒当在何日守复活节圣餐?少数小亚细亚地区教会认为当在犹太历尼散月十四日,无论那日为何日,都当禁食,并在那日以后结束禁食,以圣餐记念基督最后的晚餐。但其他西方教会则认为不需迁就犹太历法,只当在相传复活节期的周五记念主的死,并在随后周日记念祂的复活。于是,少数小亚细亚教会的禁食,就比其他各地教会提前数日结束。如此一来,众教会中就产生实行上的差别,带来不少困扰与争执。前者以犹太人的逾越节为基点,强调基督的死;后者以相传基督复活之日为基点,强调基督的复活。这一问题早就存在于东、西方教会之间。自主后一五○年Polycarp与罗马教会监督Anicetus首次就此问题进行对话开始,西方教会的观点便逐渐为人所接受;直到主后三二五年尼西亚会议时,与会教父正式宣告大公教会统一采行后者作法,定罪并废止前者迁就犹太教的实行。之后,除了少数坚持前者看法的教会以外,绝大多数的教会都改以后者为准。而少数不配合的人士,就被冠以Quartodecimanians的名号,意即『守第十四日者』。虽然自此大公教会对复活节的事,有了较为一致的看法;但是关于基督复活之日,其实历史学者也没有准确并一致的推定。保罗对加拉太人说:『你们谨守日子、月分、节期、年分;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加四10~11)保罗在加拉太人身上劳苦,要把信徒在恩典下带进基督里。信徒若转去谨守规条,使徒在他们身上的劳苦就徒然了。他也劝歌罗西圣徒说:『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在节期、月朔、或安息日方面,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属于基督。』(西二16~17)空有守日,没有基督,不过影儿罢了。

第二十四章亚西亚教会的不同看法——

1

然而亚西亚的监督们,仍持守遵行其先祖流传下来的风俗,其中为首的是Polycrates。他在写给Victor和罗马教会的书信中,也的确陈述了流传给他们的传统:

2

他说,『因此,我们紧守这个日子,不加也不减。亚西亚大光已经沉睡,只有当主再次显现的日子,才会再度升起。那时祂要带着荣耀从天而来,并要使所有圣徒复活。十二门徒当中的腓力,同着他两个上了年纪却仍是童身的女儿,安息在Hierapolis。他另一个一直活在圣灵能力里的女儿,现今也安息在Ephesus。

3

不仅如此,那带着祭司牌的祭司、殉道者、教师,又是躺在主怀里者的约翰,也在Ephesus睡了。

4

此外,Symrna的监督、殉道者Polycarp,以及Eumenia监督和殉道者Thraseas,都安息于Smyrna。

5

我还需要提到安息在Laodicea的监督和殉道者Sagaris,以及蒙福的Paipiriu吗?言行全然藉着圣灵的Melito太监,安息在Sardis;等待从死里复活时,从天而来的监督职任。

6

所有这些人都根据福音书,在第十四日守逾越节,不偏不倚的遵循信仰的准则。而我,Polycrates,虽是你们当中最小的,也是照着我亲人的传统而行。他们当中有一些人是我所紧紧跟随的。因我的亲属中有七位是监督,而我是第八位。我的亲属总是守着这日,当天人们[62]将酵除去。

7

因此,弟兄们,我既在主里六十五年,又曾见过世界各地的弟兄们,并已研读整本圣经,故不会被威吓的言语所惊吓。那比我更大的曾说,「我们应该听从神而不该听从人。」[63]』

8

在这之后,他继续写到那些与他同作监督者的相同看法,他说,『我也可以提到一些在场的监督,他们是您请求我召来的,而我也的确召了他们来。我若要写下他们的姓名,那将会有一大群。他们虽看我卑微,却同意我信上所写的,也清楚知道我并非徒有满头白发,因我一直在主耶稣的管制下过生活。』

9

于是,罗马教会的监督Victor,因为他们异于正统,当下就意图排除所有在亚西亚及邻近地区的教会。他也藉着书信,宣布将该处的弟兄们全部逐出教会。

10

然而并非所有监督都满意这样的处置。他们立刻劝他,设法顾到和平,合一并相爱。他们严厉指责Victor的文字,现今还在我们中间。

11

Irenaeus就是其中之一。他以他在Gaul所带领之弟兄们的名义,写了一封信,坚持只该在主日记念主复活的奥秘。但他也适当的劝告Victor,不要革除所有遵行古代传统风俗的教会。说了许多其他的事以后,他又说到:

12

『这争论不仅是那一天的问题,而是争论禁食方式的问题。因为有些人认为他们只需禁食一天,有些人认为两天,有些人要更多天,有些人计算他们的禁食应包括四十昼夜。

13

而这样的差异早已存在于那些遵守禁食的人当中,这问题并非在我们这时才出现,而是很久以前就存在于前人。他们或许并没有严格管制这事,因此建立这作法只是出于他们的单纯和爱好。然而他们在这一切当中,仍能维持和平。我们也当彼此保持和平。我们在禁食上虽不同,却要坚定我们信仰上的同心。』

14

他又加上一段叙述,我将这段话插在这里也很合适:『在Soter之前治理你当前治理之教会的那些长老们,就是Anicetus、Pius、Hyginus,同Telehphorus和Xystus。他们自己没有遵行这个[64],也不允许他们之后的人遵行。他们自己虽然不持守这个,但无论何时,当有来自遵行此作法之教会的人来到他们这里时,他们仍然与这些人保持和平。尽管遵行此作法的人,常敌对那些不遵行的人。

15

无论何时,他们都不因作法的不同而赶逐任何人。那些在你以前未遵行此一作法的长老们,也授圣餐给那些遵行此作法之教会的长老们。

16

当Anicetus时,蒙福的监督Polycarp正在罗马,当他们对某些事持不同看法时,他们立刻彼此和谐,而非互相争论。Anicetus不能劝服Polycarp不遵行他与主的门徒约翰及其余使徒同守的作法;而Polycarp也不能因他一定要维持在他之前的监督的作法,来说服Anicetus去遵行。

17

尽管事情如此,他们仍有亲密交契。Anicetus向Polycarp承认教会行政中的圣餐,显出无比的敬重。他们在和平的气氛下分离,那遵行的和不遵行,彼此都保持和平。』

18

因此这位名符其实的Irenaeus[65],在这件事上成为和平的制造者,为着教会的和平,劝慰并调解这事。为了这件事,他不仅修书与Victor,也给许多其他教会的治理者——

[62]即犹太人。

[63]徒五29。

[64]即守第十四日。

[65]谋求和平的Irenaeus,其名希腊文来自eirene,原文意即『平安』(peace)。这就是Eusebius在本节所说的『名符其实』。

第二十五章众人如何在逾越节的事上达成共识——

1

我们前面所提过的Palestine监督Narcissus、Theophilus、Tyre教会的监督Cassius、Ptolemais教会的Clarus,和那些和他们来在一起的人,都说到他们从使徒所接续的逾越节传统。他们在书信末了更进一步的说:『要尽力将这封信送到所有的教会,我们不会让那些心思容易偏离的人有机可乘。然而我们也要告知你们,在Alexandria的人也和我们在同一天守这节。因我们寄信给他们,他们也寄给我们。所以我们现在于同样的时候,以同样的方式,持守这圣日。』

第二十六章Irenaeus流传给我们典雅的作品——

1

除了我们以上所提Irenaeus的作品和书信之外,他另有一部简短却非常重要的对话:《论知识》(OnKnowledge),是为着反驳希腊人的。还有一项作品是《陈明使徒的讲论》(DemonstrationoftheApostolicPreaching),是写给他弟兄Marcian的。还有一本《汇编集》(Dissertations),其中有《希伯来人书》(EpistletotheHebrews),有《所罗门的智慧书》(WisdomofSolomon),他引用了许多段落。这些就是Iremaeus流传给我们的作品。Commodus于在位十三年后,结束执政。Severus在他死后六个月才被封为王,其间由Pertinax当政。

第二十七章当时其他活跃人物的作品——

1

许多人仍保有大量古教会作家的作品,以为记念。其中我们特别要举出Heraclitus的着作《论使徒》(OntheApostles)。而Maximus的作品《恶之源》(TheOriginofEvil)及《论造物》(OntheCreationofMatter),都讨论许多异端者所挑起的问题。还有Candidus的作品《论六日》(OntheHexaemeron)、以及Apion相同篇题的作品,Sextus的《论复活》(OntheResurrection)和Arabianus的论文,以及其他许多着作。关于这些人,因为我们没有资料,以致无法说明这些书信是写给何人,也无法指出他们所在的时间或生平。还有无数其他人的作品,也流传给我们,但我们连他们的名字都无法说出。这些人都是正统的教会作家,他们对圣经的解释就能显示他们的正统性与教会性。然而我们无法指出他们的姓名,因为他们并没在他们本身的作品当中署名。

第二十八章那些创始Artemon异端的人,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大胆破坏圣言——

1

Samosata的Paul[66]一再企图要在我们中间恢复Artemon的异端[67],有一段记载正与我们要检视的历史相吻合。

2

这位作家反驳说,他们所持的异端是新近发明的教训。但这异端坚称基督仅仅是人,并夸口说这教训是来自古代[68]。在这部着作中,他除了举出反驳他们不虔虚言的论点以外,又附加了以下的话:

3

『他们声称,他们现在所教导的,正是所有早期的人和使徒本身所接受并教导的事:福音的真理被保留直到Victor的时候-他是从彼得开始,罗马的第十三任监督,然而从他的继承者Zephyrinus起,真理就被败坏了。

4

若非圣经所言的与他们相冲突,他们所说的也许还有点可信。但早在Victor以前,就有些弟兄们的作品,是为着保卫真理,以对抗当时盛行异端所写。我指的是Justin、Miltiades、Tatian和Clement以及许多其他的人。在这些人的着作中,基督都被称为神。

5

有谁不知道Irenaeus[69]、Melito[70]和其他多人的作品当中,都教导基督是神又是人?自起初以来,有多少弟兄们所写的诗篇或颂辞,都颂扬神的道-基督,并祂称为神?

6

教会宣扬这一个教训已经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如他们所说,是直到Victor的时候,人们才传扬这种福音?他们既清楚知道Victor革除过那位硝皮匠Theodotus,亦即那位首先背道否认神又宣称基督仅仅是人的,怎么可以毫无羞耻虚构Victor的话?若是Victor附和并传布他们这种不敬虔的教训,他怎么会革除Theodotus这位异端的创始者呢?』

7

有关Victor的事就这么多。他的监督职任为时十年之久。Severus九年,Zephyrinus被立为Victor的继承者。撰写我们前述那本论到异端之书的同一位作者,在此又记载了一件发生于Zephyrinus时代的事,他是这样写的:

8

『我要题醒众弟兄们一件发生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事,若这事发生在所多玛,也足以使他们受到警惕。有一位坚信者(confessor)Natalius,不是以前的人,而是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

9

他曾因着某种原因,受Asclepiodotus和另一位兑换银钱者Theodotus所欺哄。这两人都是硝皮匠Theodotus的门徒,而这位Theodotus是第一位因着错乱和无知而被Victor革除于教会之外的人。我们之前已经说过,Victor是当时的监督。

10

Natalius被他们说服,当上这异端教派的监督,他们则供应他每月一百五十银币的薪水。

11

Natalius与他们勾结以后,经常在梦中被主的异象所警告。因为富有怜悯的神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不愿意这位曾作祂受苦之见证人的,被革除于教会之外而灭亡。

12

但他不留意这些异象,因他已陷入在他们中间为首的网罗,又被那败坏人的不当利益所迷惑,因此他彻夜为圣天使所鞭打,受到最严厉的惩罚。所以当他清晨起来以后,立即披麻蒙灰,满脸泪痕,仆倒在监督Zephyrinus面前。他在神职人员面前,甚至在平信徒面前打滚,要以他的眼泪打动那怜恤人之基督的教会。虽然他展示他所受的鞭伤,热切恳求他们的仁慈宽容,最终他仍不被允许有分于他们的圣餐。』

13

关于这事,我们要再加上另一段节录的话,也是同一位作者关于这教派的记载,他说,『他们大胆并鲁莽的处理圣言,不理会古教会的信仰法则。基督是他们所不认识的。他们不竭力寻求圣经所传讲的究竟,只努力使用各种形式的演绎法则,藉此建立他们的不敬虔。若有任何人提出一段神圣的真理,他们就先察验,能否从其中找出连结或分段形式的演绎法则[71]

14

他们是出于地,只知道谈论地,不认识从上头来的那位。因此他们放弃圣言,转而研究几何学(geometry)。Euclid为众人所尊崇,Aristotle和Theophrastus也被多人仰慕;甚至Galen还被一些人膜拜。

15

对于这些以不信之人的学问作为自己异端观点,进而以不敬虔**圣言中单纯信仰的人,我们还有甚么可说的呢?他们胆大妄为,插手干涉圣言,还说他们是在进行改正。

16

我说这些话驳斥他们,并非没有根据。任何人想了解,就可以知道。只要收集他们各种版本互相比较,就可发现他们当中也大有差别。

17

你可以发现,Asclepiodotus所讲的就与Theodotus不同。许多版本中,你可以发现许多改变,他们的门徒急切加上改正,这就是他们的败坏。Hermophilus的版本也与Apollonides的版本不相符合,前后不一。我们比较那些早先的版本,和后来为着他们的目的而曲解的版本,就可以发现他们大有不同。

18

这样的过犯何其狂妄!他们自己并非一无所知。他们或是因不相信圣经是圣灵的呼出,而成了异**;或是自以为比圣灵聪明。称他们是属魔鬼的,有何不可?他们无法否认他们犯罪的工价,因他们乃是亲手写下自己的着作。他们也不接受传下来的圣言,也不以此为依据来写作。

19

而他们当中有些人在败坏圣经时还觉得不肖,轻易否认律法书和先知书。他们假托恩典之名,却因这些不法和不虔的教训,沉沦至最深的低下之处。』关于这个主题,讲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66]关于PaulofSamosata的生平,请参考本书卷七第二十七章。

[67]早在Artemon之前,就有一位Theodotus(见本章六节和九节),约于主后一九○年从拜占庭来到罗马,教导这一学说。Hippolytus曾指出,Theodotus认为基督只有人性,否认基督神性。Theodotus认为耶稣在受浸时穿上圣灵,成为具有神圣能力的基督,于是祂完成神交付祂的任务,至终得着高举。因着传讲异端,他被罗马教会革除。之后,Artemon在罗马又重弹Theodotus的旧调。

[68]其实Artemon一派所言的确不虚,『养子论』(Adoptionism)是从早期就有的学说。简言之,此论认为基督不过是人,奉神旨意在地行事。但祂的成就竟超越神所期望,因此神决定收养祂,赐祂神性,使祂成为神的儿子,并将祂高举到万有之上。这种荒谬的基督论异端,最早见诸于主后一五○年左右之《黑马牧人书》(ShepherdofHermas),不料却在二世纪后期及三世纪大大流行,后来还发展成着名的『动力神格唯一论』(dynamicmonarchianism),影响层面之广,连罗马教会也不能幸免。Artemon的理论虽非甚么新奇学说,但他用严密解经方式尝试将养子论系统化的作法,确是教会历史上的首创。

[69]关于Irenaeus的生平,请参考本书卷四第二十一章。

[70]关于Melito的生平,请参考本书卷四第二十六章。

[71]这显示早在初期教会时,就有人采行批判式(critical)的解经方法。但这方法却被用来建立养子论异端。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卷五—— 引言 第一章在Verus统治时,在高卢(Gaul)因信仰受苦之人的数目及其所受的苦难 第二章神心所爱的殉道者,亲切的服事在逼迫中跌倒的人 第三章在殉道者Attalus梦中显现的异象 第四章殉道者信中推荐Irenaeus 第五章神因我们弟兄们的祷告,从天降雨给MarcusAurelius 第六章罗马监督一览表 第七章当时仍有忠信者行神迹 第八章Irenaeus关于圣言的声明 第九章在Commodus统治时的监督 第十章哲学家Pantaenus 第十一章Alexandria的Clement 第十二章耶路撒冷的监督 第十三章Rhodo以及他与Marcion争辩的记载 第十四章弗吕家(Phrygians)的假先知 第十五章关于罗马的Blastus派系 第十六章与Montanus和他假先知的相关事件 第十七章关Miltiades和他的作品 第十八章Apollonius如何驳斥Phrygian异端,以及他所提起的人 第十九章Serapion对Phrygian异端的看法
第二十章Irenaeus驳斥罗马**主义者的着作 第二十一章Apollonius如何在罗马殉道 第二十二章当时着名的监督们 第二十三章关于逾越节所引起的辩论 第二十四章亚西亚教会的不同看法 第二十五章众人如何在逾越节的事上达成共识 第二十六章Irenaeus流传给我们典雅的作品 第二十七章当时其他活跃人物的作品 第二十八章那些创始Artemon异端的人,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大胆破坏圣言 引言—— 1 罗马监督Soter任监督职位八年后过世,由Eleutherus继位为使徒后第十二位。当皇帝AntoninusVerus[1]在位第十七年时,因着各城发生许多骚乱,我们在某些地方受到更为厉害的逼迫,在世界各国都有无数的殉道者。这些都已记载于历史中,递传后代子孙。实在说来,这些都值得永远的记念。 2 对于这些事件最可靠的报导,我们的《殉道史集》(CollectionsofMartyrdoms)中有详尽的记载。其中不仅有历史性的叙述,也富有教育性。为着此时的需要,我要将这些事重新述说一遍。 3 别人所
写的历史记述,都是记载一些战争的胜利、敌人的战利品、将军们的战绩和士兵们的事迹。那些都是为着后代、国家和掠物,并被血腥和无数杀戮所**。 4 然而我们的叙述乃是说到神的行政,以最准确的文字,介绍我们所从事、为着人类心灵安宁的和平之战;我们也要说到一些为真理争战、而不只是为着国家奋斗的勇士。他们为着敬虔而奋斗,而不只是为着他们的挚友。诸如此类的叙述,都刻画在不朽的纪念碑上。这些斗士决意为着真正的信仰,坚毅忍受无数审讯,他们的得胜矗立在魔鬼的营垒之上。他们胜过那看不见的敌人,头上都戴着冠冕—— [1]应是MarcusAurelius第十七年,也就是主后一七七年,此乃Eusebius之误。 第一章在高卢(Gaul)那些为着信仰受苦之人的数目及其所受的苦难—— 1 殉道者的竞技场位于高卢。其中两个最着名的城市是Lyons和Vienna。二者皆为Rhone河所穿越,广大的流域涵盖整个地区。 2 关于那些殉道者的消息,是由当地最出名的教会寄给在亚细亚和Phrygia的教会。以下的叙述,就是事情在他们中间发生的始末。我要引用他们自己的话: 3
「在高卢(Gaul),住在里昂(Lyons)和维也纳(Vienna)的基督奴仆,写信给在亚细亚和Phrygia,和我们有同样信心和盼望的弟兄们,平安恩典和荣耀从父神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4 在提到一些其他事情之后,他们就用以下的话开启此事的主题:「在这个国家,弟兄们的确受到极大的苦难,极度疯狂的异**反对圣徒,殉道者忍受痛苦;对于这些,我们的确不可能述说并描写的完全。」 5 仇敌已尽全力猛烈攻击我们,这给了我们一个前兆,指明他将来也要如何尽其所能,无不用其极的在我们中间行动。的确如此,他不择手段,差遣他自己的仆人来对抗神的仆人。所以我们不但不被允许进入房子、浴室、市场,甚至属于我们的每一件东西,都被禁止在任何地方出现。 6 但神的恩典为我们争战,拯救那些软弱的,并预备一些人像坚固的柱石,藉着忍耐,以承受并抵挡仇敌一切猛烈的攻击。他们与祂一同争战,忍受各种羞辱和折磨。但他们即刻转向基督,看那至大的苦难为无有,确实的说出:「我们今时的苦楚,不足以将要显现于我们的荣耀相比。」[2] 7 首先,他们很有尊严的承受一切加诸于他们身上的
邪恶之事,就如群众的叫嚣、击打,财物被抢劫、掠夺,被石头打,被监禁,他们所遭受的,有如野蛮人随其所好对仇敌所施予的攻击。 8 在这之后,他们被带到法庭,在大众面前被法官和市政府审讯,他们被监禁,直到总督来到。 9 然后,他们被他带去审判,我们承受从他而来各式各样的残酷虐待。「有一位弟兄VettiusEpagathus实在充满对神对人全般的爱。他虽然年轻,但言行举止无可指责,和年长的Zacharias有同样的见证。他处世公义,遵行主的诫命,无可指责,并乐于助人,充满了对神的热忱,并且灵里火热,因着他有这么高品的性格,当他见到对我们的审判是不公正的,就再也不能忍受。他清楚表明他的愤慨,并要求为他们的弟兄们辩护。当时他大胆宣称,我们并没有违背我们的信仰或对神的敬虔。」 10 对此,法庭四周围的人,大声叫嚣抵挡他,因为他是个有声望地位的人,总督也不准人这个光明正大的要求,只得询问他是否也是位基督徒。他尽其所能的用清楚明亮的声音承认,因此他也被列入殉道者的数中,并公开被称为基督徒的辩护者。但他有圣灵(辩护者)在他里面,也就是说,比Zacharias更丰满的灵。
藉此,他的确显出丰满的爱,毫不保留自己的性命,并以为弟兄们辩护为荣。他实在是基督真正的门徒,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都跟随。 11 「之后,其他的人也被分开,第一批殉道者立即欢乐的忍受苦难,并在殉道前欣然表白其信仰。事实上他们似乎并未预备好且不够老练,并显得软弱,无法忍受强大而严厉的争战。这些人中的确有十位退却,这使我们弟兄们极度悲哀;那些未被逮捕的人,热忱也减弱不少。然而,他们的确忍受了各种苦难。这样的事总是临到殉道者,不曾离开他们。 12 因着我们不确定他们能否坚持到底,我们确实感到极大的恐惧。我们不是害怕要遭受的虐待和折磨,而是害怕他们至终将改变心志而背道。 13 每日都有人被捕,殉道者的人数加增。这的确是值得的。因此,两个教会所有热心的人聚在一起,因着他们的尽心竭力,教会被建立起来。」 14 「我们有些弟兄的仆人是异**,也在总督下令搜查我们时被逮补。这些人看到圣徒们所受的酷刑就觉得害怕,在撒但的鼓动及旁边士兵极力的怂恿下,控告我们以自己的儿子为食,并有近亲相奸的事。这样的罪,不要说要我们口中题到,就是连心中想到都是不法的,我们甚至不
相信这是人所犯的。 15 这事就传到外地,所有的人都以极其野蛮的方式对待我们。已往,因着他们与我们有亲属关系,就约束自己而不敢过分对待我们。但此时,他们甚至极端残暴的攻击我们。这应验了主所宣告的话说,『日子将到,那时杀害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 16 之后,神圣的殉道者忍受无以言喻的苦楚,直到最后一刻;撒但尽全力攻击,连有些亵渎神的事,他们都说出口。 17 暴民、总督、和士兵集体疯狂,肆无忌惮,反对Vienna的执事,也反对Maturus,这位Maturus是一名刚信主的人,却是一位尊贵的信心斗士。同时,他们也对抗Pergamus本地人、当地教会的柱石和根基Attalus。他们也凶猛的对抗Blandina,基督在她身上彰显出来。因着爱神的缘故,在人身上丑陋可鄙的事,因着神的同在而被视为是极大的荣耀。这些都真实有力的表明出来,而不是仅仅是外表的荣耀。 18 我们恐惧颤兢,她地上的女主人(她自己本身也是正在争战的殉道者之一)担心她会因着肉体的软弱,而无法自由宣告她的信仰。但Blandina满了能力,甚至那些从早到晚轮番上阵折磨她的人,也只得承
认他们为她所击败。他们不能再用甚么击打她,却觉得希奇,她仍能忍耐她全身被撕碎拆毁。他们都能见证说,只要一种苦刑就足以毁灭生命,根本不需要对她采用如此多种痛苦不堪的刑罚。 19 但这位蒙福的圣徒,有如一位尊贵的搏斗者,在自我表白中重新得力,她重复着说,『我是位基督徒,我没作任何邪恶的事。』她的痛苦解除,重新得力,并进入安息。」 20 「而Sanctus自己也尊贵的忍受人所能想到各种不同的酷刑,那实在超乎人所能忍的限度。那些邪恶的**者盼望藉着他们持久、厉害的酷刑,使他们可以得知一些他不应该说出来的话。然而他坚决抵抗,甚至不说出他的名字、国籍、是为奴的或自由之身。对于所有提出的问题,他都以罗马语言回答,『我是位基督徒。』他承认这个,以此代替他的名字,种族,籍贯和一切。那些异**不能从他听到其他的话。 21 其间,因着总督和**者的恶心,他们之间争论要如何用酷刑对抗他。但他们不能更进一步的击打他,因此他们在他身上柔软的部位绑上一块烧红的铜板。 22 但他仍不屈服也不动摇,坚决承认信仰。这实在是由来自天上,流自基督身上的活水泉所加强。他受苦的证明
显于他的身体,持续的伤害将他撕裂且萎缩成一团,外观上早已失去人形。 23 基督的受苦在他身上神奇的展现出来,仇敌被击败,这给其余的人立下一个榜样。只要有父神的爱,没有甚么是可怕的,只要有基督得胜的荣耀,没有甚么是痛苦的。 24 当天,**者再次无法无天的逼迫他,他们以为他的伤口会红肿发炎。若他们用相同的酷刑,就会使他屈服,因那时他已甚至不能忍受人手的触摸。死在这种酷刑之下,会让其他的人胆战心惊。但他不但在外表上没有如此,而且他的身体还令人意料之外的起来,恢复了以往四肢的形状和性能,站立面对随后临到的酷刑。藉着基督的恩典,他第二次所受的酷刑,不是他的刑罚,而是他的医治。」 25 「那恶者进一步刑罚Biblias,她也在那些承认信仰的人之一,那恶者认为她已被吞吃,急着加重定罪她,说她亵渎神,以为她是懦弱胆怯,容易屈服,就逼她说出一些不敬虔的话反对我们。 26 但在受迫当中,她回转并回复正常,有如从熟睡中苏醒一般。在她面前的刑罚,也就是地狱的永刑提醒她。她就以此反驳亵渎她的人,说,『这些人认为有分无理性动物之血都是不法的,他们怎可能吞吃自己的小
孩?』因着她表白自己是基督徒,就加入殉道者的行列。」 27 「因着殉道者的忍耐,暴君所有的**都被基督所击败。魔鬼尽其所能的想出其他阴谋,其中一种是将她们囚禁在黑暗阴森的监里,双脚被如木狗的刑具拉直到极点。还有当撒但邪恶暴虐的附庸被刺激煽动时,惯于加在囚犯身上的其他酷刑。因此,为数甚多的人在监里窒息致死。许多人像主一样,离世时显出祂的荣耀。 28 他们当中有些人受到残酷的虐待,虽用各种方法使他们恢复,也几乎无法存活。他们虽被囚在监里,得不到人的帮助,却从主得着加力,身心都满了主的大能,甚至激励其余的人。但是那些新信主的人和那些新近被捉拿的,因身体未受过审讯的锻炼,不能忍受监禁的**,而死在狱中。」 29 「有福的Pothinus在Lyons很忠心的执行监督的职任,也被拖到审判台前。他已年过九十,身体虚弱,并且呼吸困难。虽然如此,他的灵中火热,急切渴望殉道。他年纪老迈,又因疾病,身体几已近乎销化。但他仍维持他里面的生命,藉此基督得着胜利。 30 当他被士兵带到台前时,有些官长伴随他,有如基督一般。当群众大声呼叫抵挡他时,他却作了尊贵的见证。
31 当他被总督审问,『谁是基督徒的神?』,他说,『如果你配知道,你就会知道。』之后,他被人无情的拖开,忍受多次鞭打,那些人无视于他的年迈,尽其所能的用手脚虐待他。而那些离他稍远的人,都将他们手中所有的东西丢向他。大家都认为,如果他们不这样无理的恶待他,就是大恶大不敬,因他们认为这样是替他们自己的神报仇。他几乎无法呼吸,被人丢在监里,两天之后,就在那里断气死去。」 32 「那时,神展现祂奇妙的作为,在弟兄们当中,基督无限的怜悯也前所未有彰显出来。但这些都是靠着基督的能能力。 33 那些在第一次被捕就否认主名的人,也遭到囚禁,和其余的人受同样的苦。但他们否认自己是基督徒,在此时对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反而这些承认他们是真基督徒的人,就因基督徒的身分被监禁,没有遭到其他嫌疑或罪名的控告。但那些人却因谋杀犯的罪名被监禁,受到加倍严厉的惩罚。 34 前者因着殉道的喜乐、所应许的盼望、基督的爱、父神的灵,而确实得着加力。但后者却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而哀恸。所以他们被带出来时,他们两种人的表情,明显不同。 35 前者乃是喜乐的走出来,他们的
面孔交织着极大的荣耀和恩典,所以他们身上的捆绑状似高贵的装饰,像新妇一般佩带金色的手镯,充满基督甜美的香气,如同用地上香膏所膏抹。但其他的人却垂头丧气,沮丧哀伤,蒙羞受愧,又被异**羞辱,认为他们卑下懦弱。他们身负谋杀的罪名,失去被称为『基督徒』这尊贵、荣耀、予人生命的称谓。因此,其余的人看见他们这般结果,心中越发坚定。那些被捕的人立刻表白自己,甚至一点都不容让恶者在他们心中有反对的提议。」 36 他们进一步说了一些感言,接着又继续说,「之后,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殉道,如同一个献给父神、以各色花朵所组成的冠冕。这些尊贵的战士,坚定的忍受了各样的争战,他们已经得着荣耀的胜利。他们的确应该得着伟大不朽的冠冕。 37 Maturus、Sanctus、Blandina和Attalus都因此被带至露天剧场与野兽搏斗,为那些无情的异**所观看。正因我们的缘故,这场人兽搏斗的表演日期,也刻意的被公布。 38 Maturus和Sanctus再次于露天剧场中经历一切前所未有的苦刑。就如他们已在先前许多争战中击败仇敌,现今正竭力要得着那个冠冕。他们再次经历这些苦难,承受那加
诸于他们身上的鞭笞,忍受那被野兽拖拉所造成的伤痕。疯狂的人群,此起彼落的喊叫着,要他们作这作那。最后,还要承受坐铁椅的酷刑,他们的身体在其上被烤焦,身躯因此产生令人作呕的烟味。 39 **者并不就此罢休,反而变本加厉,尽其所能要耗尽他们的忍耐。然而,除了从起初他们从Sanctus听到的表白之外,他们不能再引诱出甚么话。」 40 「因此,这两位在大半年日中历经重大争斗却仍然存活的人,终于被处死。当天,他们在各样搏斗中被公然示众。 41 而Blandina是被捆绑并被挂在刑柱上,暴露并等着被野兽攻击,并作牠的食物。她被挂在那,如同被挂在十字架上。因着她的热切祷告,使正在搏斗中的殉道者得着鼓舞,欣然乐意殉道。他们肉眼所见的,似乎是他们在争战中的姊妹;但他们所注视的,是为他们钉十字架的那一位。这使那些信祂的人更有把握,现今为基督的荣耀受苦的,将永远享受活神的交通。 42 但那时没有一只野兽去碰她,于是她被人从刑柱上取下,押回狱中,等候下一次搏斗。藉着在许多次搏斗中得胜,她无可置疑的定罪了那狡猾的蛇。她虽弱小卑下,却穿戴基督耶稣这位大能无敌的争战者
。这鼓舞了她的弟兄们。她在多次审讯中征服仇敌,得着不能朽坏的冠冕。」 43 「Attalus自己是一位杰出人物,虽一直被大众厉声诘问,却完全预备好面对争战,因他明白自己没有行过甚么恶事。他实在是一位在行为举止上有操练的基督徒,并一直是我们真理的见证人。 44 他被带到竞技场中央,在他前面摆着一个以拉丁文写的牌子:『这是基督徒Attlaus』,众人都厉声辱骂他。总督得知他是个罗马人,经下令将他和其余人一同还押狱中。关于这些人的事,他已写信给Caesar,现在正等着皇帝的决定。 45 对他们而言,他(Attlaus)在其间并非闲懒无为,藉着他们的耐心和恒忍出彰显基督无法测度的怜悯。藉着那些仍存活的人,死人被点活,殉道者也向那些非殉道者(就是那些退后离去的人)显出同情。圣母也欢乐,因那些当她带来是已死的人,又活了过来。 46 藉此,那些退后跌倒的人再次回想他们的脚踪,于是又火热起来,学习表白他们的信仰。现今他们又活了,并且信心得加强。他们来到审判台前,受总督的审判,神甜美的注视他们,因祂不愿罪人沉沦,乃愿万人悔改。 47 该撒(Ca
esar)写信来说,他们应被斩首,但若有任何人愿弃绝这信仰,就可以免除。于是举行了**,各国大批的群众都来参加。起初,总督将殉道者带出来,将他们公然示众。他再次察验他们,凡有罗马公民权的,就被判斩首,其余的人被丢给野兽吞吃。 48 奇妙的是,在那些先前否认祂的人身上,基督也得着荣耀。本来他们是站在外邦人这边,可免除所有的嫌疑,但此时却承认他们的信仰。起先,他们的确被隔离审讯,似乎即将被免除刑罚。但当他们转而承认信仰,于是就被列为殉道者的数中。然而还有些人丝毫没有信心,也没有将要披上礼服的意念。他们因不敬畏神,就要被留在外面,作地狱之子,他们因着背道,亵渎他们自己的道路。 49 但其余的人却深爱教会,当他们受察验时,其中有一位Phrygian的医生Alexander。他在Gaul住了多年,爱神,以能率直陈明真理而闻名。他满有使徒的恩典,当他站在审判台前时,四周的人见他受苦,犹如产难临到妇人一般。但他仍以手势鼓励其余的人,好好的表白自己。 50 那些先前否认其信仰的人,因而深感愧疚,回头承认他们所信的。群众对Alexander大声叫嚣,好像他是罪魁祸首。
总督质问他是何人,他回答说,我是基督徒。因此次**和Attalus一同步入竞技场。总督想要讨好群众,就再次将Attalus丢给野兽。」 51 「他们在露天剧场历经痛苦的搏斗,忍受了人所能想的到各样虐待和惩罚。最终他们被处死。对Alexander而言,他没有一声痛苦的哀号,反而在心中与神联合。 52 当Attalus被置于铁椅上,烤焦的身躯生出烟雾时,他以拉丁语对大家说,『你们所作的事是吞噬人,但我们既不伤害人也未行任何恶事。』当他被问到神的名字时,他回答说,神不像人,他没有名字。」 53 「之后,在搏斗表演的最后一天,Blandina被带进场中,十五岁的年轻人Ponticus也与她一起。他们每天都被带出来,观看其他人所受的酷刑。他们也被迫向偶像起誓,但他们坚决否认假神。群众对他们大发雷霆,无视于男孩的年幼,也不考虑她是女性。 54 这些人让他们经历各种恐怖的酷刑,竭其所能并想尽办法要他们起誓,但仍不能遂其目的。Ponticus受到他姊妹的鼓励,那些异**也都看出她鼓励并坚固他,他因此在尊贵中忍受所有的痛苦,舍弃他的魂生命。 55
最后,这位蒙福的Blandina有如一位尊贵的母亲,鼓舞她的孩子们,将他们像得胜者一样献给至大的王。当她回想着她的孩子们所忍受的一切争战和苦难,她喜乐欢腾的迎向前去,好像被请赴婚宴,而不是被野兽吞吃。 56 她受鞭打,被暴露于外给野兽吃,被烤焦,最终被丢在一个网里,又被放在一只公牛面前。她被野兽抛来抛去,由于她坚定的盼望和信心以及她与基督的联结,对这一切就不再有任何感觉。她也被处死。即使外邦人也会承认,他们当中没有一个女人像她一样,能受这么多又这么大的苦难。 57 即使他们对圣徒如此狂暴残酷,他们仍不满足。这些凶暴野蛮的族类,受到撒但如兽类般的激动,他们的暴怒不能平息,所以他们就想出独特的方式,凌辱圣徒的遗体。 58 总督和众人没有因殉道者被击败而惶恐,他们似乎失去理智,如野兽一样疯狂暴虐,变本加厉,对我们不义又充满敌意。这实在应验了经上的话说,『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启二二) 59 对于那些在监狱里窒息而死的人,他们将这些人丢给狗吃,并且还派人昼夜看守,免得被我们领去埋葬。无论他们是被野兽撕碎或是被火焚烧,这
些人都也是如此。他们犹如军队一般,持续多日谨慎看守这些人的头颅和躯干,免得他们被埋葬。 60 有些人愤怒得向他们咬牙切齿,急切找出更严厉的办法来惩罚他们;有些人一再讥笑侮辱他们,一面惩罚殉道者,一面颂扬他们的偶像。还有些人较为温和,多少显得有些同情,责怪着说,『他们的神在那里?他们爱祂胜过自己的生命,这信仰对他们有什么益处?』 61 这就是在外邦人对待我们的各种方式。但我们的弟兄却受了极大的痛苦,因我们没有自由将尸首入土埋葬。我们不能在夜间作这事,也无法用钱或劝服他们,甚至我们祷告恳求亦无法感动他们。他们尽力看守,好像只要尸体不埋葬,对他们而言就是很大的益处。」 62 对于这些事,后来又有一些附加的话说,「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用各种方式凌辱殉道者的身体,然后将他们暴露于外六日,末了又被这些恶人烧成灰烬,丢在隆河里,在附近漂散。这样,就使他们在地上不留任何痕迹。 63 好像他们这样作就可以击败神,或是防止他们复活。这些人宣称,『他们不再有任何复活的盼望,他们引进这新奇的信仰,这种信仰藐视最可怕的惩罚,使他们预备好欢然面对死亡。现在我们要看看,
到底他们会不会复活,他们的神会不会帮助他们,拯救他们脱离我们的手?』」—— [2]罗八18。 第二章神心所爱的殉道者,亲切的服事在逼迫中跌倒的人—— 1 在前述那位皇帝[15]的统治下,这些事发生在基督的教会中。由此我们可以很合理的推测,在其他各省发生的事件和经过。我们在此附上同一封书信中节录的段落,其中记录了殉道者的温和与恩慈: 2 『他们热切的效法基督-祂本有神的形像,却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16]。他们虽然同样为人尊重,又屡次受殉道之苦,与野兽搏斗后被关回监里,全身布满烙印、伤口和疤痕;但是他们并不夸口自己是殉道者,也不许我们用这名号称呼他们。我们当中若有任何人在书信或谈话中称呼他们为殉道者,他们就会严厉责备那人。 3 因他们乐意将「殉道者」的称呼留给基督-「那真实忠信的殉道者(见证人)[17],死人中的首生者[18],神圣生命的王[19]。」然后他们也提到那些已经离世的人,说,「他们已是殉道者,因他们承认信仰时,基督认为他们配蒙悦纳,并在离世时为其殉道作了保证。但我们不过是平凡又低下的笃信者(confessor)。」他们流泪恳
求弟兄们为他们迫切祈求,使他们得以完全。 4 他们的举止显出见证的能力,他们忍耐、豪迈、无畏的精神,指明他们的尊贵。然而因着敬畏神,他们拒绝弟兄们称他们为殉道者(见证人)。』 5 稍后他们又说到,『他们在神大能的手下降卑自己,现今藉此得着高升。他们为万人祈求,却不控告人。他们为万人求恕,却不捆绑人。他们为那些苦待他们的人祷告,就像完全的殉道者司提反所祷告的一样:「主阿,不要将这罪归与他们。」[20]若他尚且为那些以石头打他的人代求,他岂不更为弟兄们祷告[21]吗?」』 6 在提到其他的事情之后,他们又说,『因着真实的爱,他们与祂一同经历至大的争战:那兽以为已经吞吃他们,却因咽喉哽塞而将他们活活吐出。但他们并没有因此在失败者面前自夸,反而照着并使用他们的丰富,帮助他们满足需求,如同母亲以全般的慈爱,在父神面前为他们的缘故多多流泪。 7 他们要求生命,祂就给了他们,他们也和邻舍分享这生命。他们胜过一切,就离世归神。他们爱好和平,向我们推崇和平,并在平安中到神那里。他们没有将悲哀留给母亲,也没有将纷争或不合传给弟兄,只有喜乐、平安、和谐与爱。』
8 因着有人在逼迫之后以无人性、无怜悯的手段来处置基督的肢体[22],因此我们附上蒙福弟兄们关爱跌倒之人的这些记载,是相当合宜的—— [15]在引言中所说的是AntoninusVerus,但实际上应是MarcusAurelius。 [16]腓二6。 [17]启一5,三14 [18]启一5。 [19]参启三14。 [20]徒七60。 [21]『请圣人代求』(InvocationoftheSaints)也是初期教会开始产生的一种偏差实行。当时在受逼迫的教会中普遍相信,圣人(如殉道者)在天上为地上受苦的人代求,能使受苦信徒胜过逼迫。这种实行是由『基督身体中肢体彼此相交』推论而得,没有任何经文的直接支持。而说已故圣徒在天上代求,更是超越圣经的异想。已故圣徒不是升天,乃是下到阴间(约三11,徒二34);在天上代求者,惟基督一人而已(来七25,徒七55~56,提前二5)。 [22]Eusebius在此应是反对Novatian一派严厉处分失败者的作法。从逼迫开始,教会就有是否再接纳失败信徒的问题。在Decius大逼迫之后,这个问题终于造成
两方(补赎后可接纳与绝不接纳)爆发严重冲突,导致大公教会的**。(详见本书卷六第四十三章)。 第三章在殉道者Attalus梦中显现的异象—— 1 在上述殉道者所写的同一部书信中,还有另一项值得记念的事。无人能够阻止我们将这事告知我们的读者[23]。其内容如下: 2 『殉道者中有一位是Alcibiades。他过着刻苦己身的生活,通常除了水和面包之外,不用其他食物。当他被下监后,也想持守同样的生活。但Attlaus在头一次的竞技场搏斗后,于梦中得着启示,指出Alcibiades没有好好享用神所造之物,因此绊跌了别人。 3 于是Alcibiades听命顺从,不再限制饮食,只将感谢献与神。他们并非缺乏神圣的恩典,只不过是以圣灵为策士[24]。』关于这些事,这样说已经足够了。 4 在Phrygia,Montanus、Alcibiades(不同与上述殉道者Alcibiades)与Theodotus的跟随者,开始散布他们对说豫言的臆测。那时在不同的教会中,还有许多出于神圣恩赐的神奇能力,这使他们说豫言的作法获得不少人的认同。当教会为此产生争议时,
Gaul的弟兄们再次表现他们正确、合乎敬虔的判断,并公开几封被处死之殉道者的书信。这几封信是他们在狱中写给在亚细亚和Phrygia弟兄们的,同时也写给Eleutherus。Eleutherus是罗马监督,当时正在致力于教会的和谐—— [23]Eusebius在此乃是以一为殉道者的生活说到Montanus禁欲主义的不宜之处。 [24]面对Montanism号称从神得着启示,应当过一种修行的刻苦生活,Eusebius在此也以殉道者得神『启示』,并以『圣灵为策士』,来劝神子民应当正常饮食,免得绊跌他人。 第四章殉道者信中推荐Irenaeus—— 1 那些殉道者也将时任Lyons教会长老的Irenaeus,推荐给前文提及的罗马监督,并说了许多赞许的话,正如以下这段摘录的话所示: 2 『我父Eleutherus阿,我们祷告并渴望您常于一切事上在主里喜乐。我们请求我们的弟兄,也是我们的同伴Irenaeus带这封信给您,请您以尊贵待他,如同您对基督的新约热切一般。若有任何人足以得称公义,我们的确可以首先推荐这人。他是教会长老当中的第一人,这也是他目前的职位。
』 3 为何我们在此要写出上述书信中所题到殉道者的名字?在这些人当中,有的被斩首,有的被丢给野兽吞吃,还有的在狱中睡了。为何我们要题到有多少还活着的笃信者?因为若有人想要知道这些,只要查读书信本身,就可得到完整的记载。这些事我们都已列入《殉道史集》(CollectionsofMartyrdom)中。这一切都是发生在Antoninus执政之时。 第五章神因我们弟兄们的祷告,从天降雨给MarcusAureliusAurelius—— 1 据说[25],Antoninus的兄弟、该撒MarcusAurelius,在即将与日耳曼人与撒玛利亚人开战时,他的军队苦于干旱,情况危急。但Melitene军团的士兵,藉着赐给他们力量的信心,在受命至敌前摆阵时,双膝跪地[26],如我们所习惯的祷告一样,到神前向神祈求。 2 对仇敌而言,这实在是奇特的一幕。据说,当时立刻有奇妙的事发生。突然雷电交加,敌军溃散,四处窜逃;接着大雨降下,纾解了那些求告神的军兵,脱离已经濒临渴死的边缘[27] 3 这次事件曾由一些对此有兴趣的非基督徒作者所记载。同时,我们自己
的人也记录这一切事。那些历史学家不明白我们的信仰,他们对这些事感到神奇,却不知道这件事是神答应我们弟兄的祷告。但我们弟兄们是爱真理的人,他们是以平实无华的文字记录这事。 4 其中有Apollinaris。他提到说,因祷告而带下神迹的那个军团,蒙他们的君王封赐一个名符其实澈妐饱C从那时起,他们便被称为fulminea,罗马文的意思是『闪电兵团』。 5 Tertullian也是这些事件的可靠见证人。在我们之前提及、由他写给罗马议会的《为信仰辩护》(ApologyfortheFaith)一文中,他以更为强而有力的证明,肯定这件史实。 6 他写到说,智慧的皇帝Marcus曾于现存的书信中见证,他的军队在日耳曼濒临渴死边缘时,被基督徒的祷告所拯救。他也说到,这位君王曾以死刑恐吓那些企图控告我们的人。 7 他又说,『这些残酷邪恶不义之人用来攻击我们的,是甚么法律?这法律连Vespasian征服犹太人之后,也不曾施行过。Trajan还删除这法律的一部分,禁止捉拿基督徒。即使那位好管闲事的Adrian,就是Pious,也禁用这法律。』每个人都能按自己的好
恶,来处理这事。我们要继续按着次序,述说以下的事。Pothinus在九十岁时,和Gaul其余的见证人一同殉道,由Irenaeus继承他在Lyons教会的监督职任。我们知道,Irenaeus在年轻时曾听过Polycarp说话。 8 在《驳异端》卷三中,他附上罗马教会监督的继承表,一直记到Eleutherus-我们所说的就是这个时代。Irenaeus也在那时完成他的作品,他是这样写的:—— [25]照Eusebius的习惯,这词指明本章事例系出自口传,而非文字记载。 [26]在初期教会,祷告常是双膝跪地。 [27]根据历史记载,主后一七四年时,罗马军对于今日的匈牙利境内遭遇极度干旱,结果为一场及时暴雨所拯救。这场雨不仅解除干渴困境,也吓退敌方蛮族,带来胜利。 第六章罗马监督一览表—— 1 『在蒙福的使徒们建立这教会之后,就将监督职分传给Linus[28],保罗在写给提摩太的书信中也提到这位Linus[29]。 2 他的职位由Anencletus继承,之后Clement担任监督,他是使徒后第三位,曾亲眼见过这些蒙福的使徒,与他们有密
切的交通。使徒们的教训言犹在耳,他们的传统历历在目。不仅Clement如此,还有许多受过使徒教导的人,现在仍然存活。 3 在这位Clement的时代,哥林多的弟兄们发生争论,罗马教会写了一封相当合宜的书信给哥林多人,使他们和好,更新他们的信心,并将从使徒们所领受最新的教训告诉他们。』 4 之后他说,『这位Clement由Evarestus接续,Evarestus由Alexander继承,然后接下来的Xystus是自使徒起算的第六位。在他之后是Telesphorus,曾荣耀的受殉道之苦。再来是Hyginus,在他之后是Pius,后来又由Anicetus接续,Soter又接续Anicetus。从使徒算起的第十二位是Eleutherus,目前正尽监督之职。 5 教会的传统与真理的传讲,也是依照这样的次序和统续,由使徒们传递给我们。』—— [28]关于这位Linus,请参阅本书卷三第二章 [29]提后四21 第七章当时仍有忠信者行神迹—— 1 Irenaeus在他所写、由五卷书构成的着作中报导这些事,并与我们所说的一致。该着作名
为《驳似是而非之言》(RefutationandOverthrowingtheFalseKnowledgesoCalled)[30]。他在卷二中指出,即使在他当时的时代,有些教会中仍有神迹奇事的发显。 2 他说,『…但他们现在比较少有叫死人复活的事,就像主所作,以及使徒们藉着祷告所作的。有时候,因着特定的需要,全教会因着弟兄相爱,会禁食祷告和祈求,使气息又回到已故之人的身躯。藉着圣徒的祷告,人就得复起。』 3 说了些其他话之后,他又说,『如果他们说,我们的主只不过是冒充作了这些事,我们就要请他们回头看看先知们所说的话;我们也要指出,所有这一切事都已经准确的预告了。并且这一切事都已应验,因为惟独祂是神的儿子。因此,祂的真门徒就从祂领受恩典,各人白白从祂领受恩赐,在祂的名里行这些事,使人得着益处。 4 有些人的确能赶鬼。而这些脱离污灵而得洁净的人,都相信主,并为教会所接纳。有人能预知未来,得见异象,并像先知一样-F默示。还有人能按手治病,使人恢复健康。不仅如此,正如我们前面所提,也有死人得复活,与我们同在多年。 5 我们还需多说甚么?我们不可
能尽数教会在耶稣基督的名里,从神得着多少恩赐?这耶稣基督在本丢比拉多手下被钉死十架。教会时常运用恩赐,使异**得益处,不是为欺骗,也不是为取利。教会的恩赐既从神白白得来,也就该白白给予。』 6 这位作者在另一处又写道,『我们听说教会中许多弟兄有说预言的恩赐,能凭着灵说各种方言,能为着人的益处,显明人暗中的隐情,又能宣示神的奥秘。』关于各种恩赐,与那些配得者继续与我们同在,在此已经充分说明—— [30]就是后来以通俗拉丁文流传下来的《驳异端》(AgainstHeresies)。该书希腊文原版已失传,但卷一有不少篇幅因被Hippolytus及Epiphanius的着作引用,而得到保留。全书以驳斥智慧派异端为主轴,其中又以Valentinus派为主要打击目标。卷一讲论智慧派学说之内容,卷二依序驳斥其谬论。卷三至卷五陈明基督徒信仰,作为与智慧派异端之对比。 第八章Irenaeus关于圣言的声明—— 1 在本书起头我们曾经承诺,若有需要,会摘录古教会长老及史家的说法。在他们的文字中,曾说明那交付给他们关于正典(canonicalbooks)的传统。Irenae
us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在此要引用他的话,首先是关于他如何说到福音书: 2 『马太在希伯来人中,以他们自己的方言写下他的福音书,而彼得和保罗正在罗马传扬福音并建立教会。 3 这些人离世之后,彼得的门徒及译者马可,将彼得所传讲的写下并交付与我们。而与保罗同行的路加,也将保罗所传的福音写下。 4 之后,主的使徒约翰,就是躺卧在主怀里的那位,也于留在亚西亚的以弗所(Ephesus)时,写了他的福音书。』 5 以上这位作者在前述作品卷三中所提到的事。他也在卷五中,解释了约翰《启示录》中敌基督名号之数字的算法:『事实上,在所有权威古抄本中,我们都可以发现这数字。当面见过约翰的人也证实此事,他们告诉我们那兽名的数目,照着希腊人的算术,由字母就看得出来…。』 6 他又进一步说到这兽:『关于敌基督名字的事,我们并不敢冒险确定去肯定甚么。若是现在有需要将他的名字清楚的公布出来,当时早就会启示给那人约翰了。这启示并非很久以前为他所看见,而是可以说,几乎就在我们这一代,约在Domitian执政末期。』 7 这是他在我们题到的着作中,说到关
于《启示录》的一些事。他也提到约翰的第一封书信,并从其中摘录许多见证。他也提到《彼得前书》。他不但知道并接纳《牧羊人书》(ShepherdofHermas),并且也说,『这经说的很好,说,「首先要相信只有一位神,他创造万有并完成一切。」』ofHermas),并说,「在他的书中说的很好,那里宣告说,『首先要相信只有一位神,他创造万有并安排一切。』」 8 他也准确引用所罗门的《智慧书》(WisdomofSolomon)说:『神的异象产生不朽,而不朽使我们亲近神。』他又提到一位既是使徒又是长老的人。他并没有提到这位长老的名字,但提到他对圣言的解释。 9 他进一步提到殉道者Justin和Ignatius,并从他们的着作中引用一些见证。他也应许要特别撰写一部着作来反驳Marcion。 10 关于《七十士译本》的翻译,我们来听他是怎样说的:『神在真道里成为人,主亲自拯救我们,赐给我们生于童女的记号。并非如以弗所(Ephesus)的Theodotian和Pontus的Aquila等自以为是的解经家所译者:「看哪,必有妇女怀孕生子。」该二人都是由犹太教转信基督的。结
果后来的Ebionites也随着说,耶稣系约瑟所生。』 11 他立刻又附加说,『在罗马人建立其帝国以前,当马其顿人(Macedonians)仍据有亚西亚(Asia)时,Lagus的儿子Ptolemy野心勃勃的要以许多珍贵的着作,去充实他在Alexandria所建立的图书馆。于是他要求耶路撒冷的居民,将他们的圣经译成希腊文。 12 因他们当时仍受马其顿人统治,于是就差遣当中七十位长老到Ptolemy那里。这七十人皆熟悉圣经并精通两种语言。藉此神也成就了祂的旨意。 13 Ptolemy惟恐他们在翻译时会共谋隐瞒圣经的真理,便希望他们试着分别翻译。他将他们彼此分开,命令他们翻译相同的部分。在翻译各卷书时,他都如此行。 14 但当他们都聚集到Ptolemy面前,并比较各人的译文时,神就得着了荣耀,圣经也被确认为真实神圣。他们所有的人,都写出同样的译文,从头至尾都用同样的表达方式,也用同样的文字。所以,连外邦人也确实相信,圣经是藉着神的默示而翻译出来的。 15 神这样的作为并非甚么新奇之事。在尼布甲尼撒王统治时,犹太人被掳,圣经被毁。七
十年之后,犹太百姓归回。后来当波斯王Artaxerxes时,祂感动利未支派的祭司以斯拉,重新完成所有先知的说话,并恢复摩西颁布给神百姓的律法。』[31]这就是Irenaeus所谈到的事—— [31]因着旧约伪经的影响,自初期教会起,传统的看法都认为是以斯拉受神感动,将旧约经书加以汇整并出版完成,但事实应非如此。旧约圣经的形成,是从以斯拉时代开始,经过多人多年的历程,于主前三世纪七十士译本问世时,才算大致成形。请参考本书卷三第十章。 第九章在Commodus统治时的监督—— 1 Antoninus统治罗马帝国十九年后,Commodus接续执政。元年,Julian在Agrippinus任监督职十二年后,接任Alexandrian众教会的监督。 第十章哲学家Pantaenus—— 1 几乎在同时,有一位学识出众、名为Pantaenus的人[33],受嘱领导Alexandria的『忠信者学派』[31](SchooloftheFaithful)。自古时起,当地就有一个研究神圣着作的学派建立起来,一直持续到我们这个时代。据我们所知,这学派是由一些热心神圣事
工的有能之士所领导。按照传统的记载,这位哲学家Pantaenus在当时即声名显赫,因他曾接受斯多亚学派哲学系统的训练。 2 据说他对于神的圣言表现出高度热忱,因此他被指派为基督福音的先锋,将福音传至东方各国,甚至远达印度[34]。那里也有许多传福音者,热切的传扬主的话,跟随使徒的榜样,极力运用主的启示,热心扩展并建立主的话。 3 Pantaenus就是其中之一,据说他曾前去印度。传说他在当地认识基督的人中,发现马太福音,其中也豫言到他的来访。使徒中的那位巴多罗买也曾向他们传扬福音,并将希伯来文的马太福音留给他们[35]。这本书也一直被保留下来,直到此时。 4 Pantaenus成就许多丰功伟业之后,至终当上Alexandrian学派的领导人,藉着口语并文字,详加解释宝贵的神圣真理—— [32]Pantaenus是目前已知首位Alexandria学派教师,不过他的生平资料仍然付之阙如。早年浸淫于Stoic学派,因此他将神学与哲学结合,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事实上,Origen也的确称赞过他这方面的特长。他是知名教父ClementofAlexandri
a和耶路撒冷监督Alexander的老师,藉此Alexandria学派在初期教会中发挥极大影响力,也使初期教会神学的发展,受希腊哲学更大的冲击。 [33]这学派兴起的由来已不可考,已知最早的领导人就是Pantaenus。之后,又经过Clement、Origen、Heralcas、Dionysius和Didymus等教父的领导,产生许多着名的学者、监督与长老。直到四世纪时,这学派又因不明原因,突然消逝于教会历史中。 [34]Jerome也曾说到Pantaenus受Demetrius差遣远赴印度传教一事。不过,这事并无其他佐证可供对比。 [35]由此可知,Pantaenus应该见过希伯来文的马太福音(参本书卷三第二十五章)。 第十一章Alexandria的Clement—— 1 此时,在Alexandria与Pantaenus同受圣言薰陶的Clement[36],也享有盛名。他与使徒的门徒、古时治理罗马教会的Clement同名。 2 在《Hypotyposes》这本书中,他提名说到Pantaenus是他的老师。我们也可以看到,他在《杂记》(S
tromata)卷一里提到这位Pantaenus。在该书中,他提到Pantaenus是他所见过,继承使徒的人当中最杰出者。他说: 3 『这部着作[37]并非精心策画为着炫耀的一部作品,而是一部为着年迈时的记录集,以防我健忘。这些书没有用艺术来记载图画,却概略描绘出我所领受充满能力与活力的言语。我得听这些言语,实在深感荣幸。这部作品也记录那些蒙福并卓越的人士。 4 这些人中,有一位是希腊的Ionian,另一位是在MagnaGraecia;一位是叙利亚人,另一位来自埃及。另有其他人住在东方;其中一位来自亚述,另一位是巴勒斯坦的希伯来人。我最后遇到的一位是最优秀,我在他隐居之地埃及遇见他之后,就不再他求。没有人的能力高过他。 5 这些人的确保存了真正的传统教训,也就是彼得、雅各、约翰和保罗所传给我们的,就像父传子一样。子虽和其父相像的不多,但因神的定旨,这些古时使徒教训的种子也传给我们,深植心中。』[38]—— [36]TitusFlaviusClement的出生时、地皆已无从考证,但咸认他应生于二世纪中叶。早年沉浸于各种外邦哲学,遍寻各家理念。直到
中年之后才离开哲学,成为基督徒。在初期教会的教父当中,Clement一向以好学着称,这可由本章中他所列出的六位教师得到证明。至终,他成为Pantaenus的门生,并继Pantaenus之后,负起带领Alexandria学派之重责。约在此时(约为主后一九○以后),他的声誉日隆,文字出产日增。他曾任Alexandria教会长老,但未曾担任监督。主后二○二年,Severus逼迫基督徒,他便离开Alexandria,前往不明地点。不久,他被捕下监,直到主后二一二年,便不再有任何文字遗留下来。Clement对基督教教义最显着的影响,是他将希腊哲学充分融入东方教会基督徒的信仰,使基督徒的信仰,脱离使徒教训的形式与风格,变为具有哲学成分与形态的系统。他的思想深深影响Origen、Eusebius等东方教父,因此他被视为东方神学之父。 [37]即Stromata [38]这段记载指明初期教会的三项特点:一、东、西方神学思想的交流尚称频繁;二、各地教会的信仰有一定的相似性与共通性;三、初期教父们尊重使徒教训的共识。 第十二章耶路撒冷的监督—— 1 此时,Narcissus任
耶路撒冷的监督,他为许多人所称赞,直到今日。自从犹太人被Adrian侵略后,他是第十五位继承监督职任者。我们已指出,该事件之后,那教会不仅有受割礼之人,也有外邦人。而Marcus就是首位治理他们外邦监督。 2 在他之后,监督承继的情形如下:首先是Cassianus,他之后是Publius,然后是Maximus,他们之后是Julian,然后是Caius,之后是Symmachus,接着是另一位Caius,然后是另一位Julian。在他们以后是Capito、Valens和Dolichianus。最后一位是Narcissus,就使徒继承的通则而言,他是自使徒以来第三十位[39]—— [39]Eusebius应该列出十五位监督的姓名,却只列出十三位,可见有误。事实上,他所漏列的是第二十六位的Maximus和第二十七位的Valentinus。如此,Narcissus才会是第三十位。 第十三章Rhodo以及他与Marcion争辩的记载—— 1 约在此时,一名自称受Tatian指导过的亚西亚人Rhodo,写了几本不同的书,其中一本是驳斥Marcion异端的。我们都熟
知这位Tatian。Rhodo指出,当时Marcion异端**许多不同的说法。他的着作叙述这些制造异端的人,并准确的反驳每一位异端者所设计的荒谬邪说。 2 我们来听听他的说法:『他们自己也彼此不合,各执己见。这党人中的Apelles[40],因年龄和风度感到自豪,又声明他只相信一位元始(OnePrinciple)[41]。但他却宣称旧约的预言[42]出自邪灵,因他被一位受魔鬼影响的女性神谕所迷惑,该女子名为Philumene。 3 但是其他的人,就如航海家[43]Marcion自己,则抱持双元始(TwoPrinciples)说法。Potitus和Basilicus就是属于这类。 4 他们跟随并效法Pontus的恶狼Marcion,不知好歹,沉浸于淫荡邪恶之中。不仅如此,尽管没有任何证据,他们还是断然主张有两位元始。其他的人落入更深重的误谬中,主张不只有两位,而是有三位本质。建立这学派的人说,他们的首领是Syneros。』 5 这位作者曾写到说,他与Apelles对话过:『当Apelles这位长者与我们沟通时[44],他许多虚假的看法都被我
们驳斥。因此他说,人不应该去查验他人的信仰,而该继续持守自己所信的。他宣称说,人相信那被钉死十架者,并显出善行,就能得救[45]。但就如我们先前所说的,在他理论当中,最模糊不清的是神的问题。他说只有一个本质,很像我们的信仰所主张的。』 6 为了要进一步介绍他的看法,他又说,『当我对他说,「请告诉我,你怎么看这事?你怎知只有一个元始?」他就说,「这些预言自相矛盾,因此所言不真,又前后不一,虚假相斥。」但无论如何,他说他并不知道为何只有一个本质,他说他是被这种看法说服的。 7 我们要他说实话,他起誓说他所言不假,但他实在不了解怎么可能只有一位非受造的神。不过他愿意相信。于是我大笑并且责备他,因为他虽自称教师,却不知道如何确信他所教导的。』 8 在同一本书,就是他写给Callistio的书信中,他承认他自己在罗马受过Tatian的教导;也说有有一本Tatian所写的书《问题》(TheProblem)。Tatian答应要在这本书中,解释圣言中所有隐藏和模糊不清的事。Rhodo自己也答应在其作品中,题供这些问题的解答。现存还有一本关于《六日记》(Hexaema
ron)的释义。 9 同样这位Apelles还说出许多不敬虔的话,抵挡摩西的律法,并在他的许多作品中辱骂圣言,尽全力要反驳并**圣言。我们说这些已经够了—— [40]在Marcion的门徒当中,生于二世纪初的Apelles最为着名。据他自己表示,他是凭着钉十架的基督,过高尚的道德生活,显出深厚的宗教情操。而他的师傅Marcion,在操守上同样也是无可指责。不过,Marcion和Apelles充满智慧派风格的学说,虽然彼此略有差异,却都偏离了圣经的启示,当受指责。 [41]Apelles相信只有一位至高真神,造物者不过是这位至高真神以下的一位大能天使。而Marcion则教导有两位真神,一位是良善之神,另一位是公义、非受造的造物者。还有些人抱持三神观:基督徒的良善之神,旧约时代的公义之神-造物者,以及恶神撒但。Apelles与Marcion最显着的不同,在于前者为绝对一神论者,与正统基督徒相同,而后者则为二神论。就内容来看,Apelles的学说应是改良自Marcion的学说,使之与基督徒的信仰更为接近。 [42]指旧约中的先知书。Apelles及Marcion
两人皆未**全部旧约,但却一致否认旧约先知预言要来的弥赛亚就是新约中的基督。基本上,他们还是认为旧约圣经与新约启示,是彼此冲突的。 [43]根据历史,Marcion家财万贯,也常周游各地。Tertullian就曾称Marcion为『船长』,也曾说到他高超的航海技巧。 [44]Apelles显然是效法Marcion,不断尝试与教会沟通往来。他愿意将自己的看法公诸于世,有别于一般智慧派凡事隐密的作风。 [45]单凭这句信仰宣言,实在很难断定Apelles与当时大公教会的普遍信仰有何差异。然而,就着新约纯正的启示而言,得救是因着神的恩,藉着信徒的信,与行为无关。Apelles与Marcion都重视道德与行为,难怪他们会偏离圣经,将行为联于基督徒的得救。至于大公教会的信仰竟然也将行为与得救相联,与异端合流,就实在无法原谅。 第十四章弗吕家(Phrygians)的假先知—— 1 神教会的仇敌是所有良善之事的大仇敌,牠鼓动人作恶,无所不用其极的用各种计谋反抗人。他又再度活跃起来,引发新的异端,使之盛行以反对教会。在这些人当中,有些就像毒蛇一样,爬遍亚西亚和弗吕家
,他们妄言Montanus是保惠师(Paraclete),而跟从他的那两位女人,Priscilla和Maximilla,是Montanus的女先知。 第十五章关于罗马的Blastus派系—— 1 在其他活跃于罗马的派系当中,Florinus是为首的。他在担任罗马教会监督时堕落了。Blastus也与该次堕落有密切关系。他们也将教会中许多人拖去附从他们的观点,并努力要将他们自己对真理的新看法介绍给人。 第十六章与Montanus和他假先知的相关事件—— 1 有一股势力兴起,对抗上述的Phrygian异端[46]。这股势力是真理的防卫者,也是强有力的武器,如前述的ApollinariesofHierapolis,以及许多与他同时、能言善道的人。在我们的历史中,留有他们的丰富事迹。 2 其中有一位,在他的着作中反驳Phrygian时,宣布要以口头辩论的方式驳斥他们。他是这样开始他的着作的: 3 『哦!亲爱的AvirciusMarcellus,你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力劝我要写一篇文章,以反驳那称为Miltiades的异端。我踌躇直到今
日,并非因我没有能力反驳这些虚假教训,并为真理作见证;而是担忧有些人以为我会在新约福音的内容上有所加添。因为对一个决心照福音生活的人而言,在新约中加减甚么,都是不可能的。』 4 『然而,近来我一直在加拉太的一个城市Ancyra,了解Pontus教会非常受所谓「新预言」(NewProphecy)的搅扰。正如我们所指明的,我们称它为「假预言」,实在一点也不为过。关于这些事和他们所提到的许多事,我在教会中藉着神的帮助,已讲论多日。因此教会实在欢乐,并在真理上得坚固。仇敌被击溃,我们的对头被赶走。 5 当地的长老们与在Zoitcus同作长老的Otrenus,也请求我们将反驳真理敌人时所说的话,留下一分记录。我们没有这样行。但我们答应,若主许可,就会将其写下,并尽快寄给他们。』 6 他在其着作开头提到这些事,也题到其他的事,又谈到我们前述异端的起因如下:『近来所产生反对教会并和教会断绝的这个异端,其起源如下: 7 据说在Phrygia省Mysia的Ardabau村,有一位新近信主之人名叫Montanus。当Gratus担任Asia地方总督时[47]
,这人野心勃勃要居首位,因此使仇敌有机会攻击他。结果他就如灵魂出窍一般,陷入狂乱忘我的境地,吼叫着讲出一些怪异的事,违反教会例行的制度或法规。这些制度都是从起初就被保存并流传下来的。 8 当时在场并看见这事发生的人,听到这些似是而非的「神谕」,就义愤填胸,责备他是受到魔鬼邪灵的影响而变成错乱,并扰乱群众。因此,他们不许他说话;因他们心中还牢记主的警告,要他们儆醒分辨并提防假先知的来到。但其余的人却自以为受了圣灵的感动,得着豫言的恩赐,而得意自大起来。他们忘记主所说要分辨假申言者的话,径自挑战这个阴险、自我吹嘘又迷惑人的灵。结果他们自己反被掳掠并受迷惑,无法克制自己保持缄默。 9 因此,那恶者也用一种策略,或说一种诡诈的手段,破坏那些不服从真理的人。他们被过度尊崇。他暗中刺激他们,使他们火热,丧失理智,变的冷漠无知,渐渐离弃真理。他激动两个女人[48],使她们被错觉的灵充满,因此她们就如前面所说的一样,态度怪异,狂乱忘我,失去理智。当邪灵向他们道贺时,他们又欢喜又得意,更加自我吹嘘,说要作些伟大的事。有时他也似乎显得想要责备他们,想要理所当然直接定罪他们。但受欺骗
的弗吕家人(Phrygians)为数并不多。』 10 『这个自大的灵还教导他们,要他们去咒骂地上的普世教会,因普世教会没有尊重那假先知的灵,也不让他有机可乘。一些忠信者经常在亚西亚各地聚集,讨论这一事件,并察验他们奇特的教训,宣告他们是虚谎的,并拒绝这异端。于是他们被赶出教会,并禁止与教会同享圣餐。』 11 他在他书信的开头,叙述了这些事实。在其内文中也记载他驳斥他们的错谬。在卷二,他又加上以下的话,说到他们的结局,他说: 12 『他们称我们是杀害先知者[49],因我们没有立即接受他们这些多话的先知,他们自认这些先知是主应许要差遣到百姓这里来的。让他们在神面前回答我们:「朋友,你们这些开始跟随Montanus和他那几个女人的人当中,有那一位是受犹太人逼迫或被恶徒杀害的?没有。你们当中有那一位曾因基督的名被捕或被钉?一位也没有!你们的妇女当中有没有曾在犹太人的会堂中被人鞭打或遭石头打?没有,一位也没有!」 13 据说,Montanus和Maximilla都是以另一种方式而亡。他们二者都是在邪灵的恶意煽动下吊死的。照着一般人所听说的,他们并非
死于同时,而是各有自己的时候。他们这般死法,他们的生命结束,正如背道者犹大一样。 14 因此,一般人的看法是,那位特别的人士、在他们预言中的头一位执事Theodotus,被他们掳去,成了这迷惑之灵的赞助者,被牵引并被提到天上,魂游象外,将自己交付与虚谎的灵,最后好像被抛出一样,死状悲惨。他们说,事情经过就如我们所叙述的。 15 然而,朋友们,除非我们亲眼看见,我们并不以为这些事是确实的。或许Montanus、Theodotus以及前述的女人是以这样的方式死去。也许不是。』 16 他也在同一本书中也提到,当时的监督们曾尝试着去反驳Maximilla里面的灵,但那些与这灵合作的人,制止了这件事。 17 他写到:『如AsteriusUrbanus着作中所言,我们不要让Maximilla的灵说:「我像狼一样被逐出羊群。但我不是狼。我是话,是灵,是能力。」就让她在灵里显明并证实她的能力吧!让她藉着灵去强迫人们去承认她!那些人想要查验并探究那说话不止的灵,如Comana教会监督Zoticus和Apamea监督Julian。但他们的口被Themison
的跟随者制服,无法反驳这虚假且迷惑人的灵。』 18 他在同一本书中,也说到其他反驳Maximilla假预言的事。之后,他指明他写这些事的时间,并提到她曾预测说,将会产生战争和政治上的骚动。于是他用以下的话证明这些事是虚假的。他说, 19 『这预言的虚假难道还不够明显吗?这女人死去至今已经超过十三年,这世上既没有局部战事,也没有普遍战争。反而靠着神的怜悯,世界一直维持和平,甚至基督徒当中也是如此。』这是他在卷二中写的。 20 我也要从卷三中摘录一些话,其中反驳那些人夸口他们有多人殉道:『当他们居于下风,无法回应人们对他们各种的驳斥时,就试图以殉道为藉口而找到避难处。因此他们说有许多殉道者,并说这是证明那与他们同在的先知之灵(propheticspirit)有何等能力。这件事,显然绝非事实。 21 异端也有殉道者,但我们在这方面绝不与他们茍同,也不认同他们所持守的是真理。最早是那些出自Marcion的Marcionites。他们说,他们有大批为着基督的殉道者。但事实上,他们根本不承认基督。』 22 接着他又进一步说:『因此,当那些
因着真实信仰忍受殉道之苦而被教会称为殉道者的人士,恰巧遇到Phrygian异端的殉道者时,总是与他们分别,至死也与不与他们有交通,因他们不赞同Montanus和那些女人的灵。这一切都是真的,是在我们这时发生于Apamea的Maeander这人身上。在与Caisus和AlexanderofEumenia同受殉道之苦的人中,Maeander这人特别着名。』—— [46]Montanism造成大公教会两方面的压力:首先是关于神的说话;其次是关于基督徒的道德与纪律。自二世纪中、后期开始,Montanus大胆宣称自己是神所兴起的先知,有保惠师(Paraclete)藉着他说话,因此保惠师的时代已正式来临。基本上,Montanus并没有**任何教会公认的信仰,也没有变更使徒流传下来的教训;不过他一再强调,现在保惠师要藉着他宣告『新启示』(NewProphecies),就是他们从前担当不了的。(约十六12~13)其实就着内容来说,Montanus的『新启示』并没有神学上的新发表,也没有与新约使徒的教训相冲突,完全是关于基督徒生活与纪律的规范。他们鼓吹信徒脱离大公教会世俗与堕落的风潮,过一种严格自
我约束的禁欲生活;又呼召人认清大公教会中懒散松弛的道德,转而重视纪律。最后,他强调信徒(包括姊妹)普遍的祭司职分(universalpriesthoodofthebelievers),准许信徒参与教会中所有的事务,以有别于大公教会阶级化与圣品化的趋势。因此有些人认为,Montanism虽被大公教会定为『异端』(heresy),但在本质上应该被归类为一种期望恢复(recover)教会应有原貌的『改革』(reformation)。因此,他们相信服事的人都是圣灵亲自设立,而非人手所按立。被圣灵感动而为神说话的人,最为他们所敬重。若有人犯了粗鄙的罪,教会就不当接纳那人而容让罪恶。他们过清心寡欲的修道式生活,是因他们期待基督快快再临,建立祂的千年国度。这一运动在小亚细亚和北非快速扩展,甚至也盛行至罗马。一切有心过全新基督徒生活的人,都参与这一运动,教父Tertullian就是其一。Tertullian在主后二○一年投入这一运动,一生都以行动支持这个运动。因此他的着作,成为今日基督徒认识Montanism最客观的来源。他在Carthage教会中参与并鼓吹Montanism,却没有被教会革除。不过,
这运动造成大公教会莫大压力。因此,深受威胁的大公教会便在二世纪末公开定罪Montanism,并由罗马教会批准此一定案。经过二、三百年以后,Montanism便消失无踪。这场二世纪时席卷欧、亚、非的运动,使大公教会在往后的教义与实行上,发展出以下四方面的特色:一、歧视并禁止平信徒在圣灵里说话;二、为防止不断进展的『新启示』,开始强调使徒的传统教训和公认的正典;三、强化并集中教会行政,加速制度化与阶级化;四、转变当时普遍为众教会所肯定的千年国思想,继而否认基督即将再临建立千年国。经过Montanism一事,大公教会不但没有受到提醒,恢复使徒时代的活力,反而离使徒时代的特点越来越远。 [47]约在主后一七二年。 [48]Maximilla和Priscilla都是已婚女子,却离开丈夫投身Montanism,而Montanism竟也将她们二人封为童贞女(virgins)。因着Montanism相信人不过是圣灵所使用的工具(instrument),所以他认为,人无论性别如何,学识背景如何,在神面前都可以尽属灵的功用。因此,所有的Montanist都以尊重Montanus的态度,敬重Ma
ximilla和Priscilla。Tertullian也同意这种看法。 [49]Maximilla在十七节中只有指控教会赶逐她,但本节的作者却说她指控教会杀害她。这指明当时大公教会有夸大Monatnism说法的嫌疑。此外,根据教会历史,大公教会此时根本没有藉着政权来处死异端者的能耐,乃是到了第四世纪,教会才有处死异端者的作法。这也显示,大公教会确实对Montanism怀有敌意。 第十七章关Miltiades和他的作品—— 1 在同一本书中,他也提到史学家Miltiades[50]写了一本书反驳同样异端的书。他引用一些段落之后,就说:『因我在他们的书中发现一些反对我们弟兄Alcibiades着作的言论,我们的弟兄曾公开指出,先知在出神(ecstasy)状况下说预言是不对的[51]。我就将这段节录出来。』 2 在说了其他的事情之后,他列举了那些在新约时说预言的例子。其中他还提到Ammia和Quadratus:『假先知被带到一种极端出神的情况,失去对神的敬畏,毫无羞耻。起初的确是因着一种有意识的无知;但最后,正如前面所说过的,却结束于一种无意识的疯狂。
3 他们无法说出在新、旧约里有任何一位先知,曾像他们这样被灵牵引而说话,他们也不能夸口亚迦布[52]、犹大[53]、西拉[54]、腓力的女儿[55]、在非拉铁非的Ammias、Quadratus,或其他不是他们这类的人,曾经这样行过。』 4 妨嵽L又说:『若真如他们所说,在Quadratus或非拉铁非的Ammias以后,是由跟随Montanus的妇女们继承了豫言的恩赐;就请他们指给我们看,她们当中有那些妇女继承了Montanus和他女先知的豫言恩赐?使徒的确曾经指明,豫言的恩赐将存在于所有的教会中,直等到主来。但至今,在Maximilla死后十四年,他们还无法指出甚么。』 5 这是这位作者所写。此外,他又提到Miltiades曾在其反驳希腊人和犹太人的着作中,留下他热切研究圣言的光荣事迹。不仅如此,他也为着他所拥护的思想,致书与当时地上的君王—— [50]Eusebius在此提到Miliades,本节随后却说是Alcibiades,显然有所笔误。 [51]虽然在使徒时代有彼得、保罗为例,但教会却在此首次正式否定信徒会在出神状况下说预言。之
后,这定规就成为大公教会普遍的看法。 [52]徒十一28,二一10。 [53]徒十五22,27,32。 [54]参行传十五至十八章,林后一19,帖前一1,帖后一1 [55]徒二一9,参本书卷三第三十一章 第十八章Apollonius如何驳斥Phrygian异端,以及他所提起的人—— 1 当所谓的Phrygian异端持续在Phrygia盛行时,教会作家Apollonius在他所写的一本特别的着作中反驳它。他一面照他们所说的,更正他们的假预言;另一面他也描述这些预言的创始者所过的生活。听听他关于Montanus的说法: 2 『这位新教师是谁?由他的着作和教训就可充分看出。他教导人要废止婚姻,订定禁食法则[56],将Phrygia小城Pepuza和Tymion改名为耶路撒冷[57],要将人从四方聚集到该处。他设立收银者,以奉献为名行敛财之实,以供给那些传扬他教训的人,使他的教训藉着贪食好酒而流行。』 3 这就是他所写有关Montanus的话。他也写到一些关于他女先知的事:『我们已经指出,当这些带头的女先知被灵充满时,就弃绝她们
的丈夫。她们还称Prisca为童女,何等虚假!』 4 之后,他又接着说,『你们难道不知道,圣经禁止先知收受礼物或钱财吗?因此,当我看到女先知收受金、银和贵价衣物时,我怎能不指责她?』 5 他更进一步谈到他们当中一位『坚信者』(confessor):『Themiso完全为一种近乎合理的贪婪所占有。他为了要得丰厚的钱财,置监禁和捆绑于度外,丝毫不具有一个坚信者应有的特点。他虽装得谦卑,却胆敢以殉道者自夸;又模仿使徒们,写下一封致众教会的书信,教导那些比他更有信心的人,要为他虚空的号声争辩。他们说不敬虔的话抵挡主,反对使徒以及神圣的教会。』 6 他又说到他们中间那些被尊为殉道者的人:『不用多说,就让那女先知自己告诉我们Alexander的情形:他自称是殉道者,却与她常常欢筵,还受许多人敬拜,更不用说他曾因抢劫和其他大胆罪行而被判刑。现存的公开档案中,已经写得够清楚了。 7 他们当中是谁赦免对方的罪?是否那位女先知赦免了殉道者的抢劫?还是殉道者赦免了女先知的贪婪?虽然主曾说,「不要为自己储存金银,也不要带两件里衣。」[58]但这些人正好相反,他们
的过犯,就在于拥有一些不该拥有的东西。我们应当知道,那些被称为殉道者和先知的,他们的钱财不仅来自富人,也来自穷人、孤儿和寡妇。 8 他们如果对自己有信心,认为他们在这些事上是无辜的,就让他们站立在我们面前,向我们陈明这事。如果他们被定罪,就当停止犯罪。先知的果子必须接受查验,「因为由果子就可以知道树。」[59] 9 有这类想法的人,应该知道这位Alexander的光景。他被亚西亚Ephesus的总督AemiliusFrontinus审讯,并不是为基督的名,而是因他这位叛教者(apostate)所犯的抢盗罪。然而,他却假称主名,因此得着释放,欺骗那地的忠信者。但他所出自的那教会,因他是一名强盗,拒绝接纳他。任何人若想知道他的故事,都可以查阅亚西亚省公开的历史档案。然而那位与他同在多年的先知,却公然宣称他毫不知情。 10 因着暴露了他,我们也暴露了先知的虚假。在其他许多人身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同样的事。如果他们对自己有把握,就让他们接受考验吧!』 11 他又在同书的另一处,说到那些人所赖以自夸的先知们:『若他们否认他们的先知收受礼物,他们就必须
明白,一旦人证明他们接受过礼物,他们就得承认他们不是先知。对于这件事,我们可以提出上千个证明。所有先知的果子都必须被查验。请告诉我,先知可以染发吗?先知会在眼上上妆吗?先知喜爱装饰吗?先知喜欢玩牌掷骰子吗?他会放高利贷吗?他们要承认他们作这样的事是对是错?而我要说,这些事他们都作过!』 12 这位Apollonius在同一本书中说,自Montanus说假预言到他写这本书时,已有四十年之久。 13 接着他又说到Zoticus。前述史学家曾提过他,当Maximilla在Pepuza假装说预言时,他企图阻止那激动她的灵,并欲与其理论,但他被那些遵行她吩咐的人所拦阻。他也提起当时殉道的Thraseas。然后他进一步题到,有一项传统是说,我们的救主曾命令他的门徒,十二年不要离开耶路撒冷。他也引用约翰《启示录》的见证,说到这位约翰在Ephesus时,藉着神圣的能力使一位死人复活。他也说到许多其他的事,藉此充分的反驳前面提及之异端的错误。以上就是Apollonius所记载的事—— [56]根据Tertullian的说法,Montanism并无废止婚姻之举,但他们确实鼓励
独身,强调禁欲,禁止已婚者再婚。在禁食的事上,Montanism除了要求信徒遵守原本大公教会订定的禁食日,还另订更多禁食日,实行更严格的禁食法则。大公教会担心,Monstanism倡导更频繁、更严格的禁食,会造成信徒的重担。不过,显然Montanists的信心度量,远超过当时的大公教会。 [57]应是期待基督再临时,在这『新耶路撒冷』建立祂的千年国。 [58]̫ʮ9-10 [59]太十二33 第十九章Serapion对Phrygian异端的看法—— 1 据说,接替当时Antioch教会监督Maximinus的Serapion,也提到Apollinaris为驳斥上述异端所写的作品。在写给Caricus和Ponticus的私人信函中,他也暴露这个异端,并附上这样的话: 2 『你可以看见,说谎者所谓的新预言,为全地一切弟兄所厌恶。我也寄给你ClaudiusApollinaris的信,他是亚西亚Hierapolis蒙福的监督。』 3 在同样这封Serapion的书信中,我们发现有好几位监督的署名。有一位还写道:『我AureliusCy
renius,一个见证人,为您的健康祷告。』另一位说:『AeliusPubliusJulius,Thrace属地Debelutm的监督。神在诸天之上,在Anchialus蒙福的Sotas希望赶出Priscilla里面的鬼魔,但有些虚伪的人阻止了他。』 4 另有许多监督也为这事作见证,他们亲手在这封书信上签字。以上就是关于这些人的叙述。 第二十章Irenaeus驳斥罗马**主义者的着作—— 1 Irenaeus写了许多书信,驳斥那些反对罗马教会健康规条的人。一封《论**》(OnSchism)寄给Blastus,一封《论独一主宰》(OnMonarchy,又称《神非恶事之源》GodisNottheAuthorofEvil)给Florinus,因为Florinus似乎反对这种看法。Florinus又被Valentinian的错谬所迷惑而偏离,因此Irenaeus也写了一篇文章《八部论》(OntheOgdoad),并在此书中指出,他熟知使徒的首批继承人。 2 在此书末了,我们发现一段优美无比的话,实在不得不将这段话节录下来:『**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并祂
再要审判活人死人的荣耀显现,恳求那抄录这书的任何人,仔细照着原稿比较并更正你所抄录下来的,也要将我这请求写下来,加在其中。』 3 阅读他的着作,实在叫人得益处。我们希望藉着记述这些事,使我们也得益处。这些真实、神圣的先贤,他们的殷勤慎重,是我们最佳的榜样。 4 我们已经提过,在Irenaeus写给Florinus的书信中,他也说到他与Polycarp的密切关系:『Florinus阿,我客气的说,这些教训并不健康。这些教训与教会不一致,且将那些追随他们的人带入极不敬虔的景况中。甚至连教会以外的异端者,也未尝公开这些教训。在我们之前的长老-使徒们的门徒,也没有将这些教训传讲给你。 5 当我孩提之时,我见到你在下亚西亚与Polycarp同在,穿着华丽,行在宫中,用各种方式努力要得着别人的尊重。我清楚记得那时的事,甚于最近发生的事。 6 我们年轻时所学的,随着心智成长而成为挥不去的记忆。我甚至可以坚定的描述,当时蒙福的Polycarp传讲话语的地方,他的出入、行止、神采、对众人的谈话,以及他常提到他与约翰等亲眼见过主之人的亲密交通。他记得他们的谈
话,从他们听到关于主的事物、神迹与教训。这一切都是Polycarp从那「生命之道」的见证人所听见,他所说的也都与圣经吻合。因他所领受的,是从那些亲眼见到这救恩的见证人而来。 7 因着主的怜悯,这一切的事也都告诉了我。我留心将其记录下来,但不是记在纸上,而是在我心里。而且靠着神的恩典,我总是持续忠信的在心中回想这些事。我可以在神面前作见证,如果那位蒙福的监督听见那种事,他会大声呼叫,掩着耳说:「良善的神啊!你要我忍耐到何时,才许我脱离这些事?」如果他听到那种教训,他会逃离他所站立或坐着的地方。 8 他也写信给附近的教会,坚固他们;也给一些弟兄们,劝诫他们。在这些信中,他也清楚表明同样的事。』以上就是Irenaeus所说的。 第二十一章Apollonius如何在罗马殉道—— 1 约在Commodus统治时,我们的处境变的较为缓和。因着神的恩典,全地各处教会得享平安。救恩的话引导全地各族的人,转而虔诚敬拜宇宙之神。现今在罗马,有许多因财富和家世而闻名的人,都带着全家至亲,转向这个救恩。 2 然而那在本性上恨恶良善的邪恶仇敌,无法忍受这事。
他再度采取行动,设计各种不同的计谋攻击我们。他将Apollonius[60]带到审判台前。这位Apollonius来自罗马,因好学哲理而闻名。他的仆人为魔鬼所利用,受激动起来控告他。 3 但这位悖谬控告者的说法毫无根据。根据皇帝的诏谕,犯这样法的人不得存活。因此法官Perennius宣布判刑,这人的四肢立刻被砍断。 4 当这位为人所称赞,为神所喜悦的殉道者,被法官要求在议会前陈述自己的情形时,他滔滔不绝为他所见证的信仰辩护。于是根据议会的谕令,他被斩首而死。这是照着他们的古法,就是凡在审判台前不放弃信仰的,都不能得开释。 5 这位殉道者在法官面前的宣告,并他回答Perennis所问的问题,以及他在议会面前完整的辩护内容,都记录在我们所搜集的古殉道者故事中—— [60]Jerome曾说到这位Apollonius是罗马议会的一名议员(Senator)。 第二十二章当时着名的监督们—— 1 在Commodus在位第十年,Eleutherus在担任监督十三年后,为Victor继承。同年,Julian在担任Alexandria教会监督职
位十年之后,由Demetrius继任职位。此时,以上题到Serapion,就是自使徒以来的第八位,仍然以身为Antioch教会的监督而着名。Theophilus在Palestine的Caesarea尽职。同时,先前提及的Narcissus,负责耶路撒冷的教会。Bacchylus那时是希腊哥林多的监督,而Polycrates是以弗所地区的监督。除了这些之外,尚有许多知名人士。我们只将这些持守正统信仰之人的名字留给你们。因他们健康的信仰,藉着许多着作流传给我们。 第二十三章关于逾越节所引起的辩论—— 1 约在此时,一个重要的问题出现了[61]。亚西亚的众地区,照着由来已久的传统,一向认为他们应在阴历十四日守主的逾越节,而当日犹太人也照着律法宰杀逾越节的羊羔。因此当天不论是何日,他们都必须结束禁食。但是在全地其余的教会,并不习惯以此种方式来记念。那些教会所遵行的,是从使徒时代的传统延续至今的作法,他们认为除了在救主复活之日以外,不必在任何一天结束禁食。 2 因此,监督们为着这个问题举行监督会议和聚集。所有人都同意藉着书信的往来,起草一项教会法规,明定除了主日以外
,不用别的日子来记念主复活的奥秘。因此,我们只能在这一日结束逾越节的禁食。 3 现今我们仍有一封当时在Palestine聚集时与会者的书信。那地的会议是由Caesarae教会的监督Theophilus和耶路撒冷的监督Narcissus所主持。而另一封书信则是当时在罗马聚集的与会者,探讨这一问题的记载,由监督Victor署名。还有一封现存的书信是Pontus教会的,那地的会议是由监督们当中最年长的Palmas所主持。 4 有一封信是来自Irenaeus治理的Gaul教会,另有一封是来自Osrhoene及那地的城市。还有一封私人书信是哥林多监督Bacchylus所写。许多其他的书信,都抱持相同观点和判断,并作出相同的断案。我们前述所提的,就是他们全体一致的决定—— [61]此一问题的征结在于:基督徒当在何日守复活节圣餐?少数小亚细亚地区教会认为当在犹太历尼散月十四日,无论那日为何日,都当禁食,并在那日以后结束禁食,以圣餐记念基督最后的晚餐。但其他西方教会则认为不需迁就犹太历法,只当在相传复活节期的周五记念主的死,并在随后周日记念祂的复活。于是,少数小亚细亚教会
的禁食,就比其他各地教会提前数日结束。如此一来,众教会中就产生实行上的差别,带来不少困扰与争执。前者以犹太人的逾越节为基点,强调基督的死;后者以相传基督复活之日为基点,强调基督的复活。这一问题早就存在于东、西方教会之间。自主后一五○年Polycarp与罗马教会监督Anicetus首次就此问题进行对话开始,西方教会的观点便逐渐为人所接受;直到主后三二五年尼西亚会议时,与会教父正式宣告大公教会统一采行后者作法,定罪并废止前者迁就犹太教的实行。之后,除了少数坚持前者看法的教会以外,绝大多数的教会都改以后者为准。而少数不配合的人士,就被冠以Quartodecimanians的名号,意即『守第十四日者』。虽然自此大公教会对复活节的事,有了较为一致的看法;但是关于基督复活之日,其实历史学者也没有准确并一致的推定。保罗对加拉太人说:『你们谨守日子、月分、节期、年分;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加四10~11)保罗在加拉太人身上劳苦,要把信徒在恩典下带进基督里。信徒若转去谨守规条,使徒在他们身上的劳苦就徒然了。他也劝歌罗西圣徒说:『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在节期、月朔、或安息日方面,都
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属于基督。』(西二16~17)空有守日,没有基督,不过影儿罢了。 第二十四章亚西亚教会的不同看法—— 1 然而亚西亚的监督们,仍持守遵行其先祖流传下来的风俗,其中为首的是Polycrates。他在写给Victor和罗马教会的书信中,也的确陈述了流传给他们的传统: 2 他说,『因此,我们紧守这个日子,不加也不减。亚西亚大光已经沉睡,只有当主再次显现的日子,才会再度升起。那时祂要带着荣耀从天而来,并要使所有圣徒复活。十二门徒当中的腓力,同着他两个上了年纪却仍是童身的女儿,安息在Hierapolis。他另一个一直活在圣灵能力里的女儿,现今也安息在Ephesus。 3 不仅如此,那带着祭司牌的祭司、殉道者、教师,又是躺在主怀里者的约翰,也在Ephesus睡了。 4 此外,Symrna的监督、殉道者Polycarp,以及Eumenia监督和殉道者Thraseas,都安息于Smyrna。 5 我还需要提到安息在Laodicea的监督和殉道者Sagaris,以及蒙福的Paipiriu吗?言
行全然藉着圣灵的Melito太监,安息在Sardis;等待从死里复活时,从天而来的监督职任。 6 所有这些人都根据福音书,在第十四日守逾越节,不偏不倚的遵循信仰的准则。而我,Polycrates,虽是你们当中最小的,也是照着我亲人的传统而行。他们当中有一些人是我所紧紧跟随的。因我的亲属中有七位是监督,而我是第八位。我的亲属总是守着这日,当天人们[62]将酵除去。 7 因此,弟兄们,我既在主里六十五年,又曾见过世界各地的弟兄们,并已研读整本圣经,故不会被威吓的言语所惊吓。那比我更大的曾说,「我们应该听从神而不该听从人。」[63]』 8 在这之后,他继续写到那些与他同作监督者的相同看法,他说,『我也可以提到一些在场的监督,他们是您请求我召来的,而我也的确召了他们来。我若要写下他们的姓名,那将会有一大群。他们虽看我卑微,却同意我信上所写的,也清楚知道我并非徒有满头白发,因我一直在主耶稣的管制下过生活。』 9 于是,罗马教会的监督Victor,因为他们异于正统,当下就意图排除所有在亚西亚及邻近地区的教会。他也藉着书信,宣布将该处的弟兄们全部逐出教
会。 10 然而并非所有监督都满意这样的处置。他们立刻劝他,设法顾到和平,合一并相爱。他们严厉指责Victor的文字,现今还在我们中间。 11 Irenaeus就是其中之一。他以他在Gaul所带领之弟兄们的名义,写了一封信,坚持只该在主日记念主复活的奥秘。但他也适当的劝告Victor,不要革除所有遵行古代传统风俗的教会。说了许多其他的事以后,他又说到: 12 『这争论不仅是那一天的问题,而是争论禁食方式的问题。因为有些人认为他们只需禁食一天,有些人认为两天,有些人要更多天,有些人计算他们的禁食应包括四十昼夜。 13 而这样的差异早已存在于那些遵守禁食的人当中,这问题并非在我们这时才出现,而是很久以前就存在于前人。他们或许并没有严格管制这事,因此建立这作法只是出于他们的单纯和爱好。然而他们在这一切当中,仍能维持和平。我们也当彼此保持和平。我们在禁食上虽不同,却要坚定我们信仰上的同心。』 14 他又加上一段叙述,我将这段话插在这里也很合适:『在Soter之前治理你当前治理之教会的那些长老们,就是Anicetus、Pius、Hygi
nus,同Telehphorus和Xystus。他们自己没有遵行这个[64],也不允许他们之后的人遵行。他们自己虽然不持守这个,但无论何时,当有来自遵行此作法之教会的人来到他们这里时,他们仍然与这些人保持和平。尽管遵行此作法的人,常敌对那些不遵行的人。 15 无论何时,他们都不因作法的不同而赶逐任何人。那些在你以前未遵行此一作法的长老们,也授圣餐给那些遵行此作法之教会的长老们。 16 当Anicetus时,蒙福的监督Polycarp正在罗马,当他们对某些事持不同看法时,他们立刻彼此和谐,而非互相争论。Anicetus不能劝服Polycarp不遵行他与主的门徒约翰及其余使徒同守的作法;而Polycarp也不能因他一定要维持在他之前的监督的作法,来说服Anicetus去遵行。 17 尽管事情如此,他们仍有亲密交契。Anicetus向Polycarp承认教会行政中的圣餐,显出无比的敬重。他们在和平的气氛下分离,那遵行的和不遵行,彼此都保持和平。』 18 因此这位名符其实的Irenaeus[65],在这件事上成为和平的制造者,为着教会的和平,劝慰
并调解这事。为了这件事,他不仅修书与Victor,也给许多其他教会的治理者—— [62]即犹太人。 [63]徒五29。 [64]即守第十四日。 [65]谋求和平的Irenaeus,其名希腊文来自eirene,原文意即『平安』(peace)。这就是Eusebius在本节所说的『名符其实』。 第二十五章众人如何在逾越节的事上达成共识—— 1 我们前面所提过的Palestine监督Narcissus、Theophilus、Tyre教会的监督Cassius、Ptolemais教会的Clarus,和那些和他们来在一起的人,都说到他们从使徒所接续的逾越节传统。他们在书信末了更进一步的说:『要尽力将这封信送到所有的教会,我们不会让那些心思容易偏离的人有机可乘。然而我们也要告知你们,在Alexandria的人也和我们在同一天守这节。因我们寄信给他们,他们也寄给我们。所以我们现在于同样的时候,以同样的方式,持守这圣日。』 第二十六章Irenaeus流传给我们典雅的作品—— 1 除了我们以上所提Irenaeus的作品和书信之外,他另有一部简短却非
常重要的对话:《论知识》(OnKnowledge),是为着反驳希腊人的。还有一项作品是《陈明使徒的讲论》(DemonstrationoftheApostolicPreaching),是写给他弟兄Marcian的。还有一本《汇编集》(Dissertations),其中有《希伯来人书》(EpistletotheHebrews),有《所罗门的智慧书》(WisdomofSolomon),他引用了许多段落。这些就是Iremaeus流传给我们的作品。Commodus于在位十三年后,结束执政。Severus在他死后六个月才被封为王,其间由Pertinax当政。 第二十七章当时其他活跃人物的作品—— 1 许多人仍保有大量古教会作家的作品,以为记念。其中我们特别要举出Heraclitus的着作《论使徒》(OntheApostles)。而Maximus的作品《恶之源》(TheOriginofEvil)及《论造物》(OntheCreationofMatter),都讨论许多异端者所挑起的问题。还有Candidus的作品《论六日》(OntheHexaemeron)、以及Apion相同篇题的作品
,Sextus的《论复活》(OntheResurrection)和Arabianus的论文,以及其他许多着作。关于这些人,因为我们没有资料,以致无法说明这些书信是写给何人,也无法指出他们所在的时间或生平。还有无数其他人的作品,也流传给我们,但我们连他们的名字都无法说出。这些人都是正统的教会作家,他们对圣经的解释就能显示他们的正统性与教会性。然而我们无法指出他们的姓名,因为他们并没在他们本身的作品当中署名。 第二十八章那些创始Artemon异端的人,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大胆破坏圣言—— 1 Samosata的Paul[66]一再企图要在我们中间恢复Artemon的异端[67],有一段记载正与我们要检视的历史相吻合。 2 这位作家反驳说,他们所持的异端是新近发明的教训。但这异端坚称基督仅仅是人,并夸口说这教训是来自古代[68]。在这部着作中,他除了举出反驳他们不虔虚言的论点以外,又附加了以下的话: 3 『他们声称,他们现在所教导的,正是所有早期的人和使徒本身所接受并教导的事:福音的真理被保留直到Victor的时候-他是从彼得开始,罗马的第十三任监督
,然而从他的继承者Zephyrinus起,真理就被败坏了。 4 若非圣经所言的与他们相冲突,他们所说的也许还有点可信。但早在Victor以前,就有些弟兄们的作品,是为着保卫真理,以对抗当时盛行异端所写。我指的是Justin、Miltiades、Tatian和Clement以及许多其他的人。在这些人的着作中,基督都被称为神。 5 有谁不知道Irenaeus[69]、Melito[70]和其他多人的作品当中,都教导基督是神又是人?自起初以来,有多少弟兄们所写的诗篇或颂辞,都颂扬神的道-基督,并祂称为神? 6 教会宣扬这一个教训已经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如他们所说,是直到Victor的时候,人们才传扬这种福音?他们既清楚知道Victor革除过那位硝皮匠Theodotus,亦即那位首先背道否认神又宣称基督仅仅是人的,怎么可以毫无羞耻虚构Victor的话?若是Victor附和并传布他们这种不敬虔的教训,他怎么会革除Theodotus这位异端的创始者呢?』 7 有关Victor的事就这么多。他的监督职任为时十年之久。Severus九年,Zephyrinu
s被立为Victor的继承者。撰写我们前述那本论到异端之书的同一位作者,在此又记载了一件发生于Zephyrinus时代的事,他是这样写的: 8 『我要题醒众弟兄们一件发生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事,若这事发生在所多玛,也足以使他们受到警惕。有一位坚信者(confessor)Natalius,不是以前的人,而是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 9 他曾因着某种原因,受Asclepiodotus和另一位兑换银钱者Theodotus所欺哄。这两人都是硝皮匠Theodotus的门徒,而这位Theodotus是第一位因着错乱和无知而被Victor革除于教会之外的人。我们之前已经说过,Victor是当时的监督。 10 Natalius被他们说服,当上这异端教派的监督,他们则供应他每月一百五十银币的薪水。 11 Natalius与他们勾结以后,经常在梦中被主的异象所警告。因为富有怜悯的神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不愿意这位曾作祂受苦之见证人的,被革除于教会之外而灭亡。 12 但他不留意这些异象,因他已陷入在他们中间为首的网罗,又被那败坏人的不当利益所迷惑,因此他彻
夜为圣天使所鞭打,受到最严厉的惩罚。所以当他清晨起来以后,立即披麻蒙灰,满脸泪痕,仆倒在监督Zephyrinus面前。他在神职人员面前,甚至在平信徒面前打滚,要以他的眼泪打动那怜恤人之基督的教会。虽然他展示他所受的鞭伤,热切恳求他们的仁慈宽容,最终他仍不被允许有分于他们的圣餐。』 13 关于这事,我们要再加上另一段节录的话,也是同一位作者关于这教派的记载,他说,『他们大胆并鲁莽的处理圣言,不理会古教会的信仰法则。基督是他们所不认识的。他们不竭力寻求圣经所传讲的究竟,只努力使用各种形式的演绎法则,藉此建立他们的不敬虔。若有任何人提出一段神圣的真理,他们就先察验,能否从其中找出连结或分段形式的演绎法则[71] 14 他们是出于地,只知道谈论地,不认识从上头来的那位。因此他们放弃圣言,转而研究几何学(geometry)。Euclid为众人所尊崇,Aristotle和Theophrastus也被多人仰慕;甚至Galen还被一些人膜拜。 15 对于这些以不信之人的学问作为自己异端观点,进而以不敬虔**圣言中单纯信仰的人,我们还有甚么可说的呢?他们胆大妄为,插手
干涉圣言,还说他们是在进行改正。 16 我说这些话驳斥他们,并非没有根据。任何人想了解,就可以知道。只要收集他们各种版本互相比较,就可发现他们当中也大有差别。 17 你可以发现,Asclepiodotus所讲的就与Theodotus不同。许多版本中,你可以发现许多改变,他们的门徒急切加上改正,这就是他们的败坏。Hermophilus的版本也与Apollonides的版本不相符合,前后不一。我们比较那些早先的版本,和后来为着他们的目的而曲解的版本,就可以发现他们大有不同。 18 这样的过犯何其狂妄!他们自己并非一无所知。他们或是因不相信圣经是圣灵的呼出,而成了异**;或是自以为比圣灵聪明。称他们是属魔鬼的,有何不可?他们无法否认他们犯罪的工价,因他们乃是亲手写下自己的着作。他们也不接受传下来的圣言,也不以此为依据来写作。 19 而他们当中有些人在败坏圣经时还觉得不肖,轻易否认律法书和先知书。他们假托恩典之名,却因这些不法和不虔的教训,沉沦至最深的低下之处。』关于这个主题,讲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66]关于PaulofSamosata
的生平,请参考本书卷七第二十七章。 [67]早在Artemon之前,就有一位Theodotus(见本章六节和九节),约于主后一九○年从拜占庭来到罗马,教导这一学说。Hippolytus曾指出,Theodotus认为基督只有人性,否认基督神性。Theodotus认为耶稣在受浸时穿上圣灵,成为具有神圣能力的基督,于是祂完成神交付祂的任务,至终得着高举。因着传讲异端,他被罗马教会革除。之后,Artemon在罗马又重弹Theodotus的旧调。 [68]其实Artemon一派所言的确不虚,『养子论』(Adoptionism)是从早期就有的学说。简言之,此论认为基督不过是人,奉神旨意在地行事。但祂的成就竟超越神所期望,因此神决定收养祂,赐祂神性,使祂成为神的儿子,并将祂高举到万有之上。这种荒谬的基督论异端,最早见诸于主后一五○年左右之《黑马牧人书》(ShepherdofHermas),不料却在二世纪后期及三世纪大大流行,后来还发展成着名的『动力神格唯一论』(dynamicmonarchianism),影响层面之广,连罗马教会也不能幸免。Artemon的理论虽非甚么新奇学说,但他用严密
解经方式尝试将养子论系统化的作法,确是教会历史上的首创。 [69]关于Irenaeus的生平,请参考本书卷四第二十一章。 [70]关于Melito的生平,请参考本书卷四第二十六章。 [71]这显示早在初期教会时,就有人采行批判式(critical)的解经方法。但这方法却被用来建立养子论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