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 生平简志

尤西比乌教会史 by 尤西比乌

作者-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

(EusebiusofCaesarea)

生平简志——

在众多知名初期教父中,该撒利亚的优西比是少数集护教家、神学家、历史家、作家及教会监督为一身者。虽然其确实的出生时、地已无法考证,但咸认他是于主后二六○年之后生在巴勒斯坦地。他不懂拉丁文,仅熟谙叙利亚文及希腊文,幼年时在该撒利亚接受信仰教育,并在该地受浸。依据现有史料,我们无法得知他的出身背景,但由他与罗马皇帝康士坦丁(Constantine)及康士坦丁的妹妹Constantia的良好关系来推测,他很可能出身上流社会。此外,照着他着作中流露的深厚学养来看,他应该在年轻时就在属世哲学-尤其是柏拉图主义(Platonism)及圣经教义上,受过广泛且严格的训练。

他的挚友、也是他启蒙恩师的Pamphilus,对他的神学思想及学术风格,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Pamphilus曾在该撒利亚作过长老,他广搜各类典籍,穷一生之力设立了一个藏书丰富的图书馆,致立于圣经经文的抄写并撰写各类着作。他忠于信仰,至终也为主殉道。优西比乌曾在Pamphilus家中受教,自认受益于Pamphilus良多,因此他也以自称Pamphilus的优西比乌(EusebiusofPamphilus)为荣。Pamphilus极其仰慕教父俄利根(Origen),优西比乌也因此大力拥护俄利根及其神学思想。

优西比乌在该撒利亚作过长老,当戴克理先(Diocletian)与康士坦丁在主后二九六年同行征讨埃及路过该地时,优西比乌已经见过康士坦丁,并有相当程度的熟识。在主后三○三年戴克理先开始极力逼迫基督徒以前,优西比乌大多在Pamphilus的图书馆中,于Pamphilus指导下研读各类经书。因着当时环境的影响及Pamphilus的潜移默化,优西比乌强烈的护教个性逐渐成形。同时,因着他的恩师高举俄利根,使优西比乌也成为俄利根及其思想的支持者。优西比乌虽曾饱读在他以前众教父的着作,坚守前人流传下来的基要信仰。不过,俄利根生性的豪放不羁及其思想的大胆作风,多少动摇了优西比乌的信仰传统。因此有些优西比乌的信仰判断,便显露出折衷主义的特质和不可避免的偏差。

戴克理先的逼迫,使巴勒斯坦地许多基督徒为主殉道,优西比乌照他所见的一切,详尽的将殉道者的事迹,记录于《巴勒斯坦殉道者》(MartyrsofPalestine)一书中。到了逼迫的第三年,他的同窗Apphianus在省长Arbanus献祭给偶像时,突然上前奋力阻挡,结果被捕殉道。优西比乌对此英勇行径极为仰慕,甚至也企图效法。到了逼迫第五年,他的恩师Pamphilus被捕入狱,两年后殉道。Pamphilus在狱中时,优西比乌常入狱探访随侍,两人也协力完成五册《为俄利根辩护》(ApologyforOrigen),极力为俄利根的思想辩白。随后,Pamphilus的弟子一一入狱殉道,惟独优西比乌得以幸免。他能自由出入牢狱探望恩师,又能免于逼迫,应非因他在信仰上的妥协或变节;而是凭靠他上流社会的优势身世,以及与掌权人士的良好关系。在大规模的逼迫结束之后,约在主后三一一至三一八年之间,优西比乌开始任巴勒斯坦地该撒利亚的监督,直到三四○年左右他离世为止。

主后三一八年,当亚历山大(Alexander)任北非亚历山卓城(Alexandra)监督时,亚流(Arius)事件爆发。亚历山卓城的长老亚流,师承安提阿哲士Lucian,宣称基督并非在永远里与父共存的子,乃是在时间中由神所造的受造物。此一说法导致亚历山卓监督亚历山大与长老亚流之间的严重冲突。双方都致书各处教会和知名人士,寻求支持与奥援。优西比乌身为亚流好友,曾在冲突中致书亚历山大,盼能平息纷争,不过却因此被贴上标签,被控以亚流派。不过,从他在尼西亚大会(CouncilofNicaea)之后郑重签署并遵守尼西亚信经(NiceneCreed),以及他着作中的观点看来,优西比乌确有同情亚流之举,但他的信仰应与亚流主义毫无瓜葛。

在由罗马皇帝康士坦丁召集的尼西亚大会中,优西比乌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他的座位就在康士坦丁的宝座旁,并于会议开始时宣读祝辞。)但在大会中,优西比乌没有站在对立的两造-亚流与亚他那修(Athenasius)-之间的任何一边。他既不接受亚流学说的精神,也无法同意用圣经中所没有、却为罗马皇帝所认同的『同质』(homoousia)一字,来形容父与子之间的一。不过,他寻求避免基督徒**的用心,却是不可否认的。

尼西亚会议并没有解决亚流引起的争端,也没有弭平安提阿学派和亚历山卓学派间的冲突。优西比乌因着同情亚流,又因质疑亚他那修与撒伯流(Sabellius)同路,而在主后三二五年至三三○年间,受到安提阿监督Eustathius的指责。优西比乌戮力为自己信仰的正统辩白,主动指明Eustathius形态论的倾向,也担心『同质』(homoousia)一字有形态论的嫌疑。正因为如此,他与尼西亚会议的要角亚他那修彼此不合。不过,优西比乌仍然持守尼西亚信经,直到亚流至终在康士坦丁面前承认错误,愿意改变看法,接受尼西亚信经的信条后,优西比乌才于三三五年正式恢复与亚流公开的交通。

优西比乌的好友康士坦丁死于主后三三六年五月。优西比乌以深厚的感情及尊崇的态度,为他的皇帝朋友写了一篇名为《康士坦丁志》(LifeofConstantine)的长篇传记。不久,这位承继前人传统、一生见证基督教否极泰来的年老监督优西比乌,也于主后三四○年左右,平静的行完他将近八十载的一生。

主要参考资料

Frend,W.H.C.TheRiseofChristianity,Philadelphia:FortressPress,1985,pp.384-

385,477-479,498-499,502-505

Mcgiffert,A.C."TheChurchHistoryofEusebius"inNPNF,editedbyP.ShcaffandH.Wace.,Series2,Vol.I.,GrandRapids:Eerdmans,1952,pp.1-56

Schaff,P.HistoryoftheChristianChurch,GrandRapids:Eerdmans,1981,Vol.III,pp.626-628,871-879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作者-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 (EusebiusofCaesarea) 生平简志—— 在众多知名初期教父中,该撒利亚的优西比是少数集护教家、神学家、历史家、作家及教会监督为一身者。虽然其确实的出生时、地已无法考证,但咸认他是于主后二六○年之后生在巴勒斯坦地。他不懂拉丁文,仅熟谙叙利亚文及希腊文,幼年时在该撒利亚接受信仰教育,并在该地受浸。依据现有史料,我们无法得知他的出身背景,但由他与罗马皇帝康士坦丁(Constantine)及康士坦丁的妹妹Constantia的良好关系来推测,他很可能出身上流社会。此外,照着他着作中流露的深厚学养来看,他应该在年轻时就在属世哲学-尤其是柏拉图主义(Platonism)及圣经教义上,受过广泛且严格的训练。 他的挚友、也是他启蒙恩师的Pamphilus,对他的神学思想及学术风格,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Pamphilus曾在该撒利亚作过长老,他广搜各类典籍,穷一生之力设立了一个藏书丰富的图书馆,致立于圣经经文的抄写并撰写各类着作。他忠于信仰,至终也为主殉道。优西比乌曾在Pamphilus家中受教,自认受益于Pamphilus良多,因此他也
以自称Pamphilus的优西比乌(EusebiusofPamphilus)为荣。Pamphilus极其仰慕教父俄利根(Origen),优西比乌也因此大力拥护俄利根及其神学思想。 优西比乌在该撒利亚作过长老,当戴克理先(Diocletian)与康士坦丁在主后二九六年同行征讨埃及路过该地时,优西比乌已经见过康士坦丁,并有相当程度的熟识。在主后三○三年戴克理先开始极力逼迫基督徒以前,优西比乌大多在Pamphilus的图书馆中,于Pamphilus指导下研读各类经书。因着当时环境的影响及Pamphilus的潜移默化,优西比乌强烈的护教个性逐渐成形。同时,因着他的恩师高举俄利根,使优西比乌也成为俄利根及其思想的支持者。优西比乌虽曾饱读在他以前众教父的着作,坚守前人流传下来的基要信仰。不过,俄利根生性的豪放不羁及其思想的大胆作风,多少动摇了优西比乌的信仰传统。因此有些优西比乌的信仰判断,便显露出折衷主义的特质和不可避免的偏差。 戴克理先的逼迫,使巴勒斯坦地许多基督徒为主殉道,优西比乌照他所见的一切,详尽的将殉道者的事迹,记录于《巴勒斯坦殉道者》(MartyrsofPalestine)
一书中。到了逼迫的第三年,他的同窗Apphianus在省长Arbanus献祭给偶像时,突然上前奋力阻挡,结果被捕殉道。优西比乌对此英勇行径极为仰慕,甚至也企图效法。到了逼迫第五年,他的恩师Pamphilus被捕入狱,两年后殉道。Pamphilus在狱中时,优西比乌常入狱探访随侍,两人也协力完成五册《为俄利根辩护》(ApologyforOrigen),极力为俄利根的思想辩白。随后,Pamphilus的弟子一一入狱殉道,惟独优西比乌得以幸免。他能自由出入牢狱探望恩师,又能免于逼迫,应非因他在信仰上的妥协或变节;而是凭靠他上流社会的优势身世,以及与掌权人士的良好关系。在大规模的逼迫结束之后,约在主后三一一至三一八年之间,优西比乌开始任巴勒斯坦地该撒利亚的监督,直到三四○年左右他离世为止。 主后三一八年,当亚历山大(Alexander)任北非亚历山卓城(Alexandra)监督时,亚流(Arius)事件爆发。亚历山卓城的长老亚流,师承安提阿哲士Lucian,宣称基督并非在永远里与父共存的子,乃是在时间中由神所造的受造物。此一说法导致亚历山卓监督亚历山大与长老亚流之间的严重冲突。双方都致书
各处教会和知名人士,寻求支持与奥援。优西比乌身为亚流好友,曾在冲突中致书亚历山大,盼能平息纷争,不过却因此被贴上标签,被控以亚流派。不过,从他在尼西亚大会(CouncilofNicaea)之后郑重签署并遵守尼西亚信经(NiceneCreed),以及他着作中的观点看来,优西比乌确有同情亚流之举,但他的信仰应与亚流主义毫无瓜葛。 在由罗马皇帝康士坦丁召集的尼西亚大会中,优西比乌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他的座位就在康士坦丁的宝座旁,并于会议开始时宣读祝辞。)但在大会中,优西比乌没有站在对立的两造-亚流与亚他那修(Athenasius)-之间的任何一边。他既不接受亚流学说的精神,也无法同意用圣经中所没有、却为罗马皇帝所认同的『同质』(homoousia)一字,来形容父与子之间的一。不过,他寻求避免基督徒**的用心,却是不可否认的。 尼西亚会议并没有解决亚流引起的争端,也没有弭平安提阿学派和亚历山卓学派间的冲突。优西比乌因着同情亚流,又因质疑亚他那修与撒伯流(Sabellius)同路,而在主后三二五年至三三○年间,受到安提阿监督Eustathius的指责。优西比乌戮力为自己信仰的正统
辩白,主动指明Eustathius形态论的倾向,也担心『同质』(homoousia)一字有形态论的嫌疑。正因为如此,他与尼西亚会议的要角亚他那修彼此不合。不过,优西比乌仍然持守尼西亚信经,直到亚流至终在康士坦丁面前承认错误,愿意改变看法,接受尼西亚信经的信条后,优西比乌才于三三五年正式恢复与亚流公开的交通。 优西比乌的好友康士坦丁死于主后三三六年五月。优西比乌以深厚的感情及尊崇的态度,为他的皇帝朋友写了一篇名为《康士坦丁志》(LifeofConstantine)的长篇传记。不久,这位承继前人传统、一生见证基督教否极泰来的年老监督优西比乌,也于主后三四○年左右,平静的行完他将近八十载的一生。 主要参考资料 Frend,W.H.C.TheRiseofChristianity,Philadelphia:FortressPress,1985,pp.384- 385,477-479,498-499,502-505 Mcgiffert,A.C."TheChurchHistoryofEusebius"inNPNF,editedbyP.Shcaffan
dH.Wace.,Series2,Vol.I.,GrandRapids:Eerdmans,1952,pp.1-56 Schaff,P.HistoryoftheChristianChurch,GrandRapids:Eerdmans,1981,Vol.III,pp.626-628,871-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