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五章 从血泊中回归复国

以色列复国史 by

前章提到,恶魔希特勒在历史上的出现,客观上,好像一柄阴光闪闪的利剑,顿时,使那些赖在欧洲不走的犹太人,血流成渠,尸积如山。然而,人间为何会出现如此巨大的悲剧?奥秘何在?在大屠杀尚未发生之前,数年的历史千真万确地显示,巴勒斯坦破天荒地为犹太人开了一扇大门:英国人为报答犹太化学教授魏兹曼为他们发明烈性炸药,从而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挽救了英国在斗争中的危局,遂发表了划时代的官方外交声明——“贝尔福宣言”,在全世界面前,公开宣布支持“在巴勒斯坦地区为犹太人建立民族乡土”的政策。不仅如此,英政府还命令阿伦比将军,率旅攻占耶路撒冷,从奥托曼土耳其手上,夺回巴勒斯坦全地,并且任命一位犹裔勋爵撒莫尔先生首任驻巴勒斯坦总督。自一九一八年——一九三六年,分散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本可以完全自由移入,回归祖居地上重建家园。人们称这九年,是犹太移民的“黄金时代”。可是,九年之中移入的犹太人却只有十五万人左右,相当于那时全世界犹太总人口,还不到百分之一!其余那百分之九十九那里去了?据统计,绝大部分人集中居住在欧洲。这一部分人,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发了横财,在经济上、金融上君临于欧洲各国,生活优裕,生养众多。这一批人,为数最多,财力最旺,欧化最深,在政治上,他们构成了锡安主义运动中的所谓“温和派”,即『中间派』,主张和居留国“融合”,不同意返回巴勒斯坦祖居地那个“不毛之地”复国。

像先知以赛亚笔下所述,这些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以致,对经上的应许,“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为什么?因为犹太教的拉比和信徒,拒绝旧约先知的警世信息。把神高瞻远瞩的预言,当作耳边风。在至高者那里,他当然完全知道人类进入本世纪之后,将有世界大战要发生。所以,他藉他的作为,预先在巴勒斯坦地区,为子民敞开了一扇大门,像早日的『逃城』一样。可是,绝大部分犹太人依然留恋欧洲的安乐窝,拒绝进入“逃城”中去。最后,终于成为恶魔的刀下鬼,在旷野般的人世间,留下累累白骨。像早日过红海之后的四十年旷野生活一样,人性中那种贪图“埃及肉锅”的倾向,使他们终于在沙漠中倒下去,得不着应许——流奶与蜜之地。数千年来,犹太人一再重复这种历史错误,悲剧连绵不断,其源概出于此!关于世界末后的历史安排,其权威性和不变性,早在救赎主第一次降世时,他就郑重强调:“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二十四35)这句话,指的就是以色列复国——“无花果树发嫩长叶”的时间表,绝对是不可改变的。神预先宣告他的计划,为的是要他子民们提早明白,要他们遵守他那永不改变的旨意。可是,一千九百多年来,犹太人『听是听见,却不明白』。耶稣基督作为人类的救赎主,第一次恩临大地带来了“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的救世福音首先传给自己的同胞,但他自己的同胞不但不听,反而将他处死。由于神慈悲为怀,当希魔还未上台之前,就事先为他们安排了“逃城”,绝大部分人却不进去,在欧洲的火山口下,他们讨求暂时的苟安。

〖一、史无前例的大屠杀〗

历史终究不依人的意愿为转移,自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五日起,欧洲再也没有苟安的局面了!希特勒军队于此日挥戈占领奥地利,并立即从三面包围捷克,企图将英法势力从多瑙河流域赶出去,并取得了征服东南欧、直捣巴尔干的战略走廊。奥地利在战略上和经济上是希特勒发动全面战争首战必夺之地,军威所及,一日之间势如破竹。一九三八年三月,德军全部占领奥国之后,成千上万犹太人被拘入集中营。数十亿马克的犹人财产,成批的高级住宅,数以千计的会堂,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奥国首届一指的财政巨子罗斯查尔德家族,从大到小,即刻被囚于铁丝钢圈围绕的人间地狱之中,平时养尊处优的家族成员,大部分一去无踪。这时代的悲剧再一次告诫世人,财产终究无法止住灾祸,悖逆神旨是绝对危险的。上章提到,恶魔希特勒来自阴间,整个欧洲必然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人治的社会,经不住魔界的攻击。说来很巧,一九三七年这一年,英国突然换了首相,此人名叫尼微尔?张伯伦,一上台就派内阁大臣去拜访希特勒,继而于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亲自去柏林和希氏签订了臭名远扬的“慕尼黑协定”,出卖捷克人民,姑息法西斯侵略。一九三九年三月十五日,德军攻陷捷克首都布拉格。和奥地利犹太人的遭遇一样,三十五万人不久死于非命。同年九月一日,德军进攻波兰之后,东欧共有二百五十万犹太人口,从此置于法西斯的刺刀之下。希特勒的秘密警察头子、异**(铁血教)、黑衫党首长希姆莱开始利用集中营、绞索、枪决、活埋、电刑、毒气,全面地对付这一群人间的赚钱能手及其家眷。光是波兰首都华沙一地,被集体屠杀者,竟达三十五万之众。一九四O午六月十四日,希特勒集中一百三十六个师的兵力,进攻法国,仅仅数日,巴黎就沦入德国的铁蹄之下。连同荷兰、比利时等西欧犹太人在内,数年间共有一百七十五万条生命,悲惨消失。一九四一年之内,希特勒已占领欧洲十四个国家,近一千万的犹太人,至此欲逃无路,望生不能。在希特勒的总政策中,他公然宣布要全部消灭全欧洲的犹太人,一个不留。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德军一百九十个师共五百余万人,在三千五百辆坦克和五千架飞机的配合下,突然袭击苏联。十月二日,苏联红色首都莫斯科城被围。德占区之内,又有一百五十万犹太人置于极刑,死于魔手之下。

〖二、故土可贵〗

历史显示,自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一年,希特勒的武力,像一把铁扫帚,在秋风中扫落叶,犹太人的生命、财产、才智、傲情,连同他们平时的苟安幻想,一扫而空。欧洲本非他们久居之地啊!为何留恋斯土、乐而忘返?以致遗尸遍野,最后,导致六百万条生命惨极归阴。历史的沉痛教训无他,只缘他们心重物质财产、轻视属灵生命,因罪致祸。这种教训,今日的我们怎能置之罔闻呢?在那个阴风横扫的年代中,由于幻想破灭,鲜血淋漓,有一小部分犹太人才开始想到他们的祖居地巴勒基坦来,于是以生命一博运气,或以轻舟远涉地中海,或偷越崇山峻岭,九死一生地经由各种艰难渠道,回到那个曾被他俩厌弃的“不毛之地”,避灾免祸。这“逃城”本已为他们提早设立,他们何故蹉跎年月,贻误良机啊!这个答案作者深信,读者早已心知肚明了。据巴勒斯坦历史记载:一九一八~一九三六年,共有十五万犹太人移入巴勒斯坦;一九三六年之后的五年间,大约每年平均有一万五千人左右经由暗杀的种种渠道,偷渡进入“逃城”中来。笔者读史至此,内心十分感动。人虽有罪,但至高者仍网开一面,凡按经上应许返回故土者,皆能生还。约书亚记第二十章通篇的“逃城”之论,其实就是罪人在等待审判之前一个可贵的过渡时刻和过渡地带,可为自己一线生机再找出路。悔则保生,拒则受刑。历史证明:那些九死一生回归故土的犹太人,大部分成为日后复国的种子,重建希伯来社会的中坚,他们因受血的洗礼,此时才深感祖居地的可贵!当英国于一九三九年九月对德宣战之后,十三万犹太青年从血泊中站立起来,加入同盟军,为报同胞之仇,他们英勇作战,视死如归。这批人,就是后来以色列国防军的骨干。至高者不但为即将成立的以色列存留余种,也为这国事先准备了保卫者。

自一九四一年冬天德军败于莫斯科城下攻略战之日起,希特勒手上的精锐部队遭到毁灭性打击,开始溃败。一九四二年一月,美、苏、英、中四强和其它二十二个反法西斯国家建立统一战线,纷纷向德、意、日三个轴心国进攻。毕竟时限已到,希魔兵败如山倒,终于在一九四五年五月八日这一天,人与国尽毁,归于无有。这一天,也同时使全世界剩下的犹太人意识到,这是他们应该回家的时候了。一九四六年,从集中营幸存下来的人,这才争先恐后的由海陆空三路潜入故土。自己的祖居地,为何要“潜入”呢?因为,战后的英内阁,由中左派的工党所控制,原来那位“多少有点亲犹”的邱吉尔首相,却出人意料地下台了。工党领导人为讨好阿拉伯人,着意限制犹太移民进入巴勒斯坦。一九四六这一年,工党政府拒绝十万犹人移入,但偷偷潜入却达十一万三千之众,说明工党的作为挡不住圣经预言之应验。一九四七年九月,联合国通过“巴勒斯坦分治案”,允许犹太人有立足之地。此案为犹太人所接受,但为阿拉伯各国所坚决拒绝。占领巴勒斯坦的英国当局,为了讨好阿拉伯人,维持殖民统治,将成批返回的犹太人,拒之门外。于是,一场反英护民的游击战就发生了。领导这场游击战的,就是著名的本?古里安将军(DavidBen-Gurion)。神的时间表是要为回归之民敞开大门,英国中左派的工党政府却要将门掩住。人神相斗,究竟谁胜谁负,历史自有分晓。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犹太难民果然像潮水一般涌入巴勒斯坦,形成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英国为控制以苏伊士运河为中心的中东各国,此时必须讨好阿拉伯人。阿拉伯人为继续保住巴勒斯坦土地,也必须坚拒犹太人复国。至此,那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曾公开支持“在巴勒斯坦地区为犹太人建立民族乡土”的英国政府,像乌龟头一样,缩了回去。中左的工党政府,在外交上是唯物的,以一国之利为重,那管圣经说什么。为保护回归之民应时而起的以色列地下武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那些倍受实战锻炼的犹籍军人领导下,如雨后春笋,到处游击,把矛头直指英国驻军,使战后异常孱弱的英国军队,如坐针毡。一九四六年,英军位于耶路撒冷市“大卫王旅馆”(KingDavidHotel)的总部被游击队炸毁,自此,耶京炸弹经常点火,英军在明,犹游在暗,防不胜防。在犹人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军事反抗面前,联合国终于以多数票通过,结束英国在巴勒斯坦地区的托管权,并命英军必须于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之前全部撤离。战后在实力下降为“第二等强国”的大不列颠王国,也像一九一七年的奥托曼土耳其帝国一样,悄然离开。毕竟天时已到,历史必须应验圣经上预言。不管阿拉伯人和英国人愿不愿意,时候一到,都得按至高者的本意办事,分秒不差。

〖三、以色列终于复国了〗

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当地下午四时,犹太领袖齐集在特拉维夫博物馆,正式宣布成立以色列国,时值犹太历史五千七百零八年。犹太人自公元七十年正式亡国,在世界万国中流离失所至今,大约共历人间一千八百五十七年的漫长岁月。他们“分散在万民之中,在所到的万国里,剩下的人数稀少……”(申四27)应验了先辈摩西的预言。立国之日,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的总人口,一共只有六十五万人左右,而阿拉伯人在同地却有一百二十万人之众,加上邻近阿拉伯国家的三千万人口,新成立的“以色列国”,就好像被置于阿拉伯人的汪洋大海之中,新国家的领袖们,忧心忡忡地面对阿方的“人海战术”,生怕新立之国夭折。但是,此国没有夭折,竟然存在四十多年了。这中间,她经历了险情崇生的许多战斗,至令仍然屹立无恙,世人称之为奇迹。何也?

请你回到圣经中来。因为这种奇迹般的存活,寓于短上预言。以赛亚说:“到那日,万军之耶和华必作他余剩之民的荣冠华冕。”(赛二十八5)耶利米说:“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使我的百姓以色列和犹大被掳的人归回;我也要使他们回到我所赐给他们列祖之地,他们就得这地为业。这是耶和华说的。”(耶三十3)以西结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从万民中招聚你们,从分散的列国内聚集你们,又要将以色列地赐给你们。”(结十一17)“以色列山哪!你必发枝条,为我的以色列民结果子,因为他们快要来到。……我必从各国收取你们,从列邦聚集你们,引导你们归回本地。”(结三十六8、24)“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要将以色列人从他们所到的各国收取,又从四围聚集他们,引导他们归回本地。我要使他们在那地,在以色列山上,成为一国,有一王作他们众民的王,他们不再为二国,决不分为二国。”(结三十七21-22)

何西阿说:“后来以色列必归回,寻求他们的神耶和华,和他们的王大卫。在末后的日子,必以敬畏的心归向耶和华,领受他的恩惠。”(何三5)约珥说:“到那时候,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因为照耶和华所说的,在锡安山耶路撒冷必有逃脱的人,在剩下的人中,必有耶和华所召的。”(珥二32)弥迦说:“雅各家啊!我必要聚集你们,必要招聚以色列剩下的人,安置在一处……”(弥二12)撒迦利亚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要从东方,从西方,救回我的民,我要领他们来,使他们住在耶路撒冷中。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都凭诚实和公义。”(亚八7-8)

上述先知预言,是至高无上的上帝亲口所应许。关于耶和华亲口说话的份量及其权威性,请看看他自己在二千六百多年前作的声明:“你们要追念上古的事,因为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四十六9-10)这段经文,深寓一个重要的真理:只有独一无二的真神,才能够在古时言明未来必成的事,犹太人不相信这个真理,以致千年罹祸。当今,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也同样不相信它,正在重蹈犹太人的历史道路,以致走向未来那个旷久未有的“七年大灾难”而不自觉。哀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死于希特勒手中的六百万犹太人,其历史悲剧乃源于此。上述七位先知所作的“回归复国”预言,大约发表于二千六百年之前,全部汇集在旧约圣经之中,名之曰“先知书”。但是,先知的同胞们,不但抵制其中的信息,而且,亲手屠杀和苦害这些传达耶和华上帝警世言语的先知门。

耶稣在临刑之前,对此异常悲愤,他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罢!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们这里来,有的你们要杀害,要钉十字架,有的你们要在会堂里鞭打,从这城追到那城,叫世人所流尽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耶路撒冷啊!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太二十三29-38)这是对犹太人数千年来连绵不断的历史灾祸,一针见血的解剖。这国这族的宗教界领袖,口是心非,不传先知预言,封锁上帝的警世信息,自己生活在罪里,也把信徒一起推入罪恶陷坑之中。他们带头拒绝承认主耶稣是救赎人类的弥赛亚,以致历史刑罚到来的时候,小鸡没有母鸡的保护,任由宰杀,毫无还手之力。六百万犹太人惨遭杀害,其历史奥秘在此。因他们承继昨日那些祭司文士的遗毒,自以为是,在希特勒一步一步走向排犹的顶峰时,仍然赖在欧洲不走,终于失掉返回故上的历史良机。要是这六百万人事先承认这个真理,何致尸横异土,血流成渠呢?

在巴勒斯坦土地上重新成立以色列国,是至高者在古时就已筹订的计划。历史证明:凡是双脚顺着神的应许的这条路径而返回者,均能生还而且亲眼看到他们的祖国“铁树开花”的奇迹。上面提到,以色列国成立之日,仅有六十五万人口。这区区之数,怎能顶住那汪洋大海般的阿拉伯人的“人海战术”。这里,你又必须重新回到圣经中去找答案。“我要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作为永约。我也要将他们安置在本地,使他们的人数增多,又在他们中间设立我的圣所,直到永远。”(结三十七26)

〖四、复国之后的以色列〗

你看!神早在二千六百年前,就藉他的先知以西结提早宣告:回归之民,人数是必定要增加的;增加之后,就要重建圣殿。据人口统计资料:至一九四八年年底,全国人口增至七十一万六千人;至一九六一年,总人口达到二百一十九万四千二百四十九人;至一九六七年,为二百三十四万五千人;至一九七四年,为三百三十万九千人,至一九八四年,为三百五十万人。人口的增加,使以色列的国防军维持在二十五万人左右,恰恰是这支军队,顶住了阿拉伯人的多次围攻,捍卫了既得的土地。你看!圣经何等准确无误。

既然人口增加,国也成立了,原来这土地一直荒凉,每年降雨量竟然低至七英寸之下,回归之民怎样生活下去?耶和华如此,也早有应许——“看哪!我是帮助你的,也必向你转意,使你得以耕种。我必使以色列全家的人数,在你上面增多,城邑有人居住,荒场再被建造。”(结三十六9~10)据官方统计

①刚刚立国那一年,全国林区面积只有一万三千英亩;至一九六七年止,林区面积竞扩到十二万四千英亩。造林改变了气候,从而使降雨大增,在北加利利地区,年降雨量竞达到四十英寸以上,从而使该地区变为鱼米之乡。②雨量润湿原来的荒地,农产品遂大幅度增加起来。例如:立国之年的大麦产量,只有二万七千公吨,至一九六七年止,却增加至二十万公吨;立国时只产一千公吨的苹果,至一九六七年却增至五万公吨。③产业工人人数,立国时只有九万人,至一九六七年却增至二十七万八千人。工农业的发展表明:神千真万确的是这批回归之民“得以耕种”、“城邑有人居住”、“荒场再被建造”。二十世纪,光就巴勒斯坦一地的巨大变化,足够使我们惊奇不已!从这些变化中你可以清楚看到,不是犹太人自己的聪明智慧,也不是由于他们手中的钞票,更不是超级大国的恩赐。恰恰相反,而是因为经上他那永不改变的应许。神预言在先,历史应验在后。耶和华不是说“我的筹算必立足,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么?看那!他的话语,何等准确!历史上的奥托曼帝国、希特勒、英国工党政府、阿拉伯人均无法阻挡他的计划。他的旨意,世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与之相拒。倒是相反,拒者必须付出惨重的历史代价,而后归于无有。

以色列人虽然立国了,相信只是历史上重要的一步棋,高潮还在后面,按经上披露,未来尚有一系列重要的预言,要付诸应验。预言的中心,是耶稣的第二次降临,他要前来审判世界,救赎悔改了的子民,而后以大火和多种天灾人祸,对不悔改的犹太人和外邦人加以刑罚。刑罚将广至全球各地,但主战场仍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经上清清楚楚告诉世人,哪个旷古未有的大灾难到来之前,将有一大批人将要被神救赎,可以避免灾祸。被救赎的条件是:被十字架上流下的宝血所洁净,罪被赦免。亲爱的读者啊!我们多么幸福,藉着圣灵的引导,我们事先知道这件事,尚有时日有幸求他赐下其贵无比的宝血,洗涤我们身上的罪恶,从而能坦然无惧地面对未来的灾祸。笔者数年来研习经上预言,在神前战战兢兢,深知他的圣言,定能百分之百的应验。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如此。六百万死去的犹太人给我们的功课是什么呢?不可疑惑神的计划。偏行己路,是死路一条。愿你我携手走圣经上应许之路,莫回头……

〖后记〗

笔者写至此章,心中突然怀念一对多年来亲密交往的犹太人阿伯拉姆夫妇。他们居住在洛城长滩,年近古稀,亲历各种历史灾难而幸存至今。不久前,我拜访这对夫妇,为的是要将胸中感触的信息,与老人们分享。一进门,我们就谈个不停。历史缅怀,真令人嗟叹之极,谈至激动起,老人们凄泪盈眶,我也陪着哭,老人时而拿出他们珍藏的录影片,再看一看希特勒盖世太保的集中营里那个恐怖的世界——一队队少女光着胴体,让那些法西斯匪徒们蹂躏、摧残之后,命令她们自挖土坑,而后,刽子手们用机枪扫射,一排一排的倒下去,最后用推土机将她们掩埋……纳粹匪徒为更便于屠杀,将无数的家庭,包括老幼在内,骗入一个大仓库,而后施放毒气,几十分钟之内中,几千条性命就这样结束了我不禁问老人说:“希特勒为何那么恨那些人?”,阿伯拉姆答说:“因他嫉妒他们!”他的回答顿时使我惊讶,“他究竟嫉妒他们什么?”我又问。他答:“他嫉妒犹太人的智慧、财产和金钱。”

读者可想象,对于如此这般的回答,笔者此时几近心碎:老人们和当今绝大多数的犹太人一样,至今没有从血泊里吸取到历史教训,继续忽略以色列历史上众先知所大声疾呼的警世信息。出于关切的坦白,我禁不住又问:“谁是将要到来的弥赛亚?”他答:“我还不知道。”我又问:“耶稣是将来的弥赛亚吗?”他答:“不是,他只是一个好人,一个教师。”我沉重地和他们告别,并表示今后还要经常拜访他们。老人们当然很欢迎,因我的确对他们有一份感情。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为这对老人和所有的犹太人祈祷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前章提到,恶魔希特勒在历史上的出现,客观上,好像一柄阴光闪闪的利剑,顿时,使那些赖在欧洲不走的犹太人,血流成渠,尸积如山。然而,人间为何会出现如此巨大的悲剧?奥秘何在?在大屠杀尚未发生之前,数年的历史千真万确地显示,巴勒斯坦破天荒地为犹太人开了一扇大门:英国人为报答犹太化学教授魏兹曼为他们发明烈性炸药,从而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挽救了英国在斗争中的危局,遂发表了划时代的官方外交声明——“贝尔福宣言”,在全世界面前,公开宣布支持“在巴勒斯坦地区为犹太人建立民族乡土”的政策。不仅如此,英政府还命令阿伦比将军,率旅攻占耶路撒冷,从奥托曼土耳其手上,夺回巴勒斯坦全地,并且任命一位犹裔勋爵撒莫尔先生首任驻巴勒斯坦总督。自一九一八年——一九三六年,分散于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本可以完全自由移入,回归祖居地上重建家园。人们称这九年,是犹太移民的“黄金时代”。可是,九年之中移入的犹太人却只有十五万人左右,相当于那时全世界犹太总人口,还不到百分之一!其余那百分之九十九那里去了?据统计,绝大部分人集中居住在欧洲。这一部分人,因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发了横财,在经济上、金融上君临于欧洲各国,生活优裕,生养众多。这一批
人,为数最多,财力最旺,欧化最深,在政治上,他们构成了锡安主义运动中的所谓“温和派”,即『中间派』,主张和居留国“融合”,不同意返回巴勒斯坦祖居地那个“不毛之地”复国。 像先知以赛亚笔下所述,这些百姓“心蒙脂油,耳朵发沉,眼睛昏迷”,以致,对经上的应许,“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为什么?因为犹太教的拉比和信徒,拒绝旧约先知的警世信息。把神高瞻远瞩的预言,当作耳边风。在至高者那里,他当然完全知道人类进入本世纪之后,将有世界大战要发生。所以,他藉他的作为,预先在巴勒斯坦地区,为子民敞开了一扇大门,像早日的『逃城』一样。可是,绝大部分犹太人依然留恋欧洲的安乐窝,拒绝进入“逃城”中去。最后,终于成为恶魔的刀下鬼,在旷野般的人世间,留下累累白骨。像早日过红海之后的四十年旷野生活一样,人性中那种贪图“埃及肉锅”的倾向,使他们终于在沙漠中倒下去,得不着应许——流奶与蜜之地。数千年来,犹太人一再重复这种历史错误,悲剧连绵不断,其源概出于此!关于世界末后的历史安排,其权威性和不变性,早在救赎主第一次降世时,他就郑重强调:“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二十四35)这句话
,指的就是以色列复国——“无花果树发嫩长叶”的时间表,绝对是不可改变的。神预先宣告他的计划,为的是要他子民们提早明白,要他们遵守他那永不改变的旨意。可是,一千九百多年来,犹太人『听是听见,却不明白』。耶稣基督作为人类的救赎主,第一次恩临大地带来了“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的救世福音首先传给自己的同胞,但他自己的同胞不但不听,反而将他处死。由于神慈悲为怀,当希魔还未上台之前,就事先为他们安排了“逃城”,绝大部分人却不进去,在欧洲的火山口下,他们讨求暂时的苟安。 〖一、史无前例的大屠杀〗 历史终究不依人的意愿为转移,自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五日起,欧洲再也没有苟安的局面了!希特勒军队于此日挥戈占领奥地利,并立即从三面包围捷克,企图将英法势力从多瑙河流域赶出去,并取得了征服东南欧、直捣巴尔干的战略走廊。奥地利在战略上和经济上是希特勒发动全面战争首战必夺之地,军威所及,一日之间势如破竹。一九三八年三月,德军全部占领奥国之后,成千上万犹太人被拘入集中营。数十亿马克的犹人财产,成批的高级住宅,数以千计的会堂,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奥国首届一指的财政巨子罗斯查尔德家族,从大到小,即刻被囚于铁丝钢圈
围绕的人间地狱之中,平时养尊处优的家族成员,大部分一去无踪。这时代的悲剧再一次告诫世人,财产终究无法止住灾祸,悖逆神旨是绝对危险的。上章提到,恶魔希特勒来自阴间,整个欧洲必然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人治的社会,经不住魔界的攻击。说来很巧,一九三七年这一年,英国突然换了首相,此人名叫尼微尔?张伯伦,一上台就派内阁大臣去拜访希特勒,继而于一九三八年九月二十九日,亲自去柏林和希氏签订了臭名远扬的“慕尼黑协定”,出卖捷克人民,姑息法西斯侵略。一九三九年三月十五日,德军攻陷捷克首都布拉格。和奥地利犹太人的遭遇一样,三十五万人不久死于非命。同年九月一日,德军进攻波兰之后,东欧共有二百五十万犹太人口,从此置于法西斯的刺刀之下。希特勒的秘密警察头子、异**(铁血教)、黑衫党首长希姆莱开始利用集中营、绞索、枪决、活埋、电刑、毒气,全面地对付这一群人间的赚钱能手及其家眷。光是波兰首都华沙一地,被集体屠杀者,竟达三十五万之众。一九四O午六月十四日,希特勒集中一百三十六个师的兵力,进攻法国,仅仅数日,巴黎就沦入德国的铁蹄之下。连同荷兰、比利时等西欧犹太人在内,数年间共有一百七十五万条生命,悲惨消失。一九四一年之内
,希特勒已占领欧洲十四个国家,近一千万的犹太人,至此欲逃无路,望生不能。在希特勒的总政策中,他公然宣布要全部消灭全欧洲的犹太人,一个不留。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德军一百九十个师共五百余万人,在三千五百辆坦克和五千架飞机的配合下,突然袭击苏联。十月二日,苏联红色首都莫斯科城被围。德占区之内,又有一百五十万犹太人置于极刑,死于魔手之下。 〖二、故土可贵〗 历史显示,自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一年,希特勒的武力,像一把铁扫帚,在秋风中扫落叶,犹太人的生命、财产、才智、傲情,连同他们平时的苟安幻想,一扫而空。欧洲本非他们久居之地啊!为何留恋斯土、乐而忘返?以致遗尸遍野,最后,导致六百万条生命惨极归阴。历史的沉痛教训无他,只缘他们心重物质财产、轻视属灵生命,因罪致祸。这种教训,今日的我们怎能置之罔闻呢?在那个阴风横扫的年代中,由于幻想破灭,鲜血淋漓,有一小部分犹太人才开始想到他们的祖居地巴勒基坦来,于是以生命一博运气,或以轻舟远涉地中海,或偷越崇山峻岭,九死一生地经由各种艰难渠道,回到那个曾被他俩厌弃的“不毛之地”,避灾免祸。这“逃城”本已为他们提早设立,他们何故蹉跎年月,贻误良机啊!这
个答案作者深信,读者早已心知肚明了。据巴勒斯坦历史记载:一九一八~一九三六年,共有十五万犹太人移入巴勒斯坦;一九三六年之后的五年间,大约每年平均有一万五千人左右经由暗杀的种种渠道,偷渡进入“逃城”中来。笔者读史至此,内心十分感动。人虽有罪,但至高者仍网开一面,凡按经上应许返回故土者,皆能生还。约书亚记第二十章通篇的“逃城”之论,其实就是罪人在等待审判之前一个可贵的过渡时刻和过渡地带,可为自己一线生机再找出路。悔则保生,拒则受刑。历史证明:那些九死一生回归故土的犹太人,大部分成为日后复国的种子,重建希伯来社会的中坚,他们因受血的洗礼,此时才深感祖居地的可贵!当英国于一九三九年九月对德宣战之后,十三万犹太青年从血泊中站立起来,加入同盟军,为报同胞之仇,他们英勇作战,视死如归。这批人,就是后来以色列国防军的骨干。至高者不但为即将成立的以色列存留余种,也为这国事先准备了保卫者。 自一九四一年冬天德军败于莫斯科城下攻略战之日起,希特勒手上的精锐部队遭到毁灭性打击,开始溃败。一九四二年一月,美、苏、英、中四强和其它二十二个反法西斯国家建立统一战线,纷纷向德、意、日三个轴心国进攻。毕竟时限已到
,希魔兵败如山倒,终于在一九四五年五月八日这一天,人与国尽毁,归于无有。这一天,也同时使全世界剩下的犹太人意识到,这是他们应该回家的时候了。一九四六年,从集中营幸存下来的人,这才争先恐后的由海陆空三路潜入故土。自己的祖居地,为何要“潜入”呢?因为,战后的英内阁,由中左派的工党所控制,原来那位“多少有点亲犹”的邱吉尔首相,却出人意料地下台了。工党领导人为讨好阿拉伯人,着意限制犹太移民进入巴勒斯坦。一九四六这一年,工党政府拒绝十万犹人移入,但偷偷潜入却达十一万三千之众,说明工党的作为挡不住圣经预言之应验。一九四七年九月,联合国通过“巴勒斯坦分治案”,允许犹太人有立足之地。此案为犹太人所接受,但为阿拉伯各国所坚决拒绝。占领巴勒斯坦的英国当局,为了讨好阿拉伯人,维持殖民统治,将成批返回的犹太人,拒之门外。于是,一场反英护民的游击战就发生了。领导这场游击战的,就是著名的本?古里安将军(DavidBen-Gurion)。神的时间表是要为回归之民敞开大门,英国中左派的工党政府却要将门掩住。人神相斗,究竟谁胜谁负,历史自有分晓。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犹太难民果然像潮水一般涌入巴勒斯坦,形成不可阻
挡的历史趋势。英国为控制以苏伊士运河为中心的中东各国,此时必须讨好阿拉伯人。阿拉伯人为继续保住巴勒斯坦土地,也必须坚拒犹太人复国。至此,那个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曾公开支持“在巴勒斯坦地区为犹太人建立民族乡土”的英国政府,像乌龟头一样,缩了回去。中左的工党政府,在外交上是唯物的,以一国之利为重,那管圣经说什么。为保护回归之民应时而起的以色列地下武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那些倍受实战锻炼的犹籍军人领导下,如雨后春笋,到处游击,把矛头直指英国驻军,使战后异常孱弱的英国军队,如坐针毡。一九四六年,英军位于耶路撒冷市“大卫王旅馆”(KingDavidHotel)的总部被游击队炸毁,自此,耶京炸弹经常点火,英军在明,犹游在暗,防不胜防。在犹人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军事反抗面前,联合国终于以多数票通过,结束英国在巴勒斯坦地区的托管权,并命英军必须于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之前全部撤离。战后在实力下降为“第二等强国”的大不列颠王国,也像一九一七年的奥托曼土耳其帝国一样,悄然离开。毕竟天时已到,历史必须应验圣经上预言。不管阿拉伯人和英国人愿不愿意,时候一到,都得按至高者的本意办事,分秒不差。 〖三、以
色列终于复国了〗 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当地下午四时,犹太领袖齐集在特拉维夫博物馆,正式宣布成立以色列国,时值犹太历史五千七百零八年。犹太人自公元七十年正式亡国,在世界万国中流离失所至今,大约共历人间一千八百五十七年的漫长岁月。他们“分散在万民之中,在所到的万国里,剩下的人数稀少……”(申四27)应验了先辈摩西的预言。立国之日,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的总人口,一共只有六十五万人左右,而阿拉伯人在同地却有一百二十万人之众,加上邻近阿拉伯国家的三千万人口,新成立的“以色列国”,就好像被置于阿拉伯人的汪洋大海之中,新国家的领袖们,忧心忡忡地面对阿方的“人海战术”,生怕新立之国夭折。但是,此国没有夭折,竟然存在四十多年了。这中间,她经历了险情崇生的许多战斗,至令仍然屹立无恙,世人称之为奇迹。何也? 请你回到圣经中来。因为这种奇迹般的存活,寓于短上预言。以赛亚说:“到那日,万军之耶和华必作他余剩之民的荣冠华冕。”(赛二十八5)耶利米说:“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使我的百姓以色列和犹大被掳的人归回;我也要使他们回到我所赐给他们列祖之地,他们就得这地为业。这是耶和华说的。”(耶三十3)以西
结说:“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从万民中招聚你们,从分散的列国内聚集你们,又要将以色列地赐给你们。”(结十一17)“以色列山哪!你必发枝条,为我的以色列民结果子,因为他们快要来到。……我必从各国收取你们,从列邦聚集你们,引导你们归回本地。”(结三十六8、24)“主耶和华如此说,我要将以色列人从他们所到的各国收取,又从四围聚集他们,引导他们归回本地。我要使他们在那地,在以色列山上,成为一国,有一王作他们众民的王,他们不再为二国,决不分为二国。”(结三十七21-22) 何西阿说:“后来以色列必归回,寻求他们的神耶和华,和他们的王大卫。在末后的日子,必以敬畏的心归向耶和华,领受他的恩惠。”(何三5)约珥说:“到那时候,凡求告耶和华名的就必得救。因为照耶和华所说的,在锡安山耶路撒冷必有逃脱的人,在剩下的人中,必有耶和华所召的。”(珥二32)弥迦说:“雅各家啊!我必要聚集你们,必要招聚以色列剩下的人,安置在一处……”(弥二12)撒迦利亚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要从东方,从西方,救回我的民,我要领他们来,使他们住在耶路撒冷中。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都凭诚实和公义。”(亚八7-8)
上述先知预言,是至高无上的上帝亲口所应许。关于耶和华亲口说话的份量及其权威性,请看看他自己在二千六百多年前作的声明:“你们要追念上古的事,因为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四十六9-10)这段经文,深寓一个重要的真理:只有独一无二的真神,才能够在古时言明未来必成的事,犹太人不相信这个真理,以致千年罹祸。当今,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也同样不相信它,正在重蹈犹太人的历史道路,以致走向未来那个旷久未有的“七年大灾难”而不自觉。哀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死于希特勒手中的六百万犹太人,其历史悲剧乃源于此。上述七位先知所作的“回归复国”预言,大约发表于二千六百年之前,全部汇集在旧约圣经之中,名之曰“先知书”。但是,先知的同胞们,不但抵制其中的信息,而且,亲手屠杀和苦害这些传达耶和华上帝警世言语的先知门。 耶稣在临刑之前,对此异常悲愤,他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
,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你们去充满你们祖宗的恶贯罢!你们这些蛇类,毒蛇之种啊!怎能逃脱地狱的刑罚呢?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并文士,到你们这里来,有的你们要杀害,要钉十字架,有的你们要在会堂里鞭打,从这城追到那城,叫世人所流尽义人的血,都归到你们身上……耶路撒冷啊!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太二十三29-38)这是对犹太人数千年来连绵不断的历史灾祸,一针见血的解剖。这国这族的宗教界领袖,口是心非,不传先知预言,封锁上帝的警世信息,自己生活在罪里,也把信徒一起推入罪恶陷坑之中。他们带头拒绝承认主耶稣是救赎人类的弥赛亚,以致历史刑罚到来的时候,小鸡没有母鸡的保护,任由宰杀,毫无还手之力。六百万犹太人惨遭杀害,其历史奥秘在此。因他们承继昨日那些祭司文士的遗毒,自以为是,在希特勒一步一步走向排犹的顶峰时,仍然赖在欧洲不走,终于失掉返回故上的历史良机。要是这六百万人事先承认这个真理,何致尸横异土,血流成渠呢? 在巴勒斯坦土地上重新成立以色列国,是至高者在古时就已筹订的计划。历史证明:凡是双脚顺着神的应许的这条路
径而返回者,均能生还而且亲眼看到他们的祖国“铁树开花”的奇迹。上面提到,以色列国成立之日,仅有六十五万人口。这区区之数,怎能顶住那汪洋大海般的阿拉伯人的“人海战术”。这里,你又必须重新回到圣经中去找答案。“我要与他们立平安的约,作为永约。我也要将他们安置在本地,使他们的人数增多,又在他们中间设立我的圣所,直到永远。”(结三十七26) 〖四、复国之后的以色列〗 你看!神早在二千六百年前,就藉他的先知以西结提早宣告:回归之民,人数是必定要增加的;增加之后,就要重建圣殿。据人口统计资料:至一九四八年年底,全国人口增至七十一万六千人;至一九六一年,总人口达到二百一十九万四千二百四十九人;至一九六七年,为二百三十四万五千人;至一九七四年,为三百三十万九千人,至一九八四年,为三百五十万人。人口的增加,使以色列的国防军维持在二十五万人左右,恰恰是这支军队,顶住了阿拉伯人的多次围攻,捍卫了既得的土地。你看!圣经何等准确无误。 既然人口增加,国也成立了,原来这土地一直荒凉,每年降雨量竟然低至七英寸之下,回归之民怎样生活下去?耶和华如此,也早有应许——“看哪!我是帮助你的,也必向你转意,
使你得以耕种。我必使以色列全家的人数,在你上面增多,城邑有人居住,荒场再被建造。”(结三十六9~10)据官方统计 ①刚刚立国那一年,全国林区面积只有一万三千英亩;至一九六七年止,林区面积竞扩到十二万四千英亩。造林改变了气候,从而使降雨大增,在北加利利地区,年降雨量竞达到四十英寸以上,从而使该地区变为鱼米之乡。②雨量润湿原来的荒地,农产品遂大幅度增加起来。例如:立国之年的大麦产量,只有二万七千公吨,至一九六七年止,却增加至二十万公吨;立国时只产一千公吨的苹果,至一九六七年却增至五万公吨。③产业工人人数,立国时只有九万人,至一九六七年却增至二十七万八千人。工农业的发展表明:神千真万确的是这批回归之民“得以耕种”、“城邑有人居住”、“荒场再被建造”。二十世纪,光就巴勒斯坦一地的巨大变化,足够使我们惊奇不已!从这些变化中你可以清楚看到,不是犹太人自己的聪明智慧,也不是由于他们手中的钞票,更不是超级大国的恩赐。恰恰相反,而是因为经上他那永不改变的应许。神预言在先,历史应验在后。耶和华不是说“我的筹算必立足,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么?看那!他的话语,何等准确!历史上的奥托曼帝国、希特勒、英
国工党政府、阿拉伯人均无法阻挡他的计划。他的旨意,世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与之相拒。倒是相反,拒者必须付出惨重的历史代价,而后归于无有。 以色列人虽然立国了,相信只是历史上重要的一步棋,高潮还在后面,按经上披露,未来尚有一系列重要的预言,要付诸应验。预言的中心,是耶稣的第二次降临,他要前来审判世界,救赎悔改了的子民,而后以大火和多种天灾人祸,对不悔改的犹太人和外邦人加以刑罚。刑罚将广至全球各地,但主战场仍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经上清清楚楚告诉世人,哪个旷古未有的大灾难到来之前,将有一大批人将要被神救赎,可以避免灾祸。被救赎的条件是:被十字架上流下的宝血所洁净,罪被赦免。亲爱的读者啊!我们多么幸福,藉着圣灵的引导,我们事先知道这件事,尚有时日有幸求他赐下其贵无比的宝血,洗涤我们身上的罪恶,从而能坦然无惧地面对未来的灾祸。笔者数年来研习经上预言,在神前战战兢兢,深知他的圣言,定能百分之百的应验。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如此。六百万死去的犹太人给我们的功课是什么呢?不可疑惑神的计划。偏行己路,是死路一条。愿你我携手走圣经上应许之路,莫回头…… 〖后记〗 笔者写至此章,心中突然怀念
一对多年来亲密交往的犹太人阿伯拉姆夫妇。他们居住在洛城长滩,年近古稀,亲历各种历史灾难而幸存至今。不久前,我拜访这对夫妇,为的是要将胸中感触的信息,与老人们分享。一进门,我们就谈个不停。历史缅怀,真令人嗟叹之极,谈至激动起,老人们凄泪盈眶,我也陪着哭,老人时而拿出他们珍藏的录影片,再看一看希特勒盖世太保的集中营里那个恐怖的世界——一队队少女光着胴体,让那些法西斯匪徒们蹂躏、摧残之后,命令她们自挖土坑,而后,刽子手们用机枪扫射,一排一排的倒下去,最后用推土机将她们掩埋……纳粹匪徒为更便于屠杀,将无数的家庭,包括老幼在内,骗入一个大仓库,而后施放毒气,几十分钟之内中,几千条性命就这样结束了我不禁问老人说:“希特勒为何那么恨那些人?”,阿伯拉姆答说:“因他嫉妒他们!”他的回答顿时使我惊讶,“他究竟嫉妒他们什么?”我又问。他答:“他嫉妒犹太人的智慧、财产和金钱。” 读者可想象,对于如此这般的回答,笔者此时几近心碎:老人们和当今绝大多数的犹太人一样,至今没有从血泊里吸取到历史教训,继续忽略以色列历史上众先知所大声疾呼的警世信息。出于关切的坦白,我禁不住又问:“谁是将要到来的弥赛亚?”他答:
“我还不知道。”我又问:“耶稣是将来的弥赛亚吗?”他答:“不是,他只是一个好人,一个教师。”我沉重地和他们告别,并表示今后还要经常拜访他们。老人们当然很欢迎,因我的确对他们有一份感情。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为这对老人和所有的犹太人祈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