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保持管道通畅-成熟之爱-圣网读书 - 基督徒爱读网 - Powered by Discuz!

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四章 保持管道通畅

成熟之爱 by 麦道卫

第四章保持管道通畅

你会否停下来思考,你的性格给你的婚姻带来了哪些结果?你的伴侣在这方面做得如何?

你看,当两个不同的人,要进入同一个关系中,特别是婚姻的承诺中,每个人都带入了一个独特的背景、文化和沟通的方式。两种不同的生命、经验背景,要合而为一,除非两人有强有力的沟通技巧,并且能体贴对方,否则就不会有令人满意的婚约。所以有效的沟通,就成为合适伴侣的基本要素之一。

现代心理学者和婚姻治疗协谈者最常听见的对婚姻的怨言,是缺乏沟通的能力。在七百三十位婚姻协谈员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他们常常处理的大部份婚姻问题都是出自“无法沟通。”1

仕女家庭杂志(TheLadiesHomeJournal)调查了三万位妇女,反映出只有一个问题能与金钱问题抗衡,那就是“缺乏沟通”。研究员泰瑞·舒兹(TerriSchultz)指出“虽然许多妇女择伴是基于性吸引,研究却显示,若要她们再重选一次,她们说沟通能力是最重要的。”2因此聪明的现代妇女,在择偶条件中,考虑沟通能力要比有性吸引力、相貌及个性良好等条件更重要。

研究报告中强调,只有能彼此分享感情并坦诚相待的夫妻,才能享受圆满的婚姻。事实上,婚姻失败的主要原因不是性,而是沟通。

李马可博士(Dr.MarkLee)引用在十一个国家的研究显示:“最快乐的夫妇,是彼此谈话最多的。”作为一位婚姻协谈者,马可注意到:“疏远感是婚姻中潜在的一个问题。我们知道一般的夫妻,在结婚一年之后,每周只有37分钟花在有意义和亲密的交谈上──这实在是太少了。”3

在一个特别的访问中,一位25年来一直是离婚和家庭法律的知名专家,采访者要求赫伯·葛利门律师(HerbertA.Glieberman)例举出夫妇分手的主要原因。葛利门25年来一直是从事离婚及家庭纠纷事务的法律专家,他回答:“最主要的是没有坦诚地沟通,没有以最要好的朋友的方式相待……我发现太多的人只是闲话家常,而没有向对方说明有意义的话……”4

里昂·柏士凯利亚将婚姻的问卷发给一千人,并且在美国今日报(USAToday)发表结论:“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回答说,使婚姻继续下去,最重要是沟通,彼此坦诚相对的谈话。”5

李恩·华特(LynnAtwater)是瑟顿大学(SetonHallUniversity)的社会学教授。她说女人“红杏出墙”,是因为她们要在情感中寻求更深的爱。她指出新的研究显示,女人把爱情看得比其他更重要,不像男人,以性为爱的主因。“男人总是问我,他们能做什么以预防妻子有外遇”,华特说:“我建议是多与她说话。”据华特的说法,女人在爱情中视感情的沟通为最大的回报。6

沟通是让我们彼此可以更加了解的最简单方法。愈有真正沟通的能力,愈能促进彼此的感情。两个生活在一起的人,常常会发生摩擦。这些摩擦不加以讨论,它们很容易导致困扰和冲突。即使是使徒保罗和他的同工巴拿马,也曾经验到这事。显然他们在第二次旅行之前,没有讨论他们对约翰、马可离去的感觉以致后来发生冲突。这也证明,若没有良好的沟通,就无法同心。

言语的沟通

沟通是什么意思?根据兰登书屋辞典(RandomHouseDictionary),沟通意为“以书写或说话等方式,给予或交换思想、感觉、意见等诸如此类的事。”一位婚姻协谈者诺曼·莱特博士(Dr.H.NormanWright)著有许多绝佳的家庭沟通书籍,他对沟通的定义是:“沟通是一种与他人分享信息的言语的或非言语的过程,它使人了解你的看法。‘谈话’、‘倾听’、‘了解’都是进行沟通的方式之一。”7

沟通是真实的将你自己向别人敞开。这样的沟通对现代夫妇来说是当务之急。

“沟通的产生”,杜维特·斯摩尔(DwightSmall)写道:“是两个人完完全全地说出日常生活的种种需要,并且尽量以积极有意义的态度参与对方的生活。”8

“一个巴掌拍不响,沟通是二个人的事”,辛西亚·道奇(CynthiaDeutsch)在她的文章《沉默伴侣的危机》中说:“如果其中有一位不愿意,彼此之间可以谈话,却无法沟通。谈话中最不容易的就是问题的沟通,因对方易感觉到受伤害。然而没有一种关系的存在是没有问题的,讨论问题乃是解决之道。若其中有一位不愿参与,就不能解决,而问题会得变很僵,并会牵扯到其他相关的事上。尤其是同一个人不断坚持拒绝讨论某些事件,就会变得更糟了。”

道奇补充道:“当伴侣中一位拒绝沟通,另一个人也会有强烈的倾向,拒绝在这关系中付出。短时间之内,这对伴侣便会因生气、感到不被接纳,而使彼此疏远。通常即使是主要事件被解决了,牵涉到的其他范围也一样需要重建。好的沟通,使人们能彼此坦诚相待。但好的沟通也是非常脆弱的,需要小心,一旦破裂,重建的工作通常是很痛苦的。”9

大多数的人以为谈话就是沟通,是使别人知道他们观点的方法。然而有意义的沟通,是双向式的──有说有听。现代夫妻最忽略的层面是倾听。

从神赐给我们我们两只耳朵一张嘴的事实来看,爱尔兰人有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论点,就是我们用以倾听的时间当比说话的时间多二倍。雅各写道:“快快地听,慢慢地说。”(雅各书1:19)莎士比亚也强调要少说多听。10

“快快地听”意思是“预备好当听众”。但有许多人认为在沟通时,做为说话者比较舒服一点。若他们说自己的立场、感觉、看法和主意,而不是做倾听者,他们会感到更愉快。对大多数人来说,倾听是沟通中最困难的层面。倾听永远不会自然发生。

外向的人要小心!

在双方的关系中,若其中有一个人缺乏倾听对方的耐心,又不谋求解决,这关系中便会产生严重的沮丧。外向的人(像我)通常会说得太多而倾听得不够。这仍然是我在婚姻中所要努力的。

陶莉和我结婚大约七、八个月之后,她十分犹豫的来到我面前。我可以猜想她所受到的伤害。“我想你不爱我”,她这么咕浓着。

“什么?”我大叫,“你一定是开玩笑!我比地球上任何人都爱你。”

“亲爱的”,她说:“我真的不认为,你会对某些我喜爱的事有兴趣,我也不认为你在乎我的某些‘小’事。”

哎啊!那就像一把刀划过了我的心。我马上肯定地说:“不,我是关心的!”

我惊讶陶莉的解释,她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感觉。“你从没听我说话。我开始和你分享一些事的时候,你不是打断我,就是换个话题有时,我刚想和你分享某件事,你就心不在焉。你常假装你在听,但你的心却在玻利维亚的演讲台上。”我太太说:“亲爱的,我和你说话的时候,你总是在想别的事。”

当然夫妻之间的枕边细语不足为外道也,我不会把陶莉和我所说的话通通都说出来。总之她要我知道,我虽看着她,心里却在想别的事,她会说:“你的心在玻利维亚的演讲台上!”(那是我在拉丁美洲对马克思主义者的演讲。)

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因我从不倾听别人说话,即使在无意间没有和我的妻子沟通,我也不放在心上。所以她就开始退缩到她内心世界里去了。

理查·奥斯丁(RichardAustin)这么写道:“注意我们的伴侣在说什么,是衡量我们敬意的尺度。常常我们听到谈话的声音,却不知其中的涵义。听到声音和明白涵义是大不相同的。”11

因我没有小心注意(有时根本不在意)陶莉说什么,以致她认为她说的话对我不重要,这实在抹煞了伴侣热心的态度。真正的倾听,是向对方表明──“你很重要!你有极大的价值!”尊重由倾听开始。

倾听是最有深意的方法之一,它表示你的态度是认真的、在乎对方的和看重对方想法的。大卫·奥格斯柏博士(Dr.DavidAugsburger)这么说:“倾听是诚心的象征。”12下面是奥格斯柏博士将真诚的倾听与个人的自我评估之间的关系略述如下:

若你听我说,那我所说的就是值得听的。

若你忽视我,我就是令人厌烦的。

若你同意我的观点,那我就算是有价值的人。

若你不接受我的意见,我就无话可说。

若我们相处时,非得接受你的意见作为我自己的看法,那我们将无法持有彼此尊重的关系。

若你用你的观点来限定我,那我们将有所隔阂。13

不仅是倾听

你是否曾对你的伴侣说过:“你根本没在听。”而他说:“我是在听啊。”然后他把最后一句话对你重复一次?若是如此,你会分辨出听是一回事,听见又是另一回事。如诺曼·莱特博士描述其中的分别说:“基本上,‘听’是你为自己的缘故去获取内容或资料。‘听见’是在乎并且同情说话的人……‘听’是在谈话中你仅关心你内心发生的事。‘听见’是你尝试了解对方的感觉,并且是为他的缘故而去听。”14

圣经上解释听的概念,不仅是一种可听见的声音;还意味着“付出注意力”。而倾听的价值,再次被佛罗里达大学的社会学者乔治·华特和查理·荷尔三世(GeorgeWarheitandCharlesHolzerⅢ)所肯定。他们曾经做过研究指出,“一个人受到挫折时若没有家人和朋友在旁,他所受到的挫折感,要比真正所遭到的挫败,更令人感到沮丧。这项研究显示,人即使在极大的压力之下,如果能有亲密的人际接触,他们也会应付得很好。正如你可能猜测到的,这项研究表明没有丈夫或没有妻子的人最易受到影响而沮丧。”15

倾听也有各种不同的程度。奥格斯柏博士在他的《充满关怀地去倾听》一书中,描述了倾听与关怀的关系。

“一个人可以听事实、数据、细节以便于为自己的目的而利用或引用,这不算是关怀。

“一个人可以因可怜对方而倾听,用同情对方来满足自己的骄傲感。单单只有可怜对方的倾听,也许根本不是关怀。

“有人喜欢倾听别人随心所欲地谈论不在场的人。这意味着背后讲闲话是有效的交谈法,但事实上却增加人与人之间的痛苦和距离,而这根本不是关怀。

“有人倾听只是出于义务性或职业性习惯,或只是要做好人,并不是真心的关怀他人。其实关怀是比只给人一只耳朵要付出得更多。

“有人怀着窥视别人隐私的好奇心来倾听,但关怀是要比好奇地窥视付出得更多。贪婪的眼或耳并非关怀。

“有的人是做‘帮助性’的听众,使自己成为一个帮助者,随时给予帮助、支持、谅解,并在谈话中给予安慰。关怀却是适时并有技巧地给予帮助。

“然而关怀的基本要素包括了恳切注意倾听别人说什么;真诚而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即使他夸大了压力、事件的描述,也能用淡然的态度客观地来处理;让别人能卸下假面具,放松自己;在真正需要帮助时才给予援手──这些都是恳切关怀的要素,上述每一项都需要经过关怀真义的澄清和修订。”16

当一个人无法真正倾听他的伴侣说话又不保持沉默时,在许多状况下,可能引出伴侣更多的话。乔芝·蓝道夫(JoyceLandorf)是位在人际关系上颇具洞察力的作家,她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会变成唠叨不停的人。她曾问那些拥有喋喋不休妻子的人说:“她向来如此吗?在你们结婚前她怎样?或者她是随着时间的改变,而变成这样的呢?”有些女人天生就是爱说话,而这股说话的洪流可延至她生命终止。但也有不少人,爱说话的原因是缘于其他的理由。

许多时候,一位唠叨不停的人,其实是想大声喊叫让人听见他说话。你愈觉得厌类烦、想打哈欠、或宁可多看看电视或照顾狗,然而她却说得愈多;她只是尽量用说话来补偿自己不受重视的事实。因为你可能许久以前就停止听她说话了,而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一点。

你认为这样的事发生在你身上了吗?他最后一次问你太太这个问题是在什么时候:“你对……的感觉如何?”或是“今天家里有什么事?”你是否曾说“你可能对啊”,若你的妻子感觉你不愿听她说话,她会有两种想法:要说得更多更大声,或不再说什么了。任何一种方式,在婚姻中都是非常糟糕的。17

我们必须了解,我们常用不同的方式沟通。换句话说,即使是沉默也是沟通。所以关键是在于要用什么方法,有效地制造更深入的亲密关系和坦率的气氛。但在我们讨论改善倾听能力的方式以前,让我们来看看另一种有效的沟通方式。

多说或是少说

说话是沟通的第二部份。大多数的人在听和说方面其中的一项需要改善。但还有一些人,像我自己就是,因个人的特质需要在两方面都有所改进。

陶莉喜欢与别人分享细节,并且她需要听到细节。我则不然。我只要概要就够了。结果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们的关系陷入低潮,只因我不明白她需要以细节来沟通。

有一天陶莉对我说:“亲爱的,你说话的方式不对。”我说:“我这一生都是这么说话的!”她说:“好吧,我们无法沟通。”我问她是什么意思,她回答说我从不叙述任何细节──我从未让她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她给了我一个例子。在一个很重要的座谈会后,她会问我“会议进行的如何?”而我只说“噢,很好”就扯别的人。她知道除了这样的回答以外,还有些别的事发生,而那正是她想听到的。

另外一个例子说明了她需要听到细节,如我提及我们的朋友生了一个小孩。“什么时候?”她问。“我不知道”,我会如此回答。“他有多重?”我又是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这问倒我了”,我会这么回答。“他叫什么名字?”她会继续问下去。事实上我并不想要知道这么多,然而这使我与我太太没有很好的沟通。

“注意细节!”变成我的座右铭。我开始为自己写备忘录:“约瑟,当你与陶莉说话时,要说细节。”(而且这也已经在其他的关系台产生了肯定的结果。)如今,若是一位朋友生了小孩,我可是等不及地向我妻子问这问那了:“什么时候出生的?”“上个礼拜二。”“多重啊?”“八磅。”“男孩还是女孩?”“男孩。”“叫什么名字?”“吉姆。”这么一直问下去我真会记得以前从不在意的事,它反而增进了我们的沟通。由于我在这方面的努力,陶莉能感觉到我多么爱她。

对我们之中一些人来说,也许只是细节有问题。对另一些人来说,也许就是与他人分享你的感受,让他们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的方法了。这个问题,一样也会困扰我。我发觉要谈论其他的话题很容易,然而要分享我心里的想法,对我就是个难题了,即使我知道这是很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倾向于谈论无关痛痒的事──天气、身体、饮食等等。而当别人想要了解我们的思想和感觉的时候,很少人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内心的感受。然而藉这种沟通方式所产生的亲密关系,才是美好婚姻关系的关键。

你或许会问:“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沟通者?更好的倾听者?更好的谈话者?”我要建议你和你的伴侣一些实际的办法,使你能够改善人际关系沟通的技巧。这些原则能够增加你在人际关系中,更深切地彼此关怀。

你若是单身,让这些原则帮助你与别人沟通,且约会时可立刻派上用场。你若结婚了,更让这些原则加强你与配偶(孩子)之间的沟通。大多数的婚姻的亲密程度,与你们之间希望达到坦诚沟通的程度是成正比例的。

问题默想

·哪些特别的言语是你用来表达对你另一半看法的?

·你是哪一种倾听者?请求你的伴侣描述你倾听的方式。

·你是否会花时间与你的伴侣有效地交谈,以改进彼此的沟通?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第四章保持管道通畅 你会否停下来思考,你的性格给你的婚姻带来了哪些结果?你的伴侣在这方面做得如何? 你看,当两个不同的人,要进入同一个关系中,特别是婚姻的承诺中,每个人都带入了一个独特的背景、文化和沟通的方式。两种不同的生命、经验背景,要合而为一,除非两人有强有力的沟通技巧,并且能体贴对方,否则就不会有令人满意的婚约。所以有效的沟通,就成为合适伴侣的基本要素之一。 现代心理学者和婚姻治疗协谈者最常听见的对婚姻的怨言,是缺乏沟通的能力。在七百三十位婚姻协谈员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他们常常处理的大部份婚姻问题都是出自“无法沟通。”1 仕女家庭杂志(TheLadiesHomeJournal)调查了三万位妇女,反映出只有一个问题能与金钱问题抗衡,那就是“缺乏沟通”。研究员泰瑞·舒兹(TerriSchultz)指出“虽然许多妇女择伴是基于性吸引,研究却显示,若要她们再重选一次,她们说沟通能力是最重要的。”2因此聪明的现代妇女,在择偶条件中,考虑沟通能力要比有性吸引力、相貌及个性良好等条件更重要。 研究报告中强调,只有能彼此分享感情并坦诚相待的夫妻,才能享受圆满的婚姻。事实上,
婚姻失败的主要原因不是性,而是沟通。 李马可博士(Dr.MarkLee)引用在十一个国家的研究显示:“最快乐的夫妇,是彼此谈话最多的。”作为一位婚姻协谈者,马可注意到:“疏远感是婚姻中潜在的一个问题。我们知道一般的夫妻,在结婚一年之后,每周只有37分钟花在有意义和亲密的交谈上──这实在是太少了。”3 在一个特别的访问中,一位25年来一直是离婚和家庭法律的知名专家,采访者要求赫伯·葛利门律师(HerbertA.Glieberman)例举出夫妇分手的主要原因。葛利门25年来一直是从事离婚及家庭纠纷事务的法律专家,他回答:“最主要的是没有坦诚地沟通,没有以最要好的朋友的方式相待……我发现太多的人只是闲话家常,而没有向对方说明有意义的话……”4 里昂·柏士凯利亚将婚姻的问卷发给一千人,并且在美国今日报(USAToday)发表结论:“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回答说,使婚姻继续下去,最重要是沟通,彼此坦诚相对的谈话。”5 李恩·华特(LynnAtwater)是瑟顿大学(SetonHallUniversity)的社会学教授。她说女人“红杏出墙”,是因为她
们要在情感中寻求更深的爱。她指出新的研究显示,女人把爱情看得比其他更重要,不像男人,以性为爱的主因。“男人总是问我,他们能做什么以预防妻子有外遇”,华特说:“我建议是多与她说话。”据华特的说法,女人在爱情中视感情的沟通为最大的回报。6 沟通是让我们彼此可以更加了解的最简单方法。愈有真正沟通的能力,愈能促进彼此的感情。两个生活在一起的人,常常会发生摩擦。这些摩擦不加以讨论,它们很容易导致困扰和冲突。即使是使徒保罗和他的同工巴拿马,也曾经验到这事。显然他们在第二次旅行之前,没有讨论他们对约翰、马可离去的感觉以致后来发生冲突。这也证明,若没有良好的沟通,就无法同心。 言语的沟通 沟通是什么意思?根据兰登书屋辞典(RandomHouseDictionary),沟通意为“以书写或说话等方式,给予或交换思想、感觉、意见等诸如此类的事。”一位婚姻协谈者诺曼·莱特博士(Dr.H.NormanWright)著有许多绝佳的家庭沟通书籍,他对沟通的定义是:“沟通是一种与他人分享信息的言语的或非言语的过程,它使人了解你的看法。‘谈话’、‘倾听’、‘了解’都是进行沟通的方式之一。”7 沟通
是真实的将你自己向别人敞开。这样的沟通对现代夫妇来说是当务之急。 “沟通的产生”,杜维特·斯摩尔(DwightSmall)写道:“是两个人完完全全地说出日常生活的种种需要,并且尽量以积极有意义的态度参与对方的生活。”8 “一个巴掌拍不响,沟通是二个人的事”,辛西亚·道奇(CynthiaDeutsch)在她的文章《沉默伴侣的危机》中说:“如果其中有一位不愿意,彼此之间可以谈话,却无法沟通。谈话中最不容易的就是问题的沟通,因对方易感觉到受伤害。然而没有一种关系的存在是没有问题的,讨论问题乃是解决之道。若其中有一位不愿参与,就不能解决,而问题会得变很僵,并会牵扯到其他相关的事上。尤其是同一个人不断坚持拒绝讨论某些事件,就会变得更糟了。” 道奇补充道:“当伴侣中一位拒绝沟通,另一个人也会有强烈的倾向,拒绝在这关系中付出。短时间之内,这对伴侣便会因生气、感到不被接纳,而使彼此疏远。通常即使是主要事件被解决了,牵涉到的其他范围也一样需要重建。好的沟通,使人们能彼此坦诚相待。但好的沟通也是非常脆弱的,需要小心,一旦破裂,重建的工作通常是很痛苦的。”9 大多数的人以
为谈话就是沟通,是使别人知道他们观点的方法。然而有意义的沟通,是双向式的──有说有听。现代夫妻最忽略的层面是倾听。 从神赐给我们我们两只耳朵一张嘴的事实来看,爱尔兰人有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论点,就是我们用以倾听的时间当比说话的时间多二倍。雅各写道:“快快地听,慢慢地说。”(雅各书1:19)莎士比亚也强调要少说多听。10 “快快地听”意思是“预备好当听众”。但有许多人认为在沟通时,做为说话者比较舒服一点。若他们说自己的立场、感觉、看法和主意,而不是做倾听者,他们会感到更愉快。对大多数人来说,倾听是沟通中最困难的层面。倾听永远不会自然发生。 外向的人要小心! 在双方的关系中,若其中有一个人缺乏倾听对方的耐心,又不谋求解决,这关系中便会产生严重的沮丧。外向的人(像我)通常会说得太多而倾听得不够。这仍然是我在婚姻中所要努力的。 陶莉和我结婚大约七、八个月之后,她十分犹豫的来到我面前。我可以猜想她所受到的伤害。“我想你不爱我”,她这么咕浓着。 “什么?”我大叫,“你一定是开玩笑!我比地球上任何人都爱你。” “亲爱的”,她说:“我真的不认为,你会对某些我喜爱的事有兴趣,我也不认为你在乎
我的某些‘小’事。” 哎啊!那就像一把刀划过了我的心。我马上肯定地说:“不,我是关心的!” 我惊讶陶莉的解释,她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感觉。“你从没听我说话。我开始和你分享一些事的时候,你不是打断我,就是换个话题有时,我刚想和你分享某件事,你就心不在焉。你常假装你在听,但你的心却在玻利维亚的演讲台上。”我太太说:“亲爱的,我和你说话的时候,你总是在想别的事。” 当然夫妻之间的枕边细语不足为外道也,我不会把陶莉和我所说的话通通都说出来。总之她要我知道,我虽看着她,心里却在想别的事,她会说:“你的心在玻利维亚的演讲台上!”(那是我在拉丁美洲对马克思主义者的演讲。) 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因我从不倾听别人说话,即使在无意间没有和我的妻子沟通,我也不放在心上。所以她就开始退缩到她内心世界里去了。 理查·奥斯丁(RichardAustin)这么写道:“注意我们的伴侣在说什么,是衡量我们敬意的尺度。常常我们听到谈话的声音,却不知其中的涵义。听到声音和明白涵义是大不相同的。”11 因我没有小心注意(有时根本不在意)陶莉说什么,以致她认为她说的话对我不重要,这实在抹煞了伴侣热心的态
度。真正的倾听,是向对方表明──“你很重要!你有极大的价值!”尊重由倾听开始。 倾听是最有深意的方法之一,它表示你的态度是认真的、在乎对方的和看重对方想法的。大卫·奥格斯柏博士(Dr.DavidAugsburger)这么说:“倾听是诚心的象征。”12下面是奥格斯柏博士将真诚的倾听与个人的自我评估之间的关系略述如下: 若你听我说,那我所说的就是值得听的。 若你忽视我,我就是令人厌烦的。 若你同意我的观点,那我就算是有价值的人。 若你不接受我的意见,我就无话可说。 若我们相处时,非得接受你的意见作为我自己的看法,那我们将无法持有彼此尊重的关系。 若你用你的观点来限定我,那我们将有所隔阂。13 不仅是倾听 你是否曾对你的伴侣说过:“你根本没在听。”而他说:“我是在听啊。”然后他把最后一句话对你重复一次?若是如此,你会分辨出听是一回事,听见又是另一回事。如诺曼·莱特博士描述其中的分别说:“基本上,‘听’是你为自己的缘故去获取内容或资料。‘听见’是在乎并且同情说话的人……‘听’是在谈话中你仅关心你内心发生的事。‘听见’是你尝试了解对方的感觉,并且是为
他的缘故而去听。”14 圣经上解释听的概念,不仅是一种可听见的声音;还意味着“付出注意力”。而倾听的价值,再次被佛罗里达大学的社会学者乔治·华特和查理·荷尔三世(GeorgeWarheitandCharlesHolzerⅢ)所肯定。他们曾经做过研究指出,“一个人受到挫折时若没有家人和朋友在旁,他所受到的挫折感,要比真正所遭到的挫败,更令人感到沮丧。这项研究显示,人即使在极大的压力之下,如果能有亲密的人际接触,他们也会应付得很好。正如你可能猜测到的,这项研究表明没有丈夫或没有妻子的人最易受到影响而沮丧。”15 倾听也有各种不同的程度。奥格斯柏博士在他的《充满关怀地去倾听》一书中,描述了倾听与关怀的关系。 “一个人可以听事实、数据、细节以便于为自己的目的而利用或引用,这不算是关怀。 “一个人可以因可怜对方而倾听,用同情对方来满足自己的骄傲感。单单只有可怜对方的倾听,也许根本不是关怀。 “有人喜欢倾听别人随心所欲地谈论不在场的人。这意味着背后讲闲话是有效的交谈法,但事实上却增加人与人之间的痛苦和距离,而这根本不是关怀。 “有人倾听只是出于义务性或职业性
习惯,或只是要做好人,并不是真心的关怀他人。其实关怀是比只给人一只耳朵要付出得更多。 “有人怀着窥视别人隐私的好奇心来倾听,但关怀是要比好奇地窥视付出得更多。贪婪的眼或耳并非关怀。 “有的人是做‘帮助性’的听众,使自己成为一个帮助者,随时给予帮助、支持、谅解,并在谈话中给予安慰。关怀却是适时并有技巧地给予帮助。 “然而关怀的基本要素包括了恳切注意倾听别人说什么;真诚而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即使他夸大了压力、事件的描述,也能用淡然的态度客观地来处理;让别人能卸下假面具,放松自己;在真正需要帮助时才给予援手──这些都是恳切关怀的要素,上述每一项都需要经过关怀真义的澄清和修订。”16 当一个人无法真正倾听他的伴侣说话又不保持沉默时,在许多状况下,可能引出伴侣更多的话。乔芝·蓝道夫(JoyceLandorf)是位在人际关系上颇具洞察力的作家,她解释为什么有些人会变成唠叨不停的人。她曾问那些拥有喋喋不休妻子的人说:“她向来如此吗?在你们结婚前她怎样?或者她是随着时间的改变,而变成这样的呢?”有些女人天生就是爱说话,而这股说话的洪流可延至她生命终止。但也有不少人,爱说话的原因是
缘于其他的理由。 许多时候,一位唠叨不停的人,其实是想大声喊叫让人听见他说话。你愈觉得厌类烦、想打哈欠、或宁可多看看电视或照顾狗,然而她却说得愈多;她只是尽量用说话来补偿自己不受重视的事实。因为你可能许久以前就停止听她说话了,而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一点。 你认为这样的事发生在你身上了吗?他最后一次问你太太这个问题是在什么时候:“你对……的感觉如何?”或是“今天家里有什么事?”你是否曾说“你可能对啊”,若你的妻子感觉你不愿听她说话,她会有两种想法:要说得更多更大声,或不再说什么了。任何一种方式,在婚姻中都是非常糟糕的。17 我们必须了解,我们常用不同的方式沟通。换句话说,即使是沉默也是沟通。所以关键是在于要用什么方法,有效地制造更深入的亲密关系和坦率的气氛。但在我们讨论改善倾听能力的方式以前,让我们来看看另一种有效的沟通方式。 多说或是少说 说话是沟通的第二部份。大多数的人在听和说方面其中的一项需要改善。但还有一些人,像我自己就是,因个人的特质需要在两方面都有所改进。 陶莉喜欢与别人分享细节,并且她需要听到细节。我则不然。我只要概要就够了。结果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们的关系陷入低
潮,只因我不明白她需要以细节来沟通。 有一天陶莉对我说:“亲爱的,你说话的方式不对。”我说:“我这一生都是这么说话的!”她说:“好吧,我们无法沟通。”我问她是什么意思,她回答说我从不叙述任何细节──我从未让她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她给了我一个例子。在一个很重要的座谈会后,她会问我“会议进行的如何?”而我只说“噢,很好”就扯别的人。她知道除了这样的回答以外,还有些别的事发生,而那正是她想听到的。 另外一个例子说明了她需要听到细节,如我提及我们的朋友生了一个小孩。“什么时候?”她问。“我不知道”,我会如此回答。“他有多重?”我又是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这问倒我了”,我会这么回答。“他叫什么名字?”她会继续问下去。事实上我并不想要知道这么多,然而这使我与我太太没有很好的沟通。 “注意细节!”变成我的座右铭。我开始为自己写备忘录:“约瑟,当你与陶莉说话时,要说细节。”(而且这也已经在其他的关系台产生了肯定的结果。)如今,若是一位朋友生了小孩,我可是等不及地向我妻子问这问那了:“什么时候出生的?”“上个礼拜二。”“多重啊?”“八磅。”“男孩还是女孩?”“男孩。”“叫什么名字?”
“吉姆。”这么一直问下去我真会记得以前从不在意的事,它反而增进了我们的沟通。由于我在这方面的努力,陶莉能感觉到我多么爱她。 对我们之中一些人来说,也许只是细节有问题。对另一些人来说,也许就是与他人分享你的感受,让他们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的方法了。这个问题,一样也会困扰我。我发觉要谈论其他的话题很容易,然而要分享我心里的想法,对我就是个难题了,即使我知道这是很重要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倾向于谈论无关痛痒的事──天气、身体、饮食等等。而当别人想要了解我们的思想和感觉的时候,很少人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内心的感受。然而藉这种沟通方式所产生的亲密关系,才是美好婚姻关系的关键。 你或许会问:“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沟通者?更好的倾听者?更好的谈话者?”我要建议你和你的伴侣一些实际的办法,使你能够改善人际关系沟通的技巧。这些原则能够增加你在人际关系中,更深切地彼此关怀。 你若是单身,让这些原则帮助你与别人沟通,且约会时可立刻派上用场。你若结婚了,更让这些原则加强你与配偶(孩子)之间的沟通。大多数的婚姻的亲密程度,与你们之间希望达到坦诚沟通的程度是成正比例的。 问题默想 ·哪些特别
的言语是你用来表达对你另一半看法的? ·你是哪一种倾听者?请求你的伴侣描述你倾听的方式。 ·你是否会花时间与你的伴侣有效地交谈,以改进彼此的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