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十一.信心事奉的日记

信心的见证人 by 佚名

七月二十八日。前几个星期我们没钱给舍监和女导师的上期月薪,结果惟有每周支发。我和C弟兄近来曾经几番为入款而祷告,但这时我们窘极了,以至,若今天不蒙主奇妙的帮助,我们连每周的薪水也支不出。今夜,除了有人给我们一镑银外,另有一位弟兄带来八镑,是他的几个工人每星期自愿积一便士总合而成的。这笔钱已积了好几个月,现在,正当我们需要的时候,这位弟兄受感动就把它带了来。我的信心因这件事更大大地越加了坚固。今日以前,虽然我从未怀疑过主的信实,但我总不明白他近来所赐的仅足所需,究竟有什么用意;我有时想,也许因我不够忠诚,他的旨意是把我工作范围缩小;可是我如今明白了,虽然我确是无用,他之所以要我们多多恳切祈祷不外是叫我得著帮助时更加特别感谢。

十月一日。上星期六我们又窘极了,要早一星期付清薪金,却不够钱,少了一镑;但是,有一位姊妹因父亲死了,没有来领钱,第二天我们收到的钱便已多於需要付她的。为了近来接二连三的帮助,我们就毫不迟疑扩大我们的工作范围;我们需要多设一间男校,这几月来收到了许多要入学的申请书。

威尔逊街第二房子

十月十九日。经过多番祷告之後,我今天终於雇用了一位姊妹担任婴儿孤儿院褓姆之职。很久以来已有足够钱开始这件工作,也收过好几个申请书要求收容婴儿的,但是今天才遇到一个适合的人。

十月二十五日。也未有经过什么麻烦,单凭神的恩手,我们今天找到了一间十分适合作婴儿孤儿院的房子。就算我们是有一笔巨款来建房子,也不会建出一所更适当的房子来了。很明显的,神的恩手在这些事中都有份。凡事情大小,真是千万要放置在神手中──他安排的一切都是好的!假如我们的工作也是他的工作,那么在这工作上是一定兴旺的。

十一月三十日。大概因为紧急的事故多的缘故,我好久以来没有为我们的进项祈祷。但昨天早上,为了需钱极急,我恳切地对主求告,主听了我,使一位弟兄给我十镑。他已经几个月有意给我这数目的钱,但一直都因筹不出款来,不能给我。刚巧我们最需要钱的时候,主赐他金钱,我们就此得著帮助。除了这十镑外,昨晚我又从一位姊妹接到一封信。附著五镑;我从未见过这姊妹,但神曾数次使用她供给我们的需要,她信里这样写:“我近来这样念念要送点钱给你。以至我感到你一定有所需,主藉此恩待我使我作供给你们这需要的帮助。所以我附寄上五镑,是我家中目前仅有的;假如你再有所需,请通知我,我自会再寄同等数目给你。”除了上述两个奉献外,我还收到三镑三先令。

第三所房子

一八三七年十月,租定第三所房子,豫备收容男孩,可是邻居大大反对,不愿附近有孤儿院。穆勒谦卑的放弃这所房子。经上说:“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罗十二18)。他相信主必另有安排,不久在一院二院的同一街上租到了房屋。

十二月三十一日。三间孤儿院中目前共有八十一位儿童,有九位兄弟姊妹看顾他们。那就是说每天吃饭的有九十人。而学校中所需的更多,尤其是以主日学校为然:日学中已达三百五十人;主日学也有三百二十人了。主啊,

一八三八年

七月十二日。从孤儿院的创立,直至一八三八年六月底,主丰富地供给了约一百个人的需要。然而,如今时候到了,这“孤儿之父”要用另一方法对孤儿们表示他的特别看顾。十二个月前所有的现款是七百八十镑,目前只有二十镑左右;但,感谢主,我的信心比起先有多点钱在手中时,有增无减;自从我开始这工作,他就从未许可我怀疑他。因为主要人向他求问,又因为真正的信心要经过祈祷才可以显出来,我就与男孤儿院中的T弟兄诚心祈祷;除了我妻子和克莱克弟兄以外,这位弟兄,是惟一知道我们经济状况的人,他刚好来探望我。正当我和他祈祷的时候,夫卢姆地方的人送了一个孤儿来,并且那地方的信徒凑了五镑钱一起送了来。这样我们就在急需中得到了应允。虽然我们的现款已余不多了,但我们又通知七个儿童可以入来,并且打算再通知五个──我们盼望主会垂顾我们的需要。(这里可见主多么善待我们:正有所需之时,他就立即帮助,立即听我们的祷告,好使我们增加对他的信心,同时预备我们承担更艰辛的试炼。)

七月二十二日。晚上我在小园中散步,思想希伯来书十三章八节──“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当我默想到他不变的爱、能力和智慧等,我不期然对自己说:耶稣满有爱和能力已经供应了我需要用在孤儿身上的一切,他将会以同样不变的爱和能力供给我将来所需的一切。当我省觉到我们敬爱的主是永不改变的时候,我的心里彷佛有了喜乐的流泉。一分钟左右以後,我接到一封信,附著一张二十镑的支票。内里写著:“请你使用这点钱帮助进行你们圣经知识协会的工作,或帮助你们的孤儿院事业,或依主的指示用在他自己的事工上。这款子不大,但大致足够今日之需;通常主也是不过供给今日之需的。明天自有明天的需要,但也自有明天的收入……”。

八月十八日。我手中给孤儿的钱一文也没有了,一两天之间又会需要很多镑的钱。我的眼睛仰望主。(晚上写:)一位姊妹送来五镑。好久以前她开始储蓄她的首饰,打算变卖来帮助孤儿。今早祷告的时候她想到自己有这五镑现成银子,又没欠谁债,还要等好些时日才会变卖这些首饰,倒不如立即把这钱捐出来罢。因此就把钱带了来,也不知道我已不名一文,更不知道一两日间会需要许多镑。我的心灵真为主的信实重新大大得到鼓励!

八月二十日。十八日收到的五镑是作家用的,到今天又不名一文了。我仍仰望主。今早再恳切祈祷──知道又需要钱了,这一周内,至少也需要十三镑。今天的祈祷有了应允,一位素未谋面的住在克利夫吞的太太寄了十二镑来。可亲可爱的主啊,愿这於我又是一个新的鼓励。

九月八日。克莱克弟兄受引导,传了一篇信息,述说亚伯拉罕在创世记十二章里的行动,特别注意两个事实,就是当他因信走在神旨意里时,一切顺利;当他不信而悖逆主时,全数失败。穆勒听到这篇信息,应用在自己身上。他得到两个结论:第一,他不能抄袭小路或偏行己路,来解救危机。第二,他怎样蒙恩藉著信荣耀主名,照样他也有羞辱主名的可能。原来当孤儿院需款甚急之时,他在银行存有二百二十镑,是人托他作别用途的。他最少可以暂时动用,解救目前危急。这种试探非常大,因为他熟识捐款人,知道他们十分关心孤儿院,他只须向他们稍微解释窘迫情形,他们必会同意随他移用。可是他立刻看出,这样作无异自找出路,而不等候主的拯救。同时也会养成恶习,倚靠自己的谋略,拦阻信心的长大。昨天和今天,我在祷告中提出了十一点理由,求神用为乐於帮助我的理由,我的心灵对此得到了平安。昨天,这种平安甚至达到圣灵中的喜乐程度。我应该指出:这几天的祈祷,主要是求主使我不失信心,我仰望神,他一定能给我帮助,我确信他必按自己的时候,用自己的方法,赐我帮助。

我向神请愿所持的理由如下:

一、我开始这项工作,是专为神的荣耀,就是要给人一个明证,神既然垂听祷告,供应孤儿的需要,就证明他是一位永活的神,在今天,仍然乐意垂听祷告。既是这样,他就必定喜欢赐下供给。

二、神既是“孤儿的父”(诗六十八5),就必定供养他们。

三、我既然为主耶稣的名接待这些孩子,就是在这些孩子身上接待主自己,给他吃,给他穿(可九36、37),因此他必定乐意眷顾。

四、这个工作既为坚固神儿女的信心而有,若神扣住供应,在信心软弱的人岂不因此犹豫;相反的,若神继续供给,他们的信心岂非因而增强。

五、若神扣住供给,许多仇敌就要嗤笑说,我们岂不早就豫言这种热诚终归无有么?

六、主若不帮助我,很多不够明白或属肉体之神的儿女会替自己辩护说,可以继续与世界结盟,照旧用不合圣经的方法,来获取捐款。

七、主知道我是他的孩子,是他所眷怜的;他也知道我不能供养这些孩子;因此他不会让我长挑此担而不来帮助我。

八、必定记念我的同工们,他们都专心倚靠他。若他扣住供应,他们会生厌倦。

九、必定知道,若无供给,我只得遣散这些孩子,使他们从圣经的教训中退出,重返他们旧时的夥伴中间。

十、要指出人的错误说,一件事工新兴之时可以得到供应,一俟陈旧,就无人顾问的错误。

十一、若他扣住供应,我真不知将如何解释他在这工作上所赐我无数奇妙的祷告答应,这些答应充足的指示我,是出於神的。

就是这样,这位谦卑的圣徒,六十余年之久,向神呼吁而得到应允。一切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前五7)。

到了一八三八年秋季,穆勒开始觉得应当让同工们共负这个责任。凡参加工作的人,应当有分於祷告,这样他们才能得到真正的益处。为著神最高的荣耀,他们应该晓得需要之切,和拯救之真,使他们能够将一切尊贵颂赞归於他的名。於是他召集了在工作上有分的弟兄姊妹们,把内幕告诉他们,全无隐藏。他一面告诉他们,目前所处的窘迫情形;另一面吩咐他们,不用灰心,他深信帮助就要来到,他叫他们与他一同祷告。同时他也订定几条处理事务的不变原则,时常加以题醒;例如手头无款时,决不添购任何物品;然而又有规定说,决不容让孩子有任何缺乏,与其叫孩子忍受饥饿,寒冻,倒不如停止工作,遣散他们。任何需要都不准告诉外人,免得构成募捐嫌疑;而要单单倚靠永活的神。他恳求他们每日每时与神维持美好的交通,免得他们的不信和不顺服拦阻自己祷告的能力,拆毁他们中间的同心合意。

十一月二十八日。从经费来看今天是最困难的一天,但我今早祷告时,主使我坚定相信必得及时帮助。十二点钟时,我依常跟兄弟姊妹一同祈祷,当时的收入只有一先令,是昨晚一位无名氏留在孤儿院的,但由於急需,已用剩了不过二便士。我也听说有愿人免费清理婴儿孤儿院的钟,并且愿意替所有三院的钟经常修理。主在这等事上也给了鼓励,证明了他仍然看顾我们。查问之下,又晓得所有三院中都有足够正餐所需的一切,但男孤儿院和婴儿孤儿院都不够面包作晚餐,也没有钱买牛奶。我们真再窘没有了。我们同心祈祷,在主面前把我们的境况都简单无遗的陈诉了。祈祷时,有人敲门,一位姊妹就出去。两位同工兄弟与我一同开声祈祷後,我们又继续静默祷告了一回。至於我自己,我的心仰望主,寻找我们可以逃脱的方法,又看看我们除等待他以外,有没有别的不违良心的事我们可以做,来得点面包给孤儿吃。最後我们从跪处站了起来。我说:“神一定会救援我们的”。话还未说完,我就看见台上一封信,是在我们祈祷时递进来的。是我太太的信,内中有另一封信,附著十镑给孤儿的钱。前晚一位弟兄问我这回清理账目时,余额会不会像前次那末大。我只回答他,主要它多大就多大。第二天早上,这弟兄受了感动,记起孤儿,今早就送了十镑来,在我出门不久就送到我家,太太因我们的急需立即就转了来。如此我又能够支出六镑十先令作家用,把三镑十先令留来作房租。

一八三九年

七月十五日,星期一,今天又没有钱,孤儿的消费需要二镑七先令三便士。我真不知怎样找到钱来应付正餐和别的开支。我心灵有绝对的平安,确信会得著帮助,虽然我不知道会怎样得著。负责兄弟还未来到,到了下午,我就接到印度寄来一封信,是五月写的,附著五十镑的汇票,是给孤儿的。我上星期六跟负责兄弟谈过,最好是有五十镑,为了全部同工的薪水都已到期,三个糖浆桶又都空了,粮食仓也都空了,又需要几件衣服,和绵纱来编织。主恰好赐了五十镑,而且这钱也来得合时。

同日下午,我在一位弟兄的家会见了几个信徒,一位姊妹说,她想到我要为这许多人的需要操心,一定大有忧虑和重担;会这样想的断不只这姊妹。我想声明:我凭藉主恩,从不忧虑。至於这些儿童,我早把他们交托在神手中。全部工作都是神的,我倒用不著挂心。就算在别的事上我有所欠缺,在这事上我也能够把全部重担交在天父手中。虽然到如今(一八四五年七月)已经有七年费用不足了,以致少有可以应付三天的经费;但我灵性上只曾一次觉得难忍,那就是一八三八年九月十八日,主似乎不听我们的祷告。但到了他伸出援助之手时,我才明白原来他使我们那么穷窘,不过在试炼我们的信心,而并不是他放弃这事工──我的心就大大受激励,以致後来我不只不再怀疑主,而且在最穷窘中也不觉失望。我想我们的信心一定会再受试炼,也许会更甚於前;假如主不扶持我们,我们就会跌倒。

八月二十二日。早上散步的时候,我再向主提到我们的需要,深感他今天一定要帮助。这感觉是出於我们的急需,若没有帮助,我们就无法渡过这一天了。在我们极贫窘之中,要收集几件东西去卖,在我收集一些要卖的东西之後,一个靠做手工维持生计的姊妹,带了八十二镑来。这位姊妹觉得信徒必须依主耶稣的吩咐而行,主吩咐“你们要变卖所有的,周济人。”(路十二33);又吩咐“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太六19)。因此她从银行里取款,连同股票净得二百五十镑,分为三次交给我,用以帮助孤儿、圣经与传道机构、学校,及贫困的教友。大约两个月前,她给我一百镑,是卖了别的财产得来的;其中一半是给学校、圣经、传道等基金的;其他一半是给贫穷的教友的。今天拿来的八十二镑是她卖了最後的属世财产而得的。(即使过了二十九年後,这位姊妹一点也没有後悔当时这样做,只静寂的继续劳碌,亲手作工以求温饱。)

一八四○年

一八四○年八月间,这个祷告的内圈再予扩大,使在日校工作的弟兄姊妹也能参加,然而同样的原则严格的执行,不准把任何需要告诉外人。

这样作,带进了更大的祝福,尤其是帮助了同工的弟兄姊妹。他们同心献上恳切信心的祷告,只有神知道有多少工作的成效是由於他们的信心、代祷和舍己。许多危急因著他们的奉献得以解脱;他们所能献上的纵然不多,所付的代价却非常之重。他们所给的,有时如同寡妇的两个小钱一样,投上了他们养生所有的。不只最後一文已经摆上,甚至首饰珠宝,祖传珍品,久藏美物,都如马利亚的玉瓶一般,打碎在主耶稣脚前,当作甘心祭献在神的坛上。他们把一切节省下来的都献上,而且时常超过所能节俭的奉献给主,好叫神的家中有粮,他的小子不至缺乏。所以这个工作,不但是穆勒的事奉,也是他们的事奉。因为这样的施舍,他们都在祷告上找到新的力量、把握和祝福。正如他们中间的一位所说:“除非我先献上所有,我觉得不该有何祈求。”

他们有同一的心灵,同样的脚踪。某次有一位绅士偕几位贵妇参观孤儿院,见有这么多的孩子需要照顾。内中一位贵妇问男院的褓姆说:“当然他们不能维持这些工作,除非他们有充足的存款。”那位绅士也接著说:“你们总有很丰裕的存款罢?”褓姆安祥的回答说:“我们的款项都存在不能倒闭的银行内。”这样的答覆,引出贵妇的眼泪,也汲出绅士的五镑。这是一笔十分需要的捐助,因为当时手内已无分文。

一八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有一段特别又简单的登载,如同婴孩说话一般,但可说是字字非常宝贵:“为著表示他的不断看顾,主替我们兴起新的帮手。凡倚靠主的人,必永不惊惶。有些人帮忙一时,就在主里睡了;有些人事奉主的心渐渐冷淡了;有些人纵仍愿意帮助,却不能继续了;也有人另有安排,觉得别有呼召。惟有倚靠神,单靠永活的神,我们就超脱失望,超脱弃绝;任何死亡缺乏,爱心冷淡,或者另有呼召,都不能影响我们。何等宝贵,我们能够有所学习,甘愿在这世上独与神站立,并且深知我们不致缺乏任何好处,只要我们行事正直。”

一八四一年秋季,神乐意赐给他们一个信心的最重试验,情形较已往任何时期来的艰难。数月前供应还是源源不息,但是现在每日每餐必须仰望神。祷告纵仍不断献上,帮助却有时似乎迟延,因此大家感觉这是神特别的恩典,穆勒和他的同工们竟能相信到底。他和他的同工的确蒙神托住,他们毫不摇动,安息在神的慈爱里。有一次,一个贫穷的妇人奉献两个便士,她说:“这是区区之数,但是我必须给你。”谁知这笔礼物十分应时,内中一便士适可凑足整数。恒久忍耐,就得了所应许的(来六15)。

一八四五年十月後,穆勒清楚主有引导,要自建院所。威尔逊街上的居民抗议孩子们的嗓声,尤其在游戏时的喧嚷。并且空场太窄小,不敷孤儿应用,排水设备太简陋,不合卫生条件。最好能有大片空地,可以耕种,使男孩们有户外工作的机会。若能找到合式的地点,建筑合用的房子,各方面当大有益处。但是相反的理由也经过仔细考量!要觅地自建,需要大笔款项;设计和建造耗费时间和精神;每步工作都需要智慧和监督;永久性的建筑物是否与神旅客的生活相称?不断的祷告带进一种平静安稳的信念,反对的理由都一一抵消。神若是为这项工作供给巨大金额,岂不更显示祈祷的能力么?一块广大之地,虽在最初需要数千英镑,但是神的孩子何必泄气,因为天父是非常富裕的。当他和同工们天天等候在神面前的时候,他们的信心逐渐加强,直到满心相信帮助即要来到,不久穆勒对这件事有著十分的把握,那所房子似乎已经竖立在他眼前了,虽然五周之久未曾收到一分文。

同年十一月,他得著他的老友戚伯门的鼓励,叫他放心前进,可是勿忘逐步寻求天上的智慧,使建院的计划完全合乎神的心意。为建院特别祷告三十六天後,在一八四五年十二月十日收到首笔奉献,计一千英镑。三日後,在伦敦一位基督徒建筑师自告奋勇,愿意负责设计并监工。豫计全部购地建屋经费,约需一万至一万五千镑左右,外加每年经常开支数千镑。穆勒一贫如洗,怎敢尝试这种巨大计划,岂非因他的信心和盼望都在神那里么?他并非为自己图谋大事,他所以进行,是因为他深深觉得,神要他这样去作。工程既然如此浩大,他更需要清楚看见神自己的手。因此他不发通启,只偶而向三位同心的弟兄题起而已。在他每天所查考的圣经上,他得到许多指示和鼓励,好像圣经特别是为他所写似的。例如,在以斯拉记开始,他看见神怎样兴起古列,下诏重建圣殿,并且供给需要。神又如何激动他的百姓,起来帮助那些上耶路撒冷的人。他就对自己说,这位神当然也能,而且必定照著他自己的方法,激动他的儿女来帮助建院一切所需用的。

不久他收到两件礼物,一是外国种子所编成的小口袋,一是用蚌壳制成的花朵,叫他出售换款。最宝贵的,乃是附有一节应许:“大山哪,你算什么呢?在所罗巴伯面前你必成为平地”(亚四7)。这句话比任何款项所带给穆勒的鼓励都大。

现在他开始仰望主引导他寻找一个合式的地点。找了四周,毫无结果;然而里面深深觉得不久主就要赐给那个地段,因此在一八四六年正月三十一日,周六晚间他这样告诉了他的同工们。在两天之内,他的思想转到爱希莱丘原,发现有数段十分合用。他两次拜访地主,一次赴寓所,一次赴办公处,都未能遇见,只留下字条而去。他认为其中必有神的旨意,就决定等候明日再说。翌晨他再访地主,在寓所遇见他。一进会客室,地主就说:“哎,穆勒先生,我早知你的来意。你想买我在爱希莱丘原的地。昨晚我作一个梦,梦见你来买地。那块地原价是二百镑一英亩,但是主吩咐我,不得向你要价超过一百二十镑一亩。你若愿意出这价,交易就算定规了。”十分钟内,合同签定。穆勒指明说,“因著小心跟随主,而不越过他的引导,我得以每亩少付八十金镑。”六天後那位在伦敦的建筑师正式表示负责一切设计并监工。周後亲自来不列司铎,看见这块地,宣称各方面都合理想。直到一八四六年六月四日止,收到建院的奉献二千七百余镑,与所需相差甚远。但是穆勒觉得神在自己的时候必有充分的供给。他已经为著建筑新院等候在神面前二百十二天,他决意继续等候,直到全数都已到手。六月六日收到奉献两千镑,翌年正月二十五日又收到两千镑。因此在七月五日建筑工程就开始进行。六个月後,等候在神面前已经四百天,因祷告而得到的款项有九千镑之多。新院将告落成,可以收容三百三十名孤儿,一万一千镑已经用去,尚差数千镑。但神的帮助超过了他的盼望,不只款项无缺,连新院的帮手也都有了安排。一八四九年六月十八日,孤儿院的工作开始十二余年後,孤儿们迁往新院。五周後接受新的申请,至一八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院内已有二百七十五名孤儿,连同服务人员,共计三百零八位。

孤儿迁入新院未久,穆勒心里觉得不只三百名,应该有一千名孤儿同来享受属灵和属地的恩典。一八五一年还未开始,这种渴望已经长成决心。照著他凡事祷告的一贯习惯,他寻求印证,确知他并非跟随己意,乃是遵行神旨。有几点特别使他觉得有扩充的必要:许多申请无法收容,大批孤儿急需照顾,当时的贫民院道德沦落,要使无家可归的孩子可得属灵的帮助,同时他自己的心对扩充这件事十分平稳。正月四日收到一笔奉献计三千英镑,使他得到激励。然而他始终未曾向人题起扩充,甚至他的妻子都不晓得有这个计划,因为他认为要避免一切错误,就得先从神直接接受清楚光照,不被人的意见所迷蒙。到圣经知识社第十二期报告,他才透露扩充的计划。可是直到一八五二年五月间,他手头还只有三千五百镑,但是他在忍耐等候上已经学了功课。为著第一院的兴建,他等了二年以上;如果为了第二院须等更长时间,只要是神的旨意,他也甘心等待。雅各书一章四节大大帮助了他“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

至一八五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手中已有三万镑。於是第二院兴建,可以容纳四百人。接著有第三院第四院,和第五院耸立。至一八七○年整院已能收容二千名孤儿。

神的信实始终可靠,他的供应永无断绝。某次手中无款可为孤儿豫备早餐,忽有人在餐前来院,奉献捐款,足供目前急需。这件事记在报告上,证明神的信实,及时供给需要。不久这位奉献的弟兄前来,亲自述说经过情形。那天早餐前,他有事赴不列司托办公室,途中忽然想起,应该赴孤儿院,馈送一些捐款。於是转身向孤儿院走了四分之一里後,又停步自念,何等愚蠢,放弃待办公事,奉献可待他日。遂再转身向办公室走去,但是不久又觉得必须回头。他就对自己说,孤儿或者现在正有需要,神若差遣我去帮助,我岂可让他们缺乏?这种感觉非常有力,使他再转身朝孤儿院去,直到把奉献交出为止。穆勒说:“正像我慈爱的天父所作的!”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太六33)。

回顾穆勒一生的工作,他曾亲笔写过一句话,足以代表他的宗旨:“我乐意献上我自己,例证祷告和相信能够完成许多事。”在五十九期的常年报告内,有这个统计:迄一八九八年五月二十六日止,日校共有七所,在校学生三百五十四人,自开办以来,全部入学儿童八万一千五百零一人。家庭主日学十二所,当年学生一千三百四十一人,开办以来,全部总数三万二千九百四十四人。另外帮助英国和威尔斯各地主日学二十五处。当年学校开支七百余镑,创办以来,全部开支十万余镑。当年分发全部圣经和新约等,一万五千四百十一本,分发以来,全部总数一百九十八万九千二百六十六本。当年分发圣经用费四百三十九镑,分发以来,全部费用四万一千零九十余镑。当年帮助布道人员一百十五位,支出二千零八十二镑多,创始以来,全部津贴布道事业款二十六万一千八百五十九镑多。当年奉送书籍和单张三百十余万册,支出一千余镑,奉赠以来,全部费用四万七千余镑。当年孤儿人数一千六百二十人,开办以来,全部孤儿人数一万零二十四名。当年孤儿院开支二万二千五百二十三镑多,创办以来,全部用费九十八万八千八百二十九镑。总计六十年来全部用费,包括各项开支在内,高达一百五十万英镑。

读常年报告的人,不时发现有一位隐名的捐款人,数十年内不断奉献,记录上只称他为“一个主耶稣的仆人,因著基督之爱的激励,寻求积蓄财宝在天上。”如果把这些奉献加起来,迄一八九八年三月一止,竟达八万一千四百九十镑十八先令八便士。这位捐款人就是穆勒自己,他将人送给他或者遗给他个人的款献上为主所用。他并不投资在地产银行或铁路上,他投资在神的工作上。他不像许多基督徒只献上十分之一,他的原则乃是除了维持极简单生活必需之外,全部献上。他自己的话这样说:“我的目的从来不是我能够得到多少,乃是我能给出多少。”难怪他离世後个人的全部私产,只值一百六十九镑九先令四便士,内中一百余镑乃书籍家俱等估价,只有六十多镑是现金,还在等候分送出去。在他的遗嘱里有一段极重要的话,作他最後的见证:“我不得不羡慕神奇妙的恩典,当我是个轻率虚浮的青年之时,就引领我认识了主耶稣,而且他一直保守我在他的敬虔和真理中,并给我极大的尊荣,使我能长久事奉他。”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二20)。

有人问穆勒,他事奉的秘诀何在?他回答说:“有一日我死了,完全死了?”当他说这话时,他弯腰几乎碰著地板。“向乔治穆勒,和他的意见,倾向,嗜好,并意志死了,向世界和它的褒贬死了,甚至向我弟兄和朋友的赞斥死了,从此我只寻求怎能蒙神悦纳。”叫你们察验何为神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十二2)。

穆勒生平的事迹,证明他是近代少有的一个认识神的人。他不只在信心上,有了丰富的经历,给人莫大的帮助,就是在活在神面前,寻求神旨意的事上,也学了深切的功课,使人每读他日记中那些寻求神旨意的记载,就不能不被带到神面前。他爱神,且敬畏神,活在神面前,遵行神的旨意。他所以能那样有信心,乃是因为他活在神面前;并且他的信心所以能那样有能力,也是在於他明白神的旨意,照著神的旨意而信。他不是凭自己的意思,随便相信神。他每要作一件事,都是在神面前查看动机是否单纯为著神,神的话如何说,神的手在环境上怎样证明,而再三寻求,再三等候,察验再察验,证明再证明,直到清楚是出於神旨意的,方始进行。以下五点,是他每要定规作一件事之前,必查问清楚的:一、这是否神所喜悦的?二、这是否神要我作的?三、这是否神要我在这时作的?四、这是否神要我在这地作的?五、神在环境上是否有安排?因著这样寻求神的旨意,他既未限制神,也未越过神;而作了一个与神同行的人,为神的信实作了美好的见证。他虽然死了,他为神所作的见证仍旧说话。

穆勒信心见证的七个特点

(一)穆勒经常经历金钱上的困境,有时是长期的。

穆勒在个人,成百或上千孤儿,或他的分机构圣经知识社的经费,时常减少到只剩一英镑或一分,有时是零。故此,他们需要恒切地等候神,仰望他直接供应一切的需用。在事奉的一些期间,有好几个月或几年,他们的供应只能一个月供应到下个月,一周到下一周,一天到另一天,一小时到下一小时,信心在长期训练下,保持在活生生的操练中。

(二)他经历父神永不改变的信实

困难虽长及艰苦,但从未一次未得著帮助,饮食虽然简单但从未缺一餐,也没有一次需用或缺乏未得天上来的供应和支持。穆勒曾说:“不只是一次,五次或五百次,在这六十多年有几千次,我们手头的钱不够一餐之用,甚至连食物,金钱都没有了。但神从未一次令我们失望过,我们家人或孤儿从未饿过或缺乏衣物。”从一八三八年到一八四四年是特别困难的期间,但在需要的时刻,甚至到最後的时刻,供应就来到。

有一天,穆勒在他祷告之中觉得神要他回德国一次。他对神说:“有三件事,目前不能回去:一、若同师母去,三个孩子无人照顾;二、缺乏路费;三、需要一人代替管理孤儿。我不知道

(三)他经历到神作工在无数奉献信徒的心思、心肠及良心中。

如果我们辛勤地研究他所遗留下来几千页的工作记录手稿,必定大有收获。我们可以看到神感动世界各地信徒,按照神自己的方式,有时是大笔的捐助,按调整好的数目,在准确的日期或时刻供应他们实际的需要。实际来说,从地球的这一头到另一端,有许多人从未与穆勒见过面,也不可能知道他们当时的需要。他们却在关键的时刻被神感动,奉献出一些款项或提供其他急需的帮助。从无数次的例子中,当他正跪著祈求神时,答应来到是如此的切时配合所祈求的,巧合的解释几乎不可能,使人不得不承认神是一位听祷告的神。

下面记载一个便士的供应:

一八四一年秋,穆勒和同工们受到一个信心最重的试验,情形比较已往任何时期来得艰难。数月以前孤儿院中接到之供应还是源源不息;但是现在每日每餐必须仰望神。祷告纵仍不断的献上,帮助有时却似乎是迟延。因此大家感觉这是神的特别恩典。穆勒和他同工们竟能相信到底。他们确蒙神的托住,毫不动摇,安息在神的慈爱里。有一次,一个贫穷的妇人,奉献两个便士,她说“这是区区之数,但我必须给你。”谁知道这笔礼物十分应时,内中一便士适可凑足整数,购买急用的面包。另有一次,需要八个便士,豫备下一顿饭,可是手头只有七个便士。待开奉献箱,发现只有一个便士,刚合所需。

(四)他经历到熟悉於仰望那位看不见的,而不他求。

孤儿院每年的报告,使众人熟悉工作的历史与进展,使得每位奉献的人得知管家的工作,而非直接呼吁帮助。有时,因有很大的需要,穆勒觉得要保留不做例常报告,不让读者误为呼求帮助,免得失去伟大荣耀主的供应及保守。(例如一八四六──四八年报告中,没有一八四七年公开报告),在五月二十五,二十八及三十**写道“几乎不够家庭开支”,“我们极其贫困等等”永活的神是这个唯一的保守者,无论是过去或现在。他不依靠世上最聪明,最有钱,最高贵及最有影响力的人。

单与神交涉的可能:

一次,穆勒先生刚从德国回来,在主的工作上遭遇极大的经济窘迫。数日之後,接到一位时常捐助孤儿院的弟兄来函说:“你所负责的工作有否急需?我知道你从不求人,单单仰望你所事奉的主;可是答覆人的询问,似乎有点不同。这是正当的。我愿意晓得你目前工作上的经济状况,请你通知我,目前你需要多少,或者将来盼望多少?”此时穆勒手中只剩二十七便士,有数百孤儿需要供应,但他覆信说:“我感激你的爱心,同意你的意见,向人要款和答覆询问确有不同。但在我们这一边,我觉得没有自由可以向你报告我们的经济状况,因为在我手里工作的主要目的,在乎领导一些信心软弱的人看见,单单与神交涉是可能的。”覆信付邮之後,将祷告献给永活的神:“主阿,

(五)他经历到诚实地接受并运用所有的捐赠。

他的工作是所有做神管家的榜样。当捐赠有任何不适当的情况,使得接受方面受到影响,不论当时的需要如何紧迫或不够,除非捐赠者的情况已被改正总不能接受。例如:捐赠团体有不合法的债务,欠了别人的债。捐赠提出一些限制拦阻了自由为神使用的原则。捐赠特别使用基金,为穆勒个人养老或机构将来使用。捐赠有明显贪图或不情愿,必要求他们减少奉献或退还。有些例子甚至是大笔款项,有许多团体被要求等候神的带领,更多的祷告,直到他们很清楚明白神的带领,才接受他们的奉献。

(六)他经历到极度谨慎,以免因在极端困难下疏忽,而使关心的大众受到伤害。

各种团体的帮助者,容许他们与孤儿院有更亲密的交通。使他们明白孤儿院的工作,不只是一般的服务性工作,而是让他们进入一同祷告及舍己的学习。假如捐赠者缺乏这种认识,他们就无法从事帮助,祷告及有智慧的牺牲。但这种连系是非常严肃,并且经常要求他们绝不对外公开,不只是在严重的危机,连工作的任何需要都不得对外公开。解决需要的一个,且唯一的方法是那位听人呼求的神。在特别重大危机中,特别小心,免得眼目从神转到人们身上。

(七)他经历藉著祈求及信托神做大事,而信心胆量增长。

信心是因著人的运用而彰显出它的能力,所以祈求一百镑,一千镑或一万镑,是与祈求一镑或一便士同样的容易与自然。他既经过训练而对神有了信任,神也考验了他的忠心(信),所以神要求他把自己交出来,从早期,为神照顾二十位无家可归的孤儿,一年开支二百五十镑;直到供应二千孤儿,每年至少支出二万五千镑经费的境界。只有藉著运用信心,我们得以持定在实际的舍己,另一方面来说,运用信心使我们失丧不信,使神的大能得以自由运行。

总之,穆勒一生信心的见证,是要帮助人相信“神是一位听祷告的神”,过去如此,现在更是如此。穆勒孤儿院的见证,不但见证了神的大能,也造就了当代许多传道人及信徒的信心。戴德生就是其中的一位,也为後来被神使用的传道人立下了按圣经原则、信心原则事奉神的榜样及模式。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七月二十八日。前几个星期我们没钱给舍监和女导师的上期月薪,结果惟有每周支发。我和C弟兄近来曾经几番为入款而祷告,但这时我们窘极了,以至,若今天不蒙主奇妙的帮助,我们连每周的薪水也支不出。今夜,除了有人给我们一镑银外,另有一位弟兄带来八镑,是他的几个工人每星期自愿积一便士总合而成的。这笔钱已积了好几个月,现在,正当我们需要的时候,这位弟兄受感动就把它带了来。我的信心因这件事更大大地越加了坚固。今日以前,虽然我从未怀疑过主的信实,但我总不明白他近来所赐的仅足所需,究竟有什么用意;我有时想,也许因我不够忠诚,他的旨意是把我工作范围缩小;可是我如今明白了,虽然我确是无用,他之所以要我们多多恳切祈祷不外是叫我得著帮助时更加特别感谢。 十月一日。上星期六我们又窘极了,要早一星期付清薪金,却不够钱,少了一镑;但是,有一位姊妹因父亲死了,没有来领钱,第二天我们收到的钱便已多於需要付她的。为了近来接二连三的帮助,我们就毫不迟疑扩大我们的工作范围;我们需要多设一间男校,这几月来收到了许多要入学的申请书。 威尔逊街第二房子 十月十九日。经过多番祷告之後,我今天终於雇用了一位姊妹担任婴儿孤儿
院褓姆之职。很久以来已有足够钱开始这件工作,也收过好几个申请书要求收容婴儿的,但是今天才遇到一个适合的人。 十月二十五日。也未有经过什么麻烦,单凭神的恩手,我们今天找到了一间十分适合作婴儿孤儿院的房子。就算我们是有一笔巨款来建房子,也不会建出一所更适当的房子来了。很明显的,神的恩手在这些事中都有份。凡事情大小,真是千万要放置在神手中──他安排的一切都是好的!假如我们的工作也是他的工作,那么在这工作上是一定兴旺的。 十一月三十日。大概因为紧急的事故多的缘故,我好久以来没有为我们的进项祈祷。但昨天早上,为了需钱极急,我恳切地对主求告,主听了我,使一位弟兄给我十镑。他已经几个月有意给我这数目的钱,但一直都因筹不出款来,不能给我。刚巧我们最需要钱的时候,主赐他金钱,我们就此得著帮助。除了这十镑外,昨晚我又从一位姊妹接到一封信。附著五镑;我从未见过这姊妹,但神曾数次使用她供给我们的需要,她信里这样写:“我近来这样念念要送点钱给你。以至我感到你一定有所需,主藉此恩待我使我作供给你们这需要的帮助。所以我附寄上五镑,是我家中目前仅有的;假如你再有所需,请通知我,我自会再寄同等数目给你。”除
了上述两个奉献外,我还收到三镑三先令。 第三所房子 一八三七年十月,租定第三所房子,豫备收容男孩,可是邻居大大反对,不愿附近有孤儿院。穆勒谦卑的放弃这所房子。经上说:“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罗十二18)。他相信主必另有安排,不久在一院二院的同一街上租到了房屋。 十二月三十一日。三间孤儿院中目前共有八十一位儿童,有九位兄弟姊妹看顾他们。那就是说每天吃饭的有九十人。而学校中所需的更多,尤其是以主日学校为然:日学中已达三百五十人;主日学也有三百二十人了。主啊, 一八三八年 七月十二日。从孤儿院的创立,直至一八三八年六月底,主丰富地供给了约一百个人的需要。然而,如今时候到了,这“孤儿之父”要用另一方法对孤儿们表示他的特别看顾。十二个月前所有的现款是七百八十镑,目前只有二十镑左右;但,感谢主,我的信心比起先有多点钱在手中时,有增无减;自从我开始这工作,他就从未许可我怀疑他。因为主要人向他求问,又因为真正的信心要经过祈祷才可以显出来,我就与男孤儿院中的T弟兄诚心祈祷;除了我妻子和克莱克弟兄以外,这位弟兄,是惟一知道我们经济状况的人,他刚好来探望我。正当我和他
祈祷的时候,夫卢姆地方的人送了一个孤儿来,并且那地方的信徒凑了五镑钱一起送了来。这样我们就在急需中得到了应允。虽然我们的现款已余不多了,但我们又通知七个儿童可以入来,并且打算再通知五个──我们盼望主会垂顾我们的需要。(这里可见主多么善待我们:正有所需之时,他就立即帮助,立即听我们的祷告,好使我们增加对他的信心,同时预备我们承担更艰辛的试炼。) 七月二十二日。晚上我在小园中散步,思想希伯来书十三章八节──“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当我默想到他不变的爱、能力和智慧等,我不期然对自己说:耶稣满有爱和能力已经供应了我需要用在孤儿身上的一切,他将会以同样不变的爱和能力供给我将来所需的一切。当我省觉到我们敬爱的主是永不改变的时候,我的心里彷佛有了喜乐的流泉。一分钟左右以後,我接到一封信,附著一张二十镑的支票。内里写著:“请你使用这点钱帮助进行你们圣经知识协会的工作,或帮助你们的孤儿院事业,或依主的指示用在他自己的事工上。这款子不大,但大致足够今日之需;通常主也是不过供给今日之需的。明天自有明天的需要,但也自有明天的收入……”。 八月十八日。我手中给孤儿的钱一文也没有了,
一两天之间又会需要很多镑的钱。我的眼睛仰望主。(晚上写:)一位姊妹送来五镑。好久以前她开始储蓄她的首饰,打算变卖来帮助孤儿。今早祷告的时候她想到自己有这五镑现成银子,又没欠谁债,还要等好些时日才会变卖这些首饰,倒不如立即把这钱捐出来罢。因此就把钱带了来,也不知道我已不名一文,更不知道一两日间会需要许多镑。我的心灵真为主的信实重新大大得到鼓励! 八月二十日。十八日收到的五镑是作家用的,到今天又不名一文了。我仍仰望主。今早再恳切祈祷──知道又需要钱了,这一周内,至少也需要十三镑。今天的祈祷有了应允,一位素未谋面的住在克利夫吞的太太寄了十二镑来。可亲可爱的主啊,愿这於我又是一个新的鼓励。 九月八日。克莱克弟兄受引导,传了一篇信息,述说亚伯拉罕在创世记十二章里的行动,特别注意两个事实,就是当他因信走在神旨意里时,一切顺利;当他不信而悖逆主时,全数失败。穆勒听到这篇信息,应用在自己身上。他得到两个结论:第一,他不能抄袭小路或偏行己路,来解救危机。第二,他怎样蒙恩藉著信荣耀主名,照样他也有羞辱主名的可能。原来当孤儿院需款甚急之时,他在银行存有二百二十镑,是人托他作别用途的。他最少可以暂
时动用,解救目前危急。这种试探非常大,因为他熟识捐款人,知道他们十分关心孤儿院,他只须向他们稍微解释窘迫情形,他们必会同意随他移用。可是他立刻看出,这样作无异自找出路,而不等候主的拯救。同时也会养成恶习,倚靠自己的谋略,拦阻信心的长大。昨天和今天,我在祷告中提出了十一点理由,求神用为乐於帮助我的理由,我的心灵对此得到了平安。昨天,这种平安甚至达到圣灵中的喜乐程度。我应该指出:这几天的祈祷,主要是求主使我不失信心,我仰望神,他一定能给我帮助,我确信他必按自己的时候,用自己的方法,赐我帮助。 我向神请愿所持的理由如下: 一、我开始这项工作,是专为神的荣耀,就是要给人一个明证,神既然垂听祷告,供应孤儿的需要,就证明他是一位永活的神,在今天,仍然乐意垂听祷告。既是这样,他就必定喜欢赐下供给。 二、神既是“孤儿的父”(诗六十八5),就必定供养他们。 三、我既然为主耶稣的名接待这些孩子,就是在这些孩子身上接待主自己,给他吃,给他穿(可九36、37),因此他必定乐意眷顾。 四、这个工作既为坚固神儿女的信心而有,若神扣住供应,在信心软弱的人岂不因此犹豫;相反的,若神继续供
给,他们的信心岂非因而增强。 五、若神扣住供给,许多仇敌就要嗤笑说,我们岂不早就豫言这种热诚终归无有么? 六、主若不帮助我,很多不够明白或属肉体之神的儿女会替自己辩护说,可以继续与世界结盟,照旧用不合圣经的方法,来获取捐款。 七、主知道我是他的孩子,是他所眷怜的;他也知道我不能供养这些孩子;因此他不会让我长挑此担而不来帮助我。 八、必定记念我的同工们,他们都专心倚靠他。若他扣住供应,他们会生厌倦。 九、必定知道,若无供给,我只得遣散这些孩子,使他们从圣经的教训中退出,重返他们旧时的夥伴中间。 十、要指出人的错误说,一件事工新兴之时可以得到供应,一俟陈旧,就无人顾问的错误。 十一、若他扣住供应,我真不知将如何解释他在这工作上所赐我无数奇妙的祷告答应,这些答应充足的指示我,是出於神的。 就是这样,这位谦卑的圣徒,六十余年之久,向神呼吁而得到应允。一切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前五7)。 到了一八三八年秋季,穆勒开始觉得应当让同工们共负这个责任。凡参加工作的人,应当有分於祷告,这样他们才能得到真正的益处。为著神最高的荣耀,他们应该晓得需要
之切,和拯救之真,使他们能够将一切尊贵颂赞归於他的名。於是他召集了在工作上有分的弟兄姊妹们,把内幕告诉他们,全无隐藏。他一面告诉他们,目前所处的窘迫情形;另一面吩咐他们,不用灰心,他深信帮助就要来到,他叫他们与他一同祷告。同时他也订定几条处理事务的不变原则,时常加以题醒;例如手头无款时,决不添购任何物品;然而又有规定说,决不容让孩子有任何缺乏,与其叫孩子忍受饥饿,寒冻,倒不如停止工作,遣散他们。任何需要都不准告诉外人,免得构成募捐嫌疑;而要单单倚靠永活的神。他恳求他们每日每时与神维持美好的交通,免得他们的不信和不顺服拦阻自己祷告的能力,拆毁他们中间的同心合意。 十一月二十八日。从经费来看今天是最困难的一天,但我今早祷告时,主使我坚定相信必得及时帮助。十二点钟时,我依常跟兄弟姊妹一同祈祷,当时的收入只有一先令,是昨晚一位无名氏留在孤儿院的,但由於急需,已用剩了不过二便士。我也听说有愿人免费清理婴儿孤儿院的钟,并且愿意替所有三院的钟经常修理。主在这等事上也给了鼓励,证明了他仍然看顾我们。查问之下,又晓得所有三院中都有足够正餐所需的一切,但男孤儿院和婴儿孤儿院都不够面包作晚餐,也没有钱
买牛奶。我们真再窘没有了。我们同心祈祷,在主面前把我们的境况都简单无遗的陈诉了。祈祷时,有人敲门,一位姊妹就出去。两位同工兄弟与我一同开声祈祷後,我们又继续静默祷告了一回。至於我自己,我的心仰望主,寻找我们可以逃脱的方法,又看看我们除等待他以外,有没有别的不违良心的事我们可以做,来得点面包给孤儿吃。最後我们从跪处站了起来。我说:“神一定会救援我们的”。话还未说完,我就看见台上一封信,是在我们祈祷时递进来的。是我太太的信,内中有另一封信,附著十镑给孤儿的钱。前晚一位弟兄问我这回清理账目时,余额会不会像前次那末大。我只回答他,主要它多大就多大。第二天早上,这弟兄受了感动,记起孤儿,今早就送了十镑来,在我出门不久就送到我家,太太因我们的急需立即就转了来。如此我又能够支出六镑十先令作家用,把三镑十先令留来作房租。 一八三九年 七月十五日,星期一,今天又没有钱,孤儿的消费需要二镑七先令三便士。我真不知怎样找到钱来应付正餐和别的开支。我心灵有绝对的平安,确信会得著帮助,虽然我不知道会怎样得著。负责兄弟还未来到,到了下午,我就接到印度寄来一封信,是五月写的,附著五十镑的汇票,是给孤儿的。
我上星期六跟负责兄弟谈过,最好是有五十镑,为了全部同工的薪水都已到期,三个糖浆桶又都空了,粮食仓也都空了,又需要几件衣服,和绵纱来编织。主恰好赐了五十镑,而且这钱也来得合时。 同日下午,我在一位弟兄的家会见了几个信徒,一位姊妹说,她想到我要为这许多人的需要操心,一定大有忧虑和重担;会这样想的断不只这姊妹。我想声明:我凭藉主恩,从不忧虑。至於这些儿童,我早把他们交托在神手中。全部工作都是神的,我倒用不著挂心。就算在别的事上我有所欠缺,在这事上我也能够把全部重担交在天父手中。虽然到如今(一八四五年七月)已经有七年费用不足了,以致少有可以应付三天的经费;但我灵性上只曾一次觉得难忍,那就是一八三八年九月十八日,主似乎不听我们的祷告。但到了他伸出援助之手时,我才明白原来他使我们那么穷窘,不过在试炼我们的信心,而并不是他放弃这事工──我的心就大大受激励,以致後来我不只不再怀疑主,而且在最穷窘中也不觉失望。我想我们的信心一定会再受试炼,也许会更甚於前;假如主不扶持我们,我们就会跌倒。 八月二十二日。早上散步的时候,我再向主提到我们的需要,深感他今天一定要帮助。这感觉是出於我们的急需,若没
有帮助,我们就无法渡过这一天了。在我们极贫窘之中,要收集几件东西去卖,在我收集一些要卖的东西之後,一个靠做手工维持生计的姊妹,带了八十二镑来。这位姊妹觉得信徒必须依主耶稣的吩咐而行,主吩咐“你们要变卖所有的,周济人。”(路十二33);又吩咐“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太六19)。因此她从银行里取款,连同股票净得二百五十镑,分为三次交给我,用以帮助孤儿、圣经与传道机构、学校,及贫困的教友。大约两个月前,她给我一百镑,是卖了别的财产得来的;其中一半是给学校、圣经、传道等基金的;其他一半是给贫穷的教友的。今天拿来的八十二镑是她卖了最後的属世财产而得的。(即使过了二十九年後,这位姊妹一点也没有後悔当时这样做,只静寂的继续劳碌,亲手作工以求温饱。) 一八四○年 一八四○年八月间,这个祷告的内圈再予扩大,使在日校工作的弟兄姊妹也能参加,然而同样的原则严格的执行,不准把任何需要告诉外人。 这样作,带进了更大的祝福,尤其是帮助了同工的弟兄姊妹。他们同心献上恳切信心的祷告,只有神知道有多少工作的成效是由於他们的信心、代祷和舍己。许多危急因著他们的奉献得以解脱;他们所能献上的纵然不多,
所付的代价却非常之重。他们所给的,有时如同寡妇的两个小钱一样,投上了他们养生所有的。不只最後一文已经摆上,甚至首饰珠宝,祖传珍品,久藏美物,都如马利亚的玉瓶一般,打碎在主耶稣脚前,当作甘心祭献在神的坛上。他们把一切节省下来的都献上,而且时常超过所能节俭的奉献给主,好叫神的家中有粮,他的小子不至缺乏。所以这个工作,不但是穆勒的事奉,也是他们的事奉。因为这样的施舍,他们都在祷告上找到新的力量、把握和祝福。正如他们中间的一位所说:“除非我先献上所有,我觉得不该有何祈求。” 他们有同一的心灵,同样的脚踪。某次有一位绅士偕几位贵妇参观孤儿院,见有这么多的孩子需要照顾。内中一位贵妇问男院的褓姆说:“当然他们不能维持这些工作,除非他们有充足的存款。”那位绅士也接著说:“你们总有很丰裕的存款罢?”褓姆安祥的回答说:“我们的款项都存在不能倒闭的银行内。”这样的答覆,引出贵妇的眼泪,也汲出绅士的五镑。这是一笔十分需要的捐助,因为当时手内已无分文。 一八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有一段特别又简单的登载,如同婴孩说话一般,但可说是字字非常宝贵:“为著表示他的不断看顾,主替我们兴起新的帮手。凡倚靠主的人,
必永不惊惶。有些人帮忙一时,就在主里睡了;有些人事奉主的心渐渐冷淡了;有些人纵仍愿意帮助,却不能继续了;也有人另有安排,觉得别有呼召。惟有倚靠神,单靠永活的神,我们就超脱失望,超脱弃绝;任何死亡缺乏,爱心冷淡,或者另有呼召,都不能影响我们。何等宝贵,我们能够有所学习,甘愿在这世上独与神站立,并且深知我们不致缺乏任何好处,只要我们行事正直。” 一八四一年秋季,神乐意赐给他们一个信心的最重试验,情形较已往任何时期来的艰难。数月前供应还是源源不息,但是现在每日每餐必须仰望神。祷告纵仍不断献上,帮助却有时似乎迟延,因此大家感觉这是神特别的恩典,穆勒和他的同工们竟能相信到底。他和他的同工的确蒙神托住,他们毫不摇动,安息在神的慈爱里。有一次,一个贫穷的妇人奉献两个便士,她说:“这是区区之数,但是我必须给你。”谁知这笔礼物十分应时,内中一便士适可凑足整数。恒久忍耐,就得了所应许的(来六15)。 一八四五年十月後,穆勒清楚主有引导,要自建院所。威尔逊街上的居民抗议孩子们的嗓声,尤其在游戏时的喧嚷。并且空场太窄小,不敷孤儿应用,排水设备太简陋,不合卫生条件。最好能有大片空地,可以耕种,使男孩
们有户外工作的机会。若能找到合式的地点,建筑合用的房子,各方面当大有益处。但是相反的理由也经过仔细考量!要觅地自建,需要大笔款项;设计和建造耗费时间和精神;每步工作都需要智慧和监督;永久性的建筑物是否与神旅客的生活相称?不断的祷告带进一种平静安稳的信念,反对的理由都一一抵消。神若是为这项工作供给巨大金额,岂不更显示祈祷的能力么?一块广大之地,虽在最初需要数千英镑,但是神的孩子何必泄气,因为天父是非常富裕的。当他和同工们天天等候在神面前的时候,他们的信心逐渐加强,直到满心相信帮助即要来到,不久穆勒对这件事有著十分的把握,那所房子似乎已经竖立在他眼前了,虽然五周之久未曾收到一分文。 同年十一月,他得著他的老友戚伯门的鼓励,叫他放心前进,可是勿忘逐步寻求天上的智慧,使建院的计划完全合乎神的心意。为建院特别祷告三十六天後,在一八四五年十二月十日收到首笔奉献,计一千英镑。三日後,在伦敦一位基督徒建筑师自告奋勇,愿意负责设计并监工。豫计全部购地建屋经费,约需一万至一万五千镑左右,外加每年经常开支数千镑。穆勒一贫如洗,怎敢尝试这种巨大计划,岂非因他的信心和盼望都在神那里么?他并非为自己图谋大事
,他所以进行,是因为他深深觉得,神要他这样去作。工程既然如此浩大,他更需要清楚看见神自己的手。因此他不发通启,只偶而向三位同心的弟兄题起而已。在他每天所查考的圣经上,他得到许多指示和鼓励,好像圣经特别是为他所写似的。例如,在以斯拉记开始,他看见神怎样兴起古列,下诏重建圣殿,并且供给需要。神又如何激动他的百姓,起来帮助那些上耶路撒冷的人。他就对自己说,这位神当然也能,而且必定照著他自己的方法,激动他的儿女来帮助建院一切所需用的。 不久他收到两件礼物,一是外国种子所编成的小口袋,一是用蚌壳制成的花朵,叫他出售换款。最宝贵的,乃是附有一节应许:“大山哪,你算什么呢?在所罗巴伯面前你必成为平地”(亚四7)。这句话比任何款项所带给穆勒的鼓励都大。 现在他开始仰望主引导他寻找一个合式的地点。找了四周,毫无结果;然而里面深深觉得不久主就要赐给那个地段,因此在一八四六年正月三十一日,周六晚间他这样告诉了他的同工们。在两天之内,他的思想转到爱希莱丘原,发现有数段十分合用。他两次拜访地主,一次赴寓所,一次赴办公处,都未能遇见,只留下字条而去。他认为其中必有神的旨意,就决定等候明日再说。翌晨他再
访地主,在寓所遇见他。一进会客室,地主就说:“哎,穆勒先生,我早知你的来意。你想买我在爱希莱丘原的地。昨晚我作一个梦,梦见你来买地。那块地原价是二百镑一英亩,但是主吩咐我,不得向你要价超过一百二十镑一亩。你若愿意出这价,交易就算定规了。”十分钟内,合同签定。穆勒指明说,“因著小心跟随主,而不越过他的引导,我得以每亩少付八十金镑。”六天後那位在伦敦的建筑师正式表示负责一切设计并监工。周後亲自来不列司铎,看见这块地,宣称各方面都合理想。直到一八四六年六月四日止,收到建院的奉献二千七百余镑,与所需相差甚远。但是穆勒觉得神在自己的时候必有充分的供给。他已经为著建筑新院等候在神面前二百十二天,他决意继续等候,直到全数都已到手。六月六日收到奉献两千镑,翌年正月二十五日又收到两千镑。因此在七月五日建筑工程就开始进行。六个月後,等候在神面前已经四百天,因祷告而得到的款项有九千镑之多。新院将告落成,可以收容三百三十名孤儿,一万一千镑已经用去,尚差数千镑。但神的帮助超过了他的盼望,不只款项无缺,连新院的帮手也都有了安排。一八四九年六月十八日,孤儿院的工作开始十二余年後,孤儿们迁往新院。五周後接受新的申请,
至一八五○年五月二十六日,院内已有二百七十五名孤儿,连同服务人员,共计三百零八位。 孤儿迁入新院未久,穆勒心里觉得不只三百名,应该有一千名孤儿同来享受属灵和属地的恩典。一八五一年还未开始,这种渴望已经长成决心。照著他凡事祷告的一贯习惯,他寻求印证,确知他并非跟随己意,乃是遵行神旨。有几点特别使他觉得有扩充的必要:许多申请无法收容,大批孤儿急需照顾,当时的贫民院道德沦落,要使无家可归的孩子可得属灵的帮助,同时他自己的心对扩充这件事十分平稳。正月四日收到一笔奉献计三千英镑,使他得到激励。然而他始终未曾向人题起扩充,甚至他的妻子都不晓得有这个计划,因为他认为要避免一切错误,就得先从神直接接受清楚光照,不被人的意见所迷蒙。到圣经知识社第十二期报告,他才透露扩充的计划。可是直到一八五二年五月间,他手头还只有三千五百镑,但是他在忍耐等候上已经学了功课。为著第一院的兴建,他等了二年以上;如果为了第二院须等更长时间,只要是神的旨意,他也甘心等待。雅各书一章四节大大帮助了他“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 至一八五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手中已有三万镑。於是第二院兴建,可以容纳四百人
。接著有第三院第四院,和第五院耸立。至一八七○年整院已能收容二千名孤儿。 神的信实始终可靠,他的供应永无断绝。某次手中无款可为孤儿豫备早餐,忽有人在餐前来院,奉献捐款,足供目前急需。这件事记在报告上,证明神的信实,及时供给需要。不久这位奉献的弟兄前来,亲自述说经过情形。那天早餐前,他有事赴不列司托办公室,途中忽然想起,应该赴孤儿院,馈送一些捐款。於是转身向孤儿院走了四分之一里後,又停步自念,何等愚蠢,放弃待办公事,奉献可待他日。遂再转身向办公室走去,但是不久又觉得必须回头。他就对自己说,孤儿或者现在正有需要,神若差遣我去帮助,我岂可让他们缺乏?这种感觉非常有力,使他再转身朝孤儿院去,直到把奉献交出为止。穆勒说:“正像我慈爱的天父所作的!”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太六33)。 回顾穆勒一生的工作,他曾亲笔写过一句话,足以代表他的宗旨:“我乐意献上我自己,例证祷告和相信能够完成许多事。”在五十九期的常年报告内,有这个统计:迄一八九八年五月二十六日止,日校共有七所,在校学生三百五十四人,自开办以来,全部入学儿童八万一千五百零一人。家庭主日学十二所,当年学生一千三百四十一人,开办以来,
全部总数三万二千九百四十四人。另外帮助英国和威尔斯各地主日学二十五处。当年学校开支七百余镑,创办以来,全部开支十万余镑。当年分发全部圣经和新约等,一万五千四百十一本,分发以来,全部总数一百九十八万九千二百六十六本。当年分发圣经用费四百三十九镑,分发以来,全部费用四万一千零九十余镑。当年帮助布道人员一百十五位,支出二千零八十二镑多,创始以来,全部津贴布道事业款二十六万一千八百五十九镑多。当年奉送书籍和单张三百十余万册,支出一千余镑,奉赠以来,全部费用四万七千余镑。当年孤儿人数一千六百二十人,开办以来,全部孤儿人数一万零二十四名。当年孤儿院开支二万二千五百二十三镑多,创办以来,全部用费九十八万八千八百二十九镑。总计六十年来全部用费,包括各项开支在内,高达一百五十万英镑。 读常年报告的人,不时发现有一位隐名的捐款人,数十年内不断奉献,记录上只称他为“一个主耶稣的仆人,因著基督之爱的激励,寻求积蓄财宝在天上。”如果把这些奉献加起来,迄一八九八年三月一止,竟达八万一千四百九十镑十八先令八便士。这位捐款人就是穆勒自己,他将人送给他或者遗给他个人的款献上为主所用。他并不投资在地产银行或铁路上,
他投资在神的工作上。他不像许多基督徒只献上十分之一,他的原则乃是除了维持极简单生活必需之外,全部献上。他自己的话这样说:“我的目的从来不是我能够得到多少,乃是我能给出多少。”难怪他离世後个人的全部私产,只值一百六十九镑九先令四便士,内中一百余镑乃书籍家俱等估价,只有六十多镑是现金,还在等候分送出去。在他的遗嘱里有一段极重要的话,作他最後的见证:“我不得不羡慕神奇妙的恩典,当我是个轻率虚浮的青年之时,就引领我认识了主耶稣,而且他一直保守我在他的敬虔和真理中,并给我极大的尊荣,使我能长久事奉他。”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加二20)。 有人问穆勒,他事奉的秘诀何在?他回答说:“有一日我死了,完全死了?”当他说这话时,他弯腰几乎碰著地板。“向乔治穆勒,和他的意见,倾向,嗜好,并意志死了,向世界和它的褒贬死了,甚至向我弟兄和朋友的赞斥死了,从此我只寻求怎能蒙神悦纳。”叫你们察验何为神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十二2)。 穆勒生平的事迹,证明他是近代少有的一个认识神的人。他不只在信心上,有了丰富的经历,给人莫大的帮助,就是在活在神面前,寻求神旨意的事上,也学了深切的功课,使人每读他日记中
那些寻求神旨意的记载,就不能不被带到神面前。他爱神,且敬畏神,活在神面前,遵行神的旨意。他所以能那样有信心,乃是因为他活在神面前;并且他的信心所以能那样有能力,也是在於他明白神的旨意,照著神的旨意而信。他不是凭自己的意思,随便相信神。他每要作一件事,都是在神面前查看动机是否单纯为著神,神的话如何说,神的手在环境上怎样证明,而再三寻求,再三等候,察验再察验,证明再证明,直到清楚是出於神旨意的,方始进行。以下五点,是他每要定规作一件事之前,必查问清楚的:一、这是否神所喜悦的?二、这是否神要我作的?三、这是否神要我在这时作的?四、这是否神要我在这地作的?五、神在环境上是否有安排?因著这样寻求神的旨意,他既未限制神,也未越过神;而作了一个与神同行的人,为神的信实作了美好的见证。他虽然死了,他为神所作的见证仍旧说话。 穆勒信心见证的七个特点 (一)穆勒经常经历金钱上的困境,有时是长期的。 穆勒在个人,成百或上千孤儿,或他的分机构圣经知识社的经费,时常减少到只剩一英镑或一分,有时是零。故此,他们需要恒切地等候神,仰望他直接供应一切的需用。在事奉的一些期间,有好几个月或几年,他们的
供应只能一个月供应到下个月,一周到下一周,一天到另一天,一小时到下一小时,信心在长期训练下,保持在活生生的操练中。 (二)他经历父神永不改变的信实 困难虽长及艰苦,但从未一次未得著帮助,饮食虽然简单但从未缺一餐,也没有一次需用或缺乏未得天上来的供应和支持。穆勒曾说:“不只是一次,五次或五百次,在这六十多年有几千次,我们手头的钱不够一餐之用,甚至连食物,金钱都没有了。但神从未一次令我们失望过,我们家人或孤儿从未饿过或缺乏衣物。”从一八三八年到一八四四年是特别困难的期间,但在需要的时刻,甚至到最後的时刻,供应就来到。 有一天,穆勒在他祷告之中觉得神要他回德国一次。他对神说:“有三件事,目前不能回去:一、若同师母去,三个孩子无人照顾;二、缺乏路费;三、需要一人代替管理孤儿。我不知道 (三)他经历到神作工在无数奉献信徒的心思、心肠及良心中。 如果我们辛勤地研究他所遗留下来几千页的工作记录手稿,必定大有收获。我们可以看到神感动世界各地信徒,按照神自己的方式,有时是大笔的捐助,按调整好的数目,在准确的日期或时刻供应他们实际的需要。实际来说,从地球的这一头到另一端,有许
多人从未与穆勒见过面,也不可能知道他们当时的需要。他们却在关键的时刻被神感动,奉献出一些款项或提供其他急需的帮助。从无数次的例子中,当他正跪著祈求神时,答应来到是如此的切时配合所祈求的,巧合的解释几乎不可能,使人不得不承认神是一位听祷告的神。 下面记载一个便士的供应: 一八四一年秋,穆勒和同工们受到一个信心最重的试验,情形比较已往任何时期来得艰难。数月以前孤儿院中接到之供应还是源源不息;但是现在每日每餐必须仰望神。祷告纵仍不断的献上,帮助有时却似乎是迟延。因此大家感觉这是神的特别恩典。穆勒和他同工们竟能相信到底。他们确蒙神的托住,毫不动摇,安息在神的慈爱里。有一次,一个贫穷的妇人,奉献两个便士,她说“这是区区之数,但我必须给你。”谁知道这笔礼物十分应时,内中一便士适可凑足整数,购买急用的面包。另有一次,需要八个便士,豫备下一顿饭,可是手头只有七个便士。待开奉献箱,发现只有一个便士,刚合所需。 (四)他经历到熟悉於仰望那位看不见的,而不他求。 孤儿院每年的报告,使众人熟悉工作的历史与进展,使得每位奉献的人得知管家的工作,而非直接呼吁帮助。有时,因有很大的需要,穆勒
觉得要保留不做例常报告,不让读者误为呼求帮助,免得失去伟大荣耀主的供应及保守。(例如一八四六──四八年报告中,没有一八四七年公开报告),在五月二十五,二十八及三十**写道“几乎不够家庭开支”,“我们极其贫困等等”永活的神是这个唯一的保守者,无论是过去或现在。他不依靠世上最聪明,最有钱,最高贵及最有影响力的人。 单与神交涉的可能: 一次,穆勒先生刚从德国回来,在主的工作上遭遇极大的经济窘迫。数日之後,接到一位时常捐助孤儿院的弟兄来函说:“你所负责的工作有否急需?我知道你从不求人,单单仰望你所事奉的主;可是答覆人的询问,似乎有点不同。这是正当的。我愿意晓得你目前工作上的经济状况,请你通知我,目前你需要多少,或者将来盼望多少?”此时穆勒手中只剩二十七便士,有数百孤儿需要供应,但他覆信说:“我感激你的爱心,同意你的意见,向人要款和答覆询问确有不同。但在我们这一边,我觉得没有自由可以向你报告我们的经济状况,因为在我手里工作的主要目的,在乎领导一些信心软弱的人看见,单单与神交涉是可能的。”覆信付邮之後,将祷告献给永活的神:“主阿, (五)他经历到诚实地接受并运用所有的捐赠。
他的工作是所有做神管家的榜样。当捐赠有任何不适当的情况,使得接受方面受到影响,不论当时的需要如何紧迫或不够,除非捐赠者的情况已被改正总不能接受。例如:捐赠团体有不合法的债务,欠了别人的债。捐赠提出一些限制拦阻了自由为神使用的原则。捐赠特别使用基金,为穆勒个人养老或机构将来使用。捐赠有明显贪图或不情愿,必要求他们减少奉献或退还。有些例子甚至是大笔款项,有许多团体被要求等候神的带领,更多的祷告,直到他们很清楚明白神的带领,才接受他们的奉献。 (六)他经历到极度谨慎,以免因在极端困难下疏忽,而使关心的大众受到伤害。 各种团体的帮助者,容许他们与孤儿院有更亲密的交通。使他们明白孤儿院的工作,不只是一般的服务性工作,而是让他们进入一同祷告及舍己的学习。假如捐赠者缺乏这种认识,他们就无法从事帮助,祷告及有智慧的牺牲。但这种连系是非常严肃,并且经常要求他们绝不对外公开,不只是在严重的危机,连工作的任何需要都不得对外公开。解决需要的一个,且唯一的方法是那位听人呼求的神。在特别重大危机中,特别小心,免得眼目从神转到人们身上。 (七)他经历藉著祈求及信托神做大事,而信心胆量增长。
信心是因著人的运用而彰显出它的能力,所以祈求一百镑,一千镑或一万镑,是与祈求一镑或一便士同样的容易与自然。他既经过训练而对神有了信任,神也考验了他的忠心(信),所以神要求他把自己交出来,从早期,为神照顾二十位无家可归的孤儿,一年开支二百五十镑;直到供应二千孤儿,每年至少支出二万五千镑经费的境界。只有藉著运用信心,我们得以持定在实际的舍己,另一方面来说,运用信心使我们失丧不信,使神的大能得以自由运行。 总之,穆勒一生信心的见证,是要帮助人相信“神是一位听祷告的神”,过去如此,现在更是如此。穆勒孤儿院的见证,不但见证了神的大能,也造就了当代许多传道人及信徒的信心。戴德生就是其中的一位,也为後来被神使用的传道人立下了按圣经原则、信心原则事奉神的榜样及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