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十.孤儿院工作的开始

信心的见证人 by 佚名

十二月九日。今天下午收到了第一件家俱──一只大木柜。由下午到傍晚,我为这孤儿院的事而感到丧志,但在聚会时,我一开始发言,就从神得到特别的力量,大大感到平安和喜乐,又有确据感到这事是属神的。聚会後,收到十个先令。我们故意不收献金,而且除了我以外也没有别人发过言;我要清楚知道神的心意,而不想故意激动人的情绪。聚会後,一位姊妹自愿献身做这件事。我回家的时候,心里充满了主的喜乐,而且,虽然只收到十个先令,也确信这事必会完成。

我不寄望於布利斯托,我甚至不寄望於英国,我只寄望於活的神──我们相信能够单倚靠仰望他来供给他所交与我们看顾的小孩子之日需。

至於负担工作的人,我觉得是和筹款一样重要的。我们直接向主祈求的也不止於金钱,更包括此种工作人员;凡是当舍监,褓姆,与助手的,都需要是忠诚的信徒,也要有适当的资格来担任要做的工作。

十二月十日。今早收到一位弟兄和一位姊妹的来信:“假如你认为我们适合的话,我们愿意献身在这将要成立的孤儿院服务;我们愿意将主赐给我们的家俱等物交给这孤儿院使用;我们立愿不领薪金,相信假如主若要使用我们,他会使我们得饱足……”晚上,一位弟兄从几个人处带来三只大碟,二十八只小碟,三个盘,一个壶,四个大杯,三个盛盐的架子,一个磨具,四把餐刀,五把叉。

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一位姊妹托一位弟兄交来一张床盖被,一个熨斗架,八份杯碟,一个盛糖的盘,一个奶壶,一个茶杯,十六个针箍,五份刀叉,六只甜品匙,十二只茶匙,四只梳,二块小磨具;另一位弟兄托他交来一只熨斗和一份杯碟。

奉献财物的人中间,有一个贫穷的女裁缝,带来一百金镑。她每周所得,平均只三先令六便士,而且她的身体十分衰弱。祖母遗给她将近五百镑,然而父亲是个酒徒,死後欠债甚多。她的兄弟姊妹答应债主,每镑付还五先令,可是她的良心感觉不安,就私下赔偿其他的十五先令。当她未得救的弟兄和两个姊妹每人送母亲五十镑时,她又觉得自己既是神的孩子,就该加倍敬奉。所以到了那时,她所承继的遗产已经很少了。但是从这极有限的数目内,她提出一百镑,奉献为孤儿院用!穆勒的原则,乃是不管需要如何紧迫,馈赠数目如何巨大,总不急忙接受。因此他先与这妇人长谈,希望她不要操之过急,以致不计算代价,或另有别种动机。经过详细谈话之後,没发现有什么不纯洁的动机在内。妇人的决定,显然已经经过熟思和考虑。

我跟这位姊妹交通没有多久,就发现她是一位冷静,沉默,细心的跟从主耶稣的人,愿意不顾世俗见解而依照主的话做事:“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太六19)。“你们要变卖所有的,周济人。”(路十二33)。当我劝她细心考虑,要看她计算了代价没有,她却对我说:“主耶稣肯连最後的一滴血也为我流出,我给他这一百镑难道不是本份吗?”她又说:“我真是宁愿将最後一分钱也交出来,也不愿见这孤儿院成立不来。”我见她既然依神的话衡量过这件事,也看清楚她付钱的代价,我就不能不接纳她的钱,同时赞美主在这事工的开始就这样大大使用一个贫病的姊妹来帮忙这事工是完全倚赖活的神而进行的。

原来这个妇人时常奉献,许多时候她静悄悄的将食物,衣著,和别种物质,施舍给贫穷的人。她的馈送超过她的收入,以致她那一点本钱很快的消减。穆勒当然十分踌躇接受她所带来的,直到看明是主的爱激励了她,就只得奉主的名收下,然而像他的主一样,他称赞说:“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

不久这位姊妹身体一天一天软弱,她死前几个月做的工作很少;她也没有向人开口要什么,但主赐她所需要的一切。比方说,与我们一同有交通的一位姊妹在几个月中全部供给她需要的面包。她身体受著万般苦楚时,口中依然满是感谢赞美。一八四四年一月间,她就在耶稣里睡著了。我把这些事记载了,为了因此主可以得到赞美,神的儿女也可以因此受激励来学这姊妹的模样,正等於她学主耶稣的模样;不过,至要的还是使大家看见,神从最初就很奇妙地证明这孤儿院是他的,而不是我的。神严肃的考验,要开办孤儿院,必须有合式的房子,为此有不少专一的祷告献上。最後租定威尔逊街六号。而且决定自一八三六年二月三日起开始接受申请,先收女的孤儿,因为她们最是可怜。虽然在每件小事上都仰望神,但是从未求主差遣孤儿来院。他以为必定有许多孤儿要求入院,岂料到了所定的日子竟然无人申请。样样都齐备了,只是没有孤儿。他的惊奇难予形容。这使他深深自卑在神面前。当晚整夜他仆倒在神面前,搜查他的心,省察他的动机,并且求神光照他,指示他。他被带到如此谦卑地步,他能够从心里说,假若神能因此得著荣耀。他乐意他的整个计划完全取消。翌日,收到第一个申请。四月十一日开始接受孤儿,到五月十八日院内已经住了二十六个孤儿,每天还有申请送来。第一院成立不久,第二院的路已经开启,在同街一号租到房子,而且神也豫备了合宜的褓姆。十一月二十八日第二院正式开幕。有些在第一院内较年长和能干的女孩,移到第二院帮助杂务,一则可以节省雇工,二则可以训练她们帮助别人。到了一八三七年四月八日,每院都有三十个孤儿。

穆勒当初不是求神给他一千英镑么?在他的心念中,这件事已经成了,他时常为这笔巨款感谢神,好像他手中已经有了似的。现在他快要出版他的“主之带领的记述”;他觉得,如果这记述未出版前,不向人募捐,而先有这笔款在手,应当更能荣耀他所事奉的主。因此他多为这事祷告,果然到了六月十五日全数到手。统计祷告的日子,共十八月零十天。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十二月九日。今天下午收到了第一件家俱──一只大木柜。由下午到傍晚,我为这孤儿院的事而感到丧志,但在聚会时,我一开始发言,就从神得到特别的力量,大大感到平安和喜乐,又有确据感到这事是属神的。聚会後,收到十个先令。我们故意不收献金,而且除了我以外也没有别人发过言;我要清楚知道神的心意,而不想故意激动人的情绪。聚会後,一位姊妹自愿献身做这件事。我回家的时候,心里充满了主的喜乐,而且,虽然只收到十个先令,也确信这事必会完成。 我不寄望於布利斯托,我甚至不寄望於英国,我只寄望於活的神──我们相信能够单倚靠仰望他来供给他所交与我们看顾的小孩子之日需。 至於负担工作的人,我觉得是和筹款一样重要的。我们直接向主祈求的也不止於金钱,更包括此种工作人员;凡是当舍监,褓姆,与助手的,都需要是忠诚的信徒,也要有适当的资格来担任要做的工作。 十二月十日。今早收到一位弟兄和一位姊妹的来信:“假如你认为我们适合的话,我们愿意献身在这将要成立的孤儿院服务;我们愿意将主赐给我们的家俱等物交给这孤儿院使用;我们立愿不领薪金,相信假如主若要使用我们,他会使我们得饱足……”晚上,一位弟兄从几个人处带来三只大
碟,二十八只小碟,三个盘,一个壶,四个大杯,三个盛盐的架子,一个磨具,四把餐刀,五把叉。 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一位姊妹托一位弟兄交来一张床盖被,一个熨斗架,八份杯碟,一个盛糖的盘,一个奶壶,一个茶杯,十六个针箍,五份刀叉,六只甜品匙,十二只茶匙,四只梳,二块小磨具;另一位弟兄托他交来一只熨斗和一份杯碟。 奉献财物的人中间,有一个贫穷的女裁缝,带来一百金镑。她每周所得,平均只三先令六便士,而且她的身体十分衰弱。祖母遗给她将近五百镑,然而父亲是个酒徒,死後欠债甚多。她的兄弟姊妹答应债主,每镑付还五先令,可是她的良心感觉不安,就私下赔偿其他的十五先令。当她未得救的弟兄和两个姊妹每人送母亲五十镑时,她又觉得自己既是神的孩子,就该加倍敬奉。所以到了那时,她所承继的遗产已经很少了。但是从这极有限的数目内,她提出一百镑,奉献为孤儿院用!穆勒的原则,乃是不管需要如何紧迫,馈赠数目如何巨大,总不急忙接受。因此他先与这妇人长谈,希望她不要操之过急,以致不计算代价,或另有别种动机。经过详细谈话之後,没发现有什么不纯洁的动机在内。妇人的决定,显然已经经过熟思和考虑。 我跟这位姊妹交通没有多久
,就发现她是一位冷静,沉默,细心的跟从主耶稣的人,愿意不顾世俗见解而依照主的话做事:“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太六19)。“你们要变卖所有的,周济人。”(路十二33)。当我劝她细心考虑,要看她计算了代价没有,她却对我说:“主耶稣肯连最後的一滴血也为我流出,我给他这一百镑难道不是本份吗?”她又说:“我真是宁愿将最後一分钱也交出来,也不愿见这孤儿院成立不来。”我见她既然依神的话衡量过这件事,也看清楚她付钱的代价,我就不能不接纳她的钱,同时赞美主在这事工的开始就这样大大使用一个贫病的姊妹来帮忙这事工是完全倚赖活的神而进行的。 原来这个妇人时常奉献,许多时候她静悄悄的将食物,衣著,和别种物质,施舍给贫穷的人。她的馈送超过她的收入,以致她那一点本钱很快的消减。穆勒当然十分踌躇接受她所带来的,直到看明是主的爱激励了她,就只得奉主的名收下,然而像他的主一样,他称赞说:“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 不久这位姊妹身体一天一天软弱,她死前几个月做的工作很少;她也没有向人开口要什么,但主赐她所需要的一切。比方说,与我们一同有交通的一位姊妹在几个月中全部供给她需要的面包。她身体受著万般苦楚时,
口中依然满是感谢赞美。一八四四年一月间,她就在耶稣里睡著了。我把这些事记载了,为了因此主可以得到赞美,神的儿女也可以因此受激励来学这姊妹的模样,正等於她学主耶稣的模样;不过,至要的还是使大家看见,神从最初就很奇妙地证明这孤儿院是他的,而不是我的。神严肃的考验,要开办孤儿院,必须有合式的房子,为此有不少专一的祷告献上。最後租定威尔逊街六号。而且决定自一八三六年二月三日起开始接受申请,先收女的孤儿,因为她们最是可怜。虽然在每件小事上都仰望神,但是从未求主差遣孤儿来院。他以为必定有许多孤儿要求入院,岂料到了所定的日子竟然无人申请。样样都齐备了,只是没有孤儿。他的惊奇难予形容。这使他深深自卑在神面前。当晚整夜他仆倒在神面前,搜查他的心,省察他的动机,并且求神光照他,指示他。他被带到如此谦卑地步,他能够从心里说,假若神能因此得著荣耀。他乐意他的整个计划完全取消。翌日,收到第一个申请。四月十一日开始接受孤儿,到五月十八日院内已经住了二十六个孤儿,每天还有申请送来。第一院成立不久,第二院的路已经开启,在同街一号租到房子,而且神也豫备了合宜的褓姆。十一月二十八日第二院正式开幕。有些在第一院内较年长和能
干的女孩,移到第二院帮助杂务,一则可以节省雇工,二则可以训练她们帮助别人。到了一八三七年四月八日,每院都有三十个孤儿。 穆勒当初不是求神给他一千英镑么?在他的心念中,这件事已经成了,他时常为这笔巨款感谢神,好像他手中已经有了似的。现在他快要出版他的“主之带领的记述”;他觉得,如果这记述未出版前,不向人募捐,而先有这笔款在手,应当更能荣耀他所事奉的主。因此他多为这事祷告,果然到了六月十五日全数到手。统计祷告的日子,共十八月零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