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三,追求与服事

信心的见证人 by 佚名

纵然他仍旧软弱,不时落入试探,他却不再习惯性的沉溺在罪恶中,反而每次失败都带给他内心的痛悔。公开的罪恶越来越少,暗中的过犯也愈过愈减。他常常读经,时时祷告,亲爱众圣徒,不停的参加聚会,勇敢的站在主的一边,忍受同学的讥刺和羞辱。

一八二六年对於这个新生的灵魂,的确是个新年。他现在开始阅读布道杂志,在内心燃起了一种新的火焰。他感觉里面起了一阵恋慕,虽然还未十分明了其中究竟,却切望自己能作个福音使者,受差遣到万国去布道。经不断的祷告加深并且印证了这种意念。他对於世界的知识逐渐开广,这些关於异邦人民荒凉的新知识犹如燃料一般,诿入布道的心灵,使火势愈烧愈旺。

然而当时另有一个属肉体的眷恋几乎扑灭了这个火焰。他在周六晚的聚会里,遇到一位同年的女子,也是一个所谓的信徒。他恋爱她,虽然他明明知道她的父母必定不准她过国外布道的生活。他不知不觉的开始衡量事奉主的心和恋慕人的情。可怜肉体的倾向,胜过了属灵的责任。祷告失去了能力,甚至有一个时期几乎完全停止祷告,内心的喜乐也同时消减,他的心转离远方的布道,拒绝一切舍己的工作。有六周之久,他陷於这种属灵的软弱里,直到神用奇妙的方法挽回了他。

有一个青年的弟兄,名叫包贺门,出身於富有之家,受到高深的教育,眼看将来在世上的前途十分光明,可是他大大舍弃自己。他拣选波兰作他的工场,愿意向当地的犹太人传扬福音,拒绝家中的舒服,和各样奢华宴乐。他的决定在穆勒的心坎上打上印记。他不得不比较两人的情形。为爱上一个女子,他竟然放弃的呼召,变成没有喜乐,没有祷告的人。反之,另外一个青年,世界对他更有吸引,却因著选择一项舍己的工作,撇弃了世上所有的欢乐和财宝。包贺门步了摩西的後尘,在生命的重要关头,拣选了上好的福分;而穆勒自己却像凡俗的以扫一般,为了一碗红豆汤竟然出卖了长子的名分。相形之下,不禁见拙。於是他受了责备,重新献上自己,放弃了他所爱的女子,割断了这个未经祷告所结的缘。不用说,神的笑脸补偿了他,神的平安充满了他,因为有平安的神与他同在。

内心经历更新的喜乐,他觉得应当作见证。於是写信给他的父亲和兄弟告诉他们他自己喜乐的经验,请求他们寻找在神里面的同一安息。他满心以为,只要他们知道这条喜乐的路,必定会同样的竭力追求。然而结果却得到父亲恼怒的责备。

约在同一期间,著名的陶乐博士在哈勒大学担任神学教职。这位虔诚的教授,吸引了不少各学校内敬虔的学生前来投奔他的门下,因此开广了穆勒的交通圈,使他获得很多益处。自然布道的灵火重新燃点,而且愈烧愈炽。他要求他的父亲准许他参加一个德国的布道团体。他的父亲不只生气,而且大大失望,苛刻的责备他,题醒他说,如何为了栽培他,费了大笔金钱,正盼望他因此获得良好的“生活”,使他可以安享晚年,不料这个盼望竟成泡影。在盛怒之下,宣布说,不再认他为儿子了。後来看到他的儿子安静的忍受,不变初衷,他就改换口气,由恫吓转为哀求,这些眼泪实在比责备更难抵挡。可是穆勒的心志已定,他愿意付上任何代价来跟从主。因著这次的会面,反而叫他清楚看见,要脱离倚靠人,就得完全倚靠神,今後他不该再用他父亲的钱。接受津贴,就有顺服的义务。花人的钱财,而不答应人的期望,这件事明显是错的。假若他仍旧倚靠父亲的钱来生活,他就是默许要遵照父亲的计划,将来在国内作一个牧师,度舒适的生活;但若要保持他的纯洁,他就必须维持独立。这一步的决定,并非轻而易举的,因为在大学最後两年的费用比较往年还要大。然而在他早年,他就发现神是信实的神,是患难之交。不久有三位美国教授,想学习德文,穆勒得到推荐担任这项工作,所得的收入十分丰裕,非但是够开支,而且有余。这一次的学习在他的心版上刻了一节金句:“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当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无所缺”(诗三十四9)。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纵然他仍旧软弱,不时落入试探,他却不再习惯性的沉溺在罪恶中,反而每次失败都带给他内心的痛悔。公开的罪恶越来越少,暗中的过犯也愈过愈减。他常常读经,时时祷告,亲爱众圣徒,不停的参加聚会,勇敢的站在主的一边,忍受同学的讥刺和羞辱。 一八二六年对於这个新生的灵魂,的确是个新年。他现在开始阅读布道杂志,在内心燃起了一种新的火焰。他感觉里面起了一阵恋慕,虽然还未十分明了其中究竟,却切望自己能作个福音使者,受差遣到万国去布道。经不断的祷告加深并且印证了这种意念。他对於世界的知识逐渐开广,这些关於异邦人民荒凉的新知识犹如燃料一般,诿入布道的心灵,使火势愈烧愈旺。 然而当时另有一个属肉体的眷恋几乎扑灭了这个火焰。他在周六晚的聚会里,遇到一位同年的女子,也是一个所谓的信徒。他恋爱她,虽然他明明知道她的父母必定不准她过国外布道的生活。他不知不觉的开始衡量事奉主的心和恋慕人的情。可怜肉体的倾向,胜过了属灵的责任。祷告失去了能力,甚至有一个时期几乎完全停止祷告,内心的喜乐也同时消减,他的心转离远方的布道,拒绝一切舍己的工作。有六周之久,他陷於这种属灵的软弱里,直到神用奇妙的方法挽回了他。 有
一个青年的弟兄,名叫包贺门,出身於富有之家,受到高深的教育,眼看将来在世上的前途十分光明,可是他大大舍弃自己。他拣选波兰作他的工场,愿意向当地的犹太人传扬福音,拒绝家中的舒服,和各样奢华宴乐。他的决定在穆勒的心坎上打上印记。他不得不比较两人的情形。为爱上一个女子,他竟然放弃的呼召,变成没有喜乐,没有祷告的人。反之,另外一个青年,世界对他更有吸引,却因著选择一项舍己的工作,撇弃了世上所有的欢乐和财宝。包贺门步了摩西的後尘,在生命的重要关头,拣选了上好的福分;而穆勒自己却像凡俗的以扫一般,为了一碗红豆汤竟然出卖了长子的名分。相形之下,不禁见拙。於是他受了责备,重新献上自己,放弃了他所爱的女子,割断了这个未经祷告所结的缘。不用说,神的笑脸补偿了他,神的平安充满了他,因为有平安的神与他同在。 内心经历更新的喜乐,他觉得应当作见证。於是写信给他的父亲和兄弟告诉他们他自己喜乐的经验,请求他们寻找在神里面的同一安息。他满心以为,只要他们知道这条喜乐的路,必定会同样的竭力追求。然而结果却得到父亲恼怒的责备。 约在同一期间,著名的陶乐博士在哈勒大学担任神学教职。这位虔诚的教授,吸引了不少各学
校内敬虔的学生前来投奔他的门下,因此开广了穆勒的交通圈,使他获得很多益处。自然布道的灵火重新燃点,而且愈烧愈炽。他要求他的父亲准许他参加一个德国的布道团体。他的父亲不只生气,而且大大失望,苛刻的责备他,题醒他说,如何为了栽培他,费了大笔金钱,正盼望他因此获得良好的“生活”,使他可以安享晚年,不料这个盼望竟成泡影。在盛怒之下,宣布说,不再认他为儿子了。後来看到他的儿子安静的忍受,不变初衷,他就改换口气,由恫吓转为哀求,这些眼泪实在比责备更难抵挡。可是穆勒的心志已定,他愿意付上任何代价来跟从主。因著这次的会面,反而叫他清楚看见,要脱离倚靠人,就得完全倚靠神,今後他不该再用他父亲的钱。接受津贴,就有顺服的义务。花人的钱财,而不答应人的期望,这件事明显是错的。假若他仍旧倚靠父亲的钱来生活,他就是默许要遵照父亲的计划,将来在国内作一个牧师,度舒适的生活;但若要保持他的纯洁,他就必须维持独立。这一步的决定,并非轻而易举的,因为在大学最後两年的费用比较往年还要大。然而在他早年,他就发现神是信实的神,是患难之交。不久有三位美国教授,想学习德文,穆勒得到推荐担任这项工作,所得的收入十分丰裕,非但是够开支
,而且有余。这一次的学习在他的心版上刻了一节金句:“耶和华的圣民哪,你们当敬畏他,因敬畏他的一无所缺”(诗三十四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