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二.首次尝到主恩

信心的见证人 by 佚名

大约是在一八二五年十一月中旬某周六晚间,他们散步回来的时候,培德向穆勒表示,要去一位信徒家中,参加晚间聚会。他在周六经常参加这个聚会,有一些朋友聚集唱诗,祷告,读经,并阅读一篇讲道记录。这种聚会完全不适於一个终日沉溺在酒牌里的青年人,对於一个喜欢跳舞,看戏,属世的人,当然毫无吸引。可是穆勒立刻觉得他愿意去赴会,虽然他不能说明为何愿意。他的朋友最初有点踌躇,怕他在这种聚会里感觉不痛快。然而,还是带他一同去聚会。

原来培德在他堕落的期间,陪伴而且帮助穆勒犯罪。待从瑞士旅行回来,他的良心大大不安,感觉非常厉害,催迫他向父亲彻底认罪。经一位基督徒介绍,得以认识魏格纳先生,聚会就在他的家里举行。这两位青年相偕而往。谁料得到一个往日堕落的信徒,竟为神所用。“叫一个罪人从迷途上转回,便是救一个灵魂不死,并且遮盖许多的罪。”(雅五20)

那个周六晚间,实在是穆勒生命史上的大转机。他发觉自己在生疏的人中间,环境新奇,空气特殊。他局促不安,不知到底他是否受欢迎,因此就道歉几句。他永远不能忘记魏格纳弟兄口中出来的恩言:“你随时都是受欢迎的,我的家和心全向你敞开著!”他们一齐坐了,开始先唱了一首诗。有一位弟兄──这位弟兄後来去非洲布道──双膝跪下,祈祷求神祝福这个聚会。这样跪下祷告,在穆勒心里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在他二十一年内,他从未见过人跪下祷告,他自己当然也未曾这样作过。然後读一章神的话语,再念一篇讲道记录。原来在那个时期,除了封立的牧师,都不准讲解圣经。此後又唱了一首诗,最後由主人祷告结束。当主人在祷告之时,穆勒心里暗暗思想:“我比这个不学无才的人,不知要高明多少,可是我却不能像他祷告得这样好。”希奇的事,乃是有一种新的喜乐从他心里涌出来。当他回家的时候,他不禁告诉他的同伴说:“我们在瑞士旅行所见的一切,和我们从前所有的寻欢作乐,都不能与今晚所经历的相比。”

他回到自己房内,有否跪下祷告,他已记不清楚了。可是他清楚得很,当晚他躺在床上,有一种新奇的平安充满了他。他尝到了主的甘甜,知道主是满有恩典和慈爱的。他对於属灵的事有了新的兴趣,他不能等到下个周六。以後在周内,他三度到魏格纳的家里,得著弟兄们的帮助,用心查考圣经。

当然这一个放荡淫佚的人,在他悔改得救以後,就开始一种新的生活。这并非说,他所有的旧罪恶马上全部除净了,因为这种全然更新还需要更深的知识。然而已经有一种新的洁净和成圣的能力,在他里面发动。他开始憎恶罪中之乐,远避旧时的同伴。酒肆从此绝迹,言语受了约束。似乎在他的嘴唇设立了守望,每句话都经过检点,使他往日虚谎的舌头受了对付,得到纠正。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大约是在一八二五年十一月中旬某周六晚间,他们散步回来的时候,培德向穆勒表示,要去一位信徒家中,参加晚间聚会。他在周六经常参加这个聚会,有一些朋友聚集唱诗,祷告,读经,并阅读一篇讲道记录。这种聚会完全不适於一个终日沉溺在酒牌里的青年人,对於一个喜欢跳舞,看戏,属世的人,当然毫无吸引。可是穆勒立刻觉得他愿意去赴会,虽然他不能说明为何愿意。他的朋友最初有点踌躇,怕他在这种聚会里感觉不痛快。然而,还是带他一同去聚会。 原来培德在他堕落的期间,陪伴而且帮助穆勒犯罪。待从瑞士旅行回来,他的良心大大不安,感觉非常厉害,催迫他向父亲彻底认罪。经一位基督徒介绍,得以认识魏格纳先生,聚会就在他的家里举行。这两位青年相偕而往。谁料得到一个往日堕落的信徒,竟为神所用。“叫一个罪人从迷途上转回,便是救一个灵魂不死,并且遮盖许多的罪。”(雅五20) 那个周六晚间,实在是穆勒生命史上的大转机。他发觉自己在生疏的人中间,环境新奇,空气特殊。他局促不安,不知到底他是否受欢迎,因此就道歉几句。他永远不能忘记魏格纳弟兄口中出来的恩言:“你随时都是受欢迎的,我的家和心全向你敞开著!”他们一齐坐了,开始先唱了一首诗
。有一位弟兄──这位弟兄後来去非洲布道──双膝跪下,祈祷求神祝福这个聚会。这样跪下祷告,在穆勒心里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记。在他二十一年内,他从未见过人跪下祷告,他自己当然也未曾这样作过。然後读一章神的话语,再念一篇讲道记录。原来在那个时期,除了封立的牧师,都不准讲解圣经。此後又唱了一首诗,最後由主人祷告结束。当主人在祷告之时,穆勒心里暗暗思想:“我比这个不学无才的人,不知要高明多少,可是我却不能像他祷告得这样好。”希奇的事,乃是有一种新的喜乐从他心里涌出来。当他回家的时候,他不禁告诉他的同伴说:“我们在瑞士旅行所见的一切,和我们从前所有的寻欢作乐,都不能与今晚所经历的相比。” 他回到自己房内,有否跪下祷告,他已记不清楚了。可是他清楚得很,当晚他躺在床上,有一种新奇的平安充满了他。他尝到了主的甘甜,知道主是满有恩典和慈爱的。他对於属灵的事有了新的兴趣,他不能等到下个周六。以後在周内,他三度到魏格纳的家里,得著弟兄们的帮助,用心查考圣经。 当然这一个放荡淫佚的人,在他悔改得救以後,就开始一种新的生活。这并非说,他所有的旧罪恶马上全部除净了,因为这种全然更新还需要更深的知识。然而
已经有一种新的洁净和成圣的能力,在他里面发动。他开始憎恶罪中之乐,远避旧时的同伴。酒肆从此绝迹,言语受了约束。似乎在他的嘴唇设立了守望,每句话都经过检点,使他往日虚谎的舌头受了对付,得到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