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一.早年生活

信心的见证人 by 佚名

穆勒乔治於一八○五年九月二十七日,生在普鲁士的克鲁本司戴特。幼年并未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他父亲的偏爱害了他,同时也引起弟兄们的嫉妒和疏远。孩子们用钱太过自由,虽然希望他们因此能学习如何花钱,如何积蓄,然而结果适得其反,他们挥霍浪费,沉於许多孩童的罪孽里面。尤其可恶,当父亲要他们报账的时候,他们用谎言,遮掩他们的过失。年轻的乔治有计划的欺骗他的父亲,或虚报收入,或伪造支付。有时诡计失败,受到责罚,他不但不改过换新,反而变本加厉摆布更巧妙的骗局。他像斯巴达的孩子一般,认为偷窃无过,万一破案,才算有罪。

他还未满十岁,他就已经是个惯贼了。父亲是国产税局的收税人,然而税银在手里十分不妥。某次父亲怀疑他不可靠,特别布置一个圈套。有一笔款,经过详细数点後,放在他寻得到而且有机会偷窃的一个地方。果然他偷去,藏在鞋内。搜索他的身体後,找到这笔款项,由此证明多次失款都是他偷窃所致。

从那时候开始,他的功课搀杂著阅读小说和放纵情欲。他喜欢玩纸牌,甚至酷爱强烈的酒。当他母亲临终之夜,这个十四岁的男孩酩酊大醉,在街上蹒跚而行。连慈母的死都不能截回他的恶行,唤醒他的良心。

当他成年可以接受坚信礼之时,必须参加学道班学习道理。对穆勒来说,这不过是一种仪文而已,毫无益处。他视圣物为平常,良心已经麻木不仁。在接受坚信礼和首次参加圣餐之前夕,他还犯了大罪。在前一天,当他遵照教规,向牧师实行认罪之时,他作了一个无耻的欺骗,把他父亲交给他的坚信礼费用扣下十二分之十一。就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在一八二○年的春节受了坚信礼,成了一个正式的教友。纵然严肃的典礼留下短促的印象,使他淡薄的决意要改过自新,可是内中并无真实罪恶的感觉或者向神悔改的意思,更不能说有倚靠神的心。这些既然缺如,更新的工作当然不能持久。

这个孩子的生活可说是一连串的罪恶。有一次他的钱都浪费完了,饥饿逼他去偷吃一个与他同住之兵丁的一片硬面包。他後来回忆起来,不禁叹说:“事奉撒但,就在今世,也是痛苦!”

後来他与一位旧同学作朋友,但这位朋友也是个背道堕落的人。他们和另外两位同学计划一个长途旅行,到阿尔卑斯山去逛风景。他们伪造家长的证明信,获得了旅行护照。把书本抵押,得到现款。四十三天之久,他们逛游各地。穆勒既然掌管钱囊,就设法骗他的同伴们,使他们付他三分之一的旅费。回家後他又捏造一连串新的谎言,来遮掩他的浪费。不久金钱就一扫而光,由此证明,他一切的立志为善何等脆弱无用。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穆勒乔治於一八○五年九月二十七日,生在普鲁士的克鲁本司戴特。幼年并未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他父亲的偏爱害了他,同时也引起弟兄们的嫉妒和疏远。孩子们用钱太过自由,虽然希望他们因此能学习如何花钱,如何积蓄,然而结果适得其反,他们挥霍浪费,沉於许多孩童的罪孽里面。尤其可恶,当父亲要他们报账的时候,他们用谎言,遮掩他们的过失。年轻的乔治有计划的欺骗他的父亲,或虚报收入,或伪造支付。有时诡计失败,受到责罚,他不但不改过换新,反而变本加厉摆布更巧妙的骗局。他像斯巴达的孩子一般,认为偷窃无过,万一破案,才算有罪。 他还未满十岁,他就已经是个惯贼了。父亲是国产税局的收税人,然而税银在手里十分不妥。某次父亲怀疑他不可靠,特别布置一个圈套。有一笔款,经过详细数点後,放在他寻得到而且有机会偷窃的一个地方。果然他偷去,藏在鞋内。搜索他的身体後,找到这笔款项,由此证明多次失款都是他偷窃所致。 从那时候开始,他的功课搀杂著阅读小说和放纵情欲。他喜欢玩纸牌,甚至酷爱强烈的酒。当他母亲临终之夜,这个十四岁的男孩酩酊大醉,在街上蹒跚而行。连慈母的死都不能截回他的恶行,唤醒他的良心。 当他成年可以接受坚信
礼之时,必须参加学道班学习道理。对穆勒来说,这不过是一种仪文而已,毫无益处。他视圣物为平常,良心已经麻木不仁。在接受坚信礼和首次参加圣餐之前夕,他还犯了大罪。在前一天,当他遵照教规,向牧师实行认罪之时,他作了一个无耻的欺骗,把他父亲交给他的坚信礼费用扣下十二分之十一。就在这种情形之下,他在一八二○年的春节受了坚信礼,成了一个正式的教友。纵然严肃的典礼留下短促的印象,使他淡薄的决意要改过自新,可是内中并无真实罪恶的感觉或者向神悔改的意思,更不能说有倚靠神的心。这些既然缺如,更新的工作当然不能持久。 这个孩子的生活可说是一连串的罪恶。有一次他的钱都浪费完了,饥饿逼他去偷吃一个与他同住之兵丁的一片硬面包。他後来回忆起来,不禁叹说:“事奉撒但,就在今世,也是痛苦!” 後来他与一位旧同学作朋友,但这位朋友也是个背道堕落的人。他们和另外两位同学计划一个长途旅行,到阿尔卑斯山去逛风景。他们伪造家长的证明信,获得了旅行护照。把书本抵押,得到现款。四十三天之久,他们逛游各地。穆勒既然掌管钱囊,就设法骗他的同伴们,使他们付他三分之一的旅费。回家後他又捏造一连串新的谎言,来遮掩他的浪费。不久金钱
就一扫而光,由此证明,他一切的立志为善何等脆弱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