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六章:天使来访

网上见证专辑 by

最后,我的决定很简单,我无法背叛我的家庭、我所受过的训练、教养与传统。我心里很想要耶稣,可是我无法付这么大的代价。我也不能这样三心两意拖下去。

几个月来我活得很苦闷。我继续读福音书,主耶稣是那么的吸引我,我理当相信祂,接受祂,将自己全然交托给祂。可是我一想到我的家人天朋友们不知要如何的痛心疾首,就又不敢往前走。

我决心做个了断。当晚夜已深,我独自一人在二楼寝室中照常读圣经。我坐在桌旁,以一条床单把整个身子连头带脸都包起来,只露出双眼以防蚊子咬。在非洲蚊子多极了,我们并没有纱窗或蚊香之类的东西,所以把自己包得密不通风是最好的防蚊妙方。

我下定决心,对自己说:「受够了,我不愿意再这样折腾下去。耶稣啊!我再也不去想你了,枉费我们相识一场。」我丢弃如此爱我的耶稣,有点于心不安。我终于把心一横,坚定的将圣经合起来,努力说出自己最后的决定:「我绝不要再读这本书了,心意已决,永不后悔。」

这样,我做了最后的抉择。

紧接着,我听到自己的头碰撞桌子的声音,确确实实听到,却犹如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我好似处于半睡眠状态,不是全然清醒掌握自已的神智,但却十分清楚所发生的事。记得当我听到「碰」的一声还告诉自己:「没关系,是我的头碰到桌子罢了。」

不久,我发觉自己竟然置身于一个奇异的世界。我的身体仍在桌旁,可是我的灵却来到一个奇妙,我未曾到过的地方。我的意识告诉我,我是在天堂。

自从得到这本圣经,我所读的仅止于前面的四本福音书。耶稣这个人很吸引我,因此我一遍又一遍反复读着有关祂生平的记载。我一直还没有读使徒行传,或保罗书信、启示录。倘若已读过或许可以帮助我了解所经历的这些现象。保罗讲到自己的经历,有如下的记载:

「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或在身内,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只有神知道。我认得这人,或在身内,或在身外,我都不知道,只有神知道。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哥林多后书12章2~4节)。

我不敢肯定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件事,与当年发生在保罗身上的是否完全同一回事。但我知道我所经历的是确确实实的。直到今天,那夜所经历的一切细枝末节,依然在我脑中历历如绘。

首先,我注意到我行走在一条用金子铺成的道路上。这金子不同于通常所见的,它看来透明澄澈,几乎可以看透。几年后我读过一篇报告,说科学家使用原子微粒的技术来净化黄金,会使其变成半透明,这条路所铺的精金就像这样子,全然的纯净。

沿着路旁绿草如茵,彷佛是一片厚厚的地毯,可以在其上舒适的躺卧睡觉。另外还有各种花与树,万紫千红,五彩缤纷,美不胜收。最特别的是这些花的颜色与质地大大不同于我们在地上所见的。在地上我们所能看到的颜色全是反射光;即光线从外头照射在某物体上,由于这物体表面的分子结构,把特定的光谱反射进我们眼中而成为各种不同的颜色。但我在天上所看到的各种颜色却不像是反射光,而是直接由物体里面发出来的纯净的光。直到今天当我看到地面上各样的色彩时,仍觉得有瑕疵褪色的感觉。

同时我也听到美妙的音乐,如同一个最高水平的交响乐团与最有名的合唱团合奏出来的音乐。我虽无法辨明何种乐器或声音,但都是满有荣光,喜乐与和谐。

我发现我整个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我身上每个细胞几乎都溶入这奇妙的歌声中。事实上,整体的感觉是一种全然的和谐与完美,与四周所有的一切合而为一。同有一个脉动,一个韵律,一个生命。

我好象是整体的一部份,分亭其荣耀,和谐与完美。我不只看、听、闻周遭这一切,我乃是与他们合为一体。我不只体验到喜乐、仁爱、纯洁与和谐,并且成为这一切美好的一部份,我在他们当中,他们也在我里面。我彷佛回到了家,这是我渴望归属之地,也正是我受造的目的。

接着,我注意到好象有条河流沿着我走过的路旁流过。我说好象一条河流,因为它看起来像河流,但两岸之间流动的并不是通常所见的水。起初看起来好象是活的,后来我发觉这些「水」其实是生命本身。真正是一条生命的河流。当时我虽不晓得,后来我从圣经读到使徒约翰也曾看到同样的景观:

「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道当中有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启示录22章1~2节)。

我遇见耶稣

突然间我发觉有四个明亮的白光向我趋近,我转身看到一个人正向我走过来。我马上明白这人就是主耶稣。

请记住,在这之前我从未见过任何耶稣的画像。大多数在西方社会长大的人都看过艺术家心目中的耶稣画像,可是我从未见过。因此照理说我完全不知道耶稣什么样子。可是当他向我走过来时,心中一点也没有疑惑,我知道这人就是主耶稣。

祂看起来就像个普通人,身高体裁都适中。祂沿着我正走着的路径从对面过来。穿著通常的长袍,就像我在蒙巴沙市看到许多阿拉伯人所穿的那种长袍。然而……

从祂身上发出来的光几乎使我睁不开眼。这些光明亮,纯净而又有生命,好似天上的大荣光,因此我几乎无法定睛看祂。

我想起福音书中所记载变像山上的故事:耶稣带着彼得、雅各与约翰上山祷告:「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像,衣服放光,极其洁白,地上漂布的没有一个能漂得那样白。」(马可福音9章2~3节)。所有有关这事的记载都特别提到那令人目眩的强光。「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放光」(马太福音17章2节)。「衣服洁白放光」,「就看见耶稣的荣光」(路加福音9章29~32节)。我觉得我很能明白这些福音书作者所描述的景况。

当祂靠近我时,我看到祂正对我微笑。这种笑容就像父母亲抱起他们所疼爱的婴儿时自然流露出来的,充满怜爱与愉悦。犹如浪子扑向慈父的怀抱,我觉得自己几乎要被祂那纯金的爱所溶化。

祂走上前来,我看到祂的眼睛。我永远忘不了耶稣那双眼睛。我看到这双眼涵蕴世人所受的创伤、痛苦。就是这双眼流过世人流过的每一滴眼泪。可是在这双眼里我没有看到哀戚或忧悒,反倒像在诉说着一个充满希望与得胜的故事,彷佛在告诉我说:「是的,我了解人间的痛苦忧伤,当我在十字架上舍身流血的时候,我已承担了人间所有咒诅,苦难与无奈。然而我得胜了,你因此也可以得胜。」

当我站在那里定睛注视祂的时候,耶稣伸出手来搭在我的肩膀上,柔声叫我说:「我的小弟!」

突然之间,一切都结束了。我又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床单仍紧紧的里住全身,我的头枕在桌上的圣经。这时我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起初,我的头跌向桌面时,记得我已把圣经合起来,决心不再读。然而现在,却发现圣经是翻开来的。我仔细看翻开来的那页是路加福音第十八章,讲到那位富有少年官的故事。

我明白自己所处的景况像极了这位不知名的少年官。像他一样,我所受的教养要我成为社会的领袖。像他一样,我竭力遍寻真理,在追寻中我被带向耶稣,求祂把真理向我解明。像他一样,我与耶稣面对面。我看到耶稣以满了慈爱的眼睛注视我,而且又听到祂呼召我跟随祂。

我知道这故事的结局。这位少年官心里忧愁,转身离开了。因为他很富有,舍不得付代价跟从耶稣。心里好象有声音问我说:「你会像这少年官一样转去不跟从我么?」

我回答主说:「主啊,不。我已定意要跟随你。」

之后,我做了一件八百年来我的列祖列宗从没有做过的事。我跪下来告诉主说:「耶稣,我对不起你。请你赦免我一切的过犯,我要你,我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你。请你来,住进我的心中。」

我起身四处张望。记得当我把圣经合起来,头跌向桌面时,大概是晚上十点左右。现在,外面仍漆黑一片,可是好似已过了些时辰。约一小时后,公鸡叫晓,我知这时大约是凌晨四点半钟。这样看来,我魂游象外约有四、五个小时,是实际的地球时间。这情况显然与我们一般的经历,一连串的事件在瞬间如电影一样闪过脑际大为不同。

当我祷告完站起来,整个人的感觉大大不同。我不知道在西方长大的人是否能领会「福音」有改变人生命的大能。西方教堂林立,旅馆的每个房间都有圣经。日历上许多基督教的节日我们也都习以为常。对于一个西方人,基督教似乎已沦为一种「文化点缀」。我们不晓得当一个人全然信靠接受耶稣基督后,「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要改变人的生命。

我知道我已彻底被主改变了。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我才能理解这一切发生在我身上之事的含义。也许我还不知道如何做个基督徒,可是我确知,我已进入永生,我已重生得救,开始与神的性情有份。我知道神是我的天父,耶稣是我的主,天堂是我的家。最重要的,我知道罪的重担,就是那些辖制我,捆绑我的罪已全部脱落,蒙神赦免并涂抹了。

从此我的生命将要展开崭新的一页。在以后的几个月中,我会去经历我的生命与生活到底有何不同。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最后,我的决定很简单,我无法背叛我的家庭、我所受过的训练、教养与传统。我心里很想要耶稣,可是我无法付这么大的代价。我也不能这样三心两意拖下去。 几个月来我活得很苦闷。我继续读福音书,主耶稣是那么的吸引我,我理当相信祂,接受祂,将自己全然交托给祂。可是我一想到我的家人天朋友们不知要如何的痛心疾首,就又不敢往前走。 我决心做个了断。当晚夜已深,我独自一人在二楼寝室中照常读圣经。我坐在桌旁,以一条床单把整个身子连头带脸都包起来,只露出双眼以防蚊子咬。在非洲蚊子多极了,我们并没有纱窗或蚊香之类的东西,所以把自己包得密不通风是最好的防蚊妙方。 我下定决心,对自己说:「受够了,我不愿意再这样折腾下去。耶稣啊!我再也不去想你了,枉费我们相识一场。」我丢弃如此爱我的耶稣,有点于心不安。我终于把心一横,坚定的将圣经合起来,努力说出自己最后的决定:「我绝不要再读这本书了,心意已决,永不后悔。」 这样,我做了最后的抉择。 紧接着,我听到自己的头碰撞桌子的声音,确确实实听到,却犹如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我好似处于半睡眠状态,不是全然清醒掌握自已的神智,但却十分清楚所发生的事。记得当
我听到「碰」的一声还告诉自己:「没关系,是我的头碰到桌子罢了。」 不久,我发觉自己竟然置身于一个奇异的世界。我的身体仍在桌旁,可是我的灵却来到一个奇妙,我未曾到过的地方。我的意识告诉我,我是在天堂。 自从得到这本圣经,我所读的仅止于前面的四本福音书。耶稣这个人很吸引我,因此我一遍又一遍反复读着有关祂生平的记载。我一直还没有读使徒行传,或保罗书信、启示录。倘若已读过或许可以帮助我了解所经历的这些现象。保罗讲到自己的经历,有如下的记载: 「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或在身内,我不知道,或在身外,我也不知道;只有神知道。我认得这人,或在身内,或在身外,我都不知道,只有神知道。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哥林多后书12章2~4节)。 我不敢肯定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件事,与当年发生在保罗身上的是否完全同一回事。但我知道我所经历的是确确实实的。直到今天,那夜所经历的一切细枝末节,依然在我脑中历历如绘。 首先,我注意到我行走在一条用金子铺成的道路上。这金子不同于通常所见的,它看来透明澄澈,几乎可以看透。几年后我读过一篇报告,
说科学家使用原子微粒的技术来净化黄金,会使其变成半透明,这条路所铺的精金就像这样子,全然的纯净。 沿着路旁绿草如茵,彷佛是一片厚厚的地毯,可以在其上舒适的躺卧睡觉。另外还有各种花与树,万紫千红,五彩缤纷,美不胜收。最特别的是这些花的颜色与质地大大不同于我们在地上所见的。在地上我们所能看到的颜色全是反射光;即光线从外头照射在某物体上,由于这物体表面的分子结构,把特定的光谱反射进我们眼中而成为各种不同的颜色。但我在天上所看到的各种颜色却不像是反射光,而是直接由物体里面发出来的纯净的光。直到今天当我看到地面上各样的色彩时,仍觉得有瑕疵褪色的感觉。 同时我也听到美妙的音乐,如同一个最高水平的交响乐团与最有名的合唱团合奏出来的音乐。我虽无法辨明何种乐器或声音,但都是满有荣光,喜乐与和谐。 我发现我整个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我身上每个细胞几乎都溶入这奇妙的歌声中。事实上,整体的感觉是一种全然的和谐与完美,与四周所有的一切合而为一。同有一个脉动,一个韵律,一个生命。 我好象是整体的一部份,分亭其荣耀,和谐与完美。我不只看、听、闻周遭这一切,我乃是与他们合为一体。我不只体验到喜乐
、仁爱、纯洁与和谐,并且成为这一切美好的一部份,我在他们当中,他们也在我里面。我彷佛回到了家,这是我渴望归属之地,也正是我受造的目的。 接着,我注意到好象有条河流沿着我走过的路旁流过。我说好象一条河流,因为它看起来像河流,但两岸之间流动的并不是通常所见的水。起初看起来好象是活的,后来我发觉这些「水」其实是生命本身。真正是一条生命的河流。当时我虽不晓得,后来我从圣经读到使徒约翰也曾看到同样的景观: 「天使又指示我在城内街道当中有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从神和羔羊的宝座流出来。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结十二样果子,每月都结果子,树上的叶子乃为医治万民。」(启示录22章1~2节)。 我遇见耶稣 突然间我发觉有四个明亮的白光向我趋近,我转身看到一个人正向我走过来。我马上明白这人就是主耶稣。 请记住,在这之前我从未见过任何耶稣的画像。大多数在西方社会长大的人都看过艺术家心目中的耶稣画像,可是我从未见过。因此照理说我完全不知道耶稣什么样子。可是当他向我走过来时,心中一点也没有疑惑,我知道这人就是主耶稣。 祂看起来就像个普通人,身高体裁都适中。祂沿着我正走着的
路径从对面过来。穿著通常的长袍,就像我在蒙巴沙市看到许多阿拉伯人所穿的那种长袍。然而…… 从祂身上发出来的光几乎使我睁不开眼。这些光明亮,纯净而又有生命,好似天上的大荣光,因此我几乎无法定睛看祂。 我想起福音书中所记载变像山上的故事:耶稣带着彼得、雅各与约翰上山祷告:「就在他们面前变了形像,衣服放光,极其洁白,地上漂布的没有一个能漂得那样白。」(马可福音9章2~3节)。所有有关这事的记载都特别提到那令人目眩的强光。「脸面明亮如日头,衣裳洁白如放光」(马太福音17章2节)。「衣服洁白放光」,「就看见耶稣的荣光」(路加福音9章29~32节)。我觉得我很能明白这些福音书作者所描述的景况。 当祂靠近我时,我看到祂正对我微笑。这种笑容就像父母亲抱起他们所疼爱的婴儿时自然流露出来的,充满怜爱与愉悦。犹如浪子扑向慈父的怀抱,我觉得自己几乎要被祂那纯金的爱所溶化。 祂走上前来,我看到祂的眼睛。我永远忘不了耶稣那双眼睛。我看到这双眼涵蕴世人所受的创伤、痛苦。就是这双眼流过世人流过的每一滴眼泪。可是在这双眼里我没有看到哀戚或忧悒,反倒像在诉说着一个充满希望与得胜的故事,彷佛在告诉我
说:「是的,我了解人间的痛苦忧伤,当我在十字架上舍身流血的时候,我已承担了人间所有咒诅,苦难与无奈。然而我得胜了,你因此也可以得胜。」 当我站在那里定睛注视祂的时候,耶稣伸出手来搭在我的肩膀上,柔声叫我说:「我的小弟!」 突然之间,一切都结束了。我又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床单仍紧紧的里住全身,我的头枕在桌上的圣经。这时我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起初,我的头跌向桌面时,记得我已把圣经合起来,决心不再读。然而现在,却发现圣经是翻开来的。我仔细看翻开来的那页是路加福音第十八章,讲到那位富有少年官的故事。 我明白自己所处的景况像极了这位不知名的少年官。像他一样,我所受的教养要我成为社会的领袖。像他一样,我竭力遍寻真理,在追寻中我被带向耶稣,求祂把真理向我解明。像他一样,我与耶稣面对面。我看到耶稣以满了慈爱的眼睛注视我,而且又听到祂呼召我跟随祂。 我知道这故事的结局。这位少年官心里忧愁,转身离开了。因为他很富有,舍不得付代价跟从耶稣。心里好象有声音问我说:「你会像这少年官一样转去不跟从我么?」 我回答主说:「主啊,不。我已定意要跟随你。」 之后,我做了一件八百年来我
的列祖列宗从没有做过的事。我跪下来告诉主说:「耶稣,我对不起你。请你赦免我一切的过犯,我要你,我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你。请你来,住进我的心中。」 我起身四处张望。记得当我把圣经合起来,头跌向桌面时,大概是晚上十点左右。现在,外面仍漆黑一片,可是好似已过了些时辰。约一小时后,公鸡叫晓,我知这时大约是凌晨四点半钟。这样看来,我魂游象外约有四、五个小时,是实际的地球时间。这情况显然与我们一般的经历,一连串的事件在瞬间如电影一样闪过脑际大为不同。 当我祷告完站起来,整个人的感觉大大不同。我不知道在西方长大的人是否能领会「福音」有改变人生命的大能。西方教堂林立,旅馆的每个房间都有圣经。日历上许多基督教的节日我们也都习以为常。对于一个西方人,基督教似乎已沦为一种「文化点缀」。我们不晓得当一个人全然信靠接受耶稣基督后,「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要改变人的生命。 我知道我已彻底被主改变了。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我才能理解这一切发生在我身上之事的含义。也许我还不知道如何做个基督徒,可是我确知,我已进入永生,我已重生得救,开始与神的性情有份。我知道神是我的天父,耶稣是我的主,天
堂是我的家。最重要的,我知道罪的重担,就是那些辖制我,捆绑我的罪已全部脱落,蒙神赦免并涂抹了。 从此我的生命将要展开崭新的一页。在以后的几个月中,我会去经历我的生命与生活到底有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