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序 我也是井边的女人

网上见证专辑 by

吴维杰

从何晓东弟兄与林秋香姐妹的口中,先听了有关王爱敏姊妹的故事。当时觉得仅是一般的得救见证,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动。及至亲自读了这本书,从作者毫无修饰的叙述里,看到一个女人赤裸裸、血淋淋、挣扎着生存下去的真实陈述,过程是那么不堪与无奈,按常理说,这样遭遇的女人,羞羞愧愧、躲躲藏藏、默默无闻的终其一生,应该是她的自然结局。

何等奇妙的是,当她把生命交给耶稣之后,耶稣使用她那流离飘荡的游民经历,成就耶稣自己的工作,对北美许多的游民们来说,爱敏成为一个施恩的管道、祝福的出口,是游民们的供粮者。

就如同新约圣经约翰福音四章中所记载井边的女人的故事一般,这位妇女之所以会在正午时段,顶着火辣的大太阳到雅各井去打水喝,正因为她自认为是一个不名誉的女人。圣经记载:“耶稣说:‘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她在荒淫的生活中对自己感到无奈,也觉得别人一定也瞧不起她,所以她才不得已的避开人群,在正午时刻到井旁去打水。同样,爱敏在遇见耶稣之前,也有一段极不光彩的过往,换成是别人,就是成为基督徒之后,既不会、也不敢自揭疮疤地去旧事重提,更不会到处去张扬,因为那会招惹来多少的异样眼光。

但是就像井边的这个女人,在遇见耶稣、与耶稣面对面的谈过之后,感受到耶稣的接纳与尊重,她所得到的尊严胜过羞辱,便当下十分兴奋地跑到城里去,逢人就介绍耶稣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基督吗?”

她素来所行的是见不得人的事,按理,这种人的话谁会听信呢?希奇的是:众人就出城,往耶稣那里去,以后,因耶稣的话,信的人就更多了。

我与爱敏一样,都是井边的女人,都曾有过不欲人知的痛苦往事,从我们的出身与成长背景看,我们都是不名誉的女人,是没有前途、没有将来、没有盼望的人。是耶稣自己来找到我们,是耶稣亲自把那喝了就永远不再渴的活水给了我们,并且亲自扶持、鼓励我们,使得我们不得不去告诉所有的人:是耶稣除去我们在井边的羞辱,是耶稣释放我们能真实的面对过去与未来!

这位耶稣实在是你生活中可以随时倚靠的好朋友!你将从本书中的每一个角度去发现!

何序

一九九七年的年底,我由台湾回美国,在洛杉机停留了一个星期左右。杨荣恭牧师带我去看望一位王妈妈,遇到了王爱敏姐妹,听她讲了一小部份她的故事,我非常地受到感动,觉得她的见证和别人的有所不同。她那种与神之间亲密的关系、以及神在她的生活上的又真又实,简直就如同旧约中摩西与神之间的关系一样。我曾写过不少人的见证,都没有王姐妹的见证那么地特出。

我自己一生之中,与神的关系和她的比较起来,真是自觉惭愧。而且她肯奉献自已,终生去帮助那些街头流浪汉和低收入的家庭,甚至于远及中国大陆和高棉、缅甸等贫苦地区的人;神也赐给她有五饼二鱼的神迹奇事,像这一类的真实见证是现今少见的。古今人都是写那些属灵名传道人的见证,其实在平信徒之间有很多比传道人更动人、更能帮助人的见证,却没有人去写。因此我就有这个负担来做这样的工作,当我听了王姐妹这一小部份的故事,就知道她的故事一定不止这么一点,必定还有很多。如果不把它都写出来给许多人看,埋没在那里有多可惜。便建议她以口述的方式,由我录音整理,替她写成一本可以荣神益人的书,至于出版方面只有仰望神。王姐妹同意我这么做,就给了我一张福音宣传的单子,上面有她本人的简介和她跟儿子两个人的合照,以及她的通讯地址,她说是某个农场的邮箱号码。

我回来后不久,就按着这个邮箱号码写信去,希望她同意我到洛杉机一次,把她的故事录下来,我再带回辛辛那堤整理。谁知信去了之后如同石沉大海,毫无音讯,后来才知道,她常常去台湾和中国大陆工作。足足有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办法联络得上她。只能一直为这件事祷告,直到最近才收到她寄来的一张卡片,上面有她工作的那家汽车旅馆地址和电话,并要求在午夜十二时以后打电话去。洛杉机的时间午夜十二时,等于是我们那边的清晨四时。辗转半天,后来总算是联络上了,我便于周二搭机到洛杉机,住进她工作的那家汽车旅馆内。当时我很担心,她既要通宵工作,回去还要补个眠,哪里有时间录音?

谁知道她竟然可以通宵工作不睡觉之后,在白天仍精神斗擞地对着我和录音机说个不停,就这样只花了两天的时间就把所有的故事全都录完,我听得津津有味,她则越说就越起劲。这期间她只有在上班前躺在沙发上睡个两、三小时,就由她的儿子崇德把她叫醒送去工作,两天都是如此。其它的时间,我也有机会和她一起出去,到洛杉机市中心区为那些流浪汉分配食物。

她开着她那辆一九七六年的老爷旅行车,是我一生中从来没有坐过比这更破的旧车。我很感谢她带着我有机会参与她的工作,向那些流浪汉分发餐巾,我觉得很高兴,也能荣幸在这份事工上有份。看到那些街头的流浪汉,不禁使我回想起昔时抗日战争及国共战争时期上海街头乞丐拥挤的情形,当然美国的街头现况要好一些。星期五,她带着我以及王妈妈一起去到兰卡斯德农场,见到书中背后要角──八十多高龄的老主人,她是主要支持王姐妹工作的人,王姐妹出国的旅费大半都是由她奉献。我也去参观了在洛杉机市区里面的仓库,那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罐头食品、饼干、蔬菜和其它的用品,都是分发给低收入家庭的,租金全是有心人暗中奉献的。那个地方很大,可以储藏很多的东西。

星期一早晨,她请了一位牧师和我们一起去市区的救济中心,向那些流浪妇女们布道,我也做了十分钟的见证。这些妇女们都是在排队等候铺位的,以避免露宿街头,她们对福音皆非常渴慕,但物质贫乏的状况却叫我大开眼界,可说是见到了人人羡慕的所谓“天堂美国”的另一面。

王姐妹自称是“井边的女人”,她看自己就如同那个撒玛利亚妇人一样,因她过去曾为了经济上的需要,出卖了肉体,如今神很奇妙地拣选了她,因着她单纯的顺服,主用她做了好多的事。她的见证实在是记载不完的。

何晓东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吴维杰 从何晓东弟兄与林秋香姐妹的口中,先听了有关王爱敏姊妹的故事。当时觉得仅是一般的得救见证,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动。及至亲自读了这本书,从作者毫无修饰的叙述里,看到一个女人赤裸裸、血淋淋、挣扎着生存下去的真实陈述,过程是那么不堪与无奈,按常理说,这样遭遇的女人,羞羞愧愧、躲躲藏藏、默默无闻的终其一生,应该是她的自然结局。 何等奇妙的是,当她把生命交给耶稣之后,耶稣使用她那流离飘荡的游民经历,成就耶稣自己的工作,对北美许多的游民们来说,爱敏成为一个施恩的管道、祝福的出口,是游民们的供粮者。 就如同新约圣经约翰福音四章中所记载井边的女人的故事一般,这位妇女之所以会在正午时段,顶着火辣的大太阳到雅各井去打水喝,正因为她自认为是一个不名誉的女人。圣经记载:“耶稣说:‘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她在荒淫的生活中对自己感到无奈,也觉得别人一定也瞧不起她,所以她才不得已的避开人群,在正午时刻到井旁去打水。同样,爱敏在遇见耶稣之前,也有一段极不光彩的过往,换成是别人,就是成为基督徒之后,既不会、也不敢自揭疮疤地去旧事重提,更不会到处去张扬,因为那会招惹来多少的
异样眼光。 但是就像井边的这个女人,在遇见耶稣、与耶稣面对面的谈过之后,感受到耶稣的接纳与尊重,她所得到的尊严胜过羞辱,便当下十分兴奋地跑到城里去,逢人就介绍耶稣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基督吗?” 她素来所行的是见不得人的事,按理,这种人的话谁会听信呢?希奇的是:众人就出城,往耶稣那里去,以后,因耶稣的话,信的人就更多了。 我与爱敏一样,都是井边的女人,都曾有过不欲人知的痛苦往事,从我们的出身与成长背景看,我们都是不名誉的女人,是没有前途、没有将来、没有盼望的人。是耶稣自己来找到我们,是耶稣亲自把那喝了就永远不再渴的活水给了我们,并且亲自扶持、鼓励我们,使得我们不得不去告诉所有的人:是耶稣除去我们在井边的羞辱,是耶稣释放我们能真实的面对过去与未来! 这位耶稣实在是你生活中可以随时倚靠的好朋友!你将从本书中的每一个角度去发现! 何序 一九九七年的年底,我由台湾回美国,在洛杉机停留了一个星期左右。杨荣恭牧师带我去看望一位王妈妈,遇到了王爱敏姐妹,听她讲了一小部份她的故事,我非常地受到感动,觉得她的见证和别人的
有所不同。她那种与神之间亲密的关系、以及神在她的生活上的又真又实,简直就如同旧约中摩西与神之间的关系一样。我曾写过不少人的见证,都没有王姐妹的见证那么地特出。 我自己一生之中,与神的关系和她的比较起来,真是自觉惭愧。而且她肯奉献自已,终生去帮助那些街头流浪汉和低收入的家庭,甚至于远及中国大陆和高棉、缅甸等贫苦地区的人;神也赐给她有五饼二鱼的神迹奇事,像这一类的真实见证是现今少见的。古今人都是写那些属灵名传道人的见证,其实在平信徒之间有很多比传道人更动人、更能帮助人的见证,却没有人去写。因此我就有这个负担来做这样的工作,当我听了王姐妹这一小部份的故事,就知道她的故事一定不止这么一点,必定还有很多。如果不把它都写出来给许多人看,埋没在那里有多可惜。便建议她以口述的方式,由我录音整理,替她写成一本可以荣神益人的书,至于出版方面只有仰望神。王姐妹同意我这么做,就给了我一张福音宣传的单子,上面有她本人的简介和她跟儿子两个人的合照,以及她的通讯地址,她说是某个农场的邮箱号码。 我回来后不久,就按着这个邮箱号码写信去,希望她同意我到洛杉机一次,把她的故事录下来,我再带回辛辛那堤整理。谁知
信去了之后如同石沉大海,毫无音讯,后来才知道,她常常去台湾和中国大陆工作。足足有一年半的时间,没有办法联络得上她。只能一直为这件事祷告,直到最近才收到她寄来的一张卡片,上面有她工作的那家汽车旅馆地址和电话,并要求在午夜十二时以后打电话去。洛杉机的时间午夜十二时,等于是我们那边的清晨四时。辗转半天,后来总算是联络上了,我便于周二搭机到洛杉机,住进她工作的那家汽车旅馆内。当时我很担心,她既要通宵工作,回去还要补个眠,哪里有时间录音? 谁知道她竟然可以通宵工作不睡觉之后,在白天仍精神斗擞地对着我和录音机说个不停,就这样只花了两天的时间就把所有的故事全都录完,我听得津津有味,她则越说就越起劲。这期间她只有在上班前躺在沙发上睡个两、三小时,就由她的儿子崇德把她叫醒送去工作,两天都是如此。其它的时间,我也有机会和她一起出去,到洛杉机市中心区为那些流浪汉分配食物。 她开着她那辆一九七六年的老爷旅行车,是我一生中从来没有坐过比这更破的旧车。我很感谢她带着我有机会参与她的工作,向那些流浪汉分发餐巾,我觉得很高兴,也能荣幸在这份事工上有份。看到那些街头的流浪汉,不禁使我回想起昔时抗日战争及国共
战争时期上海街头乞丐拥挤的情形,当然美国的街头现况要好一些。星期五,她带着我以及王妈妈一起去到兰卡斯德农场,见到书中背后要角──八十多高龄的老主人,她是主要支持王姐妹工作的人,王姐妹出国的旅费大半都是由她奉献。我也去参观了在洛杉机市区里面的仓库,那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罐头食品、饼干、蔬菜和其它的用品,都是分发给低收入家庭的,租金全是有心人暗中奉献的。那个地方很大,可以储藏很多的东西。 星期一早晨,她请了一位牧师和我们一起去市区的救济中心,向那些流浪妇女们布道,我也做了十分钟的见证。这些妇女们都是在排队等候铺位的,以避免露宿街头,她们对福音皆非常渴慕,但物质贫乏的状况却叫我大开眼界,可说是见到了人人羡慕的所谓“天堂美国”的另一面。 王姐妹自称是“井边的女人”,她看自己就如同那个撒玛利亚妇人一样,因她过去曾为了经济上的需要,出卖了肉体,如今神很奇妙地拣选了她,因着她单纯的顺服,主用她做了好多的事。她的见证实在是记载不完的。 何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