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二十三、 至死忠心

网上见证专辑 by

  孙大信最后一次入藏,是在1929年;起程时是4月18日,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起初的几年,人们还希望他尚在人间,只不过因为疾病或监禁,或其它料想不到的理由,不能和友人通信。后来就全无音讯,于是人们才起了种种猜测:或者在荒野敌不住寒风、毒蛇、猛兽,辞了人世;或者被喇嘛弄死,作了殉道者。那时印度政府也曾作一次探查的努力,虽然找不到确定的证明,但却得到一个驳不倒的结论:沙陀孙大信是已经死了。
  关于孙大信的临终,记载很多,我们且引帕克夫人(Mrs.AriturParker孙大信传的作者)的话,作为本篇的结论:

  从1918年以来,我与孙大信已成为很亲的朋友。1929年,他又到西藏去了。临去前他允许了我为他作传,并亲自供给了我许多材料。我们在印度的时候,他常在我家中居住,是我们的上宾。1922年,他第二次到欧洲时,是曾到过我们在英国的家。1925年,我们离开印度,他照旧与我们信礼往来,表示十分诚挚的感情。他刚动身赴西藏的时候,他又寄信告诉我们,谁料这就是他最后的笔迹。孙大信强健的时候常退居静处,专作默想和祷告的工夫,希望可以成圣。他两次到欧洲,生活上虽然不改他简单的常态,也得到许多经验,而对于他的健康则颇有损害。他的身体逐渐衰弱。在他的信中常常表示希望早日脱离尘世,可以早些与基督同在。有了这种思想,所以他决意再到西藏去会晤他的一小部分信徒;他感觉到他应当做那差遣我来者的工作。他的心十分思念西藏的基督徒,所以入藏的意念愈加恳切。1929年4月18**的信中写着:“我今天想起程到西藏去,我知道这行程上的危险和艰难,但我应当顺从主的旨意(徒20-24章)。如若神叫我仍旧平平安安的回来,我立刻就会写信给你,否则我们就等到主的足前再会面了。”

  自从他没有回来,又经过了详细的搜寻之后,证明他不能照着对他的朋友们宣布的预定计到达到他们的目的。想必是他还没有走到有火车的地方之前,就遭了不幸,并且很快的灭了各种痕迹。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孙大信最后一次入藏,是在1929年;起程时是4月18日,以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起初的几年,人们还希望他尚在人间,只不过因为疾病或监禁,或其它料想不到的理由,不能和友人通信。后来就全无音讯,于是人们才起了种种猜测:或者在荒野敌不住寒风、毒蛇、猛兽,辞了人世;或者被喇嘛弄死,作了殉道者。那时印度政府也曾作一次探查的努力,虽然找不到确定的证明,但却得到一个驳不倒的结论:沙陀孙大信是已经死了。  关于孙大信的临终,记载很多,我们且引帕克夫人(Mrs.AriturParker孙大信传的作者)的话,作为本篇的结论:  从1918年以来,我与孙大信已成为很亲的朋友。1929年,他又到西藏去了。临去前他允许了我为他作传,并亲自供给了我许多材料。我们在印度的时候,他常在我家中居住,是我们的上宾。1922年,他第二次到欧洲时,是曾到过我们在英国的家。1925年,我们离开印度,他照旧与我们信礼往来,表示十分诚挚的感情。他刚动身赴西藏的时候,他又寄信告诉我们,谁料这就是他最后的笔迹。孙大信强健的时候常退居静处,专作默想和祷告的工夫,希望可以成圣。他两次到欧洲,生活上虽然不改他简单的常态,也得到许多经验,而
对于他的健康则颇有损害。他的身体逐渐衰弱。在他的信中常常表示希望早日脱离尘世,可以早些与基督同在。有了这种思想,所以他决意再到西藏去会晤他的一小部分信徒;他感觉到他应当做那差遣我来者的工作。他的心十分思念西藏的基督徒,所以入藏的意念愈加恳切。1929年4月18**的信中写着:“我今天想起程到西藏去,我知道这行程上的危险和艰难,但我应当顺从主的旨意(徒20-24章)。如若神叫我仍旧平平安安的回来,我立刻就会写信给你,否则我们就等到主的足前再会面了。”  自从他没有回来,又经过了详细的搜寻之后,证明他不能照着对他的朋友们宣布的预定计到达到他们的目的。想必是他还没有走到有火车的地方之前,就遭了不幸,并且很快的灭了各种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