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夏威夷的葬礼--赵四小姐与张学良的爱情故事落幕

网上见证专辑 by

/////images/upload/2006912174625804.jpg

夏威夷的葬礼——赵四小姐与张学良的爱情故事落幕

2000年9月30日

6月29日,在太平洋彼岸夏威夷群岛的檀香山一座教堂中,一个简朴而隆重的葬礼为一位非凡的中国女性浪漫传奇的一生画上了句号。她,就是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重大影响的少帅张学良的夫人、人称赵四小姐的赵一荻女士。作为赵四小姐的家侄,秦皇岛市耀华中学退休教师赵允辛老人前往美国参加了她的葬礼,成为中国大陆这段史实的唯一见证人……

签证耽搁了行程,祝寿竟成奔葬

5月13日,家住秦皇岛市海港区耀华老村的赵允辛老人收到了一封寄自美国夏威夷的信件,信封上还贴着一个“寿”字。急急打开,原来是张学良将军和夫人赵一荻女士发来的请柬——少帅的诞辰是6月1日,赵四小姐是5月28日,他们决定于5月28日共同举行100岁和88岁寿诞庆典。今年66岁的赵允辛和姑姑从未谋面,从他记事起,姑姑便与家人失去了联系。赵四小姐兄妹11人,她排行第十,女儿中排行第四,赵允辛是其三兄之子。因为有了这个海外关系,赵允辛在“文革”期间受到株连。1990年,赵允辛获悉少帅夫妇在台湾的地址后,立即给姑姑写了封信,赵四小姐这才得以与大陆的亲友取得了联系。此后,姑侄二人一直联系不断。通过往来的书信和电话,赵允辛了解到姑父、姑姑1994年移居美国,目前身体状况都不太好。这次,赵允辛决定携子赵红同行。不曾想到美国大使馆签证时却遇上了麻烦。6月21日,美国的亲友打来电话:姑姑病危住进医院,速来美国,否则……这个消息真是太突然了,赵允辛满怀的喜悦顿时化作乌有。一刻也不能等了,他要立刻去见姑姑!

6月22日,在秦皇岛市归国华侨联合会和秦皇岛市外事侨务办公室的帮助下,赵允辛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此行,他特意带去了自己创作的漫画《世纪伴侣》:姑父和姑姑幸福地依偎在一起,两人手中的十字架组成了“++”字,意蕴着他的良好祝愿——福寿安康,共同奔向21世纪。此外,还带了秦皇岛市政协副主席李书和的字幅“松鹤”和该市著名篆刻家刘铁峰的篆刻“仁者寿”等。

赵四小姐仙逝时,少帅一直拉着她的手

夏威夷时间6月22日上午10时(北京时间6月23日),赵允辛乘坐的飞机在夏威夷机场着陆。汽车在檀香山市的街道上风驰电掣般地行驶着,最后在一家名叫斯楚普(STRAUB)的医院戛然而止。赵允辛几乎是冲进了姑姑的病房,病房中那凝重、悲伤的气氛使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来晚了!他踉踉跄跄地奔到姑姑的身边,拉起她尚有余温的手,泪水滂沱而下……赵允辛只差了一步。就在几分钟前(夏威夷时间6月22日上午11时11分),赵四小姐刚刚停止她那微弱的呼吸。赵四小姐是十几天前住进斯楚普医院的。6月7日,刚刚过完88岁生日后第10天的夜里,她想喝一碗清粥,又不愿叫醒看护,便摸黑到了厨房,结果不慎摔了一跤。这一跤,对她本来就患有肺气肿的虚弱身体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从此后她便一直高烧昏睡,终因肺气肿衰竭不治。

就在赵允辛拉着姑姑的手痛哭不止的时候,在病床的另侧,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始终握着赵四小姐的右手,深情地凝望着她,默默地一言不发。他便是赵四小姐陪伴了60余年的恩爱夫君、少帅张学良。自赵四小姐住进加护病房后,他就一直这样沉默不语。在他的身后,张家亲属垂立一排,有少帅和赵四小姐的独子张闾琳及夫人、少帅四弟张学思的夫人谢雪萍、六妹张怀敏、侄女张闾芝等。“她死了!”少帅突然幽幽吐出了一句话,像是在自言自语,而后他又陷入了沉默。他的眼睛,依然凝望着赵四小姐;他的手,依然拉着她的手。他的眼中没有泪,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一个多小时后,他在看护的陪同下离开了医院。

赵四小姐的遗体葬进了神殿谷合墓

赵四小姐仙逝的消息张家一直对外封锁得很严密。即使这样,6月29日这天,前来夏威夷第一中华基督教会参加赵四小姐葬礼的人们依然络绎不绝。鲜花环抱着赵四小姐的灵柩。她安详地躺在里面,上身穿着一件中式的红色绣花上衣,颈下别着一枚精致的珍珠别针,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手抚一本圣经,一如她生前,美丽而高贵。在她的身下,铺着赵允辛(赵家从大陆赶来的唯一亲人)临上飞机前,在北京机场匆匆买来的锦缎被面。唱诗班的歌声刚落,少帅便坐在轮椅上由看护推了进来。他的神情依然是那么平静,在牧师做追思礼拜的整个过程中,他的目光始终凝望着赵四小姐的灵柩。赵四小姐的陵墓坐落在檀香山一个绿树葱茏的山脚下。这座陵墓是张家前几年买下来的,供她与少帅百年后合葬之用。灰色大理石的墓碑上尚无碑文——亲友们尚未考虑好是用隶书还是夫妇二人的手迹;陵墓上方,高高地悬挂着一个十字架。

牧师祷告之后,赵四小姐的遗体安放在了墓室中。轰动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张少帅与赵四小姐的爱情故事也随之降下了帷幕。少帅每天依然坐着轮椅到院中散步,只是在他的轮椅旁,少了另一只轮椅……葬礼过后几天,赵允辛前去拜访了他。他依然沉默少语,只是有时还会像以前那样习惯性地提醒家人:“太太正在睡觉,别吵醒她。”6年前,张学良夫妇刚刚移居夏威夷时,社交活动还较为频繁。当时,华夏电视公司主办京戏公演,他们经常前往观赏,完场时便走上舞台向票友们打招呼并合影留念。后来,两人的身体日渐衰老,社交活动渐渐稀少。自去年他们住进一间设备完善的老人公寓后,生活就更平淡了,对此,一家华人报纸曾经有过如下报道——“每天早上由两位专业护士,推着两只轮椅到院子里散步,9时到10时,赵一荻读圣经给张学良听,偶尔也有熟人来打个招呼……”

两位垂暮之年的老人,在历经了命运的潮涨潮落之后,曾是那样惬意地享受着晚年的宁静与淡泊,对于生死,笃信基督的他们已经看得十分淡然。(作者:宋丽叶/转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images/upload/2006912174626294.jpg

/////images/upload/2006912174627328.jpg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imagesupload2006912174625804.jpg 夏威夷的葬礼——赵四小姐与张学良的爱情故事落幕 2000年9月30日 6月29日,在太平洋彼岸夏威夷群岛的檀香山一座教堂中,一个简朴而隆重的葬礼为一位非凡的中国女性浪漫传奇的一生画上了句号。她,就是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重大影响的少帅张学良的夫人、人称赵四小姐的赵一荻女士。作为赵四小姐的家侄,秦皇岛市耀华中学退休教师赵允辛老人前往美国参加了她的葬礼,成为中国大陆这段史实的唯一见证人…… 签证耽搁了行程,祝寿竟成奔葬 5月13日,家住秦皇岛市海港区耀华老村的赵允辛老人收到了一封寄自美国夏威夷的信件,信封上还贴着一个“寿”字。急急打开,原来是张学良将军和夫人赵一荻女士发来的请柬——少帅的诞辰是6月1日,赵四小姐是5月28日,他们决定于5月28日共同举行100岁和88岁寿诞庆典。今年66岁的赵允辛和姑姑从未谋面,从他记事起,姑姑便与家人失去了联系。赵四小姐兄妹11人,她排行第十,女儿中排行第四,赵允辛是其三兄之子。因为有了这个海外关系,赵允辛在“文革”期间受到株连。1990年,赵允辛获悉少帅夫妇在台
湾的地址后,立即给姑姑写了封信,赵四小姐这才得以与大陆的亲友取得了联系。此后,姑侄二人一直联系不断。通过往来的书信和电话,赵允辛了解到姑父、姑姑1994年移居美国,目前身体状况都不太好。这次,赵允辛决定携子赵红同行。不曾想到美国大使馆签证时却遇上了麻烦。6月21日,美国的亲友打来电话:姑姑病危住进医院,速来美国,否则……这个消息真是太突然了,赵允辛满怀的喜悦顿时化作乌有。一刻也不能等了,他要立刻去见姑姑! 6月22日,在秦皇岛市归国华侨联合会和秦皇岛市外事侨务办公室的帮助下,赵允辛登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此行,他特意带去了自己创作的漫画《世纪伴侣》:姑父和姑姑幸福地依偎在一起,两人手中的十字架组成了“++”字,意蕴着他的良好祝愿——福寿安康,共同奔向21世纪。此外,还带了秦皇岛市政协副主席李书和的字幅“松鹤”和该市著名篆刻家刘铁峰的篆刻“仁者寿”等。 赵四小姐仙逝时,少帅一直拉着她的手 夏威夷时间6月22日上午10时(北京时间6月23日),赵允辛乘坐的飞机在夏威夷机场着陆。汽车在檀香山市的街道上风驰电掣般地行驶着,最后在一家名叫斯楚普(STRAUB)的医院戛然而止。赵允
辛几乎是冲进了姑姑的病房,病房中那凝重、悲伤的气氛使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来晚了!他踉踉跄跄地奔到姑姑的身边,拉起她尚有余温的手,泪水滂沱而下……赵允辛只差了一步。就在几分钟前(夏威夷时间6月22日上午11时11分),赵四小姐刚刚停止她那微弱的呼吸。赵四小姐是十几天前住进斯楚普医院的。6月7日,刚刚过完88岁生日后第10天的夜里,她想喝一碗清粥,又不愿叫醒看护,便摸黑到了厨房,结果不慎摔了一跤。这一跤,对她本来就患有肺气肿的虚弱身体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从此后她便一直高烧昏睡,终因肺气肿衰竭不治。 就在赵允辛拉着姑姑的手痛哭不止的时候,在病床的另侧,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始终握着赵四小姐的右手,深情地凝望着她,默默地一言不发。他便是赵四小姐陪伴了60余年的恩爱夫君、少帅张学良。自赵四小姐住进加护病房后,他就一直这样沉默不语。在他的身后,张家亲属垂立一排,有少帅和赵四小姐的独子张闾琳及夫人、少帅四弟张学思的夫人谢雪萍、六妹张怀敏、侄女张闾芝等。“她死了!”少帅突然幽幽吐出了一句话,像是在自言自语,而后他又陷入了沉默。他的眼睛,依然凝望着赵四小姐;他的手,依然拉着她的手。他的眼中没有泪,脸上也
没有任何表情。一个多小时后,他在看护的陪同下离开了医院。 赵四小姐的遗体葬进了神殿谷合墓 赵四小姐仙逝的消息张家一直对外封锁得很严密。即使这样,6月29日这天,前来夏威夷第一中华基督教会参加赵四小姐葬礼的人们依然络绎不绝。鲜花环抱着赵四小姐的灵柩。她安详地躺在里面,上身穿着一件中式的红色绣花上衣,颈下别着一枚精致的珍珠别针,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手抚一本圣经,一如她生前,美丽而高贵。在她的身下,铺着赵允辛(赵家从大陆赶来的唯一亲人)临上飞机前,在北京机场匆匆买来的锦缎被面。唱诗班的歌声刚落,少帅便坐在轮椅上由看护推了进来。他的神情依然是那么平静,在牧师做追思礼拜的整个过程中,他的目光始终凝望着赵四小姐的灵柩。赵四小姐的陵墓坐落在檀香山一个绿树葱茏的山脚下。这座陵墓是张家前几年买下来的,供她与少帅百年后合葬之用。灰色大理石的墓碑上尚无碑文——亲友们尚未考虑好是用隶书还是夫妇二人的手迹;陵墓上方,高高地悬挂着一个十字架。 牧师祷告之后,赵四小姐的遗体安放在了墓室中。轰动中国半个多世纪的张少帅与赵四小姐的爱情故事也随之降下了帷幕。少帅每天依然坐着轮椅到院中散步,只是在他的轮椅
旁,少了另一只轮椅……葬礼过后几天,赵允辛前去拜访了他。他依然沉默少语,只是有时还会像以前那样习惯性地提醒家人:“太太正在睡觉,别吵醒她。”6年前,张学良夫妇刚刚移居夏威夷时,社交活动还较为频繁。当时,华夏电视公司主办京戏公演,他们经常前往观赏,完场时便走上舞台向票友们打招呼并合影留念。后来,两人的身体日渐衰老,社交活动渐渐稀少。自去年他们住进一间设备完善的老人公寓后,生活就更平淡了,对此,一家华人报纸曾经有过如下报道——“每天早上由两位专业护士,推着两只轮椅到院子里散步,9时到10时,赵一荻读圣经给张学良听,偶尔也有熟人来打个招呼……” 两位垂暮之年的老人,在历经了命运的潮涨潮落之后,曾是那样惬意地享受着晚年的宁静与淡泊,对于生死,笃信基督的他们已经看得十分淡然。(作者:宋丽叶转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imagesupload2006912174626294.jpg imagesupload200691217462732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