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郑期英:此爱绵绵无绝期

网上见证专辑 by

爱是"你浓我浓"?

爱是"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爱是"恒久忍耐,永不止息"?

他用自己的生命,作出对爱的诠释。

为情所伤心在痛

在金庸脍炙人口的小说《神雕侠侣》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位曾为情所伤的女魔头李莫愁,她一出现的名言:"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道尽了无数人的心声。而小说中的主人公,杨过、小龙女生死不渝的爱情,更让千千万万读者钦羡不已。

现实生活中,杨过、小龙女毕竟是杜撰的人物。多年前,台湾一位著名的英美文学教授,当妻子因意外去世后,他写了一本感情洋溢、怀念爱妻的书,赚取了不少人的眼泪。墨渍未干,却传出他和一位女明星结婚的消息,令当时年轻的我气愤不已。三十年过去,当我重新再看这件事,我已不忍再苛责这位老教授,因为爱情并不只是阳春白雪啊!

过去这几年,走过世界不少角落,见过不少人,听过不少椎心的故事。夜深人静,脑海中经常浮现许多带泪的眼神,其中有不少是"有泪不轻弹"的大丈夫。一颗颗受创伤的心都在问:"爱情真的是这般靠不住?""山盟海誓真是这么容易变调?"不!我想起了十年前在美国基督教界发生的一件大事。

当妻子患上痴呆症

1990年,美国著名的神学院,也是训练出无数传道人和宣教士,位于南卡州的哥伦比亚国际大学,其校长罗伯逊.麦奎肯(RobertsonMcQuilkin)宣布辞职,理由是回家照顾身患老年痴呆症的妻子穆丽儿(Muriel)。消息一出,各界震惊。

穆丽儿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女性。她善于持家,烧得一手好菜;她经常应邀讲道,并在电视、电台主持节目,她也擅长绘画。1980年左右,当罗伯逊夫妇在佛罗里达州度假时,罗伯逊发现穆丽儿把五分钟前刚讲过的事情重复了一遍时,心中开始起疑,因为这种事从未发生过,后来偶尔还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穆丽儿情况越来越糟,她常常将邻舍花园中的花摘下来,回答问题连"是"和"不是"都混淆。罗伯逊乃向学校董事会提出,请他们及早物色继任人选。他表示若妻子需要他全时间照顾时,他将辞职。那年他才五十七岁,他想他不可能撑到六十五岁才退休。然而董事会没有什么反应,他们希望他继续任职。

罗伯逊内心开始了挣扎:"我该牺牲事奉呢?还是牺牲妻子?我是否该为了能继续事奉基督,把妻子送进养老院?"好几位敬虔又充满智能的多年老友都劝他这么做,反正穆丽儿已记不得任何事。可是想到养老院长廊中,许多坐在轮椅上,目光呆滞、期待着家人到访的老人们,罗伯逊便心生不忍。"穆丽儿能够习惯那种环境吗?有谁会比我更爱她呢?"他又想到:"我们所谓的把神放在第一,是否也就表示了,该把神托付给我们的照顾配偶的责任,也放在第一呢?"

穆丽儿已不能再说完整的句子,可是她常说的一句话是"我爱你。"有二年之久,学校为了让罗伯逊可以安心上班,替他请了人照顾妻子。可是每当清早罗伯逊上班时,穆丽儿总是依依不舍,尾随在后。丈夫不在身边时,穆丽儿格外紧张害怕。她经常于一天中,在住家和学校间往返好几回,而一趟往返是一英哩。罗伯逊晚上为她梳洗时,总看见她肿胀充血的双足,直叫罗伯逊心痛。这是何等的爱情啊!他甚至盼望他自己对神也是这样的眷恋。

许多朋友常问他:"近来可好?"他们关心他的困难和需要,认为他拥有过的美满婚姻已失去,他如何能应付?的确,有时候让妻子吃饭和洗澡,比筹划预算一千万美元的事工还难,然而罗伯逊视照顾妻子为一种挑战和享受。

只为守住那份誓言

做决定的关键时刻终于来到,穆丽儿已需要全时间照顾。是选择大学呢?还是妻子?他想起42年前,他曾在圣坛前允诺:"无论健康或是疾病除非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穆丽儿曾经全心地照顾我将近40年,现在该是轮到我照顾她了,即使要我照顾她40年也是应该。"

可是,"我怎么能够放下工作了22年的大学,说走就走呢?我怎么忍心离开那群同甘共苦的教职员团队?大学需要一个专心的领袖来推展事工啊!"

反复思量,罗伯逊终于做了决定。他记得一位著名的肿瘤医生告诉过他:"几乎所有的女人在丈夫有难时,都愿守在丈夫身边;却少有丈夫在妻子有病痛时,愿意放下事业照顾妻子。""我愿意辞职照顾妻子。"罗伯逊说:"神啊,我相信这个决定合乎你的旨意。"

1996年初,全心照顾爱妻过了五个年头后,罗伯逊在《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Today)上发表了一篇〈穆丽儿的祝福〉。他承认自从十七年前妻子患上老年痴呆症后,他们就进入了人生的另外一个旅程。在漫漫长夜中,他也偶尔有"何时见天明"之叹。虽然他不明白这种病为何这么早就袭击了爱妻,而且痛苦又是如此长久,可是穆丽儿在她安静无声的世界里,却是那样的满足、可爱。他无法想象若主先把穆丽儿接去,他将会多么怀念她!

失眠的那一夜

然而,他也有生气急躁的时候。记得有一次他在洗手间处理穆丽儿的排泄物,穆丽儿不肯好好站着,以致粪便弄得到处都是。他忍不住拍了下爱妻的小腿,以致穆丽儿吓了一跳。在44年的婚姻生活中,罗伯逊从未在怒中碰触过穆丽儿或喝叱她,甚至从未有过这种念头。"可是在穆丽儿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罗伯逊深深地自责。他啜泣着请求妻子宽恕,但是妻子已无法明白他说的话,于是他来到神前忏悔。他想神或许会将他的眼泪装在瓶子中,以备某天他再发怒时,可以浇熄怒火。

有一位被他们收养的学生太太问罗伯逊:"你从来不觉得累吗?"还有一位新生问:"你不怀念当校长的日子吗?"罗伯逊告诉他:"不,我很享受学习烧菜和料理家务的生活,我从不往回看。我的妻子是我的珍宝。"

但是那天晚上,罗伯逊失眠了。他来到神面前对主说:"天上的父,我喜欢你目前给我的功课,也不后悔。假如一个教练让一个运动员坐在长椅上,这表示他不要这个运动员参加比赛。主啊,你可以不必告诉我,但是我真的很希望知道:你为什么不需要我参加比赛呢?"

那段时间,穆丽儿还能缓慢地走路,所以每天早晨罗伯逊总牵着妻子散步。那天,他们散步的时候,听到一个熟悉的脚步声,那是一位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当这位流浪汉越过他们时,看着他们,喃喃自语道:"真好,我喜欢。"走过去后又回头对他们说:"真是好,我喜欢。"一路这么自言自语地消失在街角。当罗伯逊夫妇散步回来,在院子中坐下时,他突然明白神借着这位流浪汉向他说话。他就大声地对主说:"主啊,虽然我坐在长椅上,但是只要你喜欢并看为好,那就够了!"

背后的力量

许多人问起罗伯逊的力量源自何处?他想到几方面:首先是赞美神。其实远在1992年,罗伯逊就已遭遇到生命中最大的打击--他们的长子在一场意外中丧生。他虽不敢反对神,但信仰上似乎向神辞职了。喜乐已无,对神的爱也冻结。然而耶稣承受了十架苦刑的事实提醒了他:一位爱他至深的神,怎么可能会毫无理由地让他受伤?他默想着神的爱,不停地赞美他。渐渐地,他从烦恼中得释放,并专注在耶稣身上。他自此学到:沉重的心可以乘着赞美的翅膀飞扬。

其次是家人。罗伯逊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姊妹们退休后,都回到他身边帮助照料。还有一些珍贵的友谊支持他,他发现如果在年轻时没有建立友谊,老年时将非常孤单。

第三是记忆。他常常回忆过去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就像电影《Shadowland》中,C.S.Lewis的妻子Joy在临终时提醒C.S.Lewis,他们之间的喜乐即将结束时,C.S.Lewis拒绝去想,但他妻子回答说:"痛苦也是喜乐的一部分。"

当穆丽儿在18个月前不再能站立和自己进食后,她的右手也渐渐萎缩了。罗伯逊掉下了眼泪,他在日记上写下:"看着她一点点地死去,就好象我自己的一部分死去一样。"那只枯萎的手原是如此富有创意,充满爱心又服事过他和许多别人。而且这只手也是穆丽儿仅有的能和他沟通的方式。她会伸出来握住罗伯逊的手,当罗伯逊拥抱她时,轻拍罗伯逊的背,或者不喜欢罗伯逊做的事时,把罗伯逊推开。他深深地怀念那只手。

记忆有甜蜜却又有苦甜参杂,罗伯逊常回忆穆丽儿机敏的回答。有次穆丽儿要罗伯逊做一件事,罗伯逊表示他正在做别的事。穆丽儿回答说:"唉,可怜的男人!不能同时做二件事。"的确,穆丽儿可以同时做三件事。还有一次在睡觉前,他们有点争论,罗伯逊辩赢了,穆丽儿眉毛一扬,用她那充满火光灰绿的眼睛看穿他似地说:"让我告诉你,逻辑并不代表一切,感觉也并非什么都不是。"这些回忆再次带给罗伯逊一些乐趣。可是穆丽儿已经好久都不能说话了。罗伯逊怀疑,这辈子还能再听到妻子的声音吗?

"吾爱,吾爱,吾爱"

情人节一直是罗伯逊夫妇的重要日子,因为1948年的2月14日,穆丽儿接受了罗伯逊的求婚。1995年情人节前夕,罗伯逊读到一段话,提及某些专家认为老年痴呆症是一种最残忍的疾病,特别照顾者是一个受害者,但罗伯逊从不这么认为。那天他在日记上写到:"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受害人,因为如果没有她,我将多么孤单。"

那晚他替穆丽儿洗澡,把她安置上床并亲吻她。他轻声地向主祷告:"亲爱的主耶稣,你爱她更甚于我,请你保守她一夜到天明,愿她能听到天使的乐音。"

第二天早上,罗伯逊在妻子床边踩着健身的脚踏车,一面怀念着过去一些美好的时光。穆丽儿慢慢睁开眼,说着:"吾爱,吾爱,吾爱。"罗伯逊从脚踏车跳下,冲向床边对妻子说:"亲爱的,你深爱着我,是不是?"穆丽儿用"我很好"来代替回答"是的"。这是穆丽儿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从此后,她再也没有说过任何话。

圣经《雅歌》中有这样一句:"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这是多么美的爱情啊!□

本文取材自《今日基督教》上RobertsonMcQuilkin所写的"LivingbyVows"(1990年)及"Muriel-sBlessing"(1996年)。罗伯逊至今仍住在南卡州,照顾他的妻子穆丽儿。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爱是"你浓我浓"? 爱是"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爱是"恒久忍耐,永不止息"? 他用自己的生命,作出对爱的诠释。 为情所伤心在痛 在金庸脍炙人口的小说《神雕侠侣》中,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位曾为情所伤的女魔头李莫愁,她一出现的名言:"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道尽了无数人的心声。而小说中的主人公,杨过、小龙女生死不渝的爱情,更让千千万万读者钦羡不已。 现实生活中,杨过、小龙女毕竟是杜撰的人物。多年前,台湾一位著名的英美文学教授,当妻子因意外去世后,他写了一本感情洋溢、怀念爱妻的书,赚取了不少人的眼泪。墨渍未干,却传出他和一位女明星结婚的消息,令当时年轻的我气愤不已。三十年过去,当我重新再看这件事,我已不忍再苛责这位老教授,因为爱情并不只是阳春白雪啊! 过去这几年,走过世界不少角落,见过不少人,听过不少椎心的故事。夜深人静,脑海中经常浮现许多带泪的眼神,其中有不少是"有泪不轻弹"的大丈夫。一颗颗受创伤的心都在问:"爱情真的是这般靠不
住?""山盟海誓真是这么容易变调?"不!我想起了十年前在美国基督教界发生的一件大事。 当妻子患上痴呆症 1990年,美国著名的神学院,也是训练出无数传道人和宣教士,位于南卡州的哥伦比亚国际大学,其校长罗伯逊.麦奎肯(RobertsonMcQuilkin)宣布辞职,理由是回家照顾身患老年痴呆症的妻子穆丽儿(Muriel)。消息一出,各界震惊。 穆丽儿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女性。她善于持家,烧得一手好菜;她经常应邀讲道,并在电视、电台主持节目,她也擅长绘画。1980年左右,当罗伯逊夫妇在佛罗里达州度假时,罗伯逊发现穆丽儿把五分钟前刚讲过的事情重复了一遍时,心中开始起疑,因为这种事从未发生过,后来偶尔还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穆丽儿情况越来越糟,她常常将邻舍花园中的花摘下来,回答问题连"是"和"不是"都混淆。罗伯逊乃向学校董事会提出,请他们及早物色继任人选。他表示若妻子需要他全时间照顾时,他将辞职。那年他才五十七岁,他想他不可能撑到六十五岁才退休。然而董事会没有什么反应,他们希望他继续任职。 罗伯逊内
心开始了挣扎:"我该牺牲事奉呢?还是牺牲妻子?我是否该为了能继续事奉基督,把妻子送进养老院?"好几位敬虔又充满智能的多年老友都劝他这么做,反正穆丽儿已记不得任何事。可是想到养老院长廊中,许多坐在轮椅上,目光呆滞、期待着家人到访的老人们,罗伯逊便心生不忍。"穆丽儿能够习惯那种环境吗?有谁会比我更爱她呢?"他又想到:"我们所谓的把神放在第一,是否也就表示了,该把神托付给我们的照顾配偶的责任,也放在第一呢?" 穆丽儿已不能再说完整的句子,可是她常说的一句话是"我爱你。"有二年之久,学校为了让罗伯逊可以安心上班,替他请了人照顾妻子。可是每当清早罗伯逊上班时,穆丽儿总是依依不舍,尾随在后。丈夫不在身边时,穆丽儿格外紧张害怕。她经常于一天中,在住家和学校间往返好几回,而一趟往返是一英哩。罗伯逊晚上为她梳洗时,总看见她肿胀充血的双足,直叫罗伯逊心痛。这是何等的爱情啊!他甚至盼望他自己对神也是这样的眷恋。 许多朋友常问他:"近来可好?"他们关心他的困难和需要,认为他拥有过的美满婚姻已失去,他
如何能应付?的确,有时候让妻子吃饭和洗澡,比筹划预算一千万美元的事工还难,然而罗伯逊视照顾妻子为一种挑战和享受。 只为守住那份誓言 做决定的关键时刻终于来到,穆丽儿已需要全时间照顾。是选择大学呢?还是妻子?他想起42年前,他曾在圣坛前允诺:"无论健康或是疾病除非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穆丽儿曾经全心地照顾我将近40年,现在该是轮到我照顾她了,即使要我照顾她40年也是应该。" 可是,"我怎么能够放下工作了22年的大学,说走就走呢?我怎么忍心离开那群同甘共苦的教职员团队?大学需要一个专心的领袖来推展事工啊!" 反复思量,罗伯逊终于做了决定。他记得一位著名的肿瘤医生告诉过他:"几乎所有的女人在丈夫有难时,都愿守在丈夫身边;却少有丈夫在妻子有病痛时,愿意放下事业照顾妻子。""我愿意辞职照顾妻子。"罗伯逊说:"神啊,我相信这个决定合乎你的旨意。" 1996年初,全心照顾爱妻过了五个年头后,罗伯逊在《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Today)
上发表了一篇〈穆丽儿的祝福〉。他承认自从十七年前妻子患上老年痴呆症后,他们就进入了人生的另外一个旅程。在漫漫长夜中,他也偶尔有"何时见天明"之叹。虽然他不明白这种病为何这么早就袭击了爱妻,而且痛苦又是如此长久,可是穆丽儿在她安静无声的世界里,却是那样的满足、可爱。他无法想象若主先把穆丽儿接去,他将会多么怀念她! 失眠的那一夜 然而,他也有生气急躁的时候。记得有一次他在洗手间处理穆丽儿的排泄物,穆丽儿不肯好好站着,以致粪便弄得到处都是。他忍不住拍了下爱妻的小腿,以致穆丽儿吓了一跳。在44年的婚姻生活中,罗伯逊从未在怒中碰触过穆丽儿或喝叱她,甚至从未有过这种念头。"可是在穆丽儿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罗伯逊深深地自责。他啜泣着请求妻子宽恕,但是妻子已无法明白他说的话,于是他来到神前忏悔。他想神或许会将他的眼泪装在瓶子中,以备某天他再发怒时,可以浇熄怒火。 有一位被他们收养的学生太太问罗伯逊:"你从来不觉得累吗?"还有一位新生问:"你不怀念当校长的日子吗?"罗伯逊告诉他:"不,我很享受学
习烧菜和料理家务的生活,我从不往回看。我的妻子是我的珍宝。" 但是那天晚上,罗伯逊失眠了。他来到神面前对主说:"天上的父,我喜欢你目前给我的功课,也不后悔。假如一个教练让一个运动员坐在长椅上,这表示他不要这个运动员参加比赛。主啊,你可以不必告诉我,但是我真的很希望知道:你为什么不需要我参加比赛呢?" 那段时间,穆丽儿还能缓慢地走路,所以每天早晨罗伯逊总牵着妻子散步。那天,他们散步的时候,听到一个熟悉的脚步声,那是一位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当这位流浪汉越过他们时,看着他们,喃喃自语道:"真好,我喜欢。"走过去后又回头对他们说:"真是好,我喜欢。"一路这么自言自语地消失在街角。当罗伯逊夫妇散步回来,在院子中坐下时,他突然明白神借着这位流浪汉向他说话。他就大声地对主说:"主啊,虽然我坐在长椅上,但是只要你喜欢并看为好,那就够了!" 背后的力量 许多人问起罗伯逊的力量源自何处?他想到几方面:首先是赞美神。其实远在1992年,罗伯逊就已遭遇到生命中最大的打击--他们的长子在一场意外中丧生
。他虽不敢反对神,但信仰上似乎向神辞职了。喜乐已无,对神的爱也冻结。然而耶稣承受了十架苦刑的事实提醒了他:一位爱他至深的神,怎么可能会毫无理由地让他受伤?他默想着神的爱,不停地赞美他。渐渐地,他从烦恼中得释放,并专注在耶稣身上。他自此学到:沉重的心可以乘着赞美的翅膀飞扬。 其次是家人。罗伯逊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姊妹们退休后,都回到他身边帮助照料。还有一些珍贵的友谊支持他,他发现如果在年轻时没有建立友谊,老年时将非常孤单。 第三是记忆。他常常回忆过去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就像电影《Shadowland》中,C.S.Lewis的妻子Joy在临终时提醒C.S.Lewis,他们之间的喜乐即将结束时,C.S.Lewis拒绝去想,但他妻子回答说:"痛苦也是喜乐的一部分。" 当穆丽儿在18个月前不再能站立和自己进食后,她的右手也渐渐萎缩了。罗伯逊掉下了眼泪,他在日记上写下:"看着她一点点地死去,就好象我自己的一部分死去一样。"那只枯萎的手原是如此富有创意,充满爱心又服事过他和许多别人。而且这只手也是穆丽儿仅有的能和他沟通的方式。她会伸出来握住罗伯逊的
手,当罗伯逊拥抱她时,轻拍罗伯逊的背,或者不喜欢罗伯逊做的事时,把罗伯逊推开。他深深地怀念那只手。 记忆有甜蜜却又有苦甜参杂,罗伯逊常回忆穆丽儿机敏的回答。有次穆丽儿要罗伯逊做一件事,罗伯逊表示他正在做别的事。穆丽儿回答说:"唉,可怜的男人!不能同时做二件事。"的确,穆丽儿可以同时做三件事。还有一次在睡觉前,他们有点争论,罗伯逊辩赢了,穆丽儿眉毛一扬,用她那充满火光灰绿的眼睛看穿他似地说:"让我告诉你,逻辑并不代表一切,感觉也并非什么都不是。"这些回忆再次带给罗伯逊一些乐趣。可是穆丽儿已经好久都不能说话了。罗伯逊怀疑,这辈子还能再听到妻子的声音吗? "吾爱,吾爱,吾爱" 情人节一直是罗伯逊夫妇的重要日子,因为1948年的2月14日,穆丽儿接受了罗伯逊的求婚。1995年情人节前夕,罗伯逊读到一段话,提及某些专家认为老年痴呆症是一种最残忍的疾病,特别照顾者是一个受害者,但罗伯逊从不这么认为。那天他在日记上写到:"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受害人,因为如果没有她,我将多么孤单。" 那晚他替穆丽儿洗澡
,把她安置上床并亲吻她。他轻声地向主祷告:"亲爱的主耶稣,你爱她更甚于我,请你保守她一夜到天明,愿她能听到天使的乐音。" 第二天早上,罗伯逊在妻子床边踩着健身的脚踏车,一面怀念着过去一些美好的时光。穆丽儿慢慢睁开眼,说着:"吾爱,吾爱,吾爱。"罗伯逊从脚踏车跳下,冲向床边对妻子说:"亲爱的,你深爱着我,是不是?"穆丽儿用"我很好"来代替回答"是的"。这是穆丽儿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从此后,她再也没有说过任何话。 圣经《雅歌》中有这样一句:"爱情,众水不能息灭,大水也不能淹没。"这是多么美的爱情啊!□ 本文取材自《今日基督教》上RobertsonMcQuilkin所写的"LivingbyVows"(1990年)及"Muriel-sBlessing"(1996年)。罗伯逊至今仍住在南卡州,照顾他的妻子穆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