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八章 启动

玛丽.琼斯和她的圣经 by 玛丽.琼斯

如今,一种宁静和平安充满了玛利的心灵。早晚她都为父母大声地诵读《圣经》,打算从头到尾读完。生平第一次她认识到这本书是一部连续的历史,从以色列人从埃及的奴役中,胜利地出逃,到他们被掳巴比伦。她发现了许多新故事,是她在教会和主日学里从来没有听说过或读过的。完整地读完每一篇,她才第一次悟到了那些她一知半解的笔记的真实含义。她和父母在那些日子里讨论得很频繁。

玛利仍然为邻居们做一些针线活儿,做衣服的手艺也大有长进。因为离开了学校,她发现自己能做的,远远超过订货所提供给她的。于是她学着在母亲的织布机前劳作,同时也找时间做针线活儿,养蜂,喂鸡,和干园子里的活儿,过得忙碌却快活。教会礼拜和主日学是朋友们碰面的好机会。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她为买《圣经》省钱所作的努力,步行去巴拉,和在那里洒下的热泪对一个新协会的诞生中起了重要的作用。对她来说,那所有的一切都已成了过去;但对于汤姆斯.查尔斯牧师而言却并非如此。玛利的故事和她绝望的泪水深深地刻在他的记忆中,使他更加痛苦地意识到他的同胞对《圣经》的急切需要。因为玛利的需要正代表了威尔士的需要。他去探访了北威尔士更多更偏远的村庄,更加确认这一需求的迫切性。去童茵区的那一天,他去了琼斯家,发现玛利正深入钻研纺织技艺,她的妈妈正耐心地指导她。

“喔,查尔斯先生!”玛利叫道,一边拉出父亲的扶手椅给客人坐,“我打算像我父母一样成为一名纺织工。”

“我想你会成为有名的纺织工的。”查尔斯先生答道。

“是的,先生,”玛利有些扭捏,琼斯太太就替她作答,“但她总是有点操之过急。她是那种总想一下子把事情做完的人。”

查尔斯先生拿起玛利织好的一块布,虽然他是一个外行,也可以看出,虽然对一个初学者来说,这块布已经织得很不错了,但离完美还差很远。

“你早晚会成为一个好织工的,玛利,”他沉静地说,然后把她父母也加了进来,“你们想过没有,我们都在织生活的布,就是说,在神的世界和国度里织布。是织美善呢,还是织邪恶?看看《圣经》历史的最初几页,想到夏娃因为不顺服,给世界织了怎样一块悲哀的布,是多么叫人触目惊心啊!另一方面,如果有人告诉路得,她的生活和行为给了后辈怎样美好的影响,哪怕就只告诉她一小部分,她该是多么幸福啊。”

“没错,先生,”雅各.琼斯插话道,“我经常在这个家里说,我们可爱的玛利对她父母来说,就是一位路得。”

“是啊,“查尔斯先生说,“我们很难了解她在生活的图样上织了怎样丰富多彩的一线。”

玛利对他这样的评价又惊讶又感动,害羞地口吃起来:“哦,先生,我做了什么呢?”

“我们会知道的,玛利,神在他的掌管中会使我们的一切努力都互相效力。他的话语从来都不会徒然返回的。”

他们又说了一会儿别的事,诸如主日学和区里孩子们的长进。他离开时说:

“我要去伦敦,去求得更多的《圣经》。玛利,请为我祷告。”

1802年12月,查尔斯先生去了伦敦,在“属灵小册子”协会的会议上,他讲述了玛利.琼斯的故事,指出,威尔士人迫切需要用他们自己语言译成的《圣经》,她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而已。

玛利的故事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查尔斯先生讲完后坐下,心里默默地祷告他的听众能受感动,为这个问题作些什么。他心想,这是解决他的同胞灵粮缺乏的唯一途径。屋子里一片沉默,他的眼睛盯着桌子,等待着。然后,一位叫约瑟.休斯的牧师站了起来,说:

“查尔斯先生,你的请求令我们非常感动。那个小女孩的经历真令人心碎,而她的故事就是世界的故事。你提到你希望成立一个协会印刷发行威尔士语《圣经》;我想,如果为威尔士,为什么不也为全世界?”

会议厅里漾起一阵赞同的窃窃私语的声浪。委员会的成员们开始提出各种不同的建议。他们一致同意成立一个新的协会。秘书长受命写一封信,给教会里的所有基督徒,号召他们联合起来,支持这项工作。人们的巨大热情出乎查尔斯先生的预料,他的希望成为了现实。

就这样,1802年12月7日,“英国和外国圣经公会”孕育了;1804年3月7日,公会起草了第一份协议,召开了第一次会议,认捐了700镑。查尔斯先生那时已经回到威尔士,但听说圣经公会已经开始工作,他是多么兴奋啊!他很快就找到一个机会去探访阿贝吉诺文区,来到兰非罕歌尔,看见玛利正在园子里忙碌着。

“玛利.琼斯,”他叫道,“我有件情要告诉你,我肯定你父母听到这个消息也会很高兴的。我们进屋去吧。”

他们进了屋,琼斯先生和太太停下织布机,欢迎客人。问安之后,查尔斯宣布了这个大好消息。

“一个协会成立了,”他说,“它将致力于在全世界印刷和发行《圣经》。”

“全世界!”玛利轻声惊叫起来。

“是的,真是棒极了!不用再为几本《圣经》祈求祷告了。我们会有我们所需要的一切。等它的力量壮大后,协会将向世界提供《圣经》。”

“哎呀,先生,这的确是个好消息。想想小玛利那样辛苦才买到那本珍贵的《圣经》。我真是高兴,因为对于威尔士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穷人来说,那样的话,要买到一本《圣经》会容易多了。”雅各说。

“太好了!”玛利叫起来,“但我并不后悔我必须为买《圣经》工作得那么努力,这使它变得更珍贵了。”

“现在我们盼望好基督徒们会慷慨解囊,奉献金钱给这项伟大的工作。”查尔斯先生说,“我们已经有了一个辉煌的开端。第一次会议上就认捐了700镑。”

“我肯定钱会源源不断而来,”琼斯太太说,“一听到消息,每个人都会出力。”

果然不出所料。关于圣经公会的消息传遍威尔士后,捐款涌进了它的总部,共筹集了1900镑,其中大部分来自乡村的穷人。

查尔斯先生走后,玛利往头上裹了一块围巾,一边往外跑,一边说:“我得马上去告诉农夫伊万斯和太太。”

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农场,发现农夫夫妇俩都在家。

“哦,伊万斯先生!噢,伊万斯太太!一个最棒的组织在伦敦成立了!它要向威尔士人和全世界提供《圣经》。这不是太好了吗?”

“哎呀,哎呀!”伊万斯太太也叫了起来,“就是说《圣经》将会便宜一些,容易买到了?人们不管是富是穷,从来都不曾有过这种事呢。是谁告诉你的,玛利?”

“查尔斯先生。他刚刚到我们家,高兴得不得了,迫不及待地要告诉我。”

“这将是一项伟大的工作,”农夫伊万斯说,“我一定要在教会宣布这个消息,开始募捐。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支持这个组织。”

“是啊,我们一定得这样做。”伊万斯太太满心欢喜地表示同意。

这种决心成了举国上下共有的精神。人们讨论的话题全是这个新协会,就像最早的那些基督徒,每个人都尽其所能捐献。那真是威尔士人快乐的日子。对这个新组织的热心像火一样燃遍了全国。甚至在《圣经》到手之前,已经有一种敬拜和信仰的意识在人们心中唤起。

1806年,当为主日学订的第一批威尔士语《圣经》到达巴拉时,所有的教会都响起了一片感恩之声。这个运动得到了每一个人全心全意的支持:伦敦的威廉.韦伯福斯和其他对基督教工作感兴趣的人;威尔士的沃伦博士,邦格主教;白歌诗博士,圣大卫堂的主教,所有这些人都与查尔斯先生一起,将《圣经》分发给那些迫切需要的主日学。

玛利.琼斯也以最大的热情投入这项工作中。这时她已经成为一位主日学教师,她永远记得在课堂上发给孩子们《圣经》的第一个礼拜天,她所感受到的那种颤栗的喜悦。她现在知道了,自己挣扎奋斗的故事在圣经公会的成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没有一丝骄傲和自我陶醉,她欣喜地盼来了这一天。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如今,一种宁静和平安充满了玛利的心灵。早晚她都为父母大声地诵读《圣经》,打算从头到尾读完。生平第一次她认识到这本书是一部连续的历史,从以色列人从埃及的奴役中,胜利地出逃,到他们被掳巴比伦。她发现了许多新故事,是她在教会和主日学里从来没有听说过或读过的。完整地读完每一篇,她才第一次悟到了那些她一知半解的笔记的真实含义。她和父母在那些日子里讨论得很频繁。 玛利仍然为邻居们做一些针线活儿,做衣服的手艺也大有长进。因为离开了学校,她发现自己能做的,远远超过订货所提供给她的。于是她学着在母亲的织布机前劳作,同时也找时间做针线活儿,养蜂,喂鸡,和干园子里的活儿,过得忙碌却快活。教会礼拜和主日学是朋友们碰面的好机会。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她为买《圣经》省钱所作的努力,步行去巴拉,和在那里洒下的热泪对一个新协会的诞生中起了重要的作用。对她来说,那所有的一切都已成了过去;但对于汤姆斯.查尔斯牧师而言却并非如此。玛利的故事和她绝望的泪水深深地刻在他的记忆中,使他更加痛苦地意识到他的同胞对《圣经》的急切需要。因为玛利的需要正代表了威尔士的需要。他去探访了北威尔士更多更偏远的村庄,更加确认这一需求的迫切性。去童茵
区的那一天,他去了琼斯家,发现玛利正深入钻研纺织技艺,她的妈妈正耐心地指导她。 “喔,查尔斯先生!”玛利叫道,一边拉出父亲的扶手椅给客人坐,“我打算像我父母一样成为一名纺织工。” “我想你会成为有名的纺织工的。”查尔斯先生答道。 “是的,先生,”玛利有些扭捏,琼斯太太就替她作答,“但她总是有点操之过急。她是那种总想一下子把事情做完的人。” 查尔斯先生拿起玛利织好的一块布,虽然他是一个外行,也可以看出,虽然对一个初学者来说,这块布已经织得很不错了,但离完美还差很远。 “你早晚会成为一个好织工的,玛利,”他沉静地说,然后把她父母也加了进来,“你们想过没有,我们都在织生活的布,就是说,在神的世界和国度里织布。是织美善呢,还是织邪恶?看看《圣经》历史的最初几页,想到夏娃因为不顺服,给世界织了怎样一块悲哀的布,是多么叫人触目惊心啊!另一方面,如果有人告诉路得,她的生活和行为给了后辈怎样美好的影响,哪怕就只告诉她一小部分,她该是多么幸福啊。” “没错,先生,”雅各.琼斯插话道,“我经常在这个家里说,我们可爱的玛利对她父母来说,就是一位路得。” “是啊,“查尔斯先生说,“我们很难了解她
在生活的图样上织了怎样丰富多彩的一线。” 玛利对他这样的评价又惊讶又感动,害羞地口吃起来:“哦,先生,我做了什么呢?” “我们会知道的,玛利,神在他的掌管中会使我们的一切努力都互相效力。他的话语从来都不会徒然返回的。” 他们又说了一会儿别的事,诸如主日学和区里孩子们的长进。他离开时说: “我要去伦敦,去求得更多的《圣经》。玛利,请为我祷告。” 1802年12月,查尔斯先生去了伦敦,在“属灵小册子”协会的会议上,他讲述了玛利.琼斯的故事,指出,威尔士人迫切需要用他们自己语言译成的《圣经》,她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而已。 玛利的故事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查尔斯先生讲完后坐下,心里默默地祷告他的听众能受感动,为这个问题作些什么。他心想,这是解决他的同胞灵粮缺乏的唯一途径。屋子里一片沉默,他的眼睛盯着桌子,等待着。然后,一位叫约瑟.休斯的牧师站了起来,说: “查尔斯先生,你的请求令我们非常感动。那个小女孩的经历真令人心碎,而她的故事就是世界的故事。你提到你希望成立一个协会印刷发行威尔士语《圣经》;我想,如果为威尔士,为什么不也为全世界?” 会议厅里漾起一阵赞同的窃窃私语的声浪。委员
会的成员们开始提出各种不同的建议。他们一致同意成立一个新的协会。秘书长受命写一封信,给教会里的所有基督徒,号召他们联合起来,支持这项工作。人们的巨大热情出乎查尔斯先生的预料,他的希望成为了现实。 就这样,1802年12月7日,“英国和外国圣经公会”孕育了;1804年3月7日,公会起草了第一份协议,召开了第一次会议,认捐了700镑。查尔斯先生那时已经回到威尔士,但听说圣经公会已经开始工作,他是多么兴奋啊!他很快就找到一个机会去探访阿贝吉诺文区,来到兰非罕歌尔,看见玛利正在园子里忙碌着。 “玛利.琼斯,”他叫道,“我有件情要告诉你,我肯定你父母听到这个消息也会很高兴的。我们进屋去吧。” 他们进了屋,琼斯先生和太太停下织布机,欢迎客人。问安之后,查尔斯宣布了这个大好消息。 “一个协会成立了,”他说,“它将致力于在全世界印刷和发行《圣经》。” “全世界!”玛利轻声惊叫起来。 “是的,真是棒极了!不用再为几本《圣经》祈求祷告了。我们会有我们所需要的一切。等它的力量壮大后,协会将向世界提供《圣经》。” “哎呀,先生,这的确是个好消息。想想小玛利那样辛苦才买到那本珍贵的《圣经》。我真是
高兴,因为对于威尔士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穷人来说,那样的话,要买到一本《圣经》会容易多了。”雅各说。 “太好了!”玛利叫起来,“但我并不后悔我必须为买《圣经》工作得那么努力,这使它变得更珍贵了。” “现在我们盼望好基督徒们会慷慨解囊,奉献金钱给这项伟大的工作。”查尔斯先生说,“我们已经有了一个辉煌的开端。第一次会议上就认捐了700镑。” “我肯定钱会源源不断而来,”琼斯太太说,“一听到消息,每个人都会出力。” 果然不出所料。关于圣经公会的消息传遍威尔士后,捐款涌进了它的总部,共筹集了1900镑,其中大部分来自乡村的穷人。 查尔斯先生走后,玛利往头上裹了一块围巾,一边往外跑,一边说:“我得马上去告诉农夫伊万斯和太太。” 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农场,发现农夫夫妇俩都在家。 “哦,伊万斯先生!噢,伊万斯太太!一个最棒的组织在伦敦成立了!它要向威尔士人和全世界提供《圣经》。这不是太好了吗?” “哎呀,哎呀!”伊万斯太太也叫了起来,“就是说《圣经》将会便宜一些,容易买到了?人们不管是富是穷,从来都不曾有过这种事呢。是谁告诉你的,玛利?” “查尔斯先生。他刚刚到我们家,高兴得不得了,迫
不及待地要告诉我。” “这将是一项伟大的工作,”农夫伊万斯说,“我一定要在教会宣布这个消息,开始募捐。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支持这个组织。” “是啊,我们一定得这样做。”伊万斯太太满心欢喜地表示同意。 这种决心成了举国上下共有的精神。人们讨论的话题全是这个新协会,就像最早的那些基督徒,每个人都尽其所能捐献。那真是威尔士人快乐的日子。对这个新组织的热心像火一样燃遍了全国。甚至在《圣经》到手之前,已经有一种敬拜和信仰的意识在人们心中唤起。 1806年,当为主日学订的第一批威尔士语《圣经》到达巴拉时,所有的教会都响起了一片感恩之声。这个运动得到了每一个人全心全意的支持:伦敦的威廉.韦伯福斯和其他对基督教工作感兴趣的人;威尔士的沃伦博士,邦格主教;白歌诗博士,圣大卫堂的主教,所有这些人都与查尔斯先生一起,将《圣经》分发给那些迫切需要的主日学。 玛利.琼斯也以最大的热情投入这项工作中。这时她已经成为一位主日学教师,她永远记得在课堂上发给孩子们《圣经》的第一个礼拜天,她所感受到的那种颤栗的喜悦。她现在知道了,自己挣扎奋斗的故事在圣经公会的成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没有一丝骄傲和自我陶醉,她欣喜
地盼来了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