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四章 为买《圣经》攒钱

玛丽.琼斯和她的圣经 by 玛丽.琼斯

“玛利,打开碗柜看看,你会发现你喜欢的东西。”玛利下午放学回来,雅各向她宣布。

玛利急忙跑到碗柜那里,一看就叫了起来:“哇!我的蓄钱盒!真漂亮!谢谢您,亲爱的爸爸!现在我可以开始存钱了。哟,还哗哗响呢,里面已经有东西了!”

“只是两个半便士,一个是你妈给的,一个是我给的。”雅各笑眯眯地说,“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先投些什么进去,开个头。”

玛利摇动着漆成浅蓝色的盒子,兴奋地说:“听上去妙极了!爸爸妈妈,谢谢你们,我已经觉得自己很富有了。”

她走到屋外去取柴火,但只抱回了几根树枝。

“柴火差不多用完了,”她说,“趁现在天还亮着,我得出去拾些回来。”

她跑到一块荒地,那里到处都是死了的金雀花木和其他枯木头。她很快就拾了一大把,准备往回走。这时,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个老妇人唉声叹气的声音。

她朝那个方向走了几步,一看,原来是瑞丝太太。她扬声问道:“瑞丝太太,怎么了?我能帮您什么吗?”

老妇人正蹲着拾柴火,听见她叫唤,伸直腰,朝她望过来。

“哦,是玛利琼斯呀。宝贝儿,我的风湿可害苦了我。要我蹲在这样的硬地上拾柴火,可太费劲了。你有好大一捆呢。你能不能分一半给我呢?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付给你半个便士。”

玛利的第一个冲动是慷慨地送给老妇人半捆柴,但她转念想到了她的蓄钱盒。“我愿意。”于是她说,从自己的柴捆里划拉出一大半。

“谢谢你,”瑞丝太太说,“这可省了我腰疼和一大堆麻烦了,喏,给你半个便士。如果你愿意在上学的路上不时捎给我这么一捆柴,我乐意付给你同样的报酬。”

“噢,谢谢您,瑞丝太太,”玛利叫了起来,“我愿意的。这一点也不麻烦。我会经常为您送柴的。”

老妇人蹒跚着走了。玛利几乎是一路手舞足蹈地跑回家的。

“看哪,爸,妈!我出去这么一会儿已经挣到钱了!”

她拿出蓄钱盒,将半个便士投了进去,那一声叮当的钱响令她眉开眼笑。“可怜的瑞丝太太要我帮她拾柴,每一捆半个便士。她的风湿很严重,所以刚才她就要了我半捆柴。我不指望她每一次都能付得起,但断断续续有一些半便士就很好。这是一个多么辉煌的开头!”

过了几天是礼拜六,玛利照常在下午去了农庄,准备主日学的功课。喝下午茶前,伊万斯太太请她到院子里去看看。

她说:“玛利,来看看我的鸡,我们今年运气不错。”

她一走进院子,一大群鸡就涌上来围住她。

“没有了,没有了!你们这些贪吃的家伙!我已经喂过你们了。”

玛利叫了起来:“这么多鸡呀!还有这么多小鸡呢!”

“没错,”伊万斯太太说,“看见那只带斑点的公鸡了吗?还有那只母鸡,瞧那只,”她一边说一边指指点点,“我会把这些送给你。这些母鸡很快就能下蛋了,你把蛋卖了,挣来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既然你给自己一个挣钱买《圣经》的任务,我可以猜到你会用这钱来作什么。这可得大费工夫,我希望我能帮助你。”

“呀,伊万斯太太,您太好了。我都不知该怎么感谢您。”

“别说这话,孩子。我很欣赏你那颗勇敢的心,希望你成功。下个礼拜农场的小工人去赶集时,会把鸡给你送去。天快黑了,喝些茶再回家。别忙着谢我,愿神祝福你,使你成功,我的孩子。”

那个黄昏玛利是跑着回家的,她嫌双脚不够快,因为她急着要把这新的好运告诉父母。整个晚上小小的农舍都乐意融融,不仅是为了伊万斯太太的礼物的金钱价值,也是为了她的一片好心,想出了这个好主意。

“每个人都这么好,”玛利说,“妈,你知道吗,自从开始为买《圣经》挣钱,我交了不少朋友呢。以前了解很少的人,现在我对他们很熟悉,他们真是很友好。有一天我路过大卫斯太太的家,就是那个经常冲着她的孩子又喊又叫的大卫斯太太。我每次路过时都尽快地走。但那天她家最小的孩子站在路上,不知是怎么样走出来的,这样有可能迷路或者受伤。于是我把他带回去交给他妈妈,她很和善很友好。她说她一直病魔缠身,又总是心事重重:要是她病得爬不起床了,孩子们怎么办呢?她问我能不能抽空去帮她,她会付给我钱。大卫斯太太并不穷。妈,你说我能胜任吗?”

“玛利,你没有什么空余的时间,”妈妈说,“但你或许可以间中帮帮那可怜的女人,让她能歇口气。”

就这样,玛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有时会到大卫斯太太的家中,帮着洗洗涮涮,或是熨衣服,或是给孩子们洗澡,或者做一些其他小事,分担一些大卫斯太太的负担。回家时她会满怀希望地把赚来的一个半便士扔进蓄钱盒。

春天来了,白昼拉长了。一天早上,雅各对玛利说:“宝贝,现在晚上亮多了,你今晚能不能替我去一趟童茵,订一些纺线回来?”

“行,爸爸,”玛利说,“我会尽早赶回来。现在步行很舒服。我会从阿贝吉诺文出发,从兰尼格林穿回来。”

“别离开大路太远,亲爱的,”琼斯太太担心地说,“那条路可不短。”

“不会的,妈妈,我会小心的。”玛利向妈妈保证。

玛利有时喜欢下到海里探险。但回兰非罕歌尔的路很长,尤其她又经常停住脚,回头眺望脚下,卡堤干海湾广阔的海面在黄昏中是那么宁静那么美丽。

快到家了。上坡时,她的脚突然踢到了泥土中一个又重又软的东西。她蹲下去,拾起来一看,是一个重重鼓鼓的皮包。

是谁丢的呢?玛利一边走一边想,摸上去好像里面都是钱。爸爸会知道我应该拿它怎么办。

走了大约半哩路的样子,就见一个人朝她这个方向慢慢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在路上仔仔细细地寻找什么。她认出了他:是农夫葛垒富,伊万斯太太的姐夫。

“晚上好,玛利!”他向她问候道,“我的钱包丢了,你有没有碰巧”

“钱包!”玛利叫了起来,“我刚刚在路上发现了一只钱包。”

她把钱包举起来让葛垒富看。

“哎呀,那正是我的钱包呢!你发现了它,真是幸运。天越来越黑了,我可能根本就看不见它。”

玛利继续往前走,口里应道:“不是,其实,我也没有看见它,是我走路的时候踢到的。”

“等等,玛利,”农夫叫道,“我想送你一点小东西作为报酬,或表示我对你的感谢。”

他先从钱包里夹出一张一先令的纸币,但他不像他小姨子伊万斯太太那样慷慨,于是另找了一块六便士的银币,递给了玛利。

“拿着,小意思罢了。”他有些尴尬地说,“谢谢你了。晚安。”

玛利并没有指望任何报酬,所以这块六便士的银币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它使剩下的那半哩路轻松无比。当她把银币投进盒子里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兴奋的颤栗。

“六便士,整整半先令呢!”她喃喃自语道,“我的小盒子只装过铜板呢。”那年夏天过得很愉快。玛利满心相信她很快就能得到自己的《圣经》。许多时候,一个一个礼拜过去,盒子里没增加一个硬币,但至少她真正开始存钱了,而且她的决心也越来越坚定。盒子里的钱使得她拥有《圣经》的梦想变得真实,这就是吉普赛人所称的罕锁——一个开始。她给多病的大卫斯太太偶尔的小帮助让其他辛劳的母亲知道了。很快当地就形成了一个新风俗:天气晴朗的话,玛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会从好几家路过的农舍领出一些孩子,带他们在石楠林和羊齿蕨丛中坐下,给他们讲《圣经》故事作为娱乐。这给了母亲们一些自由的时间,可以从从容容地为她们的丈夫准备晚饭;孩子们也喜欢与玛利在一起,比玩耍还开心。她的故事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但他们总是百听不厌。如今的玛利比以前知道得多得多。又参加主日学,又去农场读《圣经》,说到她学过的东西,她从来都是百讲不厌的。

“给我们讲那个有五块饼两条鱼的小男孩的故事。”一个小男孩提议道。

玛利就会将伯赛大的一幕与孩子们从草地高坡上能看见的景象联系起来:延伸到海边的悬崖峭壁和宽阔的海湾,像极了在阳光中波光鳞鳞的加利利海。她会以一种简单易懂的方式把故事讲给她的小听众听。

另一个小姑娘提出她的要求:“给我们讲那个小姑娘的故事,就是耶稣使她复活的那个小姑娘。”

讲完那个故事之后,他们经常会有些讨论。

“他们嘲笑耶稣,真是一群粗鲁的人,而且他们错了。”

“祂还想到小姑娘需要吃东西,真是好心。”

“当然了,祂总是想得很周到。”

不管年龄大的也好,小的也好,人们都喜欢听,在此之外,还喜欢做点什么。玛利就教孩子们一首诗篇——那是那些日子流行的唯一的一种赞美诗。于是,山坡上就会回响起孩子们稚嫩的童音。

然后玛利就会将她的“小羊们”送回他们家中,母亲们会向她道谢,告诉她这一个小时的自由时间对她们帮助多大,然后会说:“喏,玛利,这是给你的小钱盒子的。”递给她半便士。如果这母亲很穷的话,她也会给玛利四分之一便士。

小盒子变得越来越重了,玛利常猜想里面到底有多少钱。她对妈妈说:“等到满一年的时候,我就打开我的盒子,数数我的钱。”

玛利和父母坐在桌前,揭开封住盒底那个小门的纸的时候,是一个很重大的时刻。他们将钱晃出来,她把半便士和四分之一便士的分开放,加上农夫葛垒富给的那半先令,然后计算整一年的积蓄。

“十一个半便士,三个四分之一便士。”最后她宣布道,呆呆地看着那几小堆钱。

整整一年了,她第一次感到失望。她回想起所付出的全部劳动,和这堆可怜的小钱对她的劳苦的否认:它还不够一先令呢!

“还不到一先令!”她大声说,声音有些颤抖。

雅各站起来,走到门后取下他的上衣,走回来,将一张一先令的纸币放在桌上,把所有的零钱都拢到手上,然后平静地说:“现在你有一先令了,玛利。”

“玛利,我认为你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琼斯太太安慰说,“下一年你会做得更好的。母鸡孵出小鸡后,你就能卖掉一些小鸡;你也可以去揽些针线活儿,因为你的手工已经很不错了。”

“没错,”玛利从片刻的沮丧中重新振作起来,“我要做些报酬高些的活儿,同时我也会继续作原来的工作。”她笑起来,抓过钱盒,“它变轻了,但更值钱了。谢谢您,亲爱的爸爸。”

她绕过桌子,跑到父亲面前,撒娇地攀住他的脖子,亲吻他。雅各揽住她,爱怜地拍着她的背。

“如果你的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它就能移山,一本《圣经》的价钱现在就像你面前的一座山,是不是?但你会将它移开的,永远也不要灰心。”

“爸爸,你说得对。”玛利若有所思地说,“我知道我能的,因为耶稣应许过。”

她安静地上楼回到她自己的卧室里,没换衣服,就跪在床前祷告。圣灵在她心中的力量更强大了。“主耶稣,”她喃喃地说,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位一直在身边的支持者说话,

“我知道祢会给我力量和支持。请向我显明,我作什么才能尽快地赚来我的《圣经》。”

她躺下时,心中满是信心和坚强的决心;一种潜生的力量充满了她。她带着快乐的心情很快就入睡了。

迫切忠心的祷告总是蒙垂听。那些虽祷告,信心却摇来摆去的人不相信这点,因为他们不曾经历过真实的,满怀信心的祷告。第二天早晨玛利照常去学校,准备例行常事,放学回家后再做妈妈不得不留给她做的那些家务活儿。她走到学校门口时,正好碰见校长艾力斯先生也正往学校里走。

“早上好,玛利,”他问候她,“你像往常一样准时。”

在那第一年的学校生活中,校长渐渐发现了玛利的与众不同。她从不缺席,其他孩子呆头呆脑地坐着的时候,她迅速、深思熟虑的回答总是让他满心欢喜,就是那种所有的好老师对聪明的、爱学习的学生的欢喜。玛利呢,也很尊重赞赏她的校长。在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默契的友谊。

“我很高兴你来得这么早,玛利,”艾力斯先生说,“我想打听一下,你知不知道有哪个妇女可以帮我妻子做些针线活儿。我想你妈妈织布已经够忙,但艾力斯太太若能得到一些帮助会很高兴的。活儿并不难,可能是一些窗帘需要缝边儿,或者诸如此类的事情。”

神的回答来得就是这么快,这么自然!

玛利的眼睛因为这个好机会而发亮了:“我妈妈太忙了,没时间做这活儿。但我能做,我也很愿意做。妈妈昨天晚上还说我应该能胜任一些针线活儿,她说我已经能缝得不错了。”

既然神开了门,她就跟校长讲了她想买《圣经》的强烈愿望,她这一年的劳动所得,她的决心和这个工作机会所带来的快乐的希望。

“好啊,好啊,”艾力斯先生叹道:“这实在有意思,实际上是很奇妙呢!你说你多大了?十一岁?我们一定得给你我们所能给的一切帮助和鼓励。晚饭时到我家来,艾力斯太太会给你一些活儿带回家。愿神祝福你,保守你,玛利。”

孩子们陆陆续续来了,艾力斯先生也进去了。玛利走到自己的课桌前,满脑子快乐的梦想。神回答了她的祷告,而且这么快!真是棒极了!

那天下午,玛利胳膊里夹着一大捆东西回家来。

她一进屋妈妈就叫了起来:“天哪,我的宝贝,你拿着的是什么?你好像终于找到活儿干了。”

“是的,妈妈,”玛利一脸灿烂的笑,“想得到吗?今天早晨,艾力斯先生告诉我,艾力斯太太需要人做些简单的针线活儿,问我知不知道有谁可以胜任。我说我能。噢,妈妈呀!我昨晚祷告求神向我显明能赚更多钱的法子,今天早晨就有了答案。我真是太开心了!神用这种法子回答我的时候,我总觉得离神很近。”

“没错,宝贝儿,”琼斯太太也被打动了,“我们时常忘了神其实离我们很近,但祂的确离我们很近。”

“我喜欢这份工作,”玛利继续说,一边把那块窗帘布铺开让妈妈看,“这些玫瑰真漂亮,不是吗?而且艾力斯太太那么好。她说要缝好这些,至少要花一天时间,她妈妈以前付给缝纫的女人是六便士一天,而且管饭,所以虽然我还小,她要同样付我六便士一天。六便士呢,妈妈!这不是太棒了吗?”雅各.琼斯正好这时进来了,叫道:“哈,小姑娘,你准备给自己做一条新裙子吗?你看上去会像一只花蝴蝶那么漂亮呢!”

于是玛利又得复述一遍她的故事,然后开心地坐下,开始做她的第一份能赚钱的针线活儿。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玛利,打开碗柜看看,你会发现你喜欢的东西。”玛利下午放学回来,雅各向她宣布。 玛利急忙跑到碗柜那里,一看就叫了起来:“哇!我的蓄钱盒!真漂亮!谢谢您,亲爱的爸爸!现在我可以开始存钱了。哟,还哗哗响呢,里面已经有东西了!” “只是两个半便士,一个是你妈给的,一个是我给的。”雅各笑眯眯地说,“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先投些什么进去,开个头。” 玛利摇动着漆成浅蓝色的盒子,兴奋地说:“听上去妙极了!爸爸妈妈,谢谢你们,我已经觉得自己很富有了。” 她走到屋外去取柴火,但只抱回了几根树枝。 “柴火差不多用完了,”她说,“趁现在天还亮着,我得出去拾些回来。” 她跑到一块荒地,那里到处都是死了的金雀花木和其他枯木头。她很快就拾了一大把,准备往回走。这时,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个老妇人唉声叹气的声音。 她朝那个方向走了几步,一看,原来是瑞丝太太。她扬声问道:“瑞丝太太,怎么了?我能帮您什么吗?” 老妇人正蹲着拾柴火,听见她叫唤,伸直腰,朝她望过来。 “哦,是玛利琼斯呀。宝贝儿,我的风湿可害苦了我。要我蹲在这样的硬地上拾柴火,可太费劲了。你有好大一捆呢。你能不能分一半给我呢?如果你愿意的
话,我付给你半个便士。” 玛利的第一个冲动是慷慨地送给老妇人半捆柴,但她转念想到了她的蓄钱盒。“我愿意。”于是她说,从自己的柴捆里划拉出一大半。 “谢谢你,”瑞丝太太说,“这可省了我腰疼和一大堆麻烦了,喏,给你半个便士。如果你愿意在上学的路上不时捎给我这么一捆柴,我乐意付给你同样的报酬。” “噢,谢谢您,瑞丝太太,”玛利叫了起来,“我愿意的。这一点也不麻烦。我会经常为您送柴的。” 老妇人蹒跚着走了。玛利几乎是一路手舞足蹈地跑回家的。 “看哪,爸,妈!我出去这么一会儿已经挣到钱了!” 她拿出蓄钱盒,将半个便士投了进去,那一声叮当的钱响令她眉开眼笑。“可怜的瑞丝太太要我帮她拾柴,每一捆半个便士。她的风湿很严重,所以刚才她就要了我半捆柴。我不指望她每一次都能付得起,但断断续续有一些半便士就很好。这是一个多么辉煌的开头!” 过了几天是礼拜六,玛利照常在下午去了农庄,准备主日学的功课。喝下午茶前,伊万斯太太请她到院子里去看看。 她说:“玛利,来看看我的鸡,我们今年运气不错。” 她一走进院子,一大群鸡就涌上来围住她。 “没有了,没有了!你们这些贪吃的家伙!我已经喂过你们了。”
玛利叫了起来:“这么多鸡呀!还有这么多小鸡呢!” “没错,”伊万斯太太说,“看见那只带斑点的公鸡了吗?还有那只母鸡,瞧那只,”她一边说一边指指点点,“我会把这些送给你。这些母鸡很快就能下蛋了,你把蛋卖了,挣来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既然你给自己一个挣钱买《圣经》的任务,我可以猜到你会用这钱来作什么。这可得大费工夫,我希望我能帮助你。” “呀,伊万斯太太,您太好了。我都不知该怎么感谢您。” “别说这话,孩子。我很欣赏你那颗勇敢的心,希望你成功。下个礼拜农场的小工人去赶集时,会把鸡给你送去。天快黑了,喝些茶再回家。别忙着谢我,愿神祝福你,使你成功,我的孩子。” 那个黄昏玛利是跑着回家的,她嫌双脚不够快,因为她急着要把这新的好运告诉父母。整个晚上小小的农舍都乐意融融,不仅是为了伊万斯太太的礼物的金钱价值,也是为了她的一片好心,想出了这个好主意。 “每个人都这么好,”玛利说,“妈,你知道吗,自从开始为买《圣经》挣钱,我交了不少朋友呢。以前了解很少的人,现在我对他们很熟悉,他们真是很友好。有一天我路过大卫斯太太的家,就是那个经常冲着她的孩子又喊又叫的大卫斯太太。我每次路过时都尽快地走。
但那天她家最小的孩子站在路上,不知是怎么样走出来的,这样有可能迷路或者受伤。于是我把他带回去交给他妈妈,她很和善很友好。她说她一直病魔缠身,又总是心事重重:要是她病得爬不起床了,孩子们怎么办呢?她问我能不能抽空去帮她,她会付给我钱。大卫斯太太并不穷。妈,你说我能胜任吗?” “玛利,你没有什么空余的时间,”妈妈说,“但你或许可以间中帮帮那可怜的女人,让她能歇口气。” 就这样,玛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有时会到大卫斯太太的家中,帮着洗洗涮涮,或是熨衣服,或是给孩子们洗澡,或者做一些其他小事,分担一些大卫斯太太的负担。回家时她会满怀希望地把赚来的一个半便士扔进蓄钱盒。 春天来了,白昼拉长了。一天早上,雅各对玛利说:“宝贝,现在晚上亮多了,你今晚能不能替我去一趟童茵,订一些纺线回来?” “行,爸爸,”玛利说,“我会尽早赶回来。现在步行很舒服。我会从阿贝吉诺文出发,从兰尼格林穿回来。” “别离开大路太远,亲爱的,”琼斯太太担心地说,“那条路可不短。” “不会的,妈妈,我会小心的。”玛利向妈妈保证。 玛利有时喜欢下到海里探险。但回兰非罕歌尔的路很长,尤其她又经常停住脚,回头眺望脚下,卡堤
干海湾广阔的海面在黄昏中是那么宁静那么美丽。 快到家了。上坡时,她的脚突然踢到了泥土中一个又重又软的东西。她蹲下去,拾起来一看,是一个重重鼓鼓的皮包。 是谁丢的呢?玛利一边走一边想,摸上去好像里面都是钱。爸爸会知道我应该拿它怎么办。 走了大约半哩路的样子,就见一个人朝她这个方向慢慢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在路上仔仔细细地寻找什么。她认出了他:是农夫葛垒富,伊万斯太太的姐夫。 “晚上好,玛利!”他向她问候道,“我的钱包丢了,你有没有碰巧” “钱包!”玛利叫了起来,“我刚刚在路上发现了一只钱包。” 她把钱包举起来让葛垒富看。 “哎呀,那正是我的钱包呢!你发现了它,真是幸运。天越来越黑了,我可能根本就看不见它。” 玛利继续往前走,口里应道:“不是,其实,我也没有看见它,是我走路的时候踢到的。” “等等,玛利,”农夫叫道,“我想送你一点小东西作为报酬,或表示我对你的感谢。” 他先从钱包里夹出一张一先令的纸币,但他不像他小姨子伊万斯太太那样慷慨,于是另找了一块六便士的银币,递给了玛利。 “拿着,小意思罢了。”他有些尴尬地说,“谢谢你了。晚安。” 玛利并没有指望任何报酬,所以这块
六便士的银币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它使剩下的那半哩路轻松无比。当她把银币投进盒子里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兴奋的颤栗。 “六便士,整整半先令呢!”她喃喃自语道,“我的小盒子只装过铜板呢。”那年夏天过得很愉快。玛利满心相信她很快就能得到自己的《圣经》。许多时候,一个一个礼拜过去,盒子里没增加一个硬币,但至少她真正开始存钱了,而且她的决心也越来越坚定。盒子里的钱使得她拥有《圣经》的梦想变得真实,这就是吉普赛人所称的罕锁——一个开始。她给多病的大卫斯太太偶尔的小帮助让其他辛劳的母亲知道了。很快当地就形成了一个新风俗:天气晴朗的话,玛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会从好几家路过的农舍领出一些孩子,带他们在石楠林和羊齿蕨丛中坐下,给他们讲《圣经》故事作为娱乐。这给了母亲们一些自由的时间,可以从从容容地为她们的丈夫准备晚饭;孩子们也喜欢与玛利在一起,比玩耍还开心。她的故事重复了一遍又一遍,但他们总是百听不厌。如今的玛利比以前知道得多得多。又参加主日学,又去农场读《圣经》,说到她学过的东西,她从来都是百讲不厌的。 “给我们讲那个有五块饼两条鱼的小男孩的故事。”一个小男孩提议道。 玛利就会将伯赛大的一
幕与孩子们从草地高坡上能看见的景象联系起来:延伸到海边的悬崖峭壁和宽阔的海湾,像极了在阳光中波光鳞鳞的加利利海。她会以一种简单易懂的方式把故事讲给她的小听众听。 另一个小姑娘提出她的要求:“给我们讲那个小姑娘的故事,就是耶稣使她复活的那个小姑娘。” 讲完那个故事之后,他们经常会有些讨论。 “他们嘲笑耶稣,真是一群粗鲁的人,而且他们错了。” “祂还想到小姑娘需要吃东西,真是好心。” “当然了,祂总是想得很周到。” 不管年龄大的也好,小的也好,人们都喜欢听,在此之外,还喜欢做点什么。玛利就教孩子们一首诗篇——那是那些日子流行的唯一的一种赞美诗。于是,山坡上就会回响起孩子们稚嫩的童音。 然后玛利就会将她的“小羊们”送回他们家中,母亲们会向她道谢,告诉她这一个小时的自由时间对她们帮助多大,然后会说:“喏,玛利,这是给你的小钱盒子的。”递给她半便士。如果这母亲很穷的话,她也会给玛利四分之一便士。 小盒子变得越来越重了,玛利常猜想里面到底有多少钱。她对妈妈说:“等到满一年的时候,我就打开我的盒子,数数我的钱。” 玛利和父母坐在桌前,揭开封住盒底那个小门的纸的时候,是一个很重大的时
刻。他们将钱晃出来,她把半便士和四分之一便士的分开放,加上农夫葛垒富给的那半先令,然后计算整一年的积蓄。 “十一个半便士,三个四分之一便士。”最后她宣布道,呆呆地看着那几小堆钱。 整整一年了,她第一次感到失望。她回想起所付出的全部劳动,和这堆可怜的小钱对她的劳苦的否认:它还不够一先令呢! “还不到一先令!”她大声说,声音有些颤抖。 雅各站起来,走到门后取下他的上衣,走回来,将一张一先令的纸币放在桌上,把所有的零钱都拢到手上,然后平静地说:“现在你有一先令了,玛利。” “玛利,我认为你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琼斯太太安慰说,“下一年你会做得更好的。母鸡孵出小鸡后,你就能卖掉一些小鸡;你也可以去揽些针线活儿,因为你的手工已经很不错了。” “没错,”玛利从片刻的沮丧中重新振作起来,“我要做些报酬高些的活儿,同时我也会继续作原来的工作。”她笑起来,抓过钱盒,“它变轻了,但更值钱了。谢谢您,亲爱的爸爸。” 她绕过桌子,跑到父亲面前,撒娇地攀住他的脖子,亲吻他。雅各揽住她,爱怜地拍着她的背。 “如果你的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它就能移山,一本《圣经》的价钱现在就像你面前的一座山,是不是?但
你会将它移开的,永远也不要灰心。” “爸爸,你说得对。”玛利若有所思地说,“我知道我能的,因为耶稣应许过。” 她安静地上楼回到她自己的卧室里,没换衣服,就跪在床前祷告。圣灵在她心中的力量更强大了。“主耶稣,”她喃喃地说,觉得自己是在跟一位一直在身边的支持者说话, “我知道祢会给我力量和支持。请向我显明,我作什么才能尽快地赚来我的《圣经》。” 她躺下时,心中满是信心和坚强的决心;一种潜生的力量充满了她。她带着快乐的心情很快就入睡了。 迫切忠心的祷告总是蒙垂听。那些虽祷告,信心却摇来摆去的人不相信这点,因为他们不曾经历过真实的,满怀信心的祷告。第二天早晨玛利照常去学校,准备例行常事,放学回家后再做妈妈不得不留给她做的那些家务活儿。她走到学校门口时,正好碰见校长艾力斯先生也正往学校里走。 “早上好,玛利,”他问候她,“你像往常一样准时。” 在那第一年的学校生活中,校长渐渐发现了玛利的与众不同。她从不缺席,其他孩子呆头呆脑地坐着的时候,她迅速、深思熟虑的回答总是让他满心欢喜,就是那种所有的好老师对聪明的、爱学习的学生的欢喜。玛利呢,也很尊重赞赏她的校长。在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默契的
友谊。 “我很高兴你来得这么早,玛利,”艾力斯先生说,“我想打听一下,你知不知道有哪个妇女可以帮我妻子做些针线活儿。我想你妈妈织布已经够忙,但艾力斯太太若能得到一些帮助会很高兴的。活儿并不难,可能是一些窗帘需要缝边儿,或者诸如此类的事情。” 神的回答来得就是这么快,这么自然! 玛利的眼睛因为这个好机会而发亮了:“我妈妈太忙了,没时间做这活儿。但我能做,我也很愿意做。妈妈昨天晚上还说我应该能胜任一些针线活儿,她说我已经能缝得不错了。” 既然神开了门,她就跟校长讲了她想买《圣经》的强烈愿望,她这一年的劳动所得,她的决心和这个工作机会所带来的快乐的希望。 “好啊,好啊,”艾力斯先生叹道:“这实在有意思,实际上是很奇妙呢!你说你多大了?十一岁?我们一定得给你我们所能给的一切帮助和鼓励。晚饭时到我家来,艾力斯太太会给你一些活儿带回家。愿神祝福你,保守你,玛利。” 孩子们陆陆续续来了,艾力斯先生也进去了。玛利走到自己的课桌前,满脑子快乐的梦想。神回答了她的祷告,而且这么快!真是棒极了! 那天下午,玛利胳膊里夹着一大捆东西回家来。 她一进屋妈妈就叫了起来:“天哪,我的宝贝,你拿着的是
什么?你好像终于找到活儿干了。” “是的,妈妈,”玛利一脸灿烂的笑,“想得到吗?今天早晨,艾力斯先生告诉我,艾力斯太太需要人做些简单的针线活儿,问我知不知道有谁可以胜任。我说我能。噢,妈妈呀!我昨晚祷告求神向我显明能赚更多钱的法子,今天早晨就有了答案。我真是太开心了!神用这种法子回答我的时候,我总觉得离神很近。” “没错,宝贝儿,”琼斯太太也被打动了,“我们时常忘了神其实离我们很近,但祂的确离我们很近。” “我喜欢这份工作,”玛利继续说,一边把那块窗帘布铺开让妈妈看,“这些玫瑰真漂亮,不是吗?而且艾力斯太太那么好。她说要缝好这些,至少要花一天时间,她妈妈以前付给缝纫的女人是六便士一天,而且管饭,所以虽然我还小,她要同样付我六便士一天。六便士呢,妈妈!这不是太棒了吗?”雅各.琼斯正好这时进来了,叫道:“哈,小姑娘,你准备给自己做一条新裙子吗?你看上去会像一只花蝴蝶那么漂亮呢!” 于是玛利又得复述一遍她的故事,然后开心地坐下,开始做她的第一份能赚钱的针线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