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三章 走两哩路去读《圣经》

玛丽.琼斯和她的圣经 by 玛丽.琼斯

下一个礼拜天,玛利虽然没像平时上学时起得那么早,但还是按时起了床。“妈,我得穿上鞋去主日学,”她说,“主日学跟礼拜差不多,对不对?”

“对。”琼斯太太说,“我想读经的时间会更多。”

“那太好了。”玛利说着,吻别了父母,走上了长长的山道,一边还向妈妈挥着手。

琼斯太太看着女儿的背影,说:“好孩子,愿主祝福她。她学习起神的话语来真是如饥似渴。”

“没错,”雅各应道,“我肯定主的手已按在她的身上,赐福予她。我预感她会在事奉主的道路上大有长进。”

几乎全校的学生都来参加这第一堂主日学。任何能释放他们能量的活动都能吸引这些威尔士孩子敏捷活跃的心灵。课程是分小组上的,好几个阿贝吉诺文的居民自愿帮忙教课。玛利被分到高年级班,教会的一个执事给他们讲课。

“我们来学习《马太福音》,”他告诉同学们。因为大部分学生还看不太懂,他便朗读并解释了第一章。他注意到玛利听得全神贯注,小脸发亮,跃跃欲试想要提问。

“亲爱的孩子,你有什么问题?”他问。

“我以为另一部分是第一章,”玛利说,“我不知道这是第一章。”

“你说的另一部分是什么?”执事问。

玛利犹豫了片刻,然后问:“我可以把它背诵出来吗?”

“当然了。”

玛利站起来,背诵了《马太福音》第二章的前十二节,没出一点错。这个故事这么生动简明,她只是在圣诞节的崇拜上听过它,就毫不费劲地记住了。

执事满意极了:“真是太好了。你背诵的是第二章的开头部分,我们下个礼拜天就要讲到。你家里有《圣经》,那会对这些课程有帮助的。”

玛利脸有些红:“没有,先生,我们家没有《圣经》。”

执事叹息了一声:“它们很贵,更糟的是,还很稀少,我们开办这个主日学都找不到一本威尔士文《圣经》。不过有一个组织,就是基督徒知识促进会,在出版英文《圣经》。我们希望我们的好朋友,汤姆斯.查尔斯牧师能说服这个组织为我们印刷一些威尔士文《圣经》。我们下个礼拜天学习第二章。如果这个礼拜内你们谁能找到一本《圣经》,可以先看那一章,会对下礼拜天的课很有帮助。”然后他转向玛利,问:“我的孩子,你没有《圣经》,怎么把那一段记得那么好?”

“我在教堂听人们读这一节,就记住了。”玛利回答道。

“真的吗?你做得很好。”

过了一个安适、清静的下午之后,温馨的夜来了,琼斯全家去兰非罕歌尔村参加崇拜。崇拜后,玛利跟着农夫伊万斯太太走到教堂的走廊里。“伊万斯太太,我能跟你谈谈吗?”她轻轻地捅了捅伊万斯太太的胳膊,问道。“当然了,玛利。什么事?”

“太太,两年以前,你答应过我,如果我上了学,学会了阅读,我就可以到你家去,用你的《圣经》学习。”

“没错,”伊万斯太太说,“我知道你在上学,但你已经能识字了吗?”

“能,太太。现在我们又开了主日学,今天刚刚开始。我很想去你们家准备下个礼拜天的功课,不知可不可以?那对我会帮助很大的。”

“当然可以了。”伊万斯太太真心实意地说,“我答应你的时候,可是真心的。你什么时候来?”

“最好礼拜六下午,那时我的作业就已经作完了。”

“好啊,”伊万斯太太说,“下个礼拜六下午,我等你。告诉你妈妈,你要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喝下午茶。”

“谢谢您,伊万斯太太。”玛利叫道,“谢谢您!”

伊万斯太太爬上丈夫旁边那匹小马背上,喊道:“好孩子,我们很欢迎你。”就这样,礼拜六下午,玛利踏上了通往伊万斯太太农庄的山路。天气很晴朗,没有一丝风。远处的海湛蓝湛蓝的,风平浪静,黄色的金雀花开得很灿烂,把四周都点亮了。玛利停住脚,目光越过陡峭的山崖,往海岸眺望。她感觉到,而不是想到,周围这一片的美丽。她的心被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所占据着,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上个礼拜天教堂里读的什么来着?”她回忆着,“-耶和华应许赐福给以色列家的话,一句也没有落空;都应验了-那就像在说我呢。”她思忖着。她满心信心地继续前行,很快就走到了农庄。那是一所典型的老式威尔士房子,用灰色的石头砌就,烟囱很高,山形墙像画儿一样的有层次,就是说,墙显倒V字形,顶儿尖尖的。虽然现在正是冬天,屋前的花园和草坪仍都修剪地整整齐齐。

玛利沿路往边门走去,正好,农夫伊万斯也从田里走进花园。他们在院子门口碰了个正着。

“哎呀,玛利,我的小姑娘,”他叫道,“你来得正好,还有两个多小时才会天黑。你想参观参观农场吗?”

农夫伊万斯很以他的农场为自豪,他也确实应该自豪。

“我们不必穿过院子,不然你的脚会弄脏。你看那一大群奶牛,挺棒的,对不对?不过我想你肯定对养鸡场更感兴趣。我太太照料它们,就像你照看你的鸡一样。”他说。

“我发现以前牧养羊群的那块草地被犁过了,为什么要这样做?”

“去年情况不太好,”农夫伊万斯摇摇头,“我损失了不少羊,可能是因为在露天的时间太多了。所以我将它们赶下山谷,尽量减少损失。”他微微笑了一笑,”玛利,我就像约伯: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

“羊爬上高坡的时候,我们能从家里的花园看见它们。我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教会里读到:神洗净我们的罪,我们就会洁白如羊毛。我就想:好奇怪哦,农夫伊万斯的羊可是黑黑的,一点也不白。直到有一天我跟爸爸去兰非罕歌尔,看见羊毛在黑乎乎,脏乎乎的外层下面,的确是又白又干净,没有什么东西白得那么漂亮。那时我才真正懂得那句经文的意思。”

“没错,它们的确很可爱,”农夫伊万斯表示赞同,“这也说明,我们知道事情的真相越多,就越能理解《圣经》上所说的,也越能发现《圣经》上说的的确是真理。你该进屋去读《圣经》了,不过我得先给你看一样东西,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主意。看见没有,小马那里的那块小牧场?我们叫它‘医院草地’,因为我们把生病的牲畜放在那里养病。”

“真是一个好主意!”玛利拍手道,“这样对牲畜的确好极了。谢谢您,伊万斯先生,谢谢您带我参观农场。”

玛利在门上敲了敲,伊万斯太太在里面应道:“快进来,亲爱的。礼拜六下午是我烤面包的时间,瞧你赶巧了吧。除非你想先到火炉边暖和暖和,要不你可以直接进客厅。不烤火了?好的,看上去你也太不冷。你带了纸和笔作笔记没有?”

“带了,谢谢您。”

“那你就可以立刻开始学习了。”伊万斯太太边说边将玛利领进客厅,“《圣经》在那儿,用布盖着的。用不着我说,你也知道翻书时要小心吧。”

“我知道,夫人。”玛利说着,在伊万斯太太拉出来的椅子上坐下来。

伊万斯太太回到厨房继续烤她的面点。玛利将盖布从《圣经》上掀开:这就是了,一本大大的书,边上加了浮雕花纹,用黄铜钩扣住。玛利平生头一次独自面对《圣经》,她停住手,满怀崇敬地看着它,然后翻开书,轻轻地揭动书页。在这么多篇书里要找到她想找的地方还真不容易呢,教会里的牧者长老们怎么那么轻松就能翻到呢?玛利花了好一阵子,动了不少脑筋,翻过旧约,碰到的那些书名就像老朋友一样熟悉。最后她终于翻到了新约,《马太福音》。

伊万斯太太的小儿子叫她去喝茶的时候,她还在忙着作笔记。她小心翼翼地合上《圣经》,把椅子放回原处,到厨房与伊万斯一家一块儿坐下饮茶。这顿茶喝得很开心,伊万斯家的小孩子都为静悄悄的家中来了个小客人兴奋得不得了。这两个男孩的姐姐已经长大成人;他们每天去几哩以外的中学上学,对乡村学校生活所知甚少,听玛利讲她在那里的生活,都觉得希奇得很。

虽然玛利的家境贫寒,这间农庄的厨房对她而言已经相当宽敞,但她对待大小主人的举止都很自然很轻松。威尔士人有这种天赋,他们碰到陌生人,不管处于什么地位,从来都不会举止失当。地位对他们没什么意义,这也许说明,威尔士人一直都是自由人。

玛利沿着小路下山时,主人家的两个男孩还在后面冲她大叫:“有空再来啊!”

“她当然还会再来的,”他们的妈妈说,“她每个礼拜六都会来,我肯定她一个礼拜都不会错过。”

玛利在黑暗的冬夜里走着,心中回想着农庄里这群朋友的好心,她下午阅读的经文,和它对她的许多帮助。可是,时间太匆忙了,她希望有更多的时间。

“如果我自己有一本《圣经》,我就不用花一个小时来回了。”她想。一种强烈的愿望涌上心头。

“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圣经》。”她喃喃地说,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压倒一切的决心,“我要拥有一本《圣经》!我要工作,攒钱,就是花上十年时间,我也要为自己买一本《圣经》。”

她轻快地走着,脑子里走马灯一样地转过好些主意。她能做什么来赚钱呢?“也许我可以养一群蜜蜂,卖蜂蜜赚钱,又不会占据我多少时间。”

她还没把这第一个计划想明白,就已经到家了。

全家人坐在火炉旁,她对爸爸说:“爸,能请你帮我做一个小盒子吗?”爸爸笑眯眯地说:“作什么?你准备离开我们,去外面旅行,所以要一个小盒子?”

玛利大笑起来:“不是啦!我不是说那种盒子。我是想要一个小蓄钱盒,上面有一个小孔的那种。”

“哦,一个蓄钱盒!我想我应该可以做的。可是钱从哪里来呢?”

玛利热切地说:“爸,妈,我下定决心要努力挣钱,存起来,给我自己买一本《圣经》。然后我就能经常地读经了。我们每天晚上一起祷告时,也有东西可读了。”她的小脸因这念头而显得容光焕发。

妈妈担心地说:“亲爱的,你的生活已经够忙了。不过我会尽我所能帮你。你的缝纫越来越好了,应该可以找到一些针线活儿,抽空做做。”玛利问:“你们觉不觉得我可以自己养一群蜂?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可以的,”雅各说,“它们应该比较赚钱。屋外有只旧蜂窝,我帮你取下来-百货全-大卫路易斯可以给我一点油漆,我就能把它弄成像新的一样,五月份就能招蜂了。他还会给你一窝蜂。他可是一个难得的养蜂人。”玛利感激地说:“谢谢您,爸爸。”

她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眼睛盯着炉火;但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她的心思正忙着呢。

最后她终于说:“我在想我所记得的《圣经》里所有的应许,神向努力追寻他的人,那些为美好东西努力祷告的人作的那些应许。”

“‘你当刚强壮胆,’”她母亲轻声念道,“是《约书亚记》里的句子吧!”

“我一直记得先知以赛亚书里的几句经文,”雅各说,“我还是个小孩子时,就记住了它。听着:‘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永不离开你-我觉得它真是棒极了。山看上去牢不可破,无法移动,但即使它们能被移开,神的爱也不会让我们失望。”

“耶稣也给了我们那么多美妙的应许,”玛利接过话题,“‘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到你们这里来-还有,‘我就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还有,‘你们若奉我的名求什么,我必成就。’”

“所以,玛利,你可以信心百倍地去实行你的计划,”琼斯太太说,“因为在《圣经》的某个地方说,‘祂是信实的主,我要信靠祂,必不惧怕。’”就这样,玛利坚持每个礼拜六去农场,还有她的学校,主日学,家务事,晚上的作业,她的生活充实得很。但最重要的,那个伟大目标——为自己买一本《圣经》——牢牢地占据着她的心灵,她读《圣经》越多,就越渴望自己拥有一本。

一个礼拜六的晚上,她父母像往常一样一边在织布机前忙碌,一边等着玛利从农场回来。钟敲响八点了,琼斯太太起身,走到窗前,掀开窗帘向外张望。

“都八点了,玛利还没有回来,”她说,“她从来没有这么晚过。外面这么黑,连星光都没有,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会的,莫莉,”雅各答道,”她是在作神的工,神会照看她。她又不像有的孩子那样没头脑。”

“可是那段路又难走又危险,她虽经常走那条路,但天这么黑,可不太安全。我希望她快些回来。”

“你要的话,我就去接她,”雅各说,“但我猜得到她会说什么:‘哎呀,爸爸,我可不想让你在这么冷的晚上出来,那会让我觉得我不应该去农场,我不去了。’不,莫莉,那样我会觉得自己成了她的绊脚石。我有把握,神在那条路上的每一步照看她。听哪,这不是,她回来了。”

玛利快捷的脚步已经在花园的路上响起来,她进来时,脸红扑扑的,生气勃勃。

琼斯太太问:“玛利,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妈妈,你等急了吧!其实用不着担心。我今晚在农场过得好极了。我读完了明天的功课:《马太福音》第七章,头十二节——整章都那么容易,那么感人,我读啊,读啊,读完了整章呢。我刚读完,伊万斯先生就进来了,问我懂不懂所读的,我回答说,有一些很难懂。他就坐下,我们一起读完了那一章,他解释了那些难懂的地方,解释得又清楚又好。我现在对这一章都把握住了。你们愿意吃完晚饭后听我把它全部重复一遍吗?”

“我们当然愿意了,亲爱的孩子。”雅各肯定地说。

晚饭后,雅各在烟囱旁的椅子上坐下来,琼斯太太手里织着毛线活儿,玛利坐在一张小板凳上,开始背诵那一章经文。她父母侧耳倾听着,被深深打动了:她读这些神圣的词句时,表情很热切,强调得恰到好处。看来她是真的完全理解了经文的含义。当她读到:“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时,她的声音提高了,眼睛发亮,他们知道她心里又在想她那强烈的愿望,且正将这应许的确据牢牢地刻在心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下一个礼拜天,玛利虽然没像平时上学时起得那么早,但还是按时起了床。“妈,我得穿上鞋去主日学,”她说,“主日学跟礼拜差不多,对不对?” “对。”琼斯太太说,“我想读经的时间会更多。” “那太好了。”玛利说着,吻别了父母,走上了长长的山道,一边还向妈妈挥着手。 琼斯太太看着女儿的背影,说:“好孩子,愿主祝福她。她学习起神的话语来真是如饥似渴。” “没错,”雅各应道,“我肯定主的手已按在她的身上,赐福予她。我预感她会在事奉主的道路上大有长进。” 几乎全校的学生都来参加这第一堂主日学。任何能释放他们能量的活动都能吸引这些威尔士孩子敏捷活跃的心灵。课程是分小组上的,好几个阿贝吉诺文的居民自愿帮忙教课。玛利被分到高年级班,教会的一个执事给他们讲课。 “我们来学习《马太福音》,”他告诉同学们。因为大部分学生还看不太懂,他便朗读并解释了第一章。他注意到玛利听得全神贯注,小脸发亮,跃跃欲试想要提问。 “亲爱的孩子,你有什么问题?”他问。 “我以为另一部分是第一章,”玛利说,“我不知道这是第一章。” “你说的另一部分是什么?”执事问。 玛利犹豫了片刻,然后问:“我可以把它背诵出来吗?”
“当然了。” 玛利站起来,背诵了《马太福音》第二章的前十二节,没出一点错。这个故事这么生动简明,她只是在圣诞节的崇拜上听过它,就毫不费劲地记住了。 执事满意极了:“真是太好了。你背诵的是第二章的开头部分,我们下个礼拜天就要讲到。你家里有《圣经》,那会对这些课程有帮助的。” 玛利脸有些红:“没有,先生,我们家没有《圣经》。” 执事叹息了一声:“它们很贵,更糟的是,还很稀少,我们开办这个主日学都找不到一本威尔士文《圣经》。不过有一个组织,就是基督徒知识促进会,在出版英文《圣经》。我们希望我们的好朋友,汤姆斯.查尔斯牧师能说服这个组织为我们印刷一些威尔士文《圣经》。我们下个礼拜天学习第二章。如果这个礼拜内你们谁能找到一本《圣经》,可以先看那一章,会对下礼拜天的课很有帮助。”然后他转向玛利,问:“我的孩子,你没有《圣经》,怎么把那一段记得那么好?” “我在教堂听人们读这一节,就记住了。”玛利回答道。 “真的吗?你做得很好。” 过了一个安适、清静的下午之后,温馨的夜来了,琼斯全家去兰非罕歌尔村参加崇拜。崇拜后,玛利跟着农夫伊万斯太太走到教堂的走廊里。“伊万斯太太,我能跟你谈谈吗
?”她轻轻地捅了捅伊万斯太太的胳膊,问道。“当然了,玛利。什么事?” “太太,两年以前,你答应过我,如果我上了学,学会了阅读,我就可以到你家去,用你的《圣经》学习。” “没错,”伊万斯太太说,“我知道你在上学,但你已经能识字了吗?” “能,太太。现在我们又开了主日学,今天刚刚开始。我很想去你们家准备下个礼拜天的功课,不知可不可以?那对我会帮助很大的。” “当然可以了。”伊万斯太太真心实意地说,“我答应你的时候,可是真心的。你什么时候来?” “最好礼拜六下午,那时我的作业就已经作完了。” “好啊,”伊万斯太太说,“下个礼拜六下午,我等你。告诉你妈妈,你要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喝下午茶。” “谢谢您,伊万斯太太。”玛利叫道,“谢谢您!” 伊万斯太太爬上丈夫旁边那匹小马背上,喊道:“好孩子,我们很欢迎你。”就这样,礼拜六下午,玛利踏上了通往伊万斯太太农庄的山路。天气很晴朗,没有一丝风。远处的海湛蓝湛蓝的,风平浪静,黄色的金雀花开得很灿烂,把四周都点亮了。玛利停住脚,目光越过陡峭的山崖,往海岸眺望。她感觉到,而不是想到,周围这一片的美丽。她的心被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所占据着,对未来充满了
希望。 “上个礼拜天教堂里读的什么来着?”她回忆着,“-耶和华应许赐福给以色列家的话,一句也没有落空;都应验了-那就像在说我呢。”她思忖着。她满心信心地继续前行,很快就走到了农庄。那是一所典型的老式威尔士房子,用灰色的石头砌就,烟囱很高,山形墙像画儿一样的有层次,就是说,墙显倒V字形,顶儿尖尖的。虽然现在正是冬天,屋前的花园和草坪仍都修剪地整整齐齐。 玛利沿路往边门走去,正好,农夫伊万斯也从田里走进花园。他们在院子门口碰了个正着。 “哎呀,玛利,我的小姑娘,”他叫道,“你来得正好,还有两个多小时才会天黑。你想参观参观农场吗?” 农夫伊万斯很以他的农场为自豪,他也确实应该自豪。 “我们不必穿过院子,不然你的脚会弄脏。你看那一大群奶牛,挺棒的,对不对?不过我想你肯定对养鸡场更感兴趣。我太太照料它们,就像你照看你的鸡一样。”他说。 “我发现以前牧养羊群的那块草地被犁过了,为什么要这样做?” “去年情况不太好,”农夫伊万斯摇摇头,“我损失了不少羊,可能是因为在露天的时间太多了。所以我将它们赶下山谷,尽量减少损失。”他微微笑了一笑,”玛利,我就像约伯: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
华。” “羊爬上高坡的时候,我们能从家里的花园看见它们。我还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教会里读到:神洗净我们的罪,我们就会洁白如羊毛。我就想:好奇怪哦,农夫伊万斯的羊可是黑黑的,一点也不白。直到有一天我跟爸爸去兰非罕歌尔,看见羊毛在黑乎乎,脏乎乎的外层下面,的确是又白又干净,没有什么东西白得那么漂亮。那时我才真正懂得那句经文的意思。” “没错,它们的确很可爱,”农夫伊万斯表示赞同,“这也说明,我们知道事情的真相越多,就越能理解《圣经》上所说的,也越能发现《圣经》上说的的确是真理。你该进屋去读《圣经》了,不过我得先给你看一样东西,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主意。看见没有,小马那里的那块小牧场?我们叫它‘医院草地’,因为我们把生病的牲畜放在那里养病。” “真是一个好主意!”玛利拍手道,“这样对牲畜的确好极了。谢谢您,伊万斯先生,谢谢您带我参观农场。” 玛利在门上敲了敲,伊万斯太太在里面应道:“快进来,亲爱的。礼拜六下午是我烤面包的时间,瞧你赶巧了吧。除非你想先到火炉边暖和暖和,要不你可以直接进客厅。不烤火了?好的,看上去你也太不冷。你带了纸和笔作笔记没有?” “带了,谢谢您。” “那你就
可以立刻开始学习了。”伊万斯太太边说边将玛利领进客厅,“《圣经》在那儿,用布盖着的。用不着我说,你也知道翻书时要小心吧。” “我知道,夫人。”玛利说着,在伊万斯太太拉出来的椅子上坐下来。 伊万斯太太回到厨房继续烤她的面点。玛利将盖布从《圣经》上掀开:这就是了,一本大大的书,边上加了浮雕花纹,用黄铜钩扣住。玛利平生头一次独自面对《圣经》,她停住手,满怀崇敬地看着它,然后翻开书,轻轻地揭动书页。在这么多篇书里要找到她想找的地方还真不容易呢,教会里的牧者长老们怎么那么轻松就能翻到呢?玛利花了好一阵子,动了不少脑筋,翻过旧约,碰到的那些书名就像老朋友一样熟悉。最后她终于翻到了新约,《马太福音》。 伊万斯太太的小儿子叫她去喝茶的时候,她还在忙着作笔记。她小心翼翼地合上《圣经》,把椅子放回原处,到厨房与伊万斯一家一块儿坐下饮茶。这顿茶喝得很开心,伊万斯家的小孩子都为静悄悄的家中来了个小客人兴奋得不得了。这两个男孩的姐姐已经长大成人;他们每天去几哩以外的中学上学,对乡村学校生活所知甚少,听玛利讲她在那里的生活,都觉得希奇得很。 虽然玛利的家境贫寒,这间农庄的厨房对她而言已经相当宽敞,但她对待
大小主人的举止都很自然很轻松。威尔士人有这种天赋,他们碰到陌生人,不管处于什么地位,从来都不会举止失当。地位对他们没什么意义,这也许说明,威尔士人一直都是自由人。 玛利沿着小路下山时,主人家的两个男孩还在后面冲她大叫:“有空再来啊!” “她当然还会再来的,”他们的妈妈说,“她每个礼拜六都会来,我肯定她一个礼拜都不会错过。” 玛利在黑暗的冬夜里走着,心中回想着农庄里这群朋友的好心,她下午阅读的经文,和它对她的许多帮助。可是,时间太匆忙了,她希望有更多的时间。 “如果我自己有一本《圣经》,我就不用花一个小时来回了。”她想。一种强烈的愿望涌上心头。 “我一定要有自己的《圣经》。”她喃喃地说,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压倒一切的决心,“我要拥有一本《圣经》!我要工作,攒钱,就是花上十年时间,我也要为自己买一本《圣经》。” 她轻快地走着,脑子里走马灯一样地转过好些主意。她能做什么来赚钱呢?“也许我可以养一群蜜蜂,卖蜂蜜赚钱,又不会占据我多少时间。” 她还没把这第一个计划想明白,就已经到家了。 全家人坐在火炉旁,她对爸爸说:“爸,能请你帮我做一个小盒子吗?”爸爸笑眯眯地说:“作什么?你准备离
开我们,去外面旅行,所以要一个小盒子?” 玛利大笑起来:“不是啦!我不是说那种盒子。我是想要一个小蓄钱盒,上面有一个小孔的那种。” “哦,一个蓄钱盒!我想我应该可以做的。可是钱从哪里来呢?” 玛利热切地说:“爸,妈,我下定决心要努力挣钱,存起来,给我自己买一本《圣经》。然后我就能经常地读经了。我们每天晚上一起祷告时,也有东西可读了。”她的小脸因这念头而显得容光焕发。 妈妈担心地说:“亲爱的,你的生活已经够忙了。不过我会尽我所能帮你。你的缝纫越来越好了,应该可以找到一些针线活儿,抽空做做。”玛利问:“你们觉不觉得我可以自己养一群蜂?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可以的,”雅各说,“它们应该比较赚钱。屋外有只旧蜂窝,我帮你取下来-百货全-大卫路易斯可以给我一点油漆,我就能把它弄成像新的一样,五月份就能招蜂了。他还会给你一窝蜂。他可是一个难得的养蜂人。”玛利感激地说:“谢谢您,爸爸。” 她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眼睛盯着炉火;但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她的心思正忙着呢。 最后她终于说:“我在想我所记得的《圣经》里所有的应许,神向努力追寻他的人,那些为美好东西努力祷告的人作的那些应许
。” “‘你当刚强壮胆,’”她母亲轻声念道,“是《约书亚记》里的句子吧!” “我一直记得先知以赛亚书里的几句经文,”雅各说,“我还是个小孩子时,就记住了它。听着:‘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永不离开你-我觉得它真是棒极了。山看上去牢不可破,无法移动,但即使它们能被移开,神的爱也不会让我们失望。” “耶稣也给了我们那么多美妙的应许,”玛利接过话题,“‘我不撇下你们为孤儿,我必到你们这里来-还有,‘我就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还有,‘你们若奉我的名求什么,我必成就。’” “所以,玛利,你可以信心百倍地去实行你的计划,”琼斯太太说,“因为在《圣经》的某个地方说,‘祂是信实的主,我要信靠祂,必不惧怕。’”就这样,玛利坚持每个礼拜六去农场,还有她的学校,主日学,家务事,晚上的作业,她的生活充实得很。但最重要的,那个伟大目标——为自己买一本《圣经》——牢牢地占据着她的心灵,她读《圣经》越多,就越渴望自己拥有一本。 一个礼拜六的晚上,她父母像往常一样一边在织布机前忙碌,一边等着玛利从农场回来。钟敲响八点了,琼斯太太起身,走到窗前,掀开窗帘向外张望。 “都八点了,玛利还没
有回来,”她说,“她从来没有这么晚过。外面这么黑,连星光都没有,她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会的,莫莉,”雅各答道,”她是在作神的工,神会照看她。她又不像有的孩子那样没头脑。” “可是那段路又难走又危险,她虽经常走那条路,但天这么黑,可不太安全。我希望她快些回来。” “你要的话,我就去接她,”雅各说,“但我猜得到她会说什么:‘哎呀,爸爸,我可不想让你在这么冷的晚上出来,那会让我觉得我不应该去农场,我不去了。’不,莫莉,那样我会觉得自己成了她的绊脚石。我有把握,神在那条路上的每一步照看她。听哪,这不是,她回来了。” 玛利快捷的脚步已经在花园的路上响起来,她进来时,脸红扑扑的,生气勃勃。 琼斯太太问:“玛利,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妈妈,你等急了吧!其实用不着担心。我今晚在农场过得好极了。我读完了明天的功课:《马太福音》第七章,头十二节——整章都那么容易,那么感人,我读啊,读啊,读完了整章呢。我刚读完,伊万斯先生就进来了,问我懂不懂所读的,我回答说,有一些很难懂。他就坐下,我们一起读完了那一章,他解释了那些难懂的地方,解释得又清楚又好。我现在对这一章都把握住了。你们愿意吃完晚饭
后听我把它全部重复一遍吗?” “我们当然愿意了,亲爱的孩子。”雅各肯定地说。 晚饭后,雅各在烟囱旁的椅子上坐下来,琼斯太太手里织着毛线活儿,玛利坐在一张小板凳上,开始背诵那一章经文。她父母侧耳倾听着,被深深打动了:她读这些神圣的词句时,表情很热切,强调得恰到好处。看来她是真的完全理解了经文的含义。当她读到:“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时,她的声音提高了,眼睛发亮,他们知道她心里又在想她那强烈的愿望,且正将这应许的确据牢牢地刻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