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四章 个人事件

慕勒日记精华 by 舒仁度

◇慕勒写自己的个人私事,写得很老实坦白。他是事隔多年才记载下来的。他的入息,全是别人的捐赠,一年比一年增加。一八五O年,收入四百O二镑十三先令一又四份三便士,「我们施舍了二百二十镑」。一八六O年,收入了一千O五十四镑九先令九又二份一便士,「从其中我们施舍了八百镑」。一八七O年,收入二千O六十七镑九先令九便士,施舍了一千七百一十三镑十一先令七便士。

我的进项账目使我要加几句话。读者假若以为,主一赐了钱给我,我就求立即使用了它,彷佛有一张十镑钞票便是罪孽,那末他是错了。我绝不是这样做。我只求蒙恩,不把任何产业当是自己的,而当是主的;那么,我不管有多有少,也以管家身份——而非主人身份——看管它。我只求主赐恩,使我乐意把主赐给我的,一部份,(甚至全部,如果主要的话),施出去。主常常带领穷困的信徒,或穷困的未信的人,到来见我,又有时使我知道祂的圣工上有特别的需要;我就以管家身份,从祂付托我的钱中,拿出来使用。这足以解释以下的事实:一八七四年一月一日至五月廿六日之间,我的入息只有一千二百O四镑十九先令二又二份一便士,当时我因爱妻有病,开支极大,而我竟施给别人一千七百三十九镑七便士之数目。

我毫不怀疑多数基督徒读者都会说:「这真有福了!能够这么宽裕的施舍真是好极了!我倒也愿意像他一样哩。」我会回答说:这确是有福,能够这么宽裕的施舍确是好极了。你何不也来尝尝?神怎样使你兴旺,你照样多多施与罢,假如在开始施与的时候你不够信心便不能给多的!那么,你可以先给少的;只是给这少的,也要做得出乎基督的爱激励你——乐意的,信实的,有规律不中断的。不要开始了几星期便放弃了;无论在什么情形下,不中断的施与,你就会发觉自己心灵得着祝福,事业得着兴旺,越是乐意施与,越是有能力施与。此外,还有一点要注意的。既为主的管家,就不要浪费主的金钱。你若生活方式不妥善,在奢侈的习惯上自己消费太多,就是你多多施与,主也不会给你太多代管的。我不但容许自己和家人得着生活上的必需,更容许得着可以使用略为舒适的东西;我到如今年老了,依然这样做;但我经常防避自己有什么奢侈,恐怕主会停止使用我做祂的管家。

◇到一八八五年为止,他的总收入达到六万六千四百六十三镑七先令四又四份一便士;他施与出来的达五万七千镑。他最后十二年间的私人收入并没有记录,但他捐输的则达二万四千四百九十镑十八先令八便士。在他死时,他的私人财产据宣誓是一百六十镑九先令四便士——其中约一百镑是家俬书籍的价值,另有约六十镑现金。以下他述及他女儿吕底亚的一二事。

我的女儿入学半年后,我要索取她的账目看,那处管事的主内姊妹却对我说,很想要免费教育她。但我坚持要看看账目,她就给我看。我立即清了账,岂料同等数目的钱无具名地交回我处,我很容易就查出是那姊妹退回来的。由这时起,我的女儿继续在学校六年,但我再得不到她的账目看看了。我提及这点是有特别理由的:主使我一心看顾被弃孤儿,祂在今生也就给我报酬了:祂看顾我的爱女,使她能够免费得着很好的教育。

〖一八五三年〗

七月。主又要用新的方式试炼我的信心。我的爱女在六月二十日病了,是斑疹伤寒,七月三日,病势似乎已达不治之境了。这是信心试炼的时候。但信心得胜。我的爱妻和我都能够把女儿交托在主手中;主也就扶持我们。这里我只说出我自己的经验。虽然我的惟一爱女走在坟墓边沿,但我的心灵十分平安,乐意接受天父的旨意,深信祂对这孩子和她父母的作为,到头来一定是最善最美的。女儿继续重病,直至七月二十日;然后——她开始痊愈起来。八月十八日,她虽还是身体羸弱,但她已能迁到克利夫顿去换换空气。那是离她起病时五十九天了。

在我受着这折磨——这极大的折磨——的时候,我不但对主的安排绝对顺服,而且对这折磨之所以施在我身上,内心也很宁静。以前主的手也曾经在我家中管教过我。当时我立即晓得那是天父的鞭打,满有爱心智能地施在我身上,叫我的心灵从半冷半热的状况中恢复过来。这一次,我却没有这感觉。我虽深知自己的诸多软弱,失责,缺点,以致于可以与使徒保罗同说:「我真是苦阿」;但我却深知这折磨不是一种管教,这折磨是要试炼我的信心。人们总会觉得我遇到的信心的试炼都是在金钱上的事情,而事实上我也曾提过其它的试炼。这一回,主却要在我世上最心爱的一样财宝上试炼我的信心。

天父在这安排中似乎在说:你愿意为我舍弃这女儿吗?我的心只回答:天父啊,只要在你心看为善,愿你的旨意成就。正以我们愿意把父赐给我们的女儿还给祂,神也就愿意把这女儿留给我们,她就因此得以生存。「又要以耶和华为乐,他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这是诗篇卅七篇四节的话。我心里所求的,是若然合乎神的旨意得以保存我的爱女;要保全她的方法就是:以主的旨意为乐。

这是我信心的试炼中最大的试炼;愿主得称颂,因为我蒙祂丰盛的慈悲,能够以祂的旨意为乐;我绝对相信,就算主把这女儿接去,也一定比她生存着,于她自己,于她双亲,都更有好处,神也更得着荣耀。

〖一八五四年〗

十二月卅一日。今年主赐我六百九十七镑十一先令五便士。

也有读者会拍案叫道:六百九十七镑有多,真丰富的入息了!牧师传道人真百中无一可以有这历多的薪金!读者你若真的这么说,我回答你。我求取属世需用的方法确是理想的;但任何人若果要这样做的话,他不能单是口中说他信赖神,他一定要真正的信赖神。往往有人口中称说信赖神!同时却一有机会就向人伸诉他们的困难,使人动心而救济他们。我也不是说让人知道你的困难是错的;但我却相信你若故意让人知道你的困难使人帮助你,是与信赖神原则上不兼容的。神要按照我们的话对待我们?若果我们说我们信赖祂,祂就得试试我们,看我们真正信赖祂,还是仅仅口中说说便算;假若我们真正信赖祂,我们是乐意单独有祂与我们同在。

信赖神的人一定要乐意听神使他富足或贫穷。大有丰盛他当然要乐意接受;一贫如洗他也得安然担当。他又得乐意在离开这世界时,什么财产也没有。

主赐他的钱,不管是多是少,他也要欢喜领受。三番四次有人给我一先令;假若我把这表露基督精神的爱的捐赠拒绝了,我可就十分粗暴。

他又一定要甘心做主的管家。假如从主赐他的他不肯分施与别人,只积蓄起来;或者,假如他只管自己挥霍,那么,感动神的儿女帮助他的主,就会不久涸绝他的入息的信道。

有好些理由可能禁止我把这些话录出版;但我执笔的动机原是在求神的荣耀,因此乐于使人看见我所侍奉的是一个多么仁爱的主人,多么丰盛地供给我需要的一切。

◇吕底亚嫁了雅各.赖特;这人后来继承慕勒在孤儿院中总理的职位。吕底亚在一八九O年死了,其时慕勒正在印度。

慕勒因他一八三O年娶的妻子玛利亚大蒙福气。她在思想意志上,都和他绝对相似,而且还一心一意的献身服务于孤儿之间。当一八七0年她去世时,在丧礼行毕,慕勒讲的一篇道是再感人肺腑也没有了。我真想把全篇讲章在这里印出来,却可惜不够篇幅。节录几片段也是好的。

我们快乐吗?十分的快乐。而且我们的快乐一年一年的增加。每次在布利斯托尔任何一个角落我遇到了我的爱妻,总有极大的快乐。一天又一天的,我们饭前在更衣室洗手的时候就见面——我万二分高兴见到她,她也万二分高兴见到我。我曾千番万次对她说过:「我亲爱的,自从我们结了婚!我未试过一次在见到你时不是满心喜悦的。」不只在我们结婚第一年是如此,第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依然一样。一八三O年十月七日以后我还多次这样对她说过。

我绝对承认:我们结婚生活中的真正精神快乐的基础,是由于我的妻是一个坚决的基督徒,在别的方面也适合我,因此是神赐给我的配偶。但我也充份相信:三十九年四个月长时期的美满婚姻生活不是可以单靠这点便支撑得来的。所以我还要加上以下数点:

一、蒙神恩典,我们大家生命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基督而活。

二、我们蒙福,有极多的工作要做。许多人,甚至许多基督徒,都错在力求一份工夫少,余暇多的差使。他们不晓得他们要的不是福气,而是灾害。他们往往忘记了他们要求的是无所事事的空暇,而空暇是他们受到特别多引诱的时候。

三、但是,虽然我们时常很忙,我们向来不容许我们的工作阻碍我们对灵性的培养。我们开始工作前,习惯了分别出一个时间来祈祷读圣经。神的子女一旦疏忽了这责任,任由他们的工作,甚至对神的事奉,阻碍了他们的灵修,他们就不能够长时在主里有喜乐;他们的婚姻幸福也从中受到影响。

四、最后,这是至要注意之点:二三十年来,我们除了有私人祷告和家庭祷告外,还有一同祷告的一定时间。多年来,爱妻和我,每早在家庭祷告完毕时,又立即有一个时间一同祷告,把一天至要感恩,至要祈求之事,都在主前陈诉出来。

我特别把这家庭祷告以外的夫妻祷告介绍给基督徒的夫妇。在我们经验中,这种祈祷不只是婚姻幸福延长的秘诀,更使我们更加相爱,我们结婚的第一年是十分恩爱的,经过大家一同祈祷,我们的爱可更新鲜热烈。

◇我们再往下读,读到他述及她的病重,他们之间的谈话我们就会诧异一个人怎么说到这样凄切还能继续说下去,又诧异听的如何不下泪。假如读者会以为慕勒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我可以讲出一件以前未有人听过的小枝节。在葬礼完了,他要他的老朋友约翰,波科克陪他回到毕士大堂的办事处。他坐下来,他的头垂了在台上,一声不出,直到午夜。

他的「自传」并没有尽记他遭遇的试炼。其中一样是他在一八七一年娶的继室。我们也不必非难她,只好说也许她的智力和品格到老年很意外地改变退化了。但这不幸总也算克服了。她喜欢出国游历,因此两口子就多次到外国去。他不论去到那里,都被邀请讲道;一八七六年至一八九二年间,他的时间差不多全用在传道的旅行上。他到过欧洲多数的国家,他的德文和法文大大帮助他。他又走遍了美国,加拿大,印度,澳洲,纽西兰等地,也到过中国和别的地方作短期旅行。说到美国,他作如下的记录:

在许多大城市中,我被特别邀请,向城中与附近的牧师和传道人讲道;曾经有过十七次这种聚会;来听的人数不只一、二百,有时三百,还有一次五百。各个宗派教会的牧师都有来听。我通常讲一个钟头左右,然后听的人向我发问。这种聚会我看是这次传道旅行中的最重要的一部份。

我又经十五间大学,学院和神学院的校长和教授邀请,向他们的学生演讲。我特别感谢天父许我做这重要的工作。除了这些大学,学院和神学院之外,我又曾经向其它五间高等教育组织演讲。我又曾在几个大城市中,参加过教会工作人员的特别聚会,也有五百人参加的,也有二千五百人参加的。总计我们在水上陆上共走过一万九千哩以上,我作过二百九十九次讲道。我的讲道对象不限于说英语的民众,也曾对德籍民众传过福音,(美国有好几百万德籍国民的);我也不限于白种人,我常常对有色人讲道,也有很多人来听。我也不限于在一个宗派的教会中工作:因为我爱一切爱主耶稣基督的人,我常常力求神的儿女能够更合一,更齐心,所以我讲道的对象有圣公会,长老会,组合会,循道会,信义宗,浸信会——等等的教友。他们很多开了门让我进去,我也乐得能够进去,他们也没有要我行什么使我良心不安的仪式。

我们不在布利斯托尔时,一切都进行顺利;我们回来时,只能称颂神的仁慈。有些报纸中说我在美国筹得巨款来帮助我们的组织,这全是讹传;所收到给这机关的捐款总共不够它一天的开支,因为我收到的还不及六十镑。

〖三年后〗

十一月廿七日,我们到了康涅狄格州的新黑文市。这地方是以其中的耳鲁大学著名,这大学在十七OO年创办,有八百五十学生。校长和校牧对我很客气,因此我有两次机会对相当多的学生演讲;我对这工作特别感到浓厚兴趣——记得自己也是在哈雷大学做学生时归主的。在欧洲和美国,我在学院,神学院和大学的学生之间的工作,主几次特别祝福生效,那是我后来才得知的。我在这地方又与城中与附近的五十余个牧师有过一个极宝贵的聚会。

◇慕勒的最大试炼并没有记载在他的「自传」中。一八四八年,与及以后的多年间,毕士大堂和堂中的领袖人物在一场笔战中,遭受猛烈的攻击,被谴责随便容许教义错误的信徒领受圣餐。还记得当日情形的人告诉我们,这争执辩论使他们一生都感到不快。此足以证明,就是最虔敬的人也不能免受最尖锐的谴责。

大家也许会以为这孤儿院被各国的人认识尊重以后,它会比前更多受经济上的援助。事实却并非如此。开支消费增至每周五百镑。院中有二千儿童要照顾,还有导师和助手等等。一八八五年至一八九八年之间,我们仍然三番四次发现日记中写着:「钱用尽了」,或是:「我们已一无所有了」那一类的记录。有一页是一八八七年的写着:「这一年,在我们的需要之中,主特别帮助我们,使我们得着遗产。」许多时候经过祈祷才从「**官厅」领到钱。

一八九二年,开支超出了收入足足一千九百五十一镑。但他们并不因此欠债,一份三千镑的遗产到期了,又他们的楼房值得十万镑。但情形总也难忍了;一八九三年,就决定了卖去两间孤儿院门前的一些可有可无的余地。他们就此得到一万镑。

〖一八九三年〗

三月四日。就在今天神开始答复我们的祈祷了,我们要卖的地有人出价每英亩一千镑。木来今早的境况在外表看来是没有比这更困难的了;但我们信赖主给我们帮助。最初三次派信只给我们四镑,以后的三次也给我们极少的,整天的收入只有八镑,而所需应付一天的消费是九十镑。但主救了我们。晚上售出了十又五份二英亩田,每亩一千镑,要收到一万四百O五镑,合约是在晚上八时签的。

日记的最后一页是一八九八年三月一日写的。

差不多廿一个月,我们的信心和耐心受到不断的试炼。今天主使我们的心从新得力。今天下午收到一千四百二十七镑一先令七便士来帮助神的事工,是已故E.C.S夫人的遗产之一部份。这笔钱放在爱尔兰「**官厅」已经有三年十个月了。经过数百次恳求主,如今到底收到了这遗产的一部份了。

◇最后的了结是突如其来的、慕勒到老一直保持极优良的精神体魄,不间断地在布利斯托尔与附近一带讲道。他最后死于酣睡中。

布利斯托尔这城市从未有过一个丧礼有这么多人奔丧陪送灵柩的;人们对他的追忆记念极尽热诚尊敬之能事参加丧礼的人,甚么阶层,甚么境遇的都有。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慕勒写自己的个人私事,写得很老实坦白。他是事隔多年才记载下来的。他的入息,全是别人的捐赠,一年比一年增加。一八五O年,收入四百O二镑十三先令一又四份三便士,「我们施舍了二百二十镑」。一八六O年,收入了一千O五十四镑九先令九又二份一便士,「从其中我们施舍了八百镑」。一八七O年,收入二千O六十七镑九先令九便士,施舍了一千七百一十三镑十一先令七便士。 我的进项账目使我要加几句话。读者假若以为,主一赐了钱给我,我就求立即使用了它,彷佛有一张十镑钞票便是罪孽,那末他是错了。我绝不是这样做。我只求蒙恩,不把任何产业当是自己的,而当是主的;那么,我不管有多有少,也以管家身份——而非主人身份——看管它。我只求主赐恩,使我乐意把主赐给我的,一部份,(甚至全部,如果主要的话),施出去。主常常带领穷困的信徒,或穷困的未信的人,到来见我,又有时使我知道祂的圣工上有特别的需要;我就以管家身份,从祂付托我的钱中,拿出来使用。这足以解释以下的事实:一八七四年一月一日至五月廿六日之间,我的入息只有一千二百O四镑十九先令二又二份一便士,当时我因爱妻有病,开支极大,而我竟施给别人一千七百三十九镑七便士之数目。 我毫不怀
疑多数基督徒读者都会说:「这真有福了!能够这么宽裕的施舍真是好极了!我倒也愿意像他一样哩。」我会回答说:这确是有福,能够这么宽裕的施舍确是好极了。你何不也来尝尝?神怎样使你兴旺,你照样多多施与罢,假如在开始施与的时候你不够信心便不能给多的!那么,你可以先给少的;只是给这少的,也要做得出乎基督的爱激励你——乐意的,信实的,有规律不中断的。不要开始了几星期便放弃了;无论在什么情形下,不中断的施与,你就会发觉自己心灵得着祝福,事业得着兴旺,越是乐意施与,越是有能力施与。此外,还有一点要注意的。既为主的管家,就不要浪费主的金钱。你若生活方式不妥善,在奢侈的习惯上自己消费太多,就是你多多施与,主也不会给你太多代管的。我不但容许自己和家人得着生活上的必需,更容许得着可以使用略为舒适的东西;我到如今年老了,依然这样做;但我经常防避自己有什么奢侈,恐怕主会停止使用我做祂的管家。 ◇到一八八五年为止,他的总收入达到六万六千四百六十三镑七先令四又四份一便士;他施与出来的达五万七千镑。他最后十二年间的私人收入并没有记录,但他捐输的则达二万四千四百九十镑十八先令八便士。在他死时,他的私人财产据宣誓是一百六十镑
九先令四便士——其中约一百镑是家俬书籍的价值,另有约六十镑现金。以下他述及他女儿吕底亚的一二事。 我的女儿入学半年后,我要索取她的账目看,那处管事的主内姊妹却对我说,很想要免费教育她。但我坚持要看看账目,她就给我看。我立即清了账,岂料同等数目的钱无具名地交回我处,我很容易就查出是那姊妹退回来的。由这时起,我的女儿继续在学校六年,但我再得不到她的账目看看了。我提及这点是有特别理由的:主使我一心看顾被弃孤儿,祂在今生也就给我报酬了:祂看顾我的爱女,使她能够免费得着很好的教育。 〖一八五三年〗 七月。主又要用新的方式试炼我的信心。我的爱女在六月二十日病了,是斑疹伤寒,七月三日,病势似乎已达不治之境了。这是信心试炼的时候。但信心得胜。我的爱妻和我都能够把女儿交托在主手中;主也就扶持我们。这里我只说出我自己的经验。虽然我的惟一爱女走在坟墓边沿,但我的心灵十分平安,乐意接受天父的旨意,深信祂对这孩子和她父母的作为,到头来一定是最善最美的。女儿继续重病,直至七月二十日;然后——她开始痊愈起来。八月十八日,她虽还是身体羸弱,但她已能迁到克利夫顿去换换空气。那是离她起病时五十九天了。 在我受着这折磨——
这极大的折磨——的时候,我不但对主的安排绝对顺服,而且对这折磨之所以施在我身上,内心也很宁静。以前主的手也曾经在我家中管教过我。当时我立即晓得那是天父的鞭打,满有爱心智能地施在我身上,叫我的心灵从半冷半热的状况中恢复过来。这一次,我却没有这感觉。我虽深知自己的诸多软弱,失责,缺点,以致于可以与使徒保罗同说:「我真是苦阿」;但我却深知这折磨不是一种管教,这折磨是要试炼我的信心。人们总会觉得我遇到的信心的试炼都是在金钱上的事情,而事实上我也曾提过其它的试炼。这一回,主却要在我世上最心爱的一样财宝上试炼我的信心。 天父在这安排中似乎在说:你愿意为我舍弃这女儿吗?我的心只回答:天父啊,只要在你心看为善,愿你的旨意成就。正以我们愿意把父赐给我们的女儿还给祂,神也就愿意把这女儿留给我们,她就因此得以生存。「又要以耶和华为乐,他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这是诗篇卅七篇四节的话。我心里所求的,是若然合乎神的旨意得以保存我的爱女;要保全她的方法就是:以主的旨意为乐。 这是我信心的试炼中最大的试炼;愿主得称颂,因为我蒙祂丰盛的慈悲,能够以祂的旨意为乐;我绝对相信,就算主把这女儿接去,也一定比她生存着,于她
自己,于她双亲,都更有好处,神也更得着荣耀。 〖一八五四年〗 十二月卅一日。今年主赐我六百九十七镑十一先令五便士。 也有读者会拍案叫道:六百九十七镑有多,真丰富的入息了!牧师传道人真百中无一可以有这历多的薪金!读者你若真的这么说,我回答你。我求取属世需用的方法确是理想的;但任何人若果要这样做的话,他不能单是口中说他信赖神,他一定要真正的信赖神。往往有人口中称说信赖神!同时却一有机会就向人伸诉他们的困难,使人动心而救济他们。我也不是说让人知道你的困难是错的;但我却相信你若故意让人知道你的困难使人帮助你,是与信赖神原则上不兼容的。神要按照我们的话对待我们?若果我们说我们信赖祂,祂就得试试我们,看我们真正信赖祂,还是仅仅口中说说便算;假若我们真正信赖祂,我们是乐意单独有祂与我们同在。 信赖神的人一定要乐意听神使他富足或贫穷。大有丰盛他当然要乐意接受;一贫如洗他也得安然担当。他又得乐意在离开这世界时,什么财产也没有。 主赐他的钱,不管是多是少,他也要欢喜领受。三番四次有人给我一先令;假若我把这表露基督精神的爱的捐赠拒绝了,我可就十分粗暴。 他又一定要甘心做主的管家。假如从主赐他的他不肯分施与别
人,只积蓄起来;或者,假如他只管自己挥霍,那么,感动神的儿女帮助他的主,就会不久涸绝他的入息的信道。 有好些理由可能禁止我把这些话录出版;但我执笔的动机原是在求神的荣耀,因此乐于使人看见我所侍奉的是一个多么仁爱的主人,多么丰盛地供给我需要的一切。 ◇吕底亚嫁了雅各.赖特;这人后来继承慕勒在孤儿院中总理的职位。吕底亚在一八九O年死了,其时慕勒正在印度。 慕勒因他一八三O年娶的妻子玛利亚大蒙福气。她在思想意志上,都和他绝对相似,而且还一心一意的献身服务于孤儿之间。当一八七0年她去世时,在丧礼行毕,慕勒讲的一篇道是再感人肺腑也没有了。我真想把全篇讲章在这里印出来,却可惜不够篇幅。节录几片段也是好的。 我们快乐吗?十分的快乐。而且我们的快乐一年一年的增加。每次在布利斯托尔任何一个角落我遇到了我的爱妻,总有极大的快乐。一天又一天的,我们饭前在更衣室洗手的时候就见面——我万二分高兴见到她,她也万二分高兴见到我。我曾千番万次对她说过:「我亲爱的,自从我们结了婚!我未试过一次在见到你时不是满心喜悦的。」不只在我们结婚第一年是如此,第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依然一样。一八三O年十月七日以后我还多次这
样对她说过。 我绝对承认:我们结婚生活中的真正精神快乐的基础,是由于我的妻是一个坚决的基督徒,在别的方面也适合我,因此是神赐给我的配偶。但我也充份相信:三十九年四个月长时期的美满婚姻生活不是可以单靠这点便支撑得来的。所以我还要加上以下数点: 一、蒙神恩典,我们大家生命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基督而活。 二、我们蒙福,有极多的工作要做。许多人,甚至许多基督徒,都错在力求一份工夫少,余暇多的差使。他们不晓得他们要的不是福气,而是灾害。他们往往忘记了他们要求的是无所事事的空暇,而空暇是他们受到特别多引诱的时候。 三、但是,虽然我们时常很忙,我们向来不容许我们的工作阻碍我们对灵性的培养。我们开始工作前,习惯了分别出一个时间来祈祷读圣经。神的子女一旦疏忽了这责任,任由他们的工作,甚至对神的事奉,阻碍了他们的灵修,他们就不能够长时在主里有喜乐;他们的婚姻幸福也从中受到影响。 四、最后,这是至要注意之点:二三十年来,我们除了有私人祷告和家庭祷告外,还有一同祷告的一定时间。多年来,爱妻和我,每早在家庭祷告完毕时,又立即有一个时间一同祷告,把一天至要感恩,至要祈求之事,都在主前陈诉出来。 我特别把这家庭
祷告以外的夫妻祷告介绍给基督徒的夫妇。在我们经验中,这种祈祷不只是婚姻幸福延长的秘诀,更使我们更加相爱,我们结婚的第一年是十分恩爱的,经过大家一同祈祷,我们的爱可更新鲜热烈。 ◇我们再往下读,读到他述及她的病重,他们之间的谈话我们就会诧异一个人怎么说到这样凄切还能继续说下去,又诧异听的如何不下泪。假如读者会以为慕勒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我可以讲出一件以前未有人听过的小枝节。在葬礼完了,他要他的老朋友约翰,波科克陪他回到毕士大堂的办事处。他坐下来,他的头垂了在台上,一声不出,直到午夜。 他的「自传」并没有尽记他遭遇的试炼。其中一样是他在一八七一年娶的继室。我们也不必非难她,只好说也许她的智力和品格到老年很意外地改变退化了。但这不幸总也算克服了。她喜欢出国游历,因此两口子就多次到外国去。他不论去到那里,都被邀请讲道;一八七六年至一八九二年间,他的时间差不多全用在传道的旅行上。他到过欧洲多数的国家,他的德文和法文大大帮助他。他又走遍了美国,加拿大,印度,澳洲,纽西兰等地,也到过中国和别的地方作短期旅行。说到美国,他作如下的记录: 在许多大城市中,我被特别邀请,向城中与附近的牧师和传道人讲道;曾
经有过十七次这种聚会;来听的人数不只一、二百,有时三百,还有一次五百。各个宗派教会的牧师都有来听。我通常讲一个钟头左右,然后听的人向我发问。这种聚会我看是这次传道旅行中的最重要的一部份。 我又经十五间大学,学院和神学院的校长和教授邀请,向他们的学生演讲。我特别感谢天父许我做这重要的工作。除了这些大学,学院和神学院之外,我又曾经向其它五间高等教育组织演讲。我又曾在几个大城市中,参加过教会工作人员的特别聚会,也有五百人参加的,也有二千五百人参加的。总计我们在水上陆上共走过一万九千哩以上,我作过二百九十九次讲道。我的讲道对象不限于说英语的民众,也曾对德籍民众传过福音,(美国有好几百万德籍国民的);我也不限于白种人,我常常对有色人讲道,也有很多人来听。我也不限于在一个宗派的教会中工作:因为我爱一切爱主耶稣基督的人,我常常力求神的儿女能够更合一,更齐心,所以我讲道的对象有圣公会,长老会,组合会,循道会,信义宗,浸信会——等等的教友。他们很多开了门让我进去,我也乐得能够进去,他们也没有要我行什么使我良心不安的仪式。 我们不在布利斯托尔时,一切都进行顺利;我们回来时,只能称颂神的仁慈。有些报纸中说我
在美国筹得巨款来帮助我们的组织,这全是讹传;所收到给这机关的捐款总共不够它一天的开支,因为我收到的还不及六十镑。 〖三年后〗 十一月廿七日,我们到了康涅狄格州的新黑文市。这地方是以其中的耳鲁大学著名,这大学在十七OO年创办,有八百五十学生。校长和校牧对我很客气,因此我有两次机会对相当多的学生演讲;我对这工作特别感到浓厚兴趣——记得自己也是在哈雷大学做学生时归主的。在欧洲和美国,我在学院,神学院和大学的学生之间的工作,主几次特别祝福生效,那是我后来才得知的。我在这地方又与城中与附近的五十余个牧师有过一个极宝贵的聚会。 ◇慕勒的最大试炼并没有记载在他的「自传」中。一八四八年,与及以后的多年间,毕士大堂和堂中的领袖人物在一场笔战中,遭受猛烈的攻击,被谴责随便容许教义错误的信徒领受圣餐。还记得当日情形的人告诉我们,这争执辩论使他们一生都感到不快。此足以证明,就是最虔敬的人也不能免受最尖锐的谴责。 大家也许会以为这孤儿院被各国的人认识尊重以后,它会比前更多受经济上的援助。事实却并非如此。开支消费增至每周五百镑。院中有二千儿童要照顾,还有导师和助手等等。一八八五年至一八九八年之间,我们仍然三番四次
发现日记中写着:「钱用尽了」,或是:「我们已一无所有了」那一类的记录。有一页是一八八七年的写着:「这一年,在我们的需要之中,主特别帮助我们,使我们得着遗产。」许多时候经过祈祷才从「**官厅」领到钱。 一八九二年,开支超出了收入足足一千九百五十一镑。但他们并不因此欠债,一份三千镑的遗产到期了,又他们的楼房值得十万镑。但情形总也难忍了;一八九三年,就决定了卖去两间孤儿院门前的一些可有可无的余地。他们就此得到一万镑。 〖一八九三年〗 三月四日。就在今天神开始答复我们的祈祷了,我们要卖的地有人出价每英亩一千镑。木来今早的境况在外表看来是没有比这更困难的了;但我们信赖主给我们帮助。最初三次派信只给我们四镑,以后的三次也给我们极少的,整天的收入只有八镑,而所需应付一天的消费是九十镑。但主救了我们。晚上售出了十又五份二英亩田,每亩一千镑,要收到一万四百O五镑,合约是在晚上八时签的。 日记的最后一页是一八九八年三月一日写的。 差不多廿一个月,我们的信心和耐心受到不断的试炼。今天主使我们的心从新得力。今天下午收到一千四百二十七镑一先令七便士来帮助神的事工,是已故E.C.S夫人的遗产之一部份。这笔钱放在爱
尔兰「**官厅」已经有三年十个月了。经过数百次恳求主,如今到底收到了这遗产的一部份了。 ◇最后的了结是突如其来的、慕勒到老一直保持极优良的精神体魄,不间断地在布利斯托尔与附近一带讲道。他最后死于酣睡中。 布利斯托尔这城市从未有过一个丧礼有这么多人奔丧陪送灵柩的;人们对他的追忆记念极尽热诚尊敬之能事参加丧礼的人,甚么阶层,甚么境遇的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