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二十二 亚他拿修 (Athanasivs 公元296-373年)(力抗异端的主教)

教会历史人物小传 by 佚名

生于北非亚力山大城的亚他拿修是教会历史中维护正统信仰的伟人。他早年很有可能在当地的圣道学校毕业。当亚流学说(注)争辩初起时,亚他拿修在教会中仅居执事地位,作主教亚历山大的私人秘书。三二五年随主教赴尼西亚会议;会中他强烈地和亚流派的人作出争辩,力陈他们在信仰教义上的错缪,结果亚他拿修的主张取得胜利,并获很多代表们的赞赏。尼西亚信仰之终于获胜,大都当归功于他,因为当时西方教会中尚无杰出的神学家。在他看来,那问题简直是关系灵魂得救的所在,他能叫人切实地感觉到这问题的重要性,就是他力量伟大之处。三二八年,主教亚力山大卒,亚他拿修继位,任亚力山大主教前后四十五年之久,其影响遍及北非。可是他的主教生涯中频遭各方攻击,先后五次被逐出境。亚氏生在一个人人争取朝廷宠幸的环境中,他还是坚持一己的信念,毫不趋炎附势。他因坚决拒绝君主康士坦丁恢复亚流在亚力山大的职位,于三三五年末被放逐于高卢。康士坦丁驾崩,所有以前被逐的主教均准许回任,亚他拿修重返亚力山大城。然正值拥护亚流主义的势力在东方教会扩张,在为势所逼之下,他复被逐出亚力山大境外,然后逃往罗马。

又三四零年,在罗马召开一次议会,宣布亚他拿修之被撤职实非公允,结果判他复位。惟直至三四七年十月才得重返亚力山大。这七年间他大部分时间藏匿在埃及的沙漠中,与两个埃及修士为伴。因亚力山大的居民极其拥护亚他拿修,当他返城之日,全城大多数居民均夹道欢呼。一时情形好像极有利于他,谁知政局遽即生变,使他遭遇较前更大的厄运。概由三五三年康士坦丢统一“天下”,大权独揽,于是决志扫荡教会争端。照他看来,亚他拿修是主要阻力。在米兰会议上强迫西方教会主教放逐亚他拿修。次年二月,亚氏终被武力逐出亚力山大。至三六二年他又回来,但是年未终,新君犹利安又将他驱逐出境,原因是亚氏回后引领许多异**相信基督,而激怒了犹利安。幸而不久犹利安战场阵亡,亚他拿修得以复位,立即在亚力山大召开会议,与东方教会议订联合的条件;于是亚他拿修不但为三位一体之论立下了永久的基础,而且也为新的尼西亚正道大开方便之门。只可惜新君主拥护亚流派,遂于三六五年将亚他拿修驱逐出境。在这最后一次被放逐中,这位年事已高的主教没有逃到离城很远的地方,不久还是卒于亚力山大,年高德劭;名噪一时。亚氏一生著作颇丰,廿岁时已发表其**作;早期作品“道成肉身”更显出他在神学上的观点及杰出的才华。而其他大部分的著作俱为对抗亚流主义而写成;此外尚有教牧和释经的著作。他还有一非常重要的作品,就是第三十九封节日书信,是最早见证我们今天的廿七卷新约正典的文献。在埃及沙漠的生活中,亚他拿修发觉诗篇成为他的经历和情绪上的安慰;于是推介以诗篇作为个人灵修读物,从此为以后的信徒所相授。亚氏的神学著作以神学和哲学表达,是承受了亚力山大学派的方法,也为后世继续采用。另一方面在他的护教和争辩作品中,他创出一种新的文学体裁;只要察看后世的作品,便可发现其影响的痕迹。

亚他拿修不单影响了北非的教会,并在帝国化的大公教会占了一个很重要的地位,成为教会的支柱。无可置疑亚他拿修在反亚流主义及在教义的建立上作出了他最大的贡献。他把基督道成肉身的观念,很清晰地表达出来;并对三位一体、父与子的关系作出了很有力的论证。在亚流派异端中,他使正统教会教义得以保全并继续发展,迈向全面和系统化,对后世的影响至深至远。亚他拿修并非神学的大思想家,他之所以伟大,乃在于他的人格及抵抗异端那种刚毅不屈的精神,实为我们的模范。(注)亚流主义系由亚力山大的一个长老亚流所主张,他以为基督既不是真神,亦不是真人,乃是天父与人之间的一种半神,他也与人不同,因他没有人的灵魂。他这样的理论,曾蒙骗过许多信徒,使东方教会陷入剧烈的争辩中。公元三二五年在尼西亚举行的第一次大公会议中判定亚流主义为谬妄,遂产生著名的尼西亚信经,保护正统教义。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生于北非亚力山大城的亚他拿修是教会历史中维护正统信仰的伟人。他早年很有可能在当地的圣道学校毕业。当亚流学说(注)争辩初起时,亚他拿修在教会中仅居执事地位,作主教亚历山大的私人秘书。三二五年随主教赴尼西亚会议;会中他强烈地和亚流派的人作出争辩,力陈他们在信仰教义上的错缪,结果亚他拿修的主张取得胜利,并获很多代表们的赞赏。尼西亚信仰之终于获胜,大都当归功于他,因为当时西方教会中尚无杰出的神学家。在他看来,那问题简直是关系灵魂得救的所在,他能叫人切实地感觉到这问题的重要性,就是他力量伟大之处。三二八年,主教亚力山大卒,亚他拿修继位,任亚力山大主教前后四十五年之久,其影响遍及北非。可是他的主教生涯中频遭各方攻击,先后五次被逐出境。亚氏生在一个人人争取朝廷宠幸的环境中,他还是坚持一己的信念,毫不趋炎附势。他因坚决拒绝君主康士坦丁恢复亚流在亚力山大的职位,于三三五年末被放逐于高卢。康士坦丁驾崩,所有以前被逐的主教均准许回任,亚他拿修重返亚力山大城。然正值拥护亚流主义的势力在东方教会扩张,在为势所逼之下,他复被逐出亚力山大境外,然后逃往罗马。 又三四零年,在罗马召开一次议会,宣布亚他拿修之被撤
职实非公允,结果判他复位。惟直至三四七年十月才得重返亚力山大。这七年间他大部分时间藏匿在埃及的沙漠中,与两个埃及修士为伴。因亚力山大的居民极其拥护亚他拿修,当他返城之日,全城大多数居民均夹道欢呼。一时情形好像极有利于他,谁知政局遽即生变,使他遭遇较前更大的厄运。概由三五三年康士坦丢统一“天下”,大权独揽,于是决志扫荡教会争端。照他看来,亚他拿修是主要阻力。在米兰会议上强迫西方教会主教放逐亚他拿修。次年二月,亚氏终被武力逐出亚力山大。至三六二年他又回来,但是年未终,新君犹利安又将他驱逐出境,原因是亚氏回后引领许多异**相信基督,而激怒了犹利安。幸而不久犹利安战场阵亡,亚他拿修得以复位,立即在亚力山大召开会议,与东方教会议订联合的条件;于是亚他拿修不但为三位一体之论立下了永久的基础,而且也为新的尼西亚正道大开方便之门。只可惜新君主拥护亚流派,遂于三六五年将亚他拿修驱逐出境。在这最后一次被放逐中,这位年事已高的主教没有逃到离城很远的地方,不久还是卒于亚力山大,年高德劭;名噪一时。亚氏一生著作颇丰,廿岁时已发表其**作;早期作品“道成肉身”更显出他在神学上的观点及杰出的才华。而其他大部分的著作
俱为对抗亚流主义而写成;此外尚有教牧和释经的著作。他还有一非常重要的作品,就是第三十九封节日书信,是最早见证我们今天的廿七卷新约正典的文献。在埃及沙漠的生活中,亚他拿修发觉诗篇成为他的经历和情绪上的安慰;于是推介以诗篇作为个人灵修读物,从此为以后的信徒所相授。亚氏的神学著作以神学和哲学表达,是承受了亚力山大学派的方法,也为后世继续采用。另一方面在他的护教和争辩作品中,他创出一种新的文学体裁;只要察看后世的作品,便可发现其影响的痕迹。 亚他拿修不单影响了北非的教会,并在帝国化的大公教会占了一个很重要的地位,成为教会的支柱。无可置疑亚他拿修在反亚流主义及在教义的建立上作出了他最大的贡献。他把基督道成肉身的观念,很清晰地表达出来;并对三位一体、父与子的关系作出了很有力的论证。在亚流派异端中,他使正统教会教义得以保全并继续发展,迈向全面和系统化,对后世的影响至深至远。亚他拿修并非神学的大思想家,他之所以伟大,乃在于他的人格及抵抗异端那种刚毅不屈的精神,实为我们的模范。(注)亚流主义系由亚力山大的一个长老亚流所主张,他以为基督既不是真神,亦不是真人,乃是天父与人之间的一种半神,他也与人不同
,因他没有人的灵魂。他这样的理论,曾蒙骗过许多信徒,使东方教会陷入剧烈的争辩中。公元三二五年在尼西亚举行的第一次大公会议中判定亚流主义为谬妄,遂产生著名的尼西亚信经,保护正统教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