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四章「谜一样的参孙」的再思

参孙的谜--(陈希曾) by 陈希曾

读经:约饵书二25

「我打发到你们中间的大军队,就是蝗虫、蜻子、蚂炸、剪虫,所吃的那些年,我要补还你们。(按原文另译)读经:马太福音三4这约翰…吃的是蝗虫野蜜。

拿细耳人与蝗虫

狮了是林中的[吃者」,但狮了和蜜都是参孙的食物;蝗虫也是田问的[吃者」,而蝗虫与野蜜(太三4)却是施洗约翰的食物。最奇妙的,参孙和施洗约翰都是圣经中终身的拿细耳人。这样看来,蝗虫与野蜜莫非成了拿细耳人的特有食物?而参孙的谜「吃的从吃者出来,甜的从强者出来」岂非成了拿细耳人的共同写照?

关于参孙与「蝗虫」的故事,让我们从以色列史上的第一次被掳说起一一

原来在士师记的记载里,以色列人一共亡国五次。第一次是亡在米所波大米土手里,第二次是摩押土,第三次是迎南土,第四次是米甸人,第五次是非利士人。他们被掳的年数分别是:第一次八年,第二次十八年,第三次二十年,第四次七年,最后一次长达四十年,也就是在参孙的时候。

以色列人在那些外邦人手里的时问加起来总共有九十三年。圣经告诉我们那是失落的九十三年。这九十三年是神不承认的,在他看来好像是空白的日了;所以,根据约理书我们就知道这些年实在说来是被蝗虫,蛹了、蚂蚌、剪虫所吞吃的日了(理二25)o

为什么形容这被掳约九十三年是一段空白的日了呢?原来在圣经中论到以色列历史,从出埃及到所罗门建殿中问所经过的年数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根据使徒行传第十三章的年代资料推算应该是五百七十三年,但列土纪上第六章第一节分明说是四百八十年。这两者之问的差别恰好是九十三年!使徒行传是叙述历史而列土记上却强调以色列在神面前的光景,因此不把士师记中被掳的九十三年算入。再者,列土记上六章的「四百八十」是个序数而不是基数。仿佛神从出埃及开始计数,到所罗门建殿;神数算的结果是第四百八十年,其中那九十三年因以色列人被卖在外邦土手中,神略而不计。这就是约理书二25所说的[蝗虫、蛹子、蚂蚌、剪虫所吃的那些年。」(原文另译)

细说「蝗虫」

约理形容为[大军」的蝗虫、蛹子、蚂蚌和剪虫,若翻译成士师记的语言就是那五个外邦的土。是他们掳去以色列百姓,以致于以色列人虚掷了九十三年宝贵的光阴。如果以色列人代表基督徒,那么这些土的统治就代表了辖制基督徒的几个重要原则。

比方说,[米所波大米土」(士三8)很明显是指着世界说的,我们原本像亚伯拉罕一样来自米所波大米;后来渡过了幼发拉底河,来到迎南美地。世界远在河的那一边,但是不知道怎么,得救了一段时问后,我们虽踩在迎南的土地上,但早期的影响一一大河那边的影响不知不觉又支配了我们!好像又回到米所波大米土的权下。什么时候在我们身上世界又恢复往日的影响力,那一段日了,必定是空白的日了。那是第一次被掳的八年(士三8)所代表的。

肥胖的摩押土统治以色列人共十八年,这特别是指着肉体的辖制说的。肉体原是人格畸形发展的结果,失去了人格原初的比例和对称。什么时候我们在肉体的辖制之下,那一段日了在神面前也没有可计算的。

迎南土代表肉体的卑下,米甸人代表肉体的诡诈,那些都是吞吃我们年日的;最后,我们看见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手下四十年。在那个时候,神需要兴起拯救者参孙,藉着他结束了这四十年,他自然就结束了整个空白约九十三年。这就是约理书二章所说的:蝗虫、蛹了、蚂蚌、剪虫所吞吃的那些年,神应许要补还我们!

我们知道非利士人也和以色列人一样,先是离开埃及而后进入迎南。非利士人是沿着地中海边的捷径直驱迎南;而以色列人却经过一个大而可畏的旷野,其中还经过了两道水:红海和约但河。这两道水的属灵意义是指着死而复活历程的两面说的:红海的水解决了世界,约但河的水解决了我们自己。所以,用新约的话来说,经过两道水就表示以色列人的身上带着十字架的记号。现在我们明白,非利士人所代表的原则,原来是指属灵的假冒和假象说的。许多时候,我们落在「非利士人」手中,荒废了「四十年」;从表面看我们去聚会、祷告,也和神的儿女们在一起,也非常的爱主;但如果小心察看的话,会发现在我们的生活里面,好像缺少了上面所说的两道水,缺少十字架更深的工作。迟早有一天我们会看见那吞吃我们年日最厉害的,不一定是我们的肉体或世界,而是「非利士人」。我们也许有许多轰轰烈烈的属灵活动,起点和终点似乎都对,然而经不起圣灵的光照,终于现出未经十架琢磨的原形!

因此,神必定要兴起一个拯救者,把以色列人从非利士人手中拯救出来;换句话说,今天我们需要圣灵在我们身上有个荣耀的工作,把我们从属灵的假冒和假象里面拯救出来。

吃的从吃者出来

神终于兴起了参孙一一一个终身的拿细耳人。藉着他结束了非利士人四十年的统治,同时也结束了以色列史上那空白的九十三年。用寓意的话来说,蝗虫把这九十三年吞吃了,而身为拿细耳人的参孙,既然以蝗虫与野蜜为食物,自然就吞吃了蝗虫,这样就结束了空白的日了、虚度的光阴。从此以后,在神面前的日了就变成充实、美好。什么时候我们是真拿细耳人,我们就能吞吃蝗虫。蝗虫是我们宝贵光阴的「吃者」,它原本要吞吃我们的年日,然而我们像参孙一样,虽然手无寸铁,却靠着圣灵的大能大力,吃了那[吃者」!这样,我们自然就见证了参孙的谜:[吃的从吃者出来!」不只如此,也因此结束了荒废的日了而天天充实地活在神的面前,将自己献上,当作活祭,身上常带着十字架的印记,我们也就自然地像参孙一样成为一个谜一一世上的谜!

这就是基督徒的奥秘一一这奥秘在外邦人中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就是一一「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西一27)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读经:约饵书二25 「我打发到你们中间的大军队,就是蝗虫、蜻子、蚂炸、剪虫,所吃的那些年,我要补还你们。(按原文另译)读经:马太福音三4这约翰…吃的是蝗虫野蜜。 拿细耳人与蝗虫 狮了是林中的[吃者」,但狮了和蜜都是参孙的食物;蝗虫也是田问的[吃者」,而蝗虫与野蜜(太三4)却是施洗约翰的食物。最奇妙的,参孙和施洗约翰都是圣经中终身的拿细耳人。这样看来,蝗虫与野蜜莫非成了拿细耳人的特有食物?而参孙的谜「吃的从吃者出来,甜的从强者出来」岂非成了拿细耳人的共同写照? 关于参孙与「蝗虫」的故事,让我们从以色列史上的第一次被掳说起一一 原来在士师记的记载里,以色列人一共亡国五次。第一次是亡在米所波大米土手里,第二次是摩押土,第三次是迎南土,第四次是米甸人,第五次是非利士人。他们被掳的年数分别是:第一次八年,第二次十八年,第三次二十年,第四次七年,最后一次长达四十年,也就是在参孙的时候。 以色列人在那些外邦人手里的时问加起来总共有九十三年。圣经告诉我们那是失落的九十三年。这九十三年是神不承认的,在他看来好像是空白的日了;所以,根据约理书我们就知道这些年实在说来是被
蝗虫,蛹了、蚂蚌、剪虫所吞吃的日了(理二25)o 为什么形容这被掳约九十三年是一段空白的日了呢?原来在圣经中论到以色列历史,从出埃及到所罗门建殿中问所经过的年数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答案。根据使徒行传第十三章的年代资料推算应该是五百七十三年,但列土纪上第六章第一节分明说是四百八十年。这两者之问的差别恰好是九十三年!使徒行传是叙述历史而列土记上却强调以色列在神面前的光景,因此不把士师记中被掳的九十三年算入。再者,列土记上六章的「四百八十」是个序数而不是基数。仿佛神从出埃及开始计数,到所罗门建殿;神数算的结果是第四百八十年,其中那九十三年因以色列人被卖在外邦土手中,神略而不计。这就是约理书二25所说的[蝗虫、蛹子、蚂蚌、剪虫所吃的那些年。」(原文另译) 细说「蝗虫」 约理形容为[大军」的蝗虫、蛹子、蚂蚌和剪虫,若翻译成士师记的语言就是那五个外邦的土。是他们掳去以色列百姓,以致于以色列人虚掷了九十三年宝贵的光阴。如果以色列人代表基督徒,那么这些土的统治就代表了辖制基督徒的几个重要原则。 比方说,[米所波大米土」(士三8)很明显是指着世界说的,我们原本像亚伯拉罕一样来自米所波
大米;后来渡过了幼发拉底河,来到迎南美地。世界远在河的那一边,但是不知道怎么,得救了一段时问后,我们虽踩在迎南的土地上,但早期的影响一一大河那边的影响不知不觉又支配了我们!好像又回到米所波大米土的权下。什么时候在我们身上世界又恢复往日的影响力,那一段日了,必定是空白的日了。那是第一次被掳的八年(士三8)所代表的。 肥胖的摩押土统治以色列人共十八年,这特别是指着肉体的辖制说的。肉体原是人格畸形发展的结果,失去了人格原初的比例和对称。什么时候我们在肉体的辖制之下,那一段日了在神面前也没有可计算的。 迎南土代表肉体的卑下,米甸人代表肉体的诡诈,那些都是吞吃我们年日的;最后,我们看见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手下四十年。在那个时候,神需要兴起拯救者参孙,藉着他结束了这四十年,他自然就结束了整个空白约九十三年。这就是约理书二章所说的:蝗虫、蛹了、蚂蚌、剪虫所吞吃的那些年,神应许要补还我们! 我们知道非利士人也和以色列人一样,先是离开埃及而后进入迎南。非利士人是沿着地中海边的捷径直驱迎南;而以色列人却经过一个大而可畏的旷野,其中还经过了两道水:红海和约但河。这两道水的属灵意义是指着死而复
活历程的两面说的:红海的水解决了世界,约但河的水解决了我们自己。所以,用新约的话来说,经过两道水就表示以色列人的身上带着十字架的记号。现在我们明白,非利士人所代表的原则,原来是指属灵的假冒和假象说的。许多时候,我们落在「非利士人」手中,荒废了「四十年」;从表面看我们去聚会、祷告,也和神的儿女们在一起,也非常的爱主;但如果小心察看的话,会发现在我们的生活里面,好像缺少了上面所说的两道水,缺少十字架更深的工作。迟早有一天我们会看见那吞吃我们年日最厉害的,不一定是我们的肉体或世界,而是「非利士人」。我们也许有许多轰轰烈烈的属灵活动,起点和终点似乎都对,然而经不起圣灵的光照,终于现出未经十架琢磨的原形! 因此,神必定要兴起一个拯救者,把以色列人从非利士人手中拯救出来;换句话说,今天我们需要圣灵在我们身上有个荣耀的工作,把我们从属灵的假冒和假象里面拯救出来。 吃的从吃者出来 神终于兴起了参孙一一一个终身的拿细耳人。藉着他结束了非利士人四十年的统治,同时也结束了以色列史上那空白的九十三年。用寓意的话来说,蝗虫把这九十三年吞吃了,而身为拿细耳人的参孙,既然以蝗虫与野蜜为食物,自然就
吞吃了蝗虫,这样就结束了空白的日了、虚度的光阴。从此以后,在神面前的日了就变成充实、美好。什么时候我们是真拿细耳人,我们就能吞吃蝗虫。蝗虫是我们宝贵光阴的「吃者」,它原本要吞吃我们的年日,然而我们像参孙一样,虽然手无寸铁,却靠着圣灵的大能大力,吃了那[吃者」!这样,我们自然就见证了参孙的谜:[吃的从吃者出来!」不只如此,也因此结束了荒废的日了而天天充实地活在神的面前,将自己献上,当作活祭,身上常带着十字架的印记,我们也就自然地像参孙一样成为一个谜一一世上的谜! 这就是基督徒的奥秘一一这奥秘在外邦人中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就是一一「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西一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