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六封信

与神同在 by 劳伦斯

尊敬的__________:

虽然我的这种生活情形,不是书本里面所能找得到的,但是对我并不为难,只是我很欢喜知道你对我这种生活的意见。

前几天我和一位很敬虔的人谈话,他对我说,属灵的生命就是恩典的生命,起始于奴隶性的惧怕,后来长进到有永生的盼望1,最终因纯洁的爱而登峰造极。每一步的造诣,都有不同阶段的经历,到最后才能登峰造极。

我并没有完全照这些方法去做,因为按着我直觉上所知道的,这些方法结果反而叫我灰心。原因只一个:当我起初信主的时候,我就立志弃绝自己,归向神。这就是我对付罪最满意的办法;除爱神之外,把其它的一切都弃绝了。

在起初的几年中,我一般亲近神的办法,是有规定时间的祷告。在祷告中,所思念的就是死亡、审判、地狱、天堂和我所犯的罪。这样我一直继续行了好几年。就是在不祷告的时候,或工作的时候,我也很谨慎地将我的心,放在神的面前,因为我一直想,他是常和我同在,也常在我里面。

到了后来,不知不觉地在规定祷告的时候之外,也觉得心在神前。这一来,就叫我大有喜乐,大得安慰。这件事使我对神的尊敬达到如此的高度,以至唯有信心能叫我得著满足。[我想,这一句话的意思是这样:他对神一切的观念,都不能满足他,因为他看出这些观念,还不如神(自己)的实在,所以他不满意,唯有借信心所得的看法,才能满足他,因为信心看见神的无限,看见神的真实,看见神不是人的意念所能想像的。]

这是我开始时的光景。在起头的十年中,我受很多的苦,因为我常常想到爱神的事上,总是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常常把已往犯的罪,摆在自己面前,同时也觉得神的宏恩,是我实在不配得的。在这些年月中,我常常跌倒,幸好一跌倒就起来。那时一切的被造、一切的理由以及神自己,好像都是反对我的,唯有信心是帮助我的。有时候,我的心思很混乱,以我所相信的恩典,当作一种假定的臆断,因为别人须经过很多的困难才能达到,而我怎么能一下子就得著呢?有时候我想,这不过是一种故意的自欺,我哪里能得救呢?

当我专一地思念我末了的日子的时候(这些烦扰和混乱,不但不能减少我信靠神的心,反而使我的信心格外加增),我就立刻有一个大改变:我的心觉得,在我的里面有一种很深的平安,好像它找到了它的中心和安息的所在。

从此之后,我就用谦卑、爱心和简单的信心,行在神前。凡神所不喜欢的东西,我就尽力地不想、不说、也不做。我尽力做我所能的,他也同我作他所喜悦的。

现在,在我里面所经过的情形,是不能用言语来表明的。我已经没有痛苦,也没有疑惑,因为我已没有己意,只有神旨。我也在凡事上行神的旨意,我已绝对地顺服。若不是他的旨意,若不是单纯地为着爱他,或有其它的动机,就是由地上拾起一根稻草,我也不做。

除开那些必要的之外,我已经不作定时及形式上的祷告了。我唯一的事情,就是坚韧不拔地和圣洁的神同在。我以一种单纯的注意,和一种情爱的吸引,来保守自己在神的面前。这就是我所称为“实行与神的同在”2。换一句更好的话说,这就是一种静寂、秘密以及与神不断的交通。这常使我有里面的喜乐与快乐。有时候这快乐太大了,我就不得不用一些法子来调和、遏制它,怕它在外面表显出来被人看见。

在这三十多年中间,我一点也不疑惑地知道,我的心一直与神同在。我能将许多的事情告诉你,但愿你不讨厌我,我也以为这是合宜的,因为这是照着我在神面前的情形告诉你的。我把神看作是我的王。

我看自己是罪犯的魁首,满了污秽和败坏,好像一个人对他的王犯了各样的罪,心里十分忧伤。我在他面前承认自己一切的罪,并求他的赦免。我也将我自己交在他手中,让他按着他所喜悦的方式来对付我。我的主满了怜悯和恩典,绝对不责打我,反而用他的慈爱怀抱我,使我有份于他的盛筵,并且亲手服事我,又赐给我他宝库的钥匙。他乐意不住地和我交往,他用千万种方法,在各样的事上善待我,就像他对待他心所最爱的那样。我也就这样将自己一直放在圣洁的神面前。

我来到他的面前,只有单纯的注意和情爱的吸引。我觉得在这种情形中的甘甜和喜乐,远胜过婴孩在他母亲的怀里。所以,如果我敢用一句话来表明的话,我就要说,这是“神的怀里”,因在这里我能尝到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甘甜。假若因著软弱而要离开神的时候,在我里面就会有一种可爱可喜的情感,又将我召回去,叫我真不知道怎样说才好。

我求你多回想我已往的败坏,因为这是你所完全知道的。我今天从神那里得的大恩,实在是我绝对不配有的。

至于我定时的祈祷,不过是日常和神交通的继续。有时候,我就看我自己好像一块石头放在石匠(神)的手里,让他照他自己的心意雕凿。我求他赐我能完全像他,在我的里面刻出他的完美形像。

有时候,我一祷告,就立刻觉得我的全灵全魂一点不用力地、也毫无困难地高升起来了,并且停留在一个升高了的位置上,好像坚定在神的里面,又像是在中心安息的地方。

我知道,有人说这种情形是一种“不活动”、“受迷惑”,或曰“爱自己”,我也承认这是一种神圣的“不活动”,也是一种快乐的“自爱”。因为按事实看来,当人处在这种安息的时候,就不再会被以前常搅扰他的动作所搅扰,这动作在从前是帮助他的,如今反而对他有害。

但是我不愿意人说这是“受迷惑”,因为此时此地,人是这样地享受神,以致除他之外,别无所求。如果这是我受了迷惑,神就该补救。但愿他按着他所喜悦的对待我。我只要他,也乐意完全献给他。我极愿意知道你的意见,因我极看重你的敬虔。

主里的__________

注释:



1.译者注:其实得永生在乎相信(约6:47),不在乎长进。

2.“anactualpresenceofGod”,或译“实际的与神同在”。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尊敬的__________: 虽然我的这种生活情形,不是书本里面所能找得到的,但是对我并不为难,只是我很欢喜知道你对我这种生活的意见。 前几天我和一位很敬虔的人谈话,他对我说,属灵的生命就是恩典的生命,起始于奴隶性的惧怕,后来长进到有永生的盼望1,最终因纯洁的爱而登峰造极。每一步的造诣,都有不同阶段的经历,到最后才能登峰造极。 我并没有完全照这些方法去做,因为按着我直觉上所知道的,这些方法结果反而叫我灰心。原因只一个:当我起初信主的时候,我就立志弃绝自己,归向神。这就是我对付罪最满意的办法;除爱神之外,把其它的一切都弃绝了。 在起初的几年中,我一般亲近神的办法,是有规定时间的祷告。在祷告中,所思念的就是死亡、审判、地狱、天堂和我所犯的罪。这样我一直继续行了好几年。就是在不祷告的时候,或工作的时候,我也很谨慎地将我的心,放在神的面前,因为我一直想,他是常和我同在,也常在我里面。 到了后来,不知不觉地在规定祷告的时候之外,也觉得心在神前。这一来,就叫我大有喜乐,大得安慰。这件事使我对神的尊敬达到如此的高度,以至唯有信心能叫我得著满足。[我想,这一句话的意思是这样:他对神一切的观念
,都不能满足他,因为他看出这些观念,还不如神(自己)的实在,所以他不满意,唯有借信心所得的看法,才能满足他,因为信心看见神的无限,看见神的真实,看见神不是人的意念所能想像的。] 这是我开始时的光景。在起头的十年中,我受很多的苦,因为我常常想到爱神的事上,总是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常常把已往犯的罪,摆在自己面前,同时也觉得神的宏恩,是我实在不配得的。在这些年月中,我常常跌倒,幸好一跌倒就起来。那时一切的被造、一切的理由以及神自己,好像都是反对我的,唯有信心是帮助我的。有时候,我的心思很混乱,以我所相信的恩典,当作一种假定的臆断,因为别人须经过很多的困难才能达到,而我怎么能一下子就得著呢?有时候我想,这不过是一种故意的自欺,我哪里能得救呢? 当我专一地思念我末了的日子的时候(这些烦扰和混乱,不但不能减少我信靠神的心,反而使我的信心格外加增),我就立刻有一个大改变:我的心觉得,在我的里面有一种很深的平安,好像它找到了它的中心和安息的所在。 从此之后,我就用谦卑、爱心和简单的信心,行在神前。凡神所不喜欢的东西,我就尽力地不想、不说、也不做。我尽力做我所能的,他也同我作他所喜悦的。 现在
,在我里面所经过的情形,是不能用言语来表明的。我已经没有痛苦,也没有疑惑,因为我已没有己意,只有神旨。我也在凡事上行神的旨意,我已绝对地顺服。若不是他的旨意,若不是单纯地为着爱他,或有其它的动机,就是由地上拾起一根稻草,我也不做。 除开那些必要的之外,我已经不作定时及形式上的祷告了。我唯一的事情,就是坚韧不拔地和圣洁的神同在。我以一种单纯的注意,和一种情爱的吸引,来保守自己在神的面前。这就是我所称为“实行与神的同在”2。换一句更好的话说,这就是一种静寂、秘密以及与神不断的交通。这常使我有里面的喜乐与快乐。有时候这快乐太大了,我就不得不用一些法子来调和、遏制它,怕它在外面表显出来被人看见。 在这三十多年中间,我一点也不疑惑地知道,我的心一直与神同在。我能将许多的事情告诉你,但愿你不讨厌我,我也以为这是合宜的,因为这是照着我在神面前的情形告诉你的。我把神看作是我的王。 我看自己是罪犯的魁首,满了污秽和败坏,好像一个人对他的王犯了各样的罪,心里十分忧伤。我在他面前承认自己一切的罪,并求他的赦免。我也将我自己交在他手中,让他按着他所喜悦的方式来对付我。我的主满了怜悯和恩典,绝对不责打我,
反而用他的慈爱怀抱我,使我有份于他的盛筵,并且亲手服事我,又赐给我他宝库的钥匙。他乐意不住地和我交往,他用千万种方法,在各样的事上善待我,就像他对待他心所最爱的那样。我也就这样将自己一直放在圣洁的神面前。 我来到他的面前,只有单纯的注意和情爱的吸引。我觉得在这种情形中的甘甜和喜乐,远胜过婴孩在他母亲的怀里。所以,如果我敢用一句话来表明的话,我就要说,这是“神的怀里”,因在这里我能尝到不是言语所能形容的甘甜。假若因著软弱而要离开神的时候,在我里面就会有一种可爱可喜的情感,又将我召回去,叫我真不知道怎样说才好。 我求你多回想我已往的败坏,因为这是你所完全知道的。我今天从神那里得的大恩,实在是我绝对不配有的。 至于我定时的祈祷,不过是日常和神交通的继续。有时候,我就看我自己好像一块石头放在石匠(神)的手里,让他照他自己的心意雕凿。我求他赐我能完全像他,在我的里面刻出他的完美形像。 有时候,我一祷告,就立刻觉得我的全灵全魂一点不用力地、也毫无困难地高升起来了,并且停留在一个升高了的位置上,好像坚定在神的里面,又像是在中心安息的地方。 我知道,有人说这种情形是一种“不活动”、“受迷惑”
,或曰“爱自己”,我也承认这是一种神圣的“不活动”,也是一种快乐的“自爱”。因为按事实看来,当人处在这种安息的时候,就不再会被以前常搅扰他的动作所搅扰,这动作在从前是帮助他的,如今反而对他有害。 但是我不愿意人说这是“受迷惑”,因为此时此地,人是这样地享受神,以致除他之外,别无所求。如果这是我受了迷惑,神就该补救。但愿他按着他所喜悦的对待我。我只要他,也乐意完全献给他。我极愿意知道你的意见,因我极看重你的敬虔。 主里的__________ 注释: 1.译者注:其实得永生在乎相信(约6:47),不在乎长进。 2.“anactualpresenceofGod”,或译“实际的与神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