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第二次谈话

与神同在 by 劳伦斯

(1666年9月28日)



他常被爱管理,毫无己见。因为他以爱神作为一切行动的目标,他对自己亲近神的方式就十分满意。为着爱神的缘故,就是在地上拾起一根草来也觉得快乐。因此他就不求别的,只寻求神,就是神的恩赐他也不寻求。

曾有一个时期,他心里非常难过,因为他的确相信他会灭亡,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把他劝转回头。他的心却是这样想的:“我并不是要做一个神职人员,而是因为要爱神才进修道院的;我一切的努力,也都只是为着神。不管我灭亡1也好,得救也好,我只要常常单纯地爱神,我至少能够得著这一些(爱神)的好处,到了死的时候,我就已尽我的一切爱他了。”他这样心里难过,有四年之久。在这四年中他受了很多的苦,此后他的生命就非常自由,也有不断的喜乐。他也将所犯的罪放在神和他的中间,意思是说,他是不配得著神的恩典的,但是神却将更丰富的恩典赐给他。

如果我们要有一种与神时刻交通的习惯,在起头的时候,就得殷勤地去找他,以后你会看见神的爱。这爱要在你里面激励你去爱他,去与他交通。这样,你也就不觉得难了。

他也知道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人生的道途花香常漫,所以就是有苦难伤痛的事情临到他的时候,他也能处之泰然。因他知道,靠著自己,他不能做什么,但是神不会失信,神能给他足够的力量来应付难处。

当他有机会彰显美德的时候,他就对神说:“主啊!若是祢不给我力量,我就不能行。”后来他就得著力量过于他所求的。

如果他在什么事情上有不尽责之处,他就一面向神认罪,一面对神说:“主啊!只要祢稍一离开我,我的本相就是如此。我之所以不跌倒,都是因为有祢是祢使我不失败,是祢补足我的缺欠。”他这样认过之后,心里也就不觉得难过了。

每当有事临到我们身上,我们若用最简单的信心,最诚实、最坦白的态度,来到神面前,求神的帮助,你就会看见,神是永不失信的,他总要恩待你。

他有一次被差到勃艮第2去买酒。他对这差事非常地不愿意(因为盛酒的木桶装满了船,而他的脚有残疾,要走动必须在酒桶上来回爬行)**,行动很不方便。但是他却胜过一切的难处,对神说,他所做的是神的事。结果他这事干得很好,(就像他在一年前被派到奥沃纳3去买酒一样)**。

后来他被安排在一个厨房里面做事4。按天性说,他是最厌恶做厨役的事情,但是因为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因爱神而做的缘故,他就凡事借着祷告,求神的恩典,赐他做工的能力,他就觉得样样容易,没有难处了。这样有十五年之久,他常以现有的情形为喜乐。他可以做,可以不做,并无自己的倾向。他在任何的情形中都能找到快乐,因为他做这些小事,为的是爱神而做。

定时的祈祷与平时的祈祷,对他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因著上司的命令,有定时的祷告,但是他不需要那样的规定,因为即使是最大的属世工作,也不能叫他离开神。

他知道他需要在凡事上爱神,因为他自愿这样做,无需顾问(director)指导他。但是他却需要一位听他忏悔的神甫(confessor),来赦免他的罪5。他对于过错的感觉是很敏锐的,但是他却不因此而灰心;他向神认错,却不求神原谅6。他认错之后,还是安安静静的操练他如何爱神、敬神的功课。

当他心里愁烦的时候,他并不和人说什么。他因著信,知道有神与他同在,他就很满意地将他一切的行动都向著神去。就是在所有的行动上叫神喜欢,也不顾虑有什么结果。

无用的思想是最坏的,是祸患的起头,所以当你觉察这事于救恩无关,又不是正当的,就该立即除去,并要回头与神交通。

在起初的时候,他有定时的祷告,他拒绝游荡的思想,但还免不了有游荡的思想。他总不能像别人一样,有一个合适的办法来事奉神。虽然他在起初曾默想该怎样事奉神,但是后来这思想不知不觉地没有了。

他想得最清楚,一切的克己与制欲,都是没有用处的,唯有借着爱与神联合,借着“继续的爱神”和“凡事都为神而做”,直接进到神的面前,才是制欲最短的路途。

出于悟性的动作与出于意志的动作,是大不相同的。前者的用处很少,后者很大。我们唯一的事,就是矢志爱神,以神为乐。

一切的制欲,若无神的爱,甚至不能除去一个罪。我们应该深知,我们的罪能得著赦免,都是因为耶稣基督的血,只要尽力尽心地爱他,神会将最大的恩典赐给罪魁,好彰显他的怜悯和慈爱。

世界上最大的痛苦和快乐,是不能与属灵的苦乐相比的。他都经历过,所以无所顾虑,也不惧怕。他只需要一件事,就是不得罪神。

他没有自责,他说:“当我失职的时候,我立刻承认说,这本是我常做的,只要祢一离开我,我就永远不会尽职。”当他尽职的时候,他就感谢神,承认这是出于神的。

注释:



1.恩注:当时,“信主耶稣的人永不灭亡”的真理尚未普遍恢复(参约5:24,10:28)

2.Burgundy,法国东南部,盛产酒。

3.Aubergne,法国中南部。

4.修道院所办医院的厨房。

5.恩注:天主教听忏悔的神甫有赦罪的职分。但这不符合圣经,因为经上说:“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参可2:7;路5:21)。

6.恩注:当时“因信称义、宝血赦罪”的真理尚未普及。

[sea于2006-05-0706:46:26修改此小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1666年9月28日) 他常被爱管理,毫无己见。因为他以爱神作为一切行动的目标,他对自己亲近神的方式就十分满意。为着爱神的缘故,就是在地上拾起一根草来也觉得快乐。因此他就不求别的,只寻求神,就是神的恩赐他也不寻求。 曾有一个时期,他心里非常难过,因为他的确相信他会灭亡,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把他劝转回头。他的心却是这样想的:“我并不是要做一个神职人员,而是因为要爱神才进修道院的;我一切的努力,也都只是为着神。不管我灭亡1也好,得救也好,我只要常常单纯地爱神,我至少能够得著这一些(爱神)的好处,到了死的时候,我就已尽我的一切爱他了。”他这样心里难过,有四年之久。在这四年中他受了很多的苦,此后他的生命就非常自由,也有不断的喜乐。他也将所犯的罪放在神和他的中间,意思是说,他是不配得著神的恩典的,但是神却将更丰富的恩典赐给他。 如果我们要有一种与神时刻交通的习惯,在起头的时候,就得殷勤地去找他,以后你会看见神的爱。这爱要在你里面激励你去爱他,去与他交通。这样,你也就不觉得难了。 他也知道神未曾应许天色常蓝,人生的道途花香常漫,所以就是有苦难伤痛的事情临到他的时候,他也能处之泰然。因他知
道,靠著自己,他不能做什么,但是神不会失信,神能给他足够的力量来应付难处。 当他有机会彰显美德的时候,他就对神说:“主啊!若是祢不给我力量,我就不能行。”后来他就得著力量过于他所求的。 如果他在什么事情上有不尽责之处,他就一面向神认罪,一面对神说:“主啊!只要祢稍一离开我,我的本相就是如此。我之所以不跌倒,都是因为有祢是祢使我不失败,是祢补足我的缺欠。”他这样认过之后,心里也就不觉得难过了。 每当有事临到我们身上,我们若用最简单的信心,最诚实、最坦白的态度,来到神面前,求神的帮助,你就会看见,神是永不失信的,他总要恩待你。 他有一次被差到勃艮第2去买酒。他对这差事非常地不愿意(因为盛酒的木桶装满了船,而他的脚有残疾,要走动必须在酒桶上来回爬行)**,行动很不方便。但是他却胜过一切的难处,对神说,他所做的是神的事。结果他这事干得很好,(就像他在一年前被派到奥沃纳3去买酒一样)**。 后来他被安排在一个厨房里面做事4。按天性说,他是最厌恶做厨役的事情,但是因为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因爱神而做的缘故,他就凡事借着祷告,求神的恩典,赐他做工的能力,他就觉得样样容易,没有难处了。这样有十
五年之久,他常以现有的情形为喜乐。他可以做,可以不做,并无自己的倾向。他在任何的情形中都能找到快乐,因为他做这些小事,为的是爱神而做。 定时的祈祷与平时的祈祷,对他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因著上司的命令,有定时的祷告,但是他不需要那样的规定,因为即使是最大的属世工作,也不能叫他离开神。 他知道他需要在凡事上爱神,因为他自愿这样做,无需顾问(director)指导他。但是他却需要一位听他忏悔的神甫(confessor),来赦免他的罪5。他对于过错的感觉是很敏锐的,但是他却不因此而灰心;他向神认错,却不求神原谅6。他认错之后,还是安安静静的操练他如何爱神、敬神的功课。 当他心里愁烦的时候,他并不和人说什么。他因著信,知道有神与他同在,他就很满意地将他一切的行动都向著神去。就是在所有的行动上叫神喜欢,也不顾虑有什么结果。 无用的思想是最坏的,是祸患的起头,所以当你觉察这事于救恩无关,又不是正当的,就该立即除去,并要回头与神交通。 在起初的时候,他有定时的祷告,他拒绝游荡的思想,但还免不了有游荡的思想。他总不能像别人一样,有一个合适的办法来事奉神。虽然他在起初曾默想该怎样事奉神,但是后来
这思想不知不觉地没有了。 他想得最清楚,一切的克己与制欲,都是没有用处的,唯有借着爱与神联合,借着“继续的爱神”和“凡事都为神而做”,直接进到神的面前,才是制欲最短的路途。 出于悟性的动作与出于意志的动作,是大不相同的。前者的用处很少,后者很大。我们唯一的事,就是矢志爱神,以神为乐。 一切的制欲,若无神的爱,甚至不能除去一个罪。我们应该深知,我们的罪能得著赦免,都是因为耶稣基督的血,只要尽力尽心地爱他,神会将最大的恩典赐给罪魁,好彰显他的怜悯和慈爱。 世界上最大的痛苦和快乐,是不能与属灵的苦乐相比的。他都经历过,所以无所顾虑,也不惧怕。他只需要一件事,就是不得罪神。 他没有自责,他说:“当我失职的时候,我立刻承认说,这本是我常做的,只要祢一离开我,我就永远不会尽职。”当他尽职的时候,他就感谢神,承认这是出于神的。 注释: 1.恩注:当时,“信主耶稣的人永不灭亡”的真理尚未普遍恢复(参约5:24,10:28) 2.Burgundy,法国东南部,盛产酒。 3.Aubergne,法国中南部。 4.修道院所办医院的厨房。 5.恩注:天主教听忏悔的神甫有赦罪的职分。但这
不符合圣经,因为经上说:“除了神以外,谁能赦罪呢?”(参可2:7;路5:21)。 6.恩注:当时“因信称义、宝血赦罪”的真理尚未普及。 [sea于2006-05-0706:46:26修改此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