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独身者是文化上的怪物

人生的盛宴 by 林语堂

据我看来,任何文化的最后试验是:这种文化所产生的是哪一类的夫妻父母?与这么一

个简单而严肃的问题比较起来,其他的各种文化的产物——艺术、哲学、文学和物质生活,

都变成不甚重要的东西了。

当我的同胞绞尽脑汁在比较中西文化的时候,我总送他们这一服减轻痛苦的药剂,这已

经成为我的妙计,因为这种药剂始终很有功效。研究西洋生活和学术的人,无论是在中国或

留学外国,对于西方的伟大成就——由医药、地质学、天文学,到摩天大楼、美丽的汽车公

路和天然色彩的照相机——自然是惊叹不置。他也许会赞颂这些成就,或许会因中国没有这

些成就而感到惭愧,或许一面赞颂,一面感到惭愧。他产生一种下等错综的心理了,过了一

会,你也许会发现他竭力在维护东方文化,态度骄傲,慷慨激昂;可是事实上他是不知所云

的。为表示他的坚决的主张起见,他也许会排斥那些摩天大楼和美丽的汽车公路,虽则我至

今还没有看见什么人在排斥一个精美的照相机。他的情形是有点可怜的,因为这么一来,他

失掉批判东西文化的资格了,因为他不能作稳健合理、平心静气的批判。他给这种下等错综

的思想所迷惑,所纠缠,是很需要一服中国人所谓“定心剂”,以压低他的热度的。

我所提议的这么一种试验有一种奇怪的效力,它能把文明和文化上一切不重要的东西搁

在一边,使人类在一个简单而清晰的方程式下完全平等。这样,文化上的其他一切成就便仅

仅变成一种工具,以创造更好的夫妻父母为最后的目的。百分之九十的人类既然是夫或妻,

百分之百的人类既然都有父母,婚姻和家庭既然是人类生活上最切身的关系,那么,那种产

生更好的夫妻和父母的文化,便能够创造更幸福的人生,同时,这种文化便也是更崇高的文

化。那些和我们共同生活的男女的性格,是比他们所完成的工作更为重要的,每一个少女对

那种能给她一个更好的丈夫的文化,是应该表示感激之心的。这种事情是相对的,每个时代

和国家都有其理想的夫妻和父母。获得良好的夫妻的最佳方法,也许是实行优生的原理,这

可以使我们在教育夫妻方面省却许多麻烦。在另一方面,一种文化如果忽略了家庭,或视家

庭为无关重要的制度,结果定将造出一些更劣等的产品。

我知道我已经谈到生物学的问题上去了。我是属于生物学的,每一个男女都是属于生物

学的。“让我们属于生物学吧”,提出这种口号是没有用的,因为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我

们事实上是属于生物学的。人人都在生物学上感到快乐,在生物学上感到愤怒,在生物学上

立定志向,在生物学上信仰宗教,或在生物学上酷爱和平,虽则他自己也许不知道。我们大

家既然是生物,自然不免都出世做婴儿,吮吸母亲的乳汁,长大之后结婚生子。每个男女都

是女人所生的,差不多每个男人都终身和女人共同生活,成为男女孩子的父亲;每个女人也

是女人所生的,差不多每个女人都终身和男人共同生活,生男育女。有些人不愿做父母,象

树木花草不愿产生种子去赓续它们族种的生命一样,可是没有人能够拒绝有父母,正如没有

树木能拒绝由种子产生出来。所以,我们看见一个根本的事实,就是:人生最重要的关系是

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任何一种人生哲学如果不讲求这个根本的关系,便不能说是适当的哲学,

甚至于不能说是哲学。

可是,仅仅男女的关系还是不够;这种关系必须以婴儿的产生为结果,否则便是不完全

的关系。文化绝对没有理由可以剥夺男女产生婴儿的权利。我知道这在目前是一个很真实的

问题,我知道今日有许多男女不结婚,也有许多男女结婚以后为了某种原因不愿生男育女。

据我看来,不管原因是什么,一个男人或女人没有把子嗣遗留给世界,便是他或她一生所犯

的最大罪恶。如果不能生育是由于身体上的关系,那么,那个身体是退化的,是错误的;如

果不能生育是为了生活程度太高,那么,生活程度太高是错误的;如果不能生育是为了婚姻

的标准太高,那么,婚姻标准太高是错误的;如果不能生育是由于一种个人主义的荒谬哲

学,那么,那种个人主义的哲学是错误的;如果不能生育是由于社会制度的整个机构,那

么,那个社会制度的整个机构是错误的。也许到了二十一世纪,当我们在生物学方面更有进

步,更了解我们自己做生物的地位时,男女会看见这个真理。我相信二十世纪会变成生物学

的世纪,象十九世纪变成比较自然科学的世纪那样。当人类更会了解自己,知道反抗天赋给

他的本能是徒劳无功时,他一定更会赏识这种简单的智慧。当我们听见瑞士的心理学家琼格

(Jung)劝那些来求医的有钱的女人回乡去生子,养鸡,种红萝卜时,我们已经看见这种逐

渐生长的生物学智慧和医学智慧的征兆了,那些有钱的女病人的问题是在她们缺乏生物学上

的机能,或她们生物学上的机能太低级,太无用了。

自从有史以来,男人还不曾学会怎样和女人共同生活。虽然如此,男人却是和女人过着

共同生活的,这真是怪事。如果一个男人知道人类要出世都需要一个母亲,那么他便不能对

女人说坏话。他由出世到死亡始终是给女人围绕着的,母亲、妻、女儿等等,如果他不结

婚,他还得象华兹华斯(WilliamWordsworth)那样,靠着他们的姊妹过活,或者像斯宾

塞(HerbertSpencer)那样,靠着他的女管家过活。如果他不能和他的母亲或姊妹维持一

种正常的关系,那么,无论什么优越的哲学都不能拯救他的灵魂;如果他甚至和他的女管家

也不能维持正常的关系,愿上帝怜悯他吧!

一个男人如果不能和女人维持正常的关系,如果过着一种邪曲的道德生活,象王尔德

(OscarWilde)那样,而依然在喊道:“男人不能和女人共同生活,也不能离女人而生

活!”他的心中是有着某种悲哀的。所以,由一个印度故事的作者那时到二十世纪初叶王尔

德的时候,人类的智慧似乎不曾有过一时的进步,因为那个写出创造天地的印度故事的作

者,在四千年前所表现的思想,和王尔德的见解颇为相同。据这个创造天地的故事说:上帝

在创造女人的时候,撷取花卉的美丽,禽鸟的歌声,虹霓的色彩,微风的轻吻,波浪的大

笑,羔羊的温柔,狐狸的狡猾,白云的任性和骤雨的多变,而把它们造成一个女人,给男人

做妻子。印度故事中的亚当是快活的,他和他的妻子在美丽的大地上漫游着。过了几天,亚

当跑来对上帝说:“把这女人领开去吧,因为我不能和她共同生活。”上帝答应他的请求,

把夏娃领开去了。于是亚当觉得孤独,依然不快活;过了几天,他又跑来对上帝说:“把我

的女人还给我吧,因为我没有她不能生活。”上帝又答应他的请求,把夏娃还给他。再过了

几天,亚当跑来请求上帝说:“请你把你所造的这个夏娃领回去吧,因为我绝对不能和她共

同生活。”智慧无限的上帝又答应了。后来亚当第四次跑来找上帝,诉苦说:他没有他的女

伴是不能生活的。在这个时候,上帝要他立下诺言,说他不要再改变主张,说他要和她同尝

甘苦,尽他们的能力所及,在这世上过着共同的生活。我想甚至在今日,这幅图画根本还没

有什么改变。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据我看来,任何文化的最后试验是:这种文化所产生的是哪一类的夫妻父母?与这么一 个简单而严肃的问题比较起来,其他的各种文化的产物——艺术、哲学、文学和物质生活, 都变成不甚重要的东西了。 当我的同胞绞尽脑汁在比较中西文化的时候,我总送他们这一服减轻痛苦的药剂,这已 经成为我的妙计,因为这种药剂始终很有功效。研究西洋生活和学术的人,无论是在中国或 留学外国,对于西方的伟大成就——由医药、地质学、天文学,到摩天大楼、美丽的汽车公 路和天然色彩的照相机——自然是惊叹不置。他也许会赞颂这些成就,或许会因中国没有这 些成就而感到惭愧,或许一面赞颂,一面感到惭愧。他产生一种下等错综的心理了,过了一 会,你也许会发现他竭力在维护东方文化,态度骄傲,慷慨激昂;可是事实上他是不知所云 的。为表示他的坚决的主张起见,他也许会排斥那些摩天大楼和美丽的汽车公路,虽则我至 今还没有看见什么人在排斥一个精美的照相机。他的情形是有点可怜的,因为这么一来,他 失掉批判东西文化的资格了,因为他不能作稳健合理、平心静气的批判。他给这种下等错综 的思想所
迷惑,所纠缠,是很需要一服中国人所谓“定心剂”,以压低他的热度的。 我所提议的这么一种试验有一种奇怪的效力,它能把文明和文化上一切不重要的东西搁 在一边,使人类在一个简单而清晰的方程式下完全平等。这样,文化上的其他一切成就便仅 仅变成一种工具,以创造更好的夫妻父母为最后的目的。百分之九十的人类既然是夫或妻, 百分之百的人类既然都有父母,婚姻和家庭既然是人类生活上最切身的关系,那么,那种产 生更好的夫妻和父母的文化,便能够创造更幸福的人生,同时,这种文化便也是更崇高的文 化。那些和我们共同生活的男女的性格,是比他们所完成的工作更为重要的,每一个少女对 那种能给她一个更好的丈夫的文化,是应该表示感激之心的。这种事情是相对的,每个时代 和国家都有其理想的夫妻和父母。获得良好的夫妻的最佳方法,也许是实行优生的原理,这 可以使我们在教育夫妻方面省却许多麻烦。在另一方面,一种文化如果忽略了家庭,或视家 庭为无关重要的制度,结果定将造出一些更劣等的产品。 我知道我已经谈到生物学的问题上去了。我是属于生物学的,每一个男女都是属于生物
学的。“让我们属于生物学吧”,提出这种口号是没有用的,因为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我 们事实上是属于生物学的。人人都在生物学上感到快乐,在生物学上感到愤怒,在生物学上 立定志向,在生物学上信仰宗教,或在生物学上酷爱和平,虽则他自己也许不知道。我们大 家既然是生物,自然不免都出世做婴儿,吮吸母亲的乳汁,长大之后结婚生子。每个男女都 是女人所生的,差不多每个男人都终身和女人共同生活,成为男女孩子的父亲;每个女人也 是女人所生的,差不多每个女人都终身和男人共同生活,生男育女。有些人不愿做父母,象 树木花草不愿产生种子去赓续它们族种的生命一样,可是没有人能够拒绝有父母,正如没有 树木能拒绝由种子产生出来。所以,我们看见一个根本的事实,就是:人生最重要的关系是 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任何一种人生哲学如果不讲求这个根本的关系,便不能说是适当的哲学, 甚至于不能说是哲学。 可是,仅仅男女的关系还是不够;这种关系必须以婴儿的产生为结果,否则便是不完全 的关系。文化绝对没有理由可以剥夺男女产生婴儿的权利。我知道这在目前是一个很真实的 问
题,我知道今日有许多男女不结婚,也有许多男女结婚以后为了某种原因不愿生男育女。 据我看来,不管原因是什么,一个男人或女人没有把子嗣遗留给世界,便是他或她一生所犯 的最大罪恶。如果不能生育是由于身体上的关系,那么,那个身体是退化的,是错误的;如 果不能生育是为了生活程度太高,那么,生活程度太高是错误的;如果不能生育是为了婚姻 的标准太高,那么,婚姻标准太高是错误的;如果不能生育是由于一种个人主义的荒谬哲 学,那么,那种个人主义的哲学是错误的;如果不能生育是由于社会制度的整个机构,那 么,那个社会制度的整个机构是错误的。也许到了二十一世纪,当我们在生物学方面更有进 步,更了解我们自己做生物的地位时,男女会看见这个真理。我相信二十世纪会变成生物学 的世纪,象十九世纪变成比较自然科学的世纪那样。当人类更会了解自己,知道反抗天赋给 他的本能是徒劳无功时,他一定更会赏识这种简单的智慧。当我们听见瑞士的心理学家琼格 (Jung)劝那些来求医的有钱的女人回乡去生子,养鸡,种红萝卜时,我们已经看见这种逐 渐生长的生物学智慧和医学智慧的征兆
了,那些有钱的女病人的问题是在她们缺乏生物学上 的机能,或她们生物学上的机能太低级,太无用了。 自从有史以来,男人还不曾学会怎样和女人共同生活。虽然如此,男人却是和女人过着 共同生活的,这真是怪事。如果一个男人知道人类要出世都需要一个母亲,那么他便不能对 女人说坏话。他由出世到死亡始终是给女人围绕着的,母亲、妻、女儿等等,如果他不结 婚,他还得象华兹华斯(WilliamWordsworth)那样,靠着他们的姊妹过活,或者像斯宾 塞(HerbertSpencer)那样,靠着他的女管家过活。如果他不能和他的母亲或姊妹维持一 种正常的关系,那么,无论什么优越的哲学都不能拯救他的灵魂;如果他甚至和他的女管家 也不能维持正常的关系,愿上帝怜悯他吧! 一个男人如果不能和女人维持正常的关系,如果过着一种邪曲的道德生活,象王尔德 (OscarWilde)那样,而依然在喊道:“男人不能和女人共同生活,也不能离女人而生 活!”他的心中是有着某种悲哀的。所以,由一个印度故事的作者那时到二十世纪初叶王尔 德的时候,人类的智慧似乎不曾有过一
时的进步,因为那个写出创造天地的印度故事的作 者,在四千年前所表现的思想,和王尔德的见解颇为相同。据这个创造天地的故事说:上帝 在创造女人的时候,撷取花卉的美丽,禽鸟的歌声,虹霓的色彩,微风的轻吻,波浪的大 笑,羔羊的温柔,狐狸的狡猾,白云的任性和骤雨的多变,而把它们造成一个女人,给男人 做妻子。印度故事中的亚当是快活的,他和他的妻子在美丽的大地上漫游着。过了几天,亚 当跑来对上帝说:“把这女人领开去吧,因为我不能和她共同生活。”上帝答应他的请求, 把夏娃领开去了。于是亚当觉得孤独,依然不快活;过了几天,他又跑来对上帝说:“把我 的女人还给我吧,因为我没有她不能生活。”上帝又答应他的请求,把夏娃还给他。再过了 几天,亚当跑来请求上帝说:“请你把你所造的这个夏娃领回去吧,因为我绝对不能和她共 同生活。”智慧无限的上帝又答应了。后来亚当第四次跑来找上帝,诉苦说:他没有他的女 伴是不能生活的。在这个时候,上帝要他立下诺言,说他不要再改变主张,说他要和她同尝 甘苦,尽他们的能力所及,在这世上过着共同的生活。我想甚至在今日,这幅图
画根本还没 有什么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