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网读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灵与肉

人生的盛宴 by 林语堂

哲学家所不愿承认的一桩最明显的事实,就是我们有一个身体。我们的说教者因为看见

我们人类的缺憾,以及野蛮的本能和冲动,看得厌倦了,所以有时希望我们生得跟天使一

样,然而我们完全想象不出天使的生活是怎样的。我们不是以为天使也有一个和我们一样的

肉体和形状——除了多生一对翅膀——就是以为他们没有肉体。关于天使的形状,一般的观

念依旧以为是和人类一样的肉体,另外多了一对翅膀:这是很有趣味的事。我有时觉得有肉

体和五官,纵使对于天使,也是有利的。如果我是天使的话,我愿有少女的容貌,可是我如

果没有皮肤,怎样能得到少女般妩媚的容貌呢?我将依旧喜欢喝一杯茄汁或冰橘汁,可是我

如果没有渴的感觉,怎样能享受冰橘汁呢?而且,当我不能感觉饥饿的时候,我怎样能享受

食物呢?一个天使如果没有颜料,怎样能够绘画?如果听不到声音,怎样能够唱歌?如果没

有鼻子,怎样能够嗅到清晨的新鲜空气?如果他的皮肤不会发痒,他怎样能够享受搔痒时那

种无上的满足?这在享受快乐的能力上,该是一种多么重大的损失!我们应该有肉体,而且

我们一切肉体上的欲望都能得到满足,否则我们便应该变成纯粹的灵魂,完全没有满足。一

切满足都是由欲望而来的。

我有时觉得,鬼魂或天使没有肉体,真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刑罚:看见一条清冽的流水,

而没有脚可以伸下去享受一种愉快的冷感,看见一碟北平或琅岛(LongIsland——美国地

名)的鸭而没有舌头可以尝它的味道,看见烤饼而没有牙齿可以咀嚼它,看见我们亲爱的人

们的可爱的脸孔,而对他们没有情感可以表现出来。如果我们的鬼魂有一天回到这世间来,

静悄悄地溜进我们的孩子的卧室,看见一个孩子躺在床上,而我们没有手可以抚扪他,没有

臂膀可以拥抱他,没有胸部可以感觉他的身体的温暖,面颊和肩膀之间没有一个圆圆的弯凹

处,使他可以紧挨着,没有耳朵可以听他的声音,我们是会觉得多么悲哀啊。

如果有人为“天使无肉体论”而辩护的话,他的理由一定是极端模糊而不充分的。他也

许会说:“啊,不错,可是在神灵的世界里,我们并不需要这种满足。”“可是你有什么东

西可以替代这种满足呢?”回答是完全的沉默;或许是:“空虚——和平——宁静。”“你

在这种情境里可以得到什么呢?”“没有劳作,没有痛苦,没有烦恼。”我承认这么一个天

堂对于船役囚徒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这种消极的理想和快乐观念是太近于佛教了,其来源与

其说是欧洲,不如说是亚洲(在这里是指小亚细亚)。

这种理论必然是无益的,可是我至少可以指出没有“感觉的神灵”的观念是十分不合理

的,因为我们越来越觉得宇宙本身也是一个有感觉的东西。神灵的一个特性也许是动作,而

不是静止,而没有肉体的天使的快乐,也许是象以每秒钟二万或三万周的速率旋转于阳核的

阳电子那样地旋转着。天使在这里也许得到了莫大的快乐,比在游乐场中乘游览名胜的小火

车更为有趣。这里一定有一种感觉。或许那个没有肉体的天使会象光线或宇宙光线那样,在

以太的波浪中,以每秒钟183000哩的速率,绕着曲线形的空间而发射吧。一定还有精

神上的颜料使天使可以绘画,以享受某种创造的形式;一定还有以太的波动,给天使当做音

调、声音和颜色来感受;一定还有以太的微风去吹拂天使的脸颊。如果不然,神灵本身便会

象污水塘里的水一样地停滞起来,或象人在一个没有一点新鲜空气的闷热的夏午所感觉到的

一样。世间如果还有人生的话,就依然必须有动作和情感(无论是什么一种形式);

而一定不是完全的休止和无感觉的状态。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阅点]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上一页
哲学家所不愿承认的一桩最明显的事实,就是我们有一个身体。我们的说教者因为看见 我们人类的缺憾,以及野蛮的本能和冲动,看得厌倦了,所以有时希望我们生得跟天使一 样,然而我们完全想象不出天使的生活是怎样的。我们不是以为天使也有一个和我们一样的 肉体和形状——除了多生一对翅膀——就是以为他们没有肉体。关于天使的形状,一般的观 念依旧以为是和人类一样的肉体,另外多了一对翅膀:这是很有趣味的事。我有时觉得有肉 体和五官,纵使对于天使,也是有利的。如果我是天使的话,我愿有少女的容貌,可是我如 果没有皮肤,怎样能得到少女般妩媚的容貌呢?我将依旧喜欢喝一杯茄汁或冰橘汁,可是我 如果没有渴的感觉,怎样能享受冰橘汁呢?而且,当我不能感觉饥饿的时候,我怎样能享受 食物呢?一个天使如果没有颜料,怎样能够绘画?如果听不到声音,怎样能够唱歌?如果没 有鼻子,怎样能够嗅到清晨的新鲜空气?如果他的皮肤不会发痒,他怎样能够享受搔痒时那 种无上的满足?这在享受快乐的能力上,该是一种多么重大的损失!我们应该有肉体,而且 我们一切肉体上的欲望都能得到满足,否则
我们便应该变成纯粹的灵魂,完全没有满足。一 切满足都是由欲望而来的。 我有时觉得,鬼魂或天使没有肉体,真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刑罚:看见一条清冽的流水, 而没有脚可以伸下去享受一种愉快的冷感,看见一碟北平或琅岛(LongIsland——美国地 名)的鸭而没有舌头可以尝它的味道,看见烤饼而没有牙齿可以咀嚼它,看见我们亲爱的人 们的可爱的脸孔,而对他们没有情感可以表现出来。如果我们的鬼魂有一天回到这世间来, 静悄悄地溜进我们的孩子的卧室,看见一个孩子躺在床上,而我们没有手可以抚扪他,没有 臂膀可以拥抱他,没有胸部可以感觉他的身体的温暖,面颊和肩膀之间没有一个圆圆的弯凹 处,使他可以紧挨着,没有耳朵可以听他的声音,我们是会觉得多么悲哀啊。 如果有人为“天使无肉体论”而辩护的话,他的理由一定是极端模糊而不充分的。他也 许会说:“啊,不错,可是在神灵的世界里,我们并不需要这种满足。”“可是你有什么东 西可以替代这种满足呢?”回答是完全的沉默;或许是:“空虚——和平——宁静。”“你 在这种情境里可以得到什么呢?”“没有劳作,没有痛苦
,没有烦恼。”我承认这么一个天 堂对于船役囚徒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这种消极的理想和快乐观念是太近于佛教了,其来源与 其说是欧洲,不如说是亚洲(在这里是指小亚细亚)。 这种理论必然是无益的,可是我至少可以指出没有“感觉的神灵”的观念是十分不合理 的,因为我们越来越觉得宇宙本身也是一个有感觉的东西。神灵的一个特性也许是动作,而 不是静止,而没有肉体的天使的快乐,也许是象以每秒钟二万或三万周的速率旋转于阳核的 阳电子那样地旋转着。天使在这里也许得到了莫大的快乐,比在游乐场中乘游览名胜的小火 车更为有趣。这里一定有一种感觉。或许那个没有肉体的天使会象光线或宇宙光线那样,在 以太的波浪中,以每秒钟183000哩的速率,绕着曲线形的空间而发射吧。一定还有精 神上的颜料使天使可以绘画,以享受某种创造的形式;一定还有以太的波动,给天使当做音 调、声音和颜色来感受;一定还有以太的微风去吹拂天使的脸颊。如果不然,神灵本身便会 象污水塘里的水一样地停滞起来,或象人在一个没有一点新鲜空气的闷热的夏午所感觉到的 一样。世间如果还有人生的话,就
依然必须有动作和情感(无论是什么一种形式); 而一定不是完全的休止和无感觉的状态。